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传话者死 > 详细内容

传话者死

作者:时钟轻摇寂寞  阅读:99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传话者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骄阳似火的正午,柳婷婷拾起双手放在眼睛上来遮挡强烈的阳光。突然,一阵强风袭来将她卷进了身后的树阴里,之后,她就再也动弹不得了。
    “这是怎么回事?”柳婷婷着急地扭动着身体,无论如何挣扎她的双手都遮在眼睛上。
    突然,一个面色惨白的长发女鬼飘到柳婷婷面前,将脸紧紧地贴在柳婷婷的脸上。
    看着女鬼漆黑的双眼,柳婷婷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浑身僵直地瞪着惊恐的双眼。
    盯着柳婷婷看了一会儿,女鬼微微动了一下头,将嘴伸到了柳婷婷的右耳朵边上,并用手堵住了柳婷婷的左耳朵,然后,对着柳婷婷的右耳朵发出一阵奇怪的气流声。
    顿时,一股刺骨的寒气钻进柳婷婷的右耳内,顺着她的耳道进入了她的大脑中。这股气流仿佛一把小刀,在她的耳朵里和脑子里不停剜割着,不一会儿,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的右耳朵里流了出来,滴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和右耳道快要被搅成肉泥了。
    突然,女鬼住了嘴,警觉地往柳婷婷的身后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它慌忙在柳婷婷胸前和额头上点了几下,转身飞快地逃走了。
    女鬼一消失,柳婷婷立刻恢复了自由。她一屁股坐在树下,靠着树喘息起来。
    不知刚才那女鬼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惊慌失措地逃跑。想到这儿,她转头往身后看去,只见远处走来了一个女生,是柳婷婷的闺蜜藤芸。
    藤芸走到柳婷婷的身边,看到柳婷婷的右耳朵后,惊叫道:“你耳朵流血了!”
    柳婷婷顾不上察看伤势,赶忙把刚才遇鬼的事给藤芸说了一遍。
    藤芸看了看柳婷婷身后的老槐树,又看了看柳婷婷的对面,惊慌地说:“老槐树下面朝北,手搭凉亭来寻鬼。”
    “什么意思?”柳婷婷迷惑地看着藤芸。
    “这是我老家流传的一个顺口溜,谁要是想见鬼,就站在老槐树下面朝北,把双手举到额前搭在双眼之上——就是用手遮住阳光的这个动作。”说着,藤芸举起双手搭在了双眼的上方。

    “刚才那个女鬼对着我的耳朵发出怪声是在做什么,是要杀了我吗?”柳婷婷捂着疼痛的右耳朵不住地颤抖。
    藤芸赶忙扶住柳婷婷,安慰道:“应该不是。我记得那顺口溜后面还有一句:‘亭中纳凉观风景,吟诗诵情还复回。’意思就是,鬼在亭子里只是乘凉看风景,等它抒发完感情就回去了。照这个意思看来,这种方法招来的鬼是不会害人的。”
    柳婷婷却觉得刚才那个女鬼所做的事情和观景抒情根本不沾边。
    藤芸则宽慰她道:“反正那鬼已经走了,不要再瞎想了。”说着,她拉起柳婷婷离开了槐树阴。
    回去的路上,柳婷婷又想起女鬼离开前慌慌张张的样子,就问藤芸:“那鬼是被你吓跑的吗?”
    藤芸摇摇头,说道:“我可没那本事。”
    好在一下午都没发生什么事,柳婷婷渐渐平静了下来。
    晚饭后,柳婷婷走出食堂正要去自习室,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接听后,藤芸惊慌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手搭凉亭那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你现在很危险,得赶快躲起来!”
    柳婷婷正要问个清楚,突然,一团黑气从背后袭来,将她裹了起来。等黑气散去,她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那棵老槐树下。一股凉气从身后袭来,她回头一看,一个浑身青紫的短发男鬼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吓得她拔腿就跑。

