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心癔 > 详细内容

悬疑故事之心癔

作者:悲伤绕指柔  阅读:3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悬疑故事之心癔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 诱发
    初秋的午后,天阴沉沉的,钟显独自坐在弘毅广场的长凳上,呆呆地凝望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方向。
    他是神经生物学教授,一个多月前,在协助警方抓捕罪犯的过程中,他被凶手刺伤。唐子希一直在医院守着他,可是他出院后,她再没有回过钟家。
    唐子希是市公安局的刑警,她的父亲是钟昱的老师,他几乎是看着她出生的。十年前,唐子希的父母意外过世,钟昱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钟昱?我是葛涛啊,我们是大学同学。”一个中年男人大步走向钟昱,微笑着对他伸出右手。
    钟昱稍一迟疑,伸手与他握了握,客气地说:“您好。”他在大一的时候罹患精神分裂症休学,大多数同学他都不记得。
    葛涛见他态度冷淡,讪讪地告辞离开。
    钟昱目送他远去,拿出湿纸巾擦了擦右手,举步走向不远处的海洋馆。
    突然间,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笑盈盈地看着他,他原本灰蒙蒙的心情瞬间变得明亮了。
    唐子希迎面走向钟昱,挽起他的胳膊低声抱怨:“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她穿着糖果色T恤衫,扎着马尾辫,正是最美丽的年纪。
    钟昱有些局促,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快走。”唐子希似乎丝毫未觉他的避让,拉着他往前走。
    钟昱被她的快乐感染,任由她亲呢地挽着自己。
    “钟昱,你看,小丑鱼。”
    钟昱弯腰,顺着唐子希的手指看去,忽觉脸颊一阵温热。她又亲了他!钟昱忙道:“子希,我是你的养父……”
    “不是,十年前孤儿院驳回了你的收养申请,我们不是父女!”
    “叔叔,你在和谁说话?”
    童稚的嗓音惊醒了钟昱,他低头就见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奇怪地打量他。他的身边并没有唐子希的身影,唯有一条色彩斑斓的小丑鱼,正隔着玻璃注视他。
    “叔叔,你为什么和自己说话?”小男孩锲而不舍地追问。

    钟昱对着小男孩笑了笑,低声说:“因为我太喜欢一个人,对她‘上瘾’了。”
    他爱上了唐子希,时常幻想唐子希就在他身边。
    小男孩见状,转身跑向自己的母亲:“妈妈,那个叔叔好奇怪。”
    午轻的母亲牵起小男孩的手,指着不远处的大屏幕说:“时间快到了哦,你不是对妈妈说,想再看一次鱼鱼们跳舞吗?”
    “是啊,是啊。”小男孩忙不迭点头,高兴地跟上母亲的脚步。才走了几步,小男孩不小心撞上一名年轻男子,他急忙道歉:“对不起,哥哥。”
    年轻男子没有理会他,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按了两下,转头朝大屏幕看去。
    “小朋友们,大朋友们,欢迎来到五彩缤纷的海底世界。”随着解说员高亢的声音,大屏幕的画面快速闪烁,五颜六色的光线在玻璃与水的折射下,把整个大堂照耀得色彩斑斓。
    年轻男子瞪着大屏幕,手机从他的掌心滑落,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时间凝固了三秒,随即他伸出双手,痛苦地捂住脖子,两眼翻白。“咚!”他的额头撞在厚重的钢化玻璃。
    旁人尚未发现他的异常,年轻男子已经手脚僵硬,全身痉挛,整个人抖动了两下,后脑磕在了垃圾桶上。
    “快打120!”钟昱大叫一声,第一个冲向年轻男子。他半跪在他身边,左手捏住他的双颊,右手摸索着寻找可以塞住他嚆巴的东西,他大声对人群喊道:“告诉120,病人癫痫发作,可能伴有颅内出血。”
    钟昱话音未落,感觉到年轻男子的痉挛停止了。他伸手搭住男子的脖子,对方的心跳已经停止。

