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夜惊魂之运尸 > 详细内容

夜惊魂之运尸

作者:猫郎君  阅读:13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引子
    堂屋中间的地上,床一样的架起一扇门板。门板上的尸体被黄缎覆盖,昏黄的灯泡把冷淡的光撒在黄缎上,尸体在光影明暗中显得轮廓分明。
    尸体靠近头的一端盖得不是十分严实,露出一块漆黑的头顶,浓密的短发从缎布下毛扎扎地支出来,这黑色显得既突兀,又冰冷。
    黄缎覆盖的那张脸也在布面上形成一个浅浅的轮廓,但我们无从猜测那张脸的细致表情。
    隔着一扇门,里屋同样灯光黯淡,但与堂屋不同的是,悬挂在旧报纸糊成的天棚下的是条白炽灯管,幽白的灯光打在墙上已褪色的年画上,照在灯下的几个人身上,有男有女,他们围坐在一张油腻腻的圆桌前,看起来像是在商量着事情,但又几乎没有人说话。
    烟气氤氲,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打破僵局,他用食指和中指敲了敲桌面,皱着眉头问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办,还是不办,给个痛快话,你们要是不办,我可就走了,还有别家等我呢。”
    对面的男人低着头闷闷地抽烟,头发有一多半已经花白。沉吟了片刻,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冲着中年人用力一点:“办!”
    “好,”中年人立刻起身。他环顾了一下眼前的几个人,又道:“三万两万的有,八千一万的也有,看你们家是个啥想法?”他乜斜着眼睛等待下文。
    老头咬了咬牙,狠吸了口烟,说:“娃就这一回,三万两万就三万两万,往、往好里弄吧。”
    中年人脸上闪出一抹笑意,他伸出一只手,叉开两个指头,慢悠悠地说:“先交两千块钱定金,快则一个礼拜,慢则十天,铁定给你家这事儿弄好。”
    接了钱掖在怀里,中年人出门跨上摩托车,冲身后送出来的几个人扬了扬手,猛蹬几脚,摩托车空空的发动起来,扬尘而去。出了镇,男人把车停在路边,摸出手机打电话,低声交代了一番,最后叮嘱道:“老六,品相要好,下礼拜三交货,你尽快搞一具过来。”
    对方冷冷道:“我老六啥时候误过你的事儿?”
    电话挂断,中年人嘿嘿一笑,拧一把车把上的油门,摩托车长嘶一声,顺着那条黑暗中泛起灰白的沙土路狂奔而去。
    一
    不安的感觉是从搭上这辆卡车开始的。
    自打半个钟头前坐上这辆颇有些年头的天蓝色五十铃卡车,第娜便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驾驶室里一股怪味儿,那是种令人窒息的腥臭,迫使她一手掩住口鼻。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座位底下塞着一条鼓鼓囊囊的黑编织袋,塞不下,还探出小半截,那股味道就是从里面倾泻而出的。第娜曲着腿,尽量避免让牛仔裤的裤脚碰到上面,她认定袋子里肯定不是什么美妙的东西。
    开车的男人也透着古怪。第娜从后视镜中偷眼打量他,男人黑瘦,眼睛很深,看人的时候目光直直的,不像是人,倒像是一条蛇,那种黑色的环蛇。第娜心里凉丝丝的,仿佛真的有一条蛇盘踞在她身边,她全身都绷紧了。
    两面都是山,正被西沉的太阳渐渐投进阴影中,快要落山的夕阳仿佛一个通红的枪眼,汩汩地流着鲜血,把半天染得一片猩红。
    第娜把头探出窗外向后面的车斗里看。李保侧身对着她,缩在一角,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向后脑勺背过去,样子有些狼狈,第娜看到他不时伸出一只手搓一搓脸。
    她喊:“李保。”
    李保回过头冲她笑笑,那张脸虽然被风抽打得有些发白,但难掩帅哥本色。
