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我的叔叔是道士 > 详细内容

我的叔叔是道士

作者:尘埃般卑微  阅读:52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的叔叔是道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的三叔是本地远近驰名的道士,经他手处理过的灵异事件不下一千件。这些灵异事件他大都是以故事的形式讲给我听,所以我听过之后不久就淡忘了(我记性不是很好)。只有少数我亲身经历过,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一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殡仪馆里的工作人员更加容易遭遇灵异事件,因为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死者打交道。那些死者要是自然死亡的话,就比较容易处理。但是如果是横死的,例如自杀身亡,又或者遭遇车祸,就很容易发生诡异的事情。
    所以,如果你听到一些人总是你说,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那你最好对他讲,你去殡仪馆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跟我谈这个话题吧!
    我不是在吹牛,我的高中同学阿明,原本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自从他在殡仪工当了运尸工之后,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他之所以有如此根本性的变化,原因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工作上遭遇了灵异事件。他在殡仪馆仅仅工作了一个多月,就遭遇了两次类似的事件。
    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他上班的第二个星期。这一天一大早,他刚来到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在殡仪馆工作了已经有十年的同事老于便走过来对他说道:“阿明,走!我们要去接先人了!”
    前面已经说了,阿明在殡仪馆做的是运尸工。运尸工,顾名思义,就是开车运输死者的遗体回到殡仪馆。这种工作,在殡仪馆里是最苦最累的。阿明因为是新人,既没有学历,又没有关系,所以只能无奈的屈就。
    因此,当阿明听到老同事老于的话后,脸上随即浮现出一股厌恶的神色。
    “阿明,不要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老于说道,“做我们运尸工的,表面上和搬运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实质上却有着天壤之别。人家搬运工是单纯的苦工,而我们则是在行善积德。”
    “行了老于,你不要跟我这些无聊的话好不好?你昨天已经跟我说过了。”阿明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
    “我本来不想说的,谁叫你听到任务之后,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呢!”老于说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表情,那些先人的亡魂见了,往往会认为我们是大不敬。”

    “好了好了!我换个靠谱的表情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老于说着,又叫了一位同事过来,三人一起上了灵车,前往死者的所在地。
    死者的所在地是一栋大厦的五楼,他们到了目的地之后,死者的家属已经替死者的遗体穿好衣服,并且盖上一块白布,所以阿明他们是不知道这死者是如何死的。事实上他们也不想知道。
    在老于这个老员工的指导之下,阿明和另外一个同事小心翼翼的将遗体放进火化棺里,然后抬上了灵车,然后死者的家属按照当地的习俗,也上了灵车,坐在火化棺的旁边。
    死者的家属是一个三十岁的少妇和一个年纪看上去只有六岁左右的小男孩。这一女一幼显然是死者的妻子和儿子。老于看见他们一脸悲伤的样子,特意让阿明坐在他们身旁。
    阿明平时就是个话唠,此刻坐在灵车的后面,和装有遗体的火化棺,还有死者的家属坐在一起,怎么着也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为了克服这种感觉。他胡乱的扯些话题和死者的家属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死者的妻子尽管十分的悲伤,不过还是能够看出阿明的苦心,所以强打起精神来,和阿明对话。
    死者的儿子则十分的好动,不时的看看这,看看那,有时甚至蹲在火化棺的旁边。
    忽然,他好奇的对自己妈妈说道:“妈妈!妈妈!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什么?”死者的妻子不解的问道。
    “听到爸爸在敲门啊!”
    “爸爸在敲门?”死者的妻子疑惑的问道,“什么爸爸在敲门?”
    “就是笃!笃!笃!,这不是敲门声又是什么?”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怎么会呢?”阿明说道,“先不说你的爸爸已经去世了,就算他没有死,这里也没有门可以让他敲!”

