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海上谜巢 > 详细内容

海上谜巢

作者:辛白  阅读: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  遭遇风暴
    当陆旭看着海平面上出现的那座岛屿时,一股希望从心底喷涌而出!他激动地对同伴喊道:“小叶、林磊,快看!我们有救了!”
    三天前,他们自己驾驶着租来的单桅帆船出海游玩,却不想遇到了热带暴风“chantal”,恶狠狠地掀翻了他们的船!
    三个人抱着一块仅剩的木板在大海上漂了三天,正当他们已经陷入绝望时,又迎来了希望。
    那是一个钻井平台。
    三个人拼命游到立柱边,沿着手扶梯向上攀登,尽管他们三天没有进食,手脚发虚,却个个奋力攀爬。陆旭以前在电视上看过,钻井平台分成两种,一种是用柱子垂直扎进海床固定不动,另一种是空心立柱下部灌满海水漂浮在海洋中,不知道眼前这座是哪一种。
    扶梯底端是一扇活叶门,林磊用手一推便打开了,他惊喜万状。如果这扇门是锁死的,那可真是命运的玩笑了。
    钻井平台一般分两层,上层是工作区,下层是生活区,他们爬进来的地方属于生活区。这里的构造和船舱有几分相似,墙壁和地面都是用钢板焊接而成,因为海风的侵蚀早已锈迹斑驳。
    钢板搭建的平台一侧整齐排列着员工宿舍,每小间二十平方米,屋内一片凌乱,潮湿的被子散发出阵阵霉味,杂志随随便便扔在地上,盥洗池里放着剃须刀和肥皂,桌上的啤酒只喝了一半。
    似乎这里是在某个非常仓促的时刻被遗弃的,坟墓般的死寂笼罩着这里,连空气都透着几分滞重。
    林磊大喊了几声“有人吗”,却只听到了自己的回声。三个人正准备自行去寻找食物,突然叶子狐疑地朝身后看去:“等一下!我怎么觉得刚刚有东西经过似的。”
    陆旭和林磊两人朝她视线指向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有一堆垃圾,林磊说:“别自己吓唬自己了,难道这里住着怪物不成?”
    陆旭道:“这都过中午了,快点儿找到食物才是最要紧。”
    “好、好吧!”
    三人四处摸索,在供水室里,陆旭拧开水龙头,居然有掺杂水锈的淡水流出来,他们畅快地冲洗掉身上的盐霜与海藻。
    然后找到了食堂,密封桶里的蔬菜和鲜肉早已变质,罐头倒是有不少,有牛肉、大豆、玉米罐头,另外还发现了黄油和啤酒。
    吃饱喝足,他们简直不想动弹。
    “别高兴得太早,罐头顶多够咱们吃几顿的,东西吃完了我们怎么办?”叶子担忧地说。
    “这里肯定有无线电,我们也许明天就能得救!”陆旭从椅子上跳下来,看着叶子的眼睛,“走,我们去找无线电。”
    他从初中起就暗恋叶子,可是,叶子却是他最好朋友林磊的女朋友。
    二  奇怪的死尸
    墙上用白油漆刷着西班牙文,这里可能隶属于墨西哥的石油公司,但三人都不认识西班牙文。
    工作区相当开阔,巨大的钻塔耸立在正中央,甲板上堆放着小臂粗细的钢缆,以及大量的钻杆、钻头,两架桥梁式起重机矗立在甲板两端,其中一架还悬挂着集装箱。海风经年累月地侵蚀使这里变成了一座钢铁废墟。
    设备看上去都是完好的,不像是发生过什么意外,种种疑惑爬上陆旭的心头。
    “我们去那里看看。”林磊说。
    这里有控制室、调度室和水文监测室,三人挨个房间查看。有一个房间里放着许多试管,似乎是用来检验石油样本的实验室。推门进入之际,一股恶心的腐质气息散发出来,三人连忙掩住口鼻。
    屋子里阴沉沉的,刚刚迈步进入,叶子便惊呼一声:“有死人!”
    “在哪儿?”
