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疯狂的疯人院 > 详细内容

疯狂的疯人院

作者:吴止  阅读:203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死亡感应
    整天和精神病人在一起,就算心理素质再好的人也有可能受到传染。比如塔尔精神病院的护士玛丽就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有天晚上,玛丽梦见这些天她一直在照顾的一个痴呆病人。迷惘中她觉得那病人在病床上艰难地挣扎着身体,嘴巴吃力地张合着好像要告诉别人一些什么事。良久,那病人放弃挣扎,表情遗憾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玛丽来到医院,问值夜班的同事521房的病人怎么样了?回答是那病人昨夜已经死了。玛丽用手拍拍胸脯,吃惊地说:“怎么这么巧,我昨晚梦见他死了,果然就死了。”同事看了她一眼,笑着表示不信。
    当天晚上,玛丽又梦见那个痴呆病人死而复生了。他坐了起来,回头对她诡异地一笑,然后下了停尸床,向远处走去……
    天亮后,玛丽到了医院,刚要对同事说起这个梦,同事就笑着问她是不是梦见那死去的人不见了?玛丽一惊,问道:“对啊,难道你也梦见了?”那同事对玛丽说,她不是梦见的,这是真事,停尸间里的尸体不见了。
    这时护士长走了过来,关心地对玛丽说:“你是不是病了,要不请假休息几天吧?”玛丽愕然地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护士长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上次的星级护士评选,让你受了委屈,不过不要气馁,以后机会多的是。”
    评选星级护士是在一个月前,院里为了提高服务质量,激发护士们的工作热情,决定评五个星级护士作为榜样,让大家互相学习,在竞争中进步。
    这次评星级护士是由医院患者投票,对病人热心并细心护理的玛丽是铁定上榜的。可是,一般的评优秀都需要两个因素,一个是投票者的支持;另一个就是需要领导的照顾。玛丽虽然对病人尽心尽力,但和领导沟通这方面做得不尽如领导心意。
    评星级护士的最后结果就是,在名单上公布了玛丽的名字,但在几天后发奖时,本来属于她的奖状上却填了另外一女护士安丽的名字。玛丽本不在乎什么星级称号,但评上后又被别人抢了去,心里难免不平,虽然她还是坚持每天面带笑容地上班,但大家都认为她这样压抑情绪迟早会患病的。
    十几天后的一个早晨,玛丽匆匆赶到医院,没理会交班的同事却先去病房看了看,然后才长松了一口气。同事问她怎么了,玛丽说:“还好,我的梦没准。”同事见状问她是不是又梦见病人死了,并理解地笑笑说:“哪有这么准的梦,别多想了。对了,你也要记得按时吃药。”
    每个人都以为玛丽患了精神病,玛丽无法辩解,只好苦笑。
    可是到了下午快下班时,玛丽梦中出现的那位病人果然死了。死者的身份是警方的污点证人。死后不久警方就来人了。一名叫科恩的年轻警官询问了玛丽一些护理上的细节,便让她回家了。
    到了晚上,玛丽梦见了白天那死者的尸体从太平间里爬起来,走了出去。
    第二天,尸体果然失踪了。科恩立即加强了警力调查此事,这是因为死者关系着一件极大的案子,死者本也是一个特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他愿意做警方的污点证人。在开庭前,这位嫌疑犯的律师说他有间歇性精神病,因此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本想等这位污点证人出院后去指控另一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嫌疑人,却不想他突然在医院里死了,而且,尸体也失踪了。于是,现在留下至少两个疑问,病人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尸体又到哪儿去了?警方查了半天,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有人对科恩说玛丽曾经说过她梦见病人死去,也梦见了尸体出走这个情况。科恩找到玛丽,让她把两次梦中所看到的情况都详细说了一遍。遗憾的是,玛丽说的情况不但没有帮到科恩,反而让他多了一些疑问。玛丽怎么能在梦中预见别人的生死呢?尸体真是自己走出去的?
