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渡魂公交车 > 详细内容

渡魂公交车

作者:魔女  阅读:7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迟来的公交214路
    今天又是周五,正在读大二的白小丹像往常一样,准备晚上就赶回家跟爸妈一起过周末。
    小丹是家里的独女,一直是爸妈的掌上明珠,所以考大学的时候,爸妈死活也不同意从未离身边的宝贝女儿报考离家远的大学。小丹也舍不得离爸妈太远,索性就报了本市最好的一所大学——X大。这所学校虽然算本省一流大学,但在全国范围内看,勉强挤进二流行列。
    虽然当年报考的时候,老师同学们一片叹惋,觉得以她的成绩,读这个学校很可惜,但这对小丹来说,并没什么影响,各取所需嘛,学校也不是很差,何况自己的理想就是守在父母身边,一直陪着他们。
    今天的公交不知出了什么情况,以往十几分一趟的车,今天小丹却等了快两个多小时,还没见到自己要坐的214路公交来临。
    眼看就要七点了,路灯都亮起了。看着周围的同学一拨又一拨的上了各自要坐的车,小丹愈发心急起来。
    小丹拿出手机,正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爸妈今天要晚些回去。突然一道刺眼的车灯照了过来,就在小丹拿手机的功夫,214路已经停在站牌边。司机对小丹喊道:“丫头,等急了吧!快上车,今天路上遇到了一场车祸,堵了很久才赶过来呢。”
    小丹宛然一笑:“可不是嘛,曾叔叔今天可是姗姗来迟!急的我恨不得走路回家了。”说罢,小丹赶忙上了车。
    很奇怪,以往人满为患的214路,今天竟然只有小丹一个人。
    “曾叔叔,今天人怎么这么少,之前我可是挤破头才能抢到一个座位,今天竟然坐上‘专车’了呢,随便坐哪都没人抢了。”小丹开玩笑的说道。
    “嘿嘿,今天叔叔财运不好啊,前一班车刚出发没多久就遇到车祸,估计想坐这班车的人都等不急,转搭别的车走了,你也知道,我这趟车只跑市区到江北大学城的路段,中间地段不是人烟稀少农田,就是纵横交错的高速,乘客少的可怜,一旦车来迟了,仅有的那些固定时间赶车的乘客就都急着走了,要不是我这车正好停在你家小区门口,恐怕我连你这个忠实‘客户’都要流失喽!”
    在两人的说笑声中,214路向市区出发了。
    小丹口中的曾叔叔叫曾友泉,是小丹的爸爸白景锋参军时的战友,转业回来后组织将他安排进了公交车队,由于家里没钱也没关系,就被安排到了这个冷门的江北专线214路当值班司机,而每周五正是他的值班日,有老战友的照顾,小丹的爸爸也很放心让女儿一个人坐车回家。虽然收入相对其他热门公交车少一些,但曾友泉却乐得其所,他本就素喜清净,每天能在这旷野和郊外跑车,他乐得的呢!
    由于路途较远,不堵车的情况下,小丹也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家。一天的繁重课程下来,小丹有些疲倦,跟曾叔叔说笑了一会,小丹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二】鬼镇惊魂
    不知过了多久,熟睡中的小丹突然觉得身下一空,好像从哪里掉下去了似的,惊的她赶忙睁开眼。
    这一睁眼,直吓得她魂不附体,原本好端端的坐在214上的她,怎么突然来到一个灯火昏暗的夜市了?她站在那里,一阵阵的眩晕,顿时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理了理头绪,小丹四处环望了一下,哪里还有214的踪影。她又仔细辨别了下周围的店铺和场景,竟然一丝印象也没有。她这是到哪里了?曾叔叔呢?214路公交呢?
    周围人来人往,偶尔会有几个人停下来,用怪异的眼神看看小丹,然后跟身边的人私语几句,依旧各自走开。
    小丹心里疑惑着,今天曾叔叔是怎么了,车来晚了也就罢了,竟然还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把她扔下车,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
    她沿着街道向前走了一段,试图找到自己熟悉的建筑,辨明方位,好自己走回家。
    但走出去几百米,她失望了,非但没看到一点自己熟识建筑,反而越往前走越黑,期间仍旧有那么三两个路人停下来看她,可能是这些人太过怪异,让小丹突然想起新闻报道里的各种强奸凶杀案,一时间令她毛骨悚然,吓的她更不敢往前走了。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原路返回,虽然回去也不知道是哪,但好歹人多些,也能有些安全感。正在这时,她耳边突然传来曾叔叔的声音:“小丹,此地不宜久留,快跟我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啊?曾叔叔,你在哪里?”小丹环视一周,却不见曾叔叔身影。
    “先不要问那么多,握紧我给你的佛珠,无论如何也不要松手,赶快跟我走!”
