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负心 > 详细内容

负心

作者:考薇  阅读:149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空房间里的故事
    这是一个冰冷的房间。风,从某个黑暗的角落吹来,四周回响着令人胆寒的呜咽。房间里密密地垂着乌黑的布幔,它们不时掀动起来,像是有鬼魅窜动。
    此时,四个女生围坐在一张白色的桌前。和桌面一样发白的,是她们年轻的脸庞。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大学生,而且相当漂亮,她们分别叫做:陈玉瑶,李芳,简姗姗,孙晓美。
    四个女生互相对视了一下,想说话,却没有人敢先开口。正在这个时候,风突然猛烈地吹着,吹起了几条布幔,在那片乌黑的布幔背后,一个男人的遗像露了出来。只一瞥,看不清男人的样子,但这一幕足以让四个女生尖叫起来。
    “这个鬼地方我呆不下去了!”名为陈玉瑶的女孩大声说,“还是我先说吧。我先给你们讲讲我男友负心的故事。讲完了这个故事,你们一定会被打动的!”于是,她捏着衣角开始讲述:
    那是我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一场火灾。当时,我因在外地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正住在酒店里。浓烟滚滚的时候我完全乱了手脚,甚至不知道自己房间的门在哪里。我听到周围都是人声,大家都争先涌出这栋失火的楼。我也知道我得快点行动了,因为烟已经越来越浓了。火灾里很少有人被烧死,大部分人都是被浓烟熏死的。
    正在我惊惶失措的时候,一个男生突然从我的窗子里翻了进来。我认出来了:他是和我一起参赛的人,只有一面之缘,没有深交过。但就是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已经成功逃生的他居然翻进来救我了,真是患难见真情啊!他环视了一周,然后二话不说,背起我冲出了大楼。
    那天晚上,我伏在他背上成功脱险,我在暗暗地问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男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吗?这个男人难道不值得你用一生来爱吗?”
    他似乎很腼腆,不愿意先向我开口求爱,即使他冒险来救我,也不愿意表白。那么,就只好我先开口了,我使用了一切我能够使用的方法,逼他承认他喜欢我。
    我相信,这是一段经历过生死的爱情,所以对这段感情我一直很放心。我以为他绝对不会背叛我,因为我是他用命换回来的。然而,很快我发现出了问题,他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往甚密,两个人一起吃饭喝酒看电影唱KTV,基本上情侣之间能做的事情他们都做了。我气急败坏地质问他,结果我得到了一个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够接受的答案,他说:“我和她在一起很多年了。其实她才是我女朋友,你不是。”
    “你说谎!”我叫了起来,“难道你忘记了吗?奥数竞赛那一天,你冒着生命危险把我救出来了!”
    他摇摇头:“其实是你一直误会了。我的女朋友也住在那个酒店里,当时我是翻进去找她的,但是我一进去就发现进错了房间。当时,你在火灾中一副慌乱的样子,我觉得我不能把你抛下不管,所以才救了你。难道你不记得了吗?救出你之后,我又冲进了酒店里……”
    我呆呆地看着他,像是不明白他所说的一切。但是我心底有个声音在说:“你误会了,他从来没有爱过你。你是那场火灾中的一个幸运者,却不是爱情故事里的胜利者。”
    讲完这个故事,陈玉瑶的泪水流了下来。显然,她对这段生死相许的爱情放不下,即使那一切源于一个可笑的误会,但是对于一个年轻的女生来说,这种伤害也是最强烈的。她擦了擦眼睛,问道:“怎么样?我的故事一定会成为在座当中最打动人心的吧?”
