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你抢走我的男人 > 详细内容

你抢走我的男人

作者:い苏黎世光倾城  阅读:72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你抢走我的男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个周末的清晨,大学的校园颇为宁静。人们感受着明媚的阳光,透着窗外呼吸者新鲜的空气,心情也随之爽朗起来。
    宿舍里其他的美女还在睡懒觉,詹雪却早早地来到水房洗漱。当她回到宿舍时,嘴里还哼着流行歌曲。这放肆的歌声,仿佛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她的愉快。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一声,是微信来了一条信息:詹雪,我会等你,等你冰冷般的心为我融化!
    “肖毅,你还有完没完啊?”詹雪忍不住骂骂咧咧,随后毫不客气地回了一条语音信息:呵呵!死心吧哥哥!就算你人死了,我都不会为你感动!我才不要做你的女朋友!
    “大清早的吵吵什么啊?”说话的是詹雪最好的闺蜜杜惜兰。此刻她正在穿衣服,打趣道,“你不要做谁女朋友?是不是那个追你的肖毅?他不是挺好的吗?你看咱们宿舍里就你还单着,要不然你先将就将就?”
    詹雪脸羞得粉红:“我现在都烦死了,你可别拿我开涮了!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让他死心?”
    杜惜兰说道:“真想甩掉他也容易,我有个主意。就怕你心疼他!”
    詹雪知道这是故意激她,不甘示弱地说:“我心疼他?你有什么妙计赶快说出来吧!”
    杜惜兰靠近了说道:“我给你介绍个有涵养的男生,当大灯泡,晚上照他一下。看他下回还缠着你?”
    “大姐,你行了吧!”詹雪摇摇头,觉得这是个馊注意,“你能认识什么有涵养的大哥?再说肖毅也没什么恶意。回头再赶走一只狼,再引来一只虎!大小姐我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杜惜兰丝毫不生气,反而笑道:“就你是正人君子行了吧?雪,我有个同学叫谢斯伟。他很爽快的,只要我一句话随时都能出面帮你!当然我也不知道你是真想甩了肖毅那穷小子,还是想钓人家胃口?”
    詹雪撅嘴道:“他?就听你的,晚上约肖毅出来,然后用灯泡照他!”
    到了傍晚,还蒙在鼓里的肖毅傻傻地等在宿舍区的门外。他紧张地踱来踱去,似乎等的不是心爱的詹雪,而是詹雪对他感情的“终审判决”。
    詹雪没在宿舍,而是陪同杜惜兰和那个谢斯伟吃了顿快餐。本来詹雪打算请客,但谢斯伟执意自己埋单,詹雪只得同意了。
    接着,杜惜兰有意离开。詹雪故意挽着谢斯伟的胳膊装出亲密的样子,在路人羡慕的目光中回到了宿舍区。
    在大门外,看着詹雪和陌生男人亲昵的样子,肖毅明白了这次约会的真实目的。他先是气愤不公,然而随后又是释然:人都有爱的权利,更有拒绝的权利。是我一个大男人总缠着人家。
    詹雪很意外肖毅的淡然,她一改平日的泼辣,尽力让自己温柔地看着肖毅。
    倒是谢斯伟很熟套,走到肖毅面前说:“你叫肖毅吧?听雪儿常说起你这个好朋友,谢谢你们帮我关照詹雪。”
    肖毅笑着说:“你是詹雪的男朋友吧?太客气了,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他转而又对詹雪笑道:“看到你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真的很嫉妒啊?不过作为好朋友,也替你高兴!我还有事儿,改天再见!”
    詹雪看到肖毅转过头离开时眼框好像是湿润的,她开始于心不忍。
    谢斯伟问道:“我是不是帮了你倒忙?你和他……”
    詹雪立即松开手离谢斯伟远远的,勉强笑道:“没事的,我应该谢谢你!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聚一聚。再见!”
