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推理故事之异人 > 详细内容

推理故事之异人

作者:叶聪灵  阅读:172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异类
    我不懂这一切丑恶、荒谬的关系为何存在
    我以为人与人之间可以用霞包容一切
    可是,我感受到的是
    虚荣之后的残杀
    1 焦尸
    阳光透过病房白色的窗帘照在潘多多苍白的脸颊上,更加凸显她的恐惧。她静静地坐在床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前面,毫无表一睛。
    “多多,那天晚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想试图了解她失踪的那个晚上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才使她如此惊惶不安。
    “最近这两个月,我一直觉得有个‘黑影’在跟踪我。我开始以为是错觉,直到星期三的那个晚上,我突然被‘黑影’劫持,我才明白不是错觉!他抓住我后,只是用绳子绑住我的手脚,静静地和我坐在一个废弃的公园里,却从头到尾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后来我实在太困就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
    “你是被路人发现,报了警,被送过来的。那个‘黑影’真的没有伤害你?”
    “没有,他一直用布蒙着头。我看不到他的相貌,也没听过他的声音,更不知道他抓我的目的,他就像个幽灵,真让人恐怖,”
    多多不安的神情,让我知道这次遭遇对这个17岁的女孩子造成的伤害。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助手小果通知我又有新案子了!
    案发地点是近郊地带的村屋。从村屋的状态来看,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一进去就有一股强烈的焦尸味道。死者是一个年轻男性,大腿部分的皮肉被利器切割下来,露出白色的腿骨。除此以外并无其他伤痕,也就是说,死者是被人活活切割皮肉最后失血过多导致死亡的。
    更让我震惊的是,村屋外面居然有燃烧过的树枝和几块碎肉。难道……?我用镊子把碎肉夹进证物袋,带回法医馆化验,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尸体其实是很难被人及时发现的,要不是两个做自助旅游的大学生经过这里,打算住在村屋里,恐怕尸体胃烂也无法被人发现。
    化验的结果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被烤焦的碎肉确实上从男死者的大腿部切割下来的。这个结果,也就是证明着:有人在吃人肉!在解剖尸体时。我仿佛可以听到他被凶手活活割下腿部肌肉时绝望而凄惨的叫声!这个凶手太残忍了!他为什么要吃人肉?或者他没有吃,他只是把腿部肌肉用火烤焦了?可是如果他没有吃掉的话,那死者腿部那么大两块肌肉又为何消失不见了呢?
    2 模拟尸体农场
    初秋,深夜的郊外、我打开窗子,空气中弥散着一种奇异的味道。如果不是法医馆把尸体腐烂速度与死亡时间判定的实验地点选在这里,也许这里会是一个风景迷人的地方。我总是选择在别人意想不到的时刻,意想不到的地点,与死亡一次又一次接触。
    “这么晚,还在实验室?”说话的人是法医馆刚聘的实验助理陆家奇。他是父亲蒙棕的得意学生,法医系的高才生。
    “我在整理白天的工作记录,明天还会有几具捐赠来的尸体运过来。”
    “美国的尸体农场通过实验已经可以为我们法医馆提供比较精确的尸体腐败速度和死亡时间判定的数据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投入一大笔资金来自已进行实验获取数据呢?”家奇用审视的眼神看着我。
    “蒙民法医博物馆的宗旨就是要打造全亚洲排_名第一的法医研究基地的称号,所以我们所得出的数据和资料都是经过科学严谨的实验和专家分析而最终获得的,我想,献身科学的精神,首要的还是要亲历亲为获取第一手资料。”
    家奇翘起嘴角,笑了。“虽然你还不到20岁,但已经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法医了!开始我还觉得让我这个医学博士来做一个少年Boss的助手,真是有点委屈。看来,你是一个值得一起工作的合作伙伴。”家奇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微笑着走出了实验室。
    “铃——”一大早,手机的铃声就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蒙蓝哥,你快来吧,我已经到实验基地了!”电话里是潘多多兴奋的声音。“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参观尸体农场的,不许不遵守承诺哦。”
    “好,我遵守,不过农场里腐烂的尸体真的既可怕又恶心,你可得有心理准备。”
    我带着潘多多进入了实验基地。只听到有秃鹰在天空盘旋的叫声。
    “这荒郊野外的地方居然还有秃鹰?”多多疑惑地看着我。
    “就是因为是荒郊野外,所以才有秃鹰。秃鹰的盘旋,说明了附近有高度腐烂的尸体。有一些动物,像秃鹰、豺狗和虫类,它们专门喜食腐尸。尸体的腐烂速度跟周围环境有很大关系,和死者的体质和死亡方式也有关联。前面20几米处,你就会看到一具已经高度腐烂,并被动物啄食的男性死尸……”
    潘多多强忍着恶心和恐惧。终于忍不住提议道,“蒙蓝哥,我们去右边那片小树林走走吧?”
