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门里门外 > 详细内容

门里门外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爱一生  阅读:3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门里门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唯一的听众
    段小颖有着一双可爱的眼睛,一笑,这双眼睛就会变成半月的形状,非常的迷人。我就喜欢看她的这双眼睛,所以,每到星期天的夜里,我都会去学校外的酒吧,听段小颖唱歌。
    段小颖年龄和我差不多,不过,她选择了另一条道路,那就是唱歌。在这间酒吧里,曾经走出过一两个歌星,所以,怀着歌唱梦想的段小颖,每个星期天的晚上,都会抱上吉他,坐在聚光灯的中央,深情地歌唱。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夜晚到来了,那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我独自一人来到了那间酒吧的门口,却发现酒吧的门紧闭着。难道酒吧今天不营业?看来,今天我见不到段小颖了。想到这里,我失望地叹了口气,刚要转身,可就在这时,酒吧里忽然传出了歌声。
    那是段小颖的歌声,虽然优美,但却带着淡淡的忧伤。我转身的动作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下,轻轻推了一下酒吧的门。
    酒吧里的灯没有打开,很暗,但台上的聚光灯却是开着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那里,哀伤地唱着歌。除了段小颖,酒吧里没有别人。
    那个时候,如果我仔细想想的话,就能想到事情很不对劲儿,不过,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台上的段小颖给吸引了。
    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坐在往常所坐的座位上,痴痴地看着段小颖。
    我心想,以前的眼神交流,也许只是巧合,段小颖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
    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了,台下只有我一个人,段小颖的眼神,完全停留在了我的身上。不知从哪一秒开始,我们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直到音乐停止,段小颖忽然对我粲然一笑,静静地看着我。
    我已经忘记了是谁先开的口,不过,五分钟后,我开始心跳加速,语无伦次起来。不过,在我的语无伦次之中,段小颖还是明白了我的心意。
    “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段小颖歪着脑袋笑了笑,“你每个星期天都会来这里,别人都会点上一杯酒,而你,每次都是喝橙汁。我想,你一定还是一个学生。还有一件让我注意到你的事情,那就是,台下的人,只有你的表情,让我觉得是有人沉醉在我的歌声之中的。”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完全失控了,我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的脸上,一定挂着幸福的傻笑。
    “可惜,我以后不能来这里唱歌了。”她的神色黯淡了下来。
    “为什么?”我吃了一惊。
    段小颖轻轻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犹豫着说:“如果你想听我唱歌的话,就来这个地方,不过,你不能进去,只能在门外听。”
    这已经足够了。段小颖说出了一个地址,我高兴了起来,同时又有些疑惑——段小颖为什么只让我在门外听歌呢?
    悲伤的真相
    见到段小颖之后,我感到了无比的快乐。第二天晚上,我就来到了那个地方,那是一栋旧楼,里面的住户很少,我来到四楼段小颖家的门前,只见房门紧闭着,里面没有一丝声音。
    敲门之后,我的心再次悸动起来。
    几秒钟之后,门里就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一张纸条从门缝里塞了过来:“是你吗,你来了?”
    我慌忙从背包里拿出笔,写道:“我来了,我想听你唱歌。”然后把纸条塞了进去。两分钟后,门里响起了吉他的声音,同时,段小颖柔美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听得如痴如醉,几乎忘记了时间。
    当第五首歌唱完的时候,一张新的纸条传了出来。
    “这几首是我写的新歌,你感觉怎么样?”
