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乒乓球杀人魔 > 详细内容

乒乓球杀人魔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小妞,胸好大@  阅读:56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乒乓球杀人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师傅,麻烦再往前面开一段。”
    “不行,前面路那么窄我怎么掉头,你就在这儿下吧。”
    程威好说歹说,出租车司机就是不肯把车开到小区门口,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自己走过这段路。
    通往公寓楼的路上要经过一片拆迁楼,每到深夜这里便阴风惨惨,格外瘆人,更何况最近城里正在通缉一个杀人魔,闹得人心惶惶。
    程威裹紧大衣,背上一阵阵地冒冷汗,风动树摇的影子里似乎潜伏着数不清的妖魔鬼怪。
    猛一回头,一个人影突然消失在转角处,马路上的车灯晃过,他清楚地看见投在墙上的影子握着一把匕首。
    程威头一次知道吓得走不动道是什么感觉,两腿就像煮熟的面条似的软了下来,躲在那里的一定是杀人魔,那个会把人眼珠挖出来塞进乒乓球的杀人魔。
    急中生智,他抄起地上的一个啤酒瓶就朝转角处扔去。酒瓶炸裂的瞬间,那里传来一声怪叫,程威吓得拔腿就跑,他扭头的时候,看见那个人正在追赶他。
    一路惊魂,终于有惊无险地冲进公寓楼,拿钥匙开门的时候他的手哆嗦得厉害,一进家门,他立即瘫软在沙发上。

    这时传来砰砰的敲门声,程威奓着胆子问了声:“谁啊?”
    “我,快开门!”
    “戚磊?”
    “废话,还能是谁。”
    开门一看,果然是好哥们儿戚磊,他捂着脑门儿,血从指缝间渗出来:“我刚才遇到一个变态,拿酒瓶砸我,幸好我跑得快,不然就歇菜了。”
    “拿酒瓶砸你?”程威惊讶得合不拢嘴,“伤着了吗?”
    “被碎玻璃碴儿划了一下,没事。”戚磊大咧咧地进屋,打开冰箱拿了瓶冰啤酒,顺手将一把格斗刀扔在茶几上。
    “你怎么还带刀啊?”

    “废话,那个杀人魔到处作案,我怕呀。”
    ACT 01
    程威咽了一口唾沫,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吧。
    戚磊说他和女朋友吵架被赶出来了,晚上在他这儿过夜。他们打小就是你翻墙头我搬砖的死党,这种小事当然不在话下。
    “还是你好啊,你不知道有女朋友多烦。”戚磊幽幽地叹息。
    “好什么啊,你看我这家跟猪窝似的。”
    “听说小梅快要结婚了。”
    正在擦桌子的程威顿了顿,刻意用不在乎的口吻说:“又、又不关我的事。”
    “唉,我真不知道她当初为什么选马建不选你,马建那个人,太臭屁了,打小我就讨厌他。”
    程威苦涩地笑了笑,这时电话响了一下。他拿起一看,是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号码,但那个号码他就是到死也不会忘记。
    小梅!
    戚磊在那里摆弄PS3,程威心不在焉地收拾房间,这么晚了小梅打电话给他,会不会有什么急事。
    转念一想,人家现在都要结婚了,恩恩爱爱,哪有工夫想他这个前男友,八成是不小心按错了。
    倘若这么一想,小梅岂不是还保留着他的号码,为了这个自欺欺人的念头,这天晚上他又失眠了。
    ACT 02
    当初分手之前两人大吵了一架,把屋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丢,后来程威又跑去捡了回来,但已经找不齐了。
    当他发现巷口一个熊孩子正在剪他们的照片玩时,气急败坏地冲过去教训了他一顿,结果被熊孩子的几个舅舅狠揍了一顿。
    那几条汉子跳舞似地踹他,倒在地上的程威拼命地把碎照片拢进怀里,好像找回它们,就能找回与小梅在一起的时光。
    早上起来,因为失眠,程威的脑袋昏涨得厉害,今天是星期天,戚磊提议买点菜弄一顿丰盛的大餐,再叫几个哥们儿来聚聚。
    两人去门口的菜市场转悠,一个大妈正在向人群哭诉:“那个人死得惨呐,两个眼珠子都被挖了,塞着乒乓球。你想想啊,人的眼眶哪能塞下那东西,可不得裂开嘛,吓得我啊三天吃不下饭。”
    戚磊紧张地拽拽程威的袖子:“是那个杀人狂!”
    全城都贴着乒乓球杀人魔的通缉令,照片上是一张阴森狰狞的脸,轮廓有点像香港演员黄秋声,穿一身褪色的军大衣。据说他已经连续作案十三起,警方到现在连他的真实身份都没有弄清。

