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猫的报恩 > 详细内容

猫的报恩

作者:我心疼得厉害  阅读:6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猫的报恩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晚上7点的时候,陆瑶刚刚结束了一整天繁忙的工作。
    她独自离开了公司,因为家就在不远处的地方,所以她一直都是步行回去的。
    这时正是各家各户吃饭的时候,大街上空荡荡的,周围陈旧的路灯孤独地伫立着,在昏黄的光芒下,陆瑶不禁打了个哆嗦。
    虽然她早已习惯了这种夜行,但最近却出现了特别的情况。
    她被跟踪了。
    没错,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了。她每天回家的时候都会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是那种细微的脚步声,就像身后有人在跟踪一样。但奇怪的是,每次当她回过头去看的时候,身后却总是空无一人。
    多次之后,她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听觉了,但不管怎样,那种脚步声和窥视的感觉却没有丝毫褪去。陆瑶知道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幻听,她是个敏感的女孩,对于这种情况应该是不会猜错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再次回过头去,身后依旧是那条空荡荡的街道,微风拂过,几个垃圾袋扬了起来,在昏黄的路灯下飞舞着。
    陆瑶有种越发不妥的感觉,她深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现在社会的治安已经改善了不少,但实际上仍然存在着不少罪恶,就像隐藏在阳光底下的苍蝇一样,这些东西一直都没有被清除过。
    作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妙龄女孩,这种隐晦的担忧自然是更加浓厚。
    所以她干脆挽起裤脚,迈开脚步跑起来。其实她家就在不远处,只要再坚持几分钟应该就到了。
    笃笃笃!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街道上响了起来。
    没跑了多久,陆瑶很快便开始喘息了,她感觉胸口有阵火烧了起来,这多少与她平时疏于锻炼有关,可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因为在她开始跑步的一瞬间,她感觉后面的人也移动了,他似乎也追了上来,而且还一直和自己保持着相对平衡的步伐。
    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是那种凶恶的罪犯,他还在寻找机会吗?
    陆瑶心中升起了无数可怕的想法,她只能尽量地加快速度,不敢作丝毫停留。
    不多时,她跑过了一个九十度的弯,开阔的街道展现在眼前,面前是一排熟悉的房子。
    终于到家了。
    陆瑶心中升起一丝庆幸的感觉,她的胸口起伏不定,整个人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显得有些虚弱,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能回家就是最好的款待。
    她咽了口唾沫,快步走了上前。

    正在这时,只听喵地一声,一只浑身乌黑发亮的猫从街道旁扑了上来,它兴奋地跳到了陆瑶的身上。
    “小黑,你在欢迎我吗?太感谢了你!”陆瑶高兴地抱着黑猫,用那双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它。而后者似乎也听懂了她的话,温顺地在她怀里蹭着,仿佛正经历着最快乐的事情。
    那是她养了好几年的猫,平时一般都在家里,由于工作的关系,早上的时候陆瑶只能拜托邻居去照料。
    “陆小姐,原来是你回来了。”在黑猫出现之后,邻居也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他恍然地摸了摸脑袋。
    “从刚才开始,我看见小黑就一直在来回徘徊着,原来是感受到你回来了,实话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跟人这么亲的猫呢!”
    陆瑶会心地笑了,她摸了摸小黑的脑袋。虽然它们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但她一直都是当它家人一样看待,她一直以为,动物也是有情感的,只要自己对它们好,那同样可以得到等量的爱。
    现在她就可以充分地感受到了,刚才的害怕之情荡然无存。
    “只要有小黑在的话,那我就不用怕了,你一定会保护我的,对吗?”陆瑶低声地问了句。
    喵!小黑回应似的叫了一声,它温顺地伏在她的怀里,一动不动。
    “太好了。”陆瑶紧紧地抱着它,然后拜别了邻居,很快地回到自己的家里。
    然而,就在她进入房子的时候,在街道尽头的黑暗中,有个人却只能咬了咬牙,无奈地低骂了一声……
    陆瑶打开了家门,她首先将黑猫放下,然后好不容易才摸到了墙上的开关。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柔和的电灯光芒布满了玄关处。
    在安全地进入了家后,陆瑶终于彻底松下了一口气。
    没错,她只是一个独居的女孩,但那是在不久前才变成这样的。她的父母在小时候便死于车祸,而前段时间,连唯一的亲人——奶奶,也因为重病去世了。

    她一时间成了最孤独的人。
    “不过没关系,至少还有你。”陆瑶温柔地抚摸着黑猫,小黑是以前奶奶从朋友处带回来的,它一直都很聪明,甚至还在最困难的时候陪着自己,虽然不会说话,但陆瑶感觉它是懂自己的。
    “心若向阳,哪里都是晴天。”她低声地念叨着奶奶的口头禅,心中不禁带起了一阵感慨。是的,自己曾经是那么地快乐,可现在却只剩下小黑了,这叫她怎么能不难受呢?
