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死神的命运 > 详细内容

死神的命运

作者:寂寞的尾巴  阅读:16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
    黄昏和黑夜的交际,天地间一切都是昏暗的。昏暗中,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希德已经无数次来到这间屋子了,但心中的恐惧还是无法逝去,他在恐惧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轻轻推开那扇熟悉的木门,一切又重新展现在眼前。凌乱的屋子里,风吹起纸片,像凋零的落叶,落在渐渐蔓延的血泊中。血泊的那头,两具冰冷躯体的胸膛中仍然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
    天空中突然劈过的一道闪电照亮了屋内的一切,那两具躯体惨白的面庞上惊恐的表情使时间定格。
    希德感觉自己的腿再一次失去支持,他无法抑制地跪倒在地板上,血液慢慢浸红的他的裤腿。希德在血液的倒影中,看到了www.guidaye.com自己扭曲的面孔。
    爸爸!妈妈!
    “啊!”希德惊叫一声,从床上猛地坐起来。
    果然是恶梦。希德揉揉自己的额头,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又是这个恶梦。自从8岁时那件事发生之后,这个恶梦便伴随希德十几年了。
    他从床上下来,来到窗前。此时已是深夜,窗外一片漆黑。
    希德站在窗前,想象着人们在梦中做着怎样的梦。在做警察之后,他便开始喜欢分析很多细节,让自己把注意力从那件事上的阴影移开。
    希德去冰箱拿了一瓶威士忌,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缓缓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能融入这黑暗中。
    二
    “嘿,希德,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杰姆拿着一份报纸向希德走来,杰姆是希德警局中唯一称得上朋友的人。此时希德正在办公桌前闭目养神,“我跟你说,最近这邪门的事情越来越多啊。看,昨天又一位副局长出差的时候遇上交通事故丧生了,关键是,后来警察在他的车中找到了大量现金,明显是贪污成瘾那种。你有没觉得跟我们上星期还有上个月看到的事件差不多?几个贪污严重的高官都意外身亡了。”
    “那是老天爷开眼了。”希德揉揉眼睛坐直,“他们罪有应得。”
    “你昨晚又没睡好?”杰姆看出希德的困意。
    “嗯。”
    “又是那个恶梦?”
    “对。”
    “希德,我觉得你小时候那件事对你留下阴影太大了。”杰姆坐在希德面前,正视着希德说,“怎么说呢?它让你产生了很强的憎恨感,希德。还记得上次抓到那个抢劫犯吗?你几乎要把他打死了。你对罪犯有太强烈的惩治欲了。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谢谢,我没事。”希德扭过脸去,不想讨论这件事。
    “好吧,你自己多多注意。”杰姆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去。
    杰姆的话让希德的思想又泛起涟漪,8岁时的往事浮现眼前——一位磕了药的年轻人闯入了他们家,当场枪杀了他的父母。因为正在外面玩而幸免于难的希德回到家时,看到永生都难忘的情景。
    从那时起,他发誓要惩戒所有罪犯。
    “希德!希德!”杰姆的声音突然响起,“走了!又有任务了。”
    现场一片狼藉,这是一起交通www.guidaye.com事故,肇事车辆是一辆车头已经破烂不堪,溅满鲜血的小轿车,司机此时昏在座椅上。
    “又是醉驾事故。”杰姆在做着记录,耸了耸肩说道,“司机不知在哪喝多了,一路醉驾,刚刚在这儿失控了。车子便向人行道冲过去,刚好撞到在外面散步的死者。司机醉得不轻,一直踩着油门,结果直接把人插到墙上。司机被安全气囊撞晕了,现在还在那昏着呢。”
    “嘿,司机醒了。”杰姆拉了拉希德,“走吧。把司机带回警局估计就没咱什么事了。拖车已经来了。”
    一辆拖车开到了现场,司机从车上下来,向希德走来。
    “你好,我是希德警官。”希德拿出证件向司机晃了晃。
    司机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位司机穿着一身绿色的制服,绿色的工作帽,盖过了他的前额,只露出丝丝的白发。
    想必工作了很多年吧。希德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对杰姆说:“现场照片拍了没?”