    男鬼发出低沉的阴笑,很快追上柳婷婷拦在了她的面前。柳婷婷赶忙从脖子上拽下护身符,往男鬼身上砸去。由于中午遇见了鬼,为求安心柳婷婷专门找来这么一个护身符,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一碰到护身符,男鬼身上立刻冒出一股黑烟,它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见状,柳婷婷赶忙跑上前想捡回符咒。不料另鬼一挥手,将符咒打飞,符咒落进了路边的下水道中。柳婷婷大呼不妙,转身赶紧逃,没跑几步,她就被迫上来的男鬼掐住了脖子。
    “估计中午吓跑女鬼的就是这个男鬼,要是被男鬼抓住绝对死定了!”柳婷婷在心中绝望地哭喊着。
    男鬼在柳婷婷头上和胸前点了几下,柳婷婷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直起来,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搭到额前,遮在了双眼上方。男鬼放开了柳婷婷的脖子,用双手堵住柳婷婷的两只耳朵,对着柳婷婷吹了一口气。
    顿时,柳婷婷的脑袋疼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乱钻。没多久,有东西从她的脑袋中慢慢钻进了她的嘴巴里。接着,一股气流从她的嘴里冲出,发出一阵响声。
    这响声和女鬼发出的那种声音一模一样。
    就在柳婷婷被这种疼痛折磨得快要晕过去时,一个白影冲到了男鬼身后,正是那个女鬼。女鬼猛地伸出利爪抓向男鬼,男鬼慌忙闪身躲开,双手依然死死地夹着柳婷婷的头。
    女鬼见偷袭不成,猛地扑到男鬼面前,和男鬼争抢起柳婷婷来。另鬼紧紧钳住柳婷婷的头,女鬼则紧紧地抓住柳婷婷的双脚,两个鬼都将柳婷婷向自己怀内拼命拉扯。
    柳婷婷被扯得大叫起来,她觉得自己就要被扯成两半了。
    “看法器!”随着这声大喊,两把桃木剑从天而降,朝这两个鬼的身上飞去。
    两个鬼见状,吓得赶忙撒开柳婷婷躲闪到一边。
    柳婷婷侧目一看,来人竟是藤芸。藤芸急忙跑到柳婷婷身边,将她拦腰抱起,扛在了肩上。两个鬼见状,还想来抢柳婷婷。藤芸赶忙将一大瓶水倒在地上,大叫道:“这是我家祖传的驱鬼符水,杀伤力特别大,它蒸发出的水汽就能让你们魂飞魄散。”说完,藤芸赶紧扛着柳婷婷跑了。
    两个鬼看着地上的水都不敢往前,生怕自己会魂飞魄散。
    藤芸扛着柳婷婷,边跑边气喘吁吁地说:“幸亏我练过五项全能,否则还真没法扛着你跑。”
    柳婷婷则不屑地说:“那是因为我苗条,只有八十斤!”
    一直跑到学校旧校区一个废弃的传达室内,藤芸才将柳婷婷放下,坐在地上喘息了起来。不等藤芸把气喘匀,柳婷婷就大叫起来:“你看看我身下压着的是什么?”
    藤芸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搬开柳婷婷借着窗外的亮光一看,地上竟然铺着一张凉席。凉席是鼓起来的,下面应该藏着东西。藤芸慢慢掀起凉席,一具女生的尸体赫然出现在眼前,吓得她扔下凉席尖叫着往后跳出去老远。
    柳婷婷现在躺在地上,和那具尸体脸对着脸。她很想像藤芸那样跳开,却根本动弹不得。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她发现这具尸体的右耳外有一道干涸的血迹。她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尸体,发现这具尸体的姿势和自己现在的姿势一模一样,只是那具尸体的双手没了,只剩手腕处参差不齐的断茬。
    “你别光瞎叫,快把我挪开!”柳婷婷冲着藤芸喊道。
    藤芸小心翼翼地走到柳婷婷身边,拖着柳婷婷躲到了离尸体最远的角落里。
    藤芸稳了一下心神,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今天下午,我专门打电话给老家问了那个手搭凉亭的事。原来,人手搭凉亭不是招鬼让鬼来观景抒情那么简单,其真实目的是为了传话。”
    “传话?”柳婷婷疑惑地问。
    藤芸点点头,继续说道:“古代打仗时,有时探子收集到重要的情报却无法及时传回去,就会用这种手搭凉亭的方式招鬼,让鬼帮自己把情报及时传回去。不仅人会利用鬼来传信息,鬼也会反过来利用人来传递信息。现代的通讯技术发达了,人们早就遗忘了这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但鬼依然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所以,只要看见有人站在老槐树下面向北手搭凉亭,它们就会利用这个人来传递信息,甚至为了传递信息强行让人做出这种动作。”
    听完这些话,柳婷婷立刻明白了,那个女鬼对着自己耳朵发出的气流声,就是要自己传的话。而那个男鬼想听女鬼要传的那些话,才强行让自己重复那种气流声。这时,她又看了看那具尸体,问道:“这尸体的手为什么被砍掉了?”

