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血祖棺 > 详细内容

血祖棺

作者:维系缘分  阅读:9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血祖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唤醒
    墓室里,十七口棺材剧烈地震颤着。盗墓大师苏九渊不停地烧符、做法,震颤的棺材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老子跟你拼了!”苏九渊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掌,从包里翻出一只黑驴蹄子,将掌心的血滴到黑驴蹄子上。鲜血像沾到烧红的铁般发出“哧”的一声,然后化作一股腥气。棺材仍在震颤,一只干枯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直奔苏九渊抓去。苏九渊顺势将手中的黑驴蹄子向前一送,没想到枯手竞灵巧地躲了过去,紧紧地抓住了苏九渊的脖子。
    那只枯手猛地一拧,我听到苏九渊的脖子“咔”地响了一声。
    我是苏九渊请来的保镖,这是我第一次进墓,刚才棺材一动我就吓得躲了起来。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去救他,只见苏九渊的徒弟小五冲过去,手起刀落把枯手砍断了。苏九渊“扑通”一声栽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棺材仍在震颤,更多的枯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
    小五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我,骂道:“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这下我不能躲着了,抄起枪就想上去帮忙。
    小五怒骂:“笨蛋,用枪没用!快请‘血祖棺’!”
    我一拍脑袋:怎么把这东西给忘了?
    血祖棺是一口血红色的棺材,是苏九渊祖上传下来的盗墓神器。每次盗墓,苏九渊都会带着这口棺材。起初,盗墓行的人把这件事当做笑柄,但每次苏九渊只要带着它,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都能逢凶化吉。江湖上流传着各种关于血祖棺的传说,但真正见过它的人却寥寥无几。据说曾经有人偷走血祖棺,却因为不知如何使用而惨死于墓中。
    我揭开血祖棺上的布幔,发现这是一口红得像涂了血的棺材,棺身还贴着数不清的符咒,十分骇人。
    棺盖上放着一个紫檀盒子。
    小五喊道:“盒子里装的是龙舌香,把香点燃,血祖棺才会起作用。”
    原来龙舌香是使用血祖棺的关键。我忙把香点燃,一股缥渺的香气随即弥漫开来,奇迹发生了:墓里那些震颤的棺材顿时老实了。

    我松了口气,走过去问:“血祖棺怎么这么厉害?”
    小五不屑地说:“你懂什么?血祖棺里面装的是天底下最厉害的血尸之祖!当年,我师父的曾祖父在一座血尸古墓里挖出这口奇棺,就用符咒把棺材里的血尸给镇压起来。当时盗墓行的高手都建议把它毁了,免得留下后患,可是苏老太爷却看出这东西可以用来盗墓,就偷偷地留了下来。你想,把血尸之祖带在身边,哪个墓里的僵尸敢对你放肆啊?”
    这道理我懂,比方说你朋友家的狗很凶,你牵只老虎去他家,狗自然就不敢凶你了。可是,这等于用更大的危险来换取一时的安全啊。我暗暗咋舌:人们都说盗墓贼是亡命徒,果然不假。
    小五继续得意地说:“平时,血祖棺里的血尸是不会苏醒的,这就要用到龙舌香了。尸体被香气一熏,就会诈尸。”
    既然血祖棺这么厉害,苏九渊刚才为什么不用?
    话音刚落,墓里所有棺材里的尸体全都诈尸了,阴森森地看着我们。
    我恍然大悟:既然龙舌香连血尸之祖都能唤醒,其它尸体自然也会被熏得诈尸了呀!
    影海
    我骂小五:“你出的这叫什么破主意,咱这是盗墓还是给僵尸点名啊?”
