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抱着红婚纱睡觉的男人 > 详细内容

抱着红婚纱睡觉的男人

作者: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阅读:29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抱着红婚纱睡觉的男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 命案
    村里发生了一件命案,一位老人手脚被绳索捆绑在背后,脖子上也有绳索勒住,脸埋进了尘土,墙上插着一把小刀,现场无打斗挣扎的痕迹,既不是勒死的,也不是被刀杀,而是长时间被尘土闷死的。
    “从现场来看,可以确定是他杀!那把小刀上没有任何指纹,可见凶手是有准备来的,另外,大门的锁不是撬开的,也可以由此证明,凶手是死者最亲近的人,有房门钥匙。”许法医带着口罩和手套,身穿白大褂,蹲在地上看着尸体。
    “还有其他发现没有?”徐严勘察着凶杀现场。徐严,是局里的老警长,将要退休,这次带局里的年轻一辈的来查案。
    许一摇摇头。
    “我们进内屋看看。”徐严带头进了里屋
    里屋是卧室,摆放着两张旧板床,还有一个小木衣柜,屋子里的物品还算整洁,其中一张床上,貌似有人,其中一名警员持枪,悄悄的用手拨开被子的一角,露出一个人,是个小女孩,还在呼呼大睡。徐严对小女孩有些难以言明的心疼情绪,外屋发生了凶杀,而她还能嘴带微笑流着口水的做着美梦,也许是梦见好吃的了。徐严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被子,然后连同着被子轻轻的把她抱起来,正在这时, 突然闯进一个年轻人,指着尸体便大笑,“你知道苦了吗?哈哈~活该”。

    这些话惊醒了徐严怀中的孩子,孩子看起来才五岁,惊醒后又看到抱着她的陌生人,顿时大哭,徐严不紧不慢的哄着,“爷爷带你去买棒棒糖,不哭啊。”随后于洋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于洋点点头。于洋,有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挺鼻小嘴,身上略带稚气,阳光开朗。
    徐严便用被子拦住孩子的视线,走出了外屋,而那名年轻人则被警方拘留了,因为他的那几句话很可疑。
    审讯室,“你叫什么名字,年龄,家庭住址。”一警察边问边记录

    “关易,25岁,家住阖家村。”年轻人口齿清晰,从容镇定。
    “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跟死者的儿子是同学。”
    “那你为何对死者大骂,有什么仇恨?或者说杀人动机是什么?”
    “无仇无怨。”关易说到这里便不再开口了,任警察怎么询问,他都不回答。
    无奈,没有多大的证据,警方也只好放了他,把死者的儿子找来录口述,毕竟那儿子也是有嫌疑的。
    “在你眼中,关易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没什么朋友,不爱说话,但我们聊的来,我要干什么,他都挺支持我的。”毛呢(死者的儿子)说。
    “那你知道你父亲和他有没有过仇怨?”
    “不知道。”
    “你跟你父亲相处如何,近期有没有吵架之类的矛盾。”
    “没有。”
    “那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我有一个五岁的妹妹。”毛呢如实回复。
    那个小女孩的身份已经确定,警察点了点头,示意毛呢可以走了。
    当天,两个警察便去了当地询问了邻里乡亲,毛呢与死者的相处关系,证实毛呢没有说谎。
    第二章 诡异的婚纱戒指
    第二天,有人报警,关易抱着一件红色婚纱跳河自杀了,现如今尸体已经打捞了上来,警局里一阵轰动,线索断了!
    “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又是在哪发现的?”于洋快速的问话,紧跟着许一的脚步,这次是他大展身手的机会,徐老就快退休了,也希望他做出一番成绩。
    “附近的渔民今天凌晨5点起床划船捕鱼,在河的下游打捞起的,当时还把渔民吓了一跳,随后报的警。”
    “这样啊,那我还得找第一现场。”于洋沉吟道。
    许一和于洋迅速赶到现场,那附近已经被警方封锁了。许一首先仔细检查了关易的口鼻耳,又轻按了尸体的腹部,有积水,尸体有些浮肿,死亡时间大概在下午五点左右,确是溺水而亡,而尸体手中一直紧抱着婚纱,许一怀疑尸体手中的婚纱是不是藏有线索,双手合一对着尸体拜了拜,嘴里念叨着“多有得罪,请见谅。”便叫于洋帮忙,两人用尽力气才把婚纱弄下来,许一没有在婚纱中找到有用的线索,神情有些失望。

