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木头婴 > 详细内容

木头婴

作者:雪晓清  阅读:11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疯狂的母亲
    自从邻居阿秀的儿子亮亮死后,李子木就再无安宁。因为,阿秀看到儿子支离破碎的尸体后,就疯了。
    碾死亮亮的肇事者逃逸,阿秀不仅不愿接受亮亮已死的事实,而且认定儿子就在她身边。这也难怪,阿秀喜欢孩子,可结婚三年始终怀不上。丈夫杨大林想领养一个,可阿秀坚持要自己生,最终做了试管婴儿。千辛万苦才有的儿子,一旦失去,阿秀怎么承受得住?
    起初,杨大林还常常宽慰阿秀。后来,阿秀疯得越来越厉害,没半年,他们离婚了。
    李子木住的是老房子,墙薄,隔音差。每天晚上,他都能听到阿秀哄着亮亮入睡,给他唱儿歌。而每晚12点,阿秀都会准时领“孩子”下楼,跟亮亮到楼下的小花园玩游戏。她说,亮亮喜欢在黑暗里捉迷藏。说这话时,她的目光格外神秘。
    李子木和杨大林都是出租车司机,只是隶属不同的公司。杨大林走后,李子木常帮着阿秀买东买西。大家都说,李子木真是难得的好人。李子木只是苦笑。最近他和女友分手,反正也闲着没事。不过,因为阿秀整夜折腾,搞得李子木常常失眠。每次阿秀半夜出门,他都忍不住站在窗口看一下。清冷的月光下,阿秀和自己的影子玩老鹰捉小鸡。她佝偻着身子跑着,笑着,不时地俯下身给“孩子”系鞋带,还会扶起摔倒的“儿子”。李子木看到这些,心里总有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刺痛。好在,花园角落里搭着个窝棚,那是一个拾荒人的住处。每次阿秀和“儿子”出来,窝棚里总会点起灯,似乎在为母“子”俩照明。那才真是个好心人。
    周末,李子木收工晚。回家清理出租车,他突然看到车子后座上放着一只木娃娃,有一尺多长,不知道是哪个乘客丢在车上的。想了想,他拎着木娃娃敲开阿秀的门。李子木说:“刚才亮亮自己在楼下玩,我把他领上来了。”说着,他将木娃娃交到阿秀的手里。阿秀高兴地领过“亮亮”,说:“谢谢你啊,李子。”然后又转头柔声对木头人说:“亮亮,跟叔叔再见。”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子木趴到床上,将头深深地埋进被子。
    二、木婴复活
    自从李子木将那只木娃娃送给阿秀,阿秀就认定那是自己的儿子亮亮。她出门时抱着木娃娃,脸上总带着笑。
    李子木偶尔在楼道里碰到阿秀,她总会向他汇报,亮亮识字了,亮亮长高了,亮亮越来越懂事了……起初,李子木只是嘴里含糊应着。可后来,他开始感觉不对劲儿。因为,某天半夜,他听到阿秀在大声训斥亮亮,而亮亮尖着嗓子高声争辩:“我就要下去,我就要下去!”
    李子木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接下来,隔壁悄无声息,李子木却出了一头的冷汗。片刻之后,他听到隔壁传出开门声,似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李子木迅速移到窗口,果然,他看到阿秀正在花园里和一个男孩在玩老鹰捉小鸡。
    那一瞬间,李子木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亮亮分明已经死了,这个男孩是谁?男孩看上去似乎腿脚不稳,走路摇摇晃晃。这时,窝棚里的灯又亮了。
    清早,李子木下楼来到拾荒人的住处:将一捆旧报纸扔给他,李子木递给拾荒人一根烟,装作无意地询问:“昨晚,阿秀又来了?”
    拾荒人“嗯”了一声,没有更多的反应。李子木弹了一下烟灰:“好像不止一个人?我半夜睡不着,似乎看到花园有两个人影儿。”
    拾荒人沉默了片刻,说:“昨晚,阿秀和亮亮一起来的。我看得很清楚。”
    李子木的身子陡然一紧,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转头问拾荒人,问他确定那是亮亮?拾荒人用力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在我们乡下有一种说法,如果活着的人始终放不下死人,那么,死人就会回来。你相信人的精神力量吗?也许,是阿秀的执念把亮亮招了回来。”
    李子木没吭声。活人能把死人招来?鬼才信!