    “哎?”谢斯伟欲言又止。
    杜惜兰总好像总是有约会,所以经常不在宿舍休息。由于今天是周末,很多同学都出去玩了。只有詹雪一个人守着宿舍。
    詹雪锁了门躺在床上,她不清楚赶走了肖毅是损失还是收获!直到夜里,疲倦的她放下手里的《简爱》进入梦乡。
    到了凌晨,迷迷糊糊的詹雪感觉有人踹她的床。
    “你抢走我的男人,小霞恨你。你抢走我的男人,小霞恨你!”一个女孩子的影子晃动。
    詹雪睁开眼惊问:“你是哪个系的同学?怎么跑我们207宿舍了?”
    这个女孩穿着短裙头发稍显凌乱,甚至粘了些水。她瘦弱的身材,眼睛直勾勾地满是愤恨:“小霞恨你!小霞恨你!”
    “小霞是谁啊?我不认识她!”
    “我就是小霞!小霞就是我!你抢走我的男人,我和小霞恨你!”这个自称叫小霞的女孩儿低声笑着,她虽然语无伦次,愤怒的眼睛却阴森森的。
    “小…小…小霞…我没得罪…你啊!”詹雪吓得不能动弹,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霞扑到床上,骑在詹雪身上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抢走我的男人,我要你死!嗯啊!你死!去死!”
    詹雪起先还能折腾两下,但随后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无助地望着这个小霞。
    “詹雪!是我,开一下门!”杜惜兰刚从外面回来,忘了带钥匙,敲了很长时间的门。
    小霞听到有人立刻下床。
    而詹雪努力地恢复自己的呼吸,咳嗽了几声。当她下床后才发现屋子里虽然很凌乱,却没有人。只有原先关着的窗户开了,被风吹得“吱呀呀”乱叫。还有那门也没有撬过的痕迹,叶青仍喊着“开门啊”。
    第二天早上,当詹雪说起这件怪事后,杜惜兰故意说道:“门是新换的锁,二楼也不可能随便上来贼啊。七月十五快到了,不会是见鬼了吧?”

    另一个女同学“呸”了一声:“别吓唬詹雪了!哪来的鬼?你一定是做噩梦了!”
    詹雪再不敢呆在宿舍,她带两本文学名著去了自习室。
    一来到自习室,她才发现座位几乎满了。有几张椅子也被背包占着。詹雪尴尬地看着周围准备离开,这时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指着对面的座位说:“同学你好,那张椅子可以坐!”
    詹雪问道:“有书占着啊?”
    戴眼镜的男生很斯文,我们就叫他眼镜男吧。眼睛男笑了笑说:“没关系,他回家了。”
    “谢谢!”詹雪点点头,然后坐到了对面,安安静静地看着莫言的那本《红高粱》。
    眼镜男手里拿着本古典书籍,耳朵上还戴着耳机。耳机线所连接的手机放在了书的里面,詹雪也不知道他是在看书还是听音乐,管他呢!我看我的书呗!
    到了中午,自习室里的人渐渐离开。有的是回宿舍休息,更多的是去吃饭去了。只有眼镜男和詹雪还在自习室里。
    詹雪无聊地四处张望,忽然瞥见眼睛男在盯着自己的大腿,眼神里流露出某种肮脏的兴奋。
    眼镜男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马上装做低头看书。
    不一会,一个女生回到自习室。经过眼镜男身边时,意外发现眼镜男的手机放的电影,画面不堪入目。这个女生一捂嘴又看了看詹雪,迅速地走出了自习室。
    詹雪好像明白了什么,顿时感到羞辱万分,也马上起身。
    “哈哈!你不是挺喜欢勾引男人吗?”眼镜男站起身来看这她,嗓子里忽然发出女人的声音。
    詹雪愣了,发觉这声音很熟悉:“你是谁?我好像听过你的声音!”
    眼镜男瞅瞅空空如也的自习室,走到近前说:“你抢走我的男人,小霞真的好生气!”
    “你是小霞?昨天梦里…”詹雪又觉得很不对头,尽力抑制住内心的恐惧问道,“不对,你怎么变成男的了?这怎么回事儿?”
    眼镜男的眼神是呆滞的,却仍看着詹雪的胸脯:“这个臭男人也不错的,你别再抢小霞的男人了,好吗?”