    想到这里,陆瑶的眼角沁出了一丝泪水。
    喵!一旁的小黑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悲伤,用那条稚嫩的舌头舔舐着她的手,好像在安慰她。
    “嗯,小黑我知道了,我会打起精神来的。”陆瑶很快地拭去了那点泪痕,会意地拍了拍它的小脑袋。
    正在这时,她发现小黑的手臂好像受伤了,上面有一点红色的痕迹,看起来已经结疤了。
    “这是怎么回事?”陆瑶轻轻地把它的手拿起来,在伤口上面还插着半片玻璃,黑猫还在舔着伤口,看起来还有点疼。
    “小黑你等一下,我去拿点药。”陆瑶很快拿来了红药水和绷带,她小心翼翼地将伤口的玻璃拔出来,然后为它涂药,最后再绑上自己最喜欢的蝴蝶结。
    “好了。”陆瑶将纱布绑好之后,轻轻地放下了黑猫。而后者似乎也得到了解脱,高兴地舔着她的手。
    陆瑶将它抱了起来,心神有些微微的激荡。
    “要是小黑能变成人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但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
    翌日晚上,陆瑶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去。
    “小瑶,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呢?”在她走出去的时候,同事在身后询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小心点就可以了。”她摆了摆手,迅速转身离去了。
    陆瑶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因为小黑答应过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即便他只是一只猫,但她也愿意去相信它。
    在荒芜的小街上,一轮满月孤独地悬挂着,破旧的老房子在夜风中显得阴冷而凝重。
    那种被跟踪的感觉又出现了。陆瑶抱紧了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笃……笃……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蓦然回头,只见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街道另一边,他挥舞着双手,很快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陆瑶吓得大声尖叫,马上转过身逃跑。但身后的男子也迅速地跟了上来,他看起来不怀好意。
    陆瑶只能用尽吃奶的力逃跑,但不幸的是,前方的道路却被拦住了,正在施工的标识牌立在不远处,那里已经不能前进了。
    她这才想起来,那里正好有一家公司在施工。陆瑶没有办法,只能气急败坏地转入了旁边的一条小道。
    但很快,她便发现这是个极其糟糕的决定,因为前面同样没路了。
    那里竟然是一条死路。
    她扶着外墙,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而身后的高大男子已经堵住了小巷的入口,他慢慢地逼近过来,宽阔的影子在地面上拉得越来越长。
    “救……救命啊!”陆瑶没有办法了,她只能大声地呼救,希望能有过路的人听见,但一切希望都灰飞烟灭了,她忽然想起来,这条路由于施工的缘故,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经过。
    一阵极度恐惧的感觉慢慢爬满了她的全身,陆瑶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她不敢想象这个跟踪了自己多天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呼噜呼噜……”正在她不断后退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跑过来了,借着朦胧的月光,陆瑶发现他竟然是个邋遢的流浪汉,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和胡子就像一大堆杂草似的,看起来很长时间都没有修剪过。
    “你……你到底是谁?你别过来!”陆瑶挥舞着手提袋,试图吓唬面前的男子,但他却丝毫没有理会,一个箭步扑了上来,死死地掐住了陆瑶的手。
    “啊!放开我!”她还在试图作最后的挣扎,但流浪汉却没有松手的迹象,他与前者四目相对,嘴里呼噜呼噜地在说着什么。
    他是个哑巴!陆瑶忽然想到了这点,在残酷的社会中,的确有不少人因为先天或者意外而变成了残疾人,但这不代表可以自暴自弃,为什么他要变成这样?
    陆瑶迸发出求生的意志,她试图用力甩开男子的手,但却因为力气的缘故,她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而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然后开始拉着她往外走。
    如果被抓走的话,那自己可就完蛋了,这种流浪汉长期缺乏感情,说不定会……
    陆瑶不敢再想下去,她卯足了劲去反抗。正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从旁边闪了出来,一把撞在了流浪汉的身上。
    也许是预料不到这种情况,流浪汉直接被撞飞了,他摔倒了旁边的房子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而陆瑶的手因此而解放了,她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嘴里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你没事吧?”一阵关切的询问声在耳边响起,陆瑶抬起头一看,面前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他正担忧地看着自己。
    陆瑶点了点头,正准备起来的时候,只见一旁的流浪汉再次扑了上来,她连忙指着面前喊道:“小心!”
