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夜话之鬼市 > 详细内容

灵异夜话之鬼市

作者:于亚婷  阅读:190 次  点赞:3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张易阳将一瓶二锅头全倒进了肚子里,可神志依旧清醒—他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交往了三年的女友胡薇薇,突然决绝地提出了分手,他一再追问一再哀求,可她却什么都不说,怎么都不肯回头。张易阳知道,胡薇薇变了心,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诱惑太多太多。
    躺在床上,张易阳回想起和胡薇薇在一起的甜美时光,将瓶子里的酒大口大口地吞下去。酒里放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在美好的回忆里沉沉睡去。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想自杀吗?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
    张易阳扭过头,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内。他不禁吃了一惊:门都反锁了,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张易阳问。
    黑衣人慢慢朝着张易阳走过来,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个倒霉的小保安,上个月公司被盗,你被扣掉了大半个月的工资。前些天,一个醉酒的老板看中了来找你的女友,上前调戏,你一怒之下将他揍了个满脸花,因此被关了几天班房。结果,你女友却提出了分手,你怎么会不窝火?怎么会不心痛?”
    张易阳惊呆了,嗫嚅着问:“你、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笑了:“我是个导游,能帮你解决一切麻烦。你现在放弃自杀,还来得及。如果有需要,明天打电话给我。”说罢,黑衣人返身走出房门。
    张易阳抓起名片看了看,上面只印着“导游杨昌霖”,然后是手机号码。
    杨昌霖的话,对张易阳像是当头棒喝。趁着还有几分神志,张易阳奋力冲向卫生间,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
    清醒过来后,张易阳拨通了杨昌霖的手机。杨昌霖开门见山地问张易阳有什么愿望。
    这一问,倒把张易阳问愣了。他一咬牙,心一横,说:“我想得到许多许多钱,花不尽的钱。还有,要一个比胡薇薇更有钱、更漂亮、更年轻的女朋友,并且,她要对我死心塌地。”
    杨昌霖说:“这很容易办到。今晚11点,羊肠巷见。”
    深夜11点,张易阳早早来到了羊肠巷,蹲在角落里抽烟。没等几分钟,他看到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过来,杨昌霖就坐在车上。
    出租车拉上张易阳向郊外驶去,杨昌霖嘱咐道:“一切听我的,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另外,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
    张易阳连连点头,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哪家旅游公司上班?”
    杨昌霖诡秘地一笑:“我自己开公司,既是导游,也是老板。”
    张易阳愕然:一个人的旅游公司?
    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张易阳四下里看,前面竟是一片公墓区。他的心开始打鼓:深更半夜,来这种不干净的地方干什么?杨昌霖拍了拍他的肩,缓缓地说:“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张易阳回过神,迟疑地跟在杨昌霖身后。杨昌霖走到一片密集的墓碑前停住脚,突然从衣袋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叫张易阳伸过头来。张易阳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杨昌霖不以为然地说:“我不会杀你的,只是取几滴血。”
    张易阳的额头被划破,几滴血流进了杨昌霖带来的玻璃瓶子里。杨昌霖又蘸着血迹在张易阳的脸上涂了几道。张易阳隐隐有些恐惧:这个杨昌霖,到底要干什么?
    接下来,杨昌霖要张易阳闭上眼睛,跟在他身后。他嘴里喃喃自语,好像在念咒,没过多久,张易阳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像是有一阵阴风刮过。
    张易阳猛地睁开眼,不知何时,他们已来到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门前,杨昌霖正将玻璃瓶子递给大门前的小卒。小卒将瓶子凑到鼻子下闻闻,满意地笑笑,很快便打开门。杨昌霖和张易阳进到了里面。
    张易阳的心已缩成一团,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进了鬼门关!
    走过一段漆黑阴森的路,张易阳的心跳如同擂鼓。杨昌霖一言不发,张易阳也不敢多问。
    不知走了多久,张易阳眼前豁然开朗,灯火通明,场景竟然跟夜市无异。只不过,卖的东西却是零七杂八:手机、电视、奔驰车、手表、照相机、童男童女、花篮……再看那些摊主,他们活脱脱一副干尸、木乃伊的模样,形容枯槁,神态吓人。
    张易阳惊得毛骨悚然:他们……他们看上去像鬼!卖的东西,分明都是烧化物!
