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致命CD > 详细内容

致命CD

作者:唐伯狗  阅读:10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小序
  我的生活乱了,犹如一间废弃了很久很久的屋子,桌子,椅子,胡乱丢弃,台灯倒栽在地板上,玩具散落一地。刺眼却没有温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可以清晰般看见尘土飞扬!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再次传来了那可怕的音乐。它犹如空气般被我吸进身体里,紧接着又快速的在我身体里扩散,然后膨胀,令我虚脱!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大脑当中,或者说是根深蒂固的生长。在我的感官意识里,只有无限的寒冷,只有无限的寒冷,只有那真实而又虚无飘渺的笑!
  如果,再继续这个样子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我会死在这个点!就躺在那间废弃了很久的屋子里,衣着破烂的躺着,嘴角流着血,脸上那个挂着那真实而又虚无飘渺的笑!
  这真他妈糟糕透了,我竟然开始向往那一天!
  我知道,是它来了,幽幽的,虚无飘渺的!
  
  1
  最近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极了机器人,生活单调而有机械,仿佛除了上班吃饭和睡觉之外,其他的就只是空白。
  今天是我上的97个白班,大概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样子就要转夜班了。虽然,就要换另外一种单调的生活状态,但还是难免有一点点的期待,因为至少在两种生活状态转变的过程中,可以享受那么一丝的快感。那种感觉就像,你在走一条很长很长的地下隧道,忽然间发现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你就可以返回地面重见光明了。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定点醒来,赖一定时间段的床,然后在定点起床,刷牙,洗脸,上班。
  楼道的光线还是那么的昏暗,感觉阴冷。
  每一次我在下宿舍楼的时候就会很自然的加快脚步,就像在遇到冷空气不由得打冷战一样自然。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因为我在我住的那一层往下一层下去的拐角处发现了一张CD。那是一张《贝多芬的交响准全集》,专辑的封面是一张切利比达克微斜视的照片,透过昏暗的灯光,眼神显得有一丝的诡异!
  我想都没想,直接就捡了起来,因为我喜欢音乐,我不会放过任何一种音乐元素,也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以充实自己音乐水平的东西。当然,我有想到是别人丢的,但是我帮他捡到了,借来听听也不妨吧!想到这里,我便高兴的打开了包装壳。
  双CD在灯光的反射下,发出耀眼冰冰冷的彩光。紧接着一股莫名的麻木感迅速的地传到我的手上,然后传到身上,打了一个冷战!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房间,将这张意外走近我视线和世界的CD放在光碟机上面,最后关门去上班。
  屋子的光线在我关门离开的那一霎那迅速暗了下来,暗的让人心寒!
  一下楼,阳光就过分地填满了我的我世界,空气也无比的清新。我并不能像往常一样抬头感受阳光,然后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在驱使着我,使我不能够!
  路上的行人已经不是很多了,不过车辆还是那么的拥挤,我轻轻的走在人行道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穿过车辆拥挤的十字路口。
  今天天气是晴转阴,最高温度六度,最低温度零度。
  冬!
  刚才在路上还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到了厂里就一下子拥满了人,好像整个厂的人都是坐公司的大巴一样。
  在小人流的簇拥下,我终于进了车间。
  一进车间,一股暖流就迅速向我扑来,就像刚才下楼时阳光天门我的世界一样,我又回到了没有阳光的世界。
  夜班的人还没有下班,我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工服,在原地等着,思绪朝着莫名的方向飞去,很远很远。
  有人在我背后猛拍了我一下,吓了我一大跳。我条件反射的回头,是孟仁峰!
  “思春呢?要不要到K工位号那去找她,我刚才看见她了,好像还没有下班?”孟仁峰色色地朝我挤了个眉眼。
  “哪有呀!我只不过是一个人站着发会呆而已,哪有你显得那么****呀!”我没好气的说。
  “思春的男人!”
  说完之后,孟仁峰就离开了。
  由于生产的工件不一样,我们的车间被分成了好几条线,孟仁峰在我所在的线前面,基本上我在我的线上朝后移一个工位,他在他的线上朝前移一个工位,我们就可以看见对方,一天上班我往后移的次数和他往前移的次数真算得上是数不胜数。
  要是她也在我们班就好了,如果她在的话,我想我朝后移的次数会比孟仁峰朝前移的次数要少半甚至更多。
  她叫杨琳洁,我来到这个厂的时候,人家已经是老员工了,和我师父一样老。我记得当时我师傅带我,教我如何操作机器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操作机器。那娴熟的操作方法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视线,紧接着是迷人的身材和娇好的脸庞。
  她在和我相对地班次!
