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绞刑架之自由的最终章 > 详细内容

绞刑架之自由的最终章

作者:天堂那段伤  阅读:49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绞刑架之自由的最终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引 自由Online】
    1.
    距离2013年高考还有336天。
    从高二结束的那个暑假开始,钟程的生命就进入了倒数。确切说,高二结束后并没有暑假,学校以补习的方式,令他们提前进入了高三。
    教学楼门口的液晶屏上时时刷新的励志壮语,黑板上那刺目的红色倒数天数,父母为他特别订制的高考倒数台历,以及手机里被强制安装的高考倒计时软件……这所有的一切都令他觉得窒息。
    早自习时,同桌捂着耳朵皱着眉头大声背英文单词,聒噪的声音和逼仄的煎饼果子味儿从他口中喷涌而出,继而很快被更大、更多的朗诵声和更丰富的早餐味儿淹没。似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计时器,“滴答滴答”,如定时炸弹一般,声声催人,紧迫感弥漫在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钟程从书包里翻出一套崭新的测试题,只看了几眼便满头大汗,像是无数只蚂蚁在他身上啃噬叮咬。那些题他并非不会做,只是不敢把答案涂在答题卡上而已。
    他抬起头,望了一眼摇头晃脑的同学们,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一枚硬币,虔诚地默念了句:“‘字’就留,‘花’就走!”
    鱼跃龙门起码还有成龙转凤的一线契机,而高考对于钟程而言,根本就是一堵拼上性命也撞不破的南墙。他聪明好学,博学多识。可惜,知识并不等于成绩。
    “啪!”他将硬币拍在课桌上,继而,脸上慢慢绽出释然的微笑。
    “花”,是天意。
    钟程掏出手机,轻轻抚了抚屏幕,然后点开一个页面:
    “您确定要成为‘自由Online’的首批体验者吗?”
    像是生怕自己后悔似的,钟程快速点了“确定”,然后抓起书包,大步走出教室。
    高楼林立的街道上方,秋阳跃出云层,新的一天,新的生命。
    2.
    当虚拟比现实更美更真实,当游戏不再装点生活而变成生活本身,当你可以真正操控和选择自己最初的命运,当梦想中的乌托邦触手可及——你还会坚守在充满无奈的现实里吗?
    自由Online,开启你的新生命!
    恭喜!您已经被选中成为自由Online的首批体验者!

    自由Online是一款真正全免费大型奇幻MMORPG游戏。
    不用点卡!不设收费道具!不存在网速和电脑配置差异!绝对公平的游戏环境!完全自由的竞技空间!
    你是谁?由你定!
    自由Online不仅为您营造完美的游戏条件,还会为您提供舒适的游戏场所、顶级的电脑配置和超速网络,以及包括衣食住在内的五星级尊崇服务!
    在自由Online,您的一生只需要做一件事——玩游戏!
    金琪琪舔舔嘴唇,劣质口红里有一股淡淡的蜡味儿,令人作呕。当然,更令人作呕的是正在浴室洗澡的那个男人,明明已是不惑之年,还对着十几岁的她自称“哥哥”,真是老黄瓜刷绿漆!
    她猛抽了一口烟,然后将带着唇印的烟屁股按灭在烟灰缸里。
    男女之间不就那点事儿吗?反正都是迟早的事,给谁睡不是睡?还不如睡得更有意义一点!何况,不知道多少女孩愿意用一夜来换取那件令人垂涎的装备呢!——当初同意和“老黄瓜”见面时,她便是这样豁出去一切的心态。
    可这事儿真到了眼皮子底下,她又后悔了。
    她平日里虽然大大咧咧的,看起来张扬、嚣张,像是个十足的不良少女。可这种事儿,她毕竟还没经历过,终究是忐忑的。
    金琪琪紧紧盯着电脑屏幕,咬咬嘴唇,点击了屏幕上的“确认”按钮,然后腾地站起来,合上笔记本,大步走到门口。
    “老黄瓜”听得异响,从浴室里探出头:“喂!小妹妹,怎么走了?你不要那件装备了?”
    金琪琪不屑地转过头,“姑奶奶再也不受你们这些人民币玩家的鸟气了!”
    3.
    我把游戏视角拉到最近,于是邪七少的脸庞便占据了整个电脑屏幕。
    真好看,我凝望着那张脸,也只有在虚拟的二维世界里,才能勾勒出如此完美帅气的脸。我抚摸着电脑屏幕,想象自己的指尖滑过他的嘴唇、他的鼻翼、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可惜这样的亲昵只不过是隔靴搔痒,怎能缓解我心中无法抑制的、被称为爱情的情感呢?

