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一定要签的快递 > 详细内容

一定要签的快递

作者:考薇  阅读:136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快递员已死
    暑假来临,408宿舍的欧阳磊找到了一份兼职,暂时搬离了宿舍。于是,只有段晓海独自在闷热的房间里“享受”这个漫漫无边的夏天。安静而闷热的空气让原本性格就很恶劣的段晓海感到更加暴躁,他从电脑前站起身来,狠狠地伸了下懒腰,恨不得要打谁一顿才好。
    “砰砰砰……”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一个弱弱的声音问道:“有人吗?有你的快递。”
    段晓海全身一个激灵,一种兴奋感油然而生。凭经验,他知道敲门的正是那个弱小的快递员张明明。这个张明明生得又瘦又矮,送快递的时候经常受到段晓海和欧阳磊的欺负。如今,在段晓海最需要找人出气的时候,他居然送上门来了。
    想到这里,段晓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瘦小的张明明,只是今天的张明明看上去有点不太一样。他的脸色格外苍白,衬得他那双乌黑的眼睛有些异样。他举起了个盒子,怯生生地说:“您的快递,请签收。”
    段晓海刚想说这并不是他的快递,他的目光却被包装盒上的几个字吸引了——“翡翠饰品”
    段晓海的大脑飞速旋转起来,难道,这盒子里装的是翡翠饰品?那可太好了!既然张明明把它送错了,我为什么不将错就错收下?这笔小财,我发定了!于是,段晓海一改往日恶劣的态度,急急忙忙地在单子上乱签了个名字,然后塞到了张明明的手里。
    奇怪的是,一向认真负责的张明明居然没意识到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段晓海一眼,然后一跛一跛地下楼去了。
    段晓海兴奋极了,他来不及把盒子拆开,就急忙登录QQ向欧阳磊报喜。他说:“喂!哥们儿,我今天捡了个大便宜!送快递那小子居然把一盒翡翠饰品送到我手上了,现在翡翠可值钱呢!”
    然而,段晓海的报喜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欧阳磊并没有被这个消息所震惊,他回复道:“我没空理你那笔小财,现在我工作单位的楼下出车祸了,我得好好看看。”
    “什么车祸?”段晓海顿时来了兴趣。
    “是一个快递员死了。刚刚他送快递的时候,不小心把包裹摔在了地上。顾客不愿意了,说里面是高档物品,非让快递员赔。那快递员哪有钱啊,他不住地向顾客求饶。也就是这个时候,顾客狠狠地推了他一把,恰好推到马路上,被一辆飞驶而来的车子撞死了。”
    看到这段话,段晓海心里忽然一动。他离开电脑,拆开了刚刚“误收”的包裹。
    突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伴随着纸盒的打开,黑红色的血居然大量涌出,夹在血液里的,还有星星点点的碎玉。这是一个完全摔碎的包裹,但血是从哪儿来的?
    段晓海急忙扑到电脑前,给欧阳磊发了这样一句话:“那个快递员长什么样?你好好看看!”
    三分钟之后,欧阳磊在屏幕上发了一个惊异的表情,他说:“太巧了!死的那个人,居然就是经常给咱俩送快递的张明明!”
    张明明已经死了!