    青年男子有点始料未及,就在转过头的一刹那,流浪汉一拳打在他的后背,他痛苦地嚎叫了一声,整个人跌向了后面。
    一拳将他打倒之后,流浪汉再次过来想要拉走陆瑶,但没想到前者马上便爬了起来,他勇猛地扑向了流浪汉,两个人一时间颤抖在一起,喊叫声震耳欲聋。
    陆瑶不敢上去掺和,她只能捡起一个小瓶子,在一旁瑟瑟发抖地看着。
    不多时,伴随着流浪汉的一声惨叫,他慌慌张张地往小巷外逃了出去,而青年男子只是做了个挥手的姿势,也没有深追而去,他半蹲在地上,看起来伤势不轻。
    “你……没事吧?”等到流浪汉走远了之后,陆瑶才敢走上去,她轻轻地扶起青年,目光里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但后者却摇了摇头,他重重地咳了两声,然后艰难地爬起来想要离开。
    “你要走了吗?可是……可是你也受了伤的呀,真的不用陪你去医院吗?”陆瑶看着他,认真地问道。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青年推开了她的手,径直走向了前面,他的脚步很不稳定,看起来踉踉跄跄的。
    陆瑶有点担心,她只能在身后小心翼翼地跟着他。
    “等一下……你真的没事吗?”她再次关切地询问道。

    “放心……”青年的回答还没说完,他的身体便失去重心倒向了前面。
    “喂,你怎么了?”陆瑶冲上去扶着他,轻轻地拍打着后者的脸,但没想到他已经昏过去了。
    她看着漆黑的街道,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半小时后,陆瑶的家里。
    由于青年的伤势不算很重,而且她的家就在附近,所以陆瑶选择先将他安置在自己家里。不多时,青年的眼皮动了动,他终于醒了过来。
    “这里是……?”他揉了揉发涨的脑袋,爬起来询问道。
    “你终于醒了!”陆瑶放下了手里的药箱,“这里是我的家,你没什么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呃,我想不用了,这种小伤算不了什么……”青年摆了摆手,说完就要站起来。
    “你又走了吗?”陆瑶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嗯……我还有事呢……”青年点了点头,他看起来好像有点羞涩。
    “真的这么急吗?可是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呀?你告诉我住在哪里吧,要不我都打电话给你的家人,要他们过来?”陆瑶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但青年还是拒绝了。
    “不需要了,我只是一个孤独的人……”说罢,他又坚持着要离开,但没走了几步却又倒了下来。
    “你还是先躺着吧。”陆瑶把他扶到床上,关切地为他盖上被子,而这次青年却没有拒绝了,或许是被她感染到了,后者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他的肚子忽然响了起来,青年的脸有点涨红了。
    “你饿了吗?”陆瑶试探性地问道,前者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爱,就像动漫里的小动物一样。
    “我明白了,请等一下!”陆瑶很快离开了房间,半会之后,她拿着一大盘的食物走了进来。
    “请随便吃吧,不用客气。”
    看着眼前丰盛的食物,青年却愣住了,他久久没有动手,样子看起来有些窘迫。
    “怎么了?你不喜欢吃这些吗?”陆瑶连忙询问道。
    “呃……其实是这样的……”他摸了摸脑袋,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这里有鱼吗?”
    “鱼?”
    “嗯,我只吃那东西……”
    “好的,我知道了。”陆瑶再次走了出去,她很快端着一盘烹饪好的鱼进来,那是她早上买回来准备做晚餐的,没想到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只见青年首先嗅了嗅鲜美的鱼,然后竟然用手抓起来吃。
    “哎呀,这里有筷子。”陆瑶吓了一条,连忙把筷子递给去,但没想到前者却摆了摆手。
    “没事,我不需要。”他一边说一边专注地享用着鱼,陆瑶仔细地看着他,她忽然发现青年吃得干净,而且他的动作不像人类,反倒有点像优雅的家猫。
    陆瑶皱起了眉头,她顺手将青年换下的衣服收起来,在染血的贴身衣物上面,她竟然发现有一些奇怪的毛发。
    陆瑶认真地察看了一会,居然发现那是一簇属于猫的毛。因为她平时经常会跟小黑玩,所以一摸便知道了。
    回想起他奇怪的行为和动作,难道这人的真实身份就是……?
    “小瑶,这鱼的味道真好!”就在她疑惑的时候,青年已经将盘子里的鱼吃得一干二净,他抬起头微笑地看着前者。
    “等一下,我好像还没说过自己的名字吧,你怎么会知道呢?”陆瑶蹙起了双眉。
    “呃……这个……”青年一下子傻了眼,他低下头四处搜索了一会,指着桌子上面的照片说,“我在照片上看到了,你不是把名字写上去了吗?”
    “你说谎!”陆瑶撅起了嘴,“那张照片上根本就没有名字,其实你早就认识我了吧,不然怎么会出现得那么及时?”
