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鬼车 > 详细内容

鬼车

作者:跪下给我唱征服  阅读:71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车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
    真是活见鬼!刚买的自行车又丢了。明明停在这里,还多加了把锁,以为安全,还是被偷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得不佩服偷车贼技艺的高超。
    算起来这是我第四次丢自行车,每次都骑不了几天。好在我从来不买新车,一是太贵,二是早晚得丢,不如买个二手货凑合着。再说,二手车在这附近很容易买到,不超过五十块。经济学老师讲了,丢的车多了,供求关系就受影响,供过于求,价格就下降,所以,每丢一次车都是在对二手自行车的降价做贡献呢。
    就算我倒霉再做一次贡献吧!
    我把书包往后面一甩,去西门外的小胡同,那里有好多人家卖二手自行车。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王大胡子正数钱呢。我说,“王老板,又给你送钱来了。”
    他抬起头,斜叼着烟,朝我嘿嘿笑了笑,“随便挑!”
    我说,“王老板,都是老客户了,能不能便宜点?我这可是买的第五辆车了!”
    他不吃这套,“兄弟,五十块钱一辆,都是这价,现在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啊!看在回头客的份儿上,我给你挑辆新点儿的。”

    我说,“得了吧,新点儿的又该丢了。你给我找辆破点的,便宜卖我。”
    他琢磨一下,说,“要说便宜的还真有,不过……”他停顿一下,拿眼睛瞟我,“你要是真愿意要也行。”
    我完全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跟着他就去挑车。
    穿过一条暗暗的过道,来到后屋,他哗啦打开锁着的大铁门,拿打火机一照,全是旧的自行车。“这里的你随便挑,二十块一辆。”我一琢磨,不错,反正也是要丢的,不如就凑合凑合。
    角落里有一点光亮,似乎在召唤我,我一看,是一把车钥匙上拴着个翡翠环,看样子不值钱,但是很好看,刚好那辆车子也还不错,“就要它了!”
    王老板看着我乐呵呵地付钱,想说什么又停住了。
    我推着车出他家的时候,他拍我后背一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小心点!”
    我没在意,就谢过他。
    我骑着“新”车,觉得比从前买的那几辆都要合适,车座很舒服,车铃也一点毛病没有。我心想这王老板今天真是够爽快。
    胡同里灯光很暗。风嗖嗖地从脖领灌进去。
    刚出胡同,一转弯,吓了我一跳。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十字路口烧纸,嘴里还含糊地念叨着什么。我看了一眼月亮,亮得有点让人打冷颤。哦,想起来了,今天是阴历的鬼节。我从她身旁经过,带过一阵风,纸灰飞了起来。老太太在我身后说,“小鬼拿点钱就走吧,别抢我家老头子的。”
    真是迷信,虽是不信,脊背还是一阵发凉。
    回到宿舍楼,我把车子换个地方放,又多加一把锁,心想,这回该不会再被偷了吧?
    我取下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一亮一亮的,很好看。我把它放进口袋里,上楼了。
    2
    我是个老实人,不吸烟,不喝酒,没有女朋友。事实上我是个穷小子,没有钱买烟买酒,更别提交女朋友了。昨天买这辆车节省了我三十块,真是合算。
    白天的课照上,车子好好的也没丢。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还真是好看,同学都问价格不菲吧?我嘿嘿笑他们,不菲?谁拿不菲的翡翠当钥匙链?
    晚上下了课,回到宿舍我简直快散架子了。不想学习,打开QQ会一会老友。
    突然遇到一个老同学,有一个月没在线上看到他了。他说,“你小子忙什么呢?把老哥忘了吧?”
    我说,“哪能呢?怎么着,你想我了?”

    “想了,让我看看你小子还是不是那副德行。哈哈。”
    我打开视频,调好亮度,给他看。
    他打过来一串叹号。
    “怎么了?”我问。
    “你小子行啊,找女朋友也不告诉哥们一声?眼光还不错。”
    我真是晕了,“什么啊?我哪来的女朋友?你也知道,就我这熊样,谁跟我啊?”
    “别装了,哥算是认识你了,还装蒜呢,不好意思啊?哈哈。”
    我真被他弄晕了,“你是不是发错了?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啊!”
    “行了,还不承认,人就在你身后站着呢,当我没看到啊!哥我有点事,先走了,下次让她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臭小子!偷着幸福去吧!”他下线,视频中断。
    这是什么啊?我回过头,看了一圈。宿舍几个哥们儿都没回,就我一人。我没想那么多,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把QQ关了,躺床上睡觉。
    深夜我突然醒来,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只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奇怪。一阵凉风吹进屋子,月光也射进来,照在那个钥匙链上,一闪一闪很是好看。可是我分明感觉自己刚刚出了一身冷汗,怎么回事?
    3
    真是活见鬼了!这是我的口头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骂。
    我刚刚被辅导员叫到系办公室去,说什么我这几天常常带女生回宿舍楼!真是莫名其妙!我敢向苍天发誓,我马禹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把女朋友带回宿舍?又是谁造的谣?再说了,公寓科的管理条例明确写着:带女生回宿舍者,屡教不改者记处分。我就算有那心也没那胆啊。
    我连连跟辅导员保证,我绝对没有带任何女生回宿舍!我拿人格担保!我同宿舍的人可以作证!我……
    辅导员不理我,头都不抬,低头一边看她那鬼报纸一边跟我说,“公寓科在宿舍楼入口处安了视频设备,这你也知道,他们是看了视频后才跟我说的,证据确凿,也不算冤枉你吧?”
    我快疯了,什么视频啊?我哪一次回宿舍不是一个人回去?要是真有女生跟着我还好了呢!正愁没女朋友呢!
    我说,“老师,我真没撒谎,我真没带女生回宿舍,我是被冤枉的。”我又一想,要是哪个女生偷偷地跟着我混进男生宿舍楼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跟辅导员这么一说,她就同意我先回去,再做调查。我琢磨着没准她读书时就趁机跟着别的男生混进男生宿舍呢!