    门边的一堆杂物里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脸,林磊用脚拨开杂物,下面露出一具干尸。
    他穿着工作服,皮肤已经发僵发硬,牙龈裸露在外,看上去格外人。尸体手中握着一支手枪,从他脖子后面的伤口看,似乎就是用这把枪饮弹自尽的。
    林磊掰开尸体僵硬的手,夺下手枪,抽出弹匣检查了一下,里面还有几发子弹,他吹了声口哨将枪揣在身上。
    “我们走吧,这里好可怕!”叶子扯了扯林磊的衣服。
    三人刚要离开,背后传来一阵的响动,好像大批甲虫爬过甲板。
    他们回头看去,立即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呆了。那具暴露在阳光下的干尸腹部正在不断膨胀,原本僵硬的皮肤此刻却像吹气球一样鼓胀得油光锃亮,好像随时会炸裂开一般。
    更恐怖的是,体内骤然膨胀的气体压迫胸腔,它居然从干燥的声带里挤出一丝叹息般的诡异声音。
    三人恐慌地后退,尸体腹部骤然炸裂,如同石油般的浓稠物质溅得到处都是。林磊“呸呸”地吐着什么,不停用袖子擦嘴。
    “好恶心,溅到我嘴里了。”
    “你们看!”
    顺着叶子所指的方向,三人看见那团黑浆居然开始往下渗,好像一团活水银般,从甲板的接合处一滴不漏地流走了。
    诡异的一幕结束之后,三人面面相觑,后背一阵恶寒。赶快找到无线电,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三个人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三  同伴失踪
    甲板实在太大,太阳渐渐西沉,距离天黑还有约两小时的时候,他们才在一间小屋里找到无线电,可是没有电。粗粗的电缆从下方接入,不知道发电机藏在哪个角落里。
    正一筹莫展之际,林磊跑到门外呕吐起来,叶子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我可能吃坏肚子了。”大滴冷汗从林磊的额头渗出,他的脸色白得像纸,嘴唇发青。
    陆旭把手搭在他的额头上:“你发烧了!我们扶你下去休息。”
    两人架着林磊回到宿舍区,叶子收拾出一个床铺,陆旭用冷水浸湿毛巾搭在他额头上。
    天色渐暗,一种异样的声音弥漫整个平台内部,好像某个巨大的生物的喘息声,四壁都在震颤不止。
    “什么声音?”叶子害怕地问。
    “大概是管道里的天然气,被地壳压力顶上来了。”陆旭说,“我去找点照明设备,你在这里守着他。”
    可能是为了安全,偌大的区域居然找不到火,陆旭去食堂找了一个空罐头盒,把黄油块和布条塞进去,又找了一些棉絮和洗衣粉。
    他把洗衣粉搀在棉絮里使劲地搓,含磷的洗衣粉让棉絮渐渐燃烧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吹着火星,费了半天工夫才把这个简陋的蜡烛点着。
    他用手掌拢着摇曳的火光往回走,一个黑影从侧面飞掠而过,陆旭心惊胆战地问:“谁在那里?”
    四周一片静谧,陆旭加快脚步,刚刚回到宿舍区,叶子哭着跑出来:“林磊不见了!他刚才说想喝水,我去取水,回来他就不见了。”
    “快去找!”两人呼喊林磊的名字四处寻找,在一片空地上他们看见一摊呕吐物,还夹杂着血丝,林磊来过!
    “咣当”一声,有东西从上面掉下来,陆旭朝声源处跑去。借着幽幽的烛光,他看到一个换气扇掉在地上,显然有人刚刚从通风管道里爬进去:“林磊,你在里面吗?”
    无人应答,陆旭正犹豫着要不要追进去时,叶子指着旁边门上的一个闪电标志说:“这里是发电站吗?”“好像是,我们进去看看!”
    屋子正中央有一台巨大的柴油发电机,墙角堆着油桶,里面还剩有一些柴油。他从来没有摆弄过这玩意儿,万幸墙上有详细的图文教程。十分钟后陆旭拉下控制杆,发电机的飞轮轰隆隆旋转起来,整座平台瞬间亮起灯。
    与此同时,一个人的声音飘来,他正在用生硬的英语说着什么。
    四  互相残杀
    “好像是广播的声音。”
    两人侧耳细听,声音果然是从站内广播传来的,一个男人用急迫的声音说着什么,他的英文发音不是太标准。
    相同的声音一直重复,显然是之前录下来的,之所以用英文,可能是因为这里的工作人员不只有墨西哥人。
    “他让所有船员立即离开这座平台,有巨大的危险刚刚发生,是某种……”叶子边听边翻译,“我好像听见‘怪物’这个词!”
    “怪物!?”
    “我好怕,林磊会不会出事?”