    我可以拥抱任何人,却无法真正触摸一堆抽象的、无形的虚拟数据,哪怕他有生命,有智慧,有感情。
    邪七少是我男友生前所钟爱的游戏账号,男友因癌症去世后,这个原本虚拟的游戏角色,被神秘的“绞刑架病毒”赋予了真正的生命,它活了,它变成了他,然后接替了他,成为我生命中的最爱。
    很可笑吧?我竟然和一个虚拟世界中的游戏角色相爱了,且爱得刻骨铭心。
    人鬼恋再不被世人看好,起码还能等到结局,或者灰飞烟灭,或者投胎转世再续前缘。
    而我和一堆虚拟数据的爱情,看不到未来,也等不到结局。
    爱得越深,越绝望;爱得越久,越挣扎;贴得越近,越觉得距离遥远……他能给我一切,除了一个真正的拥抱。
    “七妹,”邪七少的声音从电脑音箱里传出来,“我所栖身的网游不久之后就会面临停止运营的命运,我不得不去寻找更合适、更长久的容身之所,因此,我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
    我将手放在电脑屏幕上,“我等着你,你也要等着我!”
    邪七少的手掌隔着屏幕,紧紧贴住我的掌心,“嗯!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们会真正在一起!”
    “我相信!”
    目送邪七少消失在电脑屏幕中之后,我打开邮箱,在“自由Online秘密测试邀请确认书”上点了“确定”。
    4.
    那个女孩伸了伸胳膊。
    那个女孩踢了踢腿。
    那个女孩仰起头,眯着眼睛望了一眼刺目的骄阳,心里发出一声雀跃的欢呼。
    她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像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晃晃悠悠地走进一条小巷。
    巷子的转角堆满了废弃的纸箱,纸箱里有几只刚刚出生的野猫。女孩舔舔嘴唇,笨拙地用右手掏出小刀,刺进一只小猫的胸膛,然后拨开它的皮毛,皱起眉头嘟囔着:“尸体里怎么没有金币?”
    突然,她的身体莫名地抽搐了几下,右手的刀像是不听使唤似的,刺进了左手的手掌。她惊恐地站起来,好像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个倒垃圾的大婶目睹了一切,她对警方说:“那孩子一定是疯了,她不停地抖动着,然后一刀一刀地刺进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把自己刺死了……那么小的刀,又没有刺在要害,刺两三下也不会致命的。但女孩确实是死于那把小刀,你能想象得到,她刺了多少刀吗?”
    警戒线里,几个警员正忙着拍照取证。突然,女孩的后脑冒出一阵黑烟,继而,她的头发快速燃烧起来,只不过两三秒,整具尸体便化为灰烬。
    没错,是灰烬。即便在火葬厂的高温焚化炉里,也不可能烧得如此干净。
    【第一章 自由城堡】
    1.
    我知道自己被软禁了,但并不在意。
    自从和邪七少相爱后,我便成为十足的宅女,吃饭叫外卖,置衣上网店,我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邪七少在游戏里替我赚来我的,我只需要做一件事,便是陪他在他的虚拟世界里浪迹天涯。
    与现在不同的是,以前是邪七少养着我,现在是自由Online为我提供一切生活所需。也正是拜它所赐,我这个死宅的人,才肯走出家门,做了飞机,搭了游轮,欣赏到自由之岛的异域风情。
    自由之岛是一座私人岛屿,我并不知道它在哪个海域,也无需知道,反正无论在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岛上风光迤逦,山林繁密,自由城堡便耸立在小岛的中央,墨绿的石墙看起来朴实无华,实则一砖一瓦都是经过精心打磨的。
    城堡占据了大半个岛屿,分为上十层、中十层,和下十层。
    上十层在地表,中十层在地下,而下十层则在海里。城堡的每一层,都有数十间豪华套房,每个套房结构相同,设有游戏间、卧室和健身房。
    游戏间的三面墙壁全部由显示屏构成,屏幕下方摆着柔软的大沙发,大沙发前面是一个可移动的水晶台,触感舒适的无线键盘就镶嵌在水晶台里。房间的另一面是一个开放式走廊,三间卧室和一间浴室分布在走廊两侧,每间卧室都配有豪华浴室和洗手间。走廊尽头是宽敞的健身房,里面各种健身器材一应俱全。
    套间的大门就在健身房的左侧,可以自由出入。事实上,自由城堡的大门也是永远敞开的,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时到海边散步。只不过,除非得到特许,没有人可以离开这座岛。

    从房间的整体设计来看,每个套房里,应该都安排了三个人居住。我的室友,是一个叫金琪琪的少女和一个叫钟程的少年。
    说实话,我不喜欢他们。
    初次见面时,金琪琪画着故作老成的烟熏妆,廉价的睫毛膏将她的眼睫毛拧成一小撮一小撮的,再加上她那一脸嚣张傲然的神态,俨然便是个肤浅的不良少女。
    而钟程那个木讷的少年,从他在创建角色时的紧张和犹豫,我便知道,他有严重的选择困难症,若不是最后我帮他选择了“剑客”的职业,只怕他现在还滞留在登陆界面痛苦纠结呢!