    “怎么回事?”保安拨开人群走到钟昱面前。
    钟昱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了。他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右手止不住微微颤抖,只能闭上眼睛深呼吸,试图缓和情绪。
    “先生,你没事吧?”保安伸手搀扶钟昱。
    “我没事。”钟昱甩开保安的手,不经意间瞥见年轻男子的裤袋鼓鼓的。他弯腰掏出一看,的确是一个药瓶,标签显眼处写着“丙戊酸”三字。他立马想到小男孩的妈妈说,小男孩想“再”看一次。
    “这个视频一直是准点播放吗?”钟昱问得又急又快。
    保安不答反问:“先生,你认识他吗?”他指了指地上的年轻男子。
    钟昱看到保安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他上前两步半跪在年轻男子身边,在他身上一阵翻找,只找到一个钱包。钱包内的身份证显示,年轻男子名叫鲍杰明,今年二十六岁。
    钟昱愣了一下,突然对着人群大叫:“他的手机呢?有人看到他的手机了吗?”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大家只是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
    钟昱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他很想从现场逃离,可是他不能。
    “先生,请随我们去休息室。”两名保安—左一右架住钟昱。
    钟昱没有挣扎,只是低声问:“可以帮我打一个电话吗?”
    唐子希接到电话匆匆赶至海洋馆,隔着玻璃看到钟昱低头坐在椅子上,房间又小又阴暗,不觉得心里一酸。
    刚出房间,钟昱便抓住唐子希的肩膀:“有人意图谋杀鲍杰明。”
    “你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唐子希正色询问。
    钟昱深吸两口气,这才说道:“鲍杰明携带丙戊酸,这是治疗光敏性癫痫的首推药物。”
    光敏性癫痫,顾名思义就是遇到突来的光线闪烁会引发病症的癫痫。
    “我不明白。”唐子希摇头,目不转睛看着钟昱。她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钟昱触及她的目光,后退一步,沉声说:“鲍杰明刚才在海洋馆癫痫发作,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每天下午三点都会播放一段光线闪烁频率极高的视频……”
    “你的意思,有人利用海洋馆固定时间播出的视频,诱使鲍杰明癫痫发作?”说话间,唐子希已经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很快,唐子希从医院了解到,鲍杰明死了,初步判断死因是外伤性蛛网膜下隙出血,而他的确患有光敏性癫痫。
    2 神秘电话
    山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内,唐子希等人被鲍杰明之死弄得焦头烂额。
    在钟昱怀疑他并非死于意外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他是网络红人“鱼包木”,大学肄业后专爆名人八卦为生,在网上言辞激烈刻薄,为博网友同情,曾大肆渲染自己患有光敏性癫痫。
    可到底是自杀还是谋杀,谁都说不清楚。鲍杰明在发病前半小时用手机发了一条微博,声称晚上会有大爆料,可他发病后,手机却不见了。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凶手如何保证他一定会发病,一定会撞上垃圾桶,且—定会导致颅内出血。
    唐子希等人连续奋战三天,奈何鲍杰明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人际关系混乱,案情彻底陷入胶着状态。
    鲍杰明病发时,钟昱正好在附近,他记得鲍杰明的确是背对着屏幕的。
    钟昱刚把回忆起来的这个片段告诉唐子希,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于是按下了拒听键。
    对他而言,手机只是方便唐子希联络他,只有四个人知道他的电话号码。
    不一会儿,同样一个号码再次打了过来,钟昱再次按下拒听键。
    唐子希看一眼电话号码,喃喃自语:“为什么这个号码这么熟悉?”她侧头思量,“你介意我回拨吗?”
    钟昱把手机递给唐子希。唐子希按下固定电话的“免提”键,接通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山海市公安局吴中支局,请拨分机号。”
    钟昱愣了一下。他的生活很单调,除了上课就是回家,两者都不属于吴中支局辖区。他伸手按下“0”键,电话开始转接总机。
    但被告之,总机无法查知电话是从哪个分机拨出的,他失望地放下话筒。
    钟昱翻开手机通话记录,指着两个未接电话说:“昨天上午10:08和前天晚上21:27,分别有一个陌生号码给我打过电话。”
    唐子希看了看两个号码,脸色微变,用桌上的座机按下其中一个号码,只听扬声器中传来机械化的女声:“您好,这里是山海市公安局滨海支局,请拨分机号码。”
    “除了鲍杰明的死,你遇到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吗?”唐子希急问。
    钟昱摇头,按下另一个未接手机号码:“我的电话没有实名登记。”
    他的言下之意,就算是公安局,也不可能轻易查知他的手机号码。