    不知什么时候,小丹手里多了一串紫红色的佛珠。她紧紧的将佛珠攥在手里,虽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看见曾叔叔在哪,但从曾叔叔焦急的口吻中,她也能听出事情紧急非常,但也顾不及多问。
    此时,小丹手中的佛珠好似活了一般,竟自行水平伸直,拉着她像黑暗处奔去。
    原本还在不远处闹市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见小丹飞速向黑暗处跑去。
    忽然一反那悠然的逛街步伐,疯了似的在小丹身后涌来,不断有人高喊着:
    “姑娘留步,姑娘留步,时候还早,多玩一会再走也不迟啊。”
    “姑娘等等,你初来乍到,我们这还有很多好景色你没看呢!看完再走吧!”
    那些离小丹比较近的人,甚至伸出手来想拉住她。
    而小丹手中的佛珠却更快一步,在那些手碰到小丹衣襟之前,已经将小丹拉的飞也似的飘到高空。
    “抓住她,快抓住她,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跑了。”小丹身后的人更加疯狂的云集过来。
    小丹很好奇,她平日里一向与人为善,并未和谁结下仇怨,何况她根本不认识这些人,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想着想着,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下。(: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啊……”回头一看,小丹忍不住惊叫起来。
    她看见身后还哪里是热情挽留的人群,分明是一群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恶鬼在抓她。
    小丹忽然感到脚踝一紧,原来已经有一双鬼手抓住了她的脚,并使劲儿往下扯。
    小丹吓的拼命的踢着,希望把恶鬼踢下去,可非但没把恶鬼踢下去,相反被它越拉越紧。
    “小丹,不要回头,你一回头,我们逃出去的速度就会慢下来的!”慌乱之际,小丹又一次听到曾叔叔的话,她赶忙转过头去,不再看后面的众鬼。
    虽然小丹转过头来,但她仍然能感觉到那鬼手还在紧紧的抓着她,她的身体开始慢慢下降,眼看又有一帮恶鬼即将扑上来抓住小丹。
    这时,只见一把红、黄、蓝、绿、白五色小豆从空中洒下来,其中一颗正落在那只紧抓着小丹的鬼手上。
    只见一到白烟升起,那恶鬼惨叫一声,松开小丹,便不见了踪影。
    其他准备扑上来的恶鬼,看见五色豆,也轰一下子四散奔逃。
    只有一刹那功夫,小丹已被佛珠带着,迅速向上飞去。很快,当小丹的双脚就踏踏实实的落到地面上。
    借着皎洁的月光,惊魂未定的小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家的小区门口,一度陷入紧张与恐惧的小丹,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小丹慌忙的跑到家门口,她家就在一楼,她直接就开门进去了。
    【三】家里没有了灯光
    进屋以后,小丹发现家里漆黑一片,她伸手去开门口的灯,可是按下开关后,灯却没有如往常一样亮起来。
    小丹的心一瞬间又被恐惧感填满。
    她连着按了四个开关,门口的照明灯,大厅的中央灯,棚顶的四围灯,甚至连墙上壁画灯,她都按个遍,却没有一盏灯亮起。
    小丹的心愈发恐惧起来,她已经顾不上脱鞋,直接向爸妈的卧室跑去。已经这么晚了,爸妈可能已经睡了。
    小丹的爸妈习惯早睡,一般八点左右就已经睡了。如果放在平时,小丹有事回来晚的时候,她绝不会去打扰爸妈休息。
    但是今天,遇到这么多诡异的事,小丹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不看见爸妈,恐怕她自己一夜都不会安稳了。
    小丹轻轻的叩了下爸妈卧室的门,说道:“爸,妈。我回来了。你们睡了吗?”
    本以为还要多敲一会门,爸妈才会醒过来。可出乎意料的是,她很快就听到爸爸的回答:“是小丹吗?我们还没睡呢!”