    第娜喊:“要不咱俩换换,你进来坐会儿,我到后面去。”
    李保摇摇头,做了个不要再说的手势,很洒脱,然后又笑笑,自顾自转回头去。
    这是种甜蜜的拒绝,代表着关怀与好意,第娜心里暖暖的。虽然这次十一假期的旅行不太顺利,但因为李保的存在,这些不顺利就有些不值一提了,而且说不定会转化成另一种收获,第娜隐隐有些莫名的期待。
    她在西京大学读了三年书,出外旅行还是头一遭,前三年的苦学使得她错过了大学生活的一些生动的精彩,刚刚过了四级,她心情愉悦,接踵而至的十一七天假期令她萌生了出去玩玩的念头,她希望在最后一年填补一些小小的遗憾。第一项就是这次旅行。
    她的目的地是距离西京300公里的白云山,听说那里野果满山,还有无数条清澈的溪流,去过的同学们都说好,她早就想去看看了。
    她在学校的BBS发帖寻找同游者,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当天下午,一个男生就给她打来了电话,他自报家门,说自己叫李保,是西校区体育系的大三学生,身体还不错,帮她背一百来斤的包不成问题。
    第娜扑哧一声乐了,说谁说让你帮着背包了啊。李保在电话里呵呵笑了两声,说女孩找同行的旅伴,一般都有这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通过这个电话,第娜对这个李保产生了不错的印象,她对幽默的男生一向都有好感。
    晚上他们在校外的一个麦当劳见面。李保说他24岁,属老鼠,老鼠獐头鼠目,所以他看起来也有点显老,第娜笑着说你要是老鼠也算是只帅老鼠了。开了几句玩笑,两人便相熟了,共同商定起这次旅行的路线,最后决定次日乘长途客车到白鹭市,然后搭车到白山镇,白云山入山的正门所在地。
    二
    第娜的尖叫声响起来时,李保正把额头架在膝盖上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那声尖叫像针一样刺进了他的耳朵,他浑身一激灵,抬头四顾,只看到漆黑如墨的夜。
    卡车猛地刹住,巨大的惯性把他的后背重重地撞在车厢挡板上,他忍住疼痛跳下车。与此同时,车门被“砰”地推开,第娜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掉下来。
    她脸色苍白,大张着嘴巴指着车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男人打开另一侧车门不急不忙地跳下车,绕过车头走过来,眼神古怪地望着第娜。
    李保俯下身,急切地询问第娜:“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见她说不出话来,他抬头问黑瘦男人,“你把她怎么了?”
    男人眨了眨眼睛,摇头:“怎么了?鬼知道她瞎叫唤什么,我一直在开车。”
    经过还是第娜自己讲述的,她一边讲一边低低啜泣,因为恐惧。
    几分钟前,车摇晃仿如摇篮,她感觉到睡意正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上来。她合上眼打算眯上一会儿,忽地,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扒拉自己的小腿,一下一下的,节奏分明。
    第娜皱了皱眉头,扭过头,目光本能地找男人的手。男人两只手静静地伏在方向盘上,安分守己。
    目光很自然地移到脚下,一团漆黑的映衬下,她看到一只青白的手臂从座位底下直直地伸出来,末端的那只手叉开五个细长的指头,正一下下地轻抚着她的脚踝。
    大脑一片空白,胸腔中像是一块玻璃碎了,她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听了第娜的讲述,李保站起来,面向着那个男人,他说:“你的车里有一只手?”
