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麻袋下的女人 > 详细内容

麻袋下的女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喂,小陈啊,是我,一会你开车来酒店门口接我。”说话的是一个面露富态,一脸红润,身上披着一套名牌西服,脖子间的大粗金链子和手上的金戒指,站在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旁边,暴发户的气息显露无疑,只是眉宇间隐隐约约透露一丝的忧愁。

而另一边,一辆车里一个青年接到电话忍不住嘟囔起来:“玛德,又是这个时候让老子接他,什么时候我也能变成一个老板啊。”虽然话这样说,但是依旧乖乖的开车去自己老板经常去的那家酒店。

陈冲,一个长相一般刚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原本想一展宏图,可是现在沦落成一个小职员,兼职司机平日的辛苦工作,让他抱怨不已。

“吱”猛的一刹车,就在刚刚陈冲走神时,突然发现自己装了什么东西,连忙刹车,但等到下车时,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漆黑的夜让人感到一丝丝的紧张,也只有车灯给自己带来一丝依靠。

“啊,鬼啊。”刚一回车上,突然一个浑身鲜血的人坐在上面,粗看之下,和自己老板无比相似。但是回过神来,却是什么也没有。

愣了一会,突然开口破骂:“真是见鬼了。”

等到自己来到酒店时,陈冲看到自己老板已经站在路边,满脸怒气的踩着脚下的烟头。

“老板,对不起刚刚堵车。”一见到自己老板神情不对,陈冲心里一阵紧张,连忙说道:“对不起,老板,路上刚刚堵……”

“行了,行了。”胖老板不等陈冲说完就摇了摇手,将陈冲接下来的话打断,随即上了车子,正是刚刚那个鬼影的位置。

看着自己老板坐在后面双眼微合,陈冲刚开的嘴巴又合了上去,什么也没说小心的启动车子。

“小陈,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正在专心开车的陈冲被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看着自己老板依旧躺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刚刚的话仿佛错觉一般,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还没有准备找女朋友的打算呢。”

“这可不行啊,你这个年纪没女朋友会被笑话的。”此时的老板仿佛一个慈祥的长辈,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随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前排的陈冲。

“看看,这是我妹妹,长得怎么样?”虽然向陈冲问,可是语气里却充斥着自豪。

疑惑的接过照片,陈冲看着照片上的女性。这是一张日常照片,照片上的女子面容精致,身材也是很棒,特别是那一双长腿引人注目。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魔力的女子,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拒绝这个女子。

“老板,您妹妹长得真漂亮,比电视里的明星还漂亮。”

“你觉得做你女朋友怎么样。”

“老,老板你没开玩笑吧。”听到老板这样说,陈冲心里一阵激动,又觉得一丝丝的不现实。

但是看着自己老板一副正经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窃喜。

“当然是真的,明天你俩就见一见面。”这时恰好到了地方,目送着老板回家,陈冲就是忍不住的一阵的激动,想着明天见面的场景,对于自己老板为什么把妹妹介绍给自己完全没有考虑过。

第二天一早,陈冲就打扮的帅气,来到自己约会地点,紧张的看着四周,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轻轻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回过头去,之间一个光艳四射的女子正朝着自己微笑,面容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正是老板的妹妹。

“朱小姐,你好。”原本准备了半天的开场白,可是当自己真的见到了对方,脑子一片空白,干巴巴的说了一句话后便不知所措。

“呵呵,你就是我哥哥常说的陈冲吧,我是朱颜玉。”说完,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想要与陈冲握手。

接下来的约会,简直超乎陈冲心里的预料,原以为千金大小姐必定看不上自己,可是,事实却恰好相反,两人相处了一整天,但是感情却发展迅速,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后,两人便各自回家了。虽然陈冲很想送朱颜玉,但是对方却婉言拒绝了。

回家路上,陈冲想着一天,绝对自己迎娶白富美的日子不远了。

“怎么样,小陈,我妹妹很漂亮吧。”第二天刚来到公司,老板便问道。

“嗯。”看着满脸笑容的老板,陈冲突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哈哈,小陈,我可就这一个妹妹,以后你可要好好对她啊,如果我发现你欺负颜玉,哼,你就卷铺盖走人吧。”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陈冲一眼便转身回到办公室。