    说话间,爸爸拉开了门,卧室里也是一片昏暗,借着室内昏暗的月色,小丹发现爸爸并没有换睡衣,还是穿着生活便装。
    小丹一下子扑到爸爸怀里:“爸爸,我好害怕,今天不知怎么了,遇到了好多恐怖的事……”
    说着,小丹忍不住哭了起来。
    白景锋把小丹搂在怀里,一边轻抚着她的长发,一边柔声安慰道:“别怕,爸爸都知道了,你曾叔叔已经打电话来告诉我了,今天这一切都是意外,以后你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了。”
    哭了一会,小丹觉得舒服多了,加上有爸爸在身边,刚刚恐惧感也消减了一半。
    “对了,爸爸,家里的灯都坏了吗?我刚才进门,怎么都开不了灯,没一个亮的,刚才真是把我吓的半死,我还以为……”
    小丹本想说还以为自己没逃出鬼镇,但话到嘴边她又打住了,她自己都不相信世上真的有鬼,况且这大半夜的,万一说出来吓到一向胆小的妈妈可就糟了。
    “哦,灯啊……”爸爸似乎在犹豫什么,他停顿了下,继续说道:“今天家里停电,所以灯都才不亮呢!”“难怪呢!”小丹应道。
    刚才只顾着跟爸爸诉苦,直到现在,小丹才注意到,妈妈并没在卧室。
    “咦,妈妈怎么不在,她这么晚去哪了?”小丹惊诧道。
    “是小丹回来了吗?妈妈刚在厨房做饭,没听到你进门呢!”卧室外传来了小丹的妈妈沈燕声音,她也随即走进卧室。
    “啊?这么晚还做饭啊?”小丹不解道。
    “是啊,我的宝贝女儿一周就回家一次,虽然今天回来的晚了点,但也不能让女儿饿着肚子睡觉啊。这不,我刚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幸亏你曾叔叔提前打电话来告诉我,你今天会回来的比较晚,不然我早早做好放那,没等吃也都凉了。”看到小丹,沈燕也赶紧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还是妈妈最疼我了,天天在学校食堂吃饭,可真是腻死我了,那个饭菜,说难听点的,跟猪食似的!我天天都想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妈妈是天下最好的厨师呢!”小丹撒娇的搂住妈妈的腰,将头靠在她身上。
    沈燕笑着说:“你以前还不是嫌妈妈做的菜没新意,总是做那几种吗?现在知道妈妈的厨艺好了吧!”
    小丹吐吐舌头:“此一时,彼一时嘛!妈妈做的饭永远是天底下最好吃的。”
    一家人说说笑笑中,小丹的恐惧已经一扫而光。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饿的胃都痛了。
    “爸爸妈妈,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小丹提议。
    “宝贝再稍等一下吧,家里的蜡烛用完了,刚托你曾叔叔去买蜡烛了,他应该马上就来,不然屋里黑漆漆的,咱们吃饭都看不到呢。”爸爸白景锋说道。
    正在这时,家里门铃响起来。
    “一定是曾叔叔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小丹笑着去开门,果然是曾友泉。
    曾叔叔进来以后,一口气点燃了七根蜡烛,家里顿时明亮起来。
    小丹和爸爸及曾叔叔在餐厅坐好,就等着妈妈把菜上齐,大家好美美的吃上一顿。
    【四】失忆的芳魂
    今天的菜品很丰富,看着妈妈一趟又一趟的上菜,小丹也忍不住跑去帮妈妈端菜。
    妈妈刚端走一盘菜后,小丹随后走进厨房。
    她端起一盘菜,刚要走,忽然听见冰箱里发出嗡嗡的声音。
    咦?家里不是停电了吗?怎么冰箱还在运行?为了搞个明白,小丹走过去,一把拉开冰箱门,冰箱里的灯光随之射出来。
    “啊……”就在冰箱里的灯照在小丹身上的时候,她感到身上如烈火焚身般的剧痛。她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倒在地上翻滚起来。
    听到小丹的惨叫声,白景锋和沈燕慌忙的冲进厨房。
    看到敞开的冰箱门,他们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沈燕几乎是一个箭步就跳到冰箱附近,嘭的一声关上了冰箱门。
    灯光被关回去以后,小丹觉得身上没有刚才那般撕心裂肺的痛了,可她依然觉得浑身虚弱。
    白景锋和沈燕一左一右扶起小丹,向餐厅走去。
    坐在餐桌边的小丹,面色苍白,浑身酸痛。(: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爸爸妈妈,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冰箱里的灯光照在身上我会很难受,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才让家里的灯才打不开的?其实家里根本没有停电?”
