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血色象棋 > 详细内容

血色象棋

作者:杨园凯  阅读:65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将,军!”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伸起了一只手,狠狠的欲把自己的“车”下在了另一位秃头的老人的老巢边,局势已定,斑白老头的棋局必胜了。
    可是,令周围所有看棋的人惊讶的是,斑白老头的“车”居然按错了地方,这一下,局势忽然扭转过来了。
    “怎么回事?”斑白老头忽然问。
    周围看棋的人也发出莫名奇妙的唏嘘。
    “这老头是不是脑子不好了啊?”人群里有人冒出了话来。
    “是啊,必胜的局势,居然还下错了地方。”
    “嘘,小声点,王老头最近似乎患了白内障了啊。”
    “哦,原来如此。”唏嘘久了,大伙顿时为了找到原因而感到高兴。
    斑白头发的,正是王老头,而秃发的就是李老头。老头们退休了,无聊就想玩会棋什么的。于是,李老头和王老头,就在这公园的一角摆起了棋阵。
    “我刚才走错了。”王老头嚷道。
    “棋坛上岂能悔棋?”一边,在凑热闹的蒋大爷发话了。因为蒋大爷年纪最大,大家也都把他当成最公正的裁判。
    “反正李老头也不是我的对手。下一次叫他死绝。”王老头心里想。
    可是,想终归是想。王老头又一次走棋时,他瞅准了李老头的漏洞,狠狠的把棋子掷了上去。
    “哎呦喂,这局好啊,好啊。”人群中有人发话了。
    王老头冷汗都流下来了。
    “他娘的,怎么又和自己想象的走的不一样?”
    “王老头怎么了?”人群中议论纷纷。
    “哎,都说了,他白内障又犯了。”
    “那还下什么棋啊,真无聊。”有人摆摆手,似乎对这样的棋局很是不满,“回去看黄梅戏了哦。”
    因为王老头的两次走错了,李老头的“大军”很快踏楚河而来,局势一下换了过来,王老头的“老将”岌岌可危。
    这局,自然是王老头败了。
    输了的王老头很是生气:“不可能,我能赢的,你一定使了什么手脚,让我赢不了。”王老头话一说完,就一把拽住李老头的衣领:“你别太得意。”
    旁边看的人都上来劝架起来。
    “王老头,一场棋而已,何必斤斤计较呢。”人们都劝他。
    “哼,我不服气。”王老头喊道,“当年我还获得过棋王的称号,现在连个乡下老头都赢不了,这不是丢我的脸么?”
    一直沉默的李老头逼急了:“我虽是乡下来的,但我却真真切切的赢了,你别赖账。”
    “我赖账。好,你等着,后天,我两再来一局,要是你赢了,我把这小区的房子输给你。要是你输了,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小区,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王老头怒气冲冲的喊道。
    “哎呦,何苦呢,一场棋局而已。下次来,也不用这么大的赌注吧。王老头,这是你的不对了,我要好好教导教导你。输就是输了,赢就是赢了。”蒋大爷发起话来。
    “哼。”王老头生气的离开了。
    “这家伙。”人们都开始对王老头感觉到不满,对李老头倒是深表同情。
    蒋大爷也走过来拍拍李老头的肩膀:“没事,到时绝对不会让王老头欺负你的。”
    “呵呵,蒋大爷,没事。谢谢你了。”李老头憨厚的笑了。
    “咳咳。”蒋大爷突然咳嗽了起来。
    “蒋大爷,你怎么了?”李老头问道。
    “哦,偶感风寒的。小事,小事,过些天就好了。”
    李老头笑了:“挺羡慕你的,蒋大爷,你都快96岁了,身体还那么硬朗。”
    “哪里,哪里,呵呵。”
    后天,很快就来临了。
    这一天,公园老槐树下,早已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听说王老头和李老头赌棋的事了,听说赌注都是这小区里的房子。这很令人乍舌,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用辛苦半辈子积攒下的钱换的来的。
    来的人,都是看热闹的。
    王老头和李老头也如约赶到了。王老头对李老头也依旧是怒目相视。
    “咦,蒋大爷呢?”李老头忽然问起周围的人。
    “哦,他身体前些日子感上了风寒,今天来不了了。”
    “哦。”李老头明显有些失望。
    “开始吧。”王老头嚷道。
    李老头把棋谱摆好,正欲往上面码子的时候,王老头忽然喊道:“慢,今儿个我执红子。”
    李老头没有说话。王老头就认为是默允了,便开始往棋谱上码起了红子。
    李老头也开始码起了黑子。
    执红子先动,王老头先动起来。
    王老头也够狠的,第一招就是用他的一个炮换李老头的一个马。然后步步紧逼,杀的李老头摆起了小长城,躲在家里不出兵。
    周围的人原以为这棋局要下很长时间,照王老头的杀法,不出三分钟,李老头会只留光杆司令任王老头摆布了。
    “李老头技术怎么这么差啊?”