    原来这是人们常说的灵魂附身。
    少顷,眼镜男的嘴又发出女人的声音:“眼镜,这是小霞送给你的礼物!现在这里没人,你就不想抱一抱她吗?来,以后她是你的了,好好品尝一下美女吧!”
    眼镜男伸出手一把抱住詹雪,眼神渗透出了雄性独有的贪婪。他舔了詹雪一口,又想亲吻詹雪。
    詹雪惊恐地挣扎着,她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发出小霞的声音。但眼前也顾不得这个,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眼镜男,一边冲出自习室,一边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出去吃饭的人们也回来了,大家看着慌张的詹雪,又奇怪地看着表情尴尬的眼镜男。那桌子上的手机却放映着电影,声音开的很大很大。
    跑到外边的路上,詹雪的心稍微平静了些。可是此刻脑子里仍回忆着小霞的声音:你抢走我的男人,小霞恨你!小霞恨你!小霞恨你!
    过了几天,杜惜兰找詹雪聚会。詹雪本来拒绝了邀请,但听说那个谢斯伟过生日只好应允。
    虽然詹雪喜欢唱歌,却很不喜欢舞厅这种地方。当天晚上她勉强地陪着大家唱了几首歌,然后低头玩着手机。
    无聊中收到了肖毅的微信信息:女孩子,舞厅这种地方要少去!
    詹雪还是很感激他的关心,立刻回复:呵呵!你还怕谁给我下迷药不成?
    这时谢斯伟给詹雪递过来一杯酒说:“詹雪,我真没想到你愿意来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碰一杯!”
    詹雪端起酒杯就很不自然,她微笑着没有喝下去。
    一旁的杜惜兰看到她的警惕,笑着说:“雪,大家好不容易都聚在一起了,怎么就你不喝酒?怕人家下迷药啊?”
    詹雪骂道:“胡说八道什么?我是不会喝!”
    谢斯伟劝道:“那就别勉强她了,没事的!”可是詹雪却看到他的脸上很别扭。
    寻思了片刻,詹雪把这杯酒咽了下去。
    慢慢地,周围跳舞的人们都变得模糊起来。有的人也知趣地离开了包房。而杜惜兰好像在偷笑,隐约听到她说:“怎么感谢我?”
    詹雪感到头疼却又动弹不得。
    谢斯伟兴奋地抚摩詹雪,那种兴奋就和自习室里的眼镜男是相似的。
    谢斯伟对杜惜兰笑道:“要不然我们俩先?”
    “去你的!”杜惜兰销魂地骂着,“不打扰你们甜蜜了!雪儿,好好享受吧!呵呵!”
    看着杜惜兰离去的身影,谢斯伟忍不住欣赏自己的猎物。他剥去了詹雪的外套,痴痴地看着她的身形,并打算进一步侵犯她。
    詹雪渐渐进入昏迷,潜意识让她推搡着谢斯伟,昏迷中却又无济于事。
    谢斯伟放肆道:“詹雪,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就像我喜欢其他的女人一样!哈哈!”
    忽然,詹雪的眼睛睁开了!她坐了起来,对谢斯伟说道:“你是我的男人,她凭什么抢走你?”
    “你…你说什么?”谢斯伟没反应过来,但是退后了两步,“你怎么这么快醒了?你的声音怎么不对?你…你…”

    詹雪站了起来,一步步靠近谢斯伟:“为什么你要伤害小霞?”
    “你不是詹雪吗?”
    詹雪的身体犹如麻袋一样,僵硬地行走着,左手却指着自己的头:“是啊!她是詹雪啊,但我是小霞!小霞好爱你,你别抛弃我好吗?”
    谢斯伟似乎认识这个名字,他夺路逃出了舞厅。
    詹雪早已昏迷,是小霞俯上了身。小霞拨通了肖毅的电话说道:“肖毅,你来啊!我是小霞,你快来救詹雪。我就是詹雪!”