    听着小丹的话,原本有说有笑的几个人,都变得异常严肃。
    沈燕甚至开始低声哭泣起来,白景锋深深叹了口气,也低下了头。
    沉默了一会,曾友泉开口道:“还是让我来说吧!”
    “哎!小丹,本来我跟你爸妈已经商量好了,想等你高高兴兴吃完这顿饭,再告诉你实情,不想我们百密一疏,忘了关掉冰箱的独立电源……”
    “老白,沈燕,尤其是小丹,你们必须接受的一个事实:小丹已经死了!”
    曾友泉的最后一句话,像炸雷一样,炸碎了白景锋一家人的心,小丹顿时觉得脑袋嗡嗡直响,沈燕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曾叔叔,你说什么?你说我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已经死了,我什么时候死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丹难以置信的吼着。
    她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拼命的回忆着,想忆起自己什么时候死的,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她觉得头痛欲裂。
    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沈燕心如刀绞,她心疼的走过来,把小丹抱在怀里,眼泪还是忍不住滚落下来。
    “小丹,你记不记得你上车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我在赶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场车祸,所以来晚了。”曾友泉继续说道:“其实,你就是在那场车祸里去世的!本来你今天放学的时候,五点半时就坐上214路公交,可是途中经过跨江大桥的时候,我们的车被后面一辆失控的大卡车撞上了。”
    “整个214路公交挤满了54人,10死35重伤,我若不是曾经在部队服役,身手敏捷,在最后关头跳下车去,可能也是难逃一死。而你因为坐在最后一排,受到撞击最严重,你当时满身是血,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灵魂飞走的。而我们前面的7辆私家车,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撞击,有3死9伤,当时遍地都是血……”
    说到这里,曾友泉也忍不住擦了下眼泪。“我天生就有阴阳眼,这点你爸爸是知道的,所以我经常能看到魂魄和鬼魅。当时你灵魂出窍,我看你一路飞向江北,就猜到你应该是回学校了。但凡遭遇横祸而枉死的人,在最初离魂之后,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已死的事实,所以他们选择暂时性失忆,灵魂会回到事故发生前的地点,想让自己的经历再重来一次,并期盼绕过那场让他们枉死的事故,当然,这样的暂时性失忆是于事无补的,亡魂们早晚会忆起自己已死的事。”
    以前,白景锋一直是无神论者,但自从在部队里认识了曾友泉,经常听他讲一些灵异事件,慢慢的,他也开始相信鬼魂一说。
    直到今天,他才彻底相信。等他赶到医院时,眼睁睁的看着浑身是血的独生女儿被推进太平间。
    可是就在刚刚,他又确实看着女儿的灵魂“活生生”的回到家里,当然,这是因为曾友泉在他们夫妇身上各自画了一道符,让他们暂时能看到魂魄而已。
    为了能再见到女儿一面,哪怕是折损阳寿,他们也在所不惜。
    【五】夺命车祸
    随着曾友泉的描述,小丹渐渐想起了那场致命车祸,当时214路正在跨江大桥上行驶,由于是下班高峰期,又赶上周末,来往市区和江北的车辆异常多。
    忽然车上的有人惊叫起来:“天啊,后面那个车是不是疯了,怎么突然加速,马上就要撞上我们了!”
