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两个尸体 > 详细内容

两个尸体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某个一线城市找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

虽说带待遇优厚,但毕竟我也刚工作,手上没有多少积蓄,就只能凑合着和别人合租。

我现在所租的房子,是在一个小区里,我和3个人合租的,我们都互相不认识。我是一个男生,3个室友分别是女生。说到这,你们可能都会说我桃花运不错嘛,这么有艳福。

可是我却没有这个想法,我是个直男,我也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虽然女朋友现在和我不在一个城市,但是我对女朋友的心是忠贞不二的。所以,再漂亮的女生管我什么事?

我不喜欢她们,她们也不喜欢我。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我提着行李站在门前,和她们都睁大眼睛四目相对,她们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的样子。

呵呵~还真以为我想搬过住,我要是知道会是这样,我才不来呢。

这房子是我在网上找的,房东在网上给我发了几张图片后,我就觉得房子还不错,我很喜欢的。

加上价钱也很让人满意。房东和我说了,这是个合租房,我还有3个室友。也怪我当时心急,觉得这么物美价廉的房子应该快点下手才对。就没有多问3个室友的情况,就把钱给房东了。

3个女生加一个男生,住在一起生活上的确有一点不方便。几天下去了,我和那三个女生说话,就那么几句,基本上是不讲话。我看得出她们不喜欢我,倒是她们变熟了,几天的时间已经能让她们打成一片。

但是她们越来越过分,经常一起疯,有时候竟然晚上把朋友带回家开派对,音响开得老大在那嗨。我是真的很生气,她们明明知道我晚上需要充足的休息,却还这么疯,我觉得她们就是故意的。

没有几天,其中一个女孩主动找我示好,她叫小张。她还挺好的,来我房间有些不好意思,我看她有些拘谨,我就说:“没事,随便坐,有什么事就说吧。”

小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哦。其实我就是想来和你道个歉,我们这几天太吵了,打扰您休息了吧,真是不好意啊。”

可能本来我对她们的意见挺大的,但是现在人家跑过来和我道歉,我也就没那么在意。何况小张那么愧疚,我就说:“哎呀没事,一点小事而已,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太晚了也别玩了。”

小张开心的说道:“恩恩,以后不会了。”说完,她眼睛看向我的书架,指了指最上面的那本黑色的书,问我道:“那个是什么呀,我能看看吗。”

我转过身看了看,说:“哦,那个呀,那个是一本超好看的小说,我拿给你看看吧。”说完我就去拿书。

可是我拿完书给她时候,她却说,她不看了,她还有事,然后跑出了我的房间,我真是觉的莫名其妙。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晚上,我正坐在电脑前上网,我的房门被外面一阵猛敲,仿佛要把门给敲碎了一样。我起身去开门,就看见门外3个室友气哼哼的站在外面。

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一个说:“变态,你偷拿了我的内衣。小张都说看见你今天鬼鬼祟祟到我房间里,然后又鬼鬼祟祟的离开了。”

我真是想笑,这时候我看向小张,小张也变了脸,一点也不像之前来我房间的时候那么友善。

小张说:“对,我看见了,就是你偷拿了她的内衣。敢不敢让我们去搜一下?!”

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说:“搜就搜。”

小张一到房间立马从我的枕头底,拿出了内衣。我顿时明白了小张之前找我的目的,原来就是为了陷害我。可是我现在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我低头不说话,她们一边骂我一遍离开了。

之后她们到处和别人说这件事,竟然还让房东把我赶走。我一直压着心中的怒火。

后来有一天,那两个室友有事,晚上就不回来了。只剩下小张和我,我质问小张为什么那样做,要陷害我,小张态度很恶劣,无所谓态度说:“因为我要撵走你。”

我气急了,我自己都感觉得到,自己在发抖,我掏出早已准备的匕首刺向小张。小张当场死亡,几分钟后我才冷静下来。知道自己杀了人,我也很害怕,可我已经麻木了。我想先睡一觉,明天就去警察局自首。

就让我好好享受今天晚上在家睡觉感觉吧。

第二天早上,我被说话声吵醒,我知道那两个室友回来了,我想她们一定看见小张的尸体了吧。我推开门后,我很吃惊的看着她们三个人在一起吃早饭,小张活生生的坐在那,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难道是我做梦了吗?不不,我肯定没有做梦,而且我很确信我杀了小张。我赶紧离开了家,我也没有去自首,去公司上班了。

傍晚我回到家,家里还是和平常一样,她们三个仍是那么疯,我仔细多看了小张几眼,发现她没有什么什么反常的。

我心里很不解,我也没有心情叫外卖,就带着一身疲惫睡觉了。半夜我突然醒了,我很想上厕所,我就起身去了厕所。

上完厕所,我去洗了手,我却猛然发现镜子上赫然写着“杀人偿命”四个血字。

我赶紧用水擦了擦,可是却怎么也擦不掉。

突然我从镜子后面看到了小张,她的样子很恐怖,披头散发的,脸色惨白,身上还插着我的那把匕首,还不停地向外冒着血。

我吓得大叫,可是我怎么叫喊,都没有人听见。我想拉开门往外跑,但是小张死死地拽住了我手,然后又一下掐住我的脖子。小张的脸慢慢凑近我,我看见小张的眼睛没有黑眼珠,全是眼白,我害怕极了。

小张凑到的我的耳边说道:“杀人偿命!”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小张身上散发的凉气。

我被小张掐的透不过气,渐渐的,我没有了知觉.......

第二天新闻上报道:在xx小区里xx房间发现了2名死者,一名女性是被锐器所刺失血过多身亡,男性则是窒息死亡,另外房内还有2名女性,她们表示她们并没有发现死者活着时有何异常,当晚也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