    但段晓海却收了已死的张明明送来的快递。
    看着那一地血腥,段晓海差点儿晕过去。
    对不起,包裹摔碎了
    虽然段晓海已经清洗了好几遍,但房间里还是抹不去那股浓浓的血腥味。他实在累得受不了了,于是不再管它,一头栽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让段晓海从睡梦中惊醒。他以为是欧阳磊半夜归来,于是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去开门,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我是快递员。对不起,今天您签收的快递被我摔碎了……”
    段晓海全身一个激灵,睡意顿时全无。他急忙透过猫眼儿向外看,只见走廊昏黄的灯光里,那个瘦小的张明明呆呆地立着,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妈啊!他不是死了吗!”段晓海叫了起来,他不敢再往外看,返身就往屋里跑。然而就是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脚下一凉,接着一个幽幽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对不起……我把您的快递摔碎了。”
    段晓海一低头,只见不知何时地上已经伏着一个身材瘦小的人。他的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段晓海的脚踝,上面还有黏糊糊的血。那人的身体在地上颤抖了几下,然后他缓缓地抬起脸来。
    果然又是张明明的脸!虽然没有开门,但已死的张明明居然穿门而过,进到宿舍里了!巨大的恐惧将段晓海包围起来,他大叫一声,狠狠地用脚踩着张明明的手,趁张明明放松的时候,他一扭头跑了出去。
    背后,宿舍的门轰然关上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段晓海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他看看四周,依旧是黑漆漆的夜,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乡里,而他却回不了宿舍。段晓海越想越悲凉,此时能够帮助他的也就只有欧阳磊了。
    于是,他向宿管阿姨借了电话,打给欧阳磊求救。好梦被惊扰的欧阳磊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他说:“你被鬼从宿舍赶出来了?现在没有钥匙?你别怕,我马上赶回去,然后陪你住一个晚上。”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身大汗的欧阳磊赶到了。在欧阳磊的陪伴下,段晓海再一次踏进了408宿舍。日光灯下,房间一切如常,丝毫没有鬼魂闯入的痕迹。
    “其实你也不用害怕,”欧阳磊安慰道,“张明明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也许不会害你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错?你和他又没有多接触过。而且,他以前给咱们送快递的时候,咱们总是欺负他,他死后一定会来报复的。”段晓海振振有辞地说。
    欧阳磊微笑了:“有件事儿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我这份暑假兼职,就是张明明所在的快递公司。我现在也是一名快递员了,我听其他人说,张明明是个很可怜的孩子,他家里条件不好,就靠着他自己送快递挣钱。”
    听了欧阳磊的话,段晓海像抓住了救命草一般,他死死地握住欧阳磊的手:“你居然和张明明一个公司?那太好了!我故意误收张明明的快递,以前还欺负过他,现在他真的回来找我了。我求求你,想办法让我向他道个歉吧!我需要他的原谅!”
    “想让张明明原谅你?也不是没有办法。”欧阳磊皱紧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我听公司的人说过一种办法,你可以试一下。”
    再吓他一次
    欧阳磊所说的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张明明所在的快递公司官网BBS上开一个版面,然后写上自己遇鬼的亲身经历。一定要着重描写之前欺负张明明后的悔恨心情,并加强对张明明归来报复时的诧异场面进行渲染。之后,段晓海还要贴上自己的照片和家庭住址,以示真诚。
    虽然这种“忏悔”式的方法让段晓海觉得很丢人,但是一想到张明明那只血淋淋的手,他还是决定照着欧阳磊说的做。当天下午,段晓海就在BBS上开了一个帖子,声泪俱下地写出了自己是如何被张明明报复,以及自己此时的悔恨心情。写完之后,段晓海在BBS上简单浏览了一下,他吃惊地发现:居然有很多人的经历和自己一样,他们以前都欺负过这名叫张明明的快递员,张明明死之后,他们都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报复。
    这个BBS看上去就像是个忏悔室。
    段晓海的帖子提交后,正在兼职的欧阳磊却冷冷地笑了。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快递公司的办公室里,眼前的电脑上全都是类似的忏悔帖子。
    原来,这就是欧阳磊的兼职。他的工作不是送快递,而是为快递公司收集这种忏悔帖。最近一段时间,顾客们的脾气越来越大,经常谩骂和欺辱快递员,而且投诉量也越来越多。无奈之下,快递公司的老板想出了一个“损招”,他雇佣了欧阳磊这名大学生来负责这个BBS版面,收集有关于“顾客欺负快递,之后不得好报”这类的真人晒帖。有了这些帖子之后,许多顾客都被吓住了,他们不再对快递员谩骂,同时投诉量也少了许多。
    欧阳磊只要做满100个帖子,就可以拿到高额的报酬了。而段晓海提交的那个帖子,正是第100个。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腰包鼓鼓,他不禁高兴起来,他想:有了钱,我得给班花买一份礼物。上次她生日,我没有送礼物,这次一定要成功。
    “恭喜你啊……”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打断了欧阳磊的思路。欧阳磊一回头,正看到张明明立在自己的身后。欧阳磊顿时有些不耐烦起来:“你要干什么?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是啊,你已经不需要我了。我已经帮你演了戏,帮你在午夜进入宿舍吓段晓海,还背负上了‘已死’的名声。现在你即将得到奖金,就没有我的份儿了吗?”张明明虽然还是怯怯模样,但是说话却有理有据的。
    欧阳磊一下子火了:“你给我滚到一边儿去!如果不是我,这些天你就得天天送快递!帮我演戏,你得到了休息的机会,还不感谢我?”
    欧阳磊这无耻的理论把张明明的脸都气白了,他喘着粗气说:“你一点报酬都不想给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好吧,既然你这么不仁义,我就把真相都告诉段晓海。我让你们做不成朋友!”