    自从通缉令张贴之后,不少地方都传出目击到杀人魔的消息。程威想,一多半都是自己吓自己,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或许是真的。
    拜杀人魔所赐,最近防狼喷雾剂、电击器特别畅销,一到晚上大家都闭门不出,生怕自己成为第十四个目标。
    威磊伸头探脑地在听大妈讲故事,程威掏出手机看了下,多了一条短信,点开的时候他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
    小梅发给他的短信里只有一句话:“威,我遇到了麻烦,帮帮我。”
    “威磊,我有急事,你自己买菜吧。”
    交代完毕,程威立即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小梅的住处时已经是上午9点,他敲了几下门,家里好像没人,于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你在哪儿?我在你家门口。”
    背后的门开了一条缝,小梅脸色苍白,披头散发,像个幽灵似的,连声音都很低微:“威,你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屋里好像被抢劫过一样乱糟糟的,地板上到处是摔碎的碗盘碎片,小梅和马建的婚纱照被扔在角落里,上面还有一个清晰的鞋印。
    “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他打我。”小梅捂着脸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把事情告诉了程威。原来他们看似幸福的关系实际上危机四伏,马建动不动就打她。最近小梅发现马建和一个女同事眉来眼去,昨天终于在酒店堵住他俩,回家之后马建恼羞成怒,打了她。
    程威抓住小梅的手腕,上面的伤痕令他痛心不已,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吵得多凶,他都不会动小梅一根手指,这个畜生居然敢这样对待她。
    程威愤怒地向外走,被小梅拽住了胳膊:“你去哪儿?”
    “我要杀了他!”
    “不,别去。”
    “狗东西,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其实,我已经——”小梅吞吞吐吐地说,从她满是泪光的眼睛里,程威突然明白了,她遇到的麻烦比想象中的更严重。
    ACT 03
    马建的尸体躺在浴缸里,周围撒满冰块,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几乎整个都没进了胸口,小梅是在他熟睡的时候动手的,原来杀人并没有那么困难。这一刀捅进去之后,她的头脑突然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已经闯下弥天大祸。
    程威目瞪口呆地看着尸体,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你一个人搬进来的?”
    “我本来想把它锯开,但我实在没有力气。”
    “容我冷静一下。”
    程威走到外面坐下,痛苦地抱着脑袋,思绪一团乱麻。
    突然响起的“洗刷刷”吓了程威一大跳,他知道那是马建的铃声。一阵寻觅,他在翻倒的茶几下面找到了那部手机。
    小梅慌忙地跑过来,朝屏显号码上看了一眼说:“是快递。”

