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推理故事:迷踪 > 详细内容

推理故事:迷踪

作者:叶聪灵  阅读:19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总是在试图寻找我们驻足过的痕迹
    就好像我们遇到了心爱的人
    总希望从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微笑里
    捕捉到一点点暧昧的痕迹
    可是,一切
    真的如我们期待中停留的那么真实、长久吗?
    别样的生活
    “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尸体;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四肢;裸露其外,腐烂不堪的脏器,全部被收集在全亚洲最具规模的蒙氏法医博物馆里。这里有世界最经典的法医解剖案例;最全面的法医科学历史资料;最权威的法医专家辑录……”
    看着电视里介绍法医馆的宣传短片,听着解说员富有热情的介绍,我突然觉得有一点点好笑。其实解说员并没有夸张,法医馆确实是父亲和我心血的凝结。但是,这种有些张扬的展示,似乎还是和我低调的生活状态有些不符。我还是喜欢这么静静地坐在戈多咖啡馆里,听听音乐,喝点咖啡,思考问题。
    我捧着一杯Expresso,坐在靠窗的位置。就仿佛一年前,那个会坐在同样位置喝Expresso的女孩一样。每当这时,我就会陷入回忆的状态里。那个女孩子就像与世隔绝一般,总是安静地喝她的咖啡。她很漂亮,从她身上的校服可以知道,她是附近女子高中的学生。不过,最惹眼的却是她手上戴着的蓝色钻石戒指。她那样的年纪,不是一个可以戴钻石戒指的年纪。
    我发现,她总在悄悄地关注我。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眼神追随着我在咖啡馆里的一举一动。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就不再来了,就好像一瞬间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有一次咖啡馆在圣诞节搞活动,让大家在许愿墙上写下自己的愿望和签下自己的名字。那个女孩子写到:“但愿,爱,能感动一切!Flora。”
    “天啊,那不是大明星蒙橙吗?”几个女孩子尖叫着冲到我身边。每当这时,我都要温和而又富有耐心地和她们解释“我不是蒙橙,你们认错人了”。“怎么会不是呢?你和蒙橙简直是一模一样嘛!”女孩子们唏嘘着。“请你们不要骚扰我们咖啡馆的老板,好不好!”小果再一次扮演“保护”的角色,把带着诧异表情的女孩子们从我身边送走。
    对!我确实不是蒙橙,虽然我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因为我是他的孪生哥哥,蒙蓝。我不喜欢弟弟那种蝴蝶般光鲜的生活,我每天去的地方,除了法医馆,就是我自己的咖啡馆。我更喜欢跟那些没有生命却可以昭示真相的尸体接触。虽然它们无比恐怖,丑陋,甚至肮脏。我已经是法医系研二的实习学生。也就是说,我即将要成为一名每天只和尸体打交道的专业法医。而我的导师,是我那最古怪的父亲,蒙棕。
    乡村旅行
    暑假来临,我要去乡村看望梓茄,她在那儿有一个安宁美好的小别墅。梓茄是我在一个时装展示会上认识的女生,虽然只有22岁,却是很有才华和潜力的时装设计师和化妆师。而她,最吸引我的却是,她不仅为活人设计服装,她还专门为死人设计寿装和给死人化妆。
    去梓茄的小别墅,要路过一片麦地。正悠闲地走着,就看到一个人在地里,他面朝下趴着,很久都没有动一下。这似乎有点奇怪,于是我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把他俯卧的翻转过来,在看到那张清秀面庞的一刹那,我震惊了,他就是我的老同学程伦!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出现在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麦地里,他是昏迷了吗?还是……?怎么一动都不动呢?我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已经没有气息了,我赶快去触摸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是冰冷的。我翻开他的眼皮,明明眼球还有光泽,一点都不像一个死人那样暗淡无光。然后,我又去抚摸他的脸颊,他的皮肤是柔软而又略显红润的。怎么看,程伦也不像是死了,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测量他的体温,他的体温只有27摄氏度。这么低的温度,只能是在昭示一种死亡的事实。
    但是,当我的手触及他的胸部时,我却听到了像是握住雪球的声音!这声音预示着他的胸部已经发生了广泛性的骨折。我马上又去触摸他的头部,他的头盖骨就像是碎裂的瓦片被包裹在皮肤内部一样!这样的尸体状态使我震惊了!我又去触摸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他的关节,他的腿骨,都发生了粉碎性骨折!