    听了这话,欧阳磊顿时软了下来,他一把拉住了张明明,然后好言相劝起来。张明明的脸色也缓和下来,他说:“我觉得你够狠的。虽然你需要凑够100个帖子,但也没有必然把段晓海吓成那个样子啊。”
    欧阳磊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异样的光:“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你了。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吓段晓海,并不是为了那100个帖子。如果你再能帮我吓吓段晓海,我就把奖金的一半都给你!”
    张明明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他一直都没有忘
    这个晚上,段晓海的内心很平静。因为他已经发完了那个忏悔帖,他觉得张明明再也不会来找他了。
    于是,段晓海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有脱。不知睡了多久,他被一声细细的呼唤惊醒,那声音虽然弱小,但是仿佛就在耳边:“对不起,我把您的快递摔碎了……”
    段晓海全身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黑暗中,他感觉到那声音是从门外发出的,但为什么会有如此贴近的感觉?
    怀着异样的惊恐,他颤微微地走向门口。顺着猫眼儿一看,脸色苍白的张明明再一次立在门外,脸上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似乎知道段晓海正在看他,于是,他歪了歪,对着猫眼儿前的段晓海打了一个招呼。也许是车祸的问题,他的头偏得很厉害,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
    “妈啊!他怎么又来了!”段晓海跳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居然自动打开了。伴随着“吱呀”一声,一股冷风灌了进来,瘦小的张明明飘飘荡荡地进来了。
    “不要,你不要过来……”受到惊吓的段晓海已经不能像往日那般吼出大嗓门,他只是不断地后退,用细弱的声音求救着。
    而张明明狰狞一笑,离段晓海越来越近了。他伸出一只手,有点点的鲜血顺指尖而下。长长的像是钢钉一般的指甲,随时都有可能扎进段晓海的脖子。
    “妈啊!”段晓海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不断地向后倒退,直到他的背部贴到了冰冷的墙面。完了……他心里暗暗地说。他知道自己对张明明非常恶劣,死去的张明明是不会放过他的。于是,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命丧鬼手。
    然而,出乎段晓海意料的是,张明明不仅没来杀自己,反而大笑起来。张明明顺手打开了灯,然后关上了宿舍的门,神秘兮兮地说:“你别怕,我其实不是鬼。”
    “胡说!你已经被车撞死了!”段晓海颤抖着说。
    “你亲眼看见我被撞死了吗?这个消息只是欧阳磊对你说的。”
    “没错,确实是欧阳磊说的。可是欧阳磊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会骗我的。”
    “哈哈哈……”张明明一改往日那怯怯的样子,说:“原来你不知道啊,这一切都是欧阳磊安排的。你把他当朋友,可他一直想办法害你呢。”
    之后,张明明就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段晓海。
    听了张明明的叙述,段晓海的肺差点儿都气炸了。他不再感到害怕,而是跳起来大吼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害我”
    “欧阳磊说,一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让他非常恨你。”张明明回答道。
    一年前?段晓海努力去想。突然,一件往事在心头浮现,让他不由得叫道:“欧阳磊这个小心眼儿!他居然还记得那件事!”
    原来,段晓海和欧阳磊的仇是从快递结下的。去年夏天,段晓海和欧阳磊都想追班花,于是想趁班花生日的时候送一份礼物讨其欢心。可是两个男生口袋里的钱都不多,去不起实体店,只能网购。
    那段时间恰好连雨天,段晓海和欧阳磊的快递同时送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磊的快递被水浸了。虽然里面的东西没坏,但是被水浸过之后品相就不好了,根本就没法儿给班花送去。而段晓海的快递完好无损,正好赶在班花生日那天送了过去。
    欧阳磊失去了和班花亲近的机会,他痛苦极了。私下里,他把送快递的张明明打了一顿,原本只是想撒撒气,却从张明明口中得到了这样的消息:“其实你的快递没有被泡坏,是段晓海答应给我一百块钱,让我对你的快递做点手脚。”
    为了追女生,不惜使背后黑手。这件事儿,欧阳磊一直记在心里,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恨意由此而生。虽然,后来段晓海也没有和班花在一起,但是在欧阳磊的心中,一直把段晓海当作自己最大的爱情阻力。
    这件事情段晓海早就忘了,所以他以为欧阳磊也不会再记得,也就没有设防。事到如今,段晓海也不顾及兄弟之情了,他气急败坏地对张明明说:“我再给你一百块钱,你把欧阳磊给我约出来。我要当面和他解决问题!”
