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噩梦 作者:永结葡塔 > 详细内容

噩梦 作者:永结葡塔

作者:永结葡塔  阅读:12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阿媛和丽莱是一对再好也没有的好朋友,老话怎么说来着:“好的像一个人儿似的。”若不是最后为了尔南的缘故,两人会一直这样好下去的。

    尔南先是阿媛的男朋友,和阿媛交往的很深入,阿媛家境好,约会的时候不愿意去差一点的地方,于是自然她掏腰包的机会多一些,不过阿媛不在乎,花点小钱,只要开心就行了。

    但是接下来,尔南便不断的向阿媛要钱,阿媛开始给了,后来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头。尔南总有这样那样的“项目”等着去“拿下”,他每次都许诺只要“拿下”之后,他一直没有任何起色的“事业”就会开始变成功,阿媛开始是信的,但是随后就有一点怀疑了。重要的是,连阿媛这么丰厚的零用钱,也渐渐开始捉襟见肘。

    比阿媛发现的更及时的是阿媛的爸爸,女儿附属卡签卡的频率快的惊人,这位精明的商人便给这张附属卡设置了提醒上线,如有超过五位数的消费,短信告知主卡所关联的电话号码,但自从设置成功之后,自己的手机便开始没完没了的响。

    于是问女儿,女儿的回答很充分:“爸爸,你不要土,现在好一些的衣服皮包,哪一个不是这个价钱的,平平常常的上班族女孩子,都要穿上千块的时装,我买几件上万的撑撑门面,不也是应该的。”当父亲的便不好再说什么,女儿总是和儿子不一样,女儿是用来尽量疼的。

    于是被缠着,取消了短信提醒,女儿说的也对:“我买个皮包大衣化妆品的事情你都了如指掌,这哪像个当老板的样子,老爸,不要这样嘛,给点隐私行不行啊。”女儿最近越来越会发嗲,偏巧爸爸就吃这一套,于是取消了,卡也还回去,想了想,还是嘱咐道:“你也大了,别光顾着花钱,也要想点正经事情才好,工作还是嫁人,老爸都可以帮你安排嘛。”阿媛搭讪着亲老爸的脸颊,飞快的逃跑:“嫁人还是工作,都不劳烦老爹出手喽。”

    跑出门的时候,还是被叫住了,老爸严肃的看着自己:“阿媛啊,你是爸爸的女儿,花钱再多我也不心疼,辛苦赚了钱就是给你花的。但是你要是给别人花,爸爸会不高兴的。”

    阿媛垂下头,低眉顺眼多了:“爸爸,我知道了。”

    于是阿媛对尔南,终于还是有了些忌惮。

    偏巧没过多久,尔南又开了口,这次依旧不是小数目:二十万。阿媛连连摇头:“不可能,你想什么呢?我就是提款机,也没有这么便当。再说我爸现在发现我用钱的问题了,已经叫我差不多一点。现在刷过一万块,我爸就要啰嗦,我才不去捅那个马蜂窝。”

    尔南眼珠转啊转的:“你不是说要换车,你爸已经同意了,从换车款里面帮我扣出来,不就行了。”

    “不知道你是不是傻的,”阿媛已经不耐烦了,她受够了这个‘面首’男人,已打算好这就甩了他,但此刻还是少不得向他啰嗦:“要买车总要把车开回去啊,我把钱给你了,4S店能让我买车吗?”

    “你分期一部分就可以了吧,以你的实力,分期成什么问题呢。”尔南说的很温柔:“乖,这次的‘项目’我是一定可以拿下的,钱很快就会回来还给你的,我给你利息还不行吗?”

    阿媛早就一把打掉了尔南的手:“你别做梦了,告诉你到此为止吧,我算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以前那些我也懒得跟你算账,以后可再不能够了。我们分手!”

    “分手?”尔南居然笑了:“可以啊,但是分手你也要把钱给我。”

    “什么?你做梦呢吧。”阿媛不屑的掏出香水洒在超短裙的裙摆处,一会还要去夜店跳个痛快,庆幸自己刚甩了这只大苍蝇。

    尔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是最时新的高档货,还是阿媛送的,阿媛还没反应过来,尔南已经按下快门给阿媛照了一张。

    “你干吗?”阿媛怒道

    “别生气,别生气,先看看我拍的漂不漂亮。”尔南笑嘻嘻的把手机递过去。

    阿媛接过来看,心里还是得意洋洋,今天这身打扮辣的很,上次韩国做的下巴也妖艳极了,心里一得意,手指随意性的往银幕上一点,相册转到了前面一张。栗色的卷发,白皙的皮肤,眼睛迷离着,带了假睫毛的眼睛美极了,透透的连衣裙,极其诱惑,尤其是肩带滑下之后,一对酥胸完全展现出来,美国做过的那“两点”粉红粉红的,美极了。

    阿媛不由得一阵脊背发凉,这是什么时候被人拍下来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指疯狂地按着,一页一页往前翻,她,都是她,各种各样的撩人模样,纹在最隐蔽地方的一只小蜜蜂都出镜了。

    “二十万,”尔南笑的很从容:“保证不再纠缠你,很划算,不是吗?”

