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亲爱的,你杀了我 > 详细内容

亲爱的,你杀了我

作者:爱好你的爱好  阅读:70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亲爱的,你杀了我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part 1
    医学院新校区建在城市的西南郊,不挨山不靠水,倒傍着一大片阴森森的天然林场。苏铁是这所二流学校里难得一见的高才生,入学不久就获得了国家级研究奖项,并且还长了一张帅得欠扁的脸。这样的人物自然少不了追随者,只可惜一直没有人能人他的法眼。
    苏铁修的是药理专业,即使在做实验时也是一脸的默然。他曾在表彰会上说,为了他的“抗生×号”研究,他宁愿付出一切,事后导师还特意叮嘱他千万不能随意用在临床上。其实愿意付出一切的又何止他一人,见他整天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助手兼学妹虫虫忍痛把读高中时的姐妹李鹛介绍给了他。大家都清楚,虫虫可是一直都暗恋苏铁的,只是苏铁对她从来都是淡淡的,似乎只把她当作小妹妹。

    而苏铁一见李鹛,觉得十分投缘,李鹛虽然不能说十分漂亮,但是很清秀,性子又活泼阳光,是很招男生喜欢、又不会给人压力的那种类型。
    十一假期,医学院要对设备进行常规检修,“抗生×号”的研究也不得不暂停几天。苏铁打算带李鹛出去玩玩。李鹛是个好奇心浓重的女生,主张要到医学院后面的林场去露宿。听到她的想法,苏铁先是心紧了下,却还是故作轻松地笑着应下了。他温柔地拨弄着李鹛乌黑的长发:“宝贝儿,听你的。”
    出发时不仅是他们两个,还有虫虫——是李鹛硬拉着她去的,有苏铁这么温柔又帅气的男朋友,李鹛一直认为虫虫很仗义,总觉得不能两个人双宿双飞,就把媒人丢过墙,留着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蹲研究所。
    三个人在黄昏时出发。
    太阳将最后一抹残光铺贴在脸上,应和着脚下荡起落叶的哗哗声,在一棵棵高大英挺的树干间缠来绕去。
    走着走着,李鹛“哎哟”叫喊了一声,苏铁赶忙凑过去问怎么了。替她拿掉钻进袜子里的硬杂草,还关心地问候来问候去的,这才揽着李鹛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虫虫迈着小步子跟在他们后面,目光忍不住瞟着他们俩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天渐渐黑了下来,像是被谁撑开一张密实的黑布,把整个林子统统罩住一般。
    按照出发前的计划,天黑下来就在原地露宿。
    刚睡下一会儿,虫虫的电话里蹦出了条短信,是室友发来的:“那个小雅是在林场里出事的,学校让大家注意安全,你在外面小心哈!”这个小雅是入学不久就无故失踪的女生,据说是被谋杀了。虽说当时校方竭力封锁消息,但私底下传得还是很厉害。虫虫在心里暗自嘀咕:“我当然知道!”报了平安后,就翻身眯起了眼。
    果然被天气预报言中,天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打在睡袋上,雨水从下面的缝隙渗进来。
    part 2
    三个人跑到护林员的木屋时,雨正下得撕天裂地。木屋里亮着微弱的白炽灯,喊了几声也没见人出来。苏铁偷着把匕首插在了腰带上。三四十平米的空间,被板墙隔成了两间,每间都放着一张床,床边是一扇四格的玻璃窗。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护林员回来,李鹛嘟囔着:“都怪你们俩非说不会下雨,买个好一点儿的帐篷多好!”苏铁和虫虫心照不宣地冲彼此笑笑。
    李鹛抖抖身上的水珠,一屁股坐到了床铺上,半张纸片从床上飘下来,恰巧落在苏铁的脚下。苏铁弯身捡起来,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去,是他们医学院专用的草纸,只是被血迹染红了半面,隐约可以辨清上面的几个字——“亲爱的,你杀了我?”最后的问号还没来得及添上最后一点。苏铁双手不由一抖,纸条又落到了地上。虫虫用余光警觉地瞄着他的反应。李鹛跳下来把纸条抓在手里,冲苏铁鄙夷地“切”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了句“胆小鬼”,揉了揉随手丢给一脸纳闷儿的虫虫。
    等了很晚也不见护林员回来。他们决定先睡下再说。李鹛和虫虫进了里屋,苏铁要跟进来,却被李鹛拦在外面:“大男人练练胆子!”