    “即使传话者死了,只要他还能做出手搭凉亭的动作,就依然可以传话。只有砍断传话者的双手,才能杜绝传话者继续传话。”
    藤芸的话音刚落,一阵狂风吹了进来,让屋内的二人闭上了眼睛。
    风停后,一个白影在屋内一闪变成了女鬼。
    女鬼冲藤芸怒吼道:“臭丫头,我居然被你糊弄住了,桃木剑和符水全是假的!”说着,它扑过来就要去抓柳婷婷。藤芸赶紧抱起柳婷婷,将她顺着身后的窗户扔了出去。
    “恶鬼!”说着,藤芸拿出一面镜子照向了女鬼。
    女鬼笑道:“少唬人!”然后,它猛地扑向藤芸。
    谁知,女鬼刚一靠近镜子,就被狠狠地弹出去,摔在了它背后的墙上。
    看着浑身不住冒烟的女鬼,藤芸得意地笑道:“只有先用假的再用真的,才能让你放松警惕!”说着,藤芸就想用镜子再去照女鬼,让女鬼彻底魂飞魄散。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柳婷婷的呼救声。
    藤芸大呼不妙,赶紧跑到屋外。只见那个男鬼正拽着柳婷婷,要将柳婷婷带走。藤芸赶紧举起镜子,往男鬼身上照去,男鬼敏捷地一闪,躲过了镜子的照射,抓起柳婷婷就跑了。
    藤芸正要去追,女鬼忍着伤痛跑了出来,拦住藤芸说道:“不如你我联手,一起打败那个男鬼。”

    藤芸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另鬼的对手,不如先利用女鬼救回柳婷婷再另想办法除掉女鬼。想到这里,藤芸点头同意了。
    藤芸跟着女鬼很快就找到了男鬼的藏身之处。此时,男鬼正抓着柳婷婷搭在额前的右手,作势要拧断。
    藤芸赶紧拿出宝镜照向男鬼。男鬼赶忙拖着柳婷婷转了个圈,用柳婷婷的身体挡住了镜子的照射。女鬼趁机飞到男鬼身前,一把抢过了男鬼手中的柳婷婷。
    “最后的赢家是我!”女鬼大笑着抱着柳婷婷转身就跑。
    藤芸拼命地追着,但她的速度太慢,根本赶不上女鬼。就在她急得浑身直冒汗时,女鬼突然大叫一声,跌落在地。藤芸定睛一看,被女鬼抓走的柳婷婷居然变成了男鬼。此时,男鬼的手从女鬼的背后插进了女鬼的体内,在女鬼体内快速搅动起来,将女鬼搅成了肉泥。男鬼看着化作肉泥的女鬼咧嘴一笑,转头对着另一个男鬼挥了挥手,那个男鬼居然变成了柳婷婷。
    藤芸想去救柳婷婷,男鬼却迅速飞了过来。藤芸赶紧举起宝镜,冲着男鬼照了过去。
    男鬼迅速地躲闪着,并未被宝镜伤到分毫。
    周旋了没多会儿,藤芸终于支持不住了,宝镜也被男鬼打飞,撞在树上成了碎片。男鬼一挥手,将藤芸吸到了手中捏住了她的脖子,就要施力将她的脖子捏断。
    藤芸急忙叫道:“女鬼要传的话并没有完全传给柳婷婷,我能帮你获得女鬼要传的话的完整内容,你不能杀我!”
    男鬼狐疑地看着藤芸,警惕地说:“你骗我?”
    “不信你检查一下看看。”
    男鬼放下藤芸,然后,它来到柳婷婷面前,用双手堵住柳婷婷的双耳,对着柳婷婷的脸吹了一口气。顿时,柳婷婷感到脑中传出阵阵剧痛,一股凉气从嘴里钻了出来。
    之后,柳婷婷的嘴翕动起来,发出一阵阵气流声。
    没多久,气流声戛然而止。
    男鬼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刚才女鬼怕我知道它传话的内容,将那个传话者给杀了,并砍去了那人的双手。这次,它并没有把话传完,我真不该那么莽撞杀了它。”
    看到这里,藤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其实,她并不清楚女鬼是否把话传完了,只是根据柳婷婷讲述的遇到女鬼时的状况推测到女鬼并没有把话传完。
    “你有办法得知女鬼传话的完整内容?”男鬼阴冷地盯着藤芸。
    藤芸吓得咽了一口口水,紧张地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找到那个被砍去双手的传话者就行。”
    男鬼将信将疑地盯着藤芸看了一会儿,然后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将你碎尸万段!”
    随后,另鬼带着柳婷婷和藤芸回到了那间废弃的传达室里。
    藤芸蹲在地上查看了一会儿那具女尸,然后点点头,自信满满地说:“只要你肯配合,我一定能让你如愿以偿!”
    男鬼按照藤芸说的,先恢复了柳婷婷的自由,然后钻进了那个女生的尸体中。男鬼刚一进去,藤芸就端起角落里的一盆脏水浇到了那具女尸上。
    顿时一股黑烟冒出,男鬼痛苦地叫道:“你居然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藤芸赶紧拉起柳婷婷,没命地跑出了传达室。
    “那个男鬼是不是要魂飞魄散了?”柳婷婷激动地问。
    “让它魂飞魄散哪有那么容易!我只是用脏水暂时将它困在尸体里,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恢复过来。”藤芸拉着柳婷婷边跑边说。
    “咱们该怎么办?”柳婷婷绝望地问。
    “先到一个阳气旺盛的地方暂时避一避,等天亮了再找高人求助。”藤芸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思考着该去哪里藏身。
    跑了许久,藤芸在一间阴气森森的废弃厕所前停了下来。
    柳婷婷捂着鼻子难以置信地问:“这里是阳气最重的地方?”