    我一肚子委屈地从办公室出来,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我马禹平时老老实实,为人和善,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我每次见到公寓科那些老师也都是规规矩矩,谁也没惹啊?怎么就偏偏说我带女生回宿舍楼,还是常常?
    我摸摸兜,糟了,车钥匙不见了!找遍全身也不见。我飞奔到停车棚,终于舒了口气,那个翡翠环钥匙链正一摇一晃地挂在车子上。夕阳火红火红的,把翡翠环也照得格外耀眼。我明明记得锁住车子后上楼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真的忘记了?还有,就算是我没锁车子,这么久怎么没被偷呢?真是奇怪。难道真的是越危险的方法越安全?
    我骑上车,回宿舍。一路上心里总是觉得有人和我作对,左想右想想不出是谁冤枉我。突然,我被一个人拦住。他一脸怒气,朝我挥拳头的样子,整个一夜叉。
    我下了车,一脸茫然。心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人人都看我不顺眼啊?
    “你怎么回事啊,我明明在那跟你喊别过去,你没听见还是怎么着啊?偏往前骑,我半天的工夫被你给搅和了!”他来头还不小,扯着嗓子和我嚷嚷。
    我看见他拿一个照相机在跟我比划,以为他要拿它砸我呢,原来他在搞摄影,哼,量他也不敢。
    “你拍你的,关我什么事?”真是莫名其妙。
    “怎么不关,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刚按下快门,结果你正好骑过来!整张照片就拍你了!”强词夺理。
    “那你重拍不就得了?”我暗自笑他笨。
    “关键是,关键是这是我最后一张胶片!”估计他都疯了,引得所有过路人不是好眼神看我。
    我没心思和他理论,骑上车走人。
    真是活见鬼。
    4
    这几天每次进楼我都要做出极其夸张的表情——朝着那个监视器。如果过几天还有人冤枉我的话,我倒要他们拿出证据,随便冤枉人可不行!我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刚进宿舍,刘刚正在穿衣服准备出去。见我进来,他说,“马禹,刚好,我女朋友车子被人偷了,要我去接她,把你车子借我用一下。”
    我这人平时就是心眼好,随手就把钥匙扔给他,“小心点。”
    其实那句话我是随口说的,就像当时王大胡子卖我车子时一样,可没想到出事了。

    那晚,刘刚一夜没回来。我们几个人没想太多,只是开玩笑地调侃,“这两口子,又跑哪甜蜜去了!哈哈。”
    第二天早晨,我们还没起来的时候,刘刚匆匆忙忙回来。我睡眼朦胧,说,“嘿,你小子跑哪去了,一夜不归。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我看他一副火上房的架势,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他头也没回,“我女朋友出事了。真是奇怪的一件事,我明明骑得好好的,突然听到她一声尖叫,我回头,看到她脸色苍白,脖子像是被谁掐住一样,没等我停下车,她就从车上掉了下去。腿骨折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们几个都立马爬起来,谁也不相信。
    “我也觉得奇怪啊,她现在正在医院躺着呢。她说,她当时就感觉被一个人给掐住了脖子,然后就被那人一推,就掉下去了。你们说,有这么奇怪的事吗?除非是遇到鬼了!”刘刚表情怪怪的。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觉得这事是挺蹊跷,但是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刚把车钥匙还给我,连谢都没谢。我估计他是为了那句无意中的“小心点”。
    5
    我真倒霉,又遇上一件奇怪的事。
    早晨去上课,本来就要迟到,偏偏遇到那天拍照片的那个家伙。他就站在路口,见了我死活抓住我,要我下车。我说你这人这么这样啊,真是小心眼儿!我不就毁了你一张底片吗,至于跑这抓我来吗!他连忙解释说不是那事,还有一件奇怪的事要和我说。我没好气的说,我要迟到了,愿意说你就跟着我去上课。
    我骑上车去了教室,老教授已经站在前面了,不是好眼神看我。我刚坐好,就见那小子也呼哧呼哧跟进来,我的天那,他还真追来了,我无语了。我无奈地招了招手,他过来坐我旁边。
    他说给我看样东西,表情既兴奋又怪异,好像他拍到外星人照片似的。我心想我和你不认识你干嘛拿东西给我看啊。
    一张照片。
    上面是我,我记得,那天黄昏我骑车经过他的相机时他拍下的,远处是一轮美丽的夕阳。可是……有点不对劲,我的车后座上坐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生,头发长长,看不清脸。我揪住他的衣领,“你干嘛拿电脑修改我的照片?”