    “很好听。不过,少了一点儿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眼睛。看不到你的眼睛听你的歌,我感到有些不习惯。”

    “歌曲又不是用眼睛唱的。”
    如果一开始我觉得这种用纸条交流的方式有些怪异的话,现在,我反倒觉得它非常浪漫了。
    那天晚上,我们用传纸条的方式聊了很久。在离开那里之前,我已经决定,每天晚上,我都要来这里听段小颖唱歌。
    当夜色再一次降临,我慌忙收拾好自己的书,心早已经飞到了段小颖的门前。好容易收拾好了东西,即将出发的时候,同学刘文静忽然约我在学校外的咖啡屋见面。她是我的朋友,我不好意思拒绝。
    “我一直想跟你说,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咖啡屋里,刘文静有些忸怩,脸颊也有些发红。我恍然大悟,她是要向我表白!但我的心一直在段小颖的身上,如果刘文静向我表白的话,我必定要拒绝她,这样未免太尴尬了。于是,在刘文静表白之前,我慌忙把话题岔到了段小颖身上,暗示她,我的心属于段小颖。
    听到我说段小颖的事情,刘文静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等我说完了,刘文静犹豫着说:“你说的是那个酒吧歌手吧,难道你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怎么了?”我顺口问道。
    段小颖死了!在酒吧里遇到她的前一夜,发生了意外,酒吧台上的聚光灯滑落,砸在了段小颖的头上。段小颖倒下的时候,她的嘴里发出的最后的声音是她的歌声。一家地区新闻网站对这件事进行了非常简短的报道,上面甚至没有段小颖的名字,也没有她的照片。但新闻下面的两则评论引起了我的注意。
    “求大家不要再用调侃的语气评论这次意外了。我是新闻里死者老家的邻居,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这是其中的一则评论。
    第二则评论是同一个人发出来的,但是,这个人的语气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大家不要再说她了!发生了一件怪事:她的尸体不见了。她有一个老年痴呆的奶奶,说是看到她的尸体在半夜自己走了出去,现在还没有找到!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她逢人就说,大家不要再调侃死者了,让她好好安息吧!”
    我拿着手机,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咖啡屋。
    难道她真的已经死了?
    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死人?
    她让我在门外听歌,是怕我看出来,她其实是一具尸体?
    我痛苦地思考着这些问题,快步走入了黑夜之中。
    消逝的歌声
    从咖啡屋出来之后,我直奔段小颖家,我想要问问,她到底是不是已经死去了。
    我除了恐惧,还感到巨大的悲伤,就算她已经死了,但一个愿意给我唱歌的鬼魂,始终是善良的。
    我在纸条上写道:“告诉我,那个在酒吧里意外死亡的女孩,是不是你?”
    在我将要把纸条塞进门缝的一刹那,我忽然害怕起来。我之所以能听到她的歌声,是因为她不想让我知道她已经死去。假如她真的已经死去,见我知道了真相,会不会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呢?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把那张纸条放回了背包,深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像上次一样,歌声很快响起,但状况有些不同了。我听到她的嗓音变得有些干枯苍老,不再圆润,她弹吉他的声音,也不时地凌乱起来。
    歌唱结束后,我们用纸条对话:“今天我的状态是不是很不好?”
    “你的歌声还是很动听。”
    “别骗我,我自己感觉到了。而且,我弹错了很多。”
    在交流的过程中,对于知道她已经死亡的事实,我始终不露痕迹。我知道,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但是,对我来说,这种门里门外的交流,已经足够了。为此,我下定了决心,在她消失之前,我每天晚上都会来陪她。
    但是,她的演唱出现问题,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想不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的状况越来越不好了,嗓音越来越干枯,弹奏也越来越杂乱。直到这天夜里,在她传出来的纸条上,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滴暗红色的液体。
    我轻轻闻了闻,那液体上面,散发着腐臭的味道,接着,冷汗就遍布了我的全身。回到寝室之后,我打开笔记本,用颤抖的手在上面写道:“我一直不明白段小颖弹唱出现问题的原因。今天晚上,她不小心在纸上滴了一滴液体,液体的味道,散发着腐尸的味道。我明白了,在新闻下面评论的那个人,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她的尸体的确失踪了,而且,她的尸体就在那扇门的后面。原来,一直为我唱歌的,就是她的尸体。而现在,她的尸体开始腐烂,她的喉咙和手指也出现了腐烂的情况,所以,她的弹唱才会……”
    合上笔记本,我泪流满面。我的要求并不多,只希望这种门里门外阴阳相隔的相会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尸体总会腐烂的。当段小颖的尸体腐烂到某种程度,再也无法唱出优美的歌曲之后,她就不会再停留在我的生命之中了。

    我终将失去她。
    我很快就会失去她。
    悲伤溢满了我的心,我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段小颖消失之前,我一定要见她最后一面,无论她的身体已经腐烂到了什么程度。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在次日的晚上,再次来到她的门外。不出我所料,她的声音更加沙哑。听完她的歌唱之后,我从门缝塞进了一张纸条:“我今天晚上想要见你!”