    “这、这是什么地方?”张易阳颤声问道。WWW.GUIDAYE.COM
    “鬼市。”杨昌霖轻描淡写地说,“明白了吧?我是鬼导游,接引阴阳两界。”
    张易阳膝盖一软,整个人差点儿坐在地上。杨昌霖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阳世得不到的,你可以通过阴世得到。”
    张易阳的牙齿打着颤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的脚也软了,几乎是杨昌霖提着他走。一直走过半趟街,杨昌霖一指远处的一个摊位,鬼气森森地笑了,对张易阳说:“走,去那个摊位看看。”
    守摊的是个面白如纸的老女人,张易阳知道,这应该是个女鬼。摊位前摆放着十个布偶,都是青绿衣裳,描眉画眼,看上去十分娇媚。
    杨昌霖上前搭讪,让张易阳说一遍自己的愿望。张易阳脑子里一片空白,经杨昌霖再三提示,才说要花不尽的钱,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女鬼看着张易阳,突然笑了,露出了一排焦黄的牙齿,怪腔怪调地说:“很简单,拿十滴血来换吧。”
    张易阳一愣:她要血做什么?杨昌霖附在张易阳的耳边催促:“快点儿啊,省得她反悔!”
    张易阳答应了。女鬼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张易阳的额角,一滴滴血就落入了女鬼的唇边,她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而张易阳的神志渐渐迷糊,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张易阳醒过来,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大片墓地间,孤零零一个人。杨昌霖呢?
    这时候,张易阳的手机响了,对方的声音温柔曼妙却很陌生:“张易阳,你去哪儿了?我还等你一起去维京国际呢。”
    张易阳蒙了:维京国际?这个名字他非常熟悉。几个月前,他曾是那家五星级酒店的保安。张易阳咽了口唾沫,快步走出公墓群,拦了车直奔维京国际酒店。
    那女人叫林杏儿,看到张易阳进来,忙起身朝他招手。张易阳的眼都直了,那绝对是个绝色女子,身材苗条,眼神流转,整个人像一池春水,刹那间就把张易阳给淹没了。张易阳不知道那顿饭吃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他的家,居然是一幢顶级别墅。
    林杏儿温柔异常,对张易阳言听计从,仿佛他是不容违拗的皇帝。张易阳知道,他在夜市的交易兑现了。看着林杏儿,张易阳突然有一种报复了胡薇薇的快感。
    张易阳过了一段神魂颠倒的日子,每天除了喝酒就是陪着林杏儿购物,然后就是开车绕着胡薇薇打工的厂子兜风。可奇怪的是,张易阳一次都没有碰到过胡薇薇,拨她的电话,也已经成了空号。
    张易阳有些怅然:他想让胡薇薇知道,他有钱了,还有个比胡薇薇漂亮千倍的女人。但他心里清楚,他爱的,始终是胡薇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个月了。这些日子,张易阳觉得自己是个奢华的君王,林杏儿除了顺从还是顺从,可张易阳开始觉得力不从心了。这天,张易阳陪林杏儿从商场购物出来,一个小乞丐扯住了他的裤角,说:“老爷爷,老爷爷,求求您,赏我几块钱吧。”
    张易阳愣住了:老爷爷?我张易阳不过二十多岁,怎么就成了老爷爷?他用力踢了小乞丐一脚,挣脱开来,怒气冲冲地上了车。
    回到家,张易阳站到了镜子跟前。令他吃惊的是,仿佛一夜之间,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遍布皱纹,眼神浑黄污浊。看上去,他就像五十多岁。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杏儿从身后搂住他,轻声说:“没什么,我不嫌你老。况且,你也不算太老。”
    那天晚上,张易阳破天荒没有抱着林杏儿一起睡,他得好好想想这件事。其实,张易阳不用想也明白,这完全是林杏儿的原因。他的心里,陡生一股恐惧。
    清早,张易阳给林杏儿留了张字条,独自去了郊外的度假村。正坐在度假村的水池边钓鱼,张易阳突然听到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张易阳,你怎么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竟是林杏儿。  林杏儿坐在了张易阳的身边,娇嗔地说:“你甭想甩掉我,你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
    张易阳无奈地叹了口气。林杏儿倚进他的怀里,看着他钓鱼。不知过了多久,张易阳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张易阳死了。不过,他的魂魄还在。
    张易阳也被葬在了那一片公墓中。这天,他像其他鬼一样,早早地在鬼市摆出了摊位。他看到了林杏儿,林杏儿又恢复成干尸一般的模样,冷冷地看着他,摊位上摆着十个鲜亮的布偶。
    张易阳突然想作呕:林杏儿,原来就是拿他十滴血的女鬼啊!她靠吸食自己的精血才保持着俏丽的容颜!现在,他变成了她的同类,她自然对他不屑一顾!