    曾友泉也注意到了后面那辆发疯般开过来的大卡车,可此时前方和左侧都是车,右侧就是江桥护栏,下面是滚滚江水,他所驾驶的214路公交想躲都无处躲。
    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大卡车已经重重的撞上了214路公交,并推着214路连撞了7辆私家车才停下来。
    后来交警赶来处理事故时,曾友泉才知道,后面卡车的司机是个吸毒的,当时车辆拥堵,耗费了很多时间,那个司机心情烦躁,突然毒瘾大发,一时失控,就猛向前开车,才酿成那场重大车祸,而卡车司机自己,也命丧于车祸之中。
    此时,白景锋一家三口已哭成一团。(: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白景锋夫妇结婚比较晚,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也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他们当年只要了小丹一个孩子。现在两人皆已念过半百,却痛失独女。
    而小丹又正值青春年华,二十岁,是一个女孩生命中最美的时节,小丹不知拒绝了多少男生的追逐。因为小丹只想在上学的时候好好学习知识,她一直幻想着自己尽快大学毕业,凭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然后在本市找个男朋友再谈恋爱,以后就可以一直陪着爸妈身边。
    可这一切一切的美好愿望,还没来得实现,就已经在那场夺命车祸中戛然而止……
    虽然保险公司会为车祸中的伤亡人员以经济补偿,但无论给他们多少补偿,对于痛失亲人的家庭来说,作用都是微乎其微的。对于白景锋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家庭,这创伤更是永远难以愈合的。
    【六】幽冥锁恶魂
    “曾叔叔,那我后来又乘坐的214路公交又是怎么回事?”小丹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坐的那辆空荡荡的公交车。
    “那其实只是我做的一个灵车,就是想把你从江北接回家中跟你爸爸妈妈团聚的。因为是用阴符画出来的灵车,所以只有鬼魂才能看的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坐上了这个车的原因。我自己也是做了法,暂时灵魂出窍才能驾车接你的。”曾友泉解释说。
    “那我为什么没直接回到家中,而是在中途睡着的时候忽然掉下车,到了那个恐怖的集市呢?”小丹还是有些疑惑。
    “哎,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事,也是因为我现在还法力不够,不能完全通晓阴阳。今天我才知道,要接一个亡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在回家途中误入的地方,叫幽冥镇,听师傅讲,幽冥镇中镇压的都是几世作恶多端而又不肯悔改的灵魂,他们作恶太多,已经耗尽了转世为人的机会,因此被阎王关在幽冥镇,永世不得超生。”曾友泉的一番讲解,直教白景锋一家人毛骨悚然。
    “但凡事都有意外,这些千万年来被关在幽冥镇的恶鬼,无意间发现一个可以重返轮回的办法,就是抓一个生性善良的枉死之人,在这个人转世投胎之前,强行将别人的灵魂逼出阴身代替它在幽冥镇受苦。并将自己的灵魂附在这人的阴身之上,就可借身还魂,再入轮回之道。”
    “在我发现你被拉下灵车的时候,自己却无法救你,好在这些恶鬼要替换你的灵魂,必须要等到午夜十二点方可。这就给了我时间去向师傅智缘大师求救。他将自己随身修行用的佛珠借我,我才得以将你救出。”
    若是常人听到这些,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但从对于曾友泉这种天生就与鬼魂有着“不解之缘”的人来说,这只是他人生中各种离奇经历中的一件。
    【七】最后的晚餐
    有些时候,真相往往都是令人伤感的,虽然人们很多时候都希望那只是一场梦,可事实毕竟是事实,谁都无力改变。
    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无比清晰,虽然白景锋夫妇早就接受了小丹死去的事实,但在不明真相的小丹面前重重的撕破这刚刚还很温馨的家人欢聚假象,还是让人悲痛欲绝。他们再次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相拥而泣。
    这时,曾友泉忽然提醒说:“老白,沈燕,小丹,事已至此,你们暂且别哭了。若不是老白和沈燕苦苦相求,我也不敢冒险强留小丹一夜,她可能早被黑白无常带走了。毕竟阴阳相隔,无论对生者还是逝者,相互接触过多,都是有害无益的。现在,你们就好好珍惜一家人这最后的相聚时光吧!”
    “你们看到那七支蜡烛了吗?”曾友泉指着七根蜡烛说:“这不是普通的蜡烛,小丹已非生人,是见不得阳世灯光的,阳世的灯光一旦照在她的魂魄上,就会像刚才一样,让她痛不欲生,这七支蜡烛,是我特意跟师傅求来引魂灯,这引魂灯不但可以助小丹尽快重入轮回道,而且还让那些想抓你的恶鬼不敢近身,在这些蜡烛燃尽之前,小丹就必须进入轮回道,不然被那些恶鬼抓到,就难以超生了。”
    四个人又重新坐在餐桌旁,看着一桌美味,却都难以下咽。
    沈燕忍着心头剧痛,给小丹夹了块她最爱吃的可乐鸡翅:“宝贝,多吃点吧,你最喜欢只这个鸡翅,妈妈以前练了好多次,才做到合你口味了。”
    小丹夹起碗里的鸡翅,只咬了一小口,便已泪如雨下。她放下筷子,一头扑到妈妈怀里:“妈妈……我……”说罢,两人又一次痛哭起来。
    坐在一旁的白景锋,也忍不住擦眼泪。
    曾友泉除了一声声的叹息,也不知该怎么安慰这即将生离死别的一家人。在悲伤的哭泣和沉重的叹息过后,屋里只剩下死一般的沉寂,大家眼睁睁的看着那七根蜡烛已经燃过三分之二。
    最后,还是白景锋打破了沉寂:“小丹,还是多少吃点吧。你吃饱了再上路,爸爸妈妈心里也宽慰些。无论我们再怎么难以接受,也无力改变了。就让我们好好的送小丹一程吧!”