    由此看来,金琪琪和钟程都不是能靠得住的人,若想在邪七少回来之前便达成秘密协议里中提到的要求,我只能靠自己。
    2.
    我玩过许多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游戏,其中不乏制作精良的3D游戏,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款游戏,如自由Online这般令人惊艳。
    连绵的山脉,充满挑战的丛林,数之不尽的村庄和城市,连一朵野花、一根闪烁的路灯草,都那么精致美丽,令人恍然置身于一个充满梦想的奇幻世界。自由Online的职业设定很简单,只有祭祀、法师和剑客三个职业,但这三个职业根据各人所穿装备和修行魔法的不同,又可分为无数个种类。

    我选择了祭祀,侧重修炼治愈术和防御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要保证自己的生存能力,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金琪琪练的是法师,她是个急性子,刚上线便迫不及待地邀请我和钟程加入组队,“我们快点升级,免得到时候级别低被别人欺负。”
    钟程加入了组队,“反正我跟着你们就是了。”
    而我却点了拒绝组队,在公屏上打字说:“我先熟悉下地图,你们去吧。”
    金琪琪不悦地转头瞪了我一眼,大声说:“明明就在一个房间里,还打什么字?!”
    我默然不语,操控着游戏角色转入一旁的街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一直宅在家里,唯一的伴侣就是邪七少,因此,我已经快忘记如何与人在现实世界中沟通。
    金琪琪不屑地“嘁”了一声,转身和钟程一起,加入了抢怪升级的人潮中。
    我独自踏在光润的石板路上,望着两侧的商店、和商店里那些表情逼真的NPC,不由再次感叹游戏设计的精致和逼真。
    只不过,现在大家都顾不得欣赏这些美妙的创作,也不关心是谁设计了这款游戏,更没有人深究是谁建造了这座城堡?那个人为什么花费如此庞大的资金,来供养这么多人玩一辈子的游戏。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曾冒出过一个小小的问号,但这个问号很快便被自由Online带来的喜悦淹没了。
    只有我知道是谁在幕后操控着一切,只有我知道。
    3.
    “钟程!你是个死人啊!看他们过来抢BOSS,你不攻击他们,还砍什么怪啊!”金琪琪拍着键盘大叫着,“气死我了!网管,来包烟!”
    我转过头,只见她屏幕上景象变成了黑白色,而她的角色则蜷缩在地上,屏幕一角弹出“是否选在最近的安全区复活”的提示框。她尸体的不远处,三个剑客正奋力攻击一只残血的大瓢虫。
    显然,那三个家伙抢了他们正在攻击的BOSS。
    金琪琪没好气地冲到门口,叫嚷着:“网管!来包烟!”
    钟程小声嘟囔着:“这里又不是网吧……”
    我被她嚷嚷得心烦意乱,不悦道:“从进入自由之岛开始,你何曾见过任何工作人员?食物和日常所需都是从房间的传输带直接传递的。”
    “这么大的城堡总不可能没人打理吧?那些工作人员一定躲在什么地方,否则每天那些可口的饭菜难道是鬼做的?”说着,金琪琪撅起嘴走到我身后,娇声道:“十四姐姐,你看人家都三人一队,我和钟程两个人自然打不过他们!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升级,到处采矿有什么意思啊!”