    这一刻,我望着一片茫茫的麦地,竟然感觉到了——恐慌!因为程伦的身体表面几乎没有任何伤痕,所以他全身的粉碎性骨折根本不是任何利器导致的外伤所形成,除非,他是从很高的地方跌落下来!坠落之后,再加上麦地的柔软,不形成皮外伤,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是,这广阔的麦地里根本没有条件可以使他跳下来啊!难道?他是被人移尸到这里的?而最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我仔细观察了四周的痕迹,除了我自己的脚印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难道是鬼把程伦的尸体带到这里来的?
    奇怪家族
    “你的别墅啊,如果不说是一个女孩子住的地方,我还以为是个鬼屋呢!”当我发出这句感慨的时候,梓茄正微笑着,拿着一杯果汁坐在我的对面。
    “这个世界上的怪人本来就多啊!我就是喜欢给死人设计衣服,也喜欢给他们化妆啊!谁说死人就没有享受美丽的权利啊!”梓茄是那种喜欢化烟熏妆的女生,再加上一头乌黑的长发,纱质的长裙,从人眼前经过时还真地很像鬼魂在眼前飘荡。
    “那你也不用把你家里到处挂满了死尸的照片吧?而且这些死人的脸还被你化得这么花哨!我真怀疑,能有几个人懂得欣赏你这种死亡艺术呢!”我说话的时候,发现梓茄正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蒙蓝,其实你真的很帅!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么一个近似于天才的美少年,却是一个喜欢整天和死尸打交道的人呢!你从很小的时候,已经开始和你父亲学习法医技术,还帮他打理法医馆的业务,你整天生活在一个充满血腥味道的环境里,难道,别人就懂得欣赏你吗?”梓茄的反击一向有力。
    “你知道吗?死人是会说话的!从死人的身上寻找真相,真的很过瘾,很有成就感。如果你觉得我是怪人的话,可能我老爸才是全天下最奇怪的人吧!他年轻的时候,有一大笔家族生意不去做,而是偏偏选择做法医,等到上一辈人去世了,他还把继承的一笔巨额遗产用来投资建设法医博物馆,还收藏了上万具奇特的死尸。”
    “所以啊,我看你们家最正常的人应该就是你弟弟蒙橙吧。一边做大二的学生,一边做红透半边天的偶像明星。也只有这样,你们这对双胞胎兄弟的帅脸才不会被浪费。对了,听说你老妈是收藏家,她都收藏些什么啊?”梓茄还是忍不住她的好奇。
    “你说呢?你认为她会收藏些什么?”我用暗示的眼光看着一张贴在墙上的死人的照片。
    “不会是死尸吧?”梓茄瞪大了眼睛期待着我的答案。
    “Bingo!她整年整年地不呆在家里,全世界跑,为老爸收集各种各样的死尸。而且啊,还专门是那种死得很离奇的人的尸体呢!”我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自己手中的玻璃杯。
    “My God!简直是一家疯子!”梓茄翻了个白眼。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上午在麦地里发现的那具旧同学的尸体,老爸应该在做解剖,我报了警之后,作为首席法医官的老爸应该正在进行着他的工作。程伦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我心里疑问着。
    遗落的日记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觉得有些无聊,想在书架上找一本书来看。梓茄真是一个奇特的女生!她书架上的书包罗万象,哲学,心理学,美学,而且都是大师的著作。这让我根本不能不欣赏她,甚至是……迷恋。可是,我还不想告诉她,我从看见她那一天起,就喜欢她了,也许,我更喜欢我们之间没有明确答案的暧昧情绪吧。
    翻着她书架上的书,我突然发现一个日记本,非常别致。是梓茄的日记吗?我耗不过好奇心,终于还是打开来看。
    “他是一个从容而又优雅的少年,我猜他也就15、6岁,他很俊美,而且过于冷静。但是,他偶尔的微笑里,却透露着一些温暖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他的笑,真的很阳光。我想,只要有他在我身旁出现的时间,哪怕是一刹那,我都无法把我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我偷偷跟踪他,观察他,已经两年多了,可我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他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就算我告诉他,我一直喜欢他,我想他也不会接受一个陌生女孩子的爱。”
    ……
    已经深夜12点多了,我还在读着这本厚厚的日记,里面还有一些素描,画的都是我。这些素描也可以让我完全确定,这本日记上写的人,一定是我!难道,一直有一个在我身边出现的女孩子在默默喜欢着我吗?可我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觉察呢?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她这么私密的日记本会出现在梓茄的书架上呢?