    于洋根据水流的速度以及死亡时间计算了一下,便确定了自杀的现场。河边土质潮湿,他不敢多走动,怕损坏了本来的线索,发现河岸附近,有两种脚印,由于土质潮湿疏松,这脚印的深浅和尺码保留完好,而且旁边又有密密的芦苇遮挡,要不是他突然尿急,也不会发现这里,这里实在是一处很好遮蔽的场所,他用手量了一下两双脚印的尺度,又拿出手机把脚印给拍了下来,拿着关易的照片又去问了附近的渔民,问了很久,后来一个经常在这附近钓鱼的老汉说见过关易,
    “大爷,你确定你见过他吗?”于洋递上照片又问了一次
    “我人虽然老了,但记性很好的,那天我正钓完鱼回家,看到他手里抱着一件女人衣服,跟另一个人在草丛里争吵,我好奇就上前看了一眼。”
    “另一个人???是男是女啊,您看清没。”于洋着急的问
    “我只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应该是女的吧,当时那个抱红衣服的男人把衣服披到了那人的身上,草又那么深,我也没注意看,后来我就匆匆回家了。”
    “谢谢大爷啊.”
    另一边,警方派于洋的哥们儿兼同事石青查关易生前住的宾馆,询问了宾馆的工作人员,听清洁工说每次去那房搞卫生的时候,都能看到床上显眼的两件红婚纱铺在床上。
    石青又进去搜了一下房间,从房间里搜出一件婚纱,一枚钻戒,还有一个记事本,记事本上的内容却是“你为什么要伤害我?我一定会让阻止我们的人死的。”,这个“你”又是指谁呢?阻止的那个人又是谁?。
    于洋和许一回到警局与石青那一组人互相说了一下找到的线索,于洋便拉着许一去了公安局里专门保存尸体和做解剖的停尸间。停尸间温度很低,于洋拢了拢衣服。
    第三章 停尸间的恐怖经历
    “小于你是第一次来这吧,以后能不来就别来了。”许一语重心长的说。
    于洋有些疑惑,正想开口问话,便被许一捂住了嘴,“不要打扰他们长眠,有什么事出去再说。”
    于洋点了点头,接着走到关易尸体摆放的床上,掀开白布,便见尸体已经被冻的僵硬,脸色惨白,眉毛头发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冰屑,不过尸体的表情有些奇怪,极度愤怒的脸部表情,只差没怒目圆睁了,看的于洋一阵心寒,“许叔,这…怎么回事?我记得刚开始他还不是这…”
    许一很平静,“出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赶紧检查。”
    “哦哦哦。”于洋也不再废话,走到尸体的脚部,用手量了量,又对比了一下手机中的照片,正把尸体的脚摆放好的时候,于洋突然发现尸体睁开了猩红的眼睛,瞪着于洋和许一,而许一正巧对上了那双血眸,心一慌,拉着于洋就想跑,可此时,于洋被恐惧淹没了,一动不动,这时,尸体的脚突然伸长,把于洋踢飞,“啊~咳咳~”突如其来的一脚,让于洋终于惊叫出声,被踢撞到墙上,捂着胸口不停的抽气,许一管不了那么多,拉着于洋就往屋外跑,“砰”门在他们跑出去前就关了,似乎在嘲笑他们的速度跟个乌龟似的。
    “怎么办?这门打不开。”于洋焦急的扭动着门锁上的把手,眼睁睁的看着关易的尸体在此刻慢慢的伸手起身,僵硬缓慢,室内的温度又猛然下降了好多,可温度再冷,于洋此时也感受不到,相反,他还冒了冷汗。