    “我是说真的。”小男孩坚持说道,“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听听!”
    小男孩说着,用手指了指火化棺。
    “什么?小孩你的意思是,这敲门声是从你爸爸的火化棺里面传出来的?”阿明吃惊的问道。
    “是啊!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听听!”
    阿明将信将疑的将头靠近了火化棺,果然,火化棺里面传来了一阵异常清晰的一阵异常清晰的“笃!笃!笃!”
    “这么回事?”阿明惊恐的看着那火化棺道。由于惊恐过度,他说这话的声音非常大,使得正在专心开车的老于也听见了。
    “阿明,你说话那么大声做什么?”老于不满的说道。
    “有……有……有情况!”阿明结结巴巴的说道。
    “有情况?”凭借着多年的经验,老于一听阿明的话,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死者的遗体有问题?”
    “是的!”阿明吞了一口口水说道,“火化棺里面传来了‘笃!笃!笃!’的声音。”
    “不是吧?这么严重!”老于震惊之余,迅速做了恰当的反应来,“那你们坐稳了,我要把灵车开快一些,努力争取在短时间内回到殡仪馆!”
    老于说着,加大了油门,让灵车在公路风驰电挚起来,以致原本要二十分钟才走完的路,在十分钟之内就已经走完了。
    “快!快!”老于下车之后,立刻招呼阿明和另一位同事道,“大家赶紧的,将火化棺送进焚化炉里!不要让死者有任何诈尸的机会!”
    “好的!”阿明和那位同事应声道。
    阿明从焚化炉那边推来一辆手推车后,就和那位同事准备将火化棺从灵车上卸了下来。可不知怎么回事,不管阿明和那位同事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做到这一点。
    “不行啊,老于!”阿明冲着老于喊道,“这火化棺不知怎么回事,沉重得要命!”
    “是吗?那我就多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吧!”
    老于走进办公室,叫了五六个人出来,大家齐心协力的,仍然无法将棺材卸下来。
    “老于,现在怎么办啊?”阿明气喘呼呼的说道。
    “看来只能请张师傅过来帮忙了!”老于沉吟半响后说道。老于说的张师傅就是我的叔叔,他打电话向我叔叔求救时我正好在叔叔家,听他讲灵异故事。
    “好的!我就过去!”叔叔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叔叔怎么回事?”我问道。
    “殡仪馆那边出了一点小问题,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叔叔一边收拾道具,一边对我说道,“你不是很想看看真正的灵异事件吗?现在就跟我过去看看吧!”
    二
    在叔叔的怂恿之下,一向对灵异事件非常有兴趣的我,踏上了前往殡仪馆的路。
    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发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那里不耐烦的等待着,那个经验最丰富的老于,更是抽着烟,焦急的走来走去。他一看见我叔叔,立刻将手头上的烟头,匆匆的走过来说道:“张师傅,你总算来了!我们正愁着你人还没有来,问题就爆发了。”
    “怎么会呢?”叔叔笑着说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最懂得这方面的利害攸关。”叔叔说罢,简单的向老于介绍了一下我之后,便走到那辆灵车跟前。老于为了证明火化棺确实有问题,叫在场的工作人员再次演示了一番。
    “张师傅你看到了吧?”阿明激动的说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副火化棺变得如此的沉重?”
    “这就要问这副火化棺的主人了。”叔叔满含深意地说道,“老于,请问你知道这火化棺里面的死者是怎么死的吗?”
    “听死者的妻子说,他是心脏病猝发而死的。”老于说道。
    “心脏病猝发?老于,你敢确定吗?”叔叔反问道。
    “这个……我不敢确定。”老于犹豫了片刻后说道。
    “那好,既然你不敢确定,那就把火化棺的棺盖给我打开!”叔叔说道。
    “把棺盖打开?”阿明吃惊的问道,“这能行吗?”
    “行不行等一下你不就一清二楚了!”
    阿明将信将疑,但还是按照叔叔的吩咐,和另外一位同事小心翼翼的将火化棺的棺盖打了开来。叔叔上去一看,一拍大腿说道:“我就说嘛!这个家伙的死因肯定有问题!”
    “张师傅,你又不是法医,怎么一看就知道死者有问题?”阿明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作为道士的经验。”叔叔说道,“你来看,死者的双手是紧紧攥成一个拳头,这种情况只有死者是跳楼自杀的情况之下,才会发生这个样子。”
    “死者是跳楼自杀?”阿明奇怪的说,“可是死者的妻子明明跟我们说,她丈夫是心脏病猝发而死的啊!”

    “这就要问她本人才知道了。”叔叔说着,向老于眨了眨眼睛,后者会意的走开了。过了一会儿之后领着一个眼睛已经哭红了的少妇走了回来。
    那少妇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她的后面跟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小家伙眼睛水灵灵的,看上去相当之聪明。
    “你就是死者的妻子吧?”叔叔问道。
    “是的!”那少妇点点头说道。
    “我想请问你一下,你的丈夫是怎么死的?”
    少妇正要开口说话,叔叔马上补充了一句道:“请你老老实实跟我说,否则你丈夫的灵魂将永远不能到阴曹地府去报到,一辈子跟着你,缠着你!”
    “这是真的吗?”少妇听后,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好!我说!我说真话就是了!”
    “快点说!”叔叔催促道,“不然的话你丈夫的灵魂出了问题,谁也挽救不了他!”
    “我的丈夫是跳楼自杀而死的!”在叔叔的“威逼恐吓”之下,那少妇终于开口说了实情,“那一天,我和丈夫因为一点小事情吵架。我情急之下,一时冲动的对他说,你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其实我早就外面有人了!我丈夫听完之后,又惊又怒,竟然抓着我和他的结婚戒指从五楼的窗户翻身跳了下去!”
    “唉!嫂子,夫妻俩吵架,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你怎么就如此愚昧,说那些容易刺激你丈夫的蠢话呢?”
    “我不想的啊!”那少妇低声抽泣道,“我当时只不过是气过了头,本来想说句谎言,让他好好的珍惜我,谁知道他会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的呢!”