    “还没,你来吧。”杰姆拿出相机给希德。
    醉驾事故在这座城市里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每次在事故现场,希德都会想,为什么不是醉驾的那个人受到惩罚,反而是一个无辜的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希德拍完了照片,准备转身离去。忽然,他瞄到在那潭血泊旁的墙壁上,有一个毫不起眼的细节——那墙角上,有个红色的图案,似乎是一个字母,好像是字母D。
    “嘿!希德!走啦!”杰姆在身后大声催促。
    “来了。”希德想了会儿,转身上了车。
    深夜,希德坐在沙发上,享受着黑暗带来的片刻宁静。
    瓶里的威士忌喝得差不多了,他把头靠在椅背上,让大脑放松一下。
    一闭上眼,噩梦再次来袭。
    希德猛然睁开眼,试图让自己放松。他恍惚地从沙发站起来,走向窗台。
    当年,那个枪杀他父母的凶手虽然一度落入法网。可是那名吸毒成瘾、到处发疯的凶手来自一个有钱有势的家庭,他的父亲花了大量钱财打通关系,凶手最后还是逍遥法外。自那时起,希德便立志做一名严惩罪犯的警察。
    或许,真的如同杰姆说的那样,自己还是对于罪犯太强烈的惩治欲了,所以才这么几年了还是一名小小的警员。“或许,我真的应该变了。”希德自言自语。
    三
    “希德,快走。今天有大事。”杰姆一边促希德,一边把配枪装好。
    “什么事?”看到枪,希德知道有大事。
    “一名杀人犯,在西街开枪伤了三人,现在被困在一个商铺内。需要人手支援。”杰姆言语刚落,希德嗖地站了起来,“希德,你别激动,不要再惹大乱子了。行吗?”
    希德没说什么,只是跟着杰姆往外走。
    现场警笛声大作,全副武装的警察把商铺围得水泄不通,希德和杰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紧张地看着商铺。
    “你已经被包围了!请放下武器投降!”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歹徒手中拿着手枪挟持着人质蹲在墙后,眼睛在瞄着什么。希德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发现商铺右侧窗户有一道小巷,通向另外一面的大街。
    “杰姆,你看,如果歹徒从那边窗口逃跑的话……”
    希德语音未落,只听一声枪响,随着玻璃破破碎的声音,歹徒从窗口跳出,抛下人质没命地向小巷里面跑去。
    “可恶!”希德想也没想,飞快地从车后跳出,向歹徒追去。
    “希德。”杰姆知道不妙,也赶紧追上去。
    歹徒在小巷里拼命地跑着,不停用路边的物品给希德制造障碍。希德知道这条道通向南街,那里是商业密集区,要是让他混进去,就难找了。他心急如焚,可就是追不上。
    眼看到了巷口,歹徒狠狠推开面前一位挡路的老人,老人撞在路边的施工架上。
    希德连忙扶起老人,等希德继续追时,发现歹徒已经跑到了路边,正准备穿越马路。
    就在此时眼前的景象让希德的瞳孔放大数倍。
    那是一块正在商场外面安装的广告牌,似乎在刚才的撞击下摇摇欲坠几秒钟后,以不可逆转的势头向地面坠去,而此时歹徒正在广告牌的下方,回头看着希德,带着得意的笑容。
    只一瞬间,歹徒便被砸成了肉饼。血液缓缓从广告牌下流出。
    希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此时的歹徒已经被砸的血肉模糊,鲜红浸红了沥青的路面,向希德的脚边蔓延去。
    “希德,你干了什么?”随后赶到的杰姆,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我什么都没做。他跑到这的时候,广告牌掉了下来。”
    尸体引来了无数路人的围观。
    希德慢慢地后退着,仍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尸体在冰冷,血液在凝固。他竭力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它。就在他准备看向远方时,他看在广告牌背后,一个很眼熟的标记。
    一个字母D,一个红色的D。
    白天血肉模糊的一幕在希德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打开手中的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早上的惨剧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希德知道很快又要遭受到一定的舆论压力,但他不在乎。最让他纠结的是两次事故都出现的字母D,这个标记边缘整洁,像是有人事先图画好的。但是这两次表面上看都是意外事故,难道只是一个巧合?还是自己想得太多?
