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人间道之惩处使者 > 详细内容

人间道之惩处使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左耳钻想念  阅读:404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人间道之惩处使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树上的人头
邱成刚是个普通的工厂工人,这天他刚刚结束夜班,正疲惫不堪的往回走,他住的地方十分的偏僻,是城市和乡下的交接。
那条小路上面此时一个人都没有,不知怎么好像要下雨了一般,天竟然像墨染过一样的黑。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长着一张绝美的容颜,此时正画着妖艳的妆容,静静的看着邱成刚。
“我有点不舒服,可以去哥哥家中休息一会吗?”
那女人的声音简直就像是贝多芬的乐曲,听起来让人心旷神怡。邱成刚立马说道:“当然,当然,你请,你请。”
“可人家不舒服,哥哥可以来抱我吗?”
邱成刚从来不会拒绝女人,尤其是这么美的一个女人。当她抱起那柔若无骨的女人,血液瞬间涌上了邱成刚的大脑。
然他却没有发现,那女子此刻正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一根线来。仔细看去,那并不是一根普通的线。而是一根钢丝!

忽然,那女子猛地把钢丝缠绕到了邱成刚的脖子上,再用力的一拉。邱成刚还来不及感到疼痛,他的头就掉了下来。
许是因为女子的动作实在太快了,邱成刚没有了脑袋之后竟然还走了几步。而当邱成刚倒地之后,女子便捡起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毅然的把他钉在了树上……
林飞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不禁感到一阵阴寒,他看着那整齐的切口就知道是被钢丝之类的东西切割开来的。
然他却想不通凶手到底为何要把死者的人头怪在树上,难道是为了对警察嘲笑?
想到这里林飞就感到胸中有一股怒火,他一定要抓到那个凶手,绳之以法。
“我发现死者生前好像很兴奋,我猜想凶手一定是个女人。”法医小陈看着林飞说道。
“你怎么知道?”林飞好奇自己的这个搭档,怎么可以检查出这点的。
法医笑了笑,道:“看着地上的血,一定是因为死者极度兴奋,所在被人割下脑袋后才能喷的那么远的。”
此刻林飞才注意到地上那零零点点的血迹,他不得不更加的佩服起自己的这个搭档了。
就在此时,两个自称是邱成刚朋友的人闯了进来,一看到邱成刚那惨不忍睹的尸体,他们就感到一阵的恐惧。
“这……怎么回事。”其中一个男人看着林飞问道。
林飞看了他们一眼,带着好奇的目光说道:“你们是……”
刚才问话的那个男人立马介绍道:“我叫做赫连,他叫做徐楠。”说着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人。
“你们认识死者吗?”这时候员警小车插嘴问道。
那个叫做赫连的男人点了点头,道:“我们是他的朋友。”
第二章徐楠
从警局录完笔录天已经全黑了,徐楠不懂为什么那些警察会问自己那么多的问题,一直问道现在,害得他都要上班迟到了。
徐楠是在一家化工厂做事的,这天他应该上夜班。
当他向公司领导请好假时,发现路边似乎蹲着一个女人。接着月光看去,那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
“你没事吧?小姐。”徐楠学着电视中那些正人君子的语气问道。
“我把脚扭了,哥哥你扶我一下吧。”那女人的声音很是妩媚,瞬间让徐楠的心软了下来。
徐楠一把扶起那个女子,看着她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去?”

“就在那里。”女子手一指,不远处果然有着一座房子。
徐楠扶着女子一步一步的走着,而那女子此刻也正悄悄的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摸出一样东西来,那似乎是一根针。
那女子麻利的一下刺入了徐楠脖子后面的某个穴道,然后徐楠“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女子看着昏迷的徐楠“咯咯”的诡笑着。
当徐楠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全身赤裸的出现在了女子的面前,而他的手脚却已然无力。顿时徐楠想到了邱成刚的死,他立马大声喊道:“你想干嘛?你这个三八。”
女子并不在意徐楠说的话,只是诡笑着说道:“你是化工厂的工人,一定见过硫酸吧,我现在就用硫酸给你洗澡,怎样啊。”
说着便把一瓶硫酸倒在了徐楠的身上,顿时徐楠身上就冒起了阵阵的白烟,而伴随白烟的还有徐楠那鬼哭狼嚎的叫喊。
一瓶硫酸很快就倒完了,女子不知又从何处拿出了第二瓶,然后继续倒在了徐楠的身上……
林飞闻着空气中那股酸臭味不禁想吐,即使不要法医检测他也看的出来徐楠是被人用硫酸活活浇灌而死的。
看着这具尸体他摇头道:“凶手还真是残忍啊,竟然用这么恐怖的手法来杀人。”接着他又看了一眼员警小车道:“调查一下死者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然林飞却未能查到一丝线索。
第三章赫连
赫连接到消息后立马赶到了现场,一见到那具尸体他就止不住的颤抖,之后便是排山倒海般的呕吐。
员警小车轻轻的拍了他肩膀一下,只见他立马浑身一颤,像是从噩梦中醒来一般。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林飞冷冷的说,此刻他的表情看起来也有着一丝丝的阴森,像是硫酸一样。
“没……没有……”赫连说完便踉跄着跑开了。
一回到家中,赫连立马就把门关了起来,也不许任何人进来。他像是一只害怕的猫一样,死死的躲在了被子里面。