    藤芸摇摇头,说道:“不,这是阴气最重的地方!”
    柳婷婷纳闷儿极了,她们来这里岂不是自寻死路?
    藤芸解释道:“男鬼肯定会认为咱们得躲在阳气最重的地方,它一定不会想到咱们躲在了阴气最重的地方。只要能拖到天亮,咱们就得救了。”
    柳婷婷听后,不禁佩服地竖起大拇指。
    二人忍住厕所刺鼻的气味,躲在最深处的一个隔间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二人觉得每一秒都格外地漫长。
    眼看天就要亮了,柳婷婷突然捂着肚子直喊疼。
    “看来另鬼为了以防万一,刚才在你身上做了手脚。它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急于找到咱们才会用这种方法。你再忍一忍,你一出声准会把男鬼招来。”藤芸捂着柳婷婷的嘴说道。
    可是,柳婷婷的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了,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果然,一听到柳婷婷的叫声,男鬼立刻出现了。它一把捏住柳婷婷的脖子,就要将柳婷婷的脖子捏断。
    藤芸急忙叫道:“你不想知道女鬼传话的完整内容了吗?只要留着柳婷婷就还有一线希望。”

    男鬼咧嘴一笑,说道:“我刚刚想明白了,只要杀了她掰断她的手,让她无法把话传回去就行了。”说着,男鬼就要杀柳婷婷。
    “住手,我还有更好的办法。”
    “小丫头,少在这里骗我,我可不想再上你的当了。”
    藤芸赶忙说:“你可以根据女鬼传话的前半部分内容,编造一个假的信息放在我身上,由我将话传回去岂不是更好?”
    男鬼听后愣了一下,笑着说:“你想用假消息扰乱对方的视听,这主意不错。只是,你真的愿意?”
    藤芸点头说道:“为了好朋友我愿意以身犯险。”
    “好!如果当中出了什么差池,我就立刻杀了柳婷婷!”
    之后,男鬼拉着柳婷婷和藤芸来到了老槐树下,它将柳婷婷扔到了一旁。藤芸走到男鬼的面前,面向北将双手举到额前,搭在眼上做出了遮阳光的动作。男鬼一手捏住藤芸的脖子,一手堵住藤芸的左耳朵,将嘴凑到藤芸的右耳朵上,不停地发出气流声。
    顿时,藤芸觉得整个头疼痛无比,仿佛有一块坚冰在脑子里乱钻。
    男鬼把话说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它对着藤芸挥了一下手,藤芸只觉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经到了一片荒地。
    很快,一群恶鬼发现了藤芸,为首的鬼看到藤芸后,说道:“这一定是女鬼传来的话。”
    有个小鬼要去抬藤芸,鬼首领制止道:“不必了,这消息没什么用,让女鬼传话的目的就是牵扯对方的精力,扰乱对方视听。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咱们就要取胜了!”
    听到这里,藤芸急得不行,如果让女鬼这方取胜了,男鬼一定会杀了柳婷婷。就在这时,她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办法,赶忙冲那群要离去的恶鬼喊道:“等等……”
    但恶鬼却没有停下,只留下藤芸在原地欲哭无泪……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