    “那我知道你丈夫的火化棺为什么抬不起来了。”老于说道,“你丈夫因为你的气话而跳楼自杀的,所以他对你有着深深的怨恨,在遗体运送到殡仪馆的路上因为看不惯你和阿明说话,于是就在火化棺里面弄出声响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到了殡仪馆这里后,更不想现在就和这个世界作告别,结果就把火化棺弄得十分之沉重。”
    “求求你们了!”少妇“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向叔叔和老于磕头道,“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希望我丈夫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
    “嫂子,你磕头的对象搞错了。” 面对少妇的跪求,叔叔一点也不感到为难,“你应该向你的丈夫磕头认错,因为他是因为你的一句气话而跳楼自杀的。你如果想你丈夫的灵魂得到安息的,你就得向他磕头认错。”
    少妇听说后,马上踉踉跄跄的走到灵车跟前,对着那火化棺不停的磕头,并且一边磕一边念叨着什么,好像是在向自己的丈夫道歉。
    她磕了大约三分钟左右,火化棺那里忽然再次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音,听得阿明和那位同事连滚带爬的从灵车上掉了下来。叔叔听得那声音,立即对老于道:“行了,死者接受了自己妻子的道歉,大家快点将火化棺弄下来,送进焚化炉吧!大家的行动要快一点,要是耽误了时辰,那后果就不好说了!”
    在叔叔的指示之下,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七手八脚的上了灵车,把火化棺抬下来。这次火化棺终于不像之前那样,七八个人去抬也抬不动了。
    火化棺被抬抬下来后,立即放在了手推车上面,缓缓的推到焚化炉跟前。在焚化工小心翼翼的将死者从火化棺从抬出来之时,我注意到死者那两只攥成拳头的手已经松了开来,露出了两只价值不菲的戒指来。叔叔看到了,立即叫那少妇过去把戒指取回来。
    “叔叔,事情难道就这样完了?”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叔叔笑道。
    “你不是说那死者的遗体有诈尸的可能吗?”
    “诈尸?那种事情只有在雷雨天气,或者有猫在死者的旁边叫唤之下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诈尸的可能性!”
    “是吗?那真是让人太失望了。”我一脸惋惜的说道。
    “怎么,你还想事情闹得大一点?”叔叔看着我说道,“要是事情再闹大一点,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我只是觉得,今天事情有点平淡而已。”
    “那你就等着吧!”叔叔说道,“只要你跟着我,以后一定会有刺激一点的灵异事件等着你的。”
    三
    那天叔叔在殡仪馆跟我说的那番话,根据叔叔后来的说法,纯粹是戏言,因为从他自身的经验来看,灵异事件但凡有点刺激性的,往往都是具有很大的危险性。而他身为我的叔叔,并不像我身处这种危险之中。
    然而这个世界却是有这么一句话,就是越是害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就在叔叔跟我开玩笑之后的第三天,我在家人的安排下,前往有名的东方赌城——澳门,在某一家大型赌博场所担任服务员。
    临行前,父亲把我叫到他的房间里,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啊!你明天就要去澳门工作了,记住!在那种工作,无论如何都不要染上赌瘾,知道吗?还有,工作的时候要特别的认真卖力,咱们家能不能盖新房子,为你娶上一个好媳妇,就看你在那边的表现了。”
    “爸,你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情肯定会思前想后,小心翼翼的!”我拍着胸膛向父亲保证道。
    因为向父亲作了保证,我到了澳门那个赌城工作后,不管同事怎么诱惑我,我都坚决不参加赌博,端的是赌场第一号的乖乖服务员。
    至于工作方面,我一开始是十分卖力的,但是由于过于卖力而很少休息,那些在赌场做了很长时间的同事就开始排挤我。因为他们经常抓紧一切机会去偷懒,赌场经理虽然看不过眼,但是鉴于他们是老员工,很少去批评他们,只是偶尔拿我来做榜样,暗示他们改一改这种不好的习惯。
    经理的做法本来是出于一番好意,但是他这么做,却使那些老员工对我产出了偏见。他们认为经理批评他们,全都是我的错,所以不时想些坏主意来捉弄我。
    我对此很是苦恼,为此想了很多办法去弥补这个关系,但效果一直很不明显。直到有一天,赌场的保安看不下去,主动告诉我和他们打成一片的法则,那就是学他们那样,找到一切机会去偷懒。
    保安的建议让我茅塞顿开,从那一天起,我便学着那些老员工的样子,不时的偷个懒,并且在偷懒的过程中特意让他们看到,日子一长,那些同事也不再排挤我了。
    这一天早上,赌场没有什么生意,我们这些员工于是找准了这个机会,悄悄的躲在某间VIP房间休息,侃大山,非常的惬意。期间,有一个同事忽然突发奇想道:“你们说,这个赌场有没有鬼魂存在呢?”

    “鬼魂?这怎么会呢?”另一个同事说道,“赌场是公共场所,人来人往,阳气十足,哪有鬼魂敢进来这种地方啊?”
    “我也觉得是。”第三位同事说道,“就算这里不是公共场所,可这里毕竟是老板用来做生意的地方,他是决计不会让鬼魂这种肮脏的东西影响他自家生意的。小华,你说是不是?”
    “这个我不敢确定。”我说道,“我曾经跟我叔叔见识过不少灵异事件,那些鬼魂给我的感觉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远远出乎于人的意料之外。”
    “是这样么?”那位同事讽刺道,“如果像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这里岂不是可能会有一只鬼魂坐在我们旁边,听我们说话?哈哈哈!”那同事说到最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虽然没有什么,但是我敢保证,要是我叔叔在场,听到他这么笑的话,一定会当众训斥他的。因为在他看来,鬼魂是不能拿来讥笑的。
    就在那位同事笑个不停之际,我们身上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经理那独有的大嗓门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你们这些家伙坐在那里搞什么?客人来了你们还坐在那里?都不想干了是吧?”
    “客人来了?”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没有啊!”
    “没有?你们发什么呆啊?你们那间VIP房间,不是来了一位客人了吗?”
    我们急忙环顾四周,发现这VIP房间里,除了我们四个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经理,我们这里确实没有客人啊!”
    “没有?那好,都给我滚来经理室!”
    我们来到经理室之后,经理指着监控显示器对我们说道:“你们几个看看,你们的房间是不是有一个客人坐在那里?”