    她伸手要接,程威挡住她,清了清嗓子,走进卫生间按下抽水马桶,一旁的马建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他。
    程威深呼吸,按下接听键:“谁啊?”
    马建的声音不太难模仿,加上哗啦啦的水响,应该不至于露馅。
    “快递!就在小区门口。”
    “老婆,帮我拿一下快递。”
    小梅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挂断之后程威叮嘱小梅,找件能挡住脖子的衣服,表现得自然一点,但也不要过头,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
    小梅走后,程威突然想起,我到底在做什么,刚刚他正在帮别人掩盖一桩凶杀!
    但那个别人偏偏是小梅,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帮到底。
    小梅的演技没有露出破绽,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之后那个快递小哥会成为重要的人证,证明马建在这个时段还活着。
    那么接下来就是处理尸体,程威考虑了很多方案,分尸太愚蠢,一个人凭空消失,警察一定会从小梅查起,一查就穿帮了。
    或者炮制一场意外,比如溺水。
    转念一想,这个主意一样愚蠢,马建既不游泳也不钓鱼,怎么会好端端地溺水,而且法医也不是笨蛋。
    最好伪造成凶杀,比如无差别杀人,思路一旦进入这个轨道,一个答案变得异常清晰起来,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程威激动地摇晃着小梅:“你听说过乒乓球杀人魔吗?”
    “你是说那个通缉犯?”
    “对啊,我们可以伪造成他干的!”
    ACT 04
    用勺子挖出眼珠的时候,两个人争先恐后地冲到马桶前呕吐起来。胃里的东西吐干净后,程威擦擦嘴,从袋子里取出乒乓球。乒乓球是程威穿过三个街区买来的。
    对着空洞洞的眼窝,程威犯了愁,这么大的东西怎么塞得进去。
    “拿、拿刀割开吧。”小梅举着刀,胆战心惊地说,“就像顺产一样。”
    “不行,万一警察发现是伪造的,那就前功尽弃了。”
    “那怎么办。”眼泪在小梅眼眶里打转。
    “我去查查网页,论坛里应该有很多人在讨论这件事,肯定会提到详细的办法,你把家收拾一下。”
    程威打开手机,论坛里关于乒乓球杀人魔的讨论铺天盖地,有人分析乒乓球的象征,认为把乒乓球塞进眼窝代表凶手渴望回归母体的冲动;有人把受害者的信息做成饼状图,给凶手做心理画像;有人呼吁老板为了员工的安全,不要再让大家加班了。
    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提到,怎么把乒乓球塞进眼窝!
    手机响了,是戚磊打来的:“你在哪儿呢?我菜都做好了,你回不回来吃饭?”
    “我单位有点事,马上就来。”
    挂断电话后,他对小梅说:“我先回去吃饭,你把家里先收拾好,晚上最好约个朋友出去吃个饭,记得留发票。”

    小梅握住他的手:“威,谢谢你帮我。”
    程威的心里泛起一阵暖意,一天的忙碌似乎也是值得的,他很想对她说一句:“哪怕全世界与你为敌,我也会和你站在一起。”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记得给尸体加冰块!”
    戚磊把朋友们都叫到家里来,大家吃着饭,夸奖他的手艺渐涨,啤酒喝到程威的嘴里,感觉像水一样,戚磊问了句:“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没事,今天一天太累。”
    “你们老板也真是,星期天还不让休息。”戚磊并没在意他的异常,神神秘秘地对大家说,“跟你们说,我前两天看见一个受害者,那个杀人魔干的!”
    “真的!”大家一听都来了劲儿。
    “可不。”
    戚磊神气活现地把早上那个大妈的话照搬了一遍,还添油加醋地补充了一些细节,末尾不忘转述大妈本人的评论:“吓得我啊三天吃不下饭。”

