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穿寿衣的新嫁娘 > 详细内容

穿寿衣的新嫁娘

作者:悦言  阅读:187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吃过晚饭,林鹏打开了电脑。自从放暑假以来,他每天都要在电脑前待上很长时间,为舅舅王大川打理在网上的寿衣店的生意。由于王大川最近又在殡仪馆附近新开了一家寿衣店,所以,网上的业务就暂时交给了放暑假的外甥。
    林鹏正在查看顾客的留言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是王大川留给他的,也是寿衣店的业务电话。
    林鹏拿起电话,从听筒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是福禄寿衣店吗?”
    “是的。”林鹏的声音很低沉,并刻意流露出一种阴郁的情绪。这种口气是王大川教给他的,并叮嘱他无论是多大的一笔买卖,都不能表现出兴奋,用王大川的话来说,是对死者家属的尊重
    女人在电话里用一种很急切的声音告诉林鹏,她需要购买一套红色的寿衣,并把寿衣的尺寸和样式对林鹏描述了一遍,最后告诉林鹏,希望他今晚就能把寿衣送过来。
    林鹏把女人的要求记录下来之后,便开着车来到了王大川在殡仪馆附近新开的寿衣店。
    王大川不在店里,林鹏让看店的员工找出了一套女人订购的红色寿衣。
    拿到货之后,林鹏开车向女人说的地址——翠林路2号驶去。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当林鹏驱车来到翠林路2号时,已将近八点。
    翠林路位于城乡结合部。这里人烟稀少,异常的冷清。林鹏站在翠林路2号的大门前,望着这幢在夜幕中显得有些破败阴森的二层小楼,身上蓦地涌起一股寒意。
    林鹏迟疑了一下,抬起手摁了摁大门旁的门铃。
    林鹏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并没有人前来开门。他又用手敲了敲漆面有些剥落的铁门,时间不大,林鹏听到从里面传出了轻微的脚步声。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出现在了林鹏的面前。
    女人很漂亮,身上穿着一件素白色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与她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是福禄寿衣店的。”林鹏冲女人略微点了点头说,“您就是之前打电话订购寿衣的刘女士吧。”
    “是的。”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鹏,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林鹏手里的那个白色的纸盒子上。
    “请进来吧。”女人移开身子,把林鹏让了进去。
    当林鹏走进玄关之后,发现屋子里非常的昏暗。在客厅的四个墙角,分别点着一根红色的蜡烛。
    女人看出了林鹏的诧异,解释说:“电力部门正在改造线路,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停电。”
    “请喝水。”林鹏坐下之后,女人给林鹏倒了杯水,然后拿起装寿衣的白盒子说,“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钱。”
    “好的好的。”林鹏欠了欠身子,女人转身走进了客厅一角的一个房间,并关上了门。
    客厅里显得有些潮湿和闷热,并且隐隐有一股发霉的气味,让林鹏感觉有些透不过气。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环顾了一下晦暝的客厅。他发现偌大的客厅里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并且样式也早已过时。
    林鹏拿起放在自己面前茶几上的一本杂志胡乱的翻看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他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客厅的一角传来。林鹏站起身,看到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走了过来。
    当女孩走到他面前时,林鹏才看清了女孩的相貌。这是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容貌清丽,同刚才的那个女人一样,也是一头乌黑的长发。
    林鹏看着女孩那张秀气的脸,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他正疑惑的时候,女孩突然用一种很怪异的腔调对他说道:“你感觉这套寿衣合身吗?”