    苏九渊恢复了一点儿意识,虚弱地说:“快,退到血祖棺旁边去,僵尸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我和小五把苏九渊背到了血祖棺旁。

    僵尸围到近前,似乎真的忌惮血祖棺,不敢过分逼近。我得意忘形地用枪管戳了一下最前面的一具僵尸,说:“你不是很厉害吗?过来呀!不行了吧……”
    我话没说完,僵尸一龇牙朝我扑了过来。我一边躲一边叫苦:看来真不能欺人太甚,狗急了也会跳墙啊!
    小五身手极佳,冲过来在我肩膀上一踩,整个人高高跃起,双脚夹住僵尸的脖子用力地一扭。僵尸脑袋被扭了个三百六十度,倒在了地上。我开枪干掉了两具僵尸,但这样终究不是办法,我们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我慌乱中把所有的龙舌香全部点燃,焦急地踢着血祖棺,骂道:“香都点完了,你倒是醒来啊!”
    突然,血祖棺里传出一阵如同蝴蝶破茧般的轻响。那些僵尸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全部转身逃走,就连地下的毒虫也都钻出地面,拼命地逃散。短短几秒钟后,墓室里变得空空荡荡。
    苏九渊下令:“把香灭掉,赶快找到主墓室,拿些财宝马上撤!”
    现在苏九渊受伤了,我不得不独当一面,和小五分头行动去找财宝。
    我选择了右边的甬道。
    一路上都是黑漆漆的,不管手电调到多亮,都只能照到身前三尺左右的范围。奇怪的是,虽然明知道僵尸都躲远了,我却依然有种拥挤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围在我的周围。这么走了十几分钟,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儿:我走了这么远,居然连一个墓室都没有遇到!
    难道这条甬道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住,身上的寒毛渐渐地竖了起来——前面的黑暗中,站着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很高,很瘦,十分飘忽,显得有些畸形。他像猴子一样俯着身子,应该也发现了我。我二话不说,朝他脑袋就是两枪。我确信两枪都命中了,可是那个人影却没有倒下,反而浮了起来。
    没错,就是浮。他以游泳的姿势拨动周围的黑暗,浮了起来。
    我头皮一下就麻了:这是鬼啊!我后退一步,才发现周围的黑暗中到处都是这种诡异的人影。墓墙、地上、甬道顶上,畸形的人影如鱼般在黑暗中穿梭着。
    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虚幻感,仿佛这座墓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片黑暗的海洋。
    人影每次经过,都会在我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但每道伤口又都避开了致命的部位。我咬牙向前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甬道的尽头。
    我狂奔过去,一腔欢喜却瞬间变成了更深的恐惧——甬道尽头端端正正地摆放着那口血祖棺。
    我沿着一个方向走,竟然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更奇怪的是,苏九渊不见了。
    削魂
    苏九渊身受重伤,能去哪儿昵?就算他被什么东西抓走了,地上至少会留下痕迹才对啊!第一次下墓就遇到这种事,我神经都快绷断了。
    不行,我这么乱撞下去一定会被困死,必须找到小五。我走进小五走的那条甬道,身边却又出现了在黑暗中浮游的人影。影子在我身上撕咬着,没多久我就只能爬行了。这时,我看到地上写着的几个字:我在影子里。
    这是小五的笔迹。
    小五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这墓中神秘的力量杀了他,把他变成了影子,这是他临死前给我留下来的?不可能,那种情况下人怎么可能冷静地写字?他一定是在十分冷静的情况下写的这些宇。
    我仔细地盯着那些人影,突然发现其中有一个很特别。
    那个影子的头顶是尖的,好像戴着一顶古怪的帽子。而且,他的头就像一只蝌蚪,后面甩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就像……
    我脑中闪过一道光亮:这是清朝人的装束!那尖顶是顶戴花翎,脑后的尾巴是长辫子。
    我明白了:血祖棺与许多邪祟之物一样,需要祭祀。这些人影,就是曾经被用来祭祀血祖棺的冤魂。那酷似清朝人的人影,是当年苏老太爷在世时献给血祖棺的祭品。每当龙舌香唤醒血祖棺,被吸纳进去的魂魄就会随之飞散出来,形成这些畸形的人影。这些人影会掠夺附近活人的灵魂,刚才人影不停地割我,其实就是在削我的魂。
    这些人影里,现在也有了我们的灵魂。这才是小五想表达的意思。
    我虽然理出了头绪,但这对我的处境却没什么帮助。一个人影在我脖子上重重地割了一下,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手蘸着血在地上写道:我也在影子里。
    在我写完的同时,头顶上伸下一个绳套,缠住我的脚把我提了上去。
    头顶上竟然有一个暗道,我被提上去扔到了暗道里。我下意识地朝提我上来的人反击,那个人一把捂住我的嘴,低声说:“是我,小五。”
    我松了口气:“你没被影子杀死?”
