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欲魂 > 详细内容

欲魂

作者:叶慕风  阅读:10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心里的影子
    这个周末傍晚,学生会组织播放的是艾米最喜欢的电影。
    身为男友的罗杰绝对不能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早早弄到了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带着女友来到放映室。
    其实放映室就是学校里的一间小型的阶梯教室,放电影的工具就是投影仪。
    电影有两场。第一场播放完有一个休息空挡,罗杰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第二场电影已经开始放映。罗杰回座位时正好经过投影仪前方,投影仪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并在墙上映出他的影子。
    一声尖叫突然响起,是艾米。
    灯亮了,罗杰已经来到艾米身边,关切地问:“怎么了?”
    艾米已经泪眼婆娑了:“刚刚投影仪把你的影子照在屏幕上,可是……那影子的身形却分明是江涛。”
    罗杰的脸色变了。江涛是艾米的前男友,已经失踪多时,他也就是趁着江涛失踪的空挡才拿下艾米的。
    仲夏的夜晚,阶梯教室人满为患,罗杰却觉得越来越冷。
    “请大家安静,电影马上开始。”
    艾米说:“我不想看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罗杰求之不得,拉着艾米的手飞一般离开。
    其实罗杰一直瞒着艾米一件事,那就是:江涛早就死了。
    时间退回两个月前——
    即使从整个学校来看,艾米都可以算得上是个大美女,喜欢她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多。这些人中不乏一些结交社会上坏人的二流子,比如张磊。
    张磊知道艾米和江涛在暗中交往后,就找了一帮小流氓教训江涛。他们本来想吓吓江涛让那小子和艾米断了就行,没想到他骨头挺硬就是不服软,结果下手一重,就把他打死了。
    罗杰是张磊的室友,又同样是艾米的倾慕者。那天,张磊是看在一个寝室又关系不错的份上,拉他去受受教育,让他知难而退。谁知最后,罗杰却成了他杀人的目击证人。
    张磊望着罗杰:“刚才你没动手是吧?”
    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眼前冷眼旁观他的人,心里发毛。
    张磊笑了笑:“你埋了他,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干,我们把你俩一起埋了。”
    为了不被活埋,最后罗杰只能咬牙把死去的江涛埋了。而这个秘密,也被在场的几个当事人埋进心底。
    现在这件事以如此诡异的方式被勾起,让做过亏心事的罗杰心里直打鼓,江涛回来了?
    同病相连
    把艾米送到寝室后,罗杰去找了张磊。
    张磊和几个打扮得不像学生的年轻人在校门外的大排档吃烤串,桌上的东西一点儿没动,几人面色凝重,看来是出事了。
    看见罗杰过来,张磊反手拉过一张椅子放在自己身边:“你是不是也遇见什么事了?”
    罗杰点头,将自己在阶梯教室的遭遇说给张磊。
    张磊听完开始发抖,他竭力控制自己抓住桌子上的酒杯猛灌一通后,总算好了点。他舔舔嘴唇,说:“你看看他们。”
    几个小混混各自将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朝向罗杰,那些部位上都长着一个相同东西:包。与其说是包,倒不如说是蛋,因为它们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像极了鸡蛋。
    张磊说:“一开始我们觉得是巧合,大家只是得了同一种病,一直到今天,又有一哥们儿也长了。到目前为止,我找来参与那件事的人,除了咱俩,全都长了这个东西。”他看向罗杰,“依照现有的情况,下个很有可能就是你。”
    罗杰想反驳却找不到借口:“为什么我们都要长这个,而身为组织者元凶的你却排到最后?”
    张磊苦笑:“以我的判断,你们可能只是长这个,我……”
    “啪!”一声脆响打断张磊的回答,一个啤酒瓶在他脑袋上碎开。
    “可找到你们了,给我打!”一帮曾经和张磊这伙人结怨的人出现了,不由分说就再次开打。可是他们没打几下就结束了,因为这个烤串摊子的主人是刑警队长的姐夫,而这位小舅子今天正好没事来帮姐夫忙。
    这群人都是老油条,一听见人家亮身份,立马四散逃开。
    罗杰拉着张磊一口气跑出老远才停下。
    罗杰喘着粗气问张磊:“你没事吧?”