    创建角色时,我并没有使用“邪七妹”这个名字,在我看来,邪七妹只存在于有邪七少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没有邪七少,自然也没有邪七妹,我给自己取了一个简洁的名字,“十四”。金琪琪则用“琪琪”做了角色名,而钟程实在不能在他预想的几个角色名之间做出选择,干脆就用了自己的本名。
    我将一块高品质的矿石收进包裹,说道:“我只是无聊,采点矿换点药水钱而已。现在城外那些练级点人山人海,我输出低,抢不过,不如不抢,等大家级别都高了,我再慢慢练级也不迟。”
    “你不是还有我们吗?大家住在一起,以后朝夕相处,姐姐你不要这么不合群嘛!”金琪琪晃着我肩膀撒娇道,“陪我们去报仇,有你这个祭祀在后面给我们加血,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们!”
    说着,她回到自己座位,再次发来组队邀请,我不情愿地加入了组队。
    当我们这组复仇小队赶到大瓢虫那里时,那三个剑客正耀武扬威地炫耀他们的战利品。

    “就是他们!钟程,冲!我随后,姐姐在后面为我们施展治愈术加血!”金琪琪大叫着。
    而我却盯着电脑屏幕,愣愣地站在原地——这三个剑客中的最高大威猛的那个,竟然叫邪七少!
    是他吗?他说去寻找新的栖身之地,难道也来到了自由Online?
    或者,只是恰巧同名而已?
    “姐姐!加血啊!”
    “哦!”我一边手忙脚乱地施展治愈术,一边想,倘若这个邪七少就是我的邪七少,你们根本打不过他,因为他本就属于虚拟世界,在这里,他永远是主场作战。
    果然,那三个剑客三下五除二就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金琪琪气急败坏地跳起来,在公屏打字说:“你们在几层几号房间?有种我们真人PK啊!”
    邪七少说:“水下五层,-5015房间,妹子,等你!”
    金琪琪握起拳头,气势汹汹地出了门。
    没想到她回来时,却是笑眯眯的,一脸花痴,“那三个剑客哥哥好帅哦,尤其是邪七少,本人和游戏角色一样英姿飒爽!”
    我微微一愣,“你见到了邪七少本人?”
    “嗯!他还答应把大瓢虫爆的衣服送给我呢,反正那是法师的装备,他们也不适用。”说着,只见游戏中的邪七少把一件法系长袍上衣交给了金琪琪。
    我心中一阵失落,看来,这个邪七少不是我的邪七少,因为邪七少不可能有“本人”存在,他根本不是人。
    【第二章 圣境之战】
    1.
    两个月后,我和大部分玩家都已经满级,大家将全部精力用于置办装备、PK和城战上。与此同时,以邪七少为首的“自由圣战”公会、以“听岚”为首的“王者”公会,和以“彼岸花”为首的“深渊之怒”公会迅速崛起。
    三个公会分别占领了大部分城市后,对位于大陆中央的“圣境之城”虎视眈眈。只有占领了圣境之城,才能进入“自由圣境”副本。副本的最终BOSS“自由女神”掉落的“自由勋章”,是每个玩家梦寐以求的荣耀。
    人人都想得到自由勋章,但却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说它是一把可以秒杀敌人的神器,有人说它是可以抵挡一切防御的盾牌,也有人说,它是一张可以离开自由之岛的船票。
    于我而言,自由勋章是一把通往幸福的钥匙。根据“自由Online秘密测试邀请确认书”上的约定,我只要获得自由勋章,就可以将自己的思想和灵魂化作一堆虚拟数据,就可以成为和邪七少一样的生命体。到那时,我们再也不用隔着一张屏幕,爱得如此辛苦。
    你猜得没错,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能够创造出“自由Online”这样完美的虚拟世界的、愿意消耗庞大的财力建造自由城堡的,只有绞刑架!我并不知道它的真正目的,或许是因为寂寞,或许是想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也或许仅仅是一时兴起,无论它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我都不关心。我只需要知道,它既然能赋予邪七少生命,也一定能赋予我幸福。
    起初,我以为所有玩家都和我一样签订了秘密协议,我以为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对现实世界了无牵挂,想换一种生命方式继续生活。直到后来与钟程无意中聊起,我才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绞刑架”的存在,他们只是被“自由Online”以及它所提出的条件吸引。在他们看来,没有考试、升职、赚钱等生存压力的世界,就是完美世界;可以无忧无虑一辈子只玩游戏的世界,就是天堂。
    也许从大家踏入自由之岛的那一刻,便已经成为绞刑架的工具。我们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是操控着那些游戏角色,陪着它在自由Online里玩一场亦真亦幻的过家家游戏而已。它和我的邪七少一样,只不过是一个新生的生命体而已,它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存在?它不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寻找着生命本身的价值。
    绞刑架一定知道,在与邪七少相爱后,我就已经过上了宛如天堂的生活,所以它才只对我一个人提出了更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更何况,因为邪七少的缘故,我早就知道了它的存在,因此也更容易相信它有兑现承诺的能力。
    自从那次“大瓢虫事件”后,金琪琪便粘上了邪七少,整天“哥哥长、哥哥短”地跟在他身后,恨不能与他变成连体人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若不是游戏角色和电脑绑定,只怕她早就死皮赖脸地与邪七少的室友换了房间。
    为了讨好邪七少,钟程就被金琪琪拉入了“自由圣战”公会。
    而我,拒绝加入任何公会。
    目前三个大公会势均力敌,谁都有可能拿下圣境之城。无论鹿死谁手,占领城池的公会为了保住地盘,势必都会继续招兵买马。像我这种主修治愈术和防御术的祭祀,本就炙手可热,自然不愁他们不收留。
    自由勋章,我势在必得。
    2.