    话音刚落,詹雪栽倒在包房的地上。原来小霞的鬼魂放了詹雪的身体,转而追寻谢斯伟。
    放下肖毅把昏迷的詹雪送回去不提,单说谢斯伟在大街上狂奔。由于他的失魂落魄,走路的时候不向前看却总是回头张望。没留神前面一个流浪的老太太,一下便撞了个满怀。
    老太太哎哟一声摔了个跟头。
    路人挺多,谢斯伟赶紧把老太太抚起来:“老奶奶,对不起。”他是又哈腰又道歉,转身就要走。
    老太太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子:“你干什么去?”

    “我回家啊!”谢斯伟突然发觉老太太的声音也不对,“你说话的声音怎么好像和女孩儿一样?”
    老太太的眼神失去了活人的光芒,满脸褶皱充满了仇恨,声音犹如少女般:“小霞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背叛小霞?小霞哪里不好?”
    谢斯伟甚至都想不起小霞是谁,他诓骗的女人太多,玩弄单纯的女孩太多。但今天这些 怪事说明一定是闹鬼了,否则詹雪和老太太不能这么古怪,这不就是鬼上身吗?
    想到这里,谢斯伟使劲挣脱老太太的手:“老奶奶…不,小霞…小霞奶奶,哎,你原谅我吧!”
    老太太的身体受小霞的操控,说道:“我是爱你的,斯伟!”
    谢斯伟试图甩掉老太太,又乞求:“我也爱你啊,小霞你愿意原谅我吗?”
    老太太继续发出少女的嗓音:“小霞爱你,当然原谅你!你想跟小霞在一起吗?”
    谢斯伟敢说不想吗?颤抖地回答说:“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不!”小霞渐渐扔掉了老太太的身体,但声音却很清晰,“我说的是永远在一起!永远……”
    谢斯伟一愣,倏忽间又明白了“永远”意味着什么,喊道:“不要!”他转身逃去。
    街道上的人们愣愣地看着这个发疯的男人,又看到了昏倒在地的老太太,但路人不能听见小霞的声音。
    谢斯伟可以听见小霞的呼唤,甚至回头就能看见小霞的身影。他想起来了这个久违的女孩儿。谢斯伟一边跑一边哀求“求你放了我吧!”
    小霞飘荡着,呼唤着,却仍饱含深情:“你抛弃了我,可是我还是爱你的!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好吗?”
    谢斯伟大叫“离我远点!滚开…救命啊…救命啊…闹鬼了…”
    谢斯伟为了摆脱小霞的鬼魂直接冲到了马路上,顾不得驶过的汽车。可是小霞却好像风一样轻轻松松地撵上了他。
    谢斯伟用手推打着小霞的鬼魂,结果什么也打不到。他只好四处乱跑,没留神一辆拉水泥的罐车开了过来。谢斯伟的身体被撞飞了。
    小霞看到那具充满欲望的身体最后撞在了一颗树上,那张恐惧的脸不成人形。她的心上人没有呼吸和心跳,分明就是死了。小霞东张西望,却没看到他的魂灵。
    原来小霞有怨气,所以冤魂不会散去。而谢斯伟生前只有欲望和贪婪,他死去是没有魂灵的。
    小霞茫然地飘荡着,茫然地瞅着路人,路人却不知道有这么个痴痴女鬼。
    女鬼小霞回忆着生前最后的镜头:
    一个少女穿着男友最喜欢看的超短裙,孤独地站在桥上。这桥很宽,人来人往,车来车往。桥下的河也很宽,倒映着后面的高楼大厦。少女此刻的心却是窄的,窄到容不下自己的人生。她最后给心爱的男人打了个电话:“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电话里好像有女人争吵的声音,随即是女人在质问:“你谁啊?我男朋友在洗澡,你打错电话了!”
    少女终于明白了一切,手机的画面仍然显示着和男友拥抱的照片。她舍不得松手,只是苦笑了一声,站在桥头留下最后的遗言:我爱你,你为什么背叛我?
    随后,“噗通”落水的声音淹没在了嘈杂的深夜里。
    那个男人却不在乎她有没有死,因为女人对他不稀奇。
    这个女孩儿的名字叫做小霞……
    再说肖毅先是抱着詹雪去了医院,经过医生的治疗詹雪没多久就苏醒了。
    詹雪说出了这几天奇怪的事情,最后解释说:“我不知道谢斯伟要伤害我,我没有…”
    肖毅守在旁边,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说,我相信你是个好姑娘!要不然我也不会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

    “电话?”詹雪问道,“我没给你打过电话啊?难道真的有鬼?”