    第二天一早,梓茄一边喝牛奶一边给一个假模特的头部化妆。“如果是给一位因为车祸死亡的女人化妆,我看我要先清洗她的面部,如果不幸毁容的话,我还要缝合她的伤口,然后再给她涂上一层厚厚的粉底,再……”梓茄又在练习她的死人化妆技巧了。
    “梓茄,你是不是从两年前,就一直在暗恋我?我不介意我们之间有姐弟恋的。”我手里拿着那个日记本。
    “我要是喜欢你,我会直接走到你面前,跟你说,小子,我看上你了,才不会那么迂回,去弄暗恋这种事。”梓茄有些揶揄地说。
    “但是问题是,我在你的书架上发现一个日记本,里面写满了一个女孩子暗恋别人的心情噢。”
    “在我的书架上发现暗恋你的日记?这怎么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共同的朋友啊,而且还是暗恋你的人!难道是她?”梓茄突然之间有些领悟。
    可以通灵的女孩
    “这个村子的风景很美,所以会有游客来观光。他们偶尔也会租我别墅的一个房间来住。不过大多数人因为我的别墅布置得太恐怖而不敢来。不过在你来的前几天确实有一个女孩子租过我的一个房间。日记,也许是她遗漏下的。”梓茄回忆着说。
    “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
    “很漂亮,17、8岁,很清瘦,而且她右手的食指上还戴着一枚很耀眼的蓝色钻石戒指。”
    “蓝色钻石戒指?”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我一直有些怀念的女孩。
    “这个女孩子居然告诉我,她可以通灵,而且可以预知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看到我,竟然说出我妈妈当年是在死后把我生出来的!她可真是神了!”梓茄感叹到。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我的父亲蒙棕打来的。
    “你昨天发现的那具尸体,经过尸检,可以证实是由于从高处坠落而导致死亡,全身都形成了粉碎性骨折,奇怪的就是,那具尸体到底是从哪里摔下来的,因为尸体四周根本没有脚印,就更不可能是移尸。”
    我接完了父亲的电话,突然觉得这个case有点离奇,到底,我这个不怎么见面的旧同学是怎么死的呢?