    我们从头一看,发现监控画面里,清楚无误的显示了,那个VIP房间确实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件很旧的西装,正低着头坐在我刚才坐的那张椅子旁边的座位上。他一言不发,一动也不动,看上去似乎有点古怪。
    看到这里,我不禁对经理说道:“经理,我可以用我的人头担保,我们在那间VIP房间里,根本就没有看见那个人。”
    “你们光顾着聊天,当然看不到那个人了。”经理不客气的说道。
    “不是这样的,经理!”我认真的说道,“你想一想,我离那个客人是最近的,就算我怎么光顾着聊天,我也应该看得他吧?可是事实上,我在下面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是啊经理!”另一个同事也开口为我帮腔道,“小华说得对,我们在下面确实没有看到这个人。”
    “哪这画面是怎么回事?”经理不依不饶的说道,“你们不要告诉我,是监控坏了?我告诉你们,赌场的监控刚刚更换了不久,是不可能坏掉的。”
    “经理,我有一个想法!”我大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与其我们在这里争论个不停,不如经理你亲自到那个房间去看一下。反正这个人还在那里!”
    “好!”经理一口答应了我的建议,“我就和您们下去看看!不过我要跟你们打一声招呼,要是那个人确实在那里,你们统统给我滚蛋!”
    于是我们一伙人,在经理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回到那个VIP房间里。一进去,经理直接大踏步的走到那个人坐的座位跟前——其实他根本不用走到那里的,因为从我们进去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VIP房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怎么样?”一个同事不客气的对经理说道,“我们没有说谎吧?这里面真的没有那个人!”
    “不一定!”经理震惊之余,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个人可能在我们下来的时候已经走掉了。”
    “那你可以问问王秘书。”我说道,“你不是吩咐她在你的办公室看着监控的吗?问问她不就水落石出了?”
    “好吧!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经理说道。他果真拿出手机,找到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过去。为了让我们心服口服,他特意打开了手机的免提功能。
    “怎么样,王秘书?”经理大声说道,“那个人还在房间里面吗?”
    “是啊经理!”王秘书回答说道,“那个人还在,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四
    王秘书的话,不仅让经理,连我们这帮人也彻底给吓坏了。
    怎么会这样?房间里明明没有人,怎么监控画面上会看到一个人坐在哪里呢?这真是一件怪事!
    好半天,经理才慢慢的问我们道:“你们……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经理,这些事情我比较了解,就是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有着灵异经验的我,在震惊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你说!”
    “监控画面上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鬼魂!”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的这句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一下子在人群中产生了很大的回响。
    “真的吗?赌场这里真的有鬼?”
    “我长这么大了从来就没有见过鬼是怎么样的,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在人群当中,经理是最为震惊的,因为他从来就不相信鬼神之说。只听得他结结巴巴的对我说道:“鬼……鬼魂?小华,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的一个叔叔是道士,我曾经在他的带领之下,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并且见识过真正的鬼魂,所以对于这些事情我是非常了解的。”
    “既然你知道,那你有什么解救的方法吗?”
    “解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马上通知老板,叫他尽快请一个道士来,在那个房间里做一场法事。”我说道,“而且这种事情不能拖延,因为鬼魂如果长期呆在一个地方的话,不但对进去那里的人有影响。像我们这些打开门口做生意的,分分钟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真的吗?”
    “真的!我叔叔曾经帮过不少没有什么生意的商店做法事,对于这些事情非常之了解。”我说道,“经理要是相信我,我甚至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叔叔,叫他过来这个事情。”
    “不用了。”经理想了半天后说道,“这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交给老板亲自处理比较好,毕竟这赌场是他的地方,一切事务都应该由他来拍板决定!”
    “那就请经理马上给老板打电话吧!”一位同事着急的说道,“我可不想在这种有鬼的地方工作!”

    “我也不想!”另一位同事说道,“我妈妈跟我说过,人和鬼是不能生活在一起的。要是生活在一起的话,会折福折寿的!”
    同事们的抱怨,给了经理很大的压力,迫使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打电话给老板。
    “老板,我有个事想跟你说一下……”他耐心的向老板解释起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我们则站在他的旁边,期待着老板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出于我们的意料之外,老板听完经理的话后,居然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对经理说道:“这种事情,你无需去理会。”
    “不用去理会,老板你是说真的吗?”经理吃惊的说道,“我听别人说了,做生意的地方要是有鬼魂的话,对生意是有极大影响的。”
    “我说不用管就不用管!”老板在电话里吼道,“这赌场,到底是你是老板呢,还是我是老板?”
    “对不起!”经理急忙说道,“那就按照老板你说的去做吧!”
    经理挂了电话后,无奈的对我们说道:“老板说了,这件事情我们不要管!”
    “他说得倒是挺容易的!”一位同事愤愤的说道,“是我们在和鬼魂打交道,又不是他!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倒霉的是我们!”
    “我知道倒霉的是我们,”经理说道,“可是老板现在都发话了,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要看看经理有没有这个胆量。”我沉吟半响后说道。
    “是吗?那是什么方法?”经理急忙问道。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我的叔叔是道士吗?”
    “是啊!哪又怎么样?”