    听了女孩的话,林鹏愣了一下,急忙朝女孩的身上看去。这时他才发现,女孩身上穿的根本不是什么旗袍,而是他刚刚送来的那套红色的寿衣。
    “你是谁?”林鹏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问道。这时,之前的那个女人从角落里走了过来。
    “实在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吧。”女人急忙把女孩拉到一边,对林鹏说道,“她是我的三妹。我们家一共姊妹三个,我的二妹前几天去世了。三妹的身材跟我二妹差不多,所以让她试试这套寿衣合身不合身。”
    女人说完,把钱递给了林鹏接着说道:“这是货款,你点点数目对不对。”
    “不用点了,错不了。”看着自己眼前行为怪异的姐妹俩,林鹏觉得头皮有些发紧,“我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再打电话联系。”林鹏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觉得有些别扭,急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们的家人都平平安安的。”林鹏边说边往大门口走去。
    “没关系。”女人跟在林鹏身后说,“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谁都逃不脱的,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会联络你的。”
    “那好,再见。”林鹏急忙跨出大门。
    “再见。”女人站在门口朝林鹏挥了挥手。
    深夜,林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穿寿衣的女孩的样子。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从他有记忆开始直到目前为止自己所见过的所有女孩,仍然想不起那个女孩自己曾在何时何地见过。但女孩的那张脸又的的确确让他感到熟悉。
    翌日清早,当林鹏疲惫的从床上起来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悦耳的铃声来自林鹏自己的手机,并非联系业务的那部。林鹏看了一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好,哪位?”www.jintonghua.com
    对方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慢悠悠的说道:“林鹏,好久不见。”
    听到对方的声音,林鹏愣在了那里。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昔日的恋人顾欣。
    林鹏与顾欣的恋情始于大一,但是没多久就被林鹏的父母知道了,并提出了强烈的反对。虽然林鹏在父母面前极尽游说之能事,但依然没能说服二老。林鹏父母反对他俩来往的理由很简单——上学期间不许谈恋爱。其实林鹏心里清楚,父母之所以反对他和顾欣来往,主要是嫌弃顾欣是农村的,家里穷,而且兄弟姐妹多,负担重。
    在和父母僵持了半年之后,林鹏终于在断绝母子关系和放弃顾欣之间,无奈的选择了后者。而顾欣在林鹏提出分手后不久,便突然辍学了。
    自从和顾欣分手之后,林鹏在很多个夜晚,都会梦到顾欣。梦中的顾欣虽然仍旧是那么漂亮,但表情却总是显得很凄楚,眼神中也透着丝丝哀怨。
    这件事无疑对林鹏的打击很大,整整一个学期他都很消沉。他一直觉得对不起顾欣,而初恋时的青涩和美好又是那么的令人难忘。因此,当顾欣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时,林鹏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眼眶也随着悸动的心湿润起来。
    “顾欣,你好吗?”林鹏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要结婚了。”顾欣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但林鹏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伤感和无奈。
    “什么时候?”林鹏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痛苦难耐。
    “今天,你能来吗?”顾欣有些踧踖的问。
    “我……”林鹏沉默了,眼泪顺着面颊落了下来。
    “我不去了,但我会祝、祝福你的。”林鹏擦了擦眼泪说,“希、希望你幸福。”
    林鹏说完,急忙挂上了电话。他闭上眼睛,把十指插入自己的头发中,用力的撕扯着,往日的一幕幕又重新浮上了脑海。他恨自己的软弱,也怨父母的不理解,他不敢去参加顾欣的婚礼,更不敢看顾欣那双眼睛。从顾欣凄怨的话语中,他能够听出来,这份婚姻并不是她想要的。
    但他却无能为力。他知道自己这个懦夫,这辈子都要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十字架,来偿还对顾欣的伤害。
    傍晚,林鹏正在舅舅的寿衣店帮忙,放在兜里的那部用来联系业务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林鹏拿起手机说道。
    “你好,是福禄寿衣店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是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林鹏不经意的回道。
    “我是昨天购买寿衣的那个刘女士,你听出来了吗?”
    “哦,原来是您啊,怎么了,是不是寿衣有什么质量问题?”
    “不是,我打电话的目的,是想向你再购买一套寿衣。”女人的声音依然显得有些急切,“你上次临走的时候不是说,有什么需要再给你打电话吗?”
    “这……”林鹏觉得有些尴尬,“对不起,我当时只是顺嘴一说,请您原谅。”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女人犹豫了一下说,“不过还真让你说中了,我现在急需再买一套寿衣。”
    “还是上次那种红色的寿衣吗?”
