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路边摊 > 详细内容

路边摊

作者:江姝渃  阅读: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又是夏天了,这城市里的路边开始支起小摊贩,一个食品车外加折叠式桌子板凳,便是生意火爆的夜市路边摊。这样的路边摊多聚集在小街道或是广场上,不会有城管来赶,又因为挨得紧凑,人们坐在一起喝酒谈天,很是热闹。都知道这里的卫生条件不好,可就是爱来,不过一些家常下酒菜,可吃起来却是人间美味,高档餐厅和它不能比。
    刘健就爱极了路边摊,每天下班都要拉上三五个好友一道去吃,城市里所有的路边摊都被他吃了个遍,最爱的还是洋槐里邵家的路边摊。
    洋槐里邵家的路边摊远近闻名,摊主做的一手美味小龙虾,供不应求,通常在开摊一个小时内售罄,去晚了便没得吃。洋槐里街道窄,开车不方便,每次刘健都是把车停在街口步行过去,等走到时已是满身大汗。去的次数多了,刘健和老板混得熟,老板会偷偷给他留一份小龙虾,他即便加班后过来也有的吃,权作夜宵。
    刘健这几天来得都挺晚,多半是在十点半之后,夜市此时才达到高潮,只剩下角落的位置,灯光不大能照到,黑黢黢的。刘健过去的时候仅剩的那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个人,一杯啤酒,三碟小菜,正吃得惬意。
    “介意拼桌吗?”刘健问他。
    “随意。”男人把菜碟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
    老板偷偷给刘健送来一份小龙虾,一份牛肉,一碟花生米外加一瓶啤酒,刘健见男人时不时往他的小龙虾上瞄一眼,于是很大方的邀请:“小龙虾就这一份了,要不一起吃吧?”
    男人咧开嘴哈哈一笑,不客气的抓了一只过去。
    两人一碰杯,这便算是认识了,那男人叫路磊,是市里一知名高档酒店的大厨。刘健满脸惊讶,大厨竟然会来这里吃路边摊?
    他的想法被路磊看出,路磊夹一筷子牛肉大嚼特嚼,口齿不清的道:“高档酒店里的菜品色香味都是上等,但少了一味调料,所以不算美味。”
    “是什么调料?”刘健好奇问。
    “人情味!”
    “倒也是,去那些餐厅吃饭总得端着架子,即便朋友聊天也总觉得隔着些什么,不像这儿自在随意,酒喝得过瘾时,说出来的都是真性情。”
    “所以我每天下了班还是愿意来这儿吃!”路磊灌一口啤酒,感觉特别满足:“不过老实说,这儿的小龙虾做的还不算地道,改明儿我给你做一次,保证让你吃过之后成天念想着。”
    刘健跟他一碰杯:“那就一言为定!”
    这次夜市是刘健吃的最爽快的一次,路磊性子好爽,人也健谈,两人一顿饭的功夫便成了朋友。兴之所致,桌上的啤酒换成了白酒,刘健喝得酩酊大醉,最后还是路磊把他送回了家。
    第二天,刘健加完班便往洋槐里邵家的路边摊赶,依旧是只剩下角落的位置,路磊早已经坐在了那里,拍一拍桌子上的提兜:“老弟,我等你半天了,喏,答应你的小龙虾。”
    刘健没想到路磊真的做了小龙虾给他,激动的打开饭盒,里面飘出小龙虾的香气,太美味,相比之下邵家的小龙虾味道就逊色许多,刘健全然不顾形象,一个接一个吃得痛快,路磊在旁边喝着啤酒直笑。待刘健将小龙虾吃得一个不剩,路磊才问:“老弟,我做的小龙虾味道如何?”
    “棒!真棒!”刘健简直找不出第二个字来形容:“老哥不愧是大酒店里的,做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喜欢?那往后咱就这个时候来这儿见面,我给你做小龙虾。”
    路磊的热情让刘健受宠若惊,可又着实垂涎小龙虾的美味,所以忙不迭答应,又殷勤的去老板那里让多加了几个小菜。老板递给他预先备好的小龙虾,刘健却摆了摆手:“谢啦老板,今天不吃了。”
    老板很惊讶:“怎么,今儿要换口味了?”
    刘健笑笑,撒谎敷衍过去:“是啊,今天来了个朋友,不爱吃小龙虾。”
    老板顺势往他的桌子看了看:“你朋友呢?”