    “梓茄,有没有兴趣跟我去调查一个人的死因。”我知道,梓茄总是对和死亡有关的事情感兴趣。
    “OK!我也对那具突然被发现的新鲜尸体感觉到好奇。”
    于是,我和梓茄开车赶往程伦已经被封锁的家。
    碎骨
    “现在警察已经封锁了程伦的家,因为爸爸那边只完成了初步的尸检,到现在为止还无法确定程伦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他的死简直就是一个谜。”
    “如果他和你是旧同学,他就说明,他也是个天才了?”梓茄今天的打扮是淑女风格的,她如果不在她那个“鬼屋”研究什么死亡艺术时,其实还是一个非常优雅漂亮的女孩子。
    “对,他是我少年班的同学,算是一个数学天才。不过他为人很古怪,从不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他只是一个人住在这个房子里。”说着我们已经走进了程伦的家。
    我和梓茄四处观察着,客厅,卧室,餐厅,一直到浴室。
    “有钱人家的浴室都可以这么大,这么漂亮。”梓茄感慨着。
    “还记得15岁那年我们一起聚会,程伦还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子,我们还说,那带来让我们‘鉴赏’一下,没想到那句玩笑,成了我们之间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突然有一点点难过。
    “这么漂亮昂贵的浴盆居然也会掉漆啊。”梓茄正蹲在浴盆旁边仔细欣赏着白色光洁的浴盆时发出了感慨。
    我走过去,蹲下来,拾起从浴盆上掉下来的一小块漆。
    “这不是漆,这……是一块碎骨!”对于骨头,我实在太熟悉了,哪怕只是非常微小的一小块,我都可以第一时间鉴别出来。
    “My God!这个浴室里怎么会有碎骨!”梓茄感到奇怪。
    “我需要回去实验室鉴定一下。”说着,我拿出了每天肯定带在身上的小塑料袋把那很小的薄片装起来。
    回到实验室,很快就有了结论,那个小的薄片,正是人的碎骨,确切地说,是一块很小的骨渣。我的第一直觉告诉我,那个浴室有问题!
    于是我再一次回到程伦的浴室,非常仔细地检查了他的浴盆,我又找到了几块非常非常微小的人骨碎片,就像是脱落的白色油漆一样。但是还无法鉴定出碎骨是来自于男性还是女性,不过通过与程伦尸体的骨质做对比,可以肯定,碎骨绝对不是来自于他的尸体。“难道……有人在这个浴室里碎尸?而恰好就是把残肢装在这个浴盆里?”职业的敏感,使我不得不这样联想。
    “阿蓝,我就知道你会来调查这件事!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嘛。”说话的人正是我的父亲蒙棕。
    “在被我发现了一具离奇死亡的尸体之后,又让我发现了碎骨残骸,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够置之不理呢。”我摊开双手,做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这小子就是不听话!难道你想下半辈子都再也站不起来吗?”老爸总是那么不苟言笑的样子。两年多以前,我出过一次车祸,是有人蓄意要撞死我,不过我身手很机灵,及时躲闪开了,但是我的腰骨却受了伤,再加上前些天我因为跑步而扭到腰,新伤旧伤,迫使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情,好好休息一下。
    “我是想,你也刚好可以利用这个休息的机会,和那个你心仪已久的梓茄好好培养一下感情。”老爸居然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可不是表面上那么酷的。
    “其实我一直都有邀请她来我们法医馆给那些尸体化妆,尤其是那些因为被杀害被肢解而变得破碎和恐怖的尸体。不过梓茄说她还在考虑,她明明就是很想来,却一定要装作还在考虑的样子。”
    “我看,你是想利用机会,能够天天见到她吧?”老爸一向都是不留面子地说出我的心声。
    访客
    一周以后,我终于还是回到了梓茄居住的那个小村子。至于程伦的死,终于在有一天的夜晚,当我在顶楼吹风时,被我发现了谜底。那是一架轰鸣而过的飞机给了我最好的启示。所以,程伦应该是从飞机下坠落而死的。只不过,警察还没有找到,他到底是从哪架飞机上坠落的,是被人推下去的,还是自己跳下去的。
    “喂!蒙蓝,你到底一直在摆弄什么啊?”梓茄问我。
    “是人的头盖骨的碎片。大概在两个月以前,有个老人在河边钓鱼,居然钓上来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就是已经完全破损的人的头盖骨碎片。我想,死者应该是在临死前头部遭到过严重的重物袭击,才导致头盖骨完全破裂。而且还有人把这个头盖骨彻底切开,肢解。老人钓上的不过是四分之一的头盖骨残骸。而我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把这些碎片一点点拼接起来,就像是玩拼图那样。”我从容地说着,其实对于我来说拼接这些肢体的残骸已经是家常便饭,为此,我还特别进修过法庭人类学,就是一种专门通过人的骨头来辨别身份和死者生前生活轨迹的学科。