    我们两个人进了小树林。
    “蒙蓝哥,这个小树林怎么这么潮湿啊!我的脚踩在湿湿的草丛里,总觉得好像有小虫在咬我一样。”
    “没错,因为我们正在这里进行潮湿环境下尸体腐烂速度的测试。在这种环境下的尸体会出现蜡化或者泥炭鞣尸的现象,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尸体都不会腐烂,而保持原貌。半个月前我们在块地里埋了一具少女的尸体,你想不想看一下,她现在的样子?”
    “我还是不看了,估计她也不漂亮。”多多显然是怕了。
    “你看一下,你脚底下是不是踩着了什么东西?”
    “噢!我的天啊!这是什么啊,一块一块的。”
    “是已经在潮湿的环境下尸蜡化的死尸。”我强忍着不笑出声来,并决定马上送她离开基地。
    3 同名的实验尸体
    送走潘多多后,新的实验用的尸体已经运到了。
    “罗启欧,男,18岁,两天前死于自杀。”我一边说,一边初步检查着这具男尸。
    “罗启欧?”家奇突然皱起眉头。
    “有什么特别吗?”我问道。
    “我有个弟弟叫方家焕。多年前被人领养,当时他养父母给他改的名字就是罗启欧。而且,我的弟弟今年也是18岁。不不不,不会是他,他怎么可能自杀呢?”虽然嘴上这么说,家奇已经明显地不安起来。
    “做个DNA测试,就清楚了。”
    “我们分开时,他4岁,我12岁。我父母在车祸中丧生,我们就一直在孤儿院生活,直到被各自的养父母收养。我们分开14年了,我根本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我突然觉得这个死者的情况有些异常。“家奇,你摸摸这个死者的头面骨,至少有3到4处的骨折。根据记录上显示,他自杀时的堕落距离是35米左右,按照堕落距离和骨折分布的关系来分析,他的头面骨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么多处骨折。除非死者在自杀之前,头面骨就已经骨折了,而这么严重的骨折情况,只能说明,他在死前,面部曾遭人暴打。”
    “有没有这个死者的家属资料?”
    我把家属签署的同意捐赠书递给了家奇。
    “方仪萍?我弟弟的养母就叫方仪萍,难道真是我弟弟?”家奇凝视着尸体思索着。
    经过DNA的检测结果显示,男死者罗启欧和家奇没有血缘的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想找到这个自杀少年的家属。”家奇说着。
    4 骸骨
    我和家奇按照死者的档案记录找到了罗启欧的家,可是敲了很久的门,也没有人回应。倒是旁边房间一个女人探出头来,“别敲了,那家没有人。”说完,赶快关起了门。
    看着家奇失望的表情,我说,“我们去你们小时候住的孤儿院调查一下吧。”
    “没用的,我这些年里一直在努力寻找我弟弟,没有一点线索。”
    “如果死者的母亲真的是当年收荠你弟弟的方仪萍,那么为什么死者也叫罗启欧呢?他们不是给你弟弟起名为罗启欧吗?为什么出现了两个罗启欧呢?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有人在背后窥视着我们。
    “谁!”我回过头看,却发现我的身后根本没有一个人。是一道黑影!我明明感觉到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我和家奇还是去了古罗市,希望能拾起当年断了的线索。
    我们站在古罗市青家街123号前面,如今正作为危房被拆迁着。
    “这是什么东西啊!一个死人!”