    唐子希抿嘴看着钟昱。钟昱不断按下重拨键,对方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当唐子希发现,拨打钟昱手机的两个号码,两个来自公安局,另一个手机号码是在五天前刚刚开通的“太空卡”,她的表情愈加凝重。
    唐子希向队长请了半天假,驱车前往公安局吴中支局。
    三十分钟后,唐子希的同学严国强已经在公安局大门口等候她。两人打过招呼,唐子希歉意地说:“对不起,突然要你帮这样的忙。”
    “没事,我们也算老同学了。”严国强递上自己的手机,不好意思地说,“只怕我帮不上什么忙。”他点开一段视频,压低声音解释:“根据你提供的时间,我觉得最有可能打电话的是他。可惜,摄像头只拍到一个模糊的侧影,我已经问过,没人对他有印象。”
    “有这段视频,我已经很感激你了。”唐子希客气地笑了笑。他们名义上是旧同学,但在半个多月前才在街上偶遇,称不上多熟悉。
    严国强把视频传至唐子希的手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不会因为我没能帮上忙,就不请我吃饭了吧?”
    听他这么说,唐子希即便心急如焚,还是与严国强吃过午饭,这才驱车赶往滨海支局。
    半道,她看到钟昱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随手按下免提键,就听钟昱不解地说:“子希,刚才市公安局给我打电话,让我协助调查一起人口失踪案。”
    唐子希“吱”一声踩下刹车,问道:“你确定,是市公安局?”
    “是。”钟昱肯定地点头,“他们约我下午三点见面,一开始他们似乎并不知道电话另一端的人是我。”
    唐子希挂了电话,很快从同事口中得知,市公安局刚刚从滨海支局接手一起人口失踪案,受害人是惠瑞生物科技CEO姜瑞。
    3 失踪
    虽然鲍杰明死亡一案尚没有定论,但在唐子希的坚持下,刑侦队长同意她参与姜瑞失踪案的调查。
    唐子希从滨海支局送来的文件上看到,9月18号,也就是昨天,姜瑞工作室的扫地阿姨报警,声称有人人室盗窃。 滨海支局民警赶到现场,只见屋内一片狼藉,现场发现的手机仅在9月17号夜间拨打过钟昱的电话。
    次日,滨海支局民警用公安局的座机拨打了钟昱的电话号码,钟昱拒听了电话。
    钟昱得知失踪的人是姜瑞,这才想起大约两个月前,姜瑞曾去大学找过他,希望他参与“多巴胺上瘾”的动物实验,带领团队研制戒瘾类药物。
    钟昱看过姜瑞的策划书之后拒绝了他,他记得很清楚,他只给姜瑞留了办公室电话。
    在唐子希驱车前往姜家的路上,她忍不住询问钟昱:“你不是一直在研究海洛因成瘾与多巴胺平衡的课题吗?为什么拒绝姜瑞?”
    钟昱希望借助自己的研究,帮助瘾君子有效地戒除毒瘾,某种意义上,他和姜瑞有相同的目标。
    钟昱坐在副驾驶座目视前方,平淡地陈述:“姜瑞的实验,早在七八年前,国外的研究机构就尝试过,实验结果并不尽人意。两个月前,我把当时的实验数据给了姜瑞。理论上,他应该放弃那个计划才是。”
    “理论上?”唐子希侧目。
    “我听说,惠瑞科技一直在招聘研究员,或许他们在进行其他项目……”

    “钟昱。”唐子希低呼一声,“你在怀疑什么?为什么坚持与我同行?”
    钟昱凝视马路尽头,许久才说:“两个月前,姜瑞向我隐瞒了他的妻子是方书惠。我曾经与方书惠共事,她应该很清楚,不可能人为地阻断大脑对多巴胺的渴求……”
    “你怀疑姜瑞骗取研究资金后携款潜逃?
    姜家大门口,方书惠看到钟昱后微微一愣,下意识捋了捋头发。她双颊煞白,眼眶泛红,眼中满是血丝。
    ”钟昱?“葛涛从客厅走了过来,语气难掩惊讶。与三天前一样,他对着钟昱伸出右手,礼貌性地笑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唐子希抢先与葛涛握了握手,公式化地说:”您好,我是市公安局的刑警。“
    ”您好,唐警官。“方书惠与唐子希握手,两人不着痕迹地打量对方。片刻,方书惠一边引着众人进屋,一边对葛涛解释:”钟昱不喜欢与别人握手。“
    钟昱没有回应。唐子希低头拿出记录本,问道:”方女士,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你丈夫是什么时候?“