    “不,这次我需要一套黑色的。”女人说,“就是你们在网上展示的那套最贵的,寿衣上绣有金线的那种。”
    “好的,您把尺寸给我说一下,我帮您看看。”林鹏在征询了舅舅之后,把价钱报给了女人。
    “价钱没问题,不过我比较急,希望今晚你能够送过来。”女人把寿衣的尺寸报给林鹏之后说。
    “没、没问题。”林鹏不知为什么迟疑了一下。
    放下电话,林鹏按照女人的要求,让舅舅在仓库里找到了一套尺码相对合适的寿衣。
    “货送到什么地方?”王大川把装寿衣的白盒子递给林鹏问道。
    “翠林路2号。”
    “这地方听着怎么那么耳熟,离咱这里可够远的。”王大川朝窗外看了看说,“天马上要黑了,看样子还有可能要下雨,路上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好的,没问题。”林鹏拿着白盒子走出了寿衣店。
    “等一下。”林鹏刚准备开车离去,王大川突然走到车旁说道,“我想起来了。”
    “您想起什么了舅舅?”林鹏不解的看着王大川。
    “翠林路2号。”王大川说,“我说怎么觉得这个地方那么耳熟,我突然想起,五年前那里曾发生过一起命案,用民间的话来说,那是幢‘凶宅’。”
    “命案,凶宅?”林鹏挠了挠头。
    “是的。”王大川点了点头说,“据说当时有两个女人死在了那幢小楼里。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小楼的女主人,另一个是男主人的情妇。男人的老婆把男人的情妇叫到自己家,要求对方离开自己的老公,但不知什么原因,两个人言语不和打了起来,最后双双惨死在了屋子里。
    “自从事件发生之后,那个倒霉的男人就再也没去过那幢小楼。所以,当你说订购寿衣的女人在翠林路2号住,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舅舅,亏你还在殡葬业干了这么久。”林鹏有些不以为然的说,“我才不管什么凶宅不凶宅的,我只管送货收钱,即便那房子里的人真的是鬼,她也甭想少给我一个子儿。”
    “你最好还是小心点。”王大川拍了拍车门说,“要不然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舅舅,我能搞定。”林鹏说完,挂上档一溜烟开走了。
    天阴沉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土腥气。林鹏开着车走出不远,雨就稀稀拉拉的落了下来。当他开车来到翠林路2号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雨也越下越大。
    林鹏冒雨跑到了小楼的门前,急促的敲着门。
    门开了,之前穿寿衣的那个女孩出现在了林鹏的面前。
    “你好,很高兴能够再次见到你。”女孩的声音依然很怪,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
    女孩的这句话让林鹏感觉到很别扭。看着女孩那张清秀但显得有些木讷的脸,他开始怀疑女孩的精神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顾客,在和干他这种行业的人有业务往来时,都不可能说出“很高兴”这样的词。
    林鹏不知道如何接女孩的话,所以干脆什么也不说,只是冲女孩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屋子。
    女孩把一条白色的毛巾递给林鹏,并默默的注视着他。
    “你总看我干什么?”林鹏被女孩看得有些不自在。
    “你很帅。”女孩没有回答林鹏的话,而是眨了眨眼睛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鹏。”
    “林鹏。”女孩重复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头说,“谢谢你林鹏。”
    “谢我什么?”林鹏被女孩莫名其妙的话搞懵了。
    “谢谢你下这么大的雨还能来。”
    “应该的,顾客就是上帝。”林鹏勉强扬了扬嘴角,把毛巾还给了女孩。
    客厅里昏暗依旧,四根红色的蜡烛在墙角依然摇曳着金色的火苗,让人倍感压抑。
    “你姐姐呢?”林鹏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之后,并没有见到那个姓刘的女人。
    “她马上就过来。”女孩倒了杯水递给林鹏说,“先喝点水吧,我这就去叫我姐姐过来。”女孩说完,从林鹏手里接过装寿衣的白盒子,转身走进了客厅一角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客厅里依然很潮闷。由于下雨的缘故,房间里那股淡淡的霉味显得更加浓烈了。林鹏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等待着。
    这时,林鹏突然听到从角落的那个房间里传来了一种清脆的响声,像是某种金属掉落地板上的声音。而与此同时,还传出了显然是出自女人之口的一声惊呼,但惊呼声随即便被某种外力硬生生的截断了,房间里霎时又恢复了死寂。
    林鹏激灵了一下,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他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错愕的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
    虽然他从不相信怪力乱神之类的东西,更对“凶宅”一说嗤之以鼻,但这两个女人的行为确实有些古怪,让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林鹏咽了口唾沫,开始向门口移动。为了小心起见,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谨慎些,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也可以第一时间逃离这里。
    林鹏刚走出几步,便看到角落里的那个房间的门突然开了,两个女人拿着那套黑色的寿衣缓步朝林鹏走了过来。
    “这是货款,一共2500元,你点一下数目对不对。”一身素白的女人把钱递到了林鹏的面前。
    “不用点了,错不了。”林鹏警惕的看了看面前的这两个女人,把钱收好后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告辞了,节哀顺变。”
    林鹏说完,就准备往门口走。
    “等一下。”女人抖了抖手里的寿衣,幽幽的说,“真不好意思,我想请你帮个忙好吗?”