    “不要着急,我们屏气,不要呼吸,或许这样他就找不到我们。”许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种情况下他也着急,但还是比较镇定,接触死尸十多年,怪异的事不说多,十个手指头的数还是有的。
    于洋此时也屏气凝息,依旧在弄着门锁,越着急就越弄不开,而且关易也在缓慢的向他们蹦去,“咚~咚~咚~”一步步的敲打着他们的心脏,让恐惧肆意的泛滥在全身部位,理智和镇静在逃亡。
    眼看关易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短,“我受不了了!!!”于洋大吼,从腰带中提出手枪,“砰砰砰~”连开了数枪,关易停止了动作,枪声在这间没有窗的小屋子里回荡,许一还没来得及阻止。
    突然关易加快速度,双手伸直,往于洋两人的脖子上掐去,两人慌乱的想,这次就要成为停尸间里的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吗?下意识的往后退,背后却撞上了好几个人。

    “发生什么事?咋还在停尸间练起枪法来了。”徐严板着脸在于洋的身后问
    于洋吓得魂儿都飞了,机械的回头看了徐老一眼,“我…我…我…”我了半天都没哦出一句全话来,又往停尸间里看了看,尸体还是好好的躺在那里,茫然无措,不可置信。
    许一毕竟是经历许多世面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没什么事,小于第一次进停尸间,里面也挺冷的,有了幻觉,一时害怕了就开枪了。”
    “老许,你也是老人了,于洋开枪,你怎么就不阻止呢。”徐严有些责怪。
    “我当时脑袋也懵了。”许一摸了摸小平头。
    “我听见枪声就立马赶来了,一开门就看见你们往后退,这次予以于洋,许一处分,好好在家休息两天吧。”徐严严肃的说着,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等于洋反应过来时,徐老已经走远了,“许叔为什么不把我们刚才经历的事情告诉徐叔,这简直就是我当警察以来最大的阴影。”
    “小于,你还年轻,这里面的道道你还不懂,警察是不能信邪的,警察要的案子结果是要与现实符合,而不是一份与鬼神搭边的报告。以后停尸间能不去就别去,我经常与死尸打交道,邪事碰到过不少,但没有今天这么危险过,说不定哪天就命丧这些事上了,以后记住,不要在尸体面前说鬼字。”许一从口袋拿出一包烟,递给于洋一支,自己口叼一支,自顾自的点燃,深抽了一口,吐出的烟圈笼罩着面容。
    于洋看出了许一的沧桑,他不抽烟,但为了这番话,虽然他不是很懂,但他会理解透彻,他相信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好警察!
    第四章 五指淤青
    所有事情到这里,就没有什么头绪了,疑点越来越多,于洋坐在桌子上耷拉着脑袋,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其中一双脚印已经证实是关易的,另一双脚印经过测量,尺码是39,这要说是男人的脚,感觉小了,但要说是女人的,这脚也太大了点,心烦意乱,无节奏的敲着脑袋,今天在停尸间的事还历历在目,心里一阵阵冷寒。
    “你在烦什么,明天好好休息吧,我还羡慕你呢。”石青歪着头看了于洋一眼,又继续沉迷在了跟女网友的聊天中。
    “你对着天空开几枪,立马就能和我一样拥有假期。”于洋摸着耳朵,没有把在停尸间的事情告诉石青,不想牵连更多人,石青问了许多次为什么开枪,都只能敷衍过去。
    “还是别了,估计徐老大发雷霆就把我的警证给销了。”石青笑眯眯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坐着,“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休息时间休息,干嘛把自己搞的那么累,会垮的。”石青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苹果汁慵懒的喝着。
    “你还真不客气,这可是我家。”
    “不就喝杯果汁吗,这么小气,走,去喝点酒,发泄一下压力,说不定,迷糊中能想到些什么。”石青从沙发上起来,搭着于洋的肩膀,“你请客。”

