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木偶 > 详细内容

悬疑故事之木偶

作者:刺鸟  阅读: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1
    一大早,A市的各大媒体均以大篇幅报道昨晚发生在市中心的谋杀案。据调查,死者是名大学生,叫林熙,男,凶手残忍地挖去了他的心脏。鉴于之前已经有五起相同情况的案件,警方已确定是同一变态杀手所为。
    我一直很关注这一系列的案子,整天头脑里都是那一具具被挖心的尸体。报道称,六位死者生前互不认识,没有任何的关联,也没有什么被杀动机。看来,真如警方判断,凶手是一个无理由杀人的变态。现在全市上下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害者。
    “除了均为男性之外,六位死者没有任何共同点。”佳彤拿出整理好的剪报递给我,“连环凶杀案的被害者多为女性,这个案件却不太一样。”
    “给我说这个干什么,我只是关注这件事,并不想知道里面的真相。”我看着手中的资料,头都不抬一下。
    “若愚,你别泼我冷水嘛。我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想案子,我也是想帮帮你嘛。”
    “事情我已经了解的很详细了,佳彤,谢谢你了。对不起,别生气了哦。”我发现佳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快,赶紧打圆场。好在佳彤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很快眉目间的一丝乌云就散去了。
    就在此时,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刘若愚小姐吗?这里是警察局,有些事要向你了解,请速来。”
    “呵呵,居然找到我头上了。”我收拾好书包,对佳彤说,“帮我跟班主任请个假,我去去就来。”
    2
    接待我的警察叫李郁,一个英俊的男子。的确,他很有吸引力,以至于我始终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但他眼中始终是一种职业的冷漠。
    例行的问题结束后,李郁直奔主题:“刘小姐,根据我们的调查,连环凶杀案中的六位死者生前都与你有过联系。你能解释一下吗?”
    “李警官,你能说的再具体些吗?”我玩弄着手指,微笑着问道。
    “就拿林熙来说吧。他死前的三天还和你在浮香茶馆中见面,我们经过走访调查已经证实了。其他死者也是如此,只是地点有所不同。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你。”
    “啊,这样一讲我倒是记起来了。不错,我们是见过面。因为我业余时间爱好占卜,而且在博客上有专门的占卜区。有时间的话,我常请一些人当面占卜。前几天我看到林熙的帖子,觉得他很有意思,于是就约他出来了,帮他占卜。至于其他人嘛,时间太久记不起来了。”
    “好吧,刘小姐,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吧,谢谢配合。”李郁收起材料,送我离开。
    “刘若愚,我希望你能再坦诚一些,这样一来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临走时,李郁的话令我吃惊不小。看来,在大学里呼风唤雨的我,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3
    午后的阳光倾泻而下,我家的小花园顿时披上了一层温暖的纱。涓涓细流的泉水,生机勃勃的花草和两个花季靓影,构成了初夏时节最美的画面。
    佳彤抱着我心爱的布娃娃,像蝴蝶一般在花丛间翩翩起舞。我看着她快乐的身影,心中不禁有些惆怅。唉,如果没有烦恼该多好,没有沉重的命运该多好。嘴里喝下清甜的果汁,心里,却是苦的。
    “我说若愚,好端端的又在愁什么?”佳彤旋转着来到我面前,那婴儿般的笑脸与手中娃娃的笑脸相映成趣。
    我打趣地回答:“我不像你那么快乐。”
    今天佳彤的反应倒是出奇的迅速,很快就明白了我的话外音,收起笑脸,安慰道:“若愚,我理解你要为家族企业工作的压力,但这是你的命运呀!挑战来临,应该积极的准备。”佳彤喝了一口果汁,缓了缓,“可是话说回来,如果元智没有出事的话,这一切就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要面对的了。”
    “好了,别说了。”我打断了佳彤的话,“正如你所说的,这是命运。就算元智现在清醒健康,你觉得他那种单纯的性格能接手企业吗?”