他此时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他回忆起了那天的事情。
那是他最不愿意回想的一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带着恐惧进入了梦中。而在梦中,他更加清楚的看到了那天的场景,一张满脸是血的老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皱纹密布,还有着很多的老人斑,此刻鲜血染湿了她的唇,看起来像是涂上了大红的口红,但更像是刚刚吃了人一样。
“不要……”赫连猛地坐了起来,他大口的喘着气。突然,他穿着衣服跑出了家门,他要去酒吧,他需要一样东西。
来到酒吧,他和着一大杯的啤酒把好几颗的摇头丸送入嘴中,此刻他需要毒品来麻醉自己。
在舞池里面疯狂的发泄,他似乎忘记了一切,虽然疯狂,却也带着几分的安静。
就这样不知道跳了多久,他摇摇摆摆的走出了酒吧,走到了一条不知名的小路,而在小路上,此刻正有个人在等着他。
那人的手里,正拿着一把刀。
也许是毒品的缘故,赫连像是看见熟人一样的热情,他拥上前去和那人打起了招呼,并在那人的带领下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的深渊。
第四章死亡
突然,赫连觉得这里似乎无比的熟悉,他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
猛地,一辆车快速的窜了出来,车上正坐着三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磕过药一般,开车的那个摇摇摆摆,其它的俩人也在里面大喊大叫。
车,一下子穿过了王震的身体,他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自己的头,却又突然出现了另外的场景。
只见他现在坐在车子里面,手中拿着方向盘,而身边则坐着邱成刚和徐楠,那两人说说笑笑,看起来像是喝醉一般。
而此刻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像是游离了一样,觉得轻飘飘的,好像没有了意识。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位老人,那是一个拾荒的老奶奶,手中还拿着刚刚拣来的垃圾,王震猛地一下踩向刹车。
可刹车却刹不住,像是油门一样。

