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空盒子 > 详细内容

空盒子

作者:麦洁  阅读:92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二……三……
    梅子用手指在盒子的锁扣上轻轻勾了一下,盒盖就弹了开来。
    梅子瞪大了眼睛,只感觉到似乎有股白雾迷散在眼前,一种很清淡的香味袭过鼻端。可是,盒子里什么也没有。
    木质的盒子,盒子连漆也没有上过,完全是木质原来的感觉。
    梅子不由得拿起了盒子,把盒子里看了又看,盒子里确实什么也没有。
    不过,盒子内的四壁上,却有很细的刀刻纹络,那些纹络像是什么图案,但梅子又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图案。而盒子的底部也有一个图案,那像是一张阴阳各半的人脸。梅子盯着盒底的图案发起呆来,看得久了,眼睛有些酸,而就在此时,梅子隐约觉得眼睛的前方,离盒底有一段隔离的地方,浮现出一张恐怖的人脸,那像是一张被毁了容的人脸!
    梅子尖叫了一声,扔下了手中的盒子。
    梅子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梅子觉得那个男人有些面熟,但她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男人被梅子盯久了,眼光装作不经意地瞟过梅子身上。梅子和男人的眼光对视了一下,立即转过头去,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了红晕。
    梅子忽然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这已经是第三次在这家餐厅碰到这个男人了,从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开始,梅子就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特别是那双眼睛,极像梅子非常熟悉的人,可是,梅子搜索遍了自己脑海中的每一个角落,却没有半点记忆。
    会不会是在自己失去的那段记忆里,曾见过这个男人呢?
    梅子一边下意识地用勺子搅动着奶茶,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
    梅子对两年前的一些事情,完全失去了记忆。两年前似乎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但到底发生过什么,梅子再也记不起来了。她只知道,在两年前,在那场特别的事件中,她失去了母亲。
    梅子后来有记忆开始,她的第一记忆,就是自己在医院里。
    梅子从小是由母亲一手养大的,父亲在梅子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梅子从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父亲。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使梅子再次失去了母亲,而梅子那位一直未嫁的姨妈,承担起了照顾梅子的责任。幸好,梅子的母亲去世的时候,给梅子留下了大笔的遗产,足够梅子什么不做也不会饿死。
    姨妈告诉梅子,梅子的母亲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而当时梅子也在车里,由于剧烈的撞击,梅子脑部受到了损伤,所以一直昏迷不睡,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
    听姨妈一边哭泣一边和梅子说着这件往事,梅子觉得失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母亲去世时那段记忆,不用再像姨妈一样,反复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出现。
    本来梅子一直没有试图去找回那段记忆,直到不久前,梅子收到了一个——空盒子。
    空盒子是由一家快递公司送来的,梅子签收后打开层层的包裹,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只分量很轻的木盒子,而打开盒口的封条,盒盖并没有上锁,梅子用手揭开盒盖,里面居然是——空的,除了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之外。
    连着三个月,梅子收到了三个空盒子。(: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就在梅子发呆地搅着奶茶,回忆着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时,对面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男人在走过梅子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他笑了笑,对梅子说了一句话:“奶茶不搅动会不均匀,但如果过分搅动,就会让茶香飘散掉,而失去奶茶固有的香味。”
    梅子停下不经意搅动奶茶的动作,呆呆地看着男人,男人却已经转身离开了餐厅。
    这句话似乎以前母亲对梅子说过,奶茶不能过分搅动。
    周三下午,是梅子去医院看医生的时间。
    精神科的郑医生,从美国攻读精神科博士学位回国,在精神科这一行,是全国知名的专家。梅子为了见郑医生,已经排了一个月的队。