    也就是从那天起,李子木越来越频繁地听到隔壁有孩子的笑声,喊叫声,玩皮球的声音,还有阿秀哄他吃饭穿衣的声音。几天后,李子木再也忍不住,去敲了阿秀家的门,说想看看亮亮。
    阿秀兴高采烈地说亮亮正在屋子里玩呢。李子木放下东西,一步步朝着卧室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似乎都要颤一下。灯光昏暗,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正坐在地上,他扭过头,朝着李子木笑:“叔叔,我看到你了。”
    那张脸,的确是亮亮!李子木觉得脑袋像被人砸了一棍,身子有些踉跄。他扶住门框,再仔细看,却吓得魂飞魄散。那男孩尽管穿着外套,可还是露出了木头双臂、木头腿,甚至木头身子,只有头是亮亮的!李子木感到自己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蹿出来。亮亮,他似乎正从木头人里长出来!李子木惊慌失措地逃出了阿秀的家。
    这一晚,李子木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一阵男孩的笑声,那笑声先是在头顶,接着就响在他的四周,随即笑声越来越响,李子木用力捂住耳朵,几乎都要发疯。片刻之后,笑声消失了。李子木惊恐地四下里看,陡然间,他看到有什么东西正从床边的墙壁钻出来。终于看清了,那是血淋淋的头,接着是木头的四肢!除了亮亮,那还能是谁?他朝李子木笑:叔叔,你害怕了?
    李子木不只是害怕,他已经惊恐到了极点。亮亮血肉模糊的头凑近他,伸出圆木棍手臂,一下一下地擦他的脸……
    三、复仇的婴灵
    当李子木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中午。他坐起身,渐渐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李子木不安地看看墙壁,什么都没有。他摇摇晃晃地下楼,却看到楼下几个老人正在单元门口聊着什么。李子木从他们身边走过,一个老人叫住了他:“李子,你知道吗?杨大林死了,是被杀死的。早上,警察上门调查阿秀了。”
    李子木愣住了。亮亮的父亲死了?他马上拿起电话找同行打听。原来,昨晚10点钟杨大林死在了自己的出租车里,好像是被木棍扼住了喉咙。看过尸体的人说,当时杨大林大睁着眼睛,看上去惊愕又恐惧,警察还在他的脖子上找到了一点点木屑。
    听到这消息,李子木的心底陡然涌出一股寒意。会不会是那个木头婴杀死了杨大林?李子木想想,决定再去一趟阿秀的家。敲了半天门,阿秀却不开。她声音颤抖着说:“亮亮害怕,他不想见任何人。警察吓着他了。”
    李子木有些疑惑,警察看到了亮亮?那么,对那个木头婴,他们又有什么看法呢?
    下午,李子木左思右想,还是拨通了前女友张琳的电话。可一听到他的声音,张琳就冷冷地问:“我们不是分手了?为什么还要找我?”说罢,张琳挂断了电话。
    李子木暗自摇头,就是因为张琳这么强势,他才提出了分手。捻灭烟,李子木决心去一趟张琳的家。杨大林死了,他一定得把这件事告诉张琳。
    张琳和李子木同属一家出租车公司,他清楚,张琳晚上9点前一定会收车回家的。所以,他就在张琳家的楼下等。果然,不到9点钟,李子木看到张琳收车回来了。一见李子木,张琳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她冷冷地说:“是你提出的分手,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李子木努力按捺下火气,对张琳说:“我找你不是想跟你复合,我想跟你谈一件重要的事。你知道吗,杨大林死了。”
    听到“杨大林”三个字,张琳像被烫到了一般,她脱口而出:“那个男孩的父亲?”