    小五说:“这些影子都是血祖棺吸来的牺牲品,没一个是完整的魂魄。不完整的魂魄不能离开土地,这个暗道离地三米多高,影子追不上来。”
    我急了:“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早救我?”
    小五也不隐瞒,说:“你是我师父请来的人,我不得不提防着点儿。”
    我一怔:“为什么‘他可是你的师父啊!”

    小五冷笑了一声,说:“如果他把我当自己人看,为什么不把血祖棺传给我´他每次都说什么不到最后关头,不许使用血祖棺。其实,他就是不想教我罢了。我恨他l”说到这儿,小五猛地回过头,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而且,你看到的那个人,已经不是苏九渊了。”
    原来,苏家凭借着血祖棺的帮助,成为盗墓行当的传奇,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可是应了那句古话,“财齐人不齐”。苏家从起初人丁兴旺的大家族,到现在变成三代单传。
    盗墓行都说,这是因为不依常法盗墓损了阴德。到了苏九渊这一代,竟然连一个儿子都没有,所以苏九渊才收了小五当徒弟。
    血祖棺对苏家的影响还不止于此。
    小五渐渐地察觉到师父的性情越来越阴鸷,对他也越来越恶毒。最可怕的是,苏九渊知道太多的秘密。有些近百年前土豪富商的墓葬,苏九渊总能准确地找到位置,就好像他曾经亲眼见过那些人下葬一样。小五觉得,师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听完小五的叙述,我颤声问:“难道,现在的苏九渊是…”
    小五重重地点了点头,说:“现在的苏九渊只是一个躯壳,我怀疑他的灵魂已经变成了血祖棺的发现者——苏老太爷。说实话,我打算这次在墓里把师父杀了,也算为盗墓行除掉一害。他应该有所察觉,所以才请了你当保镖。”
    老板
    虽然我已经想到这种可能,可是亲耳听他说出来还是感到毛骨悚然。
    我说:“我刚才遭遇鬼打墙走回血祖棺旁,发现你师父不见了。他会不会是被僵尸抓去了?”
    小五诡异地一笑,说:“那你就别管了。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老板,你一切听我的。我们去找主墓室,找到财宝分你一份儿。”

    我们沿着甬道顶的暗道爬去,那些影子果然不再追来。爬行了十几分钟后,暗道前面突然垂下一颗人头。
    人头的两只眼睛垂在外面,脸上的肉已经被啃食殆尽。我一惊,抬枪就要射击。小五拦住我,小声说:“别打草惊蛇,正主儿在人头后面。”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正主儿”竟然是拗断苏九渊脖子的那种枯手。枯手也发现了我们,慢慢地蠕动过来。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挡在我们之间,枯手从头颅脖子里钻进去,食指和中指从两个眼洞里刺出,拇指则从头颅的嘴巴里钻出来,然后用力地一捏。头骨如同朽木般被瞬间捏碎,枯手继续朝我们爬来。
    我颤声说:“该死,血祖棺不是把所有的僵尸都吓走了吗?”