    梅子看精神科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回那段失去的记忆。
    梅子感觉到,在自己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而姨妈却隐瞒了这些事情,姨妈在梅子失去记忆时,带着梅子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姨妈为什么这样做,而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梅子一点也猜不到。
    梅子只是知道,在收到那些空盒子之后,她会无故地做噩梦,在噩梦中,她听见有人凄惨地喊着她的名字。
    还有,梅子会在忽然听到一段音乐之后,脑海里浮现一些杂乱的影像,在这些影像里,有个黑色的男人的影子,怎么也看不清面孔,而梅子自己,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郑医生听完梅子的叙述,建议梅子试试催眠疗法。
    郑医生的催眠术,在业界也是很有名的,他利用催眠疗法,曾治疗好不少深度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
    梅子躺在治疗床上的时候,真希望一觉醒来,就能回忆起所有的事情。
    可是,梅子被从催眠中唤醒的时候,却看见郑医生傻傻地坐在梅子面前,满脸都是冷汗,而边上站着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护士看着梅子,好像看见鬼一般。
    在催眠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子在郑医生回放催眠录音的时候,才明白,在整个录音中,只有梅子像鬼一般的哭嚎声,那声音嘶哑难听,而且持续不断。
    梅子离开催眠室的时候,郑医生的眼光里,似乎充满了对梅子的同情,他和梅子预约了下一次的诊疗时间,就吩咐护士,不要再接见病人,他需要休息。
    梅子回到所住的小区正是下午,她独自一个人乘坐电梯,当电梯到达四楼的时候,电梯门开了一下,但却没有人进来,而梅子的鼻端忽然又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那香味,就像是梅子收到的那些空盒子在打开时发出的香味一样。
    梅子忽然害怕起来,她立即按上关门的按钮,电梯缓缓地向着楼上滑去。
    一种燥热的感觉,从电梯外传了过来,梅子忽然看见电梯的门缝里有些烟飘了进来,然后,电梯里忽然着起了火。
    梅子慌忙去按电梯的按钮,电梯却发出吱呀的声音,停了下来,电梯的指示显示电梯停在了13楼。
    梅子用力地按着电梯的按钮,电梯却一动也不动,门也打不开。
    梅子感觉到身后灼热如火,她转过身,忽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浑身着火的人,那人向梅子伸出手,似乎在向梅子求救。而那往上窜起的火苗,包裹着那人的脸,那脸已经开始扭曲……
    梅子不断地拍打着电梯的门,尖叫。
    那个着火的男人却向梅子越逼越近,他身上的火苗几乎要烧到了梅子的身上,他的脸不断地向着梅子脸上凑过来,而眼睛却像要凸出来一样。
    梅子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惊恐,昏迷了过去。
    梅子的脸上有些清凉的感觉,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电梯里,而身边围着几个人,还有小区物业的保安。
    一个男人拖着梅子,正用一瓶矿泉水往梅子的脸上洒。
    男人看见梅子醒来,咧开嘴笑了笑 :“你再不醒来,我们就打算叫救护车了。”男人正是梅子在餐厅里见过三次的男人。
    男人叫韩至雨,刚刚搬到这个小区,而且,和梅子成了邻居。
    韩至雨把梅子送回家的时候,是姨妈开的门,梅子被姨妈扶进了家里,梅子还没来得及和韩至雨道谢,姨妈很快就把门关上了,把韩至雨关在了门外。
    梅子每个星期都按时到郑医生那里去做治疗,可是,她还是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郑医生似乎对梅子特别关照,梅子从郑医生的眼睛里看出来,郑医生对梅子很关心,而他对梅子的病情毫无进展,似乎比梅子还着急。
    这天梅子照例收到了快递来的空盒子,梅子本来不想打开的,但她还是没有忍住。空盒子里飘出来的那股香味,让梅子似乎有种上瘾的感觉。而盒底的那些图案,每一次在梅子发呆盯着看的时候,就会有恐怖的图像浮现在盒子里,而那些图像,似乎一次比一次清晰。
    那张如同被烧过的脸,也越来越清晰起来。那张脸上,有双让梅子觉得熟悉的眼睛。
    梅子觉得这像是一种毒瘾,明知道那空盒子会带给她如此恐惧的感觉,她还是忍不住打开,忍不住要看盒底下那些线条刻成的图案。
    梅子放下空盒子,简单打扮了一下,拿起背包去见郑医生。
    梅子到郑医生的办公室的时候,护士告诉梅子,郑医生临时有个会诊出去了,让梅子稍等一会儿。年轻的护士是个可爱的女孩,因为没有其他的病人,和梅子就聊起天来。聊天的内容无外乎是说郑医生如何如何了不起,护士为自己能跟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合作,而感觉无比荣幸。
    郑医生的年纪可以做梅子的父亲,但护士在和梅子瞎聊时,却不经意地吐露出郑医生还是单身一人。这么大年纪的男人,完全没有过婚史,确实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梅子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郑医生是不是眼光太高啊?”