    阿媛一下把手机摔在地上,跺了几脚。

    “现在还要多加上一只一模一样的手机。”尔南不屑的看着破碎的屏幕:“你不会天真到觉得我不会备份吧。”

    “那我把钱给了你,怎么保证你不再留底了。”阿媛恨恨的盯着尔南。

    “等你把钱给我,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夜店仿佛变声了时时刻刻啸叫着的大魔窟,曾经熟悉又令人迷醉的喧闹变成了阿媛最深的噩梦。

    终于还是用二十万了结了这件事情。阿媛对谁也没有说,其实和尔南交往这么久,尔南的劣迹斑斑阿媛从来绝口不提。富家女不忌讳给男人花钱,但忌讳在旁人眼里自己成了冤大头,自己主动给男人花几个钱是一回事,被男人吃的死死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尔南一贯的所作所为,阿媛连最好的朋友也没说过,那么最后被威胁的事情,阿媛更是讳如莫深了。

    直到有一天,丽莱打了电话来:“阿媛,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但你听了可不要不高兴啊。”

    阿媛最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你别告诉我坏消息啊,最近心情不好。”

    丽莱竟真的犹豫了,吭哧了半天还是说道:“阿媛,我觉得还是要跟你说一声……你和尔南不是分手了吗,那个,我一直觉得他挺不错的,一直也满喜欢他的,所以,他现在是我男朋友。阿媛,你不会介意吧。”

    阿媛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她想要说些什么阻止丽莱,但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却只是“恩”了一下。

    可丽莱还在说:“阿媛,我知道这真的有点别扭,但是我真的挺喜欢尔南的,我知道尔南也许还喜欢你,不过你们毕竟是分手了,所以我才……你别记恨我,好吗?”

    阿媛的脑子乱极了,她真的很想告诉丽莱快点远离这个危险的男朋友,但阿媛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最后说道:“丽莱,没事的,我们已经分了,分了就是分了。”

    阿媛能感觉出丽莱的如释重负:“谢谢你,阿媛。”丽莱仿佛再也无话可说了。

    阿媛却还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两个人举着电话呆愣了很久,只听见嘶嘶的电流声,从听筒里不时的传出。

    阿媛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丽莱了,丽莱也不怎么给阿媛打电话了,阿媛起初有些担心,不知道尔南是否故伎重演。不过阿媛很快否定了自己,丽莱向来敢想敢干,人也比自己精明果断,倘若尔南真的对她使出老伎俩的话,丽莱应该是不吃这一套的。而且,重要的是丽莱并没有有钱的老爸作靠山,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阿媛是在马术俱乐部认识丽莱的,那里像丽莱这样的女孩子只有她一个人,丽莱很能干,她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阿媛一直不肯承认,但却真的是有些佩服丽莱的。

    也许尔南必须要配丽莱这样的女孩子,才能学着去独立和拼搏,也许就能放掉不劳而获的想法。也许他们真的相爱,阿媛这样想着:也许他们什么都知道,但还是真的相爱。阿媛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但总算还是安心了一点点。

    直到有一天,丽莱邀阿媛吃饭,阿媛到的时候,发现尔南居然也在。他竟然不避讳,阿媛有些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来了,坐下的时候心里很忐忑,努力掩饰着惴惴不安。尔南却很自然,谈笑风生的,阿媛很有些不自在,她发现丽莱在不时打量着自己。

    于是阿媛站起来:“我要去下洗手间。”

    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阿媛恨不得把自己一起冲水冲下去,丽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尔南说出了什么?如果要沦为别人的笑柄,阿媛宁愿从楼上跳下去。

    终于走出洗手间,雕花玻璃后却闪过一个人影:“你果然很上道儿,这么久了,你什么也没告诉过她。”笑的时候露出白白的牙齿,无比阳光却无比混蛋。

    阿媛忙躲开眼睛:“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知道就好,”尔南凑过来:“你要乖,你乖我就乖。”

    阿媛不敢说话,急匆匆的走开,才走到座位上,丽莱便向他伸过了手:“尔南也去洗手间了,你遇到他没有。”

    阿媛忙摇头,丽莱的神色慌张的厉害:“阿媛,时间不多,我抓紧问你几句,你和尔南好的时候,他有没有频繁的向你,向你要钱。”

    丽莱的面色有点难看,低着头,所以没看见阿媛的脸上一瞬间一片土灰。

    “没有,”阿媛勉强一笑:“真奇怪,你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丽莱有点尴尬:“尔南向我借钱,借了不止一次,我的积蓄快空了,那是我全部的钱,我有点担心。”

    丽莱再次抓住阿媛:“他真的没有向你要过吗?你那么有钱。”

    阿媛忙把手抽回来:“没有,我们交往那么久,我有向你说过吗?如果他向我借钱,我一定会对你说的啊。”为什么丽莱要这么问?到底她是发现了什么还是他们串通好了什么?阿媛紧咬牙关,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今后无论是尔南还是丽莱,她谁也不见了。

    丽莱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的对,咱们这么要好,如果有,你一定会告诉我的。”

    阿媛还没来得及回话,丽莱的眼睛便飞快的向她闪了闪,阿媛忙装作不经意的喝着茶水,尔南的手已经搭上自己的椅背:“还没点菜呢美人儿们,等我决定是不是?”