    家奇的面色突然苍白起来,“我最近总是梦到他,还是四岁的模样,他哭着央求我不要离开他。”
    拆迁的工人竟然在一堆废墟里发现了一具人的骸骨!从骸骨的体型,身长来判断,那还是一个幼童!
    我和家奇参加了当地警方的尸骨鉴定工作,根据股骨长度和其他长骨之间的比例关系,还有人类牙齿的发育规律可以初步判断出,幼童是个男孩,死亡的年龄应该是在5到8岁之间。
    也许这个世界上凡事都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家奇不祥的预感真的应验了幼童骸骨的DNA检测结果证明,他就是家奇失散多年的弟弟。
    5 罗启欧
    几天来,家奇难过得让我看了就心酸。
    “家焕身上多处软骨骨折,这袁明,他曾经遭人虐打。颅骨也有轻微破裂的痕迹……”
    “是被人打死的!方仪萍一家人对他做了什么呢?为什么要虐待他?”家奇的情绪非常激动。
    “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家焕身上的伤就是方仪萍一家人造成的,我们甚至还不知道到底失踪了好几天的方仪萍到底是不是收养你弟弟的方仪萍,同名同姓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蒙蓝哥,我害怕。我觉得那个黑影又开始跟着我了。”潘多多惊恐的声音第一时间传进来。
    又是“黑影”,像幽灵一样的“黑影”。
    我和家奇搭飞机赶回了法医馆。18岁自杀身亡的少年罗启欧的尸检报告说明,他自杀前确实面部遭受过虐打,而且打人的技巧还相当高明,是隔着毛巾之类的东西打的,所以即使面骨骨折,在死者的脸部也不会呈现表面的伤痕。
    陆家焕和罗启欧在死亡前都曾经遭人虐打,难道他们的死,真的和方仪萍一家有关?
    失踪的方仪萍会在哪里呢?
    “蒙蓝,在想什么呢?”老爸蒙棕突然出现在我背后。
    “爸,您今天这么早就回家了。”
    “村屋的那个案子很诡异,凶手在死者的身上留下了大量的指纹,而且切割大腿部位的凶刀也留在案发现场。可惜我们在指纹库里根本找不到和凶手一样的指纹,而且,杀完人后还敢把凶器留在案发第一现场,这种情况是很罕见的。”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无法解释清楚的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6 “大头怪婴”
    几天来,案子毫无头绪,尸体腐烂速度与死亡时间判定的实验也告一段落。我躲在戈多咖啡馆里,给自己放假。
    “帮我查一个叫方仪萍的女人,她失踪好几天了,她可能和最近的少年自杀案和幼童骸骨案有关。”我边喝着咖啡边对法医馆的御用侦探彭阔说。
    “OK,交给我了。看来你的心情不太好。”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活人反而比那些死尸更可怕。竟然虐待小孩子。”
    “正义的蒙蓝先生,别不开心了,给你看个新鲜玩意。”彭阔说着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可怕的婴儿,确切地说是一个畸形儿。两只凸出的几乎没有眼睑的眼睛,只有小小的一点黑眼球,剩下的都是眼白;嘴唇是翻开的,脸上全是褶皱。
    “传说中的大头怪婴?”
    “这是一个记者朋友传真给我的。当年这个畸形儿引起了那个小镇的轰动。他是一个不祥的婴儿,传说看到他的人总会发生一些不幸的事情。我想通过这张照片寻找一些恐怖电影创作的素材。”彭阔介绍着。
    傍晚,我回到家,弟弟蒙橙在整理雨珊的照片。
    “潘多多和雨珊长得有点像。毕竟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多多一直都喜欢你,你有没考虑要接受她呢?”
