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追风者不是人 > 详细内容

追风者不是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风,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在红楼梦之中就曾经出现过很多关于风的诗句,但是,风,我见过的最多的是——黑色的,带着腥臭味道的风,这些风大多数都不是正常的人能见得到的,所以,追风的都不是人!

前些天听到了追风者,可是大家都在忙着翻唱,跟唱的时候,我却每每听到都会冷汗直流,无论是在酷暑还是在隆冬时节,这种追风的鬼,我见的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你想知道么?因为我是——阴阳眼呢。

我在小的时候只是依稀的可以见到一些,但是都是只有一点点的,不像现在,现在我甚至会认错一些人或者是鬼,因为我不确定站在我身边和我聊天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不一定都是那种样子的,很恐怖的样子?不是的,他们也会和世间的人长得一个样子的,所以我会经常认错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从小到大只有那么一两个朋友。

我也不大亲近这些朋友的,因为他们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我从小到大带给他们的麻烦也已经不少了,我会下意识的去疏远他们。

今天又吹着黑色的风,可能只有我和那些鬼朋友看的到这些黑色的风,其他的人都只能感觉的到有清风拂面,但是我不仅能看的到这些黑色的风,还能看的到那些跟着风在猛吸的东西,其实无论是在鬼故事里面还是在传统的恐怖电影里面,鬼怪都是要吸食人的精气才能活的。

但是其实不然,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靠这些黑色的腥臭的风来活的,这些是混杂着人的浊气,其实他们的存在对于我们人类还是好的,他们的作用就好像是一个吸尘器,或者是空气净化器,但是我们谁都不知道,他们死后一直都在为活着的人做好事的。

我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鬼,他不像其他的鬼一样在争抢着吸食着那些黑色的风,而是在一个拐角处坐着,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是我好像在他的身上看见了我自己。

我的脚却在鬼使神差的向他走了过去:“你为什么不吸食这些风?”我张口到,丝毫都不害怕其他的鬼会注意到我说的话,因为一旦这些黑色的风出现,他们都会像吸食大麻一样,根本就不会去注意周围其他的事物,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对于他这么好奇的原因。

“这些风太臭了,我才不要吸食,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哦不,是鬼了,差点忘记了我也是鬼了。”

男子说完之后沮丧的低下了头,显得更加的渺小,他的身子本来就是很纤瘦的,他的衣服也是全黑色的,好像是一个很大的黑色长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还会有人穿这种衣服,难道他是已经死了很久了?但是死了很久了的话,他不该早就习惯了这种专属于鬼的食物么?

“你,死了多久了?”

我知道要是现在是在拍摄一部恐怖电影,或者现在我是一个恐怖小说的女主角的话,我一定会是在找死的那一个,但是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鬼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我可是每天都参与他们的世界里的,我,呵,人鬼参半。

“我好像是才有意识的,我也好像是存在了很久了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死了多久了。反正我知道自己现在是鬼就好了,想那么多风会头痛!”黑衣男子自称是风。

“你可能真的是死了太久了,连什么东西都不记得了,或者是你是因为重击到了头部才会出现这种失忆的状况。”

哦对了,还忘记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我的职业了,我在阳间的职业是医生,但是这也同样是我在阴界的职业。

我可是学着一份东西吃着两家饭,但是要是说我能有这么幸运也是因为我的师傅,或者说是老师也可以,因为他是我在大学时间关系最为亲密的老师了,他,很帅!

我一直是拿他当我的男朋友对待的,但是人家却一直是以我为他的传人,把我当做女儿对待的,可我却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然而这就很尴尬了。

打那我听到了他对外称我是他的传人,是女儿之后我,就开始认认真真努努力力的学习了,再也没有动过一丝的外念头。

现在想想还真的是可耻呢。

“我好久没有和人说话了,你可以多陪我说一会儿么,我真的很寂寞。”自称是风的男子可怜巴巴的抬起头对我说道。

模样好像是一只小奶狗一样,什么是小奶狗呢?就是那种白白净净,年纪很小很乖很听话的小男生,很好调教的那种,风的这一模样又勾起了我的母爱。

或者可以说是狼性,原谅我真的只是一个很花痴的屌丝少女,只是因为有这样的能力才会有这么多的艳遇,但是也大多数都是鬼,没有钱治病愿意用他们的鬼体来交换,但是老娘又买办法吃,有什么用!每每说到这的时候我就会很生气。

“我知道这些黑色的风都是什么,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去跟其他的人说话,我希望你能替我转告那些人类,鬼其实很辛苦的,这些东西都是人类的欲望,或者是一些废气,鬼们也不喜欢吃,但是这个世界为了平衡,只能将这些东西交给鬼魂们去处理,孤魂们是没有办法才会去吸食的,所以活着在受罪,死后还要一直受罪,要是几千年前,我们吸食的风都是透明的。”

风说道。

他的声音很好听,真的好像是清风拂过你的心,是清风。不是那种黑色的带有浊气的风。

我在他说话的时候注意到了他的黑色的长袍,发现那不是一种纯黑色的长袍。而是一种过渡色,在最起始的位置,那长袍是白色的!

这个长袍还蛮有层次的,风说完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看的到他脸上的无奈的笑。

但是在他消失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了他的身份,当然这只是我的大胆的猜测,但是我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我会将你的愿望告诉大家的!”我冲着那团最浓郁的风喊道。

第二天醒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是我还是会将这件事谨记,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这个瘦弱的少年完成心愿!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