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冤魂引路 > 详细内容

冤魂引路

作者:原野  阅读: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失踪
    陆天已经大四了,开始整天忙着写论文,起早贪黑,除了上课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论文上,他是个勤奋努力的好学生。
    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原本有些肥胖的他,在他大二下学期的时候,居然开始清瘦起来,直到大四也没有恢复到以前的体重。
    陆天女朋友陈宜,今年读大三。陈宜是他前任女友李倩的表妹,只有陈宜知道陆天为什么如此勤奋和清瘦,那是因为李倩在大二的时候突然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
    手机、QQ等所有联系的方式,在一夜之间突然失去了全部效用,陆天像发疯了一样去寻找。报警后,警察对此事居然也毫无办法,陆天才慢慢死心。为了能减轻自己的思念,陆天便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中去,让自己没有任何时间来想李倩。
    在那一段时间里,陈宜一直陪伴着陆天,她看着陆天失魂落魄、憔悴、疲惫,却毫无办法,那时连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她一直呆在陆天的身边,她担心有一天陆天也会突然失踪,就像李倩一样突然蒸发了,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陈宜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陆天。
    陆天在陈宜的陪伴之下,慢慢地走出李倩失踪的阴影,在几个月后,两个人确定了关系。
    陆天不得不承认陈宜是个好女孩,温柔体贴,从来不耍小脾气。可是随着陆天上大四后,陈宜的脾气似乎有点奇怪,她希望陆天能时时陪在她的身旁,温软耳语,时不时会问“你爱我吗?”之类的话,陆天起初还能回:“爱。”
    “有多爱?”
    “比爱我自己还爱。”
    陈宜便心满意足地会心一笑。可是陆天慢慢发现,陈宜问这类问题的频率越来越高,心里竟也生出一丝厌烦,便干脆自己埋头写论文了,几乎没有陪伴陈宜的时间了。
    陈宜虽然生气,倒也没有责怪陆天,他们偶尔在一起的时候,陈宜的表情忧伤极了,让陆天心里升起一丝不忍,他搂着陈宜想告诉她,其实她已经在他的心里无可替代,不需要再问那些问题了。陈宜却慢慢扬起头,带着哀怨:“我知道你还忘不了她。”
    陆天的表情顿时僵硬起来。
    是的,他忘不了李倩,忘不了李倩可爱的笑脸,忘不了李倩那娇滴的声音,忘不了两个人的岁月。
    “可是她已经不在了,你再也找不到她了。”陈宜继续说。
    “我知道。”陆天默然回应,声音低沉。
    “那你为什么还想着她?”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
    “难道你也想有一天,我像表姐一样突然失踪吗?”陈宜突然倔强起来。
    陆天心里像被针刺了一下,痛苦难忍,转身便走。他不想再想起那些事,陈宜却像不知趣一般一再提醒,就像时不时在他还未痊愈的伤口上撒上一把盐。
    空号
    已经第三天了,陈宜没有再来找过陆天,陆天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分,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陈宜,却意外地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我回来了。”
    这号码……这号码居然是以前李倩的!陆天像是被雷击一般怔住了,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话想问,他愣了半天,终于拨打了号码,里面却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空号?怎么回事?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空号怎么可能发短信?陆天的脑子有些打结,心里充满了疑惑。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越来越奇怪,那个空号在第一次发短信后的第三天又发了一条短信来:“我死的好惨。”
    陆天紧张起来,看着惨白的屏幕发呆,他又拨了一次电话,里面却还是空号。
    陆天感觉事情越来越离奇了,是李倩真的回来了?还是有人在恶作剧?为什么空号可以发短信?还是李倩真的死了,是她的魂魄发的?虽然陆天跟李倩以前是男女朋友,但想到鬼魂的时候,心里仍然免不了打一个寒颤。
    陆天的脑子里充满了李倩的影子,夜夜难眠,精神显得委顿起来。又是一个第三天,陆天一直盯着手机,不知道那个号码还会不会发短信过来,一直到天黑,短信都没有再出现,陆天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打开书本,脑子又不自觉想起李倩来,对于书本根本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他想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李倩真的死了,那是怎么死的?这个世界上又真的有鬼吗?