    “我们可以瞒着老板,悄悄叫我叔叔处理这个问题。等一切事情都搞定之后,这才跟老板说,你看怎么样?”
    “小华你的意思是,叫我向老板先斩后奏?”
    “是的!这是最好的办法!”
    “这……”经理犹豫了半天后,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
    得到了经理的肯定后,同事们都松了一口气,而我则立即打电话给叔叔。
    “小华,这些事情你根本不用管的。”叔叔听完我的话,居然和老板一个口吻。
    “什么?不用管?叔叔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我大声说道,“你不是跟我说过,人和鬼不能生活在一起的吗?怎么今天……”
    “小华,你不要问那么多了,总之你不要管就是了!”
    “可是,我刚刚答应了经理,一定把你请来的!”我为难的说道,“要是你不来的话,我很难向经理交代!”
    “这样啊……”叔叔沉思了片刻后说道,“那好吧!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之后,就去你那里走一趟!”
    得到了叔叔的保证后,我和同事们的心情这才勉强安静下来。但为了安全起见,经理下了命令,关闭那间VIP房间,禁止任何人进去。
    第二天,当我回来赌场上班时,同事给了我一个异常震惊的消息:老板已经把经理炒了鱿鱼,他自己亲自担任赌场的经理。
    “怎么会这样?”我吃惊的说道,“老板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就把经理给炒了?”
    “听说是因为那个VIP房间的事情。”同事说道,“老板今天一大早过来巡视赌场,当他发现那个VIP房间被经理关闭了,非常的生气,当场就把经理给炒了,然后命令人将那个房间打开,对外开放。”
    “不是吧,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祈祷老板不要安排你去那个房间工作了。”同事无奈的说道,“现在我们只希望在你叔叔过来这里之前,不要发生任何事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无奈的说道。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希望事情怎样,事情就会朝着你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就在我刚换好衣服,准备在大厅上班(我在大厅当服务员)时,老板突然出现,对着我招招手说道:“那个谁,今天你到那个房间值班?”
    “老板,你是在叫我吗?”我一脸震惊的问道。
    “当然是叫你了!不是叫你还叫谁?”老板不高兴的说道。
    “可是……”
    “你敢说可是?你是不是像经理那样,被我炒了鱿鱼?”
    老板一这么发话,我想任何一个员工都只有应承的份。于是我快速的走进了那个房间,尽管我很不情愿。
    和那天相比,这房间今天热闹了很多,连那只鬼魂曾经坐过的座位,现在都有人坐上去,这使我的心情稍为平静了一些。
    五
    由于是VIP房间,因此能进来玩的客人无一不是挥金如土的主,看着赌桌上那些客人每赌一局,都往赌桌扔几十万的筹码,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心里不禁有些感慨万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如此在赌桌上潇洒一回呢?”
    羡慕归羡慕,但是我心底里其实并不想学他们那样在赌场上挥金如土,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答应过父亲,绝不染上赌瘾。更重要的是,赌博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十赌九输的金钱游戏,你赢了钱当然很好,可是你如果输了钱,你的结果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分分钟闹出人命来。
    我这样说,并不是在说大话,而是有活生生的例子站在我的面前。在距离我大约十米左右的地方,也就是我上次坐过的位置那里,有一位年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的小伙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的脸色很差,几乎是黑着脸。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人绝对有可能随时随地昏倒在地上。
    本来从客人的健康安全方面考虑,我是有义务叫他停止赌下去的,但是VIP房间的规矩,如果客人不叫服务员,那你是绝对不能过去打扰的。是以我只能心中暗暗祈祷,希望那个客人能够为自己的身体考虑,尽快离开赌桌。
    然而我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当荷官宣布本轮的结果时,那个客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全白了,他的手在不停的抖动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筹码被别人取走。
    过了几分钟左右,他终于忍不住了,“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往后一倒,就这样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一人倒,作为服务员的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立刻用对讲机跟老板说了,老板听了后,马上派了两个保安过来,把那个人送走。
    看着保安离去的身影,我心里已经是七上八下的,因为就在那保安将他架走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那个人的脸色逐渐发生了可怕的变化。这种变化,只有一个人步向死亡才会这样。
    果然,当我下班的时候,便听见门口的保安在小声的交流着那个人已经死去的信息。
    “唉!”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的心情一下子掉到了谷底,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以后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我的预感非常之准确,就在我二天回到赌场上班,便听见有同事在议论道:“真是太厉害了!那个人竟然在十分钟内赢了一千多万!”