    护士向四周看了看,才偷偷地告诉梅子,郑医生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小师妹。郑医生的这位小师妹专攻生物科,但不知道为什么,小师妹在学业即将有成的时候,却忽然失踪了,而郑医生也因为这件事一直没有结婚。
    梅子不由得对郑医生有些敬意,这样重感情的男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绝种了吧?
    梅子苦笑了一下,梅子曾经谈过两次恋爱,但都失败了。第二个男朋友是为什么分手的,梅子也记不得了。除了两年前失去的那段记忆,梅子发现,梅子还失去了以往一些记忆的小片断。
    就在梅子和护士聊天的时候,郑医生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对郑医生个人的事情有些了解,梅子觉得郑医生亲近起来,于是,在治疗中,将自己以往的记忆中某些片断遗失的情况告诉了郑医生。
    这对郑医生来说是个突破,郑医生选择了梅子和第二个男朋友分手这段时间,为梅子做催眠,先唤起梅子的这个记忆片断,看看对治疗有没有帮助。
    梅子躺在治疗床上。不知为什么,这次她的感觉和以往很不同。
    梅子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她发现自己站在电梯里,电梯的四周全是火,而火焰中,一个男人被烧焦的脸,不时浮现,还有男人发出的那种像鬼嚎一样的惨叫,刺激着梅子的每一根神经。
    梅子被唤醒的时候,满脸都是眼泪。(: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你和第二个男朋友分手,是因为你发现他背着你和别的女孩子好了。”郑医生递给梅子盒纸巾,皱着眉头,“在你失恋的那段痛苦时间里,似乎你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男孩,但你却很不肯定。”
    梅子没有说话,她想起噩梦里出现的黑影子男人。
    “我试图再唤起两年前你失去的记忆,你就哭喊起来,一直哭一直喊……”郑医生推了推眼镜,“你的内心有抗拒,你不愿意把那段记忆释放出来,所以,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是否还要继续治疗。”
    梅子停止了哭泣,向郑医生说起她为什么要唤起这段记忆,她告诉郑医生,自己每个月的17号那天,就会收到一个快递来的空木盒,木盒里的图案,给她一些可怕的想象。
    郑医生再次皱起了眉头 :“你下次把那几个空盒子带来给我看看。”
    “治疗做完了吗?”护士出现在门口,“下班了。”
    梅子起身和郑医生告别,郑医生看着还在抽泣的梅子 :“你要不要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说着,郑医生脱下西服外面的白大褂。
    一张照片从郑医生的口袋里飘了出来。
    梅子盯着那张照片呆住了,那张照片难道不正是梅子吗?可是梅子确定,她从没有照片上的那套衣服。梅子从地上捡起照片,照片微微发黄,梅子想起来了,她记得母亲的衣柜里,有一套这样的衣服,而且,梅子从来没有看见母亲穿过。
    “妈妈……”梅子明白过来,妈妈就是郑医生当年喜欢的小师妹。
    梅子走进电梯的时候有些紧张。
    梅子直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果然,在她按了电梯的楼层按钮后,电梯没有往上,反而向下滑去。
    电梯停在负二层,电梯的门慢慢地打开了,门外的黑暗中,站着一个男人。
    梅子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这个黑影她有些熟悉,不正是她噩梦中常常出现的那个黑影吗?他是谁?为什么总出现在梅子失去记忆的黑暗空间里?