    “前天他还把王老头打的屁滚尿流的啊。”
    “奇怪,王老头的白内障好了?”
    人们似乎都认为王老头有白内障。结果王老头一听周围人都这么议论他,便骂道:“谁说我有白内障啊,老子好的很。”
    人们不语了。
    李老头此时汗如雨下,此局,必输而已,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就在这时,蒋大爷突然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蒋大爷来了。”
    “蒋大爷来看下棋了。”
    李老头抬起头看了看蒋大爷,忽然发现这两天没见,蒋大爷就好像老瘦了很多一样,眼珠也随着肉的凹陷显的突出了,就如即将临死的人一样。
    “蒋大爷,你怎么了?”李老头关心的问道。
    “没事,你们继续下,我……不要紧。”蒋大爷说话的声音也渐渐黯淡起来。
    蒋大爷一来,有人让了座位给他,蒋大爷也不客气,坐在了棋谱的一边。因为身体不太好,他总是把身体向前倾,特别是倾到王老头的那里。
    王老头顿时白了一眼蒋大爷。
    “哼,你死到临头了。”王老头又是一招必杀棋,此棋一下,李老头将必输了。王老头此时异常的高兴,郑重的将棋下在了它该在的地方。
    “恩?”人们疑惑起来。
    王老头也震惊了,他居然把棋下偏了一位!
    “怎么回事,是我亲眼看到棋下在了那个地方啊,怎么忽然偏离了。”王老头愤怒的嚷道。
    但终归是下了。李老头也不是傻子,这下可捡了便宜,一下把王老头的杀机给销毁了。那个被王老头视为利器的棋子,被李老头的手指,给拿出了棋谱。
    “王老头,怎么回事。”
    “他怎么了。”
    人们议论纷纷起来。
    王老头再次下棋,依旧违着自己的心去下,总是偏移着位置。结果,再次被李老头杀了回来。局势又一次逆转,就连小兵也气势汹汹的踏过了河,朝王老头的老将涌去。
    王老头的老将,就在李老头的包围下,杀死了。
    棋盘结束,王老头忽然喷出了一口血,而这一口血,硬生生的喷到了红色象棋子上面,映的棋子分外耀眼。
    “王老头!王老头!”周围人惊嚷着。纷纷上前扶住他。
    “快叫救护车!!!”
    王老头的葬礼,不久就在小区里举办起来。王老头的家人也要求追究李老头的责任,但是毕竟是王老头先发起的赌棋,所以,追究也没有什么结果。王老头的房子,李老头也没有要。为了表示歉意,李老头也去参加了王老头的葬礼。
    在葬礼上,李老头在远处却看见了蒋大爷。
    蒋大爷此时精神矍铄的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给每个参加葬礼的人打招呼。李老头思虑了一会,便走了上去。
    “蒋大爷,你的感冒好啦?”李老头上前询问。
    “恩,好了,托你的鸿福呢。”蒋大爷笑着拍了拍李老头的肩膀。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李老头说道,“为什么王老头比我棋更好,他还是输了。而且,输了还吐出了血。死掉了。”
    “这事,你,也不用管。呵呵,你以后还要多下棋哦,我会帮助你的。”蒋大爷笑眯眯的回答。
    李老头再次看蒋大爷,发现他和当时看棋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现在的蒋大爷就像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一样,而那个时候的蒋大爷,就像是个将死之人。
    “我不会再下棋了。”李老头说道。
    “你可要想好啊。”蒋大爷的语气忽然有些逼迫人的意味。
    “不下了,永远不下了。”李老头盯着蒋大爷的眼睛,郑重的说道。
    “哦,是么,那你就……”蒋大爷忽然把李老头一把抱住,一只手忽然朝李老头的背后重重的拍了一掌。
    “你干什么?”李老头急忙推开蒋大爷。
    “没什么,有个苍蝇在你的背后。我帮忙打了一下。”蒋大爷依旧露出他原本的笑容。
    李老头没有说话,起步便离开了。他忽然觉得,蒋大爷很是奇怪,自己必须离开。而李老头走出葬礼现场,忽然感觉到自己心口疼痛,感觉有血想冒出来。他挣扎了一会,走回了家。
    三天后,李家也准备起了葬礼。
    有人在李家看到了蒋大爷。
    此时的蒋大爷变的更年轻了,头发都开始变的乌黑了。如果蒋大爷不报出自己的名字,谁也不知道他都近百岁了。
    “蒋大爷,你又年轻了啊。”小区居民们喊道。
    蒋大爷依旧笑眯眯的回应道:“是啊,是啊。”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