    “最奇怪的是,小黑从昨晚出去之后就不见了,难道你是它……”
    “不,这怎么可能呢!?”青年连连摇头,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其实……其实我只是你的网友而已了。”
    “网友?”
    “嗯,其实我就是一直跟你聊天的那个人。”
    “你是小白?”
    “好了,你终于想起来了。”青年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你不是住在外地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陆瑶诧异地打量着对方。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见面了,只不过你一直都不愿意,所以……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本来还想给你惊喜的,但没想到刚好遇见那个怪人出现,真相就是这样的,小瑶你不会怪我吧?”青年忐忑地看着她。
    陆瑶扑哧一笑,脸颊忽然变得通红。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子的,不够想起来也是的,那种变成人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陆瑶敲了敲脑袋,暗暗地骂着自己。
    “小瑶,你真的生气了吗?对不起,我并不是想要隐瞒的……”青年看见她窘迫的样子,以为事情变得更糟糕了,他只好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不,没事了,都是我瞎想而已,你先好好休息一晚吧,明天再走好吗?”陆瑶不等他回答,便径直走了出去。
    她将染血的衣服放进洗衣机之后,在房子里到处寻找着黑猫。
    “小黑,你去了哪里,快出来好吗?”
    陆瑶疑惑地四处查看着,她感觉很奇怪,要放在平时,即便小黑要出去玩的话,也很有节制的呀,它一般也就出去个半天,而且现在早已过了吃饭的时候,它怎么还不回来呢?
    “小黑?”陆瑶好像听见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她转过身正想要出去的时候,青年就站在身后,怔怔地看着她。
    啊!看见眼前忽然出现的人,陆瑶吓了一跳,踉踉跄跄地跌向了后面。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青年连忙上前扶着她。
    “不……我只是有点神经虚弱而已。”陆瑶摆了摆手,很快调整过来了。
    “对了,你站在我后面干嘛呢?”
    “呃……我是想要问一下厕所在哪里?”青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随后他好奇地问道:“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在说话,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厕所就在走廊的尽头,其实是我养的黑猫不见了,我想……它大概又到了好玩的地方,不肯回来了吧。”陆瑶回答道。
    青年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走向了外面,在离去的一刹那,他轻轻叹了口气,以微小的声音说道:“其实……我就在你的身边……”
    “小白,你刚才说什么?”在他低声地呢喃之后,陆瑶忽然叫住了他,青年的心头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眼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他蓦然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陆瑶:“明天可以给我一天的时间吗?”
    “啊?”陆瑶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了,她只是疑惑地看着前者……
    翌日早上,步行街上。
    现在正是人流最密集的时候,街道上各种商铺前都摆满了商品,老板在前面大声地吆喝着,这种散弹式的方法很好,总能吸引不少过路人驻足查看。
    陆瑶和小白正在一起逛街。而后者似乎很少看见这种热闹的场景,他一路上都在兴奋地左看右看,看起来十分有趣。
    “小瑶,我觉得这里太好玩了,到处都是新奇的物品呢!”
    “你很喜欢这里吗?要不就住在这边吧,那不就可以每天都逛街了吗?”陆瑶开玩笑地说道,而小白只是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好像有点沮丧。
    陆瑶皱起了眉头,她总觉得前者有点奇怪,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即便他们只是萍水相逢,但她总觉得两人好像相识了很久一样。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小白忽然惨叫了一声,哆哆嗦嗦地躲在她的身后。
    “怎么了?”陆瑶疑惑地看着他,只见后者蜷缩在她身后,双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前方。
    那里有一只半人高的牧羊犬,正对着他一阵狂吠。牧羊犬的主人只能拼命拉着它,口里不断地发出停止的命令。
    “不好意思,这狗有点凶了。”主人向着两人打出抱歉的手势,然后很快便把狗拉走了。
    等到他们都走远之后,小白才敢从路遥身后走出来,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险……”
    “你到底怎么了?”陆瑶疑惑地问道。
    “对不起,我很怕这些狗的。”小白有点尴尬地摸了摸脑袋,但他很快便恢复过来了,“小瑶,我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怎么样?”
    “是哪里呀?”
