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等啊等 > 详细内容

等啊等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已经三年了。

她泪如雨下,打湿她粗重的眼睛框和厚厚的眼镜片。

用力攥紧双手,十指的指甲嵌入掌心,血,一滴一滴流下来,染红她素净的指甲,那是有多妖艳。

终于,她瘫坐在地上,摘掉了眼镜,那下面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把本来端重的衣服拉到肩膀以下,及踝长裙扯到膝上,她现在,魅惑的不可方物。

这里是烟花柳巷。

三年前。

当时,她还是这里的头牌,一直卖艺不卖身。

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

他曾许她一世繁华,说要一生倾心于她,于是她,自然而然的,奉献了自己。

那晚的几天后,他对她说了父亲的命令:不许他再驻足烟花柳巷,回到家与家里安排好的女子快快成亲。

他说:“你等我,最多三年,我一定回来和你相聚。”

在她光洁细腻的额头上留下一吻,伴着她悠长的目光,他走了出去,自然不会回来。

她始终相信,待他成了家,一定会赎她的身,于是,不论是被打,被逼,甚至被断水断食,她都拒绝接客,她坚持要留一个清白的身子给他。无数次在杂志报纸和电视上看见他的身影,她都会傻傻的想:他会不会回来找我啊……

她和老鸨的眼神在她肚子一天天的隆起中变得惊诧起来,她当然要留下来孩子了,可是老鸨不允许,养着一个扮丑的姑娘是因为她还有花魁的名声在外,可以招揽客人,即使她从不接客。

她也知道,自己天生卑贱,被爸妈遗弃,被老鸨捡来,即使是养大自己的老鸨,也只把她当做一个赚钱的工具,只有在那个男人那里,她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她当然不知道男人的甜言蜜语都是毒药,就此沉沦。

当老鸨的棍子落在她身上时,她无助地看着流出的血,绝望的闭上眼睛:“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每每午夜梦回,她还能看清那个孩子,长得和他一样俊朗。孩子似乎十分煎熬:“妈妈,为什么不救我…”

如今,三年之约已到,却还是没有看见那个身影的到来,反而是更多的新闻,到处都是他和妻子出双入对恩恩爱爱的故事,那个女人,不比她差,还比她多了地位,多了权势。

如今,她又要成为一届妖艳惑人的角色,心里对他无尽的爱与信任,如今都已经成为恨。

夜夜向她哭诉的孩子似乎也知道了她的决心,不再哭闹,她在梦里定定地看着她的孩子:“帮妈妈好吗?”

她的复出,令许多人哗然,这么一个绝美的女孩已经被他们遗忘了三年。当然,她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包括那一句句威胁她不要乱说的话语,她冷笑,自己原来在他心中是这样的。

接近她的人很多,她很快就有了无数靠山,即使这些靠山让她觉得恶心。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以生意为由约他出来,贾家巨子,自然不会拒绝。

高级酒店的包间里,美人如画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的男子却是一脸惊恐,他的双手双足已被紧紧绑在椅子上,嘴巴上封的是那姑娘余香萦绕的丝巾。

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她“嗤”一声拉上了窗帘。

缓缓抚上男人那俊美的脸颊,只是那暴起的青筋太过碍眼,男人脸色通红,是害羞吗?

她温柔的吻了下男人的脸:“乖,给你看看,我们的宝宝。”

男人挣扎着摇头,她有些为他的不配合生气,不过还是叫了声:“宝宝,出来呀。”

她一脸温柔,让人如沐春风,却是抱着一个满是血污的未成型的小胎儿:“看,他长得多像你啊。”

她看见,他眼中的惊恐更甚几分,已经听得见他呜呜的惨叫了。是,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纤纤玉指拈起桌上的银刀,她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顺着男人的衬衫扣子“刷”地一下,露出男人健硕的腹肌。

切肉的时候,银刀很不锋利,不然牛排也不会切得那么费力了。她切开男人麦色肌肤,露出一堆堆红白的肉。银刀划得更深,更深,直到看得见男人的肠胃。

她轻声对手里的胎儿念叨:“你没法在妈妈肚子里呆下去,那么就去你爸爸肚子里吧。”

孩子似乎有灵性一般,一下子顺着那凹凸不平的伤口钻了进去,男人的惨叫愈演愈烈,过了一会,渐渐没了声息,胎儿也飞了出来,停在妈妈怀里。

她满意的点点头:“很好,我们一家人就要团聚了。”露出了这三年来都没有的灿烂笑容。“啪嚓”一声,餐厅三楼装修华丽的窗户应声而碎,一美丽的倩影,也一跃而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