    方书惠低垂眼睑,葛涛抢先回答:”唐警官,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姜总是9月17号晚上,大约22:00的时候。他说他的车子坏了,想借我的车子急用,之后再没有见过他。“
    ”那方女士呢?那么晚了,你没问姜先生,他去哪里吗?“唐子希一边记录,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方书惠。
    ”方女士?“唐子希追问。
    方书惠看一眼唐子希,低声回答:”9月17号17:00多的时候,我去工作室找阿瑞,他大概17:30从公司赶来,我们21:30左右离开。回到家我就直接睡了,零点左右,葛涛把我叫醒,我才知道他一个人出去了。“ 一旁,钟昱环顾客厅,壁炉上摆放着一家三口的照片。
    ”这是你们的儿子?“钟昱指着照片插嘴。
    ”是的。“方书惠点头,”六年前我好不容易怀上聪聪,现在让保姆带去我的娘家了。“
    唐子希仔细询问并记录了姜瑞失踪前后的每一个细节,随即要求方书惠带他们前往姜瑞的工作室。
    方书惠一听这话,不解地说:”昨天警察已经检查过工作室了。“
    她的话音刚落,唐子希的手机响起。她歉意地笑了笑,走到一旁接起电话,只听严国强略压着声音问:”子希,那个……你今晚有空吗?我……别人送了我两张今晚的电影票……“
    ”抱歉,我今晚需要加班。“
    ”这样啊。“严国强的语气满是惋惜。
    姜家的三层小洋楼外,严国强隔着马路远眺客厅。他察觉唐子希似乎想挂断电话,急道:”你急着找打电话的人,是不是和鲍杰明的案子有关?“
    唐子希闻言,感到有些奇怪,这几年严国强从没和她联系,他却在偶遇她之后热烈地追求她。她隐约记得,在警队培训的时候,他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4 密室死尸
    唐子希一行人抵达姜瑞的工作室已经是傍晚时分。
    钟昱一路走来,只见整栋楼又旧又破,大多数单位已经空置。
    一旁,唐子希检查过门窗,未见撬动的痕迹,对着钟昱点点头。钟昱戴上手套,一张一张捡起文件,快速浏览纸上的内容。方书惠脸色微变,颤声问:”你们在怀疑什么?“
    唐子希不答反问:”方女士,你知道你丈夫最近在从事什么项目吗?“
    方书惠闻言,原本毫无血色的脸颊愈加苍白。
    ”方女士,你果然是知情的。“唐子希加重了语气。
    ”不是的。“方书惠连连后退,身体”嘭“一声撞在桌子上,”我也是9月17号晚上,葛涛告诉我,才知道的。“
    ”你故意把葛涛留在你家,就是为了现在,能把一切都推给他?“早前在姜家,方书惠再三叮嘱葛涛,务必在她家等着,唐子希当时就觉得奇怪。
    方书惠咬住嘴唇道:”我不是罪犯,不需要接受你的审问。另外,如果你们没有搜查令……“
    ”嘶……“钟昱想要捡起书架旁的一张文件,那张纸却被撕成了两半,一半在他手中,另一半死死卡在书柜下面。
    ”书柜有问题。“钟昱退开几步,审视大书柜。
    唐子希拿过钟昱手中的半纸文件,点头道:”这张纸是在书柜阖上的时候,不小心卡在下面的。“
    ”不可能!“方书惠断然摇头,”隔壁是其他单位,这个柜子已经做了五六年……“她戛然而止,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疯了似的在屋子里一阵翻找。
    ”你在找什么?“

    方书惠没有理会唐子希,拿起电视的遥控器一阵乱按。随着她的动作,她的眼泪簌簌直下,一边哭一边摇头。
    ”你冷静些。“钟昱皱眉,试图拿走方书惠手中的遥控器。
    方书惠一把甩开他,哭着说:”我生聪聪的时候难产,他就在那时候做了这个柜子……在我住院期间,银行户头少了一大笔钱……“她泣不成声,”嘭“一声跌坐地上,手指不停按着遥控器。
    钟昱退开一步,环顾整个屋子。他们身处的房间是姜瑞的书房,装修十分老旧,摆设也极其简单。如果他是姜瑞,会把开启密室的开关藏在哪里呢?
    不经意间,钟昱看到摔落在书柜前的计算器,早前他整理文件的时候,看到另一个计算器就在电脑旁。
    钟昱弯腰捡起计算器,才按了一个键,就听”计算器“发出”哔“一声,是密码器才有的声音。
    方书惠跌跌撞撞爬起身,一把夺过钟昱手中的密码器,按下了”860718“和”确认“键,接着书柜”哗啦“一声滑开,露出黑漆漆的门洞。
    方书惠推开钟昱,径直冲向门洞,就见姜瑞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是张立斌,是他,一定是他!“方书惠说完便晕了过去。