    “我就知道你是来坑我的。”
    楼间传来石青的大笑。
    喝完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石青也回家了,于洋拉开窗帘,看着远处闪烁的霓虹灯光,迷了眼,突然眼前闪过一抹白影,模糊不清,忽远忽近。酒喝多了吗?怎么出现幻觉了,于洋揉揉太阳穴,打算回房睡觉,转身的时候,却迎来一张发臭的惨白脸,于洋下意识的抬脚一踢,可是踢空了,那人的身影是虚无的,于洋的大脑一懵,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凭空出现在于洋的脖子上,掐住提上了半空,于洋挣扎着,脸已经涨红,努力呼吸着那美味的空气,而那人隐藏了身影,可于洋还是停在半空,他看不见那双掐他的手在哪,但他能真实感受到这手正在用力缩紧。

    “你还我的婚纱,你还我的婚纱…”冰冷的声音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来,捕捉不到声音的方向,这股寒气让于洋一直打着哆嗦。
    于洋听这声音好耳熟,“我…我奶…子…知道。”于洋硬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发音不全的字出来,才想起这声音是死去的关易的。
    “你还我婚纱,你还我婚纱……”一声大喝,显然是动怒了。
    于洋的眼睛通红,他感觉自己只有呼的气了,眼睛不停的眨啊眨,看不清了,他好累好难受啊,想闭上眼睛,死亡逼迫着他,再不松手,就真的要去跟阎王报告了,“公…公…安局…”模糊中他看见了关易那张放大版的青白色脸,流着血泪,突然觉得好恐怖,头一歪,便不醒人事了。
    “主人,那家伙又给你来电话啦……”手机铃声把于洋吵醒,天已经大亮了,于洋从地板上爬起来,全身骨头散架似的的痛,脖子也痛,按下接听,听了一会儿,于洋皱着眉头,说:“好的。”于洋迅速的洗漱,换好衣服,却在镜子中看到了脖子上那一圈带点红的淤青,有着五指印,想不了太多,用衣领拦住脖子,搭车去了局里。
    一进门口,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声,悲恸的影响着每个人的情绪。
    第五章 许一死了
    “发生什么事了?。”于洋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
    “哎,昨晚上警局闹鬼了,然后今天早上,有人发现许法医死了。”小王神情哀痛。
    “什么?许叔是怎么死的?凶手又是谁?”于洋因为情绪激动,不停的摇晃着小王的肩膀。
    “别摇了,别摇了,我哪知道凶手是谁?咳咳~不过他是被人掐断了脖子死亡的。”小王甩开于洋。
    于洋失魂落魄的走到痛哭的女人面前,半跪着,“婶儿,节哀顺变!”于洋说着说着也忍不住抽泣。
    “是我对不起你叔,这么些年,没给你叔生个一儿半女。”许倩声音哽咽嘶哑,脸上泪流不止,“早劝他不要再做法医这行了,可他不听,非说要人死的明明白白的,如今他却落得死不瞑目的下场,这造的什么孽啊。”说到动情处,又忍不住嚎啕大哭。
    “婶儿,你放心,我一定查清楚,抓到凶手。”于洋擦了擦眼泪,变得无比坚定,此刻的他更有一个警察的风范。“婶儿,许叔死之前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没有什么反常,硬要我说一件的话,就昨晚大半夜的他做了噩梦,大口喘气儿,全身不能动弹,我推他都推不醒,没过多久,他就平静了,那会儿应该是噩梦过去了吧,谁知早上起床后,他久久不醒,我看见他脖子上有一圈淤青,探了鼻息,就……”许倩哭的接不上气,纸巾擦了一次又一次。