    “不行,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只能在门外。”
    “我一定要见你!”
    段小颖的纸条不再出现。我疯狂地塞着纸条,每张纸条上都是同一句话:“我一定要见你!”
    当门缝被纸条堵住,再也无法塞进去的时候,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大力拍门。我当然知道,这是徒劳的,身体已经腐烂不堪的段小颖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哪知道,我刚拍了几下门,“吱呀”一声,门竟缓缓地开了。我心一紧,慌忙朝里面看了过去,接着,我完全愣住了。
    开门的是一个胡须和头发皆白的老人,门里,根本就没有段小颖的身影。
    藏身之处
    老人疑惑地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轻轻摇了摇手。我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一个聋哑人。
    这里显然不是段小颖住的地方,这里的主人,是这位老人。在看到老人的一刹那,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老人住在这里,为什么会任由段小颖的尸体在这里唱歌呢?直到我发现他是一个聋哑人,才明白,他是听不到段小颖唱歌的,这也许就是段小颖选择这里的原因。
    老人当然不可能见过段小颖,但段小颖现在是一具尸体,她不会凭空消失,那么,她一定是躲在了房间的某一处。

    我早就打算见段小颖最后一面了,如果今天找不到她的话,她一定会完完全全消失。想到这里,我急忙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我能进去看看吗?”
    老人眯起眼睛看了看纸条,点了点头,接过我的笔,在纸条上写道:“你就是那个要买我旧冰箱的人吧?进来吧,我带你去看冰箱。”
    看来,他一直在等一个要买他冰箱的人,那么,开门看到我,也是凑巧了。
    我跟在老人的后面,目光不停地在房间里扫视。
    房间很小,但可以藏身的地方很多,段小颖究竟躲在什么地方呢?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老人的动作——他伸手去拉冰箱的门,想要让我看看冰箱的内部,可是,无论他怎么拉,冰箱门就是无法打开。
    我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慌忙写道:“不用看了,我要了。多少钱?”
    老人没有拉开冰箱门,本来有些尴尬,见我决定买了,愣了愣,就满脸堆笑地点了点头。
    我不需要一个旧冰箱,之所以买下它,是因为段小颖很可能就藏在这个旧冰箱里。冰箱上面的灰尘显示,老人已经很久没有用过它了,它是一个理想的藏身之所。
    老人写道,“你自己找人来取吧,我不会锁门的,不要去卧室打扰我。”
    事情居然这么顺利,我慌忙给一个同学打了电话,并在楼下等着他。我们两个一起回到老人的房间的时候,老人的卧室门紧闭着,看来,他已经睡着了。
    我没有打扰老人,和同学一起把旧冰箱搬了下去。
    “怎么这么重?像是装了一个人似的。”同学奇怪地说。
    当我把目的地告诉他的时候,他更加奇怪了:“学校外面那个废弃的小屋?
    你究竟要干什么?”
    到达目的地之后,同学就和拉货的司机走了。小屋里,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面对着冰箱,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也知道你已经死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见你最后一面,打开冰箱门,好吗?”
    说完,我就去拉冰箱门,可是,它纹丝不动。我犹豫了一下,轻轻敲了敲冰箱门——敲门是我和段小颖的暗号。
    忽然,冰箱里传来了段小颖的歌声。
    我又惊又喜,再次去拉冰箱门,这次,只是轻轻一拉,冰箱门就开了。看到里面的人,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后退了两步,冷汗瞬间布满了额头。
    冰箱里,一个消瘦的身影蜷缩着,他扭扭捏捏地唱着歌,脸色挂着怪异的笑容,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里面的人不是段小颖,而是那位聋哑老人。
    他的嘴唇缓缓蠕动,段小颖的歌声从他的嘴里飘了出来,听起来极其怪异。
    奇怪的组合
    看到老人时,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冰箱里的人,本来应该是段小颖。
    “为什么会是你!”我吃惊地吼叫起来。
    老人的歌声停止了,他慢慢走出冰箱,诡异地笑道:“我虽然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你心里的疑惑。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聋哑人,其实,我不哑,我装哑巴的原因,正是我的声音。
    你应该已经听出来了。”
    我早就听出来了,他是一个老人,不应该发出女孩才有的声音,更不应该发出段小颖的声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声音就是这个样子。我非常的自卑,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愿意说话了。
    后来,我才明白,这不是疾病,而是一种天赋,一种唱歌的天赋。我可以用这声音唱出最动听的歌曲,我也因此喜欢上了唱歌。遗憾的是,我永远无法登台献唱,别人看到我的样子,只会认为我是一个怪物。直到有一天,段小颖出现了……”
    我感到后背一阵发麻,猛地想起了什么,慌忙拿出有老人笔迹的那张纸条,和段小颖写的纸条一对比,两种笔迹一模一样。在门里为我唱歌的,根本就不是段小颖,而是这位老人!