    梅子伸手用力按着电梯上的按钮,但那些按钮一点反应也没有。
    忽然,电梯外的男人点着了打火机,在打火机微弱的光中,梅子看见一张在疯狂地笑着的脸,那张脸,是如此熟悉……
    那个男人狂笑着,浑身拉动,然后,他另一只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向身上倒了些液体。他直瞪着梅子,把打火机的火,点在了身上。
    火立即燃烧了起来,那男人的脸在火焰中变得扭曲起来。
    男人怪叫着,挥动着手臂,向着梅子一步步走近……
    梅子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些记忆,那张火焰中扭曲着的脸,梅子已经记起来了。“小寒……”梅子尖叫了一声,软软地倒在了电梯里。
    梅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里,嘴上被胶带封住了。
    梅子轻轻地哭了起来,那段失去的记忆,原来,都和一个男人有关,这个男人,是梅子的第二个男朋友——小寒。但是就在梅子和小寒热恋的时候,小寒却忽然有一天当着梅子的面,往身上浇了汽油,把自己点着了。梅子因为受这件事情的刺激,精神失常,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但在梅子精神失常的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妈妈怎么会出车祸死掉,而姨妈为什么又带着梅子离开原来居住的城市,跑到离家这么遥远的城市来,梅子却一点也不明白。
    “你终于想起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梅子看见站在黑暗中的男人,和小寒几乎有着一样的脸,但他却不是小寒。
    韩至雨、韩至寒……
    “你是小寒的……”梅子想问他,但声音却憋在了喉咙里。
    “我是他的弟弟。”韩至雨笑了笑,“我要为他报仇,你妈妈害了他,现在你妈妈死了,你要承担这一切后果。”
    “我妈妈害了小寒?”梅子呆住了。
    韩至雨拿了一个木盒子出来,那正是梅子每个月收到的空盒子,“认识这个吧?你妈妈就是利用这个东西,害了我哥哥,而你,也会这样死掉,将不会有人查出来你为什么会自杀……”
    “自杀?”梅子想起了小寒向他自己身上点火的那一刻,“你是说,小寒不是自杀?”
    “没错,他不是自杀!”韩至雨打开空盒子,一股很淡的香味飘到了梅子的鼻端,韩至雨却拿出一个口罩戴上了。
    原来,梅子的妈妈是学生物学的,她在一次试验中,无意发现了一种细菌,这种细菌被人吸入体内,会导致人产生轻重不一的幻觉。梅子的妈妈开始研究这种细菌,不想却在一次试验中,由于自己产生幻觉而出了事故。梅子的妈妈为此不得不离开正在读博的学校。
    梅子的妈妈虽然离开了学校,却一直以商养医,用做生意赚的钱继续偷偷研究这种细菌,而这种细菌也帮了梅子的妈妈不少忙。
    梅子的妈妈把这种细菌偷偷施放在一些生意伙伴或者客户身上,然后用一些图案给他们暗示,让他们产生某些美好的幻觉,相信和梅子妈妈的生意合作是一定会成功的。梅子的妈妈就是利用这个,使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
    但梅子和小寒的恋爱,却使梅子的妈妈很不高兴。
    她的生意以后是要完全交给梅子的,她认为小寒根本不是喜欢梅子,而只是看中了梅子的身份而已。
    于是,梅子的妈妈就给小寒寄了些空盒子,实际上,这些盒子里装的是那种细菌,只是肉眼看不见,但那种细菌却能散发一种淡香味。而盒子里的那些图案,正是一种精神暗示,通过暗示,人产生的幻觉就不是任意的,而是产生暗示让他产生的幻觉。
    正是这样,小寒产生了严重的幻觉,导致他点火自杀。
    韩至雨本来也是在大学学生物的,当他知道哥哥出事后,就从学校赶了回来,他在哥哥的房间里发现了那些空盒子,空盒子里极具暗示的图案,让韩至雨产生了怀疑。经过研究,韩至雨终于发现了空盒子的秘密,那些让人产生幻觉的细菌!