    肖毅也是一惊,又把脖子上戴着的东西送给詹雪:“我爷爷是个老红军,这个子弹壳是他留给我的!据说它能辟邪呢,送给你!”
    詹雪接过子弹壳,问道:“这子弹壳真的能辟邪?可是给我了你怎么办?”
    肖毅坏笑道:“其实那天就想送给你,不过现在给你有点赔了!”
    詹雪知道他在开玩笑,也是婉然一笑,然后戴上了这个吉祥物。她看看了时间,接着说:“送我回宿舍吧!”
    “好!”
    肖毅牵着詹雪的手和她聊天,而詹雪由于害怕和感激并不反感肖毅的亲近。两个人边说边走,很快到了一条胡同。这条胡同一边是小区的后墙,另一边是公园。很偏僻,但是离女生宿舍很近。
    两个人走进胡同,刚走到一半被一个女孩儿拦住去路。
    “杜惜兰?你?”詹雪发现杜惜兰古怪地站在胡同中央,胸部插了一把刀,那血在伤口处流淌,杜惜兰脸上的表情诡异莫测。詹雪接着问道,“你不是杜惜兰,你是小霞?”
    确实是小霞附上了杜惜兰的身体,然后用刀插进了杜惜兰的心脏。小霞说道:“没错,我是小霞!斯伟被你抢走,都是她的错!所以刚才我杀了她!”
    肖毅怒道:“你要干什么?”
    小霞愤恨地说;“干什么?我的谢斯伟没有了,你们却甜甜蜜蜜?不公平!不公平!我要她这个贱女人不得好死!”

    说完,就看小霞利用杜惜兰的尸体拔出胸部的刀来,直奔詹雪。
    肖毅挡了过去,却被踢到一旁。
    当刀靠近詹雪时,小霞就被逼出了杜惜兰的尸体。小霞的魂灵在一旁纳闷,那具尸体也倒在了地上。小霞又附上了这具尸体然后拿刀伤害詹雪。可是刀一靠近詹雪,小霞就发现尸体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她定睛看后恍然大悟,骂道:“谁给你子弹壳镇我?是不是这小子?我心爱的男人丢了,你却有这么爱你的男人,不公平!不公平!”
    正当詹雪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小霞的魂灵忽然再次附上杜惜兰的尸体。她紧紧地握住刀奔向肖毅。
    还没等肖毅和詹雪反应过来,那刀插进肖毅的身体。
    肖毅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眼睛却看着詹雪。
    小霞是无法伤害詹雪了,只能报复性地观赏詹雪伤心的模样。
    詹雪抱住了肖毅,却不知如何是好。她哭着对他说:“肖毅,是我害了你!你挺住,我们回医院!”
    肖毅却仅握住詹雪的手,忍住了痛苦说:“别走,我不行了…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不喜欢你…我想欺你的感情,你别伤心…忘了我吧!”
    詹雪明白这不是他的真心话,伤心地哀求:“不!肖毅!你不要在我喜欢你的时候离开我!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你没什么事儿的…我们一起读完大学,一起工作!求你坚持住,不要离开我!”
    肖毅的眼神渐渐失去了光彩,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你找个好男生,我不爱你…詹雪我爱你!”
    看到肖毅的头耷拉下去后,詹雪大声喊道:“肖毅!”
    可是她再也喊不醒肖毅了!
    小霞的灵魂疯狂地晃动着,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傻男生。她羡慕!她嫉妒!她恨!
    她恨詹雪!她恨谢斯伟!她恨自己为什么要自杀?
    她恨:和肖毅的爱相比,我的爱情就是欲望!不,我的爱是狗屁!
    小霞愤怒地飘走了。
    静静的胡同里只剩下詹雪抱住肖毅不肯松手。
    接着传出一声呼喊:小霞,你为什么抢走我的男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