    “你跟着我就可以了。”小白拉起她的手,快速地走向了街道的另一边。
    四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处茂密的丛林里。
    陆瑶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周围长满了各种杂草和蕨类植物,明媚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投下来,照得她全身都暖暖的。
    在转过一个弯后,面前出现了一个2米高的洞穴,里面看起来黑漆漆的,给人一种未知的可怕感觉。
    “走,我们进去吧。”小白拉着她往洞穴里面走去。
    “这里……看起来很黑呀,我们真的要进去吗?”陆瑶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事的,相信我吧,里面会有好看的景色的!”小白兴奋地看着她,他的目光里蕴含着某种令人心安的力量,陆瑶点了点头,很快地跟着他进去了。
    洞穴里面显得更加黑暗,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陆瑶完全分不清方向,她只能任由小白带领着前进。
    在这种未知的环境中,她的心里很快便涌现出恐惧的心情。她拉了拉小白:“不如咱们还是出去吧,这里黑漆漆的,我怕待会迷路了。”

    “不用怕,你好好地紧抓我吧。”小白低声安慰了一句,然后瞳孔里忽然射出了一种淡淡的光芒,这光虽然不算很明亮,但却足够他看清眼前的路了。
    陆瑶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你的眼会发光呢?这就像是动物一样啊?”
    小白摆了摆手:“其实我的眼之前做过手术,所以能在黑暗中看到东西,但唯一的坏处就是视力不大好。”
    陆瑶半信半疑地应了一声,她只能紧紧地握着前者的手,小心翼翼地在狭窄的洞穴里跋涉。
    随着路程的深入,周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有什么生物在附近伺机而动的样子。陆瑶咽了口唾沫,身子紧紧地蜷缩着。
    “小瑶,我们已经到了。”小白低声提醒道,就在他说完之后,洞穴的深处忽然出现了很多双眼睛,这些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摇曳着,看起来十分可怕。
    陆瑶尖叫了一声,吓得连忙藏在小白的身后。
    “不用怕,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只见小白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会,伴随着啪的一声,柔和的电灯光芒照亮了洞穴。
    原来面前出现的竟然全是野猫。
    只见数十只猫蹲在洞穴的深处,正好奇地大量着两人,它们身上的颜色各异,就像一家人似的簇拥在一起,而且还有不少刚出生小猫,正在母亲的怀里玩耍着。
    “哇,这里竟然是野猫的栖息地,你是怎么知道的?”陆瑶惊讶地捂住了嘴巴,转过头向小白问道。而后者只是轻笑了一声,然后缓步走了上去。
    “小瑶,看好了。”
    他低声地提醒了一句,然后蹲了下来,用右手捂住了嘴巴。
    片刻后,一阵逼真的猫叫声响了起来,洞穴深处的野猫好像听到了什么指令一般,纷纷马不停蹄走了上来。它们很快围着小白,以同样频率的猫叫声回应着他。
    这种神奇的景象维持了很久,直到小白停止了叫声,这些野猫才不舍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你好厉害呀,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像真正的猫一样呢!”陆瑶惊讶地拍着手,小白很快站了起来,然后专注地看着她。
    “如果……如果我真的是猫呢?”
    “啊?”陆瑶使劲眨着眼睛,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哈哈,逗你玩的呢!”小白敲了敲的脑袋,“其实这些猫都是我收养的,因为平时经常会过来这里,所以久而久之就可以听懂它们的话了。”
    “这是真的吗?”
    “当然了,我刚才还在跟它们介绍你呢!”

    “那它们是怎么说的?”陆瑶追问道。
    “它们都很欢迎你呀,因为你身上有一种温柔的气质,所以大家都很想和你一起玩呢!”小白解释道。
    “太好了,那我可以上去摸一摸它们吗?”
    小白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陆瑶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挪到了前面,那些猫都温顺地伏在她的脚边,陆瑶伸出手抱住了一只,高兴地逗着它们玩。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野猫的栖息地,所以显得极为兴奋,几乎跟每一只猫都玩在了一起。
    “小瑶,咱们等一下再回来玩好吗,我有更美丽的地方想要给你看。”过了一会儿,小白在身后提醒道。
    陆瑶只好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小猫,然后跟着他再次往洞穴的深处走去。
    这次走的路程不算太长,在拐过一片杂乱的泥地之后,眼前的视线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在洞穴的出口处竟然是一片五彩缤纷的草地,这里盛开着各种美丽的花朵,七色的蝴蝶在阳光下翩翩起舞,带起一阵诱人的清香。
    她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地方,这简直就像是人间天堂。
    “太漂亮了,你到底是怎么找到的?”陆瑶兴奋地跑了上去,纤纤玉指在花丛之间起舞,甜美的笑容洋溢在脸上。
    小白也回敬了一份清爽的微笑,他忽然闭上了眼睛,就像在酝酿着什么一样。很快,他再次睁开了眼皮,充满感情地对着前者说道。
    “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有个愿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最心爱的人共同分享,而我现在很高兴,因为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
    陆瑶的眼圈顿时红了,她的心理防线在一瞬间彻底崩塌了,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她曾经是那么幸福的一个人,可一切都随着奶奶的离去而消失,可现在她又是多么的幸运,因为另一个比奶奶更好的人出现了,她忽然有种想拥抱他的冲动。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哭闹声却打断了这温馨的氛围。