    韩至雨很快就查出来这一切是梅子的妈妈做的,他利用空盒子里残余的细菌,也培养出了大量的这种细菌,他把这些细菌又用在梅子妈妈的身上,让梅子的妈妈在开车时产生了幻觉,而造成了撞车事故。
    梅子虽然明白了一切,但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她眼前不断出现小寒的模样,小寒微笑着,向梅子伸出手 :“梅子,来,来呀,来陪我,我好想你。”
    韩至雨知道自己施放的细菌已经让梅子产生了幻觉,他把梅子从椅子上解下来,外面天已经黑了,他要把梅子送到天台去,梅子会因为幻觉,自己从天台上跳下来,这样,他就完成了为哥哥复仇的愿望。
    韩至雨从猫眼里向外张望了一下,外面很黑,没有人。
    他把梅子抱到门口,然后轻轻地打开了门。(: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忽然,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撞开,一群警察出现在门外,他们很快把韩至雨制服了。跟在警察身后的,是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郑医生。
    郑医生看着梅子失魂地离开医院,很不放心,于是一路尾随梅子进了大厦。
    当郑医生看见电梯没有上楼,反而向下驶去,心里产生了隐隐的不安,他找到楼梯口,从楼梯上冲到负二层,发现电梯的门开着,电梯一动也不动,而梅子却失踪了,梅子的小包掉在电梯门边上。
    郑医生联想到梅子说的那些空盒子,他感觉到有人蓄意谋划着什么,可能对梅子不利,于是立即报了警。
    警察检查了大楼的录像和出口,保安都确定在这段时间没有可疑的人出去。在录像中,警察发现一个男人穿着一件很大的风衣,怀里抱着一个看不清的黑影,进了大楼其中的一个单元,于是封锁了大楼和这个单元的楼层。
    韩至雨以为,他只要把梅子弄到房间里,让她吸入足够多的细菌,
    这最多是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把梅子送到天台,让梅子自己去跳楼。而梅子跳楼的时候,他可以找借口和小区物管的保安在一起,那么,这一起谋杀将会有时间证明,将会成为完美的谋杀。
    他没有想到,郑医生会一直尾随着梅子,而撞破了这一切。
    他不知道,郑医生从梅子成为他的病人的时候,就知道梅子就是小师妹的女儿,也很可能就是,郑医生自己的女儿。
    梅子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再次躺在医院里。
    不过,这次她已经记起了全部的事情。在小寒出事的时候,梅子精神失常,当她精神失常被治疗好的时候,她选择性地遗忘了和小寒一切有关的事情。
    梅子看着病床前的姨妈,哭了起来,妈妈,妈妈那么爱她,为什么要杀死她爱的男人呢?梅子拉着姨妈的手,一边哭一边问。
    姨妈也哭了起来,她告诉梅子,妈妈并不是想杀死小寒,本来她只是想利用幻觉吓吓小寒,让小寒主动离开梅子。可是,她没有想明白,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小寒会在幻觉中点火烧自己。
    其实小寒并没有死,只是,他全身百分之九十的面积重度烧伤,整个人只能躺在床上。
    “你妈妈临死前,让我等你清醒后,转告你一句话。”姨妈又哭了起来,“她说,‘对梅子说,对不起。’”
    梅子抱着姨妈痛哭起来,她想,等她出院后,是不是应该回到原来那座城市,去看看小寒。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