    几天后,玛丽又做梦了,她醒来后立即给警官科恩打了一个电话。科恩问她又梦到了谁要死,但玛丽却因惧怕,还没看清楚那人是谁就吓醒了。科恩连忙开车接了玛丽赶到医院,一进大门便直奔病房。果然,又死了一个人。
    科恩马上叫来法医,经检查,死者为大脑细胞坏死,应为自然死亡。
    按上两次的经验,今晚死者定会诈尸逃走,医院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科恩加派了警力在太平间附近守着,想看看尸体究竟是被人偷走还是传说中的尸变。
    傍晚,好几个警察在医院食堂里吃了一点便饭,便各就各位守在了太平间外面。
    二、恐怖梦境
    玛丽不敢睡觉,她怕梦见诈尸。她也不明白怎么会梦到这些,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那自己又在何时招惹了这些东西?想起这些,她似乎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自己的房间,忙打开所有的灯,把房间照得透亮。虽然有了光,但四周很静,只听见墙上的时钟嘀答嘀答地响,好似某种神秘可怕的脚步声一般。没办法,她只得打电话叫了医院两个最好的姐妹来陪自己。
    玛丽和两个姐妹先是一起打牌,后来两人便在她的床上睡着了。玛丽不敢睡,只好一个人上网看电影。看着看着,人开始困得迷迷糊糊了。
    蒙眬中,玛丽发现自己来到太平间,里面阴森无比,一阵冷风迎面扑来,玛丽的两腿便不听使唤,开始发软了。她想退出来,可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推着她进了太平间。突然,停尸体间里一张停尸床动了起来,躺在上面的尸体慢慢地坐起来,随后下了地。尸体似乎看见了玛丽一般,微微笑了一下,便要走过来。虽然那人是笑着的,但玛丽知道他是一具尸体,她吓得大气不敢出。那尸体想走过来,却似乎被什么东西拉着,不得不退了回去。玛丽刚松了一口气,却发现那尸体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苍白的脸上对她流露出一种不舍和无奈的神色,玛丽禁不住好奇,跟了上去……
    “玛丽,快开门,你把房门锁上干什么?”两位陪她的姐妹醒来了,在房间里大叫起来,惊醒了玛丽。玛丽睁开眼发现她们在她的睡房里,便去开门,却奇怪地发现睡房的门被锁上了,最后用钥匙才打开。
    玛丽记得自己根本没去锁门就睡着了,但这时她也没心思去管这事,她拨通了科恩的手机,无人接听。玛丽慌张地对两个姐妹说:“快,出事了,快去医院。”三人也顾不上害怕,穿好衣服就往医院跑。
    跑到医院才发现,科恩和那几个警察都在太平间外面睡着了。玛丽叫醒了他们,然后一起去看那尸体。果然,停尸间里空空如也。
    出鬼了,真的出鬼了,警察守着也诈尸!
    院长彼德教授为了消除大家的顾忌,竟然请来巫师做法事驱邪。有人提出了质疑:你们是医院,是人体机能科学研究和实践的最前沿,而教授你更是心理科学和精神病研究的最权威人士之一,怎么也信鬼神之说?彼德教授无奈地表示:不是他信鬼神,而是外面的人信,不做法事不说没病人进来,恐怕医院的医务人员也人心惶惶。
    没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失踪的尸体无从查起,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一般,闹鬼的事件也被来来往往的病人冲淡了。一切看似又平静下来。
    玛丽再次做了一个梦。这次她梦到了失踪的那三具尸体,原本她很害怕,但潜意识里又记得警察正在查这个案子,于是鼓足勇气跟了上去。比起以前的梦境,这些尸体更像尸体了,看起来很僵硬,与其说是尸体在移动,还不如说被什么东西拖着走的。
    玛丽跟着飘移的尸体走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亮光,接着听到隐隐的水声,然后她跟着三具尸体走进了那片亮光。不远处好似有一片片浪花扑打着岸边,看样子是走上了一片沙滩。玛丽回过头去看刚才走出来的地方,发现那地方就是海边岩石上的一个山洞。
    这时,那三具尸体义无反顾地移向那翻着浪花的大海。尸体在海水上漂起来,随着波浪涌向远方。突然一个大浪扑来,眼看就要把暗中跟着的玛丽卷进大海,吓得她大叫一声醒了过来。玛丽定了定扑扑乱跳的心脏,拨通了科恩的电话。
    玛丽对海边不熟,不确定那个山洞在哪个位置。科恩虽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开着车带她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最后,他们停下来在一处礁石上休息。一位眼尖的警察突然看到海面上漂来一个黑色的东西,忙找来皮艇划过去,近了发现那是一具尸体。玛丽认出这海面上漂着的正是“精神病人离奇死亡尸体失踪案”的尸体。随后,警方沿海滩搜寻了一下午,找齐了失踪的三具尸体,同时也找到了玛丽梦中看到的那个山洞。
    三、重大发现
    刚好这时美国的一位权威医药研究专家来本城讲学,科恩通过市长请来了这位资深的专家解剖尸体,结果在尸体的细胞内找到一种以前从没发现过的药物成分。这位专家听说美国的一位教授正在研究这种药,这种药没通过临床验证检测,因为它在理论上有可能对某些绝症有一定缓解和治疗作用,但是对脑细胞的损害程度很大,还有许多医学问题有待解决。可是这种还没研发成功的药怎么会在精神病院里出现呢?