  上班、吃饭、在上班、然后下班,一天过得充实而又空虚。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和我同住一楼的人大都回到了家里,我准备逐个拜访,看看是不是他们的其中有没有人由于疏忽而丢CD的。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敲响了我隔壁的门。
  出来的是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穿着睡衣,一边还揉着眼睛,好像刚刚从美梦中醒来一样。
  “对不起,打扰了,请问你有没有丢失一张贝多芬的CD?”我礼貌性的问。
  “莫名其妙!”女孩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关门又进去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我又敲响了另外一家的门,里面住着的好像是一对情侣。第二家的态度跟刚才那个女孩截然不同,告诉我他家没有丢CD,并且男的还热情的的邀我进去坐,说是拉拉邻里之间的关系。我应邀进去后不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又出来了。
  在我们这一层总共住了四户人家,还有最后一家没有问。不知道由于上班的缘故还是别的,我住在这里将近半年了,竟然没有见到这家租房的人长的是什么样,甚至连动静都很少听到。但我确定里面肯定有人居住。
  思考片刻,决定还是敲门问一下,如果再不是的话,那这张CD只有归我所有了。
  本以为没人开门,但还是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户主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很瘦小,仿佛常年生病的样子。
  “请问。。。有事吗?”他说话有一点无力,但语气很冷。
  “我想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丢一张CD?”
  “没有。怎么,你捡到了一张CD?”
  “恩!”
  “我没有丢,不过,以后路上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捡的比较好。”
  “为什么?”
  “没什么?不干净!”
  我还想继续追问下去,但对方还没等我再次开口,就已经关上了门。”
  问了一整圈,没人认领,看来这张CD只有归我个人所有了。一想到CD能够归我个人所有,我的心中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兴奋,只有我自己是多么的喜欢音乐!
  回到家里之后,马上就把第一盘CD放入电脑的光驱里面,然后关上灯,屋里迅速陷入彻底的黑暗,
  对我而言,能够一个人静静的聆听音乐是多麽的享受。因为只有在关掉灯的情况下,你才会看不到一切事物,才可以认真的有心去聆听音乐,感受音乐。
  就这样静静的,我慢慢的融入贝多芬当年所构造的世界里,快乐地,悲伤地,最后竟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直到一整张音乐播放结束才被突如其来的安静所惊醒。
  午夜,十二点二十五分!
  电脑的屏幕还在亮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冷。屋子里这个时候似乎没有先前那么黑了,并且还有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渗进来。我起来脱掉衣服,把CD从光驱退出来之后,装好放在枕边,就又继续睡了。
  睁开眼就看见窗外灰蒙蒙的样子,但很奇怪,居然感觉不到冷,记得在前两天还没有这么冷的时候,一遇到这样的鬼天气,就感觉有点阴冷,但奇怪的是现在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寒意。我慢慢坐了起来,第一眼就看见我昨晚放在枕边的CD,切利比达克依旧用那种微微斜视的眼光看着我。我笑了笑,感觉自己很无知。
 我穿好衣服,拉开门,准备打水洗脸。刚一拉开门,就看见那个瘦小的年轻小伙子站在门外,他的气色好像不是很好,像是熬过夜。本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气色就不是很好,现在看来更是糟糕。
  “你好?”出于礼貌,我打了个招呼给他。
  他说了一句话,很模糊,就好像你隔着一层纱布看纱布另外一面的人那样虚无缥缈。但是,忽然之间我的脑袋里面有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那就是,他说的话有点像——
  “你说什么”?我条件式的问,但还是没有抬头,因为我越来越觉得他像极了僵尸。
  他没有理我,依旧不说话。
  见他没有说话,我慢慢将头抬了起来。他的脸在一瞬间变了,变得更瘦,简直就是一张为了让人不直接看到骷髅而故意掩盖的一张皮。眼睛陷得更深了,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给摁进去的一样。
  “我说以后不要随便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他使劲摇着我,不断重复这一句话,并且在摇晃我的过程中掉了一只眼睛。
  我啊的一声转身就往房间冲,刚才还握在手中的脸盆一下子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嗡嗡声。我顾不了那么多,一进房间就把门狠狠的关上。
  我本以为我关上门之后,那家伙就会电影里演的一样,狠狠地砸门,或者是干脆直接破门而入,但奇怪的是我关上门之后,竟然没有一丝动静。
  见没有了动静,我便渐渐平静下来。我走到床边,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张CD,然后拿了起来。我感觉到有一种眩晕感直接扑来,那种感觉就像,被硬物击中,但没有晕倒一样。切利比达克的样子一开始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随着那种眩晕感的扑来,他的脸部肌肉发生了极度恐怖的收缩,最后竟变成了刚才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我赶紧扔掉手中的CD,但是诡异的是那张CD根本就像粘在我的手上,任凭我怎么甩也甩不掉!