    “是啊!这种情况赌场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对于这种谁赢了钱谁输了钱的消息,我是一概不理的,所以并没有在意。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同事不停的说有人在赌场上赢了很多钱。而这个人坐的位置,就是那个死了的小伙子所坐的位置。
    我对此事仍然不十分在意,因为这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个星期之后,当我回到赌场上班,老板便冲着我大发雷霆,严厉质问我下班之前为什么不把那个VIP房间的卫生搞好。
    “我搞好了啊!”我不解的说道,“我记得很清楚,我可是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房间清理干净的。”
    “哪为什么房间还这么乱?”老板带着我来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指着里面,大声吼道。
    我探头一看,发现房间乱糟糟一团,地上全是垃圾,椅子横七竖八。
    “怎么会这样?”我不解的想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老板厉声对我说道。
    老板严厉的语气反而使我冷静了下来,我想了想,镇定的对老板说道:“老板,我要求查看一下监控!”
    “你查监控干什么?”
    “当然是要证明到底是不是我的错!”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监控证明我下班之前,我的确没有搞卫生,那我不仅自愿辞职,而且还赔偿老板你一万元,你看如何?”
    “好!我就让你看一下监控,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为了不让老板出尔发尔,我特意叫上所有的同事来到经理办公室,大家一起观看监控。
    当监控画面上的时间显示即将下班时,我们可以看到,房间里我搞卫生的忙碌身影。
    “老板,你看到了吧?”我指着监控画面说道,“我下班之前,的而且确有搞卫生!”
    “那房间乱糟糟一团是怎么回事?”老板不服气的说道。
    “你看下去,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我信心十足的说道,“我相信接下来的画面,会让大家感到不可思议!”
    在我的提示之下,在场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盯着监控画面看。此时监控画面显示的是我搞好卫生后,小心翼翼的关了房间的灯光,然后把房间的大门关上。
    就在这个时候,监控上突然显示出奇怪的画面。
    先是有一个白色人影在画面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房间里的椅子开始自动移动起来,最后变成横七竖八的样子。
    紧接着,一大堆垃圾从天而降,瞬间便把整个房间弄得乱糟糟一片。
    老板看到这个画面,整个人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好半天,他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很明显,这房间遭鬼了。”
    “赌场有鬼是很正常的事情。”老板沉默了半天之后,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鬼魂会把赌场弄成这个样子?”
    “这就要问那只鬼本人才知道了。”我说道。
    “小华!”老板突然对我说道,“你叔叔好像是道士,对不对?”
    “是啊!”我不知道老板为何这样问,愣了几秒钟之后如实回答道。
    “那就行了。”老板拍拍我的肩膀说道,“请你代我请他过来,他需要多少钱,由你自己来决定。”
    “好……好的!”虽然我不明白老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我还是依照他的吩咐,打电话给叔叔。
    刚好,叔叔在这个时候也打电话给我。他在电话开心的说道:“小华,我明天就过去你那里!”
    “那就太好不过了!”我激动的说道,“叔叔你知道吗?我工作的赌场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吗?那是什么事情?”
    我把这个星期以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跟叔叔说了,叔叔听后安慰我道,“你叫那个老板放心,我一定有办法帮助他解决疑难的!”
    六
    “你好!李老板,很久不见了!”叔叔一见到老板,热情的伸出手来。
    “是啊!张师傅,我们有多少年不见?有没有十年啊?”老板紧紧的握住了叔叔那强而有力的大手。
    “应该没有吧!毕竟我们是在你赌场开张的那一天才认识的。”叔叔微笑道。
    “对对对!我们是在赌场开张那一天才认识的!”老板笑呵呵的说道,“这样算起来,我们是八年没见了。”
    “没错,就是八年!”
    这个情况,我想就是一个白痴,也能看得出叔叔和老板肯定是多年相识的老朋友:“叔叔!老板!原来你们早就认识的了?”
    “是啊!”老板点头说道,“当年我准备开赌场的时候,有前辈就特意告诉我,开赌场要想发大财,必须找个有本事的师傅弄一下风水。如果那个师傅的本领特别大的话,最好叫他作法,驱使一些孤魂野鬼在赌场帮忙,那就更好不过了。”
    “驱使孤魂野鬼在赌场帮忙?老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忍不住叫了起来,“对于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来说,见到孤魂野鬼都避之而不及。你还还弄些孤魂野鬼寄居在赌场,岂不是让赌场开不了几天就倒闭了?”
    “小华,这你就所不知了。”叔叔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从法科的角度来说,赌博是捞偏门的玩意儿,所以无论是赌场本身还是赌鬼,都喜欢弄些旁门左道来提升自己的运气和财气。以赌鬼为例。但凡有经验的赌鬼,每次进赌场的时候是不走正门的,而是选择走偏门。”
    “有正门不走走偏门?这是为什么?”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赌博是捞偏门的玩意儿,所以去这种地方,自然是要走偏门了。”
    “好像是啊!”叔叔的话引起了我的同事们热烈的回应。一位老同事说,“我在赌场干了这么多年,发现几乎每个赌博赌了一两年以上的老油条,每次进赌场都是走偏门的。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正门有问题,他们不愿意走,后来才发现,他们是特意从偏门进的。”
    “走偏门还是小儿科。有的赌鬼为了赚大钱,甚至会带一些聚财的小玩意儿例如貔貅,进赌场。个别胆大的,甚至会把自己养的小鬼也带进赌场。”