    “为什么你知道,这只是四分之一的头盖骨呢?”梓茄总是对我的学科很感兴趣。
    “因为我已经把这些骨头的碎片进行过称重,根据一套公式,我大概就可以根据骨头碎片的重量来确定它们所占头盖骨的比例。”
    正在这时,我听到有人按门铃。打开门,门外居然站着一个女孩。她手指上闪亮的蓝色钻石戒指向我昭示着,她,就是那个曾经光顾我咖啡馆的女孩。
    “你好!我叫美智,前些天我住在这里,遗落了一本日记,我是想把日记拿回来。”
    “我记得你,因为曾经有一段时间,你总是去戈多咖啡馆喝Expresso。”这时,我发现女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也记得你,你是戈多咖啡馆的老板。”
    “不好意思,你遗落的那本日记,我都看过。”
    美智留下来了,当得知她就是那个一直暗恋我的女生之后,我们之间就显得有点尴尬。美智走进我的房间,看到桌子上都是碎骨的时候,她的脸色都变了,可能是因为惊恐。
    “我是一个法医,我正在拼接人的头盖骨,你不要害怕。”我解释着。
    “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事实上,我可能是最熟悉你的陌生人。”美智微笑着说。
    隐匿的爱
    “美智,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我只是有点好奇。
    “还记得三年以前,那时的你大概也就只有十五六岁吧。那是一个冬天,你静静地站在咖啡馆的窗前,看着雪花飘落,我刚好经过那家咖啡馆,看到窗子里的你,就在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你了。后来,我一直都有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只不过,你没有注意过我。”
    “可是我今天还是遇到你了!”
    “是啊,总是有一些人和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我们无法预料。”美智显得很腼腆。突然之间她的这句话给了我一个启示。
    我走出房间给老爸打电话。
    “老爸,我留了几片头盖骨的碎片在实验室,你把这些碎片和我们前几天在程伦家的浴室里发现的人骨碎片测试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我突然之间想到,头盖骨被发现的地方正是程伦家附近的那条河,而刚好他家的浴室里也出现了人骨,虽然这只是一种猜测,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会是一种关联。
    美智后来留下来住了好几天,因为梓茄总是对美智所谓的通灵技艺感觉到好奇。真是两个奇怪的女生。
    而我也在这几天收到老爸的电话,因为测试的结果显示,头盖骨碎片和程伦家浴室里发现的人骨碎片的确是属于同一个人的!所以,毫无疑问,有人在程伦家被杀死,然后被残忍地肢解了!那么程伦的死一定和这个人的死有关联。
    “蒙蓝!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的事情!我告诉过你,你不要再去追究我妈妈当年的死因!可是你根本不尊重我!”梓茄一大早就在院子里和我争吵。
    “我也是关心你!才会去调查你妈妈的真正死因和她死后分娩的谜团。”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梓茄就是不敢面对过去,我因为她对于我良苦用心的不理解而感觉很愤怒!
    我们终于还是暴吵了一顿。经过的旅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的脾气变得很暴躁,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看到桌子上那已经被我拼合好的四分之一的头盖骨,我的眼前突然展现出一间满墙都是鲜血的浴室,还有零碎的被切割掉的肢体。然后,我走出那间浴室,惊魂未定地看着四周的空旷,仿佛在空气里都可以嗅到血腥的味道。就在这时,一辆车突然冲过来!在我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狠狠地撞向我的身体!我看不清楚开车的人究竟是谁。然后我满身鲜血地倒在路边,奄奄一息。
    告别
    “蒙蓝!你怎么了?怎么满身都是冷汗?”说话的人正是美智。
    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慢慢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噩梦!