  “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不要乱捡东西。。。。”
  CD封面像一个小的显示屏,一直显示着那张令我恐惧至极的脸,说着令我面临崩溃的话。渐渐的,充斥着整个屋子。我终于忍受不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的汗。每天定时响起的闹钟,发出悦耳的音乐,是潘玮柏的《不得不爱》。
  我推开窗户,窗外已是一片明亮,一阵冷空气迎面扑来,冷打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第一时间看了看枕边的CD,它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洗漱用品也原封不动地摆在原来的位置,一切的事物是那么的真实,刚才迎面扑来的冷空气虽然冷,但是并没有那种阴森渗骨的感觉。
  看来只是一个该死的梦。我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2
  我起来洗漱的时候,昨天的那个穿睡衣的女孩也在,她依旧用那种莫明奇妙的目光看着我,是我不禁有些许尴尬。见我过来,匆匆接完水就走开了。
  不一会,年轻情侣的那个女的也出来了,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出于礼貌,我也点头向她示意,并且一副女士优先的样子让她先来,她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接了。
  我感觉到昨晚上的梦很奇怪,刚上班,我就把我见到一张莫名的CD,还有昨天晚上做梦的事情告诉了孟仁峰。孟仁峰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又一眼,最后摸了摸我的额头说,“你是不是最近被感情冲坏脑子了?”
  “没有!那一点的小挫折,岂能左右我?”我表示否认。
  “切——,你就是嘴硬。”
  “本来就是嘛。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全面撒网,重点培养,哪会为了一个女人而郁郁寡欢?”我不屑道。
  “是吗?好了,该上班了。如果遇到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遇到鬼也是?”孟仁峰说着,用手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孟仁峰和我是同一天进的场,由于他比较健谈,于是成了我第一个在这里认识的人,也成了比较要好的朋友。他为人随和,比较喜欢开玩笑,所以比较讨人喜欢,讨人喜欢的令我有一点嫉妒。但是,我并不会因此去恨他,因为我们是朋友,出来还是要靠朋友的!
  我一向都是一个无神论者,对鬼神的东西一向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回想起来,我在梦境里表现的那样的懦弱,难道真的是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个魔鬼吗?有人说过,不论你再怎么不信鬼神,在你的内心最深处都有一个魔鬼!
  一早上上班,昨晚上的那个奇怪的梦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晃悠,为此我犯了两次不该犯的错误,被领导骂了两次。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孟仁峰发现我有点不对劲,我这个人基本上除了开心的事情之外,一件事情会想很长时间,在这个时间段之内,我基本上属于严重的魂不守舍。
  “你没事吧?”孟仁峰一本正经的问。他这个人,一般时候虽然说话不怎么靠谱,但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表现的一本正经的。
  “没有!”我一边没神的吃着饭,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
  “你该不是向她表白了吧?怎么?被拒绝了?”那小子又恢复他那平时时候的地痞样。
  “扯哪去啦?”我有一点反感他这样问。
  “我看是有那么一回事!”那家伙好像还不肯罢休的样子。
  “我他妈都说没有了,你还问他妈什么问?”我恼火的骂道,“对不起。”紧接着我就道歉给他,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平常是不容易说脏话的!
  “没事,你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孟仁峰语气有点安慰的意思,之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我有一个该死的念头,我老感觉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就在我身边不远处,而且就藏在和我吃饭的人群中,只不过是伪装了自己而已。
  下午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杨琳洁,我知道自己在使用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来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稍微好那么一点。
  这个方法是孟仁峰教我的,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应该对孟仁峰发火!
  到了晚上,我发了条信息给孟仁峰,对自己今天的失态很是不好意思。他还是跟当时一样,表示可以理解。
  我回到家之后,没有立刻就睡,而是选择到网上去瞎逛。我要把自己搞得很累,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直接一觉到天亮,我可不想睡到半夜的时候醒来,或者在做那个讨厌至极的噩梦。我记得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把自己搞得累一点可以有一个高质量的睡眠。
  我一上网就登陆了QQ,今天没怎么有人。当然,孟仁峰是在线的,因为他曾经不仅告诉我一个人他是个网虫。我感觉只要我认为重要的人不在线的话,我的QQ就算得上不怎么有人!挂了会之后,于是便隐身了!