    我最恨这种人
    午夜三点,欧阳磊被电话声惊醒。话筒里传来了张明明怯怯的声音:“欧阳磊,我闯祸了。刚刚我奉你的命令去吓唬一下段晓海,没有想到这小子不经吓,居然死了!”
    “什么?”欧阳磊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吓出了一身冷汗。此时此刻,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何把罪推到张明明的身上,但是张明明显然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张明明说:“欧阳磊,你快过来帮我处理尸体吧。如果你不帮我,我就去自首,说背后的主谋就是你。”
    欧阳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急忙穿好衣服,满头大汗地向宿舍跑去。
    一进408宿舍的门,一股寒冷之气扑面而来。房间里非常黑,几乎什么也看不到,欧阳磊试探性地叫道:“张明明,你在吗?”
    忽然,从门后蹿出一个人来。他猛地举起一只酒瓶,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磊的头上。一阵剧痛让欧阳磊差点儿晕过去,但是他反应很快,反身就抓住了背后那人的手。
    借着微弱的月光,欧阳磊看到:持酒瓶的人,正是段晓海。
    事到如今,什么也无须说了。两个男生只能选择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法来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段晓海恨欧阳磊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方式来吓自己,而欧阳磊恨段晓海曾经在背后暗算自己。黑暗中,两个男生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而那个怯怯的快递员张明明,正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平时他总是挨这两个学生的打骂,今天他终于可以看到段晓海和欧阳磊的头破血流了。
    “你他妈的太恨人了!”段晓海一边打一边骂,“自从收到那份快递之后,我就知道有问题!那快递他妈的里面全都是血,我没想到你小子有这本事,做出这么可怕的玩意儿!”
    欧阳磊愣了一下。那份快递确实是他让张明明送来的,但那快递里只有一块用塑料做成的假玉,并没有血啊。不过,欧阳磊没有来得及辩驳,他只顾着和段晓海对打。
    段晓海一边挥着巴掌一边又骂了起来:“你他妈的也太有招了!张明明是怎么像鬼一样进到宿舍里的?是你给了钥匙吧?”
    欧阳磊又是一愣,他从来没有信任过张明明,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把宿舍钥匙给过张明明啊。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他的心底升起,他不禁退后了一步。
    打得气喘吁吁的段晓海,趁这工夫对坐在旁边看热闹的张明明吼道:“你小子别在那儿傻看!你过来帮我,我给你一百块钱!”
    这话提醒了欧阳磊,已经筋疲力尽的他也叫道:“张明明,你帮我,我给你二百!”
    “他妈的!我给五百!张明明你快上啊!”段晓海叫道。
    “我给一千!”欧阳磊扯着嗓子叫道。
    “我给……”
    “别说了。”张明明冷冷地打断了两个人的吼叫,他从角落里站起身来,幽幽地说:“我会帮你们吗?你们简直太天真了。段晓海,当初你答应给我钱,让我把欧阳磊的快递弄湿。可是我把快递弄湿之后,你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我找你要钱的时候,你还把我打了一顿。”
    听了这话,段晓海却一点愧色都没有,他一直觉得张明明就是好欺负的。
    “还有你,欧阳磊。”张明明把头转向了欧阳磊,“虽然我弄湿了你的快递,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能那么打我啊!我的肋骨被你打断了一根,腿也被你打伤了,直到现在,我还总是跛着脚走路。”
    欧阳磊心底暗暗地说:“活该!”他不禁低头看了看张明明的腿。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欧阳磊的嘴巴张大得合不起来了。他看到,瘦小的张明明居然没有踏在地上,他的脚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
    怎么会这样?
    张明明缓缓地向他们靠近,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飘。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报纸,丢给了欧阳磊和段晓海。
    那是一周前的报纸,上面有这样一则新闻:因包裹摔于地上,快递员被客户粗暴打骂。推搡中快递员不慎跌坐在马路正中,被飞驶而来的大货车轧于轮下,当场死亡。
    欧阳磊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自己编来吓段晓海的故事,居然就是真的。
    欧阳磊和段晓海那惊恐的脸,让张明明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客户。虽然我是送快递的,但我也是人,为什么无休止地欺负我?如果不是你们这种客户,我就不会死。我才22岁啊!”
    欧阳磊和段晓海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极度惊恐的声音。在这叫声之中,张明明恢复了往日怯怯的笑容,他说:“今天,难得将你们二位聚在一起。现在,我来索命,请二位签收。”
    这份快递,不签都不行。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