    于洋对着许一的遗体双腿下跪,双手颤抖的揭开了白布,映入眼帘的是许一睁大的双眸,瞳孔已经扩散了,嘴巴大张,可见临死前还在努力的大口吸气,脖子上显眼的淤青,于洋不自然的隔着衣领触碰着脖子,他也同样有着还没消散的淤青,眼底冒出寒意,许叔肯定是那人杀的,双手握拳,青筋暴起
    随后新来的法医检查了尸体,确定是许一是窒息而亡,除了脖子,身上没有其他伤痕,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法医拍了几张照片,归入了档案。在凶手没抓到之前,尸体暂停放在公安局。
    于洋收拾好心情,扶起许倩进屋,倒了杯热茶,“婶儿,你先平静一下,我去问点事情。”

    石青抱着一沓文件过来,看见于洋,便打了声招呼,“太阳。”
    “什么事?”于洋停下脚步。
    “你去干嘛?”
    “我去问问小王昨晚警局闹鬼的一些细节。”于洋强笑说着。
    “不用问他了,我知道。昨晚上,一个值班警员看见一个人,然后就跟了过去,那人似乎在找东西,嘴里说着什么婚纱,就过去拍了那人的肩膀,然后就吓晕了。”石青简单的说了几句,“随后今天早上看了监控录像,根本就没他说的那个人进去过,一直都是他一个人。我们怀疑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便送去了医院,他在医院醒来时,已经神志不清了,啥都问不出来,他嘴里只会说两个字,婚纱。”
    于洋听到婚纱两个字,全身哆嗦了一下,他相信那个警员的经历,就如同他在停尸间和酒后在家里发生的事一样,恐惧是脱缰的野马,疯狂的狂奔。只是可惜那警员,精神崩溃了。
    “局里没丢什么东西吧。”于洋闭上眼睛,睁开时却锋芒四射。
    石青摇了摇头,突然觉得眼前的于洋变了,说不清楚变化在哪。
    “那就好,我先走了。”于洋丢下一句话,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远处。
    第六章 发现线索
    档案室,于洋用电脑翻看着照片,心里有些烦闷,看着照片也是怀念,有些吓人,但也不在乎了,一遍遍不耐烦的翻着,手握着鼠标,点击速度快了,照片突然间放大了,于洋发现了些什么,放大,放大,再放大,那双暴突的瞳孔里有个人影,照片放大就模糊不清了,于洋又在电脑上弄了一番,利用小孔成像的原理,经过多步技术处理,终于看清瞳孔里的扭曲的人影,于洋冷笑,又想了想那番话,发现了漏洞,从容的走出档案室。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多,于洋请求调查案子,徐严看着眼前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的年轻人,这两天的时间,让他变得成熟和坚韧,这是徐严没想到的,欣然同意了。
    于洋从办公室里出来,便马不停蹄的去了毛呢那,毛呢父亲的案子还没解决,不能再拖下去了。
    “你好,我叫于洋。”于洋出示警察证,礼貌性的伸出手。
    毛呢怔愣了一会,有些恍惚,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终归于平静。
    “毛先生,毛先生。”于洋的手在毛呢的眼前晃了晃。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一个农村的不懂那礼数。”毛呢露出一个憨厚的笑。
    “这样啊,没事,我问你几件事,问完就走。”
    “你说。”
    “你知道关易有女朋友吗?”

    “他说有,但我一直没见过。”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他是以什么事情找你的?”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半个月前,具体记不清了,他前段时间说介绍他的干妹妹给我认识,他给了我扣扣,并一再警告我不能伤害他妹妹,然后我跟他妹妹便经常上网聊天,聊了半个月左右,我便向他提出要跟他干妹妹见面,但他不肯,最后我跟他妹妹便没有再来往了,后来听说他妹妹得了癌症去世了。”毛呢回忆。
    “他妹妹叫什么名字?”于洋快速记录,皱着眉思考问题,这案子越来越迷了,咋还跑出个干妹妹出来,难道这干妹妹跟毛呢的爹有关系?
    “他妹妹叫王小芳。”
    “冒昧问一句,你穿多大码的鞋。”于洋有些不好意思。
    “这,这跟案子有关吗?”毛呢有些懵。
    “无关,没事了,我先回局了。”于洋笑了笑,瞥了一眼毛呢的鞋子。
    对话到此结束,于洋去了趟阖家村,想去了解一下这个王小芳,但四处打听,都说没有这个人,难道是毛呢在说谎?
    黄昏,于洋回警局打算再看看关易留下的婚纱等东西。带着手套,翻弄着婚纱,但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又习惯的摸着耳朵,看着婚纱等物品发呆。