  “你好?我知道你在!”有一个网名叫做“弱水三千”的人发信息给我。一般情况下,我都是跟认识的人聊天,所以我QQ里面的人都是改过备注名称的,也就是说我的好友名单里面都是以真实名字的方式出现,很少有直接显示网名的!
  我感到很是奇怪,于是就查了他的资料。但是令我感到遗憾的是,资料里面显示的只有性别,从里面我知道她是一女的!
  “你是?”我下意识的问。
  “一个令你魂牵梦绕的人!”对方回复道。
  “哦?这话怎么说?”我有一点好奇。
  “自己去想!”对方跟我打哑谜。
  “我这人比较笨。而且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情都不是猜能猜得到的!”我回道。
  “对,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太多事情不能靠猜!有时眼睛也会说谎。”对方说的话在我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里面出现过。
  “你就这么肯定我在线?而且会跟你聊天?我一般是不跟陌生人聊天的。”我又继续问。
  “我猜的!”对方说的话很是令人费解,因为她刚刚告诉过我什么事情不能靠猜的。
  “哦!”我回了一个字,然后就沉默了。
  又一次开始瞎逛!
  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吧,我有点困了,刚准备关电脑。该死的企鹅又开始跳动了!
  “看样子,你不怎么喜欢我?”还是刚才那个叫做“弱水三千”网友。
  她突然间发这句话给我,令我有一丝的罪恶感,毕竟人家是女生嘛!
  “没有啦!我只是最近心情不怎么好而已!”
  “哦?为什么呢?因为感情吗?”对方问。
  “嗯!”我想了想,这样回答了。我知道,我说了谎话。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我总不能把昨天的事请告诉她吧!
  “有人说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的感情结束是另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的开始。”
  “说实在的,我不怎么提倡你的说法。在我看来,刻骨铭心的感情是独一无二的,根本就不会有另一段的。”我对她的说法抱一定的相同观点,但是我没有把我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的话,你就是现代社会不可多见的痴情种了?”对方回道,她的话令我一惊,但很快那种感觉又消失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真正正纯情的男人要么没生出来,要么就英年早逝了。
  “真话,为什么我敢肯定呢?因为刻骨铭心的感情对我而言很虚幻,很不真实!”
  “哦!你累了吗?累的话就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说完后她的头像就变成灰的,下了线。
  这个陌生的人从一开始上线,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反正不是什么好的感觉。但是,她最后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暖意,那种感觉就像在寒冷而又黑暗的夜晚,你在走一段很长很长的路,长的令你有点抓狂,正在这个时候,你看见前面有一堆火,你会认为其实有没有走到终点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夜,我如愿的没有做梦。
  “那我不说了!万一你倒下了,我还得担心,我想我还是不说为妙!”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想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杨琳洁的图像就变成了灰色。我看了看列表,发现弱水三千不在线,于是就下线了。贝多芬当年留下的音乐,把我带到一个我从未去过的世界,那里有雨后空气的芬芳,有田间自然地鲜绿,有杨琳洁,我慢慢的陶醉其中。。。。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发生转变,田园风光一下子回到现实,好像空间位移一样,我又回到了我住的地方。天空一下子变得阴森无比,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好比有好几年没有打开的废屋子一下子打开后,所弥漫的味道一样。
  电脑依旧开着,但是刚才原有的贝多芬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胜过一阵的笑。一开始是一个男的发出来的笑,后来变成了女的,那种笑给人一种极度阴冷的感觉,好像自己走在一个冷气开到最大并且没有尽头的走廊一样。
  我有点承受不住,起身去关电脑,想的是关掉之后应该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在我摁掉关机键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努力根本是无济于事。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没有办法,我只好拔掉电源,电脑才得以关掉。
  终于安静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坐到床沿上。微弱的开门声传入我的耳膜,我起抬头,令我今生难忘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一次看到那个年轻小伙的脸!我飞一般往门口冲去,慌不择路,竟然撞到了门上,门并没有开着!
  “不要乱捡东西!”他的眼神像死后乐得鱼,瞪着我,一遍一遍的重复这句话,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
  我感觉我的世界开始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不要乱捡东西!”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