    “帮、帮什么忙?”林鹏的身子僵住了,他慢慢的回头,看着两个面无表情的女人问。
    “是这样的。”女人拿着寿衣走到林鹏的面前说,“寿衣刚才我看过了,总觉得尺寸有些不太合适,你和死者的身材差不多,我想请你帮忙试穿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这、这不太合适吧。”林鹏看了看女人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心里愈发紧张起来,“这位大姐,你的要求我、我真的无法答应。并不是我忌讳什么,但活人穿死人的衣服总归有些不合适吧。更何况寿衣是给死人穿的,胖一点瘦一点应该没太大的关系。”
    “是啊,你说的有道理。”女人撇了撇嘴,用手把散落在额前的一缕头发拢到耳后说,“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谢谢你了。”
    “别客气。”林鹏说完,快步向门口走去。
    “小盼,去送送他。”女人冲女孩说道。www.dangdaoshi.com
    “不用了,请留步。”林鹏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叫小盼的女孩站在门口,冲着已经走出大门的林鹏说道。
    雨已经停了,林鹏站在夜幕下,回头看了女孩一眼说:“最好不要再见面了,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可我觉得我们还会再见的。”女孩突然冲林鹏笑了笑,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形。
    女孩笑起来很美,但林鹏不知为什么猛然打了个寒战。当他疾步向自己的面包车走去时,突然感觉一阵眩晕,他极力想稳住自己的身子,但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太过强烈。林鹏身子晃了几下,便一头倒在了地上。
    当林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而且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捆得死死的,丝毫也动弹不了。
    林鹏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处在什么地方,只感觉自己的四周相当的狭窄,呼吸也有些困难。
    他用尽全力扭了扭身子,突然感觉脸上痒痒的,似乎有毛发之类的东西撩在了自己的脸上。他转了转头,虽然他看不清周围的事物,但却感觉到有一个硬邦邦的物体紧挨着自己。
    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黑暗的某个角落里传了过来。林鹏急忙屏住呼吸,仔细聆听着。
    一种沉闷的摩擦声突然在林鹏的正前方响了起来。紧接着林鹏就发现一道微弱的光线照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出现在了林鹏的面前。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那个订购寿衣的女人的脸。
    “林鹏,看看你身边的人是谁。”女人惨然的冲林鹏笑了笑。
    林鹏扭头向自己的身边看去,不禁大吃一惊!躺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一个身穿红色寿衣的长发女人。由于女人的头上蒙着一块红布,故此林鹏看不到女人的脸。
    “想知道躺在你身边的人是谁吗?”女人伸出一只手说,“让我来替你掀开她的红盖头吧。”
    “啊!”当女人把红盖头扯下来后,林鹏吃惊的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竟然是顾欣!