    “蒙蓝,我是来和你告别的。一会儿我就离开这里了。这个日记本就送给你吧!留作纪念。我知道,你是不会喜欢我的。而且我看得出来,你一直很喜欢梓茄。”
    “那你以后要开心地生活,要是再遇到喜欢的人,要勇敢地去表达。”
    “希望你多保重。”
    “对了,美智,我还有一件事,一直都想问你,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总是戴着一枚蓝色钻石的戒指呢?”我还是忍不住好奇,一定要问这个问题。
    “噢,这枚戒指上的蓝色钻石是用我已经去世的奶奶的骨灰制作而成的。我没有什么亲人,只有奶奶一个亲人,所以我戴着这枚戒指,就好像奶奶一直在陪伴着我一样。”
    美智走了,留下了她记录我的日记本。
    我又想到了程伦。警察已经调查过他肯定不是从航空公司的航班上坠落下来,那么就应该是私人飞机。并且没有发现飞机的残骸,那么,肯定是有人驾驶着飞机,而这个人很平安,他也知道程伦的死,也许是几个人,难道是几个人把他从飞机上给推了下来?
    惊骇的夜
    刚刚举办完签唱会,我的感觉好极了!那么多蜂拥而至的歌迷狂喊着我的名字。而我则是神采飞扬地站在他们中间,听着那个代表着时尚和俊美的名字“蒙橙”。
    对!我现在的身份是蒙橙。这是我和弟弟之间最大的秘密。我们从很小开始,就已经进行着这种互换身份的游戏了!因为我们长得真地太像了!老爸老妈忙碌到连他们都没有留意到我们之间的秘密。我想,也许人都是有两面性的:一个我,是严谨的法医;另一个我,却是聚光灯下闪耀的偶像明星。我和弟弟,注定从一出生开始,就是怪人。弟弟偶尔也会厌倦蝴蝶般光鲜的生活,于是,他就会变成我,变成一个只和死尸打交道的人。而这个天大的秘密,只有小果知道,那个在我的咖啡馆里从12岁开始,就一直在帮我忙的小果,她是一个绝对忠诚的女孩子。
    “Boss!你快回来吧!你弟弟蒙橙出事了!”我突然间接到了小果的电话。
    “蒙橙出事了?”我觉得很费解。
    “昨天夜里,扮成你的蒙橙少爷被人用刀狠狠地刺到了胸膛,而我恰好赶到那里,也是因为蒙棕老爷让我去取那个拼接好的四分之一的头盖骨,要不蒙橙少爷就可能没命了!而且最蹊跷的是要杀死他的人居然是梓茄小姐!”我听着小果的话,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如果,梓茄要杀蒙橙的话,那么她要杀的人其实应该是我!因为她并不知道我和蒙橙之间交换身份的秘密。
    “当我走进那个房子的时候,我刚好看到梓茄小姐满手鲜血地趴在蒙橙少爷身边,她的手还握着那把已经刺入蒙橙少爷胸膛的刀。后来经过检测,发现那把刀上只有梓茄小姐的指纹。现在警察已经扣留了梓茄小姐。”小果继续说着。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我确实是在这段时间经常和梓茄吵架,但是,那也不至于想要杀死我那么严重啊!这中间肯定有蹊跷!
    扉页的秘密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弟弟蒙橙还没有脱离危险。我又赶到警察局去见梓茄,我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蒙橙,你哥哥蒙蓝怎么样?他有没有死?他还有没有救?你快告诉我!你要相信我!我确实没有杀你哥哥蒙蓝!我们确实有过争吵,但是我也不至于去杀他啊!昨天夜里,我在睡觉时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是从蒙蓝的房间里发出声音来的!我于是马上想打开灯去蒙蓝的房间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的房子却突然断了电,一片黑暗!灯不开,我就只好摸着黑去蒙蓝的房间。借着窗口的月光,我看到蒙蓝的胸膛上有一把刀!我就过去抱着他!我看到他身上都是鲜血!我刚一碰到那把刀时,就看到小果拿着手电筒走了进来!你要相信我!我确实没有杀蒙蓝!”
    我绝对相信,梓茄是不会想要杀我的!我的心很乱。一个是我的弟弟,一个是我非常喜欢的人。到底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呢?
