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你为什么乱扔垃圾 > 详细内容

你为什么乱扔垃圾

作者:蹀躞乌鸦  阅读:149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郑力是随着父母工作的变动转到这所重点中学的。进了这所学校,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大学的门槛。换了新环境,一切都要重新去适应,紧张的课程压得郑力几乎有些透不上气来,不过还好,他硬是咬牙坚持了过来,成绩还算理想,一直徘徊在全年级的中游。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力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城市的街道卫生出奇得好,简直可谓“纤尘不染”,连街道两侧的垃圾筒也要比一般的城市多出几倍,比一些花园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禁让人心情畅快了许多。
    细看之下,郑力发现,每一个垃圾筒都印有一个可爱的穿着白裙的小女孩拾拣垃圾袋的图片。或许在时刻提醒市民,注意环境卫生吧。他想。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卫生一流的城市了。
    一天夜里,郑力在窗前伏案读书。忽然断断续续的哭声隐约传来,是个女人的声音。郑力放下手中的书,抬头望向窗外浓重的夜色,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他看看闹钟,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郑力没有太介意,又埋头到功课中。可那凄哀的哭叫像只讨厌的蚊子一样,一直在他的耳畔游弋,借风一送,声音陡地响亮了许多。郑力不禁有些愠怒,站起来走到窗前,呼吸了一口微凉的夜风,疲累僵硬的大脑为之清亮了许多。
    仔细听去,那哭声幽咽凄楚,倒像是从雨夜中传来的,极是诡异。郑力几乎可以肯定,那哭声就在附近。
    功课再也做不下去了。郑力悄悄下了楼,四面睃巡起来。
    那哭声仿佛有种妖异的力量,蛊惑着郑力一直来到大街上。空旷的街道上,夜风习习,微微有些凉意。奇怪的是,他刚走了不远,那凄惨的哭声却在突然间杳然无声了。
    郑力深呼吸一口,正要转身回家,黑暗中一个白色的人影跳入了郑力的眼帘,他再看时,哪里还有人?街面上只有路灯将他的影子长长地涂在地面上,郑力忽然感到恐惧起来,赶紧往家跑去。
    坐到书桌前,郑力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那个女人的叫声又从窗外飘来。
    第二天,郑力将昨夜所闻告诉了父母,他们以为郑力做噩梦了,根本不信。郑力急得面红耳赤,悻悻然来到学校,同样又将昨夜的遭遇向同桌讲述了一遍,同桌也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也许对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新朋友存有一份戒备之心吧。
    放学的路上,沁人心脾的凉风不时拂过,郑力漫不经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享受这难得的轻闲时刻。街道旁的垃圾筒上,小女孩洁白的长裙在光线下是那么刺眼,那裙摆似乎也有些摇曳,郑力心头一紧,不由得站了下来,再看时,一切如初,并没有什么异样。
    看来最近的确太累了,精神都有些恍惚。郑力安慰自己,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周围的一切那么怪异。
    夜幕降临,郑力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一切是那么宁静美好,他不禁松了一口气,翻开了英语书。可是那个女人的叫声又适时传入郑力的耳鼓,令人毛骨悚然。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袭上心头,郑力有些不知所措。
    暗夜犹如一口黑洞,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郑力又不由自主地走下了楼。
    清冷空旷的大街上,不见一个人影,越发显得幽深而恐怖。女人的声音十分幽咽,夹带着几分冷意。
    郑力不由自主地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不要走过去。他在内心里告诫自己,双脚却不受支配一般兀自向着黑暗走去。
    女人的叫声渐渐明朗起来。“小嫣……小嫣……呜……”一声声撞击着郑力的心坎。
    蓦地,郑力僵在了那里,双脚仿佛失去知觉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一条灰白的人影从巷子里窜出来,那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哭叫便是她发出来的。那是怎样的一个中年女人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在昏暗的夜色中如同一个鬼魅。她麻木地向前走着,走到郑力身边时,女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她盯住郑力,嘴巴如同一口深不可测的黑洞,凄凄地叫道:“呜——小嫣……”
    她是人是鬼?
    “啊——”郑力终于大叫起来,撒腿就跑。
    不知跑了多远,郑力才颓然地站住了,四下里看了看,这一看不禁使郑力更加惊慌,他迷路了!
    四周一片黑暗,每一个方向看起来都是那么相似,郑力跌跌撞撞地寻找了回家的路,心情恐怖到了极点。
    刚走出没多远,眼前忽然闪过一团白色的影子,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小女孩,正低着头,在街道上徘徊着,好像正在寻找什么东西。
    郑力拧紧了眉头,这个女孩在哪里好像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嫣……小嫣……”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伸出一只手走向还在街边踯躅而行的小女孩,似乎要拉她的手。
    难道,她就是——小嫣吗?