    其他三个女生脸上都现出不屑的神情。李芳接口道:“你的故事不算什么,还是来听听我的吧。”之后,李芳开始了讲述:
    我是医学院的学生,主修心理学。我的成绩很好,得到了竞争保研的资格,同时也得到了去市心理医院实习的大好机会。
    就在那段实习当中,我遇见一生当中最爱的男生。那天是个周二,照例是病人来得最少的时候。我们科里的主治医生乐得出去逛逛,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病。这个时候,有个男生来了,他看上去很阳光也很干净,丝毫没有心理疾病的样子。但是他说,他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和心理疾病,他需要一些盐酸文拉法辛。
    我被他的倾诉所打动了,但是我没有给他开盐酸文拉法辛。因为那种药品很危险,不是我这种小实习医生可以随便开的。不过他没有生我的气,他和我聊了一会儿天,还夸奖我的鞋子很漂亮、之后他说:“下周二的这个时候,我还会来的。”
    又是一个周二,他真的又来了。他看上去比以前更帅了,而且他还带来了一大捧花。他和我天南地北地侃着,言语里不时透露出对我的爱慕,我看着那些花,以及他真诚的脸,心理防线一点点被攻破了。
    终于,我违反规定给他开了盐酸文拉法辛,同时也把自己当作一种药品开给了他。
    我原本以为这是一段美好的爱情,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他居然拿着我给他开的处方,到医学院投诉了我。校领导对我违规操作大发雷霆,不仅给我记过,而且取消了我的保研竞争资格。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直到我去当面质问,他才说出真相——一他并不爱我。他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帮助那个和我一起竞争保研的女生。
    我被他利用了,可是谁来补偿我的爱情?我是真的爱他啊!
    讲到这里,李芳泣不成声。在场其他三个女生也无不同情。但是她们都努力克制住自己,摆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房间里的风还在发出令人恐怖的呜咽声,她们知道,现在任何一个举动,都很可能关乎生死。
    看上去最弱小的简姗姗发话了,她的声音听上去乖巧极了,她说:“也许我的故事确实没有那么跌宕起伏,但是我受到的伤害一定是最深的。因为,我的爱人,与我青梅竹马。”于是,她也开始讲述起来;
    我和他从小就认识了,他大我三岁,我一直把他当作哥哥,又不完全是哥哥。初中那一年,他第一次拉我的手,第一次吻我,第一次表白。上了高中之后,他的成绩不好,但我却成为了优秀生。家里不太赞同我们在一起,但是我一直相信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他陪我到各处去参加比赛,陪我买各种复习资料,他把我的高考看得比他自己的都神圣。因此,我以为这样纯洁的感情是永远不会破裂的,我只等着自己长大,然后嫁给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一切并非如此。就在我考上了全国知名的大学之后,已经在社会上混了许多年的他居然对我说:“我不喜欢你了,我觉得你这种乖乖女完全不合我的胃口。”
    这个结果我不能接受,我放下了女孩应有的一切自尊,去哭求去倾诉,但他一直不理我。这份感情从我懂事起就建立起来,如今,它毁灭了,让我情何以堪?
    简姗姗痛哭起来,她的身体都在抽搐,显然是对这段感情无法释怀。陈玉瑶不由得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想要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
    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孙晓美叫了起来:“别哭了!不要一副可怜的样子!我们为什么要坐在这里任人宰割?难道我们就不能反抗吗?我不要去讲什么男人负心的故事,更不要和你们在这里比谁最惨!我不信那个背后黑手真的能杀了我!”
    背后另有真相
    原来,四个女生聚在这里讲述悲惨的负心故事,并非出于本愿,她们都是迫不得已。
    三天前,四个女生在上网时同时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讲故事中大奖。只要你能把自己被抛弃的故事讲出来,让大家感受到你的痛苦,那么你就有机会中大奖……”
    主办者名叫杜鹃,她声称,自己是通过网络监控了四个女生的上网记录,意识到她们都受过感情的伤害,因此希望她们参加这个活动的。这种说法虽然让四个女生都不太高兴,但是邮件里措词信誓旦旦,仿佛大奖就在眼前,她们决定试一下。
    反正也不费什么事儿,只要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行了。更何况,她们迫切需要一个听众,来倾听自己受到的感情伤害。
    于是,这四个素不相识的女孩聚到了一起。她们在约定的地点集合,然后走进了一个豪华的大宅子。本以为这是个高档酒店之类,谁知道进去之后,细心的陈玉瑶发现:手机的信号没有了!