而陈冲不明所以,又想起朱颜玉的面孔,曼妙的身材还有那一双迷死人的玉腿,不知不觉又发呆了,想着以后自己娶了对方,那自己至少少奋斗十几年呢。

几天后,陈冲再也按耐不住,约了朱颜玉一起看电影,而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直到某一天,两人在旅馆的同一间床上共眠。

“嗯,奇怪了,今天怎么还不来?”陈冲看了看时间,今天两人约好了要到公园,朱颜玉说要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已经距离约定的时间过了1个小时,可是对方还没有出现。

就在陈冲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笔直的玉腿,光凭这双迷人的长腿,陈冲就猜到来的人是谁,但是这双玉腿之上却不是朱颜玉的面貌,而是一个大大的粗布麻袋。

原来朱颜玉用了一个大麻袋将自己的上半身装了起来,只露出一双腿与肮脏的麻袋行程鲜明的对比,显的这双腿越发的迷人。

“今天怎么这幅打扮,快脱下来,脏。”陈冲看到麻袋肮脏无比,就想要帮朱颜玉脱下麻袋,却不料对方轻轻往后一退。

“不嘛,今天我就要这样出去玩。”原本清脆的声音透过麻袋,有着一丝丝的沉闷。

看着公园里四周的路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陈冲略微有些头疼,但是又熬不住对方撒娇。便忍着四周异样的目光陪伴在朱颜玉的身旁,而对方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依旧笑嘻嘻的,顿时更加吸引四周的目光,让陈冲尴尬不已。

第一次,陈冲觉得陪朱颜玉逛街是如此的难受,想要独自离开,但是想起对方的容颜和财富,心头又是一阵火热。

晚上,一家酒店内,陈冲刚想帮朱颜玉摘下麻袋却又被阻止了,看着一个大大的破麻袋自己女朋友的身上,陈冲就一阵气急,但是当目光落到那双迷人的玉腿时,心中的火焰仿佛又被点燃了一般。

第二天,当陈冲睁开眼时,床上早已没了朱颜玉的身影,想到昨天的荒唐,陈冲一阵摇头,又想起今天还要上班,连忙起床离去。

公司里,陈冲一上午无心工作,看到自己老板的身影,赶忙跟了过去。

“嗯,小陈啊,有事情吗?”

“老板,昨天小玉身上一直披着一个破麻袋,您知道为什么吗?”

“麻袋啊,我妹妹有些不一样的爱好,如果不是亲密的人根本不会让对方知道,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啊,很快就该叫你妹夫了呀。”说完连上挂着笑容走进办公室。就在这一瞬间,陈冲突然感到,自己老板的笑容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想起刚刚对自己说的话,又想起对方的身价,心里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此后的约会,朱颜玉每次和陈冲见面时,总是披着大大的破麻袋,无论陈冲怎样劝说让她摘下来,但结果总以失败告终。而陈冲也从不适到慢慢的习惯,有时甚至觉得很有趣。

这天,两人在经过床上的激烈运动后,看着入睡的朱颜玉,陈冲突然有了一股冲动。

“小玉,小玉。”确定了对方熟睡后,小心的将手伸过去,轻轻的把麻袋从朱颜玉的身上脱下来,洁白的肌肤一寸寸的暴露在陈冲目光下,马上就要看到那张魂牵梦绕的脸时,陈冲无比小心,生怕吵醒了朱颜玉。

终于,将麻袋脱了下来,但是,露出的确实一张骇人的面孔,一张玉容早已面目全非,凹陷的半颗头颅,到处是暴露的血管,还有四处乱爬的蛆,昏暗的灯光下,恐怖无比。

“啊。”当陈冲再次睁开双眼时,自己还躺在穿上,身上湿漉漉的,朱颜玉则安静的躺在身边,刚刚的噩梦把陈冲吓得一身的冷汗。但是心里想要把朱颜玉的麻袋摘下来的念头却越来越强烈,手也一点点的伸了过去。