    已经是深夜了,我回到家,看到老爸因为蒙橙出事,而焦虑不安的样子,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蒙蓝和梓茄的感情一向很好,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老爸皱着眉头,他根本不知道我,蒙蓝其实没有任何危险,那个奄奄一息的人其实是弟弟。
    我躺在床上,心情烦乱。无意间碰掉了我带回来的那个日记本。我把日记本拾起来,刚好看到日记的第一页。突然之间,我发现第一页上好像有一些痕迹,在这个角度,在灯光的照射下,我刚好可以看到上面隐约的两个字:蒙蓝。
    我赶快拿出铅笔,横向在第一页涂了起来,那深深的笔记的印记慢慢显现出来,应该是写着:“献给我最喜欢的蒙蓝。Connie。”Connie?Connie是谁?这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英文名字!然后我又非常仔细地检查了这个日记本!我终于发现,日记本的扉页被人撕掉了!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如果扉页上的署名是Connie的话,那么这个日记本应该就不是美智的!因为我还记得美智在许愿墙上的署名:Flora。
    Connie
    第二天一早,警方收到了一张被邮寄过来的照片,而照片上拍下的刚好是两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最奇怪的是,照片的地点,正是程伦的家。
    照片上其中一个女孩子就是美智,而另外一个女孩子,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不过最令我震惊的是,美智居然会出现在程伦的家里!于是我赶快开车去了程伦的家。他的死依旧没有任何线索。这张突然而至的照片,却像是一个最好的启示。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在程伦的家里找到了很多过去的旧照片,其中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是程伦和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的合影,照片的背面,写了一行小字:我和康妮在彼得公园。而这个女孩子,就是警方收到的那张照片里除了美智之外的陌生女孩。最重要的是,女孩子名字叫做康妮,和美智留给我的那个日记本上被撕掉的扉页上的署名Connie应该是谐音,那么这说明着,日记本就是这张照片里脸色苍白的女孩子的。
    这时,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脑子里回想了一遍,我赶快打电话给警方让他们尽快找到美智!如果日记本是康妮的,那么美智为什么要谎称那个日记本是她的呢?美智到底和程伦有什么关系呢?她为什么会和康妮出现在程伦的家呢?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会和我跟梓茄相处那么久呢?而在美智离开之后,又出现了梓茄要刺死弟弟蒙橙的事件。这一切,是不是都有着某种关联呢?而把照片邮寄给警方的人又是谁呢?程伦浴室里的碎骨又属于谁呢?
    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只有在找到美智之后才能解开。
    梓茄的表白
    蒙橙终于苏醒过来,脱离了危险。梓茄也洗脱了嫌疑。
    在弟弟的病房里,我和梓茄照顾着他。
    “梓茄,如果我哥哥真的死了,你会不会伤心?”我问梓茄这句话,是因为我想知道,我到底在她的心中占据着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蒙橙,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哥哥蒙蓝出事的时候,我很害怕,其实我很害怕他就那样死掉,虽然,之前我们也总是互相争吵。我们总是倔强着不肯对彼此说真心话。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我们在彼此的心中都很重要。”梓茄说的时候,眼眶红了。
    “我想,我哥哥会知道的。”其实我很想和梓茄说,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只不过,你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罢了。
    就在这时,蒙橙开口说话了:“是谁这么肉麻,在向我表白啊?”原来蒙橙这小子一直在装睡!他别有深意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老爸这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盒录音带。
    “蒙蓝,你没事了!老爸好担心你!这盒录音带就是那个要杀死你的女孩让警方交给你的!你听听吧。”