    谁都没料到,姜瑞在9月17号日晚上21:00,至9月18号凌晨1:00间,已经死在自己建造的密室。法医初步判断,他死于失血过多,致命伤是后脑的硬物袭击。从入室盗窃到人口失踪,再到蓄意谋杀,刑事技术研究组重新对现场进行了取证鉴定。
    从姜瑞面朝下扑倒在密室的姿势,以及四周的血迹推断,他很可能在外面受了伤,试图入密室躲避,结果失血过多死亡。根据这一推测,密室外应该有喷溅的血迹及凶器,但刑事技术组只在其中一把椅子上测出少量鲁米诺反应。
    除此之外,整幢大楼虽然没有监控录像,但附近的ATM摄像头拍到他们夫妻分别在傍晚抵达工作室,在晚上21:35离开。
    市公安局刑侦队的会客室外,唐子希见钟昱出神地盯着窗外的夜色,推门而入,劝道:”你不可能料到,9月17号晚上那通电话与凶杀案有关。“
    ”或许是姜瑞向我求救……“
    ”姜瑞死在密室内,而电话在密室外。就算是姜瑞拨打电话后再逃入密室,为何手机上没有指纹?“
    唐子希转身指着外面的办公室,坚定地说:”大家都在努力找寻真相。现在我去找张立斌,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钟昱怔怔地看着唐子希。见唐子希转身往外走,他急忙跟上她的脚步:”密室的取证结束了吗?“
    唐子希摇头。
    ”那只手机呢,9月17号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手机,你们做过鲁米诺反应吗?“
    唐子希停下脚步,回头朝钟昱看去:”你怀疑手机是被凶手从密室取出来,弃置密室外的?这说不通吧!“
    唐子希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转而折去了证物室。
    痕迹检测实验室内,当鲁米诺激发剂喷洒在银白色的手机上,手机瞬间泛出幽幽蓝光。不消十秒钟,一只蓝绿色的血手印显现在众人的视线,又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钟昱清楚地看到,键盘上泛出蓝光的数字,每一个都属于他的手机号码,而那一抹最妖艳的蓝,萦绕在绿色的通话键,久久没有散去。
    5 诈骗
    当唐子希与钟昱驱车赶到丽晶酒店,已经是晚上20:00。
    两人刚进酒店,便遇到了严国强。他惊喜地看着唐子希,热情地打着招呼。
    钟昱礼貌性地站到一边,远远地看着唐子希和严国强。
    ”严国强在追求我呢!你不去把他赶走吗?“身穿糖果色T恤衫的唐子希出现在钟昱身旁。
    一瞬间,钟昱脸色煞白,目不敢斜视。他的病情一直控制得很好,只在他十分思念唐子希的时候,才会令他沉溺幻觉。他深呼吸,试图驱散幻象。
    唐子希甜甜地笑着,伸手挽住钟昱的胳膊,仰头看着他说:”你可以假装看不到我,但你的心脏因我跳动。“
    钟昱不敢动,甚至不敢大口呼吸。真正的唐子希就在几步远的地方,他不想她发现他的不对劲。
    ”钟教授!“突然,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跌跌撞撞走向钟昱,来人身上有一股浓烈的酒味,路都走不稳。
    钟昱一连后退三步,身体”嘭“一声撞在柱子上。电光火石间,他看到长发的唐子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短发的她一把扣住男人的手腕,用力往旁边一推。
    ”你没事吧?“唐子希搀扶钟昱。
    ”没事。“钟昱慌忙用左手按住微微颤抖的右手,忽见恼羞成怒的男人气势汹汹冲向唐子希,”小心——“