    刘健也回头去看,路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了个装龙虾的饭盒在桌子上,是留给他的。
    隔天再到洋槐里邵家的路边摊已是十一点钟,刘健惊讶发现摊主竟然换了人,一头大汗在忙着做小龙虾的竟然是路磊,食客们吃得津津有味,生意竟然比往日还要火爆。
    看到刘健过来,路磊给他指了指那个老位置:“坐。”
    不一会儿,新出锅的小龙虾便被端上了桌,分量又足味道又好,路磊对刘健很是优待。刘健好奇问他:“老哥,怎么老板变成你了?”
    “不想在酒店干了,这里热闹。”路磊笑着道:“你慢慢吃,我还要招呼客人,忙完了陪你喝一杯。”
    谁知这一忙便忙到了午夜,周围的路边摊都已经陆续收了摊,只这邵家路边摊依然客源不断。刘健一个人自斟自饮,渐渐也有了些醉意,周围人影攒动,灯光却慢慢变暗,原来悬挂在路边摊上的灯泡不知什么时候灭了,周围的桌子上都点起了蜡烛,火光映衬着食客的面容,看起来异常模糊。
    周围依旧热闹,谈笑声不绝,刘健趴在桌子上,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忽然听到一声惊呼:“怎么有人味儿?”
    说话声停了,人们从饭桌上站起来,用力嗅着:“嘿!还真有人味儿。”
    刘健抬起眼皮,见食客们一面嗅一面向他所在的位置聚拢而来,都是步子虚浮,像飘着。离刘健最近的那人把头凑到他脸前,刘健这时才看清了,那是一张没有五官,只有一只眼睛的脸,他的舌头从眼睛里伸出来,舔了舔刘健,赞道:“香!真香!人肉味儿!”
    刘健吓得一个激灵坐起了身,眼前的景象着实诡异,围拢在他身边的都是些人身妖怪头的东西,看他的眼神如同桌上美食,只等瓜分品尝。
    “好久没吃到人肉了,老板,你有好东西怎么不告诉我们?”一个长毛怪问。
    路磊这时方才分开众人走了过来,抱拳赔笑:“这个是我朋友,吃不得的。”
    “吃不得?你邵家路边摊开了整整十年,每月都有人肉,怎的今天改了规矩?”
    “客官,您记错了日记,人肉只在每月十五出售,今天才十三,还差着两天呢!后日请赶早。”
    “这可不行!没有见着了吃不着的道理!”一个满身红色触角的怪物道。
    所有的怪物都开始起哄,更有甚者开始抢夺刘健,先时还如正常人一般的妖怪瞬间变得巨大,如黑云一般压在刘健和路磊的头顶,到处是尖利的獠牙,三两下就可以将刘健撕扯得干干净净。
    刘健躲无可躲,忙像路磊求救,就见路磊如往常一般哈哈大笑,不紧不慢道:“他才吃了小龙虾,你们若是喜欢,尽管吃他便是,想来肉里还有龙虾的味道。”
    他这话说得着实出乎刘健意料之外,他刚想破口大骂,就见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围拢的妖怪纷纷向后退去,脸上露出嫌弃的神色:“啧啧,他竟然吃了小龙虾!”
    “真残忍。”
    “快离他远一点。”
    妖怪们议论着退得更远,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喝,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刘健早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还是路磊走上前来拉了他一把:“趁现在,赶快走。”
    “你究竟是谁?”刘健问他。
    路磊仍是哈哈笑着:“我就是个厨子。”
    “厨子?给谁做食物的厨子?人?还是……”
    “嘘!”路磊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他们能听见,你跟我来。”
    他带着刘健来到角落的桌旁,路边摊里只有这张桌子没有点蜡烛,它像是被遗忘了一般孤零零的隐藏在黑暗中,不被人看见,亦不被鬼注意。
    “有烟么?”路磊问刘健。
    刘健从口袋里摸出烟来递给他,他却摇了摇头,示意刘健点上。香烟的味道弥漫开来,路磊贪婪的闻着,很是满足:“好久都没吸烟了!”
    “为什么不来一根?”
    路磊没回答,而是指了指桌上的小龙虾:“知道这是什么么?”
    “小龙虾?”