    客人很少很少,每个饿鬼都在等待机会。现在,张易阳知道,摊位上所有的东西,不过是道具,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得到十滴血,然后还原成活生生的模样,到阳世走一圈。想到这儿,张易阳心里一阵莫名的悲哀:当他在阳世的时候,却不知道活着是何等的快活;当他变成靠摆摊换十滴血的鬼,才知道自己丢掉了最宝贵的东西!
    这时候,杨昌霖来了。每个鬼都伸长了脖子,屏住了呼吸—这是他们等待许久的机会啊!
    杨昌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年轻,小巧,用力地低着头。张易阳的眼睛一下子直了,是胡薇薇!她怎么会来这儿?
    杨昌霖看到了张易阳,脸上露出阴森森的笑。他特意将胡薇薇引到了张易阳跟前。
    张易阳现在已经是白发苍苍的干尸了。胡薇薇自然认不出来。多么好的机会啊,他可以拿到胡薇薇的十滴血,然后回到阳世和她双宿双飞……再然后,胡薇薇也会在鬼市摆摊儿,他每天都能看到她。可是,张易阳却感到心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胡薇薇站到了张易阳的跟前,张易阳问她有什么愿望,无非是豪宅、金钱之类的吧?胡薇薇不正是因为这些才离开他吗?那个调戏她的老板就拥有这一切。
    胡薇薇不敢看张易阳,其实,自打进入鬼市,她就不敢抬头看。她轻声说:“我只有一个愿望,把我的男朋友张易阳找回来。我得了癌症,生命没有几天了,怕拖累他,才提出分手。想不到,他却比我走得更早。我想叫他活过来,就是让我现在死也值碍。”说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越流越多。
    张易阳惊呆了,眼睛一阵酸涩。鬼是没有眼泪的,可是,张易阳却想哭,想大声哭。半晌,他缓缓地说:“抱歉,这个交易,你永远得不到。请回吧。”
    胡薇薇十分失望,要转到另一个摊位,却被杨昌霖拉住了。鬼市也有规矩,一天只能跟一个鬼交谈。胡薇薇的头低得更厉害了,无奈地走开。
    杨昌霖狠狠地瞪了张易阳一眼,去追胡薇薇。要知道,他并不是每天都能骗到客人的,之所以领到张易阳跟前,也是以为十拿九稳。
    看着胡薇薇的身影越来越远,张易阳的心一阵阵作痛。突然,他紧跑几步,猛地朝跟在胡薇薇后面的杨昌霖扑了过去。杨昌霖正是靠着做“导游”才能脱离鬼市,这次做不到,他明天也许还会带着胡薇薇来!张易阳不能让胡薇薇堕入鬼市,绝对不能!为了胡薇薇,张易阳要和杨昌霖同归于尽!
    杨昌霖被扑了个措手不及,和张易阳扭打起来。两人越滚越远,不知不觉间,撞开了一扇门。门后是巨大的深坑,火光熊熊,燃着地狱的烈焰。
    张易阳看到火光,脸上露出了微笑。杨昌霖却惊恐地瞪大眼睛,想挣脱张易阳,想不到张易阳把他抱得更紧了,刹那间,他们一齐跌进了烈焰之中。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