    希德闭上眼,这一次,他没有看到那座木屋,没有看到父母绝望的脸,取而代之的是,躺在那块广告牌下的歹徒绝望地看着希德,希德往前走了一步,正视着那歹徒鲜血淋漓的脸。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场时是什么感觉了。
    快感。一种看到罪犯罪有应得的快感。
    四
    第二天,希德来到办公室就感觉到气氛不对,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包括杰姆,希德猜到要发什么什么事。
    “希德,局长叫你去他办公室一下。”
    希德向局长办公室走去,他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反正他本来就不怎么在乎了。
    “希德,昨天发生的事影响很不好啊。虽然你平时工作很认真,但是你知道的……”局长坐在椅上,斟酌着语言。
    “局长,你直接说结果吧。”
    “我欣赏你的坦率。局里决定,你先停职一段时间,过段时间风头过了,再回来吧。”
    “知道了局长。”希德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他知道,平时在局里自己就不受待见,或许他们早就想把自己赶出去,这次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希德开始收拾东西。
    “希德,没事吧?”杰姆走过来关心地问道。
    “没事。就是停职了。”
    “你猜到会是这样了?”杰姆叹了口气说道,“这次回去好好休息吧,自己调整一下。”
    “嗯。”希德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正在收拾桌子下的报纸。
    “这些报纸你不要了吧,这么多,我让清洁工来帮你清理吧。”杰姆抬头,朝不远处的清洁工招了招手。
    这个清洁工平时都不怎么跟别人说话,局里好像没几个人真正认识他,他的帽檐下露出花白的头发,希德看着只是觉得有点眼熟。清洁工熟练地将报纸打好包,就提走了。
    门外的阳光很灿烂,希德闭上眼,他也不知道接下去要干什么,他只想先享受这短暂的日光,晚上还要面对无尽的黑夜。
    “小偷别跑!”一声惊叫的女声传入希德耳边。
    希德猛然睁开眼。只见马路对面一位女士正追着一位少年,少年手里提着一款女士包包飞快地在人群中穿梭着,眼看就要把那位女士甩得不见踪影。
    “可恶。”正值交通高峰,马路上车来车往,希德无法直接通过,他向过街天桥飞奔而去。
    少年忽然在路边停下,跳上路边一辆还没有熄火的摩托车,少年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希德懊恼地看着少年驶上了马路。
    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撞击声响起,紧接着是一阵紧急的刹车声,随后,摩托车的碎片和一具血肉模糊的肉体飞到半空中。
    希德连忙向出事地点跑去,并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样东西。在散落在路边的那辆摩托车的油箱上,希德看到一个标记——一个红色的字母D。
    五
    希德拿着空酒瓶,在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在他眼里,世界是红的,鲜红的!那血红的字母深深地印在他的脑中。这次他不再相信是巧合。一次两次或许都是巧合,但是连续三次,每一个事故现场,都出现同一个标记,就绝不是巧合。
    希德知道自己去警察局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三起看起来均是完美的意外事故,他手上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人会相信他。就如同杰姆说的那样,所有人都认为他该冷静一下了。
    希德撞开家门。窗户没关,狂风卷乱了书桌所有的纸张,纸片在屋子里飞舞,如同连续而来的意外事故卷乱了希德的生活节奏。希德一边收拾一边想着,如果都是有预谋的谋杀,那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后面两个都是一定程度的罪犯,如果以此为标准,那第一个呢?
    希德觉得有点头晕,慢慢在书桌前坐下来,他订了报纸却很少看,堆在桌子上厚厚一堆。希德随手拿起一张,那是今天最新的报纸。当希德看到其中一个标题,突然觉得头绪对解开了。
    “某女官员意外事故身亡,在其家中搜出惊人数额贪污款”这个标题映入希德的眼球。在那个标题下面,就是当初希德处理的那个现场的照片。
    原来如此,贪污犯。希德突然明白了。他猛然翻开桌上所有的报纸,翻阅近几个月来所有意外事故的新闻。一条条报道,一张张照片,希德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照片的世界,他看到,一个个腐败贪官,一个个杀人罪犯,在他眼前倒下,在他们的尸体旁都有同样一个鲜红的标记!D!
    D?DEATH?死神?一个转夺罪犯性命的死神?一个转夺罪犯性命的罪犯?
    “有意思,有意思。”希德喃喃自语,慢慢地从书桌前站起来。
    谁是你下一个目标呢?死神。无论你做的如何完美,我都一定要抓住你。希德走到窗台边,暴风雨即将来临,天空一片漆黑。一滴雨水划过希德那粗糙的面庞,滴碎在希德的脚边。
    希德仰天长笑,天空用滚雷回应着。他记得,父母死的那夜也是暴风雨前夕。
    次日,希德又一次站在警察局前,只不过这次他不是以警察的身份进去的。
    杰姆看到希德回到局里的时候很惊讶,“希德,你回来干嘛?”
    “我要见局长。”希德不容置疑地说。
    杰姆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希德带向局长的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局长在里面抱怨着。
    “昨天清洁工怎么搞的。怎么垃圾桶那些垃圾旧报纸没处理掉?”