    佳彤沉默了,我知道她在回忆那个可爱的小弟弟。我和佳彤从小就情同姐妹,一起照顾元智。元智是我们的财富,我们的快乐因为有他,他的幸福因为有我们。
    可是一切都在半年前改变了。元智病了,而且是瞬间恶化,至今昏迷不醒。家里人不知想了多少办法,可元智的病始终不见好转。半年多来,父母心力交瘁,一个月前更是双双病倒,不得不去国外疗养。庞大的企业群龙无首。很快,我——刘若愚,家里的长女,就要继承打理这个几代人辛苦打拼出的产业,即使我并不喜欢。
    虽然是白天,花园里却静得可怕。我和佳彤默默对视着,无奈充满着我们的眼神。
    “小姐,有人来访。”女佣的声音打破尴尬。我让佳彤先回去,独自来到大厅,见到了四个陌生人。噢不,不全是陌生人。我看到了那双迷人的眼睛,就像磁石一样,深深地吸引着我。李郁缓缓地走过来对我说:“刘若愚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他们是我的助手。”说着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我们有必要对你的住宅进行搜查。”
    “看来我真成了你们的嫌疑人呐。请便吧。”
    搜查开始了,没有想象中的翻箱倒柜,三个助手分头查看每一个房间,李郁则负责询问我。
    “刘小姐,据我所知,你们家是开电影公司的,为什么大厅里却有这么多的玩偶呢?”说这话时,李郁环顾大厅,只见柜子上,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玩偶,很多已经相当古旧了,发黄的它们早已失去了活力。
    “这玩偶是我们家的祖传手艺。早在明朝时,我们家的木偶戏就已经名响全国了。无论是制作还是操纵,水平都是一流的。但是时到今日,木偶戏没落了,我们只能借助电影来继承传统。”提起家族往事,我显得很自豪。
    “难道祖传的技艺已经失传了吗?”
    “不,玩偶技艺我们一直传承下来,直到我这一代。我擅长操纵,我弟弟擅长制作。”
    “你弟弟,是刘元智吗?”
    我点点头:“只是他现在病了,病得很重。”短暂的沉默后,李郁提出要去我房间看看,我爽快地答应了。
    宽敞的房间,粉红色的基调,数量众多的布娃娃,一眼看去与一般女孩的房间没什么不同。
    “看来你很喜欢布娃娃嘛。”李郁在房里随意地走动,忽然他的脚步停留在落地玻璃柜前。“这是?”
    “这是元智专门为我制作的。”我走近柜子。透明的柜子里有一个真人大小的木偶,没穿衣服,没戴假发,但是那大而明亮的眼睛却是那么栩栩如生。
    “比起楼下那些发黄的玩偶,这个木偶似乎有生命啊。好像……好像不经意间它就会活起来。”李郁表现出我从未见过的惊叹表情。
    “这还用说,它是元智的杰作啊!除非是极其重要的表演,不然我是不会用它的。”
    “是吗?不知我有没有眼福欣赏呢?”
    “有机会的。后天我们大学有一场大型演出,到时候我就会用它表演。你要看的话,可以来学校大礼堂。”
    “好,我一定去!”说完这话时,李郁发现电脑开着,屏幕上是我的博客首页。
    李郁想起了什么,问道:“刘小姐,你不是说你爱好占卜吗?你的占卜方法是什么?”
    “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现在演示给你看。”说完,我就转身拿占卜工具。李郁将信将疑地在白纸上写下了生辰八字。
    一切准备就绪,我看了看他的生辰八字。这一看,不禁让我血液沸腾。天呐!怎么会是他!这……这也太巧了吧!是老天让我们相遇的吗?
    极度的兴奋令我情难自控,整个人不停地颤抖。简单的八个字,就像是黎明前的曙光,扫去了我心中所有的阴霾。
    李郁当然看出了我的变化,严肃地问:“刘若愚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这真的是你的生辰八字吗?”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更是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我收起了工具,说:“我今天的心情不适合占卜。正如你所见我很激动,对不起,改天吧。”
    “你确定你没事吗?”李郁的眼中多了一分犀利,像刀子一样划伤了我脆弱的神经。
    “难道你希望我有事吗?”我几乎颤抖得无法自已,“我告诉你李郁,我很讨厌你眼中的犀利,你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伤害有多大吗?好了,我要休息了。”
    李郁没多说什么,只是留下一句“还会拜访”,便匆匆离去了。
    4
    早上十点,人们都在紧张地工作着。咖啡馆里的人寥寥无几。舒缓的萨克斯,醇香的蓝山咖啡,无论怎么想这里都不是一个工作的好地方。可是李郁喜欢这样,因为一个庸懒的环境往往会让人放松警惕,心中隐藏的信息会更容易暴露。
    “许佳彤小姐,我有一些关于刘若愚的问题想问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若愚的问题,你不会直接问她吗?干嘛问我?”佳彤似乎不买眼前这个帅气警察的帐。
    “有些情况,身边人会更清楚,这就叫旁观者清。”
    佳彤喝下一口咖啡:“问吧。”
    “刘若愚最近情绪好像不太稳定,你是她的好友,你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吗?”