    话虽如此,但沈燕和小丹母女还是忍不住又哭了一阵,谁都没有心情和胃口再吃一点东西,一家三口就那样紧紧的抱在一起,期盼最后分别的时刻不要太快来临。
    然而,生死离别的时刻还是那样悄无声息的来了。
    时间就是这样,它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停留,也不会因为人的悲伤而逆转。当你希望它过的快一点的时候,它偏偏要磨磨蹭蹭的耗着,当你希望它慢下脚步的时候,它却飞一般的流逝着。
    在蜡烛燃尽的最后阶段,曾友泉将七支蜡烛摆成一圈,让小丹站在里面,白景锋夫妇站在圈外,一人拉住小丹一只手,他们只想跟女儿再多呆一会,哪怕只有一分,一秒,他们都不愿失去。
    曾友泉又从包里拿出写满符咒的黄纸,在蜡烛上点燃,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将小丹罩在其中。
    白景锋夫妇手里紧握的女儿的手,似乎在逐渐化去,小丹的身影也逐渐模糊,沈燕知道女儿即将消逝,再次失声痛哭:“小丹,我的小丹……”
    她伸出手去,想再摸摸女儿的脸,可她眼前只有一个渐渐虚无的影子,她的手伸出去,似乎已经触碰不到任何东西,小丹跟随着白光,缓缓向上飞去,最终消失不见。
    沈燕伸出去的手还愣在原地,甚至忘了收回来,忽然间,她发觉几滴温热的水从空中滴落到她的手上,她知道,那是女儿最后的眼泪……
    【尾声】一面之缘
    屋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但三个人心底悲痛却一浪高过一浪的涌动着。三个人就那样一言不发的呆坐着,直到东方发白。
    曾友泉劝道:“老白,沈燕,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你们夫妻一辈子没做过坏事,祖辈也都是清白人家,小丹更是个心地纯良的孩子,她不会经历什么痛苦,很快就可以转世投胎了。虽然她来世不会再是你们女儿,但她毕竟还在这个尘世啊!”
    “既然她还会转世,那我们还能再见到小丹吗?”从曾友泉的话里,沈燕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
    “能,你们和小丹还有一面之缘。”曾友泉肯定的回答。(: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那是什么时候,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小丹?”白景锋紧紧的握住曾友泉的手问道。此时此刻,连他都跟着激动起来。
    “哎,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天道深不可测,凡人再怎么修行,也看不透啊,只能一切随缘吧!”曾友泉叹息道。
    自从小丹车祸去世后,白家的朋友们都知道白景锋夫妇有了个习惯,他们喜欢四处旅游,并且非常热心的帮助那些有困难的陌生人。
    别人只知道他们夫妇心肠好,乐于助人。却没人知道,他们接触陌生人的最终目的,不过是希望尽早见到转世的小丹。然而,转眼间,几年过去了,却依旧没有小丹的一点踪迹。
    自从痛失爱女后,因为思女成疾,白景锋夫妇就比同龄人衰老的更快些,他们六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然白发苍苍。
    在白景锋七十岁那年,他由于中风脑梗引发老年痴呆,糊涂的时候连沈燕都不认得了。
    但他兜里却一直揣着一张小丹十八岁时拍的照片,他经常偷偷拿出照片,一看就是几小时,边看边傻傻的发笑。
    照片上,那是一个面容姣好、长发披肩的少女,站在春日盛开的桃花树下,明媚的笑着,她那两颗浅浅的酒窝,使她的笑容倍显甜蜜。
    一天清晨,沈燕看天气不错,就推着轮椅上的白景锋,在疗养院的公园里散步。
    少年夫妻老来伴,他们晚年痛失爱女,近十年来也几经疾病折磨,但两人却一直相依相伴,谁也没丢下谁先一步而去,他们真正做到了白头偕老,或许,这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突然,轮椅上的白景锋突然躁动起来,他甚至想挣扎的从轮椅上站起来。
    他一手扶着轮椅的边缘想站起来,一手激动的指着前方,嘴里颤抖着说:“丹……丹……”
    沈燕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一瞬间呆在原地。
    小路对面,一位少女挽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妇人正向他们走来,那青春靓丽的少女,与小丹当年的样貌一模一样,她边说边笑着,那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如当年的桃花树下的小丹……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