    钟昱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只见严国强一掌劈向酒醉的男人,一个反手擒拿,男人已经被他制服。
    钟昱低头看了看满脸潮红的肥胖男人,不解地说:”他好像认识我。“
    ”他就是张立斌,J市的民营企业家。“唐子希陈述。
    丽晶酒店的VIP房,张立斌一连喝了三杯浓茶,这才压下翻涌的酒意。他不好意思地向钟昱道歉:”钟教授,我是粗人……刚才只是太高兴了……我一向最尊重您这样的文化人。“他态度亲昵,仿佛对钟昱十分熟悉。
    不待钟昱回应,他又对严国强说:”警察同志,是不是姜总办公室的入室盗窃案有眉目了?其实你们不用特意过来向我交代。昨晚我不过是对陆副市长随口提了提,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替我办了。“他的脸上难掩得意之色。
    唐子希这才明白过来,为何滨海支局突然把案子转交市公安局刑侦队。她拿出记事本,正色说:”张先生,我在电话里已经竹诉你的秘书,这次是协助调查……“

    ”难道还没抓到小偷?“张立斌顿时脸露愠色,又轻慢地瞥一眼唐子希,”我想,钟教授也不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被别人盗取……“他眯起眼睛打量唐子希,”你就是钟教授的养女?“
    随着”养女“二字,唐子希和钟昱顿时有些尴尬。
    ”张总。“严国强打断了他,”其实子希这次找您,是为了调查姜瑞被谋杀的案子……“
    ”姜总死了?“张立斌满脸震惊。唐子希深深看一眼严国强,公式化地说,她需要替张立斌录一份口供,请其他人先去外面等候。
    待屋内只剩下三人,张立斌焦急地询问钟昱:”姜瑞死了,你的研究项目不会暂停吧?钟教授,您放心,只要您继续研究怎么戒毒,钱不是问题。“
    钟昱见唐子希对自己点头,这才向张立斌澄清:”张先生,我从未参与惠瑞科技的任何科研项目……“
    ”不可能!“张立斌断然摇头,从公文包中拿出一沓文件扔在钟昱面前:”我虽然看不懂纸上写的什么,但’海江大学‘四个字还是认识的,这里还有你的办公室电话。再说,我都调查过的,你写的书,外国人都夸你写得好,而且你和姜瑞又是老朋友……“
    钟昱拿起桌上的文件,这是他两个月前交给姜瑞的那份实验数据,详细记录了实验时间、地点、研究人员姓名等资料的那一页已经不见了。
    6 绝望的母亲
    张立斌告诉唐子希,在姜瑞的劝说下,他同意向惠瑞科技投资两千万,甩于研究戒瘾药物,唯一的条件,钟昱必须亲自参加实验。
    五天前,张立斌已经将首期500万交给姜瑞。这次他来到山海,是为了面见钟昱,支付第二期的500万投资。
    经唐子希调查核实,9月17号,即姜瑞遇害当晚,张立斌身处J市。9月18号,他抵达山海后,要求与钟昱见面。
    当时,他从姜瑞的助手葛涛口中得知,姜瑞的工作室遭遇入室盗窃。当天夜里,他向副市长提及入室盗窃案。9月19号,案子从滨海支局转交市公安局。
    警察局会客室。钟昱若有所思:”我翻阅了一个月前的报道,没有报纸提及我不喜欢与别人握手。“
    唐子希没有回应这话,径自说道:”我查了惠瑞科技的商业登记,方书惠是法人代表。你和她很熟吗?“
    钟昱转身行至窗前,避重就轻地回答:”她和葛涛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我出院之后,唐老师安排我去普林斯顿就读,一年后她也去那儿留学。她回国以后,我们没再联络。“
    他没有告诉唐子希,在美国读书期间,方书惠对他有好感,而他对方书惠说,他的病是家族遗传,这辈子他不会爱上任何人,更不会结婚。
    翌日,惠瑞生物科技大门外,记者们手持”长枪短炮“,镜头纷纷对准葛涛身后的方书惠。
    ”方女士,张立斌张总今天早上公开表示,会追究贵公司的法律责任,请问您有什么回应?“
    ”方女士,听说您和姜总早已协议离婚,是不是确有其事?“
    记者们的追问此起彼伏,方书惠置若罔闻。
    葛涛扯着喉咙高声大叫:”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惠瑞科技是方总的心血,没有父母会离开自己的子女,方总今天站在这里,就是想用行动告诉大家,她会重新接管公司。“
    记者们压根不理会葛涛,一味追问方书惠:”方女士,你为什么离开公司六年?听说,你的丈夫是被他的情人杀害……“
    方书惠的目光转向说话的记者,慢慢地,记者们闭上了嘴巴,四周只闻快门的”咔咔“声。
    方书惠深吸一口气说:”各位记者,我除了是惠瑞生物科技的法人代表,也是一名五岁孩子的母亲。
    “他的父亲刚刚被凶手残忍地杀害,为了公司的员工,他的母亲不能陪伴在他身边。公司的事,我会—力承担。
    ”关于凶手,自有公安局追查真相。我只求各位笔下留情,不要让未经确定的事在孩子心里留下永远的阴影:’她弯下腰,对着众人九十度鞠躬。