    “咚咚咚。”杰姆轻轻地敲门。
    “进来。”
    “局长,希德他要见你。”
    局长眯着眼看了希德一眼,指了指一直道:“坐吧,希德。”
    “局长,我知道我现在不受欢迎。但有些事我不得不讲,前几天广告牌事件并不是意外,而是谋杀,包括更久之前那些贪污官员的车祸,以及昨天警局门口的交通事故,都是谋杀。”
    “希德,”局长意味深长地看着希德,说道,“我之前听杰姆说过,你的精神,确实有点不正常,你总是把某些案件看的太夸张了。”
    “局长,这三起事故都有相同的共同点。这个三个人在不同程度上都是罪犯,第一个是贪污,第二个是杀人,第三个是偷窃,而且三起现场都有相同的……”
    “希德,你听我讲!你不要再想下去了,这些真的都只是意外。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局长,你听我说……”
    “希德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人了。”局长按下桌子上的分机,“来个人把希德先生请出去,然后叫清洁工过来一下,把我办公室垃圾处理一下。”
    “局长……”希德没有再试着解释,此时局长已经低下头看文件,不理希德。
    这时,进来了一个清洁工阿姨,径直走到局长的垃圾桶旁。局长看到清洁工来了,厌恶地说道,“昨天我办公室怎么没清理?”
    “哎呀,局长,昨天我生病请假了,我叫了个小伙子来代班,他可能第一次来不懂,所以见谅啦。”
    “阿姨,等等,”希德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闪过,“您一直都在这里干吗?”
    “是啊。”
    “昨天不是你?是一个小伙子代班?”
    “是呀。”
    说罢。阿姨拿起垃圾桶向门口走去。而希德站在原地,脑袋突然炸开一样,他脑中突然浮现一种最不可能的设想。
    此时,那位清洁工阿姨擦身而过,希德瞄到了她手中的垃圾桶,在那满满的垃圾桶的最上方,放着一张旧报纸,旧报纸朝上的一面刚好是局长为某活动剪彩的照片。他们局长平时常常出席各类活动。在那张照片上,局长正英姿飒爽、满面春风的举着剪刀。而真正让希德心跳停止的是局长举剪刀的右手旁被人莫名地涂上了一点红色,那是一竟然也是一个红色的字母D!
    “希德!希德!你该走了!”杰姆走了进来,拉着希德说道。
    希德呆在原地,转头看向局长的位置,心中猛然冒出一句话,那话冲到了嘴边,噎在喉头。就在这时,局长刚看完一个文件,抬头看了希德最后一眼。希德看到局长那冷漠、厌恶的眼神。那刚到嘴边的话,希德缓缓地咽了下去,慢慢地消化,又重新酝酿成了新的一句话,“你就不怕有一天轮到你吗?”
    说完,希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虽然隔着面具,但在希德提出这个问题时,他感觉都面具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因为你,天生就是死神。”死神苍老的声音淡淡地说。
    “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情吗?从那时起,你天生注定会是一个罪犯克星,一个死神。”死神眯着眼看着希德,慢慢地说道,“你,就是下一个死神。”
    “我?我是一个警察。”
    “不,你不仅是一个警察。想想吧希德,你为了抓住我,不惜牺牲你的局长和朋友,你本身就是死神,你自己内心也承认了不是吗?”
    希德突然感觉自己的双手在颤抖,他想起局长死的那一刻,杰姆死的那一刻。但这一刻,与死神面对面,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黑暗,那么近,那么近。
    忽然,希德感觉,面具后那张脸,裂开了嘴,露出了笑容。死神的眼光在那一刻放出了光芒。随即他骨瘦如柴的手忽然抓住了希德的手。
    死神用力扣下了扳机。
    嘭!
    枪响回荡着。希德看着死神的胸前慢慢流出殷红的鲜血,接着,他的眼睛开始慢慢失去光芒,希德感觉死神的笑容还在脸上,只是那双冰冷的双眼慢慢合拢,最后失去了光芒。只剩下一具毫无生命的面具。
    为什么?希德轻轻放下手中的手枪。他知道,死神死了。在黑暗中,慢慢地消失了生命。
    他轻轻摘去死神的面具。那张熟悉的苍老的脸出现在眼前。此时已安详地闭上了眼。
    拿着面具的那一刻,希德想起,死神本身就是一个罪犯,一个惩戒罪犯的罪犯,他代表真正的死神,夺走了无数应该被夺走生命的人的性命。
    那一刻,希德陷入了沉思。
    天空闪电震动了大地。希德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
    又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世界。
    这片光明中,一个男人,戴上了他手中的面具。
    没错,我就是死神,我就是惩戒罪犯的代表。
    希德转过脸,面对电光的照耀,面具上露出一双锋利的眼睛,一双灵魂刚刚死去的眼睛。
    我,就是死神!
    完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