    男人“咝咝”一笑,转身回到车里,像是噼里啪啦的一通翻动,拿着一根灰白色的软管出来,丢在李保脚下,说:“你女朋友太有想象力了,这是给水箱加水的管子,要是我,顶多联想成一根木棍一条蛇什么的,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只手。”
    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你,”他指着李保,“你,要么带着你的神经病女朋友离开我的车,要么都他妈给我闭嘴,乖乖坐到后面去。”
    虽然男人的态度恶劣,但眼下似乎也没别的选择,李保一声不吭地爬上车斗,再把第娜拽上来,两个人并排坐到一起。
    第娜的恐惧此时已经消退,她也不敢肯定刚才是不是看花了眼,她低声告诉李保,她刚才是困了,但她坚持认为这个开车的男人不正常,她一脸厌恶地提起车座下那个黑色的编织袋,提起那股难闻的臭味,以证明那个男人的邋遢。
    李保闻言一愣,他盯着第娜的眼睛慢慢地说:“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条编织袋里倒有可能装着一具……尸体。”
    第娜蓦地瞪大了眼睛,显然她吓了一跳。
    李保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别出声,这人没准是个杀人犯,等会到了有人的地方,咱们赶紧下车。”
    三
    八点多,路的尽头出现了几点灯光,一个小镇盘踞在前方的黑暗中,仿佛在沉睡。
    沿着镇中的沙土路深入了镇子,卡车停在一个挂着“修车补胎”字样的汽修店前。男人下车,手中提了个塑料油桶,径直进了这间简陋的门市房。这种小地方没有加油站,很多汽修店承担了这一业务。
    李保捅了捅第娜的胳膊,两个人跳下车,撒开腿一阵猛跑,拐进了一条黑黢黢的巷子,靠在石头垒就的院墙根上把气喘匀了,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沉默了。还是第娜率先打破了沉默,她问李保:“要是他要杀我,你……你会保护我吗?”
    李保正色道:“那还用说?!”
    第娜问:“要是他手里拿着刀子呢?”
    李保说:“拿刀也不怕,我从小就喜欢玩刀,见得多了。”
    第娜继续追问:“他要是真杀你呢,你也不怕?不跑吗?”
    李保说:“不跑,我舍不得丢下你。”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那个意思,第娜的脸在黑暗中有点发热了,她正要再说点什么,李保忽然“哎呀”了一声。
    “怎么了?”第娜问。
    李保的手在地上摸索了一圈,他说:“包,我的包没了。”声音里透出一丝慌乱。
    第娜想起李保的确是随身携带着一个黑色防雨绸的小包,她提醒李保:“是不是掉在车斗里了?里面装的什么?钱吗?”
    李保未置可否,想了想说:“算了,丢就丢吧,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估计那个家伙也该开车走了,咱们出去找个落脚的地方。”
    两个人沿着原路走回,再途经那个汽修站时,躲在街角偷看,果然那辆卡车已不在那里了。
    第娜问:“要不要报警,万一那编织袋子里真是尸体呢?”
    李保看了她一眼:“你看到了?”
    第娜摇摇头。
    李保说:“我说尸体也就是个猜测,那是为了咱俩的安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说到报警,就得谨慎了,万一不是怎么办?玩儿警察叔叔者必被警察叔叔更狠地玩儿,我说咱还是少管闲事吧。”
    第娜想想,觉得李保说得也有道理,他们是出来玩儿的,到现在已经够不顺利了,可别再节外生枝了。
    四
    他们在镇子深处终于找到一家小旅店,门口的灯箱绷着白布,想是日晒雨淋已久,早已泛了黄,其中一面还破了道三角形的口子,耷拉下来,风吹过,小旗子一样呼啦啦作响。
    灯箱上写着旅店的名字,喜悦旅社。
    但看旅店里面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喜悦,进了门,一股霉味直冲鼻子,墙上贴着几张90年代的香车美人挂历,挂着一层灰,灰尘覆盖下的那些汽车现在看起来已经显得有些土气。紧靠门里一侧是张暗黄的长条桌,桌上放着两个卷了边的笔记本,歪歪扭扭的写着“喜悦旅社”的大名。屋里阒静无人。正对着门是一条黝黑的小走廊,里面没开灯,走廊尽头依稀可以看见半截楼梯。
    李保喊了声:“有人吗?”