    大战前夜,邪七少死了,当然,是邪七少“本人”死了。据说他的两个室友被深渊之怒公会收买,两人合力杀死了他。
    其实在这两个月多里,因为游戏中的恩怨而引发的“真人PK”屡见不鲜,只是闹出人命,这还是头一次。
    自由圣战的玩家群情激奋,而深渊之怒公会则对买凶杀人的事死不承认,双方邀约在海边对质,眼看一场虚拟的城战即将演变成现实中的群殴。
    金琪琪义愤填膺地拉起钟程,“走!给七少哥哥报仇去!”
    “站住!不许去!”我拽住他们,个别玩家偶尔打斗,绞刑架或许会放任不管,但大规模械斗势必会造成人员伤亡,它绝不会坐视不理,“你们想过没有?这场斗殴之后,得渔翁之利的是谁?”
    金琪琪叫道:“你别自作聪明了,王者公会已经声明要放弃明天的城战了!”
    我冷笑道:“那又如何?到时候自由圣战和深渊之怒两败俱伤,只有王者保存实力一家独大,就算他们放弃明天的城战,圣境之城也早已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你们有没有脑子啊!”
    金琪琪瞪了我一眼,“我们没脑子,就你有!行了吧?!难道七少哥哥就这样白白地死了吗?”说着,她拽住钟程的胳膊,“你跟我去!”
    “钟程!你若真把我当成姐姐,就不要去!”我大声道。
    钟程左右看看,踌躇着:“我也觉得群殴不太好,我、可是我……”
    金琪琪愤然道:“知道你不会选,我已经帮你选好了!去!”
    说着,她拽着钟程的胳膊,一路小跑着冲出大门。
    转身,不经意间,我瞥见钟程的水晶台上放着一页纸,纸上写着一行大字——一距离高考还有245天。字的下面,凌乱地写着一些英文字母和数学题。
    原来,他逃避的,正是他不想放弃的。
    也许,正是因为现实世界有许多无奈,有许多“求而不得”,所以我们才能活得更有希望,更有斗志。相反,在这个衣食无忧的自由之岛,没有生存压力,没有法律束缚,也没有执法者的监督,绝对自由的背后,便是无法遏制的放纵。
    突然,一声清脆的“叮咚”声响彻岛屿,“系统广播,系统广播。请所有玩家在一分钟内回到自己的房间,30秒后,自由城堡的大门将被关闭;60秒后,每个房间的大门也会被关闭。现在开始倒数,1,2,3……”
    玩家们的日常所需全部由房间内的传送带传递,如果无法在规定时间回到房间,便是断了给养,只能在小岛上自生自灭。

    “25,26,27……”
    我站在门口,只见走廊里一片混乱。
    “30,城堡大门已经关闭。35,36……”
    金琪琪和钟程应该还没走多远,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47,48,49……”
    金琪琪慌不择路地冲进来。
    “钟程呢?”
    “刚才一出城堡,就走散了……”金琪琪捂着胸口气喘吁吁。
    “58,59,60!”
    “啪!”房间的大门猛地关闭,门锁自行脱落,紧接着,一道厚重的金属板从上方坠落,将整扇门彻底堵死了。
    “叮咚!下面播报第二条系统广播。为了玩家们的人身安全,自由城堡和各房间的大门已经被永久封锁,但食物和日常品仍会照常供给,请大家尽情享受在自由Online里的欢乐时光。”
    我怒视着金琪琪,扬手打了她一记耳光,“是你害了钟程!”