    陆天有些迷糊,拿起书本准备去外面透透气,书本里掉下一张纸,他从来都没有夹纸条的习惯!陆天弯下腰拾起来,发现那纸张有点像女生使用的笔记本的纸张,上面还飘着淡淡的香气。纸的背面似乎有字,陆天翻过来一看,全身像被雷击一般怔住了,上面写道:下面好冷,你来陪陪我吧。
    陆天认得,这是李倩的笔迹,绝不会有错,他觉得这事越来越离奇了。
    陆天是个分析能力很强的人,从这张纸条上可以判断出短信也是李倩所发,一切都是李倩做的。陆天冥思苦想,短信-空号-纸条,从上面有一点可以确定,李倩回来了!
    可是空号又如何解释?难道真是鬼魂?不,不可能,陆天坚定地摇了摇头,他觉得首先要弄明白这是李倩的恶作剧还是、还是真的死了……
    陆天收好纸条,打了个电话给陈宜,约陈宜在体育馆门口见,便收拾好课本匆匆赶往体育馆。
    陈宜姗姗来迟,脸上依然带着哀伤的表情,她走到陆天的身旁,低声说:“你想跟我分手?”
    陆天怔了一下。
    陈宜接着说:“我知道,最近你跟一个叫李小蓝的女孩子走得很近。”
    陆天摇摇头:“我跟她只是讨论一下论文,只是简单的同学关系,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老是胡思乱想?”
    “是吗?”陈宜扬起头,眼眶里噙满泪水,“可是,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的时间还长。”
    陆天心里烦闷起来,最近陈宜似乎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总是纠缠在这些问题上面,与之前的温柔体贴简直判若两人。
    “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陆天有些无可奈何,想说的话却都没有说出口。
    陈宜说:“你真的不想再跟我在一起了吗?”
    “你……”
    陈宜说:“你不爱我了吗?”
    “你真的不可理喻!”
    陆天有些忍无可忍,扭头走了,留下陈宜一个人在后面哭泣。
    解谜
    陆天回来之后有些后悔,本来叫陈宜出来是想问问李倩的事,结果还没来得及问自己却生气跑了。
    现在即使再去找陈宜,可能也说不上什么了,陆天决定去找李倩的好友蔡红梅,可是蔡红梅的话更是让他感觉无处下手。蔡红梅了解的情况跟他自己所了解的几乎毫无二致,看来在所有认识的人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更了解李倩的事了。
    很快又一个第三天来了,陆天开始期盼出现更多的线索,这样或许可能找出一些端倪。他时不时看看手机,又翻翻自己常用的课本,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在寝室的电脑桌前发现了一张纸条:“你为什么不下来陪我?你不爱我了吗?我要让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死……”
    陆天看得触目惊心,那个“死”字是用红墨水所写,许多墨水渍往下流,愰若一张鲜血淋漓的脸,恐怖,狰狞。
    不,陆天有些晕眩,那个、那个“死”字似乎不是用红墨水所写,而是、而是真的鲜血,陆天能闻到那铁锈般的血腥味道。
    一定是恶作剧,陆天想。
    可是那血腥让他又不敢相信仅仅只是恶作剧,一切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陆天只是期盼着,期盼不会有事发生,可是事情终于还是来了。
    首先失踪的是陈宜。
    发现第二张纸条的第二天,陆天实在是忍不住,决定要把李倩的事全部搞清楚,可是陆天却发现陈宜的电话是关机状态。
    他不死心又去陈宜的宿舍,结果只知道她自从前几天开始就经常无声地哭泣,昨天晚上匆匆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也打过电话,可始终是关机的状态。
    陈宜的舍友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在陆天的心里无疑是晴天霹雳。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张关于死的纸条,他的心沉到了海底。
    事儿终于是发生了,陆天再也没有办法把这一切归纳为恶作剧,他想这一定是一个阴谋。
    陆天慢慢地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想理清楚这一切,可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如果李倩真的死了,如果那一切都是李倩的鬼魂做的,那么她应该找的是自己呀,何必找陈宜?如果这一切都是有一个人在背后搞的阴谋,那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天想不明白,抬起头却看到了李小蓝迎面走来。
    李小蓝走到陆天身旁说:“哟,今天怎么有空闲呀?”