    爱的故事
    蒙蓝,我知道,你已经脱离了危险。也许,你还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我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没想到,一枚蓝色的钻石戒指,还是泄露了我所有的秘密。
    我和康妮一直是很好的朋友,我们都没有什么亲人,都是在寄宿学校长大。还记得15岁那一年的圣诞节,我们在一次聚会里认识了程伦,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开始喜欢他了!那时候,康妮因为得了一种叫做隐蔽症的心理疾病,一直躲着不敢见任何人。我就硬是把她拉去聚会,是因为想让她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程伦居然在那次聚会上喜欢上了康妮。从此以后,程伦就一直把康妮放在心里,而对我对于他的付出却视而不见。
    就在我们从聚会回来的那个晚上,我和康妮路过一家叫戈多咖啡馆的窗口,在那个窗口里,康妮也遇见了她这一生最喜欢的人,就是你,蒙蓝。从此以后,她一直默默关注着你,还把你的一举一动都记录在了她的日记里。
    一年多以前,我终于决定杀掉康妮,只有她永远消失了,程伦才有可能关注到我。我们经常去程伦家里玩,因为他是一个人住的。有一次刚好程伦出去旅行,要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偷偷配了他家的钥匙,还骗康妮说程伦邀请我们去玩。于是,我就在程伦家杀死了康妮,还把她肢解了,我知道就在我一袋一袋拿那些残肢去野外焚烧的时候,我掉落了一袋。那一袋应该是康妮的头部。
    等程伦回来之后,我就说康妮去了加拿大继承远房亲戚的遗产,她不会再回来了!就在康妮消失的这一年里,程伦还是一封又一封信地写给康妮,他还托付我转交给她。我看到那些信,知道程伦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她了。
    为了让程伦尽快忘掉康妮,我就把康妮记录的她是多么喜欢蒙蓝的日记本让程伦看,我以为他会就此放手,没想到,这却导致了他的崩溃。他开始变得疯狂了!他甚至还请求我,帮助他去杀死你,蒙蓝,因为程伦以为,只要你消失了,康妮就有可能会喜欢他。我答应了。
    于是我们开始调查你和你身边的人。我们决定,杀死你,然后再嫁祸给梓茄。我想,等程伦发泄了他心里对你的仇恨,他就会忘掉这一切,然后慢慢尝试接受我。可没想到,我等来的却是他的自杀!
    那天,他突然兴致大发,说是要和我一起开着私人飞机享受一下飞翔的感觉。他还在那之前教会我该如何开小型飞机。就在我开着飞机觉得无比快乐的时候,程伦却突然一下子从飞机上跳了下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自杀!但是,我们先前计划好的一切,我还是决定帮他完成心愿。
    于是我按照计划好的一切通过康妮的日记接近你和梓茄,再找机会杀掉你,嫁祸给梓茄。那些日子,我在你喝的水里放了一种药,那种药会导致你的情绪很暴躁,所以你总是和梓茄吵架,这样,你们会因为争执而杀死对方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而我对康妮的感情,是爱恨交织的。我把她的残肢焚烧了之后,用她的骨灰,做成了一枚蓝色的钻石戒指。我要让她永远地陪着我,虽然,我是那么地恨她……
    迷踪
    原来,寄到警局的照片竟然出自程伦的计划。我们最终追查到邮寄的人到底是谁。康妮的另外一位亲戚为了争夺遗产而请私家侦探暗中调查她。没想到居然拍到了美智计划杀死康妮,那天,她们一起在程伦家出现的照片。康妮死后,当然没有去加拿大继承遗产。而私家侦探为了敲一笔钱又把照片卖给了疯狂喜欢和思念着康妮的程伦。
    聪明的程伦从照片开始渐渐追查到美智肢解康妮的真相。于是,他想出了一石二鸟的计划。借助美智之手杀死我之后,再把照片邮寄给警方,让美智最终被捕。失去了最心爱的人,程伦伤心欲绝,所以他选择了自杀,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杀死康妮的美智和作为他情敌的我。虽然,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一个女生深深地喜欢着我。
    怪不得那个傻得可爱的梓茄会相信美智真地会通灵。因为美智和程伦早已经在那之前调查了关于我们的一切。
    我以为那个一直喝着Expresso的美智就是暗恋我的康妮。还从美智暧昧的眼神里捕捉到了爱的痕迹,却没想到,杀机就此出现。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走在街上,有凉风吹来。看到从我身边驶过的车辆,我依然心有余悸。因为我想起了两年多以前的车祸,那个狠狠地要撞死我的人。我打开手里一直拿着的康妮的日记,其中一页写到:如果没有勇气面对我的感情,我想,不如就叫它彻底毁灭吧,这样,一切的痛苦都可以完全解脱……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