    “发现些什么没?”石青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于洋摇摇头,“我总觉得这个婚纱和钻戒怪怪的,但我看不出哪不对劲。”
    石青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次性手套,翻了翻两件婚纱,“咦,这婚纱码数居然是三个加的,这得多大的身形才穿的进啊,Oh my god! ”
    于洋突然一拍桌子,立马拿起那钻戒试着带了一下,这钻戒套在他手指上,还大了一些。“我懂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也许我找到了答案。要是破案了,我请你吃饭。”于洋欣喜若狂,抓着石青的肩膀不停的摇,“走走走,我们立马去调查关易的手机中的信息。”拉着石青,就往外跑
    “我要吃鲍鱼,大闸蟹,大龙虾……”
    于洋约毛呢见面,拿出一枚钻戒,让毛呢带上。“这……”毛呢不解,有些不敢置信。
    “别误会,今天约你来就是跟你聊有关案子的事情,你先试试这钻戒大小合不合适。”于洋喝着茶慢悠悠的说着。
    毛呢拿起桌上的钻戒看了看,选择带在了无名指上。
    于洋嘴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你知道这个钻戒是谁的吗?”于洋盯着毛呢的眼睛。
    “谁的?”毛呢被于洋这么看着,神情有些不自然,低着头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你的同学关易的。”于洋笑着说。
    “哦哦哦,这算是线索吧,你还是带回警察局吧。”毛呢把戒指取下来,推向了于洋。
    于洋微笑着把戒指收下了,聊了几句,便走开了。
    第八章 许倩之死
    漆黑的监牢里,许倩一人待在里面低低哭泣,突然门打开了,出现一个黑袍人,他走到许倩的面前,许倩看不清他的脸。
    “你是谁?”许倩惊慌。
    “我来是告诉你一个秘密。”神秘的黑袍人压低着自己的声音,慢慢的蹲下来。
    “什么……”许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黑袍人捂住了嘴。
    “嘿嘿,反正你已经被判了死刑,还不如让我送你早点上西天。”一个熟悉的声音不再刻意压制,黑袍人的另一只手已经掐上了许倩的脖子,许倩挣扎着想叫喊出声,但黑袍人捂住她嘴的那只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小心被许倩吞了,再也叫不出声来。黑袍人的手一再用力,许倩便呼吸困难了,黑袍人伏在许倩的耳边轻轻的说,“还记得15年前你掐死的那个孩子吗,他就是我,差点就死在你手里,那时我陷入了假死状态,你把我丢在山上,想让野狗吃食我的身体,不过后来还真的被一只大狼狗给叼了回去,被养父救了,现如今你杀了我的亲生父亲,那些年的账我也要跟你一笔算清。”黑袍人的声音冰冷无情,随着最后几个字说出口,许倩已经断气了。

    黑袍人从黑暗中来,又静静的从黑暗中退去,夜色是最好的掩盖物品,就如刚才他不曾杀过人一般。
    第二天,局里又是一次大轰动,毛呢被人剥皮而死,许倩在牢房里吞石子,卡在喉咙里下不去,窒息而亡。凶手是谁?又要开始忙了,这两件新案子,注定其中一个要成为悬案。
    其实有个人知道这两件案子的真相,但不能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秘密,就如于洋,其实他不姓于,姓许……
    (完结)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