    “小白,你看那边好像有人在哭。”陆瑶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说道,前者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她一起走了过去。
    在草丛的另一边,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掩脸哭泣,而在她旁边站着一个流浪汉,正是昨天晚上袭击陆瑶的家伙。
    他把小女孩的皮球抢了过去,正在旁边饶有兴致地玩耍着。看见两人过来,他警惕地蹿到一边,嘴里呼噜呼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想干什么!?”小白厉叱一声,马上向他扑了过去。而陆瑶则趁机过去抱住了小女孩,低声地安慰她。
    呜呜!也许是昨晚的搏斗对流浪汉产生了恐惧感,他不敢再跟小白对峙,只能夹着尾巴狼狈地逃窜了。
    嗖地一声,他迅速地溜进了草丛里面,很快便消失无踪了。
    “小瑶,现在已经没事了。”小白松了口气,也没有再追赶下去。他很快折了回来,但却发现陆瑶惊讶地凝视着他,眼神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小白追问道。
    “你……你的脚上,为什么会有我的绷带……”陆瑶难以置信地说道。
    小白全身一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把裤脚拉下来,试图遮掩这重要的证据,但陆瑶已经出声喝止了他。
    “不用再掩饰了,你就是小黑吧,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在前天晚上为他包扎的伤口,上面还留有我独特的打结方式。”陆瑶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
    她无法想象,原来自己的怀疑竟然是对的,面前的男子真的是黑猫,难道真的是上天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吗?还是说……
    “小瑶,对不起,我不该说谎骗你的……”沉默了半晌之后,青年终于开口了,“其实在奶奶去世之后,你一直都很不开心,你知道吗,我同样也感到那么地悲伤,所以……”
    “所以我每天都向着神明祈祷,希望能够给你带来快乐,希望能够像奶奶一样保护你,结果我终于成功了……”
    “你就变成了人类?”
    青年点了点头,眼眶里渐渐涌出了晶莹的泪水。
    看着眼前可爱的男子,陆瑶脑海中所有的关于小黑的记忆瞬间和他重合在一起,一股暖流从心底直冲而上,她的鼻子顿时发酸起来。
    “小黑,太好了!”半晌之后,眼眶里的泪珠终于滑落下来,陆瑶紧紧地拥抱着他。
    在明媚的阳光下,两人幸福地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漫天的花瓣随风飘起,将天地间映照得如梦似幻,宛如一场微凉的梦境……
    几天后,陆瑶家门前。
    她刚刚从市场买完菜回来,只见一大班人围在自己家门前,他们都在指指点点的,陆瑶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她马上挤上去一看,发现家里竟然被盗窃了。大门随意地敞开着,里面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
    陆瑶尖叫了一声,马上跑进去查看房间里的状况。
    与她的想象差不多,里面同样也是全被翻乱了,各种家具文件散落一地,周围显得一片狼藉。
    她拉开了最重要的柜子,那里面放着她的存折和房产证之类的东西。其实房子里并没有多少现金,被偷走了还没什么,可要是这些东西不见了的话,那事情便麻烦了。
    可事情偏偏就那么倒霉,这些东西竟然全都不见了。
    陆瑶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胸口急促地喘息着,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现在可是大早上,真的有这么大胆的贼吗?而且他为什么要偷走存折,他根本就不知道密码呀?
    想到这里,她忽然打了个寒颤。因为小黑一直都是在家的,难道他也出了什么事吗?
    正当她回过头的时候,小黑刚从门外走进来。他看着凌乱的大厅,同样也是惊讶地问道:“小瑶,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们家……被小偷光顾了。”
    “什么!?”他的眉头扬了起来,颇感意外,“怎么会这样的……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而已……”
    “你刚才到底去了哪里呢?咱们家的门不会那么容易被撬开的。”陆瑶追问道。
    “小瑶,对不起,我可能是没关好门吧……”小黑自责地垂下了头,“这都是我的错,害你丢了钱……”
    “不,失窃的还不止是钱,连我的存折和房产证都不见了!”陆瑶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如果是普通的贼,根本就不可能偷这些,除非他们知道密码……”

    说到这里,她严肃地看着小黑,因为上次出去的时候,他是见过自己输入密码的。
    “小瑶,难道你在怀疑我吗,这根本不可能的呀,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要不这样吧,等一下我陪你去警局?”小黑真诚地看着她,陆瑶叹了口气,心头的怀疑瞬间烟消云散。
    的确如此,小黑是自己最喜欢的伙伴,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恨恨地咬了咬牙,她只好自认倒霉了,刚才也许是自己太冲动了。小黑似乎看出了她心情的变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安慰道。
    陆瑶点了点头,只能先将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小黑也在一旁帮忙,两人好不容易才将大厅散落的东西收拾好。
    “哎,我还真有点渴,这些可乐可以喝吗?”小黑看见袋子里的饮料,向陆瑶询问道,后者点了点头。
    小黑马上从里面拿出了一大瓶可乐,咕咚咕咚地灌进肚子里。
    “真不错。”他打了一个嗝,然后给陆瑶倒了一杯,后者没有接过杯子,她只是怔怔地看着小黑。
    陆瑶忽然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在小黑很小的时候,它曾经误喝过可乐,但之后马上便拉了肚子,她还记得自己晚上抱着它去医院,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却可以随意喝?