    张磊擦擦汗:“没事,就是起了个包。”他掏出手机开始给跑散的兄弟一个一个打电话。
    罗杰偷看张磊的脑后,发现他也长出一个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鸡蛋一样的包。
    不一会儿,人就又聚齐了,他们并没有商量怎么回去报仇,而是在讨论另一件事:挖开江涛的坟后,是烧掉还是锉骨扬灰。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刚刚不是在商量如何消除那个蛋,而是早就想好了要反抗。这相同的鸡蛋一样的包已经将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了一起。
    爆炸的坟蛋
    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细雨,林间的空气异常清新,罗杰一行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又湿又黏。不一会儿,雨就停了,湿气夹杂着再次升起的高温让他们感觉十分烦躁。
    这是学校东面一处未开发的荒地,枝繁叶茂的密林中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他们当初打架和出事后埋尸地就在密林的深处。
    几个月没过来,这里的一切已经被杂草掩盖,他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对地方。几个人也不废话,三下五除二把杂草拔光,露出一个小坟包。
    罗杰问:“挖吗?”
    张磊一咬牙:“挖!”
    一行人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开始行动。可是没挖几下就停了:有东西。
    这群人当时都在场,都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挖了将近两米才埋的尸体,可是现在,连坟包还没清理干净就挖着东西了,怎么会这样?
    罗杰弯腰蹲下,开始用手去清理,但没清几下就被张磊制止。
    张磊说:“我来。”
    张磊蹲下来并让罗杰站起来去一边,然后他开始做着和罗杰一样的动作。看形状那应该是一块木板,好像刚被埋下不久,靠近点还能闻到一股刚割下来的树皮的味道。
    木板大概有半米长,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张磊将一头握在手里之后,还在不停地打扫上面的泥土:原来上面有字。
    字迹渐渐清晰,是用红色的毛笔写的正楷字:坟蛋们,我回来了。
    “坟蛋们?什么意思?”张磊看不明白,“是不是想说,混蛋们?哈哈,连字都写错,还想回来复仇?来,你们继续挖吧,我休息一下。”
    其余的人又开始继续挖,不一会儿就挖到江涛的尸体。
    一见尸体所有人都呆住了:隔了两个月,尸体竟然没有腐烂,还保持生前的样子。不仅如此,在尸体的太阳穴上竟然长着一颗除罗杰之外的所有人都有的鸡蛋一般的包。
    这时,江涛忽地睁开眼。同一时间,张磊和那几个混混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齐齐转向罗杰,双目开始变得赤红,就像一群饿狼看见一块鲜肉。
    突然,张磊甩手把刚刚捡起的那块木板扔向罗杰:“快用这个砸碎江涛额头的包!”
    罗杰接到后稍微一愣神,那些怪物已经来到身前,他就地一滚,也来不及细想,在站定之后,一使劲用那块木板插向江涛额头上的包。
    “噗!”木板穿透那个包,几乎就要钉在地面上。
    “啵、啵、啵、啵、啵!”连续几声闷响,张磊和那几个小混混全都相继倒地。
    罗杰看见那几个人身上的不同部位都有血流出,上去检查,原来是那些包全都破掉,变成一个个血洞,触目惊心——他们全死了!
    江涛的尸体也开始发出“吱吱”的响声,不一会儿竟然化成了烟。
    一切都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甚至让罗杰来不及反应。这么多人就在眨眼之间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死掉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他了?
    被跟踪的女鬼
    自从张磊几人死掉后,事情好像就此平息了。
    渐渐地,罗杰忘记所有的一切又过上了原来的生活。
    这天夜里,罗杰躺在床上睡觉。今晚是周末,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睡着睡着忽然觉得好热,迷迷糊糊地睁眼坐起,一下子呆住了——寝室里的所有床铺都着火了。
    火光中,一个女人手握火把,笑眯眯地向他走来,不由分说地点燃他的床铺。
    罗杰一下子跳起:“你要干什么?”
    女人扔掉火把,看着他:“不够明显吗?”
    罗杰跳下床就要往外跑,可女人却不追。
    女人说:“我让你跑你都跑不出去,即使你能跑,这火恐怕也止不住。你说说,这宿舍楼得有多少人跟你一块死?”