    “段小颖长得很漂亮,可惜,她是一个哑巴,她在生病变哑之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非常热爱唱歌。她简直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们两个组成了一个组合,她在台上假唱,而真正唱歌的,是躲在幕后的我。”
    老人骄傲地笑了笑,接着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在她出意外之前,她突然提出终止合作,因为她爱上了一位大学生。那个大学生每个星期天都会来听她唱歌,她不知道他是喜欢她的人,还是喜欢她的歌声。于是,她想对那位大学生表明心迹。”

    “ 段小颖那个时候已经爱上了我?”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感到了深深的恐惧,我把目光转向了老人。
    老人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变得凶狠起来:“你猜对了,是我害了段小颖。
    你知道我唱歌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那是没有灵魂的日子!和段小颖合作,我好不容易体会到了生命的快乐,可就这样被你给夺走了!于是,我在聚光灯上做了手脚——接着,我打算找你报仇。
    可是,在酒吧的那晚,段小颖的鬼魂忽然出现了……”
    我痛苦地想起了在酒吧的那个晚上,光线非常的暗,台上的段小颖距离我很远,她是哑巴,根本不可能跟我说话。跟我说话的人,原来就是躲在幕后的老人。老人诱惑我去他家门外,很可能就是想伺机害我,但是,我的纸条里,尽是赞美他歌声的语句,这让他沉浸在了虚荣之中,所以迟迟没有对我下手。
    那他为什么要借机卖给我冰箱,并且躲在冰箱里,又到这里跟我说明真相呢?我想不通,于是,就把疑问写给他看。

    老人一看,脸色突然变了,他瞪着我,声音颤抖地说:“那个把我装进冰箱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我怔住了,一个怪异的细节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老人给我的一张纸条上,曾经出现了一滴散发着腐尸味道的液体,那液体当然不可能属于老人。我慌忙拿出了那张纸条,果然,上面的字不是老人的笔迹。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天,老人以为和我的交流结束了,就离开了那扇门,而门里潜伏着的另外一个人,悄悄出来,写了那张纸条。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段小颖。看到那液体之后,联系到歌声的转变,我先入为主地认为唱歌的“段小颖”已经开始腐烂。也许,那只是老人的喉咙生病了,而听不到自己声音的老人,是不会发现这一点的。
    “我卖给你冰箱,是想借机骗你钱。你出去后,我感到自己被人掐住了脖子,很快就晕倒了。刚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冰箱里。”老人满头大汗,一双眼睛越瞪越大,“我以为,那个从身后把我掐晕的人是你!”
    听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朝老人身后的冰箱看了过去——虚掩的冰箱门后,一双冰冷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我。
    尾声
    那双眼睛苍老浑浊,绝对不是段小颖的眼睛。老人看到我的脸色变了,顺着我的目光看向了冰箱,他愣了两秒,忽然不甘地尖叫了起来。他的声音非常刺耳,而我,早已经惊恐万分地逃离了小屋。
    冰箱里的人,就是老人——或者说是老人的尸体。他并不是被人掐晕了,而是被掐死了,从冰箱里走出来的,是他的鬼魂。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老人的身上,鬼魂脱离身体的那一刹那,被我完全忽略了。
    那个掐死老人的人,一定是段小颖。
    我来到老人的门前,听到门的那一边,传出了忧伤的吉他声。推开门的瞬间,吉他声消失了,我知道,我马上就能看到段小颖的尸体了。
    无论她的尸体腐烂到了何种程度,我都要见她最后一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