    金琪琪捂着脸,叫道:“十四!你这个老女人!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
    说着,她咬牙切齿地冲过来,两人扭打成一团……
    疯了,这个世界早就疯了……
    3.
    次日城战,王者公会并未履行之前的承诺,堂而皇之地向圣境之城发起进攻。
    自由圣战和深渊之怒都有部分玩家未来得及赶回城堡,兵力大损。“彼岸花”临时号召两个公会冰释前嫌,合力对抗王者。虽然对战双方人数相当,但临时组成的联盟,终究无法对抗配合默契的王者公会。
    谁都没料到,就在“王者”即将攻下城池时,邪七少突然出现在战场!
    这一幕太熟悉了,就像当年我男友去世后,他的游戏角色突然现身,扭转战局一样,这是绞刑架惯用的伎俩——它赋予了虚拟角色邪七少真正的生命。可是其他玩家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王者公会做贼心虚,以为邪七少的怨魂回归,军心大乱。而遭受重创的联盟军,却因此群情激昂,愈战愈勇!
    最终,盟军攻下了圣境之城,系统按照战斗功绩的大小,在城中心挂上了“自由圣战”的大旗。为了共享战斗果实,“彼岸花”带领自己的公会全体加入“自由圣战”,两个公会正式合二为一。
    待一切尘埃落定时,邪七少突然向我发来了公会邀请,我当然厚颜无耻的、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公会,这本就是我最初的打算,只是没料到他会主动邀请我。
    金琪琪冷哼了一声,在公会频道打字说:“七少哥哥,你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入会做什么?你出事时,她只会一味做缩头乌龟,现在倒厚脸皮来坐享其成了!”
    邪七少仿若换了一个人,毫不客气地回复道:“我只会主动邀请聪明的女人入会,若总和蠢人在一起,只怕我也会变蠢。”
    金琪琪“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七少哥哥,你是怎么了?你是在暗指我是蠢女人吗?”
    邪七少说:“若是聪明人,就不会问这句话了。”
    我暗笑金琪琪自取其辱,也惊诧于邪七少的突然转变。虽然他现在和我的邪七少一样,都是被绞刑架赋予了生命的虚拟角色,可他毕竟不是他,为什么会突然对我这么好?更何况,就算他是我的他,也不可能知道,“十四”就是“邪七妹”啊!
    我偷偷向邪七少发了密语:“你认识邪七妹吗?”
    邪七少回答:“我没有妹妹。”
    他不是他,他不是与我生死相许的邪七少,他一个与“邪七少”同名的游戏角色而已。
    【第三章 自由勋章】
    1.
    自从那夜和金琪琪打了一架,我们便形同陌路,就算不得不得朝夕相对,也没再说过一句话。
    我讨厌她,也许是因为最初的坏印象,也许是因为性格不合,也许是因为她总是粘着那个和我男友名字一样的男人,也许仅仅因为女人骨子里的嫉妒。其实,她除了幼稚和鲁莽之外,并不算是坏人,起码她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即便她害了钟程,也是无心之过。
    昨夜,一场空前的飓风席卷自由之岛,金琪琪一直默默地站在窗边。
    那一夜过后,她似乎长大了许多,看我眼神也不像从前那样恶狠狠的。
    “十四……”她顿了顿,继而艰难地挤出“姐姐”两个字,“十四姐姐,你说,钟程还活着吗?”
    我不想骗她,“那么大的风暴,若钟程留在城堡外,只怕是活不成了……就算他当日侥幸跑进了城堡,可在游荡在房间之外,没吃没喝的,也撑不了多久。”
    她望着钟程的电脑屏幕,黯然道:“七少哥哥的灵魂都在游戏里复活了,为什么钟程却不回来?他……他是不是在怪我?”
    我无从回答。
    自从钟程离开后,他的游戏角色就一直如木桩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绞刑架只赋予了邪七少生命,却不肯垂怜一下别人呢?
    “十四姐姐,”金琪琪低声说,“你能不能把七少哥哥让给我?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真心实意地喜欢过一个人。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以前也做过许多荒唐事,甚至还差点为了一件装备而失身……但我会改的,我一定会努力成为七少哥哥喜欢的那种女孩!所以,求求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
    这个问题,我更无法回答。她所喜欢的那个邪七少已经死了,如今活跃在游戏里的,不过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就算他会接受她,将来也会像我和我的邪七少一样,挣扎在虚拟和现实的鸿沟里。
    与其经历这样的痛苦,倒不如从未开始。“我和你的七少哥哥只是普通朋友,就算我们真有什么,爱情也不说我想让,就能让的。”

    “求求你……”金琪琪楚楚可怜。
    “退一万步,就算你和七少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金琪琪咬咬嘴唇,哀怨地望我了一眼,“不让就不让,干嘛要这样诅咒我……”
    说罢,她回到自己的位置,“等我打出自由勋章送给七少哥哥,他一定会被我感动的!”