    佳彤点点头,说道:“她要学着打理家族企业,这对于她来说,压力太大了。”然后她把刘家半年来发生的变故详细地说了一遍。
    “就是因为这样,最近她的情绪一直都不好。”
    李郁感到有点奇怪:“这是很多人一辈子的梦想,一般人会求之不得啊。”
    “这你就不懂了。若愚从小就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她甚至高中毕业后都不想上大学,只想四处游历,提高自己的木偶技艺,将这项古老的艺术发扬光大。如果继承了家业,不就等于被困在这个狭小的生意场中了吗?”
    李郁品着杯中的蓝山咖啡,脑子里在想:“这么美丽的女孩原来也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苦闷啊!”李郁朝着落地窗外看去,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马路对面的一个身影引起了李郁的注意:飘逸的长发,修长的身材,完全是大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可是如此美的风景却甘心蜷缩在灯火昏暗的角落里,静静地朝着李郁这里看来。
    “啊!刘若愚!”等李郁反应过来冲出咖啡馆时,那身影已经像鬼魅一样,悄悄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5
    台下的欢呼证明了我演出的成功。当我和真人玩偶一同谢幕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没人会想到一个如此巨大的木偶的操纵者会是一个18岁女孩。我的目光在欢呼的人群中巡视着,终于发现了那张英俊的脸。他在笑,笑得好开心,像一个孩子。我想,这才是真的你吧,李郁。
    不出所料,李郁果然提出单独见面,地点是学校的后山公园。
    晚上十点,天朗无云,明月当空,整个公园成了一个银色的世界。所有的学生都在参加汇演的庆功宴,所以原本此时还应有些人影的公园,今天变得特别幽静。偌大的公园里只有我和李郁两个身影,如果我们是情侣,这一番浪漫绝对会让我们增加几分绵绵情意。
    “我很喜欢你今天的香水味,淡淡的茉莉,闻起来很舒服。”
    我惊讶于李郁还颇有浪漫细胞。我低头不语,心中却是幸福洋溢。
    “对了。”李郁问道,“刚才我看了你演的木偶戏,奇怪,怎么没见到有线连接在木偶上呢?”
    “这是为了不影响演出效果,我特地选用极细的丝来控制,台下的观众是看不到的。”
    我等待着李郁惊叹的回答,可奇怪的是,等来的是久久的沉默。李郁若有所思地低着头。我明白,浪漫到此结束,今天的谈话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昨天为什么跟踪我?”李郁打破了沉默。
    “你都看到了?那我也不瞒你了。我在街上逛,无意间看到你和佳彤在咖啡馆里,于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无可奉告。”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想了解我,可又不问我本人。呵呵,佳彤说得一定不全面,我来补充一下!”我缓缓地向前走了几步,“正如你所知,我渴望自由,可是弟弟一病不起,没办法继承家族企业,所以,父母想把这个重任交给我。可是我要自由啊!”我向李郁苦笑着,“我很爱我的弟弟,我希望他的病能好起来,那样我们全家所有的不快乐全都会结束!可是我们怎么也没有办法治好他的病,怎么办啊!”
    “没关系,只要你们不放弃,我相信他的病会好起来的!”李郁安慰我说。
    “谢谢你,其实我找到了治好他的病的办法,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因为一个老巫师告诉我,要想治好我的弟弟病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找来七个有着特定生辰八字的人的心脏,然后用附魂术重新唤起我的弟弟。代价很大啊!”
    我能清楚地看到李郁面部惊愕的表情,他激动地站起身,“那六个人真都是你杀的?你疯了!还有一个死者在哪?
