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生婚阴结 > 详细内容

生婚阴结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会有报应的。”王亚的恶狠狠说完这句话后便离开了,留下脸色恐惧的两个人。

“我们不会有事吧?”阮晓君胆怯的靠在王斌的怀里,王斌虽然口头上说不要担心,但是他快速跳动的心跳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说的也是,毕竟王亚的妈妈全身上下穿着黑色的衣物,手里还端着王亚的灵牌,那脸色苍白如纸,试问谁能在大半夜里看到这画面还不害怕的?

半个小时前,阮晓君跟王斌已经入睡了,就听到屋中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王斌起身一看,就看到王亚的妈妈一身漆黑,默默的坐在客厅里。然而那个睡前已经反锁了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阮晓君出了房门也看到了这一幕,吓得连忙躲在王斌的身后,胆怯的注视着这个本该成为自己婆婆的女人。

“好了,没事了,快点回去睡觉吧!”王斌安慰着阮晓君睡下之后,自己去了客厅抽了一会儿烟,直到清早,才睡下。

“昨天晚上跟王斌可开心了吧,运动有风险,动作需谨慎。”王霞是最近才进公司的一名新员工,但由于性格开朗外向,跟公司里的许多同事都很玩得开。

此时阮晓君的精神特别差,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一闹剧,她连开口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看你乌云压顶,看开是遇到不好的事。”王霞接下来的一句话,成功的将阮晓君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她什么,她激动的,紧紧的握住王霞的手,颤抖着问道:“是不是能够补救?”

王霞本看她没有心情,只想开开玩笑,没想到阮晓君竟然反应那么大,从阮晓君那布满血丝的瞳孔里,王霞看到的还有恐惧。

“你别激动,别激动,好歹我以前也跟过道士一年的,多少都能知晓一二。”听王霞都这么说了,阮晓君紧绷的神经顿时得到了缓解,之前也听说过王霞亲口说过,她曾经跟过道士,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试上一试了,现在也死马当活马医了。

但是,王亚的事情…阮晓君还是犹豫了下,深思熟虑后,阮晓君还是决定打电话问一下王斌,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他们两个人的。

“什么,我不同意,这样的事情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要是泄露出去我们都要坐牢的。”王斌的反应很大,他一点也不认同阮晓君的决定,但是眼看自己每天被噩梦惊醒,他真担心哪天事情会成真,那时候自己连命都会没了。

这个王斌也考虑过,最后在阮晓君的劝说下,终于同意让王霞去他们的房子看一看。

在讲电话的阮晓君根本没有发觉到身后此时身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眼神里是无尽的恨意。

王霞是性格开朗,为了防止王霞把自己家里的事情泄露出去,阮晓君只让王霞在客厅里面查看,房间什么的一律是紧锁的。

王霞如期而至,王斌并不在家里,他获悉王霞今天会来,故意挑了今天出去。

“怎么样?”王霞手里拿着罗盘,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模有样的,一板一眼的,像极了电影上的道士。

从进来开始,王霞的的表情就没有放松过。

“你这房子里有…鬼。”王霞刻意把鬼字加了重音,似乎是决心要让阮晓君害怕的。听到王霞这句话,她完全慌了神。

王霞又说道:“不过…你不用怕,有我在。”

王霞自顾自吹嘘了一番后,然后让阮晓君准备一些东西,还说在做法的时候不能有第三个人在场。

阮晓君去买东西的中途给了王斌打了电话,并确定了王斌在王霞做法的这段时间绝对不会出现。

“回来啦?”

回到家,王霞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她穿上了一件黄色的道袍,样子十分的搞笑。

“这不是做法用的么??”拿着王霞给自己递过来的旗袍并且穿上,阮晓君有点蒙了。

刚才在购买的时候,阮晓君就奇怪王霞让自己买的东西,都是凤冠霞帔,还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和一件旗袍这一类的东西,都是结婚用的,王霞到底是想做什么?

王霞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就说她已经查询出这只鬼是跟阮晓君有过婚约的。如果不完了他的心愿,恐怕一辈子会一直这样纠缠下去。王霞再三保证只要法事做完,取下阮晓君的一缕头发,把头发跟阮晓君穿过的衣服放在纸人身上,在烧掉,那只鬼就会以为纸人是阮晓君,这样一来阮晓君跟王斌就会平安无事了。

为了以后有好日子过,阮晓君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阮晓君喝下王霞递过来的符水,坐在坛的中间。

脑海里渐渐的浮现两个人身影,在一个靠海的小村庄,一直都是以捕鱼为生。

两个孩子的身影闯进了眼帘,一男一女开心的在海岸上互相追逐着,他们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天真无邪。

“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男孩的笑容带着兴奋。女孩也咧嘴大笑:“我也一定一定等你。”

可是不幸的是,男孩后来举家搬迁,一家人全部搬走了。

女孩去到男孩的家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了,女孩一直闷闷不乐了许多年,直到后来出来工作,认识了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给了女孩无尽的关心,最终抱得美人归。

这个男人是王斌,而女孩是阮晓君,男孩则是王亚。消失了多年的王亚不知从哪里找阮晓君的地址,再次见面,王亚已经变成了一个帅小伙,只是,曾经的车祸让他失去了一只腿。

但是王亚从来没有忘记过阮晓君,他一直记得他们小时候一起开心玩耍的画面。当时王亚一声不吭的跟家人举家搬迁也迫不得已的。

王亚的父亲做了别人的担保人,哪知道那人赌钱输了几十万,不得已他们才离开的,连搬走的事情都不能告诉别人,所以王亚才不辞而别。

现在他已经回来了,可以跟阮晓君结婚了,可是阮晓君已经有男朋友的人了。

王亚却非要让阮晓君跟王斌分手,争执不下,阮晓君错手将王亚推下了楼梯。

王斌为了给阮晓君掩盖罪证把现场做成了自己失足落下的现场,警察来也确认了王亚是失足滚下楼梯的。

王亚的母亲来把尸体带回去了,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没完没了的。

不过现在就好了,王霞把法事做完,她跟王斌就不会再在这么被纠缠下去了。

当天王霞做完法回去了,阮晓君觉得高枕无忧了,可是那天晚上,她睡着睡着,觉得自己的身子突然一沉,她脑子里突然闪现过王霞说的话,只要把一缕秀发和自己穿过的旗袍就相当于王亚会把纸人当成是阮晓君,但是王霞似乎忘记了让自己往纸人那里吹起,这是最主要的步奏,王霞不可能会犯那么大的错误的。

可是此时已经晚了,阮晓君突然感觉自己周围掉入了一个封闭的花轿里,阮晓君到那一刻都不知道,王霞故意这样做的。

毕竟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哥哥如愿以偿的娶到阮晓君。

其实王亚还有一个妹妹,王亚8岁的时候,王亚的妈妈肚里怀着的便是王霞。

王霞不忍心看哥哥孤独一人,所以她潜伏在阮晓君的身边,她知道阮晓君一定会因为哥哥的事情内疚的,所以她顺水推舟,演着了这一出戏。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