    接着,她们身后的门紧紧地关上了,推也推不开。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她们根本逃不出去,只能继续前行,来到了现在这个大房间里。
    这里真的很恐怖,十月天,居然处处散发着冬天的寒冷。房间里到处垂着乌黑的布幔,房间尽头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但是谁也不敢走过去看。正中央有一张大白桌子,还有四把椅子,四个女生只有坐下来,听凭这个活动的主办者发落。
    不一会儿,主办者杜鹃出现了——只是她仅仅以声音的形式出现。她在某个看不到的角落,用扩音的方式说:“你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男人的灵堂。”
    “什么?”四个女生顿时毛骨悚然,她们站起来四处张望,果然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阴森森的。
    “这个男人很善良,一辈子都爱着唯一的女人。但是这样的好男人居然死掉了,而且是背负着误解死去的。这样的事实让我受不了。因此,我需要听一些男人负心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可以减轻我的痛苦,让我好过一点儿。”说到这里,杜鹃爆发了一阵疯狂的笑,“你们四个就要给我讲故事!”
    “凭什么?”孙晓美不屑地问。
    “凭什么?”杜鹃的声音听上去冷冰冰的,“这房子设计得很巧妙,你们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同时,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你们不能求救。现在你们被困在这里,讲故事是唯一的出路。”
    “我们讲完了,你就放过我们,是吗?”陈玉瑶问道。
    杜鹃的声音里充满了嘲弄:“当然不可能。四个人当中,故事讲得最动人的那个,可以走出去。其他三个,都得死!”
    “啊——”四个女生尖叫起来。她们慌乱地在房间里寻找出口,却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杜鹃不再出声,像是在等待女孩们选择,直到三个小时之后,女孩们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们围坐在桌前,终于开始了讲述。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女孩们纷纷讲起了自己过往的情事。
    只有一个人不这样做,那就是孙晓美。孙晓美是个“官二代”,一向很硬气,不受人左右。同时,她本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悲情的爱情故事,她收到邮件的时候就做好了现编故事的准备。然而现编的故事,根本就不会比真实的精彩,她没有胜算。于是她跳了起来:“你们几个傻子就在这里讲吧,我才不信邪,我要出去!”
    说完这句话,孙晓美冲着布幔深处冲了过去。那里乌黑一片,隐约能够看到一张男人的遗像。正因为这恐怖的遗像,谁也不敢接近那里。但是,此时的孙晓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能出去,再恐怖的事情她也不怕。
    其他三个女生,眼看着孙晓美冲进了布幔里。之后,她再没有了动静。
    几分钟之后,陈玉瑶不由得有些动心了:“孙晓美是不是逃出去了?要不然我们也逃吧?”
    李芳犹豫了一下,几次回头往那里望,却不敢站起来。
    年纪小的简姗姗仿佛不知轻重,她呆呆地看着那遗像,然后说道:“其实,我觉得那个男人挺面熟的。”
    正在三个女生犹豫不绝的时候,突然,布幔深处传未了一声惨叫。那声音是如此恐怖,让人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不一会儿,布幔被掀开了,一个人影缓缓地走了出来,她全身上下部是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腰间。
    “是孙晓美!”眼尖的陈玉瑶叫道。
    此时的孙晓美仿佛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她摇摇晃晃地走进来,然后狠狠地栽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呼吸。
    “天啊!”三个女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跟着孙晓美冲出去。
    某个角落里,再次响起了杜鹃的声音:“现在你们知道厉害了吧?你们三个都讲了负心的故事,那么就评选出一个最打动人心的吧。那个人可以活,其他两个人,就得死!”
    你知道绝望的滋味
    又是三个小时过去了,房间里越来越冷了,再加上孙晓美那血淋淋的尸体就趴在脚边,三个女生快要崩溃了。
    但是她们谁也不再开口,因为接下来面临的问题不再是讲一个故事那么简单。她们需要评选出一个讲得最好的人,可是谁都只想选自己,不想选别人。谁都不愿意放弃生的权利。
    事态一时陷入了僵局,女生们哭了起来,哭得那么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杜鹃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们感觉到绝望了吗?”
    三个女生同时点头。
    杜鹃又问:“绝望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空虚。”陈玉瑶抢先说,“是一种从心底发出的空虚。它让我感觉到无所适从,仿佛全身上下都已经不是我的了。”
    “而且很痛。”李芳接着说,“现在我只感觉到心痛,痛得没有办法。”
    “生不如死。”简姗姗幽幽地说,“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感觉。”
    话音刚落,杜鹃突然哭了起来,听上去她有些失态,但她还是强忍着说道:“你们终于知道绝望的滋味了!那么我给你们一条生路。接下来,我会讲一个爱情故事,听完之后,如果你们猜出了其中的秘密,我就放你们三个走!”