    “别担心,我们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找到他之后就马上离开。”
    两人沿着通风管道前进,在一个转角处,几根通道汇聚在一起,一直延伸到地下。叶子惊讶地说:“这下面不是海吗?”
    “不,是立柱!”
    陆旭曾在电视上看过,钻井平台最大的空间不在上层,而是中空的立柱里面,有些钻井平台的立柱甚至直接通往海床。
    他敲打了几下通风管道,确认林磊不在里面,对叶子说:“如果他没有从出口爬出来,那就只可能是下去了。”
    两人又在生活区转了一圈,林磊确实没有回来。顺着墙上的铭牌陆旭找到升降电梯,两人钻进去。老实说陆旭并不想下去,可是为了叶子,只好硬着头皮拉下控制杆,升降电梯摇晃了一下,载着他们朝最深处进发。
    大约半分钟后,升降梯卡住不动了,怎么试也没用。陆旭拉开门,立柱内部的空间大到令人叹为观止,坚实的混凝土四壁上布满氙气灯与电缆。一根粗大的管道从上方一直延伸到下方视野不及的地方,像吸管一样扎进地壳内部,源源不断地抽取石油与天然气。
    “林磊,你在哪儿?别吓我们!”叶子冲下面空阔的空间喊道。
    “那里好像有个人。”
    “在哪儿?”
    陆旭所指的地方距离他们隔着三十米距离,隐约能看见一个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两人沿着铁梯下到那一层,林磊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身体微微摇晃。叶子惊喜地冲上去,陆旭却一把按住她的肩膀。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他连喊了几声,林磊才像从梦中醒来一样慢慢转过身,他的脸苍白得像死人一样,眼睛周围布满黑眼圈,嘴角挂着虚无的笑,仿佛陷入了某种极端的迷狂。
    “危险!”注意到他手上的动作,陆旭急忙按下叶子,火花在头顶上绽开,林磊握在手里的枪冒着白烟,他开枪的姿势非常古怪。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反正大家都要死,哈哈,反正大家都要死!”林磊一边狂笑一边继续扣下扳机,强烈的恐惧感像乌云般笼罩在陆旭的心头。
    五  恐怖的怪物
    握着手枪的林磊一路追杀两人,两人躲在转角处一根铁柱后面,叶子哭了起来:“他到底怎么了?”
    林磊握枪的手从侧面出现,陆旭抓住他的胳膊朝墙上一磕,枪掉到了地上。他给了林磊一拳,林磊却好像根本不觉得疼一般,龇牙咧嘴地掐住陆旭的脖子,手上的力气大得惊人。
    两人正僵持不下,叶子抄起一个扳手敲在林磊的头上,他转过阴森的面孔,叶子吓得扳手掉在了地上。
    “求你快醒来!求你了。”
    陆旭一把推开他,林磊的指甲却在他脖子上留下深深的血痕。
    “他好像被什么控制了!离他远点儿。”
    陆旭抓住叶子逃离这里,林磊一路追赶,怪异的笑声不断传来。两人爬上铁梯时,陆旭注意到旁边堆着几只大箱子,他用力将一只箱子从楼梯推了下去。一串巨响之后,林磊被箱子压在下面,依然狂笑不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子恐惧地发问。
    “我也不清楚。”陆旭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痕,视线落在原本箱子与墙的间隙处,那儿有一个笔记本。
    他拾起来一看,这个笔记本是用英文写的,最后一页用潦草的笔迹写着一番话。两人快速看完,不禁觉得天旋地转!
    原来一年前,他们打穿五千米深的地壳,成功挖到了石油,可是工作人员却接二连三地病倒,并且在短暂的昏迷后出现极端的暴力倾向。经他们化验得知,这批石油中蕴含着一种生命力极强的远古细菌,且拥有极强的扩散能力,会控制宿主,从而进入癫狂状态。
    当他们得知真相已经太晚,公司出于利益和安全考虑,不但拒绝援救,还切断了一切通讯,他们只能在这里静候噩运的降临。
    看完之后,陆旭只觉得喉咙发干,耳朵里嗡嗡作响。
    “那些人呢?”叶子问,“那些死掉的人,这里的员工应该有很多,为什么我们只看见一具尸体。”
    “难道—”陆旭的视线落在被箱子压住的林磊身上,一些异变正在发生,他的样子非常痛苦。接着,一股石油状的黑浆从他的嘴里、鼻子里涌了出来,那些黑浆仿佛有意识一般朝一个方向流淌。
    两人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升降电梯的下方有一大团漆黑的东西正在蠕动,那股黑浆正慢慢汇聚进它的内部,融为一体。
    之前阻挡电梯下降的正是这团谜样的生物,新鲜“血液”的注入似乎将它从沉睡中唤醒,蠕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好像要炸裂开一般。
    在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团黑浆突然变换形状,仿佛一只硕大的蛞蝓,沿着钢架爬向他们。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这显然是那种远古细菌的富集体,正如陆旭的猜测,这里的人统统被它消化掉,变成了它的一部分。更加可怕的是,当这种低等细菌以亿兆为单位富集起来的时候,会产生一种“集智效应”,使它产生一种可以主动追击猎物的智能。
    “快跑!”