    “连古曼童也带进赌场?那他岂不是要发财了!”我惊讶的说道。
    “所以说嘛!这么多赌鬼喜欢用这些旁门左道来赌赢钱,赌场要是不也弄些旁门左道的话,那铁定是要破产倒闭的。这就是为何赌场要驱使一些孤魂野鬼帮忙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道,“不过我记得叔叔你跟我说过,很多孤魂野鬼因为七魄残缺不全,大都已经没有了神识,它们又怎样帮助赌场对付那些老赌鬼呢?”
    “很简单,它们只需帮助我们做一件事情就行了。”叔叔说着,叫老板带领我们走进一个比较一般的包厢。在走进去之前,他趁我们不注意,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喷雾,快速的朝我们每个人的眼睛喷了个遍。由于我们不知道叔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加上他喷的东西让眼睛有点刺痛,因此一时之间,所有的同事纷纷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不满的嘟哝着。
    我本来也想学同事那样,向叔叔发起牢骚,但是那股熟悉的刺痛马上勾起了我的回忆:“这刺眼的液体好像是牛眼泪!”
    “牛眼泪?!”站在我身边的女同事许美丽惊叫起来,“小华,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牛眼泪又怎么样?”男同事大同不解的问道。
    “大同,你是从农村里来的,难道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吗?”
    “听说过什么?”
    “就是……传说人的眼泪如果擦了牛眼泪,就会见到鬼。”
    “这不是传说。”叔叔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常识!”

    “什么?”同事们在万分惊恐之余,竟然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可见在很多时候,人们的好奇心往往能够战胜恐惧感。
    我也睁开了眼睛,不过我睁开眼睛的目的不是因为好奇,而是因为想证实叔叔有关赌场找孤魂野鬼帮忙的说法。所以当我睁开眼睛之后,第一时间便是在叔叔的指引之下,向着包厢的那些赌桌下面,客人所坐的位置望去。
    只见每个赌鬼的座位下,都一双雪白得可怕的大手在死死的抓住客人的大腿。他们抓住客人大腿的力度看上去很有分寸,都是在客人赌博输急了,想站起来离开座位时,才发力将客人往座位上摁回去,而当客人坐回座位上后,就会像着了魔似的,明知道继续赌下去还是会输钱,他都义无反顾的赌下去。为此即使要向赌场借钱也在所不惜。
    “怎么会这样?”我张大眼睛说道,“那些大手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掹脚’!”叔叔说道,“我在赌桌下面,每一个客人的座位上,都作阵法囚禁了一只鬼魂。这只鬼魂的作用就是每当客人想要离开赌桌时,他都要死死的拉他回去。这样客人就不会因为输钱而离开赌场。”
    “‘鬼掹脚’我懂。可是难道你就不怕他继续赌下去,会赢钱,而不是输钱吗?”
    “嘿嘿!来得赌场的人想赢一点点钱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他想一直赢下去就没那么容易了!”叔叔指着一位眉色飞舞的男客人说道。这位男客人的身旁放着许多筹码,显然是刚才赢了许多钱。
    赌鬼在赌桌上赢了钱,自然是希望继续赢下去,那客人也不例外。这一轮,他索性将桌面上筹码全部扔了出去。
    就在那客人准备继续赢下去的时候,天花板上忽然飘下来一只脸色惨白,白衣飘飘的女鬼。女鬼伏在那客人的背上,用双手捂着男客人的眼睛。
    女鬼用手遮住人的眼睛,就是民间通常所说的“鬼掩眼”。
    人遭遇了“鬼掩眼”,他所看到的东西统统是鬼魂所制造出来的幻觉,而且这幻觉往往和真实的境况完全相反。
    那位男客人被女鬼“鬼掩眼”了,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真是太邪恶了。”我看完后说道,“有这么多鬼魂在你旁边搞小动作,不管你怎么弄,最后都是要输钱的。”
    “这还只是其次的。”叔叔说道,“人输了钱之后,心中自然有怨气。赌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有这么多人输钱,其所累积的怨气,绝对不亚于乱葬岗,故而发生灵异事件,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九
    ”我为什么不能站在这里?这是我的家呀!“应凤霞呆呆的说道。
    ”你的家?“我惊愕的说道,”凤霞,这里怎么可能是你的家呢?这个房子一看上去便知道已经荒废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是你的家呢?“
    ”这里确实是我的家啊!不信你看!“应凤霞说着,竟然一下子挣脱了卫东国,向着那木板楼梯跑了过去。她的这个行为,可吓坏了我和郭雪蓉。因为那木板楼梯已经倒塌了一半,人是不可能爬上去的。
    ”凤霞不要!“我和郭雪蓉慌忙跑过去,死死的将应凤霞拉了下来,”那里根本上不去!“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应凤霞不停的挣扎道。在她挣扎的过程中,我猛地发现她的眼睛有问题。
    她的眼球,老是不由自主的往右上角望去。叔叔曾经跟我说过,这是人被鬼上身的迹象!
    ”东国,情况非常的不妙!“我对上来抱住应凤霞的卫东国说道,”你的女朋友被鬼上了身!“
    ”什么?被鬼上了身?“卫东国瞪大眼睛问道,”小华,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把应凤霞的情况说给卫东国听,后者越听越心惊,”小华,这可怎么办啊!“
    ”找两根树枝!“我说道,”用两根树枝当做筷子,死死的夹住凤霞的中指,应该能够将她里面的鬼魂给逼出来!“
    卫东国听后,急忙放开了应凤霞,在地上寻找树枝。或许是过于惊慌的缘故,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与此同时,应凤霞的力量挣扎得越来越厉害,我和郭雪蓉二人已经快要拦不住她了。
    ”小华,你怎么会在这里?“就在这个生死攸关的关头,叔叔的声音竟然不期而至。
    我抬头一望,发现叔叔正和一名和尚站在了门口:”叔叔,你来得太好了!快来帮忙,我死党的女朋友,被鬼上了身。“
    ”是吗?让我看看!“叔叔和那和尚听说有人被鬼上了身,连忙走了进来。由于那和尚的年龄比叔叔年轻,因此他比叔叔早来到了应凤霞的面前。
    ”唔!印堂发黑,两目无神,是被鬼上了身没错!“和尚不紧不慢的说道。