    陆天苦笑了一下,并不说话,心里头一直在想那件事的来龙去脉。
    “怎么了?”李小蓝见陆天苦着一张脸问。
    陆天突然想到李小蓝会不会也是自己身边的人?最近自己跟李小蓝确实走得近了一点,那会不会……陆天不敢想下去。
    他严肃地看着李小蓝说:“这几天一定要小心一点,谁叫你都别出去。”
    “怎么了?”李小蓝一脸莫名其妙,“发生什么事了?”
    陆天不想把恐惧带给李小蓝,何况现在这一切看起来都有些捕风捉影,说出来李小蓝也未必会信。
    “你只要记住一定不要轻易出去。”陆天叮嘱道,“你千万要记住。”
    陆天叮嘱完之后,便要走。他突然想起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李倩来发展,那跟他们以前呆过的地方有什么关系没有?陆天想去以前跟李倩呆过的地方看看。
    失踪
    陆天转完了以前跟李倩在学校呆过的每一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发现。陆天感到了迷惘,这个世界似乎变得十分陌生,陌生到让他害怕。
    天已经全黑了,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陈宜,依然是关机,又拨了一个电话到陈宜的寝室,那边人说陈宜还没回来。陆天心头的阴影又加了一重,难道陈宜会……
    陆天觉得是自己害了陈宜,如果自己不跟陈宜在一起,或许陈宜就不会出事。
    陆天一个人沉浸在悲痛和自责之中,就在陆天难以自拔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那张吓人的纸条和李小蓝来,那李小蓝会不会也出事?
    陆天急迫地掏出手机,上面显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十分了,学校寝室在十点半的时候就已经熄灯。陆天拨起李小蓝的手机号码,里面果然传来了让他担心的话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陆天挂了电话又拨起李小蓝的寝室号码,接电话的是郭静,还没等郭静说“喂”,陆天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起来了:“李小蓝在宿舍吗?”
    “李小蓝?”郭静疑惑着,“你是陆天吧?”
    “是。”
    “不是你叫她出去的吗?”
    “我?”
    “是呀,李小蓝临走的时候说你找她有点事,她便匆匆走了,还没回来呢。”
    “什么?”
    陆天感到头越来越大,这个谜团也越来越大了,而他自己置身在这个谜团的漩涡中央,什么也看不清楚。他匆匆挂了电话,傻傻地愣住了。
    不用想,那个冒充自己的人一定就是幕后的黑手,可李小蓝为什么要相信那个人呢?李小蓝被那个“我”这样骗出来,那……
    陆天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那陈宜肯定也是这样被骗出来的。
    陆天有些迷惑了,这究竟是李倩的鬼魂作祟,还是有人假借李倩实施的阴谋?可自己平常在学校里并没得罪什么人,为什么又偏偏选自己?如果真是李倩的鬼魂作祟,为何有如此大的怨恨?陆天越来越不知所措了。
    明天,明天又是第三天了。
    陆天摇摇晃晃回到宿舍已经是凌晨了,这几天太累了,比这些年受的累的总和还累。在迷糊之中,陆天慢慢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寝室的人都去自习了,只他一个人在寝室,他翻开手机,上面蓦然显示出一条未读短信。
    他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短信上显示的居然是陈宜的号码,陆天心里惊了一下,打开短信,上面写道:“你害怕了么?这两个人你更喜欢哪一个呀?是我表妹还是你的同学?回答错误就要受到惩罚。”
    “疯了,她一定疯了。”陆天抛掉手机大喊。
    陆天的脸色惨白,呆立了良久之后,他才想起要打陈宜的电话,试试电话是否还通。
    他拾起手机,上面居然又有一条短信,这次是用李小蓝的手机发过来的,上面写道:“时间到,不回答即是错,你准备继续接受惩罚吧。”
    推理
    陆天双眼发红,先拨起了李小蓝的号码,空号。
    陆天虽然知道就算再拨陈宜的号码可能还是一样的结果,他仍然拨了过去,果然是空号。