    察觉到两人的动向,那团诡异的黑浆居然分裂成数股,沿着纵横交错的钢架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去路被截断,两人只能朝下跑。这似乎正中它的下怀,漆黑的黏液紧贴在墙上,如同混浊的波浪,如同黑夜降临般滚滚而下,发出大批甲虫爬过般的响动。
    当这股黑浆经过林磊身边的时候,居然抬起压住他的箱子,将他的身体卷了进去。两人看见还没有死去的林磊在黑浆中挣扎,渐渐被消化殆尽,场面令人胆寒。眨眼间,四壁变成了它的口腔,眼看他们就要成为它的口中餐。
    陆旭看见刚才掉在地上的扳手和手枪,抓起扳手朝着墙上的管道猛砸,在他的努力之下终于有咝咝的天然气从接缝处渗透了出来。
    “快后退!”
    他们退后一段距离,陆旭双手持枪对准那一团泄露的天然气,当黑浆接近那里的时候,他扣动了扳机。
    巨大的火球爆发出来,炽烈的气浪横扫一切,周围的氙气灯一瞬间变得暗淡。就算是再强悍的生物,也有害怕火的本性。火场中央的黑浆像热锅上的巧克力一样沸腾起来,笼罩周围的黑浆也畏惧地退缩,暂时退到上方。
    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袭来,陆旭抓着栏杆边缘剧烈呕吐起来,吐完之后,嘴里残留着一阵苦涩的味道。
    他抬头看见叶子露出一脸恐惧的表情,陆旭下意识地摸了下脖子上被挠出的伤口,手指上的残血呈现出不祥的黑色。
    “快走!先逃出这里再说。”
    陆旭拽着叶子从平台另一侧的铁梯爬上去。此时火光已经小了下去。毕竟只是管道里残存的天然气,不可能产生剧烈的爆炸,上方的黑浆正快速折返,准备再次朝他们袭来。
    两人朝平台上的逃生门跑去,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到达那里之后,陆旭从墙上摘下一个救生艇,塞到叶子手里,把她推出门外。
    “我们一起走!”
    陆旭身后,黑浆正铺天盖地地袭来,场面异常恐怖。陆旭摇头苦笑:“你一个人活下去就够了,我已经没有希望了。”
    “不,一起走!”
    “叶子,我—”
    那句话卡在喉咙里,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他重重推了叶子一把,将门反锁。大股的黑浆瞬间袭来,钻进他的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陆旭用尽最后的力气朝栏杆走去,带着裹缠在身上的黑浆,义无反顾地跳进了下方的深渊。
    临死之际他默默地想,这样的死法也算是值得了吧。
    陆旭用自己的牺牲为叶子争取到了时间,经过海上两天的漂流,她终于被一艘墨西哥客轮救下。
    三天后的早晨,叶子从梦中醒来,身上裹着毛毯,有人在外面敲门。她打开门,船上的墨西哥船员将早餐递给她,她用英语道了谢。
    金黄色的阳光从舷窗里透进,她恍然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场梦。
    陆旭临死前的笑容深深刺痛着她的心扉,叶子捂着脸痛苦地哭了起来。突然,一股强烈的恶心感袭来,她趴在盥洗台上呕吐了起来。吐完之后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明明已经睡了很久,可眼圈还是黑黑的。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天晚上,有一小滴黑浆溅在她额头上。现在那个地方,有一些漆黑的东西钻进了皮下,似乎已经渗透进了血管。
    “不,这不是真的!”
    她捂着嘴后退,撞翻了桌子,深深的绝望向她袭来……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