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副主编是杀人凶手? > 详细内容

副主编是杀人凶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3 次  点赞:4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天,我下了夜班准备收拾收拾回家的时候,公司突然间停电了,不过当我想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我所在的地方根本不是公司,而是一个鬼怪聚集的阴阳交汇点。

我叫孙阳,是一个单身多年的单身贵族,每天上下班看着地铁上成双成对的情侣在秀恩爱,我心里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有另一半然后秀恩爱呢?”家里公司并不远,不过为了省钱我还是选择了到公司外面的一个郊区租房子,毕竟房租便宜。

下了地铁,我向着公司走去,一路上有家长送孩子上学的,有大早晨起来买菜的,还有更多的就是我这种上班的。

我进了公司然后回到了我的办公桌上,开始整理明天准备发布新闻,我整理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昨天别人给我发过来的独家新闻,不过今天却没有上报,这个新闻的内容是一个无名女被X杀在了一个巷子里,听说好像是一个清洁大妈发现的,那个大妈当场就晕倒了,过了好久才打电话报警,正好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在警局工作,跟我关系还特别铁,所以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

不过昨天我们副主编看见这个新闻之后就非常生气的问了问:“这个新闻是谁搞来的?”我在人群中默默举起了手,副主编看见我举手就把我叫进了办公室然后对我说:“这个文章如果登了出去,你知道会对我们报社造成多大的伤害么,你知不知道,这个案件警方是保密处理的。你如果给登出来,那不是明摆着我们跟踪警察么,难道你想要坐牢么?”

副主编的语气非常的严厉,而且说的也都非常的在理,所以我只能听着他训我,他训完我之后把那篇稿子烧掉了然后对我说:“这个稿子没给别人看过吧。”

这个时候我是低着头的,我听见他语气变得缓和一点了,就慢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可谁知他发现我在看他,就又一次发火了:“跟你说话呢,看我干什么,说话啊,哑巴啦。”

我摇了摇头说:“这个稿子我是昨天才弄来的,是警局一个朋友给我的,”还没我等我说完话,副主编就打断我说:“不管是谁给你的,这个稿子就是不许登,知道了么?”

我点了点头然后充满歉意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副主编摆摆手说:“出去吧,记住这件事情谁也不要和谁说,就当它没有发生过。”

我点了点头,副主编这时候语气也缓和一点了说:“好了,出去工作吧。”“是。”我赶紧应答,因为我害怕他一会又找来什么借口把我训一顿。

我出去了之后就有一些好消息的人围了过来问我:“孙阳,副主编又训你了吧?”

我摇了摇头说:“哪有,刚刚副主编是找我去谈谈那个稿子。”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人笑了一声说:“孙阳,你可别装了,副主编的脾气我们报社谁不知道啊,你没被骂?我不信。”说完这句话围在我旁边的那些人也都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我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都围在哪里干什么,不用工作么?”这个声音我在熟悉不过了,这个声音就是刚刚还在训斥我的副主编。

我看了一眼副主编然后尴尬的笑了一下,谁知副主编却又对我喊到:“笑什么,快去工作,我们报社请你们不是来聊天的。”

我赶紧跑了回去,坐在我的椅子上的时候我才安心下来,因为我就不相信我坐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工作还会被他骂。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他就是一个铁公鸡,不仅管的严,而且奖金还少,有不少人都说我们的奖金都被他给扣下了。

整理着我昨天收集来的那些稿子,然后选出了几个特别好的,能吸引人的稿子,然后交给编辑,本来是准备放那个独家新闻的,不过被副主编这么一弄,我就又忙活了一阵子才找出了一个替代品。

编辑看了看我的稿子,然后才能发布,如果不合格我还要现出去找文章。

不过幸好我还有一些备用的消息,不然可就让副主编害惨了。

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这个时候我准备收拾东西出去收集第二天的材料了,要不明天又得着急了。

我出去收集着我们城市里面友爱的瞬间还有让人心悦的风景,至于那些八卦新闻我一般不去做,会得罪人,昨天那个独家新闻也是因为有人告诉我,所以我才会现在那个。

要是在平常我是不会用那样的题材的,跑遍的城市,采访的人也差不多了,看了看手里的记事本,到了晚上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到家,我打开了电脑然后把明天要交的文稿编辑了一下然后排了版并打印出来一个模板,做好一切我才去休息。

第二天,闹钟响了,我起床收拾了东西然后就准备去公司了,我到公司的时候,副主编把我叫到了办公室,然后丢给我一张报纸问我:“你这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我十分不解的问:“副主编,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有点听不明白。”

“不明白?你看看上边的内容你就知道了。”副主编一边说一边指着报纸。

我拿起报纸看了看,我发现我负责的那个区域上面不仅有我昨天上交的文章,还有一个多出来的,这个就是昨天副主编说的那个不让登报的独家新闻。

我刚准备解释,可是我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副主编就说:“出去吧,收拾收拾东西,你明天不用来了。”

我这一听是要赶我走,我也没有哀求,毕竟这是我的错误。

我走后,存下来的钱只够我活一阵子,所以我还要找工作。有一天一个新闻吸引了我的目光。

“某报社副主编,涉嫌杀人案件,经犯罪同伙指认与自己承认,罪责成立。”

新闻上有个打了马赛克的人,但是他身后的报社我在熟悉不过,那就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

我知道他走了之后我就有一次回到了报社,这一次又换了一个副主编,不过却没有挑我的麻烦,至于以前那个,现在应该还在监狱里面蹲着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