    虫虫和李鹛挤在不宽的小床上,就像高中时常挤在一起的感觉。
    虫虫的电话又响了,还是室友发的短信:“学校最新通知,不要去林场,你快回来吧!太危险了!”李鹛问她谁的短信,是不是有事?虫虫不想弄得人心惶惶的,关了电话说没事,展开满是血污的纸条放在鼻前闻了闻。
    李鹛夺过纸条,顺势翻身下床,说要去吓吓那个胆小鬼,不然真不放心跟他谈恋爱。
    苏铁正打开行李袋,坐在床上搞他的研究,把一些粉末状的药剂倒入反应皿内。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李鹛吓了一大跳,粉末险些被抖到地上。
    李鹛眉眼中尽是暧昧迷离的神色,淡粉色的小外套轻轻滑下,露出圆润洁白的肩,她穿着露脐的吊带衫仰在床上,一只手臂温柔地将苏铁挽过来,指尖顺着苏铁的脸颊缓缓滑下,娇声呓语:“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

    苏铁嘴唇微微一翘,温柔地笑着,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一边,嘴唇一点点凑过来。李鹛把眼睛轻轻闭上,待感觉到苏铁的面孔已凑近的时候猛地睁开,幽灵一样轻声念着:“亲爱的,你杀了我?”
    苏铁猛地停下,慌乱间竟然滚到了床下。
    见自己的小小阴谋得逞,李鹛哈哈大笑得前仰后合。
    一个人影风一样从窗前闪过,李鹛看见,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来。
    来到里屋,虫虫不见了——窗子敞开着,被强风吹得“咯吱咯吱”响着,外面大雨如注,看不见人影,只有树枝在冷风中摇荡,夜色暗幽,不知隐藏着什么。
    恐惧感潜伏在李鹛周边的每一颗空气分子中,她无助地看向苏铁。这会儿她才意识到,关键时刻还得看男生的。
    苏铁把李鹛揽在怀里,用狐疑的口吻说:“不会是虫虫要报复我,吓唬我们吧?”
    李鹛把脸紧紧贴在他的胸口,颤声问:“为什么啊?”
    苏铁饶有耐性地给她解释:“她一直暗恋我,但是我却不肯接受她,现在我和你在一起了,恐怕,恐怕是由爱生恨吧?”随后又突然问,“对了,最近她对你,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李鹛想到虫虫接短信,又把电话关掉的事,恐惧感愈加真切了起来,她不敢睁开眼睛,仿佛黑暗中会有什么随时跳出来,将她吞噬掉一样。
    part 3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不时地滚过几个响雷。这么晚了出去会更危险,他们俩把门窗都关好,准备在木屋挨到天亮。
    李鹛直直地看着床上的那张血书——“亲爱的,你杀了我?”心口纠紧成一团,忍不住去想这张纸条背后的故事。问了一系列诸如“为什么要用纸写出来?”“是写给谁看的呢?”乱七八糟的问题。人就是这样,越是身陷危险之中往往越是忍不住去想令自己恐惧的事。苏铁像是也蛮害怕的样子,似乎还有点心事重重的。一遍遍抚摩着李鹛的秀发,嘴里呢喃着:“或许她是个哑巴呢,只能写的。”他的话显然对李鹛一点作用也没有,她仍然在颤抖,在胡思乱想。
    战战兢兢地过了一阵儿,李鹛无力地躺在床上睡着了。可睡得也不踏实,几个小时后被一个响雷给惊醒。此时,苏铁正蹲在门口安放一个便携式小型高压气罐。李鹛不安地问:“你……你在干吗?”

    苏铁转过头浅浅笑笑:“熬杯热奶给你!”随后撕了护林人在这间屋子里备用的一包干奶粉,放到加热阀上。李鹛摸出电话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多,天本该蒙蒙亮了,只是阴得厉害,依然是朦朦胧胧的黛青色,雨还淅淅沥沥地飘着。她拨了虫虫的电话,通了,却没有人答话。
    苏铁端着热奶过来,说喝掉就离开这里。
    李鹛笑盈盈的,任何人都能看得出她心里的暖意。这样的男生,是最值得托付终生的。李鹛想要和他一起喝,苏铁却拧开一瓶矿泉水笑着示意他的“白水主义”。
    李鹛浅意识里觉得似乎有哪儿不对劲,但是苏铁的体贴,她又无法拒绝,也许自己多心了吧。但她还是指着手里的“碗”问:“怎么是……”
    苏铁笑着接过来:“临走时没找到杯子,用反应皿将就一下吧,消过毒了。来,让我喂你。”
    一股暖流下肚,五脏六腑十分舒服,但是李鹛却觉得嗓子痒得厉害,开口说话又说不出,无助地冲着苏铁开合着嘴巴,却还是失声了,她急得快哭了。
    苏铁皱着眉头站在一旁盯着她看,在心里暗骂了声:“妈的,又失败了!”但表面上却是一脸关心和急切,叮嘱李鹛不要离开木屋,他要出去弄点草药回来,说可能是山里水质不好,有些食物中毒或者是瘴气浸在里面也说不准。
    苏铁拂开李鹛汗湿在前额的刘海,温存地安慰她,天亮了,不用怕,护林员差不多也快回来了。
    李鹛含着眼泪,点头答应,苏铁才放心地转身离开。他从外面把木门插严,又从门把手上引出一条细线到屋侧,将一端的按钮固定在板墙上,这才匆匆离开。走上几步后拨通了虫虫的电话,极不爽快地抱怨:“试验又失败了!”
    part 4
    接听电话,虫虫捂住话筒,轻轻念了个“中招!”一旁的护林员也放松地笑笑。
    “虫虫、虫虫……”苏铁的声音从约定地点的方向传过来。虫虫把手指搭在唇上嘘了下,径直朝声音的源头走过去。
    苏铁的脸上写满了失落,却隐约还有股如释重负的快慰,他对虫虫抱怨道:“准备得够充分了,理论上完全吻合,但应用到人体上怎么又失败了?”
    虫虫佯装不知前情地发问:“又失败?难道以前你就把‘抗生×号’用人做过了试验?”
    苏铁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脑中念头翻转,口气马上变得轻快起来,似乎带着几分玩笑地说:“没、没有。说什么呢你?”
    虫虫又紧紧逼问:“是不是那个小雅?是不是你杀的?”
    苏铁更是慌张了,从腰带间抽出匕首,一步步向虫虫逼近,愤恨着:“你怎么知道的?”虫虫一步步退着,苏铁一步步逼得更紧:“谁告诉你的?是不是那个该死的护林员?”