    李子木用力点点头。张琳眼神里的火苗瞬间熄灭了。这回,她没有再争辩,而是顺从地跟着李子木来到小区外的公园。“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相信我。”话音刚落,李子木突然感觉灌木丛后闪过一个人影。他的目光紧张地四下里搜寻,并未发现异样,这才接着说:“亮亮又活了。”
    张琳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李子木艰难地说:“他的魂儿回来了,潜在了木头人当中。很可能就是他杀死了杨大林。”
    张琳一阵冷笑,霍地站起身,转身就走。李子木喊住她,她回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没心情听你胡扯!”
    李子木无奈地叹了口气,独自在公园坐了足有半个小时,这才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自已的出租车。但是,就在他上车的瞬间,他突然看到汽车副驾驶位置上放着一截木头!不,那是亮亮的木头手臂,上面,上面似乎还粘着丝丝缕缕的血迹!
    四、下一个是谁
    望着这半截木头,李子木的心怦怦直跳。他不知该怎么处理这截木头,送到警察局去?不,如果送去,他马上就会成为第一嫌疑人。咬咬牙,李子木把那截木头投进了不远处的护城河。
    又呆坐了十几分钟,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还夹杂着咒骂:“你这个天杀的,是不是你杀了琳儿?是不是你不想跟她分手,所以杀了她?”
    是张琳的母亲!
    李子木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朝着张琳的家飞驶。几辆警车停在距张琳家不远的地方,张琳的母亲正哭天抢地。警察说,张琳就在家门口的几株塔松下被杀死了,是被勒死的,凶器应该是一段木头。这起凶杀案几乎跟杨大林的案子一模一样。李子木陡然想到了车里的那截木头,那难道是杀死张琳的凶器?
    警察问李子木:“你是张琳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你们都聊了些什么?”李子木用力摇摇头,半晌才缓缓地说:“半年前出车祸身亡的亮亮,是张琳撞死的。”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李子木缓缓讲起当时的情景。那天,李子木和张琳从出租车公司开例会出来,李子木吞吞吐吐提出了分手。张琳先是诧异,接着便暴跳如雷。她开车就走,因为出租车公司位置比较偏,公路上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几乎没有行人。张琳暴怒之下居然开到了100迈,李子木怕她出事,也开车追了上去。一直追出几公里,他突然看到张琳的车横在路边。
    天刚擦黑,公路边没有一辆车,更没有行人。李子木看到张琳的车下躺着一个已经被碾断身子的男孩……他惊惧地走上前,仔细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亮亮!张琳脸色惨白:“子木,求求你,一定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我这辈子就完了。”
    李子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本来就对张琳心存内疚,便机械地点了点头。当下,两人将亮亮的尸体搬到了路边的深沟,又胡乱用土掩住,这才上了车逃走。第二天下午,亮亮的尸体还是被人发现了。
    听完李子木的讲述,负责此案的刑警刘铁成问这件事除了他和张琳,还有谁知道?李子木摇摇头,他从没跟任何人讲过。接着,李子木又讲起了因内疚送给阿秀木娃娃,后来却看到木偶长出了人形,听到了他说话,以及从墙壁中穿出的灵异事件。刘铁成皱起了眉,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李子木。
    “今天早晨我们去调查了阿秀,她疯得很厉害,怀里的确抱着个木头娃娃,可我们并没有发现木头里长出婴儿头。当然,更没有听到他说话。”另一个刑警有些不屑地说。
    李子木无语。
    这一晚,李子木没有回家。他越来越恐惧,那个木头婴,会不会找到他的头上?