    陆天双手拿着手机,无力地呆坐在床上,双眼空洞无神。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寝室的人都陆续回到寝室准备去吃饭,陆天才从迷糊中醒过来。
    他无精打采地洗漱后,便也去吃饭去了,可是不知为何,陆天总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盯得自己全身发凉,可是他回过头去却什么也没发现,一切都很正常。
    陆天边发呆边吃饭,神情呆板,饭还没吃下几口,便再也没有味口了。他在想最后一条信息:“你准备继续接受惩罚吧。”
    什么惩罚?她还要给自己什么惩罚?她凭什么惩罚我?陆天胡思乱想起来。但即便如此,陆天知道他是无法改变的,他越来越相信那个人就是李倩,是鬼。
    吃了饭,陆天一个人坐在学校西面的小山坡上,他依然感觉背后隐约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难道想对自己做什么?
    惩罚?
    陆天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除了一些树木和假山什么都没有,可是就在他的头刚转回来,一只手突然沉重地压在他身上,那力量仿佛有千斤重,让他喘不过气,难道惩罚来了?陆天心惊肉跳地想。
    “这样都没吓到你?”就在陆天准备听天由命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个嘻笑的声音,那是秦风的声音,宿舍里跟陆天关系最好的人,陆天终于放下心来。
    “怎么了?”秦风坐在陆天的身旁问,“没事吧?像死鱼一样,没精打采的。”
    “没事。”
    “就你这样还没事?遇到什么事了,应该积极面对,坐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于事无补。”
    对,就算我坐在这里,还是改变不了,何不积极面对?可能还有转机。陆天突然从地上弹起来就走,秦风在后面喊他也没听见。
    陆天匆匆回到宿舍,把所有的信息和纸条一个一个按时间的顺序写下来:
    第一条:我回来了。
    第二条:我死得好惨。
    第三条:下面好冷,你来陪陪我吧。
    第四条:你为什么不下来陪我?你不爱我了么?我要让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死。
    第五条:你害怕了么?这两个人你更喜欢哪一个呀?是我表妹还是你的同学?回答错误就要受到惩罚。
    第六条:时间到,不回答即是错,你准备继续接受惩罚吧。
    陆天对着这几条短信看了半天,这些信息和纸条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爱情。
    爱情,爱情……陆天默默地念着。
    陆天想起与李倩之间的交往,他的心就疼痛难当,其实他与李倩并无爱情呀!
    他喜欢李倩,可是到了最后才知道其实李倩喜欢的并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他记得很清楚,在学校后面的山林里,李倩告诉他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气另外一个男人,他生气地给了李倩一巴掌,转身走了。
    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疼痛,一直都不愿想起,以至后来李倩失踪后,他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那一巴掌。他们之间唯一说爱的,就是在李倩答应做他女朋友之前,李倩问他:“你爱我吗?”
    “爱。”
    “有多爱?”
    “比爱我自己还爱。”
    “好,我做你女朋友。”
    陆天再往下想自己与陈宜,想起最近一段时间陈宜的反常,那些话语,难道?
    陆天感觉有点晴天霹雳,难道是陈宜?一切都是陈宜干的?只有陈宜知道李小蓝,也只有陈宜清楚他和李倩之间的事,短信之所以要让他去陪李倩,是因为陈宜以为他们是相爱的。
    对,错不了,一定是陈宜,可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太爱他?她又是如何将李小蓝骗出来的?那些空号的短信和纸条又是如何弄的?