    科恩派人对医院的处方和药物储柜做了一次全面检查,没发现这种药。案子又一次进入僵局。
    几天后的一个午后,玛丽走进一间病房,一个病人对她说:“玛丽小姐,请帮我倒点水,我要吃药。”玛丽倒了水,拿起药包却发现其中有一颗不认识的药,就问:“这是谁开的药?”病人说:“这是安丽小姐拿过来的。”玛丽悄悄把那颗药藏了起来。
    下班后,玛丽把那颗药送到了警察局。一检验,那些死者身体内的不明药物成分正是来自这种药。科恩传讯了那位安丽护士,安丽供出这种药是院长给她的,院长用星级护士的荣誉换来她的服从——让病人吃这种不能上处方的药物,观察病人的反应,然后报告给他。
    当科恩带人来到院长彼德教授的办公室时,彼德教授微笑着接待了他们,并说:“你们比我想象中要迟,不过总算来了。”
    “请问教授有什么要说的吗?”科恩问道。虽然知道对方是犯罪嫌疑人,但人家毕竟是一院之长,是世界心理学和精神病研究领域的权威,所以他的态度还是很客气的。
    彼德教授对科恩说:“我想说的是,我对政府警方的办案能力和办案决心太失望了,包括现在。”
    科恩可不这样认为,他面带微笑,讥讽地说:“教授是否搞错了,像教授这种高超的犯罪手法不是一样被侦破了?”
    彼德教授哼了一声,说:“别自以为是了,凭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我是栽在我……自己……手……里。”彼德教授在说完最后一字后就倒在了地上,笑着死了。
    经警方认定,彼德教授是畏罪自杀。
    一桩悬案总算破了。警方的结案报告是这样描述的:美国的某位神秘教授研究了一种不成功的新药,在美国被封杀后却传到本城通过彼德教授用活人做试验。当发现这种药能致人死命后,彼德教授害怕了。他怕警方查出病人死因所以偷走了尸体,至于警察守在太平间外那天晚上,院长只是在他们的饭菜里加了一点迷药而已……由于吃这种药造成死亡的死者都表现出自然死亡的表象,半夜尸体又无故失踪,还真让大家以为闹鬼了。因此,彼德院长也就顺水推舟默认闹鬼来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
    至于玛丽为什么能梦见病人的死和死后失踪,一位脑部医学和心理医学专家解释说这是因为玛丽一直对病人很负责很细心,病人因此对她很信任。而病人在吃了那种药伤了大脑中枢,使一些大脑细胞处于游离状态,这种游离的细胞可以像电磁波那样向外发射。这些病人在将死之时会有心理反应,或许知道自己死得冤,所以有一些意愿想寄托在他们信任的玛丽护士身上,同时尸体也只有在移动时才能产生磁场,产生某种电磁波和玛丽的脑电波产生共振。因此,只有在病人快死挣扎时和尸体被人移动时玛丽才能在梦中看到他们。
    案子结束后,科恩警官升了警长,护士玛丽重新被评了星级护士还升为了护士长。可是他们不觉得案子已经破了。上面这些解释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细究都似是而非。为什么彼德教授说警方抓他去晚了?为什么他自己的罪行暴露还说对政府的办案能力和决心很失望?他为什么说败在了他自己的手里?还有,玛丽叫两位同事去家做伴的那天晚上,睡房门又是谁锁上了?