    小五说:“龙舌香的香气散得差不多了,已经快失效了。只有正面对敌了。”
    “得了吧,你师父都打不过它。跑吧!”我说着,拼命地向后爬。可是枯手猛地飞来,抓住我的脚腕用力地扯着。我抓住暗道里一块凸起的青砖,狂呼救命。小五拔出刀来,想故技重施把枯手斩断,可是另一只枯手缠住了他,刀根本够不到。
    我一咬牙,说道:“够不到枯手就砍腿!”
    小五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一刀砍在我的腿上。那只枯手继续用力撕扯,竞生生地把我腿上一大块肉撕了下去。小五腾出手来,回身把抓他的那只枯手砍断。可是附近的枯手越来越多,数不清的毒虫也爬了过来。几只尸鳖聚集在我腿上的伤口附近,啃食着上面的血肉。
    小五绝望了,说:“除非再次点燃龙舌香,唤醒血祖棺,否则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可惜,龙舌香已经烧完了!”
    他的话提醒了我,我说:“不对,我们还有龙舌香!”
    “在哪儿?”
    我举起自己的手:“刚才我一直拿着龙舌香,手上沾着一些龙舌香粉末。如今,只有一个办法:点燃我的手!”
    “你不要命了?”
    “正因为想保住命,才不得不舍弃手啊!”
    我从兜里摸出打火机,把气门拆开,打火机里的气“哧哧”地喷了出来。我用手紧紧地握住打火机,让气喷向自己的手心,然后对小五喊:“快,点火!”
    小五犹豫片刻,晃亮一个火折子扔了过来。火焰遇到打火机里的气,产生了类似爆炸的效果,我的手顿时燃烧起来。血肉焦烂的气味中混杂着龙舌香的气味弥漫开来,剧痛让我几乎昏迷过去。脂肪融化之后产生许多细密的气泡,皮肉带着火焰掉到地上,很快我的手指就只剩下了骨头。
    枯手和毒虫更加疯狂了,这说明我手上粘的龙舌香果然有效。又过了几十秒钟,气味飘到下面的墓室里,血祖棺里传来了一声剧烈的撞击声。
    血尸之祖苏醒了!
    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味从血祖棺里飘出来,把我手上的焦臭气都掩盖了过去。那是一种我从未闻到过的气味,血尸的气味,死亡的气味。
    主棺
    枯手和毒虫再次惊慌逃窜,我和小五死里逃生。
    小五用皮带帮我勒住了腿上的伤口,至于手,已经没有办法了。小五说:“咱们得把血祖棺抬上来,没有它我们寸步难行。”
    小五跳下去,用绳子把血祖棺缠了起来。等他回来时,已经被下面的影子咬得遍体鳞伤。我们俩拼了性命,拽着绳子把血祖棺拉了上来。我们都已经奄奄一息,却每人扛起一条绳子,拖着血祖棺前进。
    终于,暗道转而向上,我们爬了出去,来到一个相对开阔的空间。
    我用手电照了一下,顿时产生一种想要下跪的冲动。这是一座宫殿般的建筑,却比我见过的任何宫殿都大。四十多根金丝楠巨柱支撑着九龙盘藻井,藻井下面分布着四座辅棺灵台,上面摆放着白玉陪葬棺。人在这样庞大的建筑里,才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这些还只是陪衬,它们众星拱月般地环绕着正中间的棺床,那上面停放的才是此墓的主棺。不过因为棺床太高,我们只能看到棺床的四角各有一个烛台,上面摆放着腰粗的蜡烛。
    原来,这才是此墓的主体部分。相比之下,我们之前所在的墓室简直就是个地窖。
    我们拖着血祖棺,一步一步地爬到主墓室的棺床上。本以为这里会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结果,不仅没有财宝,连棺材都没有。
    这是一座没有主棺的古墓!棺椁哪去了,该不会是墓主人也诈尸了吧?