    走廊里响起了拖拖拉拉的脚步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从走廊的暗影中走到灯光下,穿一件黑色的旧西服,削瘦,秃顶,右嘴角一个挺大的黑痣。
    “住店?”老头扫视他们两个,目光阴鸷。
    李保“嗯”了声。
    “开一间,还是两间?”
    “两间。”
    “登个记。”老头把笔记本推到李保面前。
    房间在二楼,格局一模一样,都极简陋,阴暗潮湿。屋里仍是一股霉味,墙皮斑驳,大片大片的水迹渗出,在墙上形成千奇百怪的灰色图案。
    李保在第娜房里聊了一会儿,便告辞回房间了。
    看看时间,将近十点了,第娜熄了灯,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就是睡不着,一闭眼就仿佛感到床头站着个浑身青灰色的人,伸着一只同样泛着青灰色的胳膊,笑嘻嘻地望着她。她干脆爬起来,穿好衣服,开门出去。明天还要坐车去白山镇,也不知道这个小镇叫什么名字,离白山镇还有多远,明天该怎么乘车,匆忙间也没有询问。李保的屋内已经熄灯了,她不便打扰,自己摸索着下了楼梯,到了一楼。
    老头披着衣服,佝偻着腰身站在门口,透过污浊不堪的玻璃往街上看。从后面看,老头像一只巨大的乌鸦。
    第娜轻咳了一声,老头回过身,翻了翻眼睛,沙哑着嗓子问她:“有事?”
    “我、我想问问这个镇子叫什么。”第娜的声音像只怯懦的小猫。
    “恶斗镇。”老头答道。
    第娜心里一寒,这个镇名听起来很凶。
    “你一定奇怪这个镇子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老头嘴角抖了抖,向前走了两步,说道,“我们恶斗镇不好听,但字字不虚,文革时有一年,恶斗镇老百姓分成两派,手持锹镐菜刀混战了一个月,全镇死了二百多口,真正的血流成河,地里的泥土都给染黑了,那年的玉米蔬菜长势特别的好……”
    第娜感觉浑身一阵发冷,她打断老头的话:“那、那这里离白山镇还有多远?”
    “白山镇?”老头晃晃脑袋,咕哝道,“你去白山镇?去白山镇怎么走到我们恶斗镇来?”
    第娜想了想,便把一路上的经过简略地跟老头讲述了一遍,也提到了那只吓人的手臂,特意强调可能是自己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幻觉。
    老头拧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忽然开口肯定地说道:“不是幻觉,你这一说,我大体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小姑娘你要不要听?”
    他的话令第娜很吃惊,忙说愿意听。
    老头的脸阴郁起来,他说我如果没猜错,那车里的确有一具货真价实的尸体,而且应该是具女尸。不过开车那人也未必是你们说的杀人犯,我估计那是个尸体贩子。
    “尸体贩子?”第娜莫名惊诧。
    “对,”老头说,“也就是贩卖尸体的,这涉及到我们这片地区一个古老的习俗,也许可以称为陋习吧,那就是冥婚。依我们这儿的讲究,年轻人未婚而亡,要给他找一具女尸合婚,这样才能避免他死不瞑目,闹得家宅不得安宁。近年来冥婚的风气渐盛,女尸自然炙手可热,于是有些人就专门到处搜罗女尸,贩卖给要办冥婚的人家,有利可图啊,而且,还是暴利呢。”
    老头一席话听得第娜毛骨悚然,但又止不住好奇,问道:“那尸体贩子怎么知道谁家要女尸,总不能挨家挨户地去上门推销吧?”