    “我是不可能喜欢那丫头、的。我倒是觉得她和你走得很近,她很信任你,依赖你。”
    “多多最近被一个黑影跟踪,她因为这件事而很不安。”
    就在这时,听到有人急促地按着门铃。
    “蒙蓝哥,跟我来!”站在门口的人正是潘多多,她拉起我的手就跑了出去。
    我们一直跑到她家别墅的花园,“你看。”多多指着花园的墙壁
    “well!真没想到,会有人把你画得那么美。”墙壁上,画着一幅巨大的潘多多的头像。
    7 神秘的女人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村屋式的焦尸案又再次发生。不过这次的案发地点是一个很少会有人经过的后巷。死者是女性,手臂部位的肌肉被凶手用利器剥去,同样还是被烤焦,同样还是凶手留下大量的指纹。“根据凶手切割女死者手臂部位的肌肉情况来看,他的刀法非常野蛮和拙劣。而且女死者的嘴部有明显的捂痕,可以推断,凶手是在捂着死者的嘴使之不能发出求救声的状,能发出求救声的状况下活活切割掉死者的肌肉的。死者最后致死的原因也是由于失血过多。”我一边说,助手小果一边记录着。
    “凶手留下大量的指致线索,到底是无所畏惧,还是根本就不懂得掩饰呢?”小果提出了一个很有分量的问题。
    “蒙大帅哥,忙完了吗?方仪萍的调查有线索了。”彭阔吊儿郎当地站在解剖室门口眯着眼睛看着我。
    彭阔果然名不虚传,收集到的资料非常有价值。“失踪的方仪萍就是当年领养陆家焕的方仪萍。这个女人飘忽不定,每隔几年就会变换一个城市。她和丈夫罗志曾经收养过一个男孩,取名罗启欧。可奇怪的是,从我收集到的资料和照片显示,她的那个叫罗启欧的儿子,每隔几年就会变换一个人。她似乎是在不同的城市收养着不同的男童,都取名为罗启欧。她丈夫罗志在多年前死于意外,”
    “这样说来,她身边不是有好几个名为罗启欧的男孩子吗?”我感觉到费解。
    “不,她身边永远都只有一个养子!”
    “这也是家奇觉得最困惑的地方,家奇的弟弟6、7岁就死了,他是叫罗启欧的。前些天自杀的少年也叫罗启欧。莫非,方仪萍的养子都已经死了?所以,她才不断收养新的男孩儿?”
    “有这个可能。从我收集的资料来看,那些男孩可能也都死于非命。”彭阔推测着。
    方仪萍失踪了,她丈夫罗志死了 关于方仪萍这个女人,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被解开。
    8 碎尸
    今天刚到法医馆,就接到老爸的电话,一个流浪汉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发现了一堆已经发出恶臭味道的碎尸。
    我赶去案发第一现场,看到那堆已经腐烂不堪的被肢解的尸体,
    从案发现场的环境来分析,凶手只是把碎尸堆积在工厂的长椅旁,并没有隐匿尸体的意图。从凶手切割尸体姆手法拳看,凶手只是随意地切割。
    由于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我只有把尸块上的皮肉组织都去掉。然后通过骨骼鉴定盼办法来查找死者的身份了。“可爱的白腹虫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每当遇到需要用骨骼鉴定的案子,小虫子们就是接近真相的第一位使者。
    七个小时后,白腹虫啃噬掉了腐烂尸块上的皮肉,接下来我要进行我拿手的‘拼图游戏’。把所有被凶手切割的骨头排列起来,然后测量骨骼的长度,推测死者可能的身高;再提取骨骼当中的DNA样拳,鉴定死者的身份。
    从这些碎骨上呈现的切割痕迹可以推断,凶手所使用的利器是斧头之类的工具,但是凶手的分割方法非常粗糙,切割的断口也非常不整齐,我在推想,如果凶手就这么一斧头一斧头的切割了一个人,那么凶手简直可以用力大无比来形客了。
    ”死者的年纪大概在40岁到55岁之间,身高在160到165厘米之间,女性,左腿比右腿短3到5厘米。除了碎尸的切割伤痕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痕和迹象。测试白腹虫吞噬的皮肉组织,也没发现毒物或其他麻醉类药品成分。这说明,也许凶手是在死者还活着的情况下,把她切割的。“我一边说,助手小果一边做记录。