    “是,也不是,在我们的地盘,都叫它死魂。它们在忘川河水里存活,是永远也无法投胎的魂魄。因为身上的人情味儿太重,所以养得肉质肥美,吃起来味道也不错。”
    路磊语气轻松,可刘健却一阵作呕,他吃了什么?魂魄?那竟然不是小龙虾是魂魄?简直太恶心!
    路磊接着道:“我做了一辈子厨子,最后一次在酒店做菜,做着做着就看见自己倒地上了,同事手忙脚乱叫来救护车,我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亲眼看着医生抢救我,我怎么也进入不了自己的身体,最后被医生宣告死亡。我游荡了一段时间后便在这里开了路边摊,洋槐里邵家路边摊,午夜十二点前归人,十二点后归我,我的食客都是地府里的鬼和妖,就是你看到的那些。小龙虾他们是不吃的,忘川河水里的死魂是他们的同类,吃了小龙虾便和人吃人一般,是要遭天谴的。”
    太过惊悚!刘健坐立难安,他看看周围大吃大喝的妖怪,再看看路磊,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可不是么,见了鬼,又吃了死魂,若还能活命可真要靠菩萨保佑了。
    路磊示意他放心:“老弟,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你经常来这儿吃路边摊,我早就注意到你了,觉着你有眼缘,这才现身来找你,只不过想让你尝一尝真正的小龙虾,顺道和你喝上一杯。”
    “骗子,你自己都说了那是死魂!既然这些鬼不吃自己的同类,为什么他们桌上都有小龙虾?”
    的确,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大份小龙虾,妖怪们吃得很香。路磊笑道:“你再仔细看看,那是小龙虾么?”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刘健看到那些小龙虾变成了香烛纸钱,被妖怪们大快朵颐。先前他看到的满桌食物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其实做了鬼开了路边摊才知道,最有人情味儿的地方还是在这里。我先前在那酒店,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可是食客们往那儿一坐,架子一端,拒人于千里之外,连人情味儿都没了,吃饭能香么?所以即便当厨师的厨艺再高,做出来的菜也是死的。可做鬼就不一样了,譬如那些死魂,留恋人世,往生不得,情愿做忘川河中一只虾,可偏偏养得肥美,你们人间可没这样的美味。”
    刘健冷冷一笑:“既然人间没有美味,你们为什么还要吃人?”
    路磊指了指刘健的胸口:“我们吃的不是人,是坏心眼。把腐烂的吃掉,剩下的便是好心肠。我邵家路边摊的特色菜便是坏心,只在每月十五限量供应,鬼和妖都爱吃。”他上下打量刘健一番,诡异的笑了起来:“你若想让心灵得到净化,也可以来找我。”
    他说着,便要将手伸向刘健的胸口,十指成爪,像要挖去刘健的心。刘健吓得蹦跳起来,即刻逃命,身后之留下路磊爽朗的笑声:“老弟,没事儿还一起喝酒!”
    一起喝酒?刘健呸一口,等我做了鬼吧!
    炎炎夏日,人的胃口总不大好,可路边摊的生意却异常火爆,几碟小菜,几瓶啤酒,人们吃喝谈笑,能持续到午夜。洋槐里邵家的路边摊最是有名,两位老板一人一鬼,各做各的生意,互不干涉,其乐融融。邵家路边摊有两样特色菜,一是小龙虾,二是人心肠。小龙虾给人吃,人心肠喂鬼肚,鬼妖最喜人心头腐烂味道,把那些污秽吃掉,剩一颗干干净净的好心肠。
    洋槐里邵家路边摊总有一位常客,便是刘健,他最喜欢靠里灯光照不到的位置,一盘小龙虾,几碟下酒菜,外加两瓶啤酒,这是他的习惯。经营前半夜的摊老板与他是老相识,总会为他偷偷留上一份小龙虾,送菜过去的时候见刘健对桌放着个空杯子,上面燃着一根香烟。老板顿时了然,拍拍刘健的肩膀:“兄弟,节哀。”
    他看不到,刘健对面坐着个胖胖的男人,举着啤酒瓶哈哈大笑:“老弟,干了!”
    这个胖胖的男人便是邵家摊后半夜的老板,有一手好厨艺。而他做的小龙虾里,有着人情的味道,这边是刘健日日光顾洋槐里邵家路边摊的秘密。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