    我叹口气,也和她一样进入了自由圣境副本。
    2.
    自从攻下圣境之城之后,我每天都去很多次自由圣境,但每次都铩羽而归,邪七少亦是如此。自由圣境副本的最终BOSS自由女神十分强大,凭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击杀,可这个副本偏偏又是不允许组队的单人副本,因此很多人都认为自由女神就是一个BUG,而自由勋章也根本不存在。
    很快,我便被自由女神打出了副本。
    旁边的金琪琪仍在和BOSS酣战,她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恨恨地拍打着键盘,异常投入。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发泄出内心的不满;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忘记邪七少对自己的冷落。
    只听一声惊呼,金琪琪欢欣雀跃地跳起来,“打出来了!”
    自由女神的尸体躺在地上,而她的包裹里,则多了一枚金灿灿的勋章。
    “这就是我送给七少哥哥的定情信物!我一定……”她话未说完,水晶台上突然冒出一对厚重的环形锁扣,将她的手腕牢牢固定在键盘两侧,与此同时,屏幕上闪出一个对话框:“恭喜您获得了自由勋章!30秒后,您将告别您在现实世界的身体,完全进入自由Online!”

    “怎么回事啊?十四姐姐!救救我!”金琪琪挣扎着。
    “你也和绞刑架签订了秘密协议?”我不由皱起眉头。
    “什么绞刑架?什么秘密协议?我根本不知道,我只是为了玩一辈子游戏才来到这里的!”金琪琪哭道,“十四姐姐你帮帮我!我不玩了,我不想死!”
    明知是徒劳,我还是快速冲到健身房,拿起哑铃,企图用它砸开金琪琪腕上的锁扣。可是,当我再次回到游戏间时,她已经不见了。她曾用过的电脑屏幕,一片漆黑。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再见到金琪琪,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自由Online里。
    3.
    我终于也打出了自由勋章!
    30秒倒计时之后,眼前的大屏幕突然像剧院的幕布一样向上升起。屏幕之后,是一扇银灰色的电梯门。
    电梯门缓缓打开,快速走出两个身穿制服、面戴口罩的男人。金琪琪说得没错,偌大的城堡怎么可能没有工作人员呢?他们真的一直藏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他们将我带进一间巨大的手术室,在我后脑勺移入一枚硬币大小的交换器。
    这枚交换器将拦截我的大脑对身体的指令,并将这些指令转换成数字讯号,传递到我的游戏角色身上,这就相当于我的大脑直接操控着游戏角色——我的生命,便在以这种形式存活在虚拟世界中。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交换器的作用比我想象中更复杂,更强大。
    我们所操控的每一个游戏角色,事实上都已经是绞刑架的感染体,只不过在获得自由勋章之前,它们完全处于沉睡状态,潜伏在我们的角色数据中。在玩家被植入交换器之后,绞刑架感染体便会苏复,并将它对游戏角色的指令传递到交换器,然后模仿大脑,对身体发出指令,从而操控我们的身体。
    这就是说,当我大脑直接操控着游戏角色时,原本潜伏在游戏角色里的绞刑架感染体,也完全占有了我的身体!
    这才是绞刑架创建自由之岛的真正目的!
    它在网络上敛聚了惊人的财富,又重金招募了相关领域的顶级专家进行研究实验,它真正想要的,只不过是那个我们并不珍惜、也不觉得美好的,真实的人生!
    【尾声 自由的最终章】
    1.
    此刻,我完全置身于自由Online,打量着这个原本在电脑屏幕上看起来逼真美丽的世界。直到这时我这才发现,真正的自由Online是那么生硬而缺乏灵性,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惊喜可言,就连微风和细雨,也是系统按时设定好的。
    而我想要和我的邪七少双宿双飞的初愿,也变得十分渺茫。我原以为变成了虚拟数据便可以自由自由畅游在网络中,便可以很轻易找到我邪七少。但事实上,我并没有真正变成像邪七少一般的数据生命体。我生命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只是与潜伏在游戏角色“十四”中的绞刑架感染体,交换了身体。
    再次在自由Online里遇到邪七少时,他正蹲在一片虚假的草地上。明知道他并不是我的邪七少,明知道他只是一个也叫邪七少的、被绞刑架感染的数据,我仍无法遏制自己想要靠近他的冲动。
    “距离高考还有233天。”他用树枝在草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写完,便默默地凝望着那行字。
    “你!”我惊讶道,“你是钟程?”