    阿媛笑了笑,看了看丽莱,丽莱握着杯子的手,有一点点微微的发抖。

    在那之后,阿媛果然恪守着自己的诺言,尽量避免着和丽莱见面,不过其实也不用特别的刻意,因为无论是丽莱还是尔南,都没有再和阿媛联系过。

    阿媛终于决定要出国念一点书,其实顺水推舟,老爸早有这个想法,自己也想暂时离开这里一下。临走前的几天一直盘算着要不要和丽莱说一下,很多次电话都接通了,阿媛还是默默按下了挂机键。

    直到临走之前不久的一天,大半夜的,丽莱打电话给阿媛,阿媛从梦里惊醒了,电话里是一片嘈杂,丽莱的声音绝望而疯狂:“阿媛,来陪我喝酒。”

    阿媛有些心惊:“丽莱你怎么了。”

    电话却喀嚓一声挂断了,阿媛再也睡不着了,丽莱到底是怎么了,一定是发现了尔南的事情,不知道知道了多少,是不是怪自己一起骗她。玻璃忽然一阵一阵噼里啪啦的响,豆大的雨点铺天盖地砸下来,外面很快便是白茫茫的一片,昏天黑地的。

    阿媛爬回被窝里,继续给丽莱打着电话,忙音,一直都是忙音。

    在将近凌晨的时候,阿媛被冻醒了,发现自己蜷缩在床上,大半个身子露在外头。意识刚清晰起来,手旁的电话却又响了,外面风雨很大,手机接通的时候,仿佛同步直播着瓢泼大雨的天气。

    丽莱的声音响在大雨中:“阿媛,我在楼下,你快点下来。”丽莱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阿媛急忙扑到窗口去瞧,外面却只有一大片的雨,阿媛心一横,还是披上了外套。电梯间明亮的很,楼道里也都是黄柔柔的灯光,走到一楼的时候,门口的保安还关切的站起来:“小姐,外面雨很大。”

    阿媛忙示意的点头:“我知道,我出去接个人。”

    保安便站起来,隔着玻璃目送阿媛出门,并留神瞧着阿媛往哪里走,高档公寓的业主,责任更大一些,怠慢不得。

    阿媛站在门口巨大的屋檐下,仔细一瞧才发现,柱子后的巨大花盆边,丽莱靠坐在那里。

    “丽莱”,阿媛战战兢兢的叫,丽莱抬起头,一张脸只剩了之前的一半大。

    “阿媛,尔南骗了我。”丽莱失声痛哭,她已经哭了很久,眼皮肿肿的,但是见了阿媛,还能马上哭出来:“他骗光了我,我的钱全没了。”

    阿媛心一沉,嘴上却还是撑着:“真的吗?怎么会?”风大雨大,屋檐边上不住的有雨点打进来,阿媛的外套已经湿透了:“丽莱,要不先进来吧,到我家里谈。”

    妈妈掖了掖她的被子:“没事就起来坐坐,我叫阿姨给你熬了粥,先下来吃一点。”

    “好的妈妈,我一会就下去。”阿媛闭了闭眼睛,休息了一会,又拿起手机,拨打丽莱的电话,不过没拨通,“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阿媛披衣下床,“算了吧,明天再叫丽莱过来,好好劝劝她,”阿媛想:“反正我也要走了,临走劝劝丽莱,也回老家躲躲吧,毕竟沾上尔南这种人,算是我们倒霉。”

    阿媛换下了睡衣,打算梳一下头发,发梳一下下刷在栗色的卷发上,发出舒服的刷刷声。

    “哦!”阿媛忽然叫出声来,左耳边的头发不知为何纠结在一起,梳子不防备的刷过去,扯得生疼,阿媛忙用手一摸,头发上黏糊糊的。

    阿媛用力把头发捋顺,头发断了好几根,阿媛心疼的拿到眼前看,不对,为什么腥腥的,阿媛手指轻捻,是血,已经快要干掉的血。

    阿媛僵硬的把脖子扭过来,凑过到梳妆台旁的镜子前,左耳边的头发湿湿黏黏,纠结成一团,阿媛撩开头发,头发下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血手指印。

    阿媛尖叫起来,疯狂的翻找到手机,不住的拨叫着丽莱的号码,一遍又一遍。

    “丽莱,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阿媛默默的祈祷着。

    “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