    ”加上你,不就是七条人命吗?“咚!好沉闷的一声响。我转过身,看到李郁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我尽力摆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慢慢地伏到他的耳边,小声地说:”我特制的茉莉香水很好闻吧!“
    李郁睁大了双眼,痛苦地说:”你这个疯子!我已经告诉我的助手今晚要和你见面,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你一定逃不掉的!“
    ”哼!你还不如直接叫他们来抓我呢!“我的眼中充满了不屑,”其实我刚才骗了你,我从来不亲手杀人,我有我可爱的木偶啊!呵呵,你们永远不会想到我会控制木偶杀人吧!“
    此时的李郁眼中只剩下无力的惊恐。木偶轻轻地将李郁平放在地上,我冷冷地对着李郁说:”等到明天东窗事发,你们也不会查到任何线索,你的那些助手的供词会显得苍白无力。“
    ”刘若愚你太天真了,别以为你会这么轻易赢得一切,你……你会有报应的!“
    李郁终于沉沉地睡去了,淡淡月光的照耀,使他英俊的脸庞略显惨白。你这是何苦呢?明天,你就会上报纸的头条了。可惜呀,李郁,你再也看不到了。
    木偶抽出了那把早已准备好的手术刀,黑夜中,闪着诡异的银光。
    6
    今晚,真是难忘啊,现在一切硬件准备就绪,我就要成功了。
    怀里抱着七个泰迪熊,沉甸甸的。在它们的身体里安放着七个心脏,这是我的希望啊!
    ”我的木偶,干得漂亮!“木偶呆呆地坐在玻璃柜里,大大的眼睛透露出无比的淡定。
    其实,从我实施这个计划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这辈子恐怕无法逃脱阴魂的诅咒了。可是我实在是停不了手,只好一个接一个的杀戮下去,直到木已成舟!
    我抱着泰迪熊们缓缓地朝着走廊深处走去,在最里面的房间里,躺着我亲爱的弟弟,虽然现在的他毫无生气。
    ”别急,元智,姐姐马上就让你醒过来。“
    我把元智安置在我设计好的地方,再将七个泰迪熊在元智的头顶一字排开。
    ”寂寞的亡灵啊,怨恨的亡灵啊,我给你们重生的机会。忘记你们前世的种种,但不要抛弃你们心中的坚韧。这里有你们渴望的躯壳,来吧,来吧……“
    漆黑的房间里闪出一道银光,引燃了第一个泰迪熊。伴随着银色的火焰,”砰“的一声,我仿佛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冤魂应声而出,迫不及待地钻进了弟弟的身体。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终于到第七个了,那是李郁的心脏。我静静地期待着那一道光,那一声响,期待着和李郁的最后一次见面。可奇怪的是,我期待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怎么会呢?这方法绝对是没有错的啊!法术怎么停止了呢?
    我跑上前去,抱起属于李郁的那只泰迪熊,仔仔细细地端详着。
    ”难道李郁告诉我的生辰八字是假的?一个警察,怎么会相信占卜那种东西。生辰八字错了,附魂术就失败了。我真的失败了吗?“
    这时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传来:”你要受到报应的!报应的!“
    怎么可能?
    ”李郁,你这个混蛋,居然敢骗我!“我在黑暗的房间里疯了似的呐喊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元智身上银白色的火焰。等我回过神时,熊熊的火焰已经完全吞噬了弟弟的身体,只剩下噼噼啪啪的声响。
    ”元智!元智!“我奋不顾身地朝着火光扑去,随即失去了知觉。
    7
    第二天,李郁警官被害事件占据了社会版的头条。与此同时,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刘氏豪宅失火事件,据报道,整所豪宅只有刘元智的房间起火,刘元智不幸遇难,在其房间中还发现了昏迷的姐姐刘若愚。经过一晚的抢救,刘若愚已苏醒,但是神志失常,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被送往市精神病院。
    从医院回来,佳彤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她始终无法想象昨晚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什么事让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一死一疯?佳彤想,若愚最喜欢那个真人木偶,如果把它给若愚带去,或许能减轻她的病情。
    在经过刘家人的同意后,佳彤走进了我的房间。接下来的三秒中,佳彤目睹了也许是这一生中最难以置信的一幕:她简直分不清玻璃柜里坐着的,是木偶还是若愚,一样的神情,一样的着装,还有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把银白色的手术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