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赴死 > 详细内容

赴死

作者:风雨如书  阅读:95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1 车祸
    昨天晚上12点左右,一辆私家车在行驶至山亭区店韩路时冲出道路,撞上树后变形,摔到山路下面,一名司机和两名同行人员被困在了里面。事故原因初步认定为刹车失灵,而这可能与最近的降雨有关。
    消防大队接到群众报警后随即出动一辆抢险救援消防车和七名官兵,到达事故现场。车上一共三人,两人当场死亡。经过众人帮忙,另外一人已经被送往医院救治……(记者李峰通讯员白晓梅)
    事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看手机短信,短信是我男友x发来的:江欣,我们分手吧。
    我的眼泪一下滚落下来。
    前座上坐着的是我的闺蜜林晓和她男朋友周安。
    “江欣,什么时候把你的男朋友带出来见见吧。”林晓道。
    “是啊,我也想看看他是什么人,竟然能追上咱们江欣。”
    “周安,我就知道你对江欣不怀好意。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打过人家主意?”林晓的醋劲上来了,拉着周安问道。周安没有说话,笑了一下,转了下方向盘,车子拐弯。
    我微微仰了仰头,眼里的泪顺势流了出来。这个时候,周安抬头看了一眼反光镜,正好看见我的样子,他目光一愣,定住了。我慌忙低下了头,擦了擦眼泪。
    突然,一道强光从对面闪过来。(鬼故事: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小心。”林晓尖叫了起来,然后是周安的猛刹车,跟着车子侧向边,然后滑到了旁边的路侧。
    “啊——”我叫了起来,眼前一片天旋地转,车子翻了个身,我听见林晓凄厉的尖叫,然后便感觉身体重重地撞到了硬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睁开眼的时候,浑身酸疼,尤其是左腿,带着火辣辣的灼烧感。
    四周静悄悄的,车子侧翻在我的眼前,林晓躺在我的前面,一动不动。我挣扎着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左腿上有一道十厘米长的伤口,稍微的动弹让伤口的疼痛瞬间提升,我不禁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别动。”突然,周安从身后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粗糙的木板,还有一巷胶带。
    我没有说话,看着他熟练地将两块木板绑在我的左腿上,然后用胶带缠住。一切完毕,他有些愧疚地说:“只能找到这些,忍着点。”
    我的鼻翼有些酸楚,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很久以前:周安曾这样帮我包扎过右手。转头,我看见林晓还没醒过来,急忙问道:“林晓没事吧。”
    周安貌似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扶住了林晓,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很快,林晓醒了过来。
    我嘘了口气,虽然车子已经废弃,并且四周一片陌生,幸运的是我们三个人都没什么事。
    只是手机都被压扁了,电话都打不了,我们只能往前走了。
    2 同路者
    荒草,树影绰绰,夜风吹在身上,冷丝丝的。林晓和周安扶着我,一步一拐地向前走着。从最开始的互相安慰,到现在的沉默无语,恐惧一点一点地在我们心底蔓延。
    眼前的路,仿佛是一个圆形的迷宫,无论怎么走,都是重复。当我们又一次看到一片荒草的时候,林晓彻底崩溃了,甩开我的手,疯狂地咒骂着。
    “周安,你怎么开车的!都是你,都是你。”林晓的咒骂没有停歇。
    “好了,至少你的腿没事。”周安终于说话了,音调阴沉。林晓愣了几秒‘,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我抬头望了望前面,兴奋地叫了起来:“前面有光,有人,有路了。”我的发现让林晓和周安一下子精神起来。
    “的确是光,好像是手电筒的光。”林晓说道。
    “对,那还等什么,快走吧。”周安说着一把拉住了我,然后将我背了起来。我想推开,但是没有推动。
    “快点,快点。”林晓快步向前走去,有种抛弃我和周安的冲动。
    “江欣,你爱过我吗?”突然,周安说话了,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慌乱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车翻的瞬间,我第一个念头是,就算和你一起死,也算值了。”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颤抖,周安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以为是希望,其实到了最后才发现是绝望。”
    我低下了头。(鬼故事: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周安以前说过这句话,那是在学校的舞会上,他捧着一大束花,在一群朋友的吆喝下,单膝跪在我面前。
    那样的场景,很多女孩都容易被感动的,可我拒绝了他:当时周安失望离场,留下的就是这句话。
    “哎,你们快点吧。”林晓回头喊道,周安加快了脚步。
    距离灯光越来越近,可以确定那就是手电的光芒。可是,当我们快接近的时候,光亮突然灭了。
    周安和林晓停住了脚步,正当我们惊诧问,突然,眼前的树丛晃动起来,一个黑影从里面冲了过来。
    “什么人?”周安警惕地喊道。
    对方扬起了手电,光亮瞬间照了过来,有些刺眼。
    “太好了,终于看到人了。”对方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看到我们兴奋地叫起来,“我叫王闯,是一个户外队的队长,昨天晚上不幸从上面摔了下来。唉,一言难尽,不过我要说的是,这里很危险。”
    “危险?上面危险?”林晓脱口问道。“有鬼。”王闯说着忽然熄灭了手电。眼前顿时陷入了黑暗中,我感到周安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下,耳边是呼呼刮着的夜风。
    风越来越冷了。
    王闯醒过来的时候也是晚上,四周一片漆黑,身上能用的就只有一个手电筒。在他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房子。
    王闯加快脚步来到了那个房子面前。房子似乎是个旧宅,上面还挂着一幅牌匾——生死庄。
    王闯顾不得房子的好坏,用力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让王闯没想到的是,开门的竟然是他的大学同学杜峰。
    看到王闯,杜峰也很意外。不过很快,王闯知道杜峰并不是这里的主人,他和自己一样迷了路,最后看到这所房子便来借宿。在杜峰的介绍下,王闯见到了房子的主人。让王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穿着一件红色的棉裙,面容清秀,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神犀利,让人不可接近。
    杜峰说女主人叫孟戈,不喜欢和人说话。然后,杜峰和王闯聊起了他们以前上学的事情。对于杜峰,王闯之前听人说过他得了绝症,但是现在看来他应该没事了。
    “上次还听说你病得很严重,现在看来你没事了,真是万幸啊!”