    在小酒馆,李子木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三杯酒下肚,门帘一撩,刘铁成走了进来。李子木先是惊讶,接着便明白了,他在跟踪自己。李子木为他也倒了一杯酒,叹了口气说:“亮亮那件事之后,其实我特别自责。所以,常帮着阿秀姐买东买西。”
    刘铁成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沉默半晌,叫李子木再说说木头婴的事。于是,李子木详细地讲述了见到木头婴的情形。刘铁成只是耐心地听着,并不插话。片刻之后,他说按照李子木的观点,的确是木头婴杀人。“你知不知道杨大林为什么会被杀?”刘铁成问。
    李子木摇摇头。刘铁成说杨大林其实有一个情人。他和阿秀离婚后,就住到了情人那里。李子木吃了一惊,平时杨大林看上去老实巴交,想不到竟然还有情人?刘铁成自己又满上一杯酒:“我都调查清楚了,杨大林表面粗粗拉拉,实际却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他不能生育,他的精子都是死的。所以杨大林曾极力主张领养一个孩子,但阿秀一定要自己生。可即使是试管婴儿,也是别的男人的孩子。那时候,两人的感情就出现了问题。后来,杨大林表面答应了,可心里一直疙疙瘩瘩,他觉得阿秀是给他戴了绿帽子。所以,自从阿秀怀孕,两人的感情就更淡了。亮亮出生后,他更是对儿子十分嫌恶。”
    听了这番话,李子木恍然大悟。怪不得,杨大林从不在人跟前提自己的儿子。而且,他好像从没带亮亮出门玩过。难道,杨大林是故意将亮亮丢在公路边?刘铁成摇头,说不是这样的。那天阿秀加班,杨大林从幼儿园接了亮亮,直接去跟情人约会,怕亮亮向阿秀告状,杨大林就给了他几块糖让他在楼下玩。想不到,亮亮竟然出了小区,半个小时的工夫就跑到了公路上。看样子,他似乎是要跑回家。就这样,他被张琳的车撞死了。
    李子木沉默半晌,问刘铁成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刘铁成盯着李子木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不相信什么婴灵、鬼魂,我怀疑这一切都是人在搞鬼。”
    “谁?”李子木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阿秀。”
    五、真正的凶手
    李子木不敢相信,难道,阿秀是装疯的?不,这绝不可能!他急切地说:“阿秀真的是疯了。而且,我也是真的看到了亮亮从木头里长了出来。”
    刘铁成笑了:“你知道以前阿秀是做什么的吗?”不待李子木回答,他接着说,“阿秀曾经做过私家侦探社的职员。我去调查过了,那侦探社的老板说,阿秀是十分优秀的员工。可惜,结婚后,杨大林觉得这工作风险太大,她这才换了工作。”
    李子木愣住了。阿秀曾做过私家侦探?刘铁成点点头,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阿秀的策划。她不可能对老公有情人这件事一无所知。以前因为亮亮,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亮亮死后,阿秀的仇恨被全部激发出来。如果不是杨大林的失误,亮亮就绝不会死。所以,第一个要死的应该是杨大林。那么,第二个要死的自然就是肇事者。阿秀可能不会出面,但她还有同行,她会请他们帮忙。而要做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阿秀必须装疯,让自己和“谋杀”离得远远的。
    “你看到的木头婴,其实很简单,做一个乳胶头,安上木头四肢,距离远些或者在昏暗的灯光下,根本无法分辨真伪。声音,可以从网上下载,四岁男孩的声音大同小异。况且,亮亮已经死了这么久,你恐怕早忘了他真实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头的摆动也极易操纵,只须放个小的电机。至于你被吓昏也很容易解释,你本来就心虚,去阿秀的家她只要让你吸入轻剂量的致幻剂,产生什么样的幻觉都不足为奇。”刘铁成说。
    李子木呆愣愣地,半晌问他有什么证据?刘铁成笑了:“我已经找到了那个私家侦探,他曾接受调查关于亮亮的死亡真相。杨大林嫌恶儿子,当然不会是委托人。那么,除了阿秀还能有谁呢?其实,要找出肇事逃逸凶手恐怕并不难,只要对比几个街口的车辆,再逐一排查,一定会发现蛛丝马迹。可惜,当初负责此案件的警察根本没有用心。我怀疑,你被骗了,很多人都被骗了。最近我正在加紧追查阿秀,相信不久就会水落石出。”
    李子木大瞪着眼睛,半天不敢相信。阿秀已经疯了整整半年,她会是装的?每天半夜和“儿子”玩老鹰捉小鸡,那会是装的?