    9 死者确定
    ”警察去失踪多日的方仪萍家里进行了取证,并正式备案,方仪萍的名字也记录进了失踪人口档案。“彭阔说。
    ”我们去她家看看吧,也许可以发现一些有效的线索。“我提出自己的想法。
    ”我也去。“说话的人是家奇。
    我们三人来到被警方已经封锁的方仪萍的家,房间比较凌乱,看采,地是在比较匆忙的情况下离开自己的家。
    我们在她家找到了一些他丈夫罗志的照片,看来方仪萍很爱他丈夫这时,彭阔说:”你们过来看。“
    原来,彭阔找到了几双方仪萍的鞋子,所有她的鞋子都是左边的鞋底比右边的鞋底厚出许多。这时,我突然怃然大悟:”公园里的碎尸该就是方仪萍。
    彭阔和家奇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女死者的左腿比右腿短3到5厘米,从骨骼来判断,应该是由于外伤骨折之后实施手术的结果,而方仪萍的鞋子又都是左边鞋底比右边鞋底厚,所以我推断,方仪萍的左腿肯定是比右腿短,和女死者的特征刚好吻合。“现在可以合理解释方仪萍的失踪了。她遇害了。
    我在方仪萍的家里找到一些掉落的头发,拿去做DNA检测。果然不出所料,通过死者骨骼上的DNA样本和头发上的DNA样本进行比对,确定死者就是方仪萍。
    10 惊人的巧合
    ”Boss,碎尸衣服上的指纹和村屋惨案以及后巷那个案子中两个死者身上指纹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逮三起案子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小果拿鉴定报告给我看。”这可真是奇怪啊,这个凶手根本不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小果同时也说出了我心里的困惑。
    两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案子依然没有任何线索。彭阔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可能是去继续查找方仪萍的背景了。
    ”家奇,你还记得当年方仪萍为什么要收养你弟弟吗?“
    ”我只知道,方仪萍当年收养我弟弟时,孤儿院的院长跟我说,她是一个很有钱的寡妇,很有诚意收养我弟弟,经济状况也良好。所以才……“家奇又难过起来。
    ”也就是说,方仪萍的丈夫罗志那时已经去世了。那么她丈夫是怎么死的呢?
    “意外堕楼?”我觉得方仪萍丈夫的死夫的死亡,她本人的死亡和养子罗启欧的死亡,似乎都有着某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村屋和后巷两起案子中的死者并没有任何的相同点,和方仪萍也没有任何的关联,凶手同时杀死他们三个人,又有何动机呢?”家奇皱着眉头。
    “不掩饰自己的作案手段,甚至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凶手的想法还真是异于常人。”
    11 彭阔归来
    “失踪”两个多星期的彭阔回来了,他兴奋地拿出他的最新调查收获。
    “这两个星期,我动用了所有可能的关系去查方仪萍的背景。”
    “这张照片你那天给我看过呀,说是用来寻找拍摄恐怖电影的素材?”我指着“恐怖婴儿”的照片,诧异着到底这个婴儿和我们讨论的方仪萍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啊!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在查找畸形婴儿的报道过程中,竟然发现了另一个人的线索,畸形婴儿的母亲就是方仪萍!当年有记者为了抢新闻,想方设法地跟拍到了婴儿家属的照片,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拍摄到婴儿母亲的照片并没有被媒体曝光。”