    他赶忙否认,“我发誓绝对没有修改过!洗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看他吓的,我又不会真打他。
    我说,“不可能,我明明是一个人骑车,后面谁也没带,怎么会突然多个女生?”心想看你再狡辩。
    “我记得也是这样,可当我把照片洗出来后吓了一跳。当时我一个人在暗室,这个女生的打扮确实很怪异,我突然觉得这件事很怪,所以才来找你。”
    看样子他不像说谎,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也搞不懂了。最近真是倒霉,什么怪事都让我碰上,而且还有那么多人非说我身旁总是跟个女生,现在好了,连照片都清楚地拍出来了。我再看一眼照片,等等,她的打扮……确实很怪异,不是我瞎说,有点……有点像鬼!
    “你也这么觉得?”他问我。
    “倒真像个女鬼啊!”我不否认。
    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对在一起,怎么也想不明白。
    照片放在桌子上,前面一个多事的女生回过头,笑嘻嘻地拿起照片,说,“马禹,哪个倒霉的女生成了你女朋友呀?”突然,她表情呆滞,我心想完了。几秒钟后,她尖叫起来。
    整个教室都静了。老教授吓了一跳,用手拍着胸脯,我真怕他心脏病被吓出来,那我可就真惨了。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向我。我慌忙把照片藏起来,拉着那小子撒腿就跑。正在我跑出教室门口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女生喊了一个字:“鬼!”
    6
    那小子叫谢岩,跟我一个年级,业余搞摄影,有点神经质。
    我说,“谢岩你看,我现在真是活见鬼了,什么事都能遇上。”他嘿嘿地笑,什么也没说。
    我们两个一起推着车在校园里乱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总会不停地看向我车子的后座,表情怪异,那里明明是空的,可就是有种感觉,就是那里正坐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留着长发的女生,也许她很漂亮,但是没人能看清她的脸,她静静地坐着,或许抱着我的腰……我越想越害怕,本来从来不相信有鬼的,可这次我真的说不清了。
    谢岩要我去他家住,不知道是他晚上害怕还是想和我商量这件事。

    我们天黑了才回去。一路上骑得很慢,我们必须得把这件事想清楚。路灯昏暗,我俩的影子映在马路上,还好,只有两个。
    我们凑合着吃过晚饭,坐在一起商量这件事。
    窗户还开着,晚风一阵阵吹进屋,窗帘随风舞动。要是平时肯定会觉得这是个惬意的夜晚,可我们两个怎么也惬意不起来,倒觉得脊背发凉,我知道,她可能就在我身后站着。谢岩不停地看我身后,好像那真有个鬼一样,我真想去揍他一顿。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不明白她——这个鬼为什么要跟着我?她从哪来?怎样她才肯走?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我把目光从谢岩身上移开,突然看到旁边桌子上的翡翠环钥匙链,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光亮照人。谢岩拿起它,在手里摇晃着,那块翡翠突然透明起来,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
    “车!”我们一起喊出声来。
    他说,“你想想看,你没买这辆车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还算他聪明,我怎么没想到。“你说的对,肯定和这辆自行车有关!这辆车一点都不旧,为什么那么便宜就卖给我呢?还有,他卖给我时还支支吾吾的,我当时没在意,看来这里面果然有秘密!快,你跟我走,我们去找他!”
    13
    转眼春天又来了。我买了一辆新车,再也没丢过。
    池塘旁边的柳树又披上新绿,被风吹拂着,像洗发水广告里甩着头发的女模特。
    我慢悠悠骑着车子经过池塘的时候,正投入地欣赏远处的风景,突然被一个人拉下来。一看是谢岩。我说,“谢岩,好久不见,你小子忙什么呢?”

    他一脸惊异地贴我耳朵上说,“马禹,不是我吓唬你,你的车座后面又坐了一个鬼!”
    我说,“是不是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的啊?”
    “你知道?”他还是那副胆小样儿。
    “去死吧你!这是我女朋友!”我一脸幸福。
    他还不信,伸手去碰了碰。我女朋友被弄得莫名其妙的。
    我说,“谢岩,我们再一起拍DV吧!”
    “好啊,接着拍鬼片?”他很开心。
    我看着我漂亮的女朋友说,“当然不拍了,这次我们改拍校园爱情故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