    此刻的顾欣面如死灰,身体僵硬,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而与此同时,林鹏借着昏暗的光线也看清了,自己正躺在一口棺材里。非但如此,更令他恐惧的是,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寿衣。而且寿衣的样式,跟女人订购的那件一模一样。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林鹏惊惧不已,声音颤抖的冲棺材上面的女人问道。
    “我妹妹怀了你的孩子。”女人的眼泪突然落在了林鹏的脸上,“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老家,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怀孕,是一件辱没祖宗的天大丑事。顾欣曾对我说,她非常的爱你,希望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说这辈子虽然不能和你在一起,但她有了你的血脉,她也知足了。但是,她的想法太天真了。别说在我们老家那么封建的地方,即便在城里,这种事情也绝不会被家长允许的。
    “顾欣在我父母和亲戚的逼迫下堕了胎。从那之后,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天一言不发,以泪洗面。几天前有人在湖边发现了我妹妹的尸体,她上吊了。顾欣留下了一封遗书,上面写满了对你的眷念之情。她说她唯一的希望也被扼杀了,她再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我很奇怪,你抛弃了她,她在遗书里却没有写下一句埋怨你的话。顾欣是因为太爱你才上了吊,所以,你要为我妹妹的死负责。”
    说到这里,女人突然睚眦欲裂的瞪着林鹏接着说道:“既然顾欣那么爱你,那么愿意和你在一起,我这个做姐姐的就要满足她这个愿望,把你同我妹妹安葬在一起,希望你们在阴间能做一对恩爱的夫妻。”
    听了女人的话,林鹏的心都快碎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顾欣竟然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悲惨到如此地步。令他更没想到的是,顾欣对他的爱是如此之深,如此之切。
    但是,他知道的太晚了,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望着自己身边顾欣那冰冷的尸体,林鹏的内心蓦然涌上一股巨大的恐惧。当他将目光转向棺材上方,正想对女人说些什么的时候,盖子被无情的关闭了,林鹏再次坠入了阴冷的黑暗之中。
    在连续喊了一个多小时的“救命”之后,林鹏的嗓子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的身心完全被地狱般的黑暗所吞噬,整个人如同身边的顾欣的尸体一样僵硬冰冷。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林鹏从黑暗中苏醒过来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在不停的晃动,并且有杂乱的脚步声在自己的周围踩踏。
    他再次呼喊救命,但无济于事,根本没有人理会他。过了许久,晃动停止了。但紧接着,林鹏就觉得自己正在随着盛殓他的棺材缓缓降落。林鹏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泥土落在棺盖上的声音,渐渐的昏死了过去。
    当林鹏听到棺材外面有动静的时候,他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呼喊了,只是艰难的微睁眼睛,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
    棺盖被一点一点的挪动,最后终于露出了一道缝。
    “林鹏,你还好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虽然林鹏的双脚几乎都已踏进了鬼门关,但这声音还是令他僵冷的内心微微一颤。
    “顾欣,救我。”林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冲着上面喊出了几个字。
    随着断断续续的摩擦声不断传来,棺盖也被一点一点的挪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林鹏的眼前。
    上面的人跳进了棺材,解开了捆绑在林鹏手脚上的绳子。当林鹏在来人的帮助下,艰难的爬出棺材时,他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怎、怎么是你?”林鹏虚弱的躺在了对方的怀里,重新闭上了眼睛。
    当林鹏再次转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熟悉的声音再次从林鹏的一侧传来。
    “顾欣,顾欣。”林鹏伸出了手,好像要抓住说话的人。
    “我不是顾欣。”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林鹏的视野里,“我叫顾盼,是顾欣的妹妹。”
    这时林鹏才看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正是之前在翠林路2号见到的那个叫小盼的女孩。
    “你的声音怎么……”www.guidaye.com
    “是的,我和我姐姐的声音非常像。”顾盼冲林鹏点了点头说,“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翠林路2号捏着嗓子跟你说话的缘故。”
    “你不仅只是声音像你的姐姐,你和顾欣有很多地方都很相像。”林鹏这时才明白,自己在第一次见到顾盼时,为什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来,喝点水吧。”顾盼扶着林鹏坐了起来,然后把一杯水端到林鹏的面前。
    “不,我不喝。”林鹏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
    “放心吧,这杯水没问题的。”顾盼微微笑了笑说,“如果我想害你,又何必救你出来呢?”