    四、真相大白
    一个月后,玛丽正在上网,突然笔记本的蜂鸣器响了起来,显示器的右下角提示有新邮件。她点开一看,吓了一跳,那是“畏罪自杀”的彼德教授的遗书。玛丽连忙打电话给科恩,科恩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玛丽家。看了遗书后,整个案情才算真相大白了。
    遗书是彼德自杀前几天就发出,却故意设定成过了一个月才让玛丽收到。遗书是这样写的:
    “玛丽小姐,首先为这件事给你带来的麻烦而向你道歉,但因为事情结束后,你很可能会升职,也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我办这家精神病医院的目的,除了救治那些真正痛苦的病人,同时也为了惩罚那些本来没病却装成精神病以便逃脱法律制裁的坏人。我们国家的法律虽然很健全,但执法的力度和警方的办案能力太让我失望了,就好比一个医院只是药物齐全而医生无能还是治不好病的,所以我才要出手惩罚这些人。那些装病逃脱法律却不至于被判死罪的坏人,我就叫他们变成真正的精神病。当然应该死的人我会送他们下地狱的。
    以前杀了多少坏人,我已经不记得了,就说说最近我杀的三个人吧。第一个人,他是多年前的毒枭,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和国际缉毒组织的通缉,整了容躲在精神病院近十年,他早该死了。第二个人,他自己才是黑社会的头头,却做了污点证人,利用在精神病院的时间叫手下制造很多假证据去指证一个大好人。而我杀的第三个人,更是个冷血动物,他为了得到巨额保险金,用了一个完美计划杀死了自己七个亲人。只因为他眼见计划成功保险金就要到手而仰天大笑,让人误以为他是因亲人离去而伤心过度受了刺激才把他送进医院里来。和这样的动物共立于世间简直是人类的耻辱,我不会让他去领保险金,所以让他死了。
    玛丽小姐一定会问我怎么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忘了告诉你,我不但是心理学家、精神病专家,还是世界顶级催眠师,这些人,我对他们一催眠,什么细节都能问出来 。你可能问我为什么不报警,我记得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对警察和司法局那帮人太失望了,何况这些坏人伪装得太好了,他们有钱请律师,仅仅靠我的催眠是成不了证据的。
    同时,我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我一边杀他们,一边潜入你家对你催眠,告诉你我会做些什么。现在明白你为什么会做那些梦了吧?是不是很好玩?呵呵。还有那晚上两个小女孩的房门是我锁上的,不过我保证没偷看她们的睡姿。对了,再表扬你一句,经我催眠的众多人中,你的意志力是最强的,会无意识地抵抗我,所以你在梦中只能理解我的大概意思,要不然警察会早一点找到我,所以我说他们来迟了。不过因为这样,我又多惩罚了一些坏蛋。还有,关于偷尸,其实我只是为了好玩。看到大家都以为有鬼,我无数次为他们的无知而偷笑,很多年都没有乐子了。
    至于我为什么选你来揭穿我,是因为在星级护士的评选时,我亏欠了你,而你却顶住压力如常上班,让我很钦佩。还有,别同情安丽护士,她不是好女人,为了一个星级护士的称号居然用身体贿赂我。
    当玛丽小姐收到这封电邮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在地狱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上不了天堂……”
    看完遗书,科恩警长在自己大腿上猛拍了一掌,叫道:“这人才是全世界最疯狂的疯子!最神经的神经病!”玛丽望了他一眼,科恩理亏似地低下了头,半晌才对玛丽说:“玛丽小姐,我求你件事。把这电邮删了,就当它一直没有过,行吗?要不然这世界还会更疯狂。还有,我发誓,一定会做一个好警察!”
    玛丽叹了一口气,轻轻地点了一下鼠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