    杜峰的脸有些僵硬了,他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话。接着,杜峰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如果要离开,只能走通往山上的度假村山路。
    有了同伴,王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正当他想休息一下时,杜峰却说最好马上离开。
    “你不觉得这深山里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独自生活很奇怪吗?还有外面这么冷,她就穿着一件棉裙。”杜峰低声说道。
    王闯愣住了,杜峰说得不错,他决定跟杜峰一起离开。可走着走着,王闯便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这似乎不是上山的路,而是向下走的路。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王闯停住了脚步。杜峰没有动,还在往前走,边走边说:“马上就到了。”
    黑暗中,杜峰的影子在晃动,没有回头,像一摊弥漫的黑水。
    “怎么不走了?”前面的杜峰回过了头,慢慢走了过来。
    王闯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昏暗的光线下,杜峰的样子有些狰狞。
    “快到了,你怎么不走了,快走啊!”杜峰伸手过来拉住了王闯。
    杜峰的手冰冷刺骨,像是钢箍一样紧紧卡着王闯的手,他用力挣脱着,但是却被杜峰紧紧地拖着向前走去。风越来越响,路越来越陡,几乎就要垂直了。王闯忽然觉得这哪里是去度假村的路。这分明就是去地狱的死亡之路啊!
    王闯的话让我听得心惊肉跳,但是旁边的周安和林晓却没什么反应,一脸漠然。
    “我迷失了方向,本来想等着天亮再出发,没想到遇到你们了。”王闯摇摇头。
    “那,一起走吧。”周安说了一句,然后走过来准备重新背起我。
    “我来背她吧,一会你再替我。”王闯一下走到了我面前,不由分说把我架到了肩膀上,然后快步向前走去。
    王闯走得很快,我不禁说道:“慢点,等等他们。”“别说话。”王闯低声喊道,“他们,他们不是人。杜峰和他们一样,他们没有影子,他们的眼睛不会转。”
    我还想问什么,这个时候,周安和林晓已经追了过来。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中,耳边只有风声。
    前面的路仿佛没有尽头,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了头。我偷偷看了看旁边的周安和林晓,果然,就像王闯说的一样,他们没有影子。
    我瞬间抱紧了王闯。我曾经听人说过,如果和别人一起遇到了灾难,死了的人会把没有死的人拉走,俗称赴死,因为这种死亡属于冤死,所以谁都不甘心一个人死。
    就在我胆战心惊地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周安走到了王闯的面前:“我来背她吧。”
    说着,周安强行把我背到了他的背上,局面有点尴尬,但是准都没有说话。而我因为恐惧,身体都在瑟瑟发抖。好在我们走了没多远,林晓又一次发现了光亮。通过王闯的辨认,他确认那就是之前杜峰带他逃离的生死庄。
    在这无边的黑暗中,这罩有着唯一的光亮,即便生死庄是魔窟,也都无所谓了。
    只是我依然惧怕着周安和林晓,如果真的像王闯说的一样,他们两个不是人,那么他们一定会像杜峰那样害人,拉着我们赴死。
    没用多久,我们来到了生死庄。
    孟戈站在门口,看见我们和重新回来的王闯,没有任何表情。
    我们说了一些感激的话,走进了房子里面。
    王闯的话让我有些抗拒周安和林晓。他们的眼里也是闪着奇怪的表情,尤其是林晓,几次看着我都是欲言又止。在我起身去厕所的时候,她竟然跟着我走了进来。
    我一阵恐惧,林晓却一下子拉住了我:“江欣,周安不是人。”
    “什么?”我震惊地看着她。
    林晓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打开里面的照片。看到照片我顿时惊呆了,那是我们出事的车,周安卡在主驾驶上,方向盘插进了他的胸口,那分明已经死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生死庄,就是黄泉路的十字路口,跟对了人就是生,跟错了人就是死。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可是王闯说林晓已经死了,我急忙低头肴了下,林晓的影子在地上,她的眼睛里也闪着惴惴不安。看来王闯说得不对。
    “那个王闯搞不好也是拉着我们赴死的鬼。江欣,我很害怕,所以一路上都不敢说话。”林晓看着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3 去死吧
    “走。我们离开这里。”没有多想,我立刻作出了决定。林晓走得很快,我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她。
    当年,周安带着林晓来找我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