    林鹏接过了水,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喝了下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喝完水之后,林鹏感觉精神好了不少,他看着顾盼那张同顾欣极为神似的脸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大姐顾霞设计的。”顾盼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当我得知我二姐顾欣的事情之后,我也对你恨之入骨,觉得你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二姐自杀之后,大姐对我说,二姐其实就是被你害死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于是,我和大姐根据之前二姐对你的描述和她日记本里你们俩的照片,知道了你的样子。后来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你目前正在替你舅舅打理网上的寿衣店,于是我大姐就冒充顾客把你骗到了翠林路2号。
    “当你第一次去翠林路2号的时候,我大姐曾给你倒了一杯水,并在里面下了药,但你当时并没有喝。于是在第二天一早,我就冒充我二姐的声音给你打电话,谎称她要结婚,希望你能参加婚礼,到时候我们再对你下手,但是你并没有答应。
    “因为在我们农村,结阴婚是要选择黄历的,而且天气热,我二姐的尸体也不能长时间的存放。所以,我大姐又再次给你打电话订购寿衣,把你骗到了翠林路2号。当时我们姐俩已经想好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你走。
    “昨天晚上你在客厅时,我大姐拿着准备好的匕首想要出去杀了你,但我制止了她。因为我看到你已经喝了那杯下了药的水。我夺过了大姐手里的匕首,但是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当时我吓得尖叫了一声,我大姐及时捂住了我的嘴,不过,我想你也听到了吧。”
    “是的,我听到了。”林鹏问道,“我和顾欣身上穿的寿衣是……”
    “就是我大姐向你买的那两件。”顾盼看了林鹏一眼说,“我大姐买的那两件寿衣,其实就是为二姐和你准备的。昨晚正是结阴婚的良辰吉日,所以,我们连夜把你拉回了老家,并于午夜零点之前将你和我二姐下葬。但是,当我看着你被活埋在坟墓里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干了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虽然二姐的死让我非常的恨你,但是从二姐的遗书中,我也可以看出,你选择分手似乎也是无奈之举。而且,二姐之所以会那么的爱你,我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在坟前坐了很长时间,犹豫着我和大姐这样做是否正确。
    “后来我实在无法让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死去。于是,我悄悄的回到家里,拿了把铁锹,把你从里面救了出来。”
    “翠林路2号是怎么回事?”林鹏此刻忽然想起了舅舅王大川之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我听说那是一幢凶宅,里面曾死过两个女人。”
    “里面是死过人,但不是两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顾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说:“翠林路2号是我大姐的房子。七年前,我大姐结婚了,和姐夫住在翠林路2号。但是,结婚两年后,我大姐发现我姐夫有了外遇。后来,我大姐托人查出了和姐夫有染的那个女孩,并于一个夜晚,将那个女孩请到了家里。
    “当时,我大姐、姐夫和那个女孩三个人面对面。我大姐让我姐夫当场表态,我姐夫无奈,和那个女孩提出了分手,并向我大姐发誓,从此之后再也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但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孩竟然对我姐夫非常痴情,并对我大姐说,我姐夫曾许诺以后会娶她。
    “就在三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个女孩竟然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刀。威逼我大姐说,如果我大姐不能成全她和我姐夫,她就死在我大姐的面前。
    “我大姐生性刚烈,对这种事本来就深恶痛绝,怎么可能让一个黄毛丫头吓住。于是我大姐就对那个女孩说了句‘你要是想死就死吧’。当时我大姐只是一句气话,没想到那个女孩会自杀。但是,听了我大姐的话之后,那个女孩竟然真的……”顾盼说到这里,突然哽咽着不说了。
    林鹏默默的看着顾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顾盼抬起头看着林鹏接着说道:“女孩死了,虽然她破坏了我大姐的家庭,但是我大姐始终对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死去而耿耿于怀。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姐夫造成的,于是毅然决然的跟我姐夫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虽然房子判给了我大姐,但她却搬出了那个伤心之地。而且,自那以后,她的心理就出现了问题。
    “当她得知了你和二姐的事之后,她觉得你和当年的我姐夫都是卑劣和不负责任的男人,她把我二姐的死完全归咎于你,就如同把当年那个女孩的死完全归咎于我姐夫一样。而为了满足我二姐的愿望,也为了惩罚你们这些男人,她重新回到了翠林路2号,因为她觉得在那里做这件事更有意义。”
    “可我怎么从来没听顾欣说起过你大姐的事。”林鹏看着顾盼那张略显憔悴的脸问。
    “大姐的事,是我们家的一个秘密。”顾盼擦了擦眼泪说,“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我也不会对你说的。虽然我大姐的做法有些残忍,但是,我二姐的死的确是因你而起,这一点你不否认吧。”
    “是的,我承认顾欣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林鹏喃喃道,“我对不起顾欣,我想我这辈子也无法偿还这笔孽债了。”
    “不,我想你可以偿还的,而且你也必须偿还。”顾盼目光灼灼的望着林鹏,双颊羞赧。
    半年后,林鹏领着顾盼出现在了父母的面前。
    “她叫顾盼,是顾欣的妹妹。”林鹏紧紧握着顾盼的手,看着一脸严肃的父母说,“当初因为你们的干涉,我伤害了顾欣,但这次不会了,顾盼将成为你们的儿媳妇。”(完)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