手刚碰到麻袋时,“你要干什么?”不知何时朱颜玉已经醒来,双眼冷冷的顶着陈冲,语气冰冷,全无之前的温柔。

“没,没事。”讪讪的将缩回来,脑海里却是回想着那个逼真无比的梦境,那个择人而食的恶鬼形象深深的印在陈冲心里。

此后的一段时间,每当朱颜玉想要和陈冲见面时,陈冲总以各种理由推脱。

“小陈,最近小玉很不开心,你是不是欺负她了,别忘了,他可是我妹妹,要是你再敢惹她,就滚蛋。”看着前面老板大发雷霆,陈冲低头唯唯诺诺的应到“是,是好的老板。”

看着陈冲,朱老板话锋一转;“以后你和小玉在一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公司可是我给我妹妹的嫁妆,你要和小玉分手,可是要好好想清楚啊。”

原本想要和朱颜玉摊牌的陈冲有冷静下来,心里幻想着以后自己成为这家公司老板时候的场景。

和朱颜玉再次碰面是三天后,朱颜玉上半身还是一个破麻袋,露出双眼,下面一双迷死人不偿命的大腿。

看着破麻袋,心里又升起一股厌恶感,语气和举止也带着怒气,但是朱颜玉却熟视无睹,反而和往常一样兴致勃勃的逛着街。

离别时,陈冲看着朱颜玉的背影,噩梦的阴影再次笼上心头,脚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天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视野渐渐模糊,四周一切都是模糊不清,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陌生。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朱颜玉终于走进了一锁民宅,陈冲看着这所民宅眉头紧皱,作为老板兼职司机,他自然知道这所房子,不过每次老板都是让他送到门口。

犹豫了一会,轻轻推开房门,竟然没锁,通过门缝向里面观察着,光线昏暗,里面一片黑暗,只有一个朱颜玉的身影在晃来晃去,终于等她走进卧室再也没出来。

悄悄的进入门中,在外面长时间等待,浑身上下已经湿透,雨水顺着衣服一滴滴的滴在地板上。

“滴答滴答滴答”平时细小的声音在陈冲耳中却异常响亮。

打开手机,通过昏暗的灯光打量着四周,普普通通的家具,没有丝毫不对。

但是仔细观察下却发现茶几上,或者柜子里放置的照片竟然都是自己老板和朱颜玉的亲密照,两人亲昵无比,神情之间仿佛更想情人一般。

柜子里放的照片很多,一张张的看过去,两人的合照也越来越开放,最后陈冲竟然看到两人在床上亲热的照片,照片里的朱颜玉笑颜如花,看着摄像头,仿佛透过相片看到陈冲一般。

“怎么样,好看吗?”突然一个声音幽幽的从耳边传来。

扭头看去,朱颜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吓得陈冲噔噔向后退去。

“我原本不叫朱颜玉,也不是你老板的妹妹而是他的情妇,一个被他玩腻了,打死的野鬼。”说话间身上的麻袋慢慢的掉了下来。

漆黑的长发,原本精致的面容不翼而飞,剩下的是一堆枯骨烂肉,一只只不停蠕动的蛆虫让人反胃。

“现在的我,是野鬼,是向你们这些贪图女人容貌的男人来复仇的。”悦耳的嗓音嘶哑无比,扑向陈冲。

看着身上的女鬼,陈冲此时早已魂飞魄散忘记如何反抗。

但是女鬼却没有杀他,反而和以前那般亲近陈冲。

第二天,当陈冲醒来时,发现门口紧闭,无论自己怎么都无法逃脱。

“你要去哪里,亲爱的。”

“不,不要杀我,老板才是凶手,你,你去找他复仇啊。”

“呵呵,老板,你老板不是早被你撞死了吗?”说完一个身影走来,行动僵硬,仿佛提线木偶一样,身上到处都是血迹。

“那不是不幻觉,是真的。”说完女鬼再次靠近陈冲,看着对方恐惧的表情,笑声不断,一遍遍的折磨着陈冲的神经。

此后的日子,无论陈冲何时何地,女鬼一直都在身边折磨着自己。

“麻袋,鬼,麻袋,鬼不要过来……”不知何时,人们总是看到一个头顶着一个破麻袋的男子在路边疯疯癫癫的说着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