    郑力几乎就要崩溃了,不顾一切地向着一个方向跑下去,他要离开,离得越远越好。
    郑力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里,父母关切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小力醒了!”他们兴奋地绽开了笑颜。
    “我怎么会躺在这里?”郑力感到头昏沉沉的,一时十分茫然。
    “昨天发现你一夜未归,可把我们吓坏了,后来才在附近的街道把你找到了。当时你昏了过去……”
    昏了过去?郑力身体一颤,想起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鬼魅一样的邋遢女人,还有那个几乎无处不在,如影随形的白裙女孩。
    “你们见到了那个吓人的女人和小女孩了吗?”郑力突然问道。
    他们一怔,摇摇头:“没有人啊,当时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郑力觉得头皮一麻,整个人僵住了。
    第二天,郑力就康复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大碍,只是受了过度的惊吓而已。
    走在大街上,郑力不经意地一瞥,眼睛突然张大了。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不正是垃圾筒上印着的小女孩吗?
    艳阳当头,郑力却感到一阵阵发冷。
    期末考试将临,学校规定每个学生必需参加晚自习,每天要到九点才放学。
    进入七月份,夜晚渐渐变得燥热难耐。从教室里出来学生们个个烦躁不安,浑身汗水。
    郑力从街面一家冷饮店里买了一支雪糕,匆匆撕开包装袋,包装纸随手丢到了地上。郑力刚吃了一口雪糕,突然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忽地冒出一团白雪似的人影,把他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双眼绝望地张大了,是上次夜里见到的那个女孩。
    一个女孩正向这里走来,步履轻缓,看样子大概十岁左右,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衬着脸越发的苍白,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她紧紧地盯着他,身形很快就飘至了他的面前,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装袋,默默拾了起来,对他冷冷道:“你为什么要乱扔垃圾?为什么?”
    她的声音不大,却有着说不出的冰冷和威严。郑力只感到一股寒气迎面扑来,让他想到了死人冰冷的双手。
    女孩步步紧逼,大声问:“你为什么要乱扔垃圾?”
    “我……”郑力不知该说什么,胸膛里好像正堵着一块什么东西。
    好在她不再逼问了,拿着包装袋走到一处垃圾筒前,扔了进去。那一瞬,郑力发现,她不正是印在垃圾筒上的女孩吗?
    “你……你是人是鬼?”郑力吓得已经语无伦次了,不等她回答,疯了一样奔跑起来,不住地回头看。
    女孩怨恨地盯着他,裙裾轻轻摆动,人却如泥塑一般一动不动。
    郑力刚跑过一个街口,还没站稳,面前的巷口里又飘出一团雪白色的人影,正向他悠悠而来。
    还是刚才那个女孩,郑力几乎要发狂了,脚下不停,又拐上另一条街道。
    终于,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了。郑力弯着腰,大口地喘息着,刚抬起头来,那个疯女人正瞪着阴鸷的双眼紧盯着他。
    她慢慢走过来,黑洞洞的嘴巴张开了:“你看到小嫣了吗?你看到小嫣了吗?”
    “啊——”郑力大声叫了出来,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个月之后,郑力康复出院了,精神却大不如从前,麻木呆滞。家人为此痛苦不已,只得带着他离开了这个城市。
    离开的列车上,在一张报纸上,郑力无意间看到一年前发生于本市的一件事。
    2003年6月25日,一个微风轻拂的夜晚,在一处大街上,赵嫣正和她的妈妈在散步,周围车水马龙,两人有说有笑。
    忽然一阵风刮过,街边的一个垃圾袋被风带到了大街中央,小女孩赵嫣看到了,挥动着双手,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跑了过去,拾起了那只垃圾袋。
    她正想跑回来把它丢进垃圾筒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辆大卡车由前方高速驶来……伴着一团如雪的白裙高高飘起,小赵嫣永远离来了这个可爱的世界,离开了她的妈妈。这个十岁的小女孩倒在了血泊中,满是鲜血的小手上,依然牢牢地抓着那个垃圾袋,脸上,笑容依旧。
    后来,她的妈妈疯了,每天晚上穿梭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一遍遍呼唤着女儿的名字,催人泪下。
    市民们记住了这个十岁的好女孩,为了纪念她,每到夏天的晚上,都会有穿着白裙的小女孩,默默维持着城市的环境卫生。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人随意乱扔垃圾了,城市的环境也得到了空前的改善……
    郑力惊呆了,报纸无息地从指间滑落。
    他久久无语,眼窝中似有光华在流动,眼前不禁又出现那个中年女人和那些天使一般的小女孩。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