    罗杰强压惊恐:“你……你要干什么?”
    女人反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当然想活,说吧,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罗杰苦着脸,“大晚上这么折腾我,不单单只是想烤我吧?”
    “聪明!”女人一挑眉,“帮我杀了艾米。”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罗杰不认识眼前的女鬼,不明白她和艾米有什么仇,更不理解她都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却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我被鬼跟踪了。”
    鬼被鬼跟踪?搞什么?
    女人一把抓住罗杰的衣领:“你少废话,两天之内见不到艾米死,那今天这场火将会成真。”说完,“啪”一巴掌打在罗杰脸上。罗杰倒退数步,眼前的火也在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幻觉?可是那一巴掌还是火辣辣地疼。更让罗杰头疼的是,他到底要不要杀掉艾米。
    艾米的秘密
    就在罗杰犹豫不决之际,他接到艾米的电话。艾米说要告诉他一个秘密。
    两人约在老地方,就是校园的东墙旁边,那里是废弃的操场,平时人迹罕至,但是一到周末却是小情侣们的圣地。
    很奇怪,这个周末的夜晚,这里竟然没什么人。
    罗杰来的比较早,可一直等到天黑下来也没见艾米。他有些慌了,是不是艾米知道什么了?他不由得又摸了一下怀里的匕首,思来想去,他决定还是杀掉艾米,毕竟保命要紧。
    又过了一会儿,艾米终于来了。她的脸色很难看,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艾米看四周没人,一下扑进罗杰的怀里:“江涛死了。”
    罗杰闻言,汗毛都竖了起来。(:www.guidaye.com)
    “我知道他肯定是被索了命,”艾米哭得更伤心了,“我们杀过人,那个人变成鬼回来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罗杰竭力抑制自己的吃惊,轻轻抚摸着艾米的背,安抚她。
    艾米抽泣着讲述整件事:“那天,江涛说要开车带我去旅游。我知道他其实是想向我展示他家有多有钱,却并没有明说。
    “当天我们玩得很开心。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路都开着车窗。可是在快到学校的时候,却被骚扰了。和我们平行的一辆车里面有几个小流氓,他们看见我的样子就开始吹口哨。江涛气不过,但是没理他们,就只是把车开得很快。最终,我们把他们甩到后边,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在靠近学校的一个转弯处,就听‘砰’的一声,我们撞人了。我们撞的是个女的,女人当场死亡。
    “江涛急了,他开的是他爸的车,自己没有驾照,要是被发现肯定会很严重。在他的恳求下,我帮着他把那女的埋了。就埋在咱们学校东面的林子里。
    “埋人那会儿是晚上十点左右。你也知道,咱们这儿偏僻,那会儿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因此,一直到现在都没人发现。可是没想到,在那天之后没多久,江涛就消失了。”
    这件事让罗杰又是一惊,恐怕昨天的女鬼就是被撞死的那个女人。
    这段日子的诡异经历开始慢慢在他的脑中形成一条线。江涛撞死那女人,后来死于意外。这女鬼回来报仇,发现江涛已经死了,就转而要杀艾米泄愤。
    只是,她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罗杰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张磊等人的死亡画面猛然在罗杰的眼前闪过,他突然明白了,江涛肯定已经变成鬼,他有能力一次杀掉那么多人,肯定能力要比那女人强。那女人不是不想自己动手,是不敢。所以,她才假手于自己。
    这样的话,江涛此刻会不会就在周围?罗杰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四周。
    月上柳梢,竹影曳地,美人如梦,一切是如此的平静。
    罗杰发现这里不知何时已经就剩他们俩了。他去掏怀里的匕首,匕首不见了。
    艾米望着罗杰的眼睛,泪眼婆娑:“你说我们干了这么坏的事,是不是那女的死不瞑目回来报复我们了?你说江涛是不是已经被她杀了?”