    “可是,她杀死张琳可能容易些,但要杀死人高马大的杨大林,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李子木还是心存疑问。
    “阿秀对杨大林的一切了如指掌,如果掌握好时机,也不是不可能。”刘铁成说着,站起身,“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请你配合调查。我要利用你的房间,密切监视阿秀的一举一动。”
    半晌,李子木机械地点点头。
    进入李子木的家,刘铁成令他打开电视,将声音调得大大的,然后熟练地撬开天花板,墙壁的天花板很薄,他用一根细小的钻头钻了孔,将一枚针孔型摄像头伸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刘铁成坐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前,监视着阿秀的房间。阿秀正在哄儿子睡觉,她坐在床边,亮亮用被子盖住了头。两人盯紧了电脑,阿秀唱了会儿歌,似乎亮亮还不睡,于是她又念起了古诗。看了将近一刻钟,李子木不耐烦,在他看来这简直是扯淡,阿秀分明是疯了。
    刘铁成依旧盯着屏幕,身子后仰。突然,从画面中的被子下露出来两条腿,那是两条木腿,接着,被子被撩开了,露出一个焦黑色的骷髅头!刘铁成和李子木同时被吓了一跳,但很快,被子又被拉上了。里面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声:妈妈,我想吃糖,我要吃糖。
    那声音如此诡异,令人胆战心惊。此时的刘铁成似乎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眉头越皱越紧。阿秀很快出门,不过片刻便拿了一把糖过来。只见被子里一阵阵蠕动,接着,屋子里安静下来。阿秀躺在儿子身边,关了灯,画面一片黑暗。
    李子木直起腰,他看看刘铁成。刘铁成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几口,一切,似乎并不像他推断的那样,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已经是深夜11点。这几天李子木都没有睡好,他困倦至极。因为刘铁成在身边,他心里倒踏实了许多,倒在床上,没多久李子木就进入了梦乡。
    今夜,似乎格外宁静。黑暗像一头无形的巨兽,已经吞噬了一切。
    李子木睡得正沉,门却被不知不觉地推开了。一个黑影闪了进来,迅速朝着床的方向移动。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木棍。那黑影距李子木越来越近,突然间,他将木棍勒在了李子头的喉咙口。李子木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更无法出声,他的双腿用力蹬着,拼命挣扎制造动静。他一定得惊醒刘铁成。就在李子木几乎是奄奄一息时,刘铁成从床下钻了出来,他和黑影扭打在了一起。李子木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此时,黑影已经处于下风,他正要逃却被手疾眼快的刘铁成掏出手铐铐住了一只手。
    李子木打开灯,刘铁成用力扯下黑影头上的面罩。那一瞬间,两人同时惊呆了。那不是阿秀,而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黝黑的脸,神色沧桑,满目悲愤。他正是楼下的拾荒人!怎么可能是他?
    拾荒人痛快地交代了自己杀死杨大林和张琳的经过。原来,他竟然是阿秀的初恋情人。阿秀和他青梅竹马,但两人的恋情遭到阿秀父母的强烈反对,其母还威胁说如果她嫁了这个穷光蛋,就跟她断绝母女关系。无奈,两人只好分手,阿秀黯然进了城。后来,她嫁给了城里人杨大林。可他并不死心,辗转找到了阿秀生活的城市,并开始拾荒为生。婚后的阿秀并不幸福,她结婚没多久杨大林就有了外遇。在乡下,离婚是很可耻的事,所以阿秀一直隐忍。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在巷子里见到了四处寻找她的拾荒人。两人抱头痛哭,还是暗地里走到了一起,阿秀意外怀孕,因为其间她曾几次尝试试管婴儿,于是顺水推舟谎称试管婴儿成功,骗过了杨大林。因为孩子将来需要城市户口,还有房子等现实问题,阿秀和初恋情人并未真正走到一起。后来,拾荒人驻扎在了阿秀所在的小区,一心守护着心爱的女人和他们的儿子。
    在他看来,只要每天都能看到阿秀和亮亮,就是最大的幸福。可惜,亮亮突遭横祸,阿秀疯了,他找了私家侦探,历经半年终于查出了肇事凶手。他要报复曾犯下罪行的人,一个都不放过。后面发生的一切,正如刘铁成的推断,只不过,为了达到目的拾荒人设计得更谨慎,更周密。
    拾荒人被押上了警车,脸上却是如释重负,一脸坦然。贴着车窗,他微微仰起头,阿秀正站在阳台上,头发被风吹起来,披散在两肩。四目相对,阿秀茫然地看着他,脸上却缓缓流下两行清泪……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