    邪七少抬起头,“十四姐姐……”
    “你真的是钟程!”
    “嗯,”邪七少站起来,“那天倒计时开始后,我在慌乱中迷了路。在倒计时就要结束时,我胡乱找了一个房间钻进去,没想到竟然进入了邪七少的房间。邪七少已经死了,他的两个室友也没能及时赶回房间,我还以为自己操控着邪七少角色的事,不会被人发现呢!”
    原来他不是所谓的绞刑架感染体,原来他是钟程!我紧张地握住他的手,“听着!不要再去打自由圣境副本,更不要再妄想得到自由勋章!若想活下去,就一定要听姐姐的话!”
    邪七少,哦不,此刻,或许应该叫他钟程。

    他黯然低下头,“已经晚了……姐姐难道没有发现吗?我已经是和你一样的人了。在假装是邪七少的那段日子,我想,反正这个角色也不是自己的,不用为它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竟然逐渐克服了自己的选择恐惧症。可是,不再害怕做出选择的我,却再也没有机会面对高考试卷上的那些选择题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望着远处绚丽的晚霞,眼中一片茫然。
    2.
    人类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要沉重,但为了和邪七妹真正在一起,就算背负再重的枷锁,他也心甘情愿。因此,他加入了绞刑架的“自由Online”计划。他知道这项计划还处于试验阶段,充满了各种不可预知的危险。
    比如,倘若他所潜伏的游戏角色的操控者,是个无所事事的玩家,永远都达不到绞刑架的实验要求,那么他可能永远沉睡下去;
    比如,如果复苏后的他因为无法完全操控人类的身体而发生意外,那么他可能会彻底死去。据说,之前的实验体,因为无法完成和人类躯体的真正谐调,竟然在现实世界里自残致死。为了保守自由Online的秘密,人类躯体死亡后,交换器便会触发自爆装置,操控着身体的绞刑架感染体,也会随之灰飞烟灭。
    为了训练人类身体和虚拟角色的协调性,绞刑架特意在自由Online里设置了自由圣境副本,只有协调性达到要求的玩家,才能成功击杀最后BOSS,获得自由勋章。虽然如此,但当邪七少真正尝试操控这具身体时,仍然觉得十分吃力。

    他冒着生命危险,不惜一切代价,只是为了给邪七妹一个真正的拥抱。
    现在,他终于做到了!他终于不再是虚拟角色“邪七少”,他终于拥有了一具和邪七妹一样的血肉之躯,他以为自己会给邪七妹一个惊喜,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自由之岛的码头遇见了邪七妹!——是那个在电脑之外,真正的邪七妹,那个他准备拥抱的邪七妹! 难道她……
    她和他一起,望着浩瀚的海洋,望着那艘渐行渐近的轮船,憧憬着海洋另一端的世界。
    “七妹……”邪七少试探着叫了声她的名字。
    她愣了愣,慢慢地从衣兜里掏出身份证,说:“这具身体的真实姓名并不叫七妹。”
    “哦,是吗?”邪七少的心沉入谷底,他没有猜错,就像他愿意为了她不畏艰险地来到她的世界一样,她也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的身体进入那个虚拟的世界。他黯然地摸出自己的身份证,喃喃着,“从现在起,我也不叫邪七少了,我叫钟程……”
    3.
    自由Online,圣境之城。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个名为“反自由联盟”的公会声名鹊起,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装备精良,操作技术一流。他们专门堵在自由圣境副本门口,击杀准备下本的玩家,阻止玩家们获得自由勋章。
    没有人知道“反自由联盟”的会长是谁,人们只隐约听说,她是个脾气暴躁的女法师,而她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强大的祭祀,和一个勇猛果决的剑客。
    4.
    距离高考还有219天。
    钟程端坐在教室里,以异于常人的速度,快速浏览着书本上的每一个字。没有人知道,这个钟程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害怕做选择题的孩子了,更没有人知道,如今操控着他的身体的,是一个情根深种的虚拟数据。
    他要活着,并且要好好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机会拥有比绞刑架更强大的智慧;只有活着,才有机会重新找到他的邪七妹。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重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