    她的心里升起一丝疑惑的感觉。
    “小瑶,再加一杯可以吗?”在她思考的时候,小黑又将被子拿了过来,前者回过神来,于是将用给他倒了一杯,但由于手抖了一下,可乐一下子全洒了出来。
    “哎呀!”小黑躲避不及,身上全被洒满了可乐。
    “不好意思……”陆瑶连忙将纸巾拿了过来,帮他擦掉衣服上的饮料,“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帮你洗掉这些污迹。”

    “那就麻烦了。”小黑点了点头,于是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陆瑶。
    后者忐忑不安地走了出去,刚来到走廊的时候,她便将手伸进了衣服里。不多时,她掏出了一张发票。上面的日期竟然是两个星期前的一天。
    陆瑶心头一凛,她记得小黑是在前几天才变成人的,那怎么会有这张发票呢?除非它不是小黑!
    她的心脏忽然嘭嘭地跳动起来,现在回想之前的事未免也太奇怪了,就算是神明的显灵,一只动物真的可以变成人吗?而且所有的习惯都可以随之而改变吗?
    陆瑶感到越发奇怪,她马上跑向了小黑的窝里。那里面还是空的,自从前几天晚上出去之后,小黑就真的没有回来过,如果这个人真的还假冒的话,那它现在……
    陆瑶捂住了嘴巴,她连忙冲向了门口,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小黑。
    可当她来到玄关的时候,令人惊讶的事情却发生了。
    门竟然被锁上了。
    没错,大门被死死地固定着,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打不开。刚才最后进来的是他,那么说的话,这一切果然都是他干的,他想将自己困在里面!
    陆瑶终于想明白了一切。
    “小瑶,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这时,青年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陆瑶吓得跳了起来,眼角微微抽搐着。
    “你怎么了?是不是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担心?没事的,我马上就陪你去找警察,好吗?”青年慢慢地走了过来,向她伸出了手,但却被陆瑶一把推开了。
    “你走开!你根本就不是小黑!”
    “小瑶,你到底在说什么呀?”青年莫名其妙地摸着脑袋,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古怪的话语。
    “小黑是从来不会喝可乐的,它只要一喝就会拉肚子,而且刚才我在你的衣服上找到一张收据,是两个星期前的,那时候它还是猫,那又怎么会有呢?”陆瑶言之凿凿地说道。
    青年一下子愣住了,但半会后,他的脸上涌现出狰狞的神色,之前的所有温柔变得荡然无存。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不妨再告诉你吧,没错,我一切都是在骗你,我想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这种傻瓜才会相信的吧,动物会变成人?你以为是在演科幻小说吗?”他一边露出狂妄的笑容,一边指了指脑袋。
    “其实我早就看上你了,除了奶奶之外,所有亲人都已经去世了,这幢房子自然就是最值钱的遗产,只要我搞到手的话,一辈子都不用担心吃住了。”
    “所以我通过一些小手段在里面装了窃听器,知道了你的所有习惯和情况,既然你那么喜欢做梦,那我也不妨满足一下你的愿望,不是吗?”
    陆瑶咬了咬牙,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里面射出了几乎射出了炽热的火焰。
    “那之前那些事情呢,你都是怎么做到的?”
    “你说洞穴里面的?那不是很简单吗,我早已知道那里是野猫的栖息地,所以提前过去喂养了它们一段时间,所以一出现的时候,它们才会忙不迭地走过来,明白了吗?”