    “如果方仪萍有孩子的话,她为什么在申请收养的资料里写自己没有孩子呢?她的那个畸形婴儿呢?”家奇问道。
    “这也是我的疑问。因为她收养的家焕和罗启欧都死了,我就顺着这个方向来调查,我追查到了方仪萍居住过的几个城市,还对那些城市的孤儿院进行了调查,原来,她分别在不同的城市收养过不同的男童。除了家焕和罗启欧之外,她还收养过一个7岁的男童和一个14岁的男童。最奇怪的是,她都给他们起名为罗启欧。”彭阔拿出了孤儿院的记录。
    “也就是说,她一共收养了四个男孩儿。可是除了死亡的家焕之外,另外的两个男孩儿在哪里呢?”我问道。
    “我调查过很多人,包括以前和方仪萍做过邻居的人,他们都说她为人低调,行踪神秘,他们总是看到她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可是她邻居嘴里所描述出的男孩儿的相貌却是完全不同的。说明在她身边陪伴她的养子应该是不同的男孩儿。”
    “我弟弟家焕6、7岁的时候已经死亡了,18岁的少年也死于自杀,我相信,方仪萍收养的另外两个男孩儿也凶多吉少了。假设方仪萍收养的男孩儿都死于非命,那么她为什么收养他们,又令他们死亡呢?”家奇在试图作出猜测。
    “畸形儿的相貌丑陋而又恐怖,在当年他们居住的小镇引起了轰动,于是他们两夫妻就搬到另外的城市居住,为了不再忍受风言风语。说不定畸形几才是这一切事端的根源!”彭阔推测着。
    12 黑影
    “蒙蓝哥!你快来我家!我很害怕,我不敢出去!”半夜里,潘多多的电话把我从梦中惊醒。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你快过来,求求你,快来救救我!”多多的声音一直在颤抖。
    我赶快穿上衣服,开着车,飞车到多多的家。
    一打开门。多多满脸泪水地一下子抱住我。
    “蒙蓝哥,我看到那个跟踪我的‘黑影’了,他太恐怖了。”多多浑身都在颤抖。
    “我半夜起来去厕所,打算继续睡觉的时候,发现外面下雨了,我就到窗边想把窗户关好,没想到,我在窗口看到一张非常恐怖的脸!那个人的眼球是凸出来的,而且几乎没有黑眼球,都是眼白,他的嘴唇上是翻开的,两排牙也是向外凸出着,他的鼻孔是朝上长的,他简直就是一只野兽!太可怕了!”多多显然还沉浸在噩梦中。
    “那个‘黑影’有没有伤害你?”
    “那倒没有,我们在窗子里对视了几秒之后,他马上就像疯了一样跑开了。”
    “你说的‘黑影’的相貌怎么这么像……”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把多多带到了梓茄的家,以免多多一个人在大房子里感觉到恐惧然后我联系了彭阔和家奇,告诉他们“黑影”的事情。
    13 遗传学家
    多多在别墅的花园里画着一张黑白色的素描,素描上的男孩样子恐怖,我坐在客厅,喝着我最喜欢的功夫咖啡,等待着。
    突然!一个黑影从多多的背后慢慢靠近她,多多没有停下自己手中的画笔,她继续画着,黑影看到素描,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叫喊声!像发了狂一样跑向花园的门口。
    “罗启欧!”家奇就站在花园的门口,挡住了‘黑影’的去路。他就像疯了一样张开大口要咬住家奇。“罗启欧!”抓住
    “黑影”渐渐安静下来,却还是一直用手遮挡着自己的脸。
    多多慢慢拿下了“黑影”遮挡在头上的大帽子,为“黑影”擦着眼泪。
    这时,彭阔带来了一个老者,“这位就是专门研究畸形儿的遗传学家郑家明教授。”彭阔介绍着。老者也向我们点头示意。
    “小黑!你怎么跑出来了?”郑教授走到“黑影”身旁。
    “我知道他的样貌会吓到别人,所以我平时都让他穿带着大帽子的黑色衣服,这样他不会吓到别人,别人也不会歧视他,伤害他。”郑教授的到来,解开了我们心中的疑问。