    “戚磊你就吹吧!”一个哥们儿断然道,“我打死也不信你亲眼看见过,这玩意儿就是越传越玄乎,到最后假的都成真的了!”
    戚磊梗着脖子说:“我就是亲眼看见的!”
    “那你说说,人的眼眶那么小,乒乓球怎么塞进去的?”
    “简单啊,把乒乓球捏瘪塞进去,再用热水浇,那个大妈说那个死者眼睛四周都被水烫过,凶手肯定用的这个办法。”
    “大妈?哪个大妈?”
    “不不,我是说法医,法医是个大妈。”
    听者有心,程威心中恍然,吃完饭几个哥们儿商量去K歌,本想推掉,但害怕被人怀疑,程威也跟着去了。
    几人玩到深夜,各自回家,程威回到公寓楼,给小梅打电话:“我知道怎么把乒乓球放进去了。”
    “怎么做?”
    “算了,我现在过来一趟!”
    他打开门,看见戚磊站在外面,一脸坏笑:“这么晚了要去哪儿啊,是不是佳人有缘啊?”
    “你怎么回来了?”
    “我手机忘在你家了,你今天说出去有事,骗我的吧,咱哥俩儿还瞒什么啊,是不是又勾搭上哪个女生了?”
    程威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在心里编织好谎话:“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谁啊?认识多久了?”
    “其实她是,嗯,有夫之妇,嘘,这件事你千万不要乱说,不然我名声不保啊。”
    戚磊一脸贱笑:“我晓得。”
    ACT 05
    凌晨3点,程威双眼布满血丝,疲惫地瘫坐在地上,这个工程比想象中要艰难许多,最后的完成度令他非常满意。
    马建鼓起一对巨大的乒乓球眼珠,呆滞的面孔格外瘆人。
    “现在怎么办?”小梅问。
    “把他弄出去,找个巷道扔了,等下。”
    他撸起袖子,抓起马建的手,突然想,有必要做到这个份儿上吗?不,为了小梅,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马建的指甲从他的皮肤上划过,留下了皮屑,小梅捂着嘴:“警察会查出你的DNA!”
    “你电视看多了,国内没有这么先进,我是局外人,警察是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
    两人架着马建离开房间,离开小区的时候程威的心里惴惴不安,如果路上遇到人……他的身后藏着一把扳手,假如运气真那么坏,这是他的退路。
    尸体被扔在一条马建回家必经的小巷里,分手的时候,小梅怯怯地说:“我好害怕!”
    “不用怕,如果警察盘问你,就照我说的做。”
    “嗯。”

    他走出几步,看见小梅还站在黑暗里,似乎还有话想说,他招招手:“快回去睡觉,你明天还要上班。”
    回到家的时候天上飘起雨丝,他突然想起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阵雨,忍不住大笑起来。
    “马建死了!”
    朋友圈子里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突如其来的阵雨将现场破坏殆尽,令警方的调查陷入僵局,街头巷尾又一次掀起乒乓球杀人魔的热烈讨论。
    作为死者未婚妻,警察去找了小梅两次,但只问了一些常规问题,毕竟死者指甲里发现的皮屑证明,凶手为一名B型血的男性。
    远在天边的谋杀案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对大家的冲击非常巨大。几天后,戚磊这个好事佬把几个哥们儿叫到一起,为马建办了一场私人追悼会。
    饭桌上,戚磊表情凝重地举起酒杯:“敬我们大家的朋友,马建,愿你的灵魂进入天堂。”
    大家齐齐地站起,举杯,场面很庄严。

    那天晚上大多数人都喝醉了,戚磊更是醉得厉害,程威搀着他,准备让他去家里过夜。威磊一喝醉就不老实,在程威身上瞎摸,从他口袋底缝掏出一张小票,大着舌头念上面的字。
    “乒乓球一袋。哎,你什么时候开始打乒乓球了?”
    程威惊出一身冷汗,百密一疏,那天太匆忙,他居然忘了把这张小票处理掉,程威一把抢过,揉成一团。
    “那天我帮同事买的。”
    “哦,这样啊!”
    回到公寓,程威把戚磊安置好,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抽烟,这时手机响了,是小梅打来的。
    程威按下接听,压低声音凶恶地说:“我叫你最近不要联系我!”
    电话那头传来小梅的哭声,程威的心软了一下,换上轻柔的语气:“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我好害怕,一想到这个屋子里死过人,一想到我的手上沾过他的血,我就怕得不能睡觉,我感觉他好像还在这屋里。威,你在哪儿,我好想见你一面!”
    “克服一下,乖乖睡觉,听话。”
    “嗯……我明天可以来找你吗,明天我休假。”
    “不行!”
    挂断电话后,程威思绪万千,一起经历了这件事,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与小梅重新走到一起,但无论如何,眼下的处境还是要低调行事。
    尽管如此,被依赖的感觉还是令他心中充满甜蜜。
    ACT 06
    清晨,戚磊洗漱的声音很响,程威正在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关于那宗杀人案的最新报道。戚磊含着牙刷从卫生间走出来,口齿不清地说:“你说杀了这么多人,怎么偏偏这一起这么受重视啊,难道就因为马建他老爸是经理?”
    “应该没有关系吧,起这么晚,你今天不上班?”
    “我请假了,我和老板说我朋友死了,心情低落,请三天假。”
    “你也太会找借口了吧?”
    门铃响了,程威去开门,门外站着小梅。她换了一个发型,一扫之前的晦暗,显得格外朝气蓬勃,一脸温暖的笑。
    “我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来见你。”
    女人真是非理性的动物,在这种风口浪尖居然干出这种事。程威正不知所措间,最坏的事情发生了,戚磊这时走了出来。
    两人对视了几秒,戚磊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在他识趣:“我出去吃早饭,你们聊。”
    急于摆脱面前的尴尬场面,戚磊飞快地穿好衣服,临出门的时候悄悄地对程威说:“哥劝你一句啊,当初她把你甩掉的时候一点儿不讲情面,现在马建尸骨未寒就跑来找你,这种女人不能相信!”