    我和小五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到了身后的血祖棺上——血祖棺的形制和规格,与棺床刚好合适!难道说,当年那位苏老太爷就是从这里把血祖棺挖走的?我们俩将信将疑,把血祖棺摆放到了棺床正中。
    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看来,这血祖棺确实是此墓的主棺。

    机关传导之声由远而近,来到棺床下方。随后,棺床四角的烛台居然先后亮了起来。幽冷的烛光在墓室里晃动着,原本就十分壮观的金丝楠巨柱,这时更如同地狱里的物件。
    烛火顺着棺床向下蔓延,点燃了四座陪葬棺台。四座棺台如同烽火台一样,不断地冒着烟。我闻到了十分熟悉的香味——龙舌香。那四个陪葬棺里装的是龙舌香!
    之前方便面大小的一块儿就有那么大的作用,这整整四棺香料点燃会发生什么我简直不敢想象。我还没反应过来,小五轻轻地拉了我一下。我回过头,见他脸色惨白,显然是发现了无比恐怖的东西。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墓室的穹顶上竟然到处是悬挂着的尸体,还有那种枯手,一直延续到烛火照不到的远处。
    乍一看,简直像是在地下溶洞里看一片热带雨林的根系,令人毛骨悚然。
    “它们要醒了!”我和小五同声惊呼,下意识地躲回暗道,可是一道厚实的铁闸门把暗道堵死了。香气弥漫开来,墓室顶的尸群和枯手渐渐地苏醒过来。起初,我们还寄希望于它们不会下来,但是很快,众多尸体就挣断束缚落到了地上。
    我和小五被数不清的僵尸围在古墓正中间,就在那些僵尸猛扑过来的时候,血祖棺强烈地震颤起来。
    谢天谢地,血祖棺里的血尸也被龙舌香唤醒了!
    僵尸们十分忌惮血祖棺,纷纷后退。我这才松了口气,拍拍小五的肩膀,却见他似乎比刚才还紧张。我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见血祖棺居然缓缓地打开了。

    一只血淋淋的手伸出棺外,之后是溃烂、腐朽的身躯。
    墓里的僵尸轰然躲开。
    我吓得无法呼吸,怔怔地盯着令盗墓行闻风丧胆的血尸之祖。让我惊讶的是,血尸之祖头顶上插着一把桃木剑,胸口被一个黑驴蹄子贯穿,很快就变成了一摊腥臭的血水。
    那桃木剑和黑驴蹄子,都被一个老人握在手里——那正是苏九渊。
    遗言
    “不——”小五扑倒在血祖棺前,绝望地叫道。
    苏九渊冷冷地看着他。
    小五抬头看着师父,眼神中却只有仇恨:“你怎么还没死?我之前亲手把你塞进血祖棺,你怎么还没死?”
    我听得一惊:难怪苏九渊会离奇失踪,原来是被小五塞进了血祖棺。我不禁感到奇怪: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会让一个徒弟这样对待师父'
    小五对苏九渊说:“我一直把你当亲爹般伺候着,就是盼着有一天你会把血祖棺传给我,而你却一直不肯l我知道血祖棺历来是父传子,可是你没有儿子啊,为什么不传给我?我真后悔没早点儿弄死你这个老东西!”
    苏九渊叹道:“苏家自从得到血祖棺,每一代都是单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棺中血尸需要使用者的亲骨肉来喂养。其实苏家每一代都不止一个孩子,可是只能留下一个继承家业,其他的都当了祭品。我清楚地记得,我三个弟弟被父亲塞进血祖棺里的情景。这一切该结束了,我不会让这害人的东西继续在世上流传。你就是我的亲生儿子,你出生的时候你妈妈就去世了。她让我保护你平安长大,为了不让你作血祖棺的祭品,我把你的身世隐瞒了起来。没想到,我保住了你的性命,却在你心中种下了仇恨!”
    一代墓王说着,从血尸的身体里掏出一颗仍在微微跳动的心脏,对我说:“这是血尸之心,在它停跳之前僵尸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保镖,现在你的工作正式开始——保护我儿子冲出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