    经过大门口的那一阵骚乱,当记者们被带入会议室,再没有咄咄逼人的提问。
    一旁,唐子希靠着会议室的大门,听方书惠娓娓道来。
    “大家刚才问我,为什么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却离开公司六年。其实答案很简单,我怀孕了。
    ”医药行业的朋友应该记得,六年前,美国FK制药针对糖尿病研发的新药,我们公司有份参与临床药物试验。就在我们提交试验报告后的一周,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已经三十九岁,只能回家养胎。
    “聪聪出生没多久,我们发现他患有威廉氏综合症。这种染色体疾病会导致患者学习能力低下,对事物缺乏判断力,没有戒心。大家可能无法想象,快六岁的孩子,至今无法清楚地描述自己看到的人或者物,不知道别人对他是恶意还是善意。
    ”在医院下达诊断书那天,我决定留在家中照顾他。“
    听到这,唐子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混在人群中。她悄然退出会议室,拿出手机拨打公安局的电话,压低声音问:”严国强的女朋友,查到线索了吗?“
    不多会儿,唐子希回到会议室,已经不见那个身影,她复又把注意力移至方书惠身上,只见她拿出一个公文袋,把里面的东西依次摆放在自己面前,平静地叙述自己的决定。
    ”这是我的护照及港澳通行证,我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把它们撕了。在公司转危为安前,我不会离开山海。
    “另外,这是家里的房产证,是我们夫妻所有的固定资产。如果银行不接受抵押贷款,我会委托中介变卖,换取现金,以备不时之需。
    ”最后,我想告诉所有人,我是一名母亲,公司就像我的另一个孩子。对一个母亲来说,就算倾家荡产,都必须救回自己的孩子。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绝不会放弃。“
    钟昱在当天傍晚才看到这段采访视频。晚饭过后,他在自家客厅见到神色憔悴的方书惠。

    方书惠苦涩地轻笑,低声说:”二十年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当时我对你说,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见你。今日我却不得不找上门求你。“
    ”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方书惠垂下眼睑,为难地说:”我刚刚见过张立斌……他说,他只相信你……“
    钟昱摇头道:”我一向只是做纯理论研究。“
    ”钟昱,我求你了。“方书惠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钟昱慢慢抽回自己的右手,犹豫片刻,他一字一句问:”我看了你的采访片段,你的儿子是不是被绑架了?“
    ”什么绑架?“唐子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客厅门口。
    ”没有,聪聪没有被绑架,他好端端的,正在我的娘家。“方书惠断然否认,慌慌张张站起身,低垂眼睑不敢与钟昱、唐子希对视。
    唐子希狐疑地打量方书惠,又看了看钟昱:”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你在记者会上说的那些话很奇怪。原来你说那些话,是在告诉绑匪,你愿意用一切代价换回儿子。你详细描述了威廉氏综合症,只是想让绑匪相信,你的儿子不可能指证他。方女士,你不说实话,我们是帮不了你的。“
    ”17号晚上,姜瑞本该去付赎金的!“方书惠歇斯底里地大叫,激动地站起身,又颓然坐回沙发上。
    ”方女士,你特意召开记者会,是不是绑匪没有再度要求赎金?“
    方书惠眼神呆滞,喃喃道:”16号是聪聪的生日,当他知道我决定带他去海洋馆庆祝……“
    ”海洋馆!“钟昱与唐子希异口同声。唐子希拿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上的女人说,”你认识她吗?“
    方书惠瞥一眼照片,点头道:”她叫赵琳,是聪聪的音乐老师……“
    ”她的真名叫王琳琳……“
    ”不可能!“方书惠连连摇头,一把夺过唐子希手中的照片,指着照片上的女人说:”她是赵琳,音乐学院毕业的,我看过她的身份证,还有她的毕业证书……“
    ”方女士,看你的反应,应该记得‘王琳琳’这个名字。六年前,你们替FK制药试验新药的时候,她的母亲是志愿者,服药两个月后死于心脏病。
    “当时,她声称自己的母亲并没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将你们公司和FK制药告上了法庭。你们的试验数据指出,她的母亲在对照组,服用的药剂只是维生素。
    ”案子审理前后,鱼包木,也就是海洋馆的死者鲍杰明讽刺她利用母亲的死进行讹诈,最后导致她从音乐学院退学。“
    随着唐子希的叙述,方书惠沉默了。许久,她低声问:”她的出生日期是不是1986年7月18日?“
    ”860718!“钟昱告诉唐子希,这是密室的密码。
    9 尾声
    凌晨三四点,大多数人都在熟睡中。一个人影在黑暗中打开了严国强家的房门,径直走向卧室。她在床头柜上放下一张纸,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针筒。
    “男人很少选择服毒自尽。”随着平静的陈述,房间中的灯亮了。
    唐子希从床头柜上拿起那张纸,回头对钟昱说:“和你推测的一样,这是严国强‘承认’与葛涛合谋的遗书。”
    方书惠恍然大悟,-下跌坐在床上,抬头问钟昱:“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你第一次见到子希的时候,你的儿子被绑架了,你的丈夫失踪了,你却对她说,你知道我不喜欢与别人握手。报纸从没有提过这件事,你一定调查过我。”说到这儿,他低声叹息,“你从头到尾都演得很好,除了那一次,你不止多说了这一句,还对着子希撩拨了头发,这几乎已经是挑衅。”
    方书惠笑了起来,讥讽地说:“一般人不是应该认为,是我—直爱着你吗?”
    “你没有爱过任何人,你只是喜欢一控制一切。”钟昱轻轻摇头,“姜瑞在两个月前找上我,我想,你计划这一切,至少有半年了吧?我成为你计划的一环,大概是因为二十多年前,我拒绝了你。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你……”