    罗杰摸摸艾米的头,说:“亲爱的,你放心,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走,天不早了,咱们回去吧。”他有种感觉,再不走,肯定要出事。
    “我交代你的事你没做怎么能走?”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有仇报仇
    一个运动装扎马尾的女生突然出现在两人眼前,月光遮住了她的脸,但是听声音罗杰就认出来了,是那个女鬼。女鬼说:“和两位都打过交道,但是还没介绍过自己,我叫张敏。”
    艾米一下子抓紧罗杰:“这衣服,这身形,对,就是她,那个被我们撞死的女孩。她来了,真的来了!”
    眼见艾米快要崩溃了,罗杰只有紧紧抱住她。其实刚才为了活着,他本来是要杀这个人的。直到此刻,看到她变成这样,罗杰才感受到自己有多爱她。
    罗杰暗暗发誓即使自己死,也一定要保护眼前的爱人。
    “罗杰,你的刀呢?”艾米笑眯眯地望着罗杰。
    罗杰转头看艾米,可艾米已经开始一步步地远离他。
    张敏又看向艾米:“别把自己摘那么干净。你忘了自己当初干的那些事了?那天我被几个小流氓追赶,刚好碰见你们的车。我清楚地看到,其实江涛是要停车的,可是你却制止他拉他的方向盘,最终车是停下了,却也把我撞了。”
    同一件事却有两个不同的过程,罗杰不知道该信谁的。可是张敏却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水果刀递给罗杰,说:“你答应过我的。”
    罗杰恳求道:“难道不能饶过她吗?”
    张敏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如果当初她能救我,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她自作自受。快点,动手!”
    罗杰颤声道:“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张敏“啪”一巴掌打在罗杰脸上,道:“你没权利知道。”说完一把将水果刀塞进罗杰手里。
    罗杰心中着急呀,难道江涛不在附近吗?他一直拖时间就是想给还没有出现的江涛制造机会,可现在看来,江涛根本就不在附近。他不会被这个女鬼杀了吧?这个女鬼曾经说有另外的鬼跟踪她,那个跟踪她的鬼应该就是江涛。现在她出现了,那江涛会不会已经死了?鬼再死一次那可是灰飞烟灭呀。
    张敏似乎看透了罗杰的心思,一脚将他踢飞,然后捡起掉在地上的刀:“我本来想着让你最爱的人杀死你,令你做鬼都会伤心欲绝,那多好呀!可是现在这男的不争气,那还是我来吧。”她话没说完,人已经举刀朝艾米扎过去。“噗”,这一刀实实在在地扎到,但是却不是扎在艾米身上,而是扎在张磊胸口。
    “你不是死了吗?”最先说话的是罗杰,他是张磊死亡过程的唯一见证者。
    “咚!”张敏又是一脚踢在罗杰身上,罗杰闷哼一声倒地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张敏走上前,一把揪住罗杰的衣领,一字一顿道:“你竟然敢说我哥死了?”
    “哥?”罗杰吃惊得都要忘记身上的疼痛了。同样吃惊的还有艾米,她发现自己从一个知情者变成了一个蒙在鼓里的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磊拔出胸口的刀,走上前缓缓拉开张敏的手,说:“放开他吧,小敏。他说的是真的,我的确已经死了。
    “你死之后,我就开始寻找凶手。后来,我终于找出了那几个小流氓,就开始筹划着为你报仇。要是一个个杀掉他们,肯定会被他们察觉。没办法,我只能先跟他们结交。没多久我们就成为朋友。要一次性杀掉他们不太容易,爆炸或者投毒这样的手段都可能会失手,于是我就想着能不能借助特殊的力量。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了‘阴阳杀’。所谓的阴阳杀就是借助横死之人那充满报复欲的灵力,去杀掉那些害死他的人。简单来说,就是恶鬼复仇,不同的一点是,阴阳杀只借灵力,不会召唤出恶鬼。不仅不招,还会将恶鬼的魂魄弄得魂飞魄散。这个做法很合意,可是我缺少一个横死鬼。于是我想到江涛。”说到这里,张磊望向艾米,“你们觉得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哪里知道其实是有人看见的。只不过他不想惹事,没说出来而已。”
    “那时我想,既然江涛是害死我妹妹的凶手之一,那用他来做横死鬼他也不算冤枉。于是,我借口他和我抢艾米,约那帮小流氓出来揍他。其实就是想让这群小流氓变成杀死江涛的元凶。在动手时,江涛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是我故意的。”
    “那你为什么要叫我去?”罗杰有些不理解。
    张磊说:“因为这个法术还需要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触发。你可以回想一下,你大部分出现在我眼的前机会都是我制造的。”
    见罗杰已经明白了,张磊接着说:“虽然到最后算是我和那几个混蛋同归于尽,但是那又如何,我毕竟为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报了仇了。”
    “可我的仇还没报!”张敏咆哮道,“这个臭女人还没死!”她突然像发疯一样冲向艾米,可是在刀尖顶上艾米的身体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没有转身,问张磊,“哥,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张磊没有回答,只是走上前,拉起张敏的手,说:“走吧,咱们走!”在经过罗杰的时候,他说,“好好照顾她。”
    张敏说:“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不自己动手收拾艾米,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因为她是我哥最爱的人。”说完,他们渐渐地走向黑暗,消失无踪。
    尾声
    他们走后,艾米一下子瘫倒在罗杰的怀里,过了好久才醒过来。
    艾米问:“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吗?”