    我和林晓是发小,关系一直都很好,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林晓解释我和周安的事情。林晓当然知道周安对我的感情,为了让这份友谊继续下去,我便随便找了一个男朋友,他叫X。
    “其实周安现在还爱着你。”林晓忽然说话了,“就算他死了,他也要背着你。”“林晓,你别这样。我跟周安没什么的。”我苦笑着说。
    “呵呵,我知道。但是他就是爱你。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每次出去玩,那些小朋友总是只和你玩。还有,上高中的时候,很多人说我是你的跟屁虫,永远跟在你身后……”
    眼前的路越来越黑,好像没了月光。风有些冷,我忽然想起了王闯说的话,不禁停住了脚步。
    林晓也停了下来,转过了身:“江欣,你说我哪点不如你?为什么你什么都比我强?就连我真心喜欢的男人,竟然死了都要跟你在一起。”林晓哭了起来。
    “你别这样。”我想安慰她,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谁也不愿意把心爱的人让给最好的朋友吧。”林晓忽然抬起了头,笑了起来。
    我往后退了一步。林晓的笑有些阴森,风吹着她的头发,盖住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其实你看到的照片是假的,真正死了的人是我。周安一直背着你,就是怕我把你带走。江欣,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你愿意陪我一起赴死吗?”林晓说着向我走了过来,她的眼里流出了血一样的泪水。
    我惊呆了,摇着头:“不,你死了?那在生死庄,你怎么有影子?”
    “哈哈,生死庄是什么地方?是可以决定生死的地方,我们在那里都有公平的机会,就算是鬼到了那儿都是人的样子。”林晓笑了起来,然后迅速向我追来。
    我转身想跑,却被什么一下给绊倒了。很快,林晓来到了我面前,她的脸色带着狰狞的恶相,简直就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江欣,跟我走吧。”她瞬间扑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蹿出来一个影子,一下子推开了她。我抬头。是周安!
    “我跟你走。”周安看着林晓说。“不,我不要你走,我要她跟我走。”林晓叫了起来。
    “我们在一起不好吗?”周安说道。(鬼故事: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可是,你心里爱的人是她。”林晓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至少和你死的人是我。”周安向林晓走了过去。“周安,不要。”我站了起来。
    周安转过了头,微微笑了笑,然后拉着林晓向前走去。我呆呆地看着他们的影子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黑暗中,我不禁坐到了地上。
    我重新回到了生死庄。
    一盏枯灯,一个红裙女人。生与死,存这个夜晚颠倒离奇,最终却有结果。王闯坐在我的旁边,一语未发,阴晴不定。
    4 孟婆茶
    盂戈的面前有杯茶,茶香四溢。
    “他们去了哪里?”我问。“喝了茶,一切都会结束。”孟戈说。
    “你也是骗我的对吗?”我看着王闯,厉声问道,王闯依旧不语。
    “什么杜峰,恐怕也是杜撰的,对吗?”我又问。
    “不,杜峰是真的,不过结局不是那样的。”王闯说话了,“每个人都会死,死亡路上多凄凉,夜黑、风凉、没有光。如果有一个同伴,那么就不会太寂寞。我是陪着杜峰赴死的,不过我不会死。”
    我愣住了。
    “这里是生死庄,也有人说这里是忘川。无论是谁,在死后的十二个时辰内都会到这里。我是盂戈,可能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的主人你一定知道,她是孟婆。死了的人转世需要喝她熬的汤,从这里没死的人。需要喝我的茶,孟婆茶。”孟戈说着把茶推到了我面前。
    我盯着那杯茶,泪眼婆娑。也许这杯茶本该周安喝的,可是他却留给了我。
    “我带过无数人来这里,你们是最特别的……喝了它吧,然后我带你回去。”王闯说着叹了口气。
    摇曳的灯光,蒙眬的生死庄。
    我端起茶一口饮尽,已经闻不到茶叶的香味,只感觉到满满的悲伤。
    王闯就是忘川。
    原来忘川可以不是一个地方,可以是一个人。他带你来到生死庄,在这里你可以选择生或者死。
    天开始亮了,王闯带着我来到了公路上,废弃的车子旁边围满了人,警察和医院的救护人员正在忙碌。我看着周安和林晓被抬走,他们的亲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同样,我的父亲也在用力地拍着我的身体,母亲坐在旁边痛哭流涕。
    “走吧,等你醒过来,你会忘记这一切,包括我。”忽然,王闯说话了,然后猛地推了我一下。
    我身体一下栽倒了,脑袋重重地撞到了地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恍惚中,我听见有人喊:“医生,她在动!医生,她没死!”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