    老头“嗤”了一声,表示不屑:“有些人专门做这种生意,成了中间人,从中牵线搭桥,一个电话打出去,尸体就送上门了,按新鲜程度、年龄大小,以质论价,说句不好听的,”老头眯起眼睛,忽然别有深意地笑了,“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要是马上变成一具尸体,卖个几万块钱,那是丝毫不成问题。”
    说着,他的手慢慢地向口袋里摸去。
    第娜脸色大变,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向楼梯。老头在她身后嘿嘿怪笑起来,摸出一小瓶烧酒,拧开,抿了一口。
    五分钟后,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传来,最后停在喜悦旅社的门前,戛然而止。
    老头站起来,来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他看到是一辆天蓝色的五十铃卡车,车门打开,又响亮地关闭,一个黑瘦的年轻人像影子似的推门进来,他的眼窝很深,目光冷森森的。
    五
    喜悦宾馆那天夜里死了一个人。警车呼啸着从县城驶到这里,小镇的凌晨被不少警察点缀成深蓝色。
    夜里发生了什么,第娜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
    半夜里,她睁开眼,看到了那双充血的眼睛。
    她感到自己喉咙被猛地箍紧,像缠绕上一条蛇。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感觉到自己正在跌落黑暗,十几年前,当她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溺水的经历,这次和她沉向水底的感觉简直如出一辙。
    眼前浮现起一片刺眼的光亮,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水中漂浮起来了,向着光亮飞去。
    醒来时,她已经在雪白的医院里,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两个警察到医院里给她做笔录。
    年纪较大的警察告诉她,你应该感谢那个叫刘福龙的卡车司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又说,歹徒是个专门骗杀年轻女孩并贩卖尸体的恶魔,犯罪分子每次都声称是受害者的同学,利用结伴出游的方式想方设法将受害者骗到目标地,然后伺机杀害。已经有五个花季女孩朝气蓬勃的生命陨落在他手里,你是第一个逃脱他魔爪的幸存者,真是不幸中的大幸,造成悲剧的原因都是你们过于轻信陌生人。
    年轻较小的警察接着说,嫌犯已经在那晚被刘福龙击毙,第娜同学,你不要有阴影,他再也不能伤害到你了。
    第娜坐起来:“那个司机,刘福龙,他现在在哪里?我想见见他行吗?”
    小警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支吾着说:“现在大概不可以,第娜同学,刘福龙他……还在看守所,他的拘留期限还没有满。”
    十二天后,第娜到看守所门前接刘福龙,刘福龙还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但第娜觉得他眼神柔软了许多。
    第娜请他吃饭,问:“你怎么看出来那个家伙想要杀我?”
    刘福龙一笑:“他把包落在我的车上,到下一个镇子我发现了,打开一看,里面有十几把大大小小的刀子,有钢丝绳,还有毒药,全是杀人的家伙,我赶紧往回开,我知道那个镇上只有那一家旅店,就蒙大运找去了,没想到你们还真在那。我盯了他半晚上,他进你屋时,我就躲在门口,手里攥把修车的扳手,他掐你脖子时,我一急,冲上去给了他一扳手,谁知道他那么不扛打,稀里糊涂就把他给打死了。”
    问到那晚在车上遭受的惊吓,刘福龙承认他车里的确有一具尸体。他说这也正是他被拘留了半个月的原因。但他强调,他不是一个贩卖尸体给人配阴婚的人,他与那些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他问第娜,那部叫《落叶归根》的电影你看过吗?
    第娜点头,刘福龙说他的工作跟电影里的主角有些相似,“我只是帮那些客死异乡的人回家,顺便挣一点小钱养活我自己。”他说他不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不过这次从拘留所出来他知道了,回去以后他就洗手不干了,找一份正经工作去做。
    临走时,刘福龙特意叮嘱了第娜一番,他说你们学生都太单纯,希望你在这件事上吸取教训,可别再轻信坏人。第娜笑着说,我就这一条小命,还不得好好珍惜呀?一定努力做到。
    此时正是下午,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下,他们相互点了点头,告别,第娜看着那辆蓝色的卡车渐渐在黑色的柏油路面上开远,像是始终包裹在一片银灰色的烟雾中。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