    “可恶,那真正的小黑呢,你到底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青年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现在还有时间担心猫?我看你还是先想好遗言吧,不过,只要你承诺把房子给我,那一切都还好商量,否则的话……”
    说完之后,他不怀好意地逼了过来。陆瑶使劲摇着头,全身战栗不已。
    “既然你还是冥顽不灵的话,那别怪我下手了!”青年咬了咬牙,然后向着她扑了过来,手里的匕首闪烁出刺眼的光芒。
    陆瑶惨叫了一声,她舍命躲过了青年的攻击,然后向着房子里面逃去。
    “跑吧,这里已经被我完全封住了,你怎么也不可能出去的!”看着前者慌张地蹿入大厅,青年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舔了舔匕首,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
    “救……救命啊!”陆瑶使用全力逃跑着,但无奈的是,房子的大门已经被锁上了,而这里也没有别的出口,她已经完全成了瓮中之鳖。
    慌张地扫视了一片周围,陆瑶没有发现可以躲藏的地方,而身后的脚步声却已经逼近了。她只能慌不择路地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除了一些家具和电器之外,里面也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物品,不仅如此,连门锁也被破坏了,而且窗户也打不开。
    她蓦然明白了一切,原来他早已做好了准备,即便自己没有揭穿他,也许今天也会是彻底梦碎的一天。
    “小瑶,别藏了,你跑不掉的……”就在这时,走廊外已经传来了叫唤声。
    她打了个寒颤,目光快速地在周围扫视着,不多时,陆瑶的眼睛落在房间角落的衣柜上……

    “快出来吧!”随着啪地一声,青年把房间大门踢开了,他手持着匕首,锐利的目光在房间里面搜索着。
    “不见了?”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但很快,他便发现了房间角落里的衣柜。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瑟瑟发抖着。
    “小瑶,我找到你了!放心吧,我会痛快地解决掉你的,嘻嘻……”他的脸上忽然涌起了狂热的神色,然后举起了刀子,一步步走近了那个衣柜。
    “出来吧!”随着一阵尖锐的喊叫,青年把衣柜拉开了,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居然没有人,只看见一台吸尘器在呼呼地运转着。
    “糟了,中计了……”青年的话还没说完,后脑勺便被重重地击中了,他痛苦地嚎叫了一声,返身将陆瑶的手抓住了。
    后者拼命地挣扎着,她没想到青年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即便挨了一下重击,但也死死地掐住了自己,她完全无法动弹。
    “去死吧!”随着恶狠狠的声音响起,青年的手里的匕首向着她刺去,陆瑶几乎已经闭上眼睛等死了。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窗户边冲了进来,一把将青年撞开了。他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地上,连手里的刀子也飞了出去。
    陆瑶抬起头一看,原来救了自己的竟然是之前出现的流浪汉。
    只见他对着自己嗷嗷地叫着,还不时上蹿下跳的,陆瑶一时间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只能不断眨着眼睛。
    可这时青年已经重新爬了起来,他再次咬着牙扑向了两人。

    “小心!”陆瑶指着身后说道,流浪汉会意地躲过了青年的袭击,然后两人再次缠斗在一起。
    陆瑶见势不对,马上从旁边捡起一根木棍,她也想上去帮忙,但无奈的是,两人实在纠缠得太厉害了,她生怕不小心打错了人,所以只能在一旁寻找机会。
    由于头部被打伤了,青年缠斗了一会终于体力不支,他被流浪汉一拳打倒在地,而陆瑶则趁机冲上去给了他几棍子。
    在发出了一阵哀嚎后,青年彻底被打昏在地上。陆瑶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旁边。这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突然了,她现在还有点回不过神来的感觉。
    而流浪汉看见事情解决之后,向着她嗷嗷地叫了两声,然后便跳向了窗外。
    “等一下,你到底是谁?”陆瑶拉住了他的手,她发现流浪汉的手腕上竟然有一道伤疤,这很像小黑以前留下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难道……难道你才是真正的小黑吗?”
    流浪汉没有回答,他轻轻地甩开了陆瑶的手,然后嗷地一声跳到了外面,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街道尽头。
    陆瑶叹了口气,只能无奈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在街道的另一边,流浪汉不管滴血的伤口,他直接走到了一旁的土地神旁边,嗷嗷地怪叫着。
    “谢谢你,我终于成功保护了小瑶,虽然这人类变得并不完美,但我终究是做到了,感谢您的帮助。其实在一开始,每天晚上跟踪她的就是那个男子,他根本就是个不怀好意的家伙,那天我并不是想袭击你,而是想要提醒你,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他利用了,幸好他的奸计最终还是失败了。”
    “小瑶,虽然我长得很丑,虽然我还是不会说人话,但是那份想要保护你的心情却从来没有消失过,也许经过这次之后,我以后都不能再变成人类了,但我还是想守护在你身边,陪伴你的每一天,哪怕只是作为一只卑微的黑猫……”
    “小瑶,谢谢你,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完这句话后,流浪汉的身体出现了光芒,随着光线的渐渐明亮,他的身体快速地缩小着,最后又变回了一只黑猫的模样。
    喵!小黑温柔地叫了一声,然后再次向着它的家奔跑回去……
    “小黑,你回来了!?你前几天到底去了哪里,担心死我了!”
    喵!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