    罗杰点头:“对,他们都走了,以后我们就安全了。”
    艾米摇摇头:“可我觉得不是。”
    罗杰说:“为什么呢?”
    艾米说:“第一,从头到尾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知道?第二,张磊是怎么知道阴阳杀的?要知道现在的很多道术其实都是骗人的。第三,刚刚你用来杀我的那把刀去哪里了?”
    听艾米这么一说,罗杰觉得有道理呀。突然,他愣住了,因为刚刚最靠近他的只有艾米。
    “噗!”一把刀结结实实地插到了罗杰胸口。是艾米。
    艾米跳开几步,冷笑道:“其实刚刚我只想收了那两个鬼,并没有要把你怎么着。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要杀我。”
    “这……这是为什么?”罗杰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点儿从身体里抽离。
    艾米答非所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漂亮吗?以前我也是个丑小鸭,后来有人教我,只要我能找到充满欲望的灵魂,并将它们抓来给那个人,他就会帮我制成变美的神药。”
    “充满欲望的灵魂?”罗杰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对。”艾米解释道,“每个人都有欲望,但是死去方知万事空,一到成为鬼,很多东西都看得淡了。那这些鬼就没什么用了,就只能去投胎。因此有欲望的鬼是很难找的。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创造。
    “那天看到张敏,我的脑中一下子就跳出一个计划,这计划成功的话可以制造好多带着欲望的鬼,说不定我下半辈子就不用到处找了。于是我就跟江涛夺车,将张敏撞死,然后在暗中操纵这一切。
    “可是我没想到,除了那两兄妹,其余的混混竟然一点恨意都没有。他们只是一门心思去投胎开始新生活。”
    “那现在,这两兄妹也已经放弃对你的仇恨了,你应该没有灵魂可找了吧?”罗杰的脸色已经变成惨白。
    艾米呵呵笑道:“当然不是,难道你没听见吗?虽然他们放弃了对我的恨,但是还有爱。张敏爱哥哥,张磊爱我。爱也是一种欲望。当然……”她笑眯眯地盯着罗杰,“还有你。我现在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对我的爱应该已经全部都化为恨了吧?只要我现在杀掉你,然后直接收了你的灵魂,你的灵魂一定就是充满恨意的。然后我再去抓那兄妹俩。他们跑不远的。”
    罗杰神色痛苦:“你难道就不能饶了他们吗,他们不是也放过你了?”
    艾米一挑眉:“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可是话没说完,她的脸色已经变了。刚才还满脸痛苦之色的罗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起身飞速冲向她。同一时间,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钻进艾米的鼻孔。
    “你要干什么?”艾米的声音变了。
    罗杰说:“唯一能让你不再错下去的办法就是也把你变成鬼。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其实在约见艾米之前,罗杰已经知道自己深爱艾米。他发誓死也要保护艾米,可是鬼在暗处他在明处,没办法,就只能把他引出来。他成功了,没想到却引出这样一个事实。
    实际上,罗杰密封在身上的汽油是要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拿来和女鬼同归于尽的,却没想到,真正的“鬼”竟然就是爱人。最后,杀鬼的汽油用在了爱人身上……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