    虫虫依然退着,脚下不稳绊在了一块突起的石‘头上,不小心跌在地上,双手拄着地面拼力往后挪动身子,快速发问着:“你要杀了李鹛?那个小雅也是你杀的,是不是?”
    苏铁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面部肌肉紊乱地抽搐不停,发疯一样大吼:“是!是!你说的都对!只要那个白痴护林员拉开门,爆炸装置就会启动,他和那个李鹛都得完蛋,”似乎很享受地补充道,“死无全尸!”又把刀尖指向虫虫,“你也活不了!
    苏铁忽然觉得虫虫举着手机,笑容有点奇怪,他疑惑地指着虫虫的手机说:“你在做什么?”
    虫虫把手机的录音关掉,揣在衣袋里,冲苏铁轻松地笑笑:“证据。”她的目光中带着点鄙夷和嘲讽,“亲爱的,有本事你杀了我?”
    苏铁帅帅的脸庞忽然变得扭曲了,他不相信这个自己身边跟屁虫一样的小妹妹,就这么背叛了自己。
    “砰”,闷棍敲在苏铁的脑后,苏铁应声倒地。护林员用棒子抵住迷迷糊糊的苏铁,取出绳子在他身上紧紧地捆起来,还叮嘱虫虫:“快去救那丫头!免得等不及她自己推门出来!”
    苏铁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却邪笑着:“哼,没用的,有时限的。”
    话音未落,木屋的方向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浓烟腾地而起,苏铁满意地笑着,昏了过去。
    护林员直愣愣地望着滚滚的浓烟。他意识到,一个女孩儿死在了他的木屋里,成为了这个计划无辜的牺牲品。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李鹛惊恐万分地等待苏铁的时候,收到了虫虫的短信,打开窗子,艰难地逃了出来。
    当他一脸愕然地看着李鹛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时,虫虫笑嘻嘻地给李鹛介绍道:“护林员,我爸爸。”
    而李鹛忽然弯下腰身,用指头在嗓子里抠了一会儿,呕了几下,吐出了一片类似保鲜膜的东西,嗓子顿时舒服了起来,苦笑着轻轻推了推虫虫:“怪不得非要往我嗓子上粘这东西呢!”
    part 5
    半个月前的一天晚上。
    虫虫的爸爸正在巡山,隐约听见密林里有什么动静,他是个怕事的人,躲在一个低洼处窥视着。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儿举着刀子要向女孩儿刺去。女孩儿一手捏着嗓子,像是在喊什么,却喊不出声音来。男孩儿愤懑地说着:“不要喊了,‘抗生×号’一旦在人体试用失败,它的副作用就是让人失声,你喊也没人会听见!”随后,就举起刀子连连向女孩儿剌去。
    虫虫的爸爸非常内疚,但只是偷偷跑到派出所报了警。当警方找到他调查时,他只是表示一无所知。他本想将这永远隐瞒下去,直到看了虫虫带回家的军训集体照,从中认出了那个男孩儿,就是苏铁。

    他也看得出,女儿提到苏铁时,眼中有些欣喜与温柔,心忽然一沉。
    虫虫从父亲口中得知苏铁的所作所为,先是愕然半响,紧接着,忽然泪流满面——小雅,本名李雅,是她从高中时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数月后,郊外,李雅墓前。
    雨淅淅沥沥,虫虫撑着伞,伞下,李鹛抱着一束花,花上,是那张血书的字条,还有一张报纸。
    将花放在墓碑下,李鹛展开报纸,风吹得报纸呼啦啦响,上面有关于苏铁的判决报道。虫虫推燃火机,报纸燃烧起来。
    “小雅,姐姐来看你了。”李鹛哽咽着,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风中,缕缕灰烬缓缓升扬,那片染血的字条,也随之飘飞起来,青烟袅袅萦绕在她们身畔,似在温柔低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