    “行了行了,你知道我们当初怎么分的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戚磊套上鞋,愣了几秒钟,说了他这辈子最不该说的一句话。
    “哎,你那天晚上说去找什么有夫之妇,蒙我的吧?你是去找小梅了,对吧……咦,不对啊,那天晚上马建不是……”
    他的话没说完,已经被程威狠狠地捂住了嘴,把他的脑袋朝墙上猛撞,戚磊软软地瘫在地上。恍过神来,程威狠狠地抓扯着头发。
    “怎么了!”小梅跑过来,看见地上的程威发出一声尖叫,连忙捂住嘴,“你为什么要把他……”
    程威盯着小梅看了很久,像是认命了似的叹息一声:“我去拿刀!”
    驾轻就熟,这一次只花了三个小时就搞定了戚磊的尸体,小梅在一旁捂着脸恸哭,很多次程威都想吼一句:“别哭了!”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变成温和的安慰。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
    程威疲惫地坐在地上:“好多人看见他在我家过夜,这一次恐怕不是扔到巷子里就能了事的,不过不要紧,我想好了怎么说……我就说他在我家待了一天,天黑之后拉上我去马建遇害的地方追悼他,万没想到遇到了那家伙……”他回忆起通缉令上的脸,“那个人长得有点像黄秋声,脸上有道疤,我当时太害怕了,就逃掉了,我很后悔没有救下自己的朋友。”
    程威捂着脸哭了起来,虽然只是演习,但他心中五味杂陈,不用伪装就哭了出来。
    末了,他把双手搭在小梅肩上:“你赶紧回去,我待会儿去上班,装作今天什么也没发生,天黑之后过来帮我搬尸体,然后我去接受警察的询问。”
    “不要去,不要去,你会被抓的!”小梅紧紧地抱住他。
    “你听着,非这样不可,否则警方会更加怀疑。乖,听话,照我说的做。”
    “威,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吗?离开你我才发现,我真的好想你。”
    “会的,我会跟你在一起,一直到老。”
    “一直到老。”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就像他们刚刚认识的那个初夏夜晚,烟花在天空一朵朵绽放,那个时候他对她说过。
    “小梅,我永远会保护你!”
    ACT 07
    警车的灯把巷道里照得如同白昼,程威披着一条毯子坐进警车,捂着脸伤心地哭泣:“我真是个废物,那个杀人魔出现的时候,我居然不管他就跑掉了,我当时真是害怕极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为什么死的人一定是他……”
    这时无线电里正在播送一档评论节目:“……这种宣传方式到底是否可取,在我看来,以通缉令的形式来宣传一部惊悚影片,这给普通民众带来极大的恐慌,更有一些心怀叵测的人趁机造谣,抛开法律不说,我认为这是非常不道德的。更加严重的是,近期本市真的出现了一宗模仿杀人案,警方已经紧急叫停了这种‘另类’的宣传,我想这一系列负面影响势必影响这部由黄秋声主演的电影《乒乓球杀人魔》的票房成绩,所以说宣传可以创新,但不能越过法律的界线……”

    程威好像被人猛揍了一拳,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朝他袭来,前座上的警察慢慢转过头,熬夜工作显然令他有些分心。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