    “我在10年前,去古罗市出差的时候,偶然在街头看到一个被人殴打的小孩子,就是小黑。他样貌丑陋,一直流浪,精神状况也异于常人。他从来没说过一句话。只会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叫喊声。我推断,他是由于曾经遭受过虐待而造成了精神创伤才拒绝说话的。他的智力水平也比一般人低很多,他甚至根本学不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于是,我把他带回了我的研究所,进行畸形儿的研究,同时,也可以让他免受陌生人的嘲笑和歧视。”郑教授回忆着。
    “原来,他真的是当年方仪萍和罗志所生的畸形儿罗启欧。”家奇感叹着。
    多多把罗启欧的素描拿在手里,微笑地看着他,“黑影”也终于温和了下来,从多多手里拿过自己的画像,像是仔细地观察着。
    14 当年
    “经过指纹检测,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确定,村屋和后巷的案子,还有方仪萍的案子,凶手都是罗启欧。”我拿着检测结果给家奇看。住过的房子里找到了另外两个男孩儿的尸体。寻尸犬可真厉害。“两个男孩儿的骸骨上都有明显被虐打的痕迹,多处骨折损伤。应该都是方仪萍做的,”家奇拿着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给我看。
    “法医馆的精神分析专家曲锐聪老师在试图引导罗启欧说出事实
    ”说出?可是罗启欧智力低下,而且他由于长久地拒绝说话,他的声带功能已经退化了,他根本就不能说话了啊。“家奇说道。
    ”你别忘了,罗启欧很擅长画画。他跟踪多多的时候,曾经在多多家花园的墙壁上画过多多的画像。曲老师是希望通过催眠的引导方法,让罗启欧把当年的事情画出来。我想罗启欧童年时代的遭遇肯定和这一连串的命案有关。“
    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曲老师、郑教授和多多一直陪伴着罗启欧。在大家耐心的努力下,他终于用画笔把当年的事实真相都画了出来。
    当我看到那些画的时候,内心里却觉得很悲哀,一个天生的畸形儿使他的父母蒙羞,遭到身边人的耻笑,于是,虚荣的父亲天天生活在虐待自己畸形儿子的发泄式的情绪里。直到有一天,他的儿子再也不堪忍受虐待,开始反抗。却在无意间把自己的爸爸失手推下了楼。妈妈看到恩爱的丈夫被畸形儿子害死,终于无法忍受多年来被人嘲笑的耻辱,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畸形儿子的身上,她要杀死给自己带来如此多的灾难的儿子,畸形儿子逃跑了,却留下了永远的心理创伤。流浪的过程里,畸形儿子也受尽了侮辱和残忍的虐待,直到被研究畸形儿的教授收养。
    这一切,对于当年只有5、6岁的孩子来说,太残忍了,
    ”多多,你去郑教授的研究所那些畸形儿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有一个一直躲在角落,遮挡要不是小黑偷跑出来,找我,他就不会饥饿到去吃肉。更不会遇到当年要杀他的母亲方仪萍。“中有些事情是躲也躲不过的。也许方仪萍也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辗转了那么多城市,杀了那么多被起名为罗启欧的养子。发泄了心中的怨恨之后,她最后还是死在了自己儿子的手里。她左眼下面的黑痣。她当年因为要砍死小黑而在追赶过程中摔断的腿,都成为日后小黑偶然遇到她,又认出她的标志。他们母子注定有这么一段孽缘。彭阔也来到了戈多咖啡馆,听到我和多多的对话。
    ”我看,罗启欧会疯狂杀死他的妈妈也不是因为怨恨或者愤怒,只是因为他很恐惧而已。因为他妈妈当年在看到自己的丈夫堕楼之后就疯狂地要杀死他的阴影,这么多年一直在他的心中无法忘记。这故事简直都可以编成小说了。“家奇手里拿着咖啡,慢慢地喝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