    三个女生的眼里顿时燃起了复生的光。
    于是,杜鹃哭着讲了一个关于男孩的故事,但这并不是负心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男孩,很善良的男孩。他从小就喜欢一个女孩子,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有一天可以保护她,给她最幸福的生活。
    但是,他的希望在渐渐地落空。因为他的成绩很差,在这个时代难以立足。而他所喜欢的女孩却十分优秀,而且出落得像水莲花一样。
    他意识到了自己与她之间的差距,但善良的他还是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她高三那年,去外地参加奥林匹克竞赛。他拼命打工,攒钱陪她去外地。比赛前一天晚上,他去给她买宵夜,归来的时候,酒店居然燃起了大火。他奋不顾身地爬上窗予,试图去寻找她所在的房间。不过,火灾中的一切都太混乱了,他爬错了窗予,那房间里有一个慌乱而陌生的女孩。出于善良,他把这个女孩救了出来。
    没有想到,事后,这个被救女孩居然爱上他,而且死心塌地要跟着他。他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那个女孩误以为他是冒死前来相救,所以无论他怎么辩白也不相信。当他向被救女孩道出自己已有爱人的真相时,那女孩深深地怨恨着他。
    虽然很愧疚,但他的日子还得继续。这段时间正是他心爱女孩高考的时候,女孩很想参加自主招生,但苦于没有门路。就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官二代”女孩,她叫作孙晓美。孙晓美向他承诺:“只要你帮我争取到保研名额,我就帮你女朋友弄到自主招生名额!”
    于是,他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他找到了与孙晓美竞争的那个医学院女生,然后假装爱慕,骗取了女实习医生的信任。之后,女实习医生被处分了,孙晓美顺利地弄到了保研名额。不过,这件事引起了女实习医生的深深怨恨。
    不过,这一切他都不在意,因为他心爱的她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自主招生的名额,并考取了国内一流大学。
    就在这个时候,他意识到:该是我退出她生活的时候了。她这么优秀,和我在一起会耽误她的。
    于是,他对她说:“我们还是分手吧。你这样的乖乖女根本不合我的胃口。”
    她也哭过求过,但是他强忍着不为所动。当有一天,她真的背着行装离开的时候,他却受不了了。就在这个时候,他曾经伤害过的两个女生都来到了他身边,一次次地折磨他,让他的心充满了负罪感。他来到了他们定情的那座大桥,跳了下去。
    故事讲完了,房间里一片寂静,仿佛死去一般。
    突然,三个女生大哭起来。她们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仿佛灵魂都要在哭声中倾泄而出了。房间里的布幔开始晃动,那个男人的遗像再一次出现。那是个年轻男孩的脸,看上去那么阳光,那么帅气。
    杜鹃的声音幽幽地传来:“看来,你们都已经听懂了其中的秘密。”
    陈玉瑶狠狠地点着头:“是的,如果你的故事是真实的,那么我就明白了。其实,虽然他从火灾中救了我,但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我死缠着他确实是我的一厢情愿。后来,我还一次次找他,让他的生活一团糟。”
    李芳也抽噎着补充道:“我和孙晓美确实是竞争对手。起初我以为,他是为了孙晓美而故意骗我的,所以我一直不肯放过他,总是找机会报复他,让他的良心不安。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就不会……”
    哭得最痛苦的是简姗姗,她已经跪倒在地,像即将凋谢的花朵。她哭喊道:“亲爱的,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离开我,可是你为什么不早说?”
    一束光,悄悄地射进了房间。门,已经打开了。
    这里不再像地狱一般。但是三个女孩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她们都为自己曾经的误解后悔,她们终于明白:自己的误会,曾让一个善良的男孩多么绝望。
    你不是负心人
    当三个女孩在悔恨中离开之后,杜鹃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的身形已经略显苍老,她迈着缓慢的步伐走进那些布幔,然后仔细地端详着那遗像。
    那里,帅气的男孩正在微笑着,仿佛他也明白:就在刚才,他生前的误解都被解开,他得到了宽恕,也在三个女孩的心里得到了永生。
    杜鹃抚摸着他的脸,温柔地说:“儿子,她们都已经明白了绝望的滋味,她们也都已经明白你不是负心的人。现在,你安息吧!”
    有两行清泪,居然从男孩的眼中,潸然而下……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