    ”和尚,拜托你不要光说不做好吗?“卫东国不满的说道,”你快点想办法将我女朋友身上的鬼魂赶走,不然的话她就要跑去那个破楼梯那里!“
    ”年轻人别慌,我这就帮你女朋友驱鬼,阿弥陀佛!“伴随着一声佛号响起,和尚念起了我们非常熟悉的《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和尚足足念了三遍《多心经》,这才勉强把应凤霞的情绪安定了下来。卫东国见女朋友不再挣扎了,忙问道:”附在我女朋友身上的鬼魂走了吗?“
    ”还没有!“和尚说道,”我只是让他暂时平静下来而已。“
    ”暂时平静下来?这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了。“叔叔走到我们面前说道,”那就是可以让我用最快的速度用符纸将他打出来!“
    叔叔在说这番话的过程中,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道黄色符纸。
    应凤霞看见了符纸,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再次烦躁不安起来,而且力度比起刚才还要大上很多。我们没有想到应凤霞的力量会突然增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结果被她挣脱了我们。
    ”快!“我慌忙冲着卫东国喊道,”快去阻止你的女朋友,不要让她跑去楼梯那里!“
    ”我知道了!“卫东国应道。他正要往楼梯那边跑去,却发现应凤霞从房子的大门跑了出去。
    ”凤霞!“卫东国惊呼道。他正要跑出去,但很快被叔叔拉住了:”先别那么快跟上!“
    ”为什么?“卫东国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只鬼魂是感受到了我符纸的威力,要跑回自己的坟墓里面避难。“叔叔说道,”这正好给我们彻底处理他的机会!“

    ”张道士说得没错!“和尚说道。
    见两位大师都心定神闲的,卫东国纵使有一千个不放心,也得小心的放下。
    于是我们跟在应凤霞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追着。那小妮子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在后面跟着她,不停的跑,一直跑到村口的那座孤坟跟前,才停了下来。
    和尚看到了,喃喃的说道:”果然是她!“
    ”是她?和尚,难道那只鬼魂你们认识?“卫东国不解的问道。
    ”应该算认识吧!“和尚说道,”你们刚才的那个房子,原本是一个上吊自杀死的孕妇的家。孕妇死后化为厉鬼,日日夜夜在房子不停的哭泣着,说想要回家。“
    ”哪她为何要上我女朋友的身体?“
    ”这个就要问你们四个了。“叔叔说道,”你们无缘无故的跑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为了见鬼吧?“
    ”这个……“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将事实真相说了出来,”叔叔你说得没错,我们确实是想见鬼,才大胆来到这个地方。“
    ”小华,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叔叔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听过我讲过很多鬼故事,同时也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跑到这个荒废的山村里面来呢?这个山村,可是因为风水极坏,才导致荒废的。“
    ”风水极坏?“
    ”没错!难道你们进村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村子的正对面,是一座年代很久远的坟场吗?你们想想,人鬼殊途。人和鬼是不能搞在一起的,住在一起就更加的不可能。这个村子的村民,就是因为不懂得这个道理,才导致死的死,疯的疯,村子从此败落。“
    ”哪叔叔你为何和这位和尚来到这里?“
    ”这是我们身为正派人士所必须要做的功德事。“叔叔说道,”村子败落以后,死在这里的村民们的亡魂久久不能投胎转世,所以我和和尚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村子一趟,为它们做超度法事。这个法事要做足十年,才能将全部亡魂送走。“
    ”哪上了我女朋友身体的那个孕妇鬼……“
    ”她也是因为被风水影响,而不明不白的上吊自杀。所以其死后极为的凶猛,刚才一定是你女朋友不知做了什么,惹恼了她,所以被她上了身。“
    在叔叔教训我们的过程中,我们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应凤霞的身影。只见她在和尚的念经攻势影响下,慢慢的昏倒在地上。等她彻底昏迷过去之后,一个红色身影从她的身上跳了出来,转眼间便消失在孤坟里头。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