    陆天觉得根本就没有鬼的传说,一切都是陈宜干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陈宜,只有这样才能弄清楚整件事情。
    可是去哪里找陈宜呢?又一个难题摆在了面前。
    阴谋
    天已经黑了,寝室里的其他人都上晚自习去了,陆天把头低下来,想陈宜会把李小蓝带到哪里去?突然一袭白色的身影从窗前掠过。
    “谁?”陆天觉得那道白色的身影一直在窗前注视着他,只在他的眼睛扫过窗口的时候,白影才一闪而逝。
    陆天追出门外,白影已经飘出三十米外了,陆天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宿管不在,整个宿舍楼都没什么光亮,只是一味向白影追出去。
    他越追越心惊,那白影的双脚似乎从来没有落过地,白色的长裙里面仿如空无一物,一阵风都可能将她吹走。更奇怪的是无论陆天怎么追都追不上。
    不知道追了多久,陆天已经累了,他的脚步越来越慢,眼睛扫视四周才发现已经不在学校了。
    那白影看陆天气喘吁吁,突然回过头来,用飘渺的声音说:“快来啊,我在山腰的小屋里等你。”
    陆天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是、那是李倩!
    陆天一下子从梦里惊醒,一身冷汗淋漓,他擦了一把汗,那梦居然异常清晰。难道李倩真的死了?她在给我信息?
    陆天一下子想起那座山就是学校后面的山林,他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八点,他决定无论如何要去看个究竟。他带上手电,便匆匆朝学校后面的山林走去。
    树影重重,在夜色的笼罩下,有如鬼魅一般,显得异常阴森。偶尔一阵风吹过,便让人感觉阴风阵阵,脊梁骨都发凉。
    陆天带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往半山腰走去,走到一大半时,果然看到上面有一点星星鬼火,从木屋里渗透出来。陆天加紧脚步,临近木屋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都要死了。”一个男声说,“你们的陆天,估计这个时候还沉浸在恐惧和害怕之中呢!哈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李小蓝的声音。
    “为什么?”男人说,“他抢走了我的女人,也就是她的表姐。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报复他。我学他说话的声音和习惯来骗你们,学李倩的字迹,用拿来的李倩的号码制造谜团,发了信息后立刻注销掉,让陆天无法查证,让他生活在恐惧和痛苦之中。”
    “你,是你杀了我表姐?”陈宜气愤地喊。
    “她?她活该,我对她那么好,她却跟陆天在一起,还说什么我连陆天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她该死!”男人突然大吼起来。
    “你就是比不上陆天,我表姐没选错。”陈宜不顾一切地和他对抗。
    “够了。”男人咆哮着,“你们都是要死的人了,从明天开始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你们了。”
    陆天震惊了,原来一切都是秦风的阴谋,他一临近木屋就听出了秦风的声音。
    “你错了。”陆天冲进木屋。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瞪大了眼睛望着陆天。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秦风吃惊地问陆天。
    “是李倩带我来的。”陆天说,“其实李倩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只是因为你一直不学无术,想激发你上进,可是你居然杀了李倩!”说着说着陆天的声音低下来:“李倩,根本就不喜欢我……”
    “你是个好男人,我应该喜欢你的,可是我却喜欢上了他。”突然一袭白影飘进来。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是李倩。
    “你、你是人是鬼?”秦风害怕地问。
    “你杀了我,我不怪你,可是你却连我表妹也要杀,你真是无可救药了。”李倩幽幽地对着秦风说,“陆天,对不起,以后请善待我表妹。现在你救她们下山吧。”
    陆天跑过去解开陈宜和李小蓝的绳索,三人走到门口,陆天说:“你、你下面打算怎么做?”
    李倩眼睛看向秦风:“我要带他走才能去投胎,所以你们要记住,不可害命,因为冤魂只有杀了伤害自己的人才能投胎转世。”
    陆天三人,往山下走到一半时,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从山腰上传来。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