“碰。”老人被撞到在地,此时的赫连想要立马下车,可身体却像是被人控制一般,他看着老人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说着什么。
不知为何,他像是在害怕什么,是害怕别人的纠缠吗?
他再一次的踩向了油门,猛地从老人的身上压了过去……
“啊……”一声尖叫,赫连回到了现实。但他眼前出现的仍旧是一条很熟悉的路,那条路就是当天发生车祸的那条路。
地上,似乎还有着血的痕迹。
摇头丸的后劲再次发作了,他的头很疼,眼睛也有点看不清楚,却看到了眼前站着一个人,但是却看不清楚长相。
“你是……?”赫连问道。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笑,笑的赫连全身发麻。
赫连再次问道:“你到底是?”
“惩处使者。”那人咬着牙,既冷静,又狠狠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说完又开始了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她的脸开始发生了变化,她的衣服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她变成了那个老奶奶的样子,用着阴冷的目光盯着王震。
王震想逃,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他浑身颤抖的祈求,祈求对方放过自己,此刻他的样子卑微的如同蝼蚁,一点也不像当日横冲直撞害死那位老婆婆的大少爷。
那人缓缓的走了过来,每一步似乎都很用力,像是要把马路踩碎一样。
“我想看看你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说着那人便一刀刺入赫连的胸口,生生的把他的心脏给挖了出来……
第五章老人
林飞冷冷的看着地上赫连的尸体,这个地方在几个星期前也同样躺着过一个人,是一个靠拾荒为生的老人。
他还记得老人的老伴当时哭的是多么的伤心,全身都在发抖,就像是现在赫连的父母一样。
赫连父亲带着几分嗔怒的说道:“你们一定要还我儿子一个公道,一定要还我儿子一个公道。”
小车一边做着笔录一边问道:“请问您的儿子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
“不会的,不会的,我儿子不会和别人结仇的,他不是什么坏孩子。”赫连的母亲一边痛哭一边说道,此时她的鼻涕和眼泪混合在了一起,花掉了她化的妆,现在她脸上都是些红的黑的白的的化妆品。
“那他嗑药的事情你们知道吗?”林飞突然淡淡的说道。
赫连嗑药的事情徐楠早就一清二楚的,其实不止是林飞,整个警局乃至于整个城市都知道,只是因为赫家面子够大,所以这件事情才被盖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要你调查事情的真相。”赫连父亲愤怒的说道。
林飞似乎并不畏惧这个男人,哪怕他是这个城市的首富,仍旧冷冷的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儿子会不会在酒吧和人结仇。”
……
调查似乎并不是十分的顺利,得到的不过也是些没用的信息。
晚上,林飞静静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面的新闻,思考着这起案子。他虽然对于赫连这种人没有一丝的好感,但是责任也告诉他一定要找到凶手。
突然,小车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说道:“我查到了一些线索了。”
“什么线索?”赫连急忙问道。
通过小赵的话得知,他们三个人都与一起车祸有关,就是那次所发生的那起车祸,而车祸的原因则是因为赫连。
原来那天他们三人在酒吧嗑药之后便在路上撞到了那位老人,之后因为毒品的麻痹以及本身的害怕,他们选择了肇事逃逸,而就这样,那个可怜的老人就这样去世了。
当林飞等人感到那老人生前住的地方的时候,一座无比破旧的房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是用土砖做的房子,在现在已经很稀少了,几乎可以说是不存在了。
而里面的家具也都是破破烂烂的,像是被人捡来的一样。
里面住着一个老人,是那位老婆婆的老伴,他也是靠拾荒为生的。
一提起那件案子,老人就哭个不停,他一边痛哭一边自责的说道:“如果我当时和她一起就不会有事了,都怪我,都怪我啊。”
老人几欲晕倒,这让林飞和小车的心很是触动。
临走前,林飞和小车特意的留下了几百元钱。而老人则千恩万谢的送他们离开。
经过调查,老人他们并没有什么子女亲戚,而老人已经那么老了,自然也不可能会是凶手。那么谁才是凶手呢?
第六章女人
林飞经过几日的调查发现,原来赫连当日是和一个女人一起离开的,而那个女人却是生面孔,之前众人并未见过。
难道是那个女人杀了赫连?但是根据林飞得来的一些线索情报发现,其实赫连是个很怜香惜玉的人。
而他除了嗑药和那起车祸之外,并非得罪过何人。
难道是因为车祸!林飞猛然想到了什么。三个死者都围绕着一个地方,那就是车祸,且三人被杀的地方似乎都在那起车祸的附近。
顿时林飞想到如何抓到那个凶手了。
一辆急速飞驰的轿车飞驰在几个月前发生车祸的地方,开车的同样是三个人。而剧情也和上次雷同,他们同样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人,然后也像上次一般的从那个老人的身上碾压了过去。

……
林飞一个人走在那偏僻的小路上,不禁感到一阵阵的发冷。就在他准备在荒野中小解时,发现不远处好像有个人。
接着月光看去,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小姐,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林飞一脸猥琐的看着那个女人。
女人轻笑道:“哥哥,人家身体不太舒服,你能扶我一把吗?”
林飞自然乐意,他一把抱起女人说道:“我抱你,好吗?”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靠在了林飞的怀中。
忽然,女人眼中闪现出了恶狠狠的光芒,接着她偷摸摸的从自己的袖口拿出了一根钢丝,她想勒断林飞的脖子。
“不许动。”林飞一个反手抓住了女子的手,此时潜伏在草丛中的武警把两人包围了起来。
询问室内女子不避讳的交代了一切,林飞看着女子那美丽的脸不禁问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我是惩处使者。”女子幽幽的说道。
第七章惩处使者
女子叫做温瑞瑞,人如其名,是那般的温柔可人。然一切却在她十六岁时发生了变化。
她本来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有着一份很好的事业。却在十六岁那年因为车祸,被夺去了性命。
她的母亲在她父亲死后不久,也抑郁成疾一命呜呼了。
其实温瑞瑞父亲本来也许不会死,只是因为车主肇事逃逸,才导致他失血过多而死。一想到这里,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她便把自己当作惩处使者,要惩处这时间一切的不公。
“我好奇,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现?”温瑞瑞带着疑惑的口吻问道。
“当我发现三个被害者都和那起车祸有关系时,我就在想是不是有一个人偏执的以为自己在替天行道,于是我就策划了那起‘车祸’,果然,你就出来了。虽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犯法就是犯法。”林飞看着这个女子不禁叹息道。
温瑞瑞没有说话,反而鬼魅一笑道:“我是惩处使者,你们不能杀我。”
林飞摇了摇头,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警局。
晚上,当一抹月光照入窗内时,温瑞瑞竟然从自己的嘴里拿出了一根钢索,然后用钢索将自己的脖子活活扭断!
第二天,血的味道弥漫了整间警局,久久不能散开。林飞看着温瑞瑞死后的笑脸,不禁感到心中一阵发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