    “是他们想要害我在先!”方书惠激动地大叫:“当年,王琳琳母亲之死,的确是我用药不当,姜瑞因此逼我离开公司。
    ”结果呢?他不止把我辛苦创立的公司经营得几乎破产,还把当年的证据交给了王琳琳。“
    方书惠站起身,说:”钟昱,虽然我输了,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我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我一步步引着姜瑞找上你和张立斌,我营造了聪聪被绑架的假象,我让葛涛把鲍杰明引去海洋馆。“
    她转头朝唐子希看去,讥讽道:”ATM机的摄像头位置低,不可能拍到路人的脸,但警察一定相信了,我和他一起离开工作室。“
    ”从来没有完美的谋杀。“唐子希摇头,”你一定不知道,姜瑞记下了钟昱的手机号码。他逃人密室后,拨打了钟昱的手机。那时是晚上21:27。而你说的ATM机,拍到你和‘姜瑞'21:35离开工作室。“

    ”你们不能证明,龟话是姜瑞打的!“
    ”王琳琳不知道是你们引她打开密室。她怕惹上麻烦,擦去了手机上的指纹与血迹,却不知还有鲁米诺反应。
    “葛涛挟持她的时候,只顾着夺走你害死她母亲的证据,没有注意到她藏起手机。我想,你在拷问姜瑞500万下落的时候,生怕鲜血飞溅,在地上铺了塑料纸,所以我们相信,手机上的血一定是在密室沾上的。另外,你故意把密码改成王琳琳的生日,也是多此一举……”
    “原来,发现姜瑞尸体那天,你们就知道凶手是我。”方书惠的目光掠过唐子希,落在钟昱的脸上。
    唐子希十分不喜她的目光,扬声命民警把她带出去。
    方书惠没有抵抗,只是在经过钟昱身旁的时候,低声说:“我以为我能说服你,利用你救活我的公司。我输在太自信,对’控制‘上了瘾,而你呢?你的心瘾……”她若有似无地看一眼唐子希,“终有一天,你再也走不出自己的幻觉。”
    “怎么了?”唐子希走向钟昱。
    “没事。”钟昱摇头。直至方书惠即将走出大门,他拿起她带来的雕塑,对着她的背影说:“你拼命寻找的500万,就在你藏起的凶器内。姜瑞为了方便携带,把现金换成了钻石。”
    方书惠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就见钟昱与唐子希并排站在灯火下,两人的影子紧紧贴在一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