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勿忘我 > 详细内容

勿忘我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灵魂≈的誓言  阅读:245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勿忘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画像
    我的同学赵峰,邀请我去他家吃饭。当时正是星期六的晚上,第二天不用上课,赵峰提议喝点儿啤酒,说完就转身出去买酒去了。
    而我在百无聊赖之下,打开了窗户,开始欣赏窗外的夜景。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忽然被打开了,一脸惊慌的赵峰冲了进来,拉着我就往门外跑。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色苍白,身体颤抖。当我们终于停在一座公园的时候,我忍不住好奇地问:“赵峰,到底怎么了?”
    赵峰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朝自己家的方向看了一眼,颤声说:“你站在窗户旁边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身后有点儿不对劲儿?”
    这天晚上,赵峰的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出去之后,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赵峰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不由皱起了眉头:“我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失魂落魄地坐在了地上。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打罐装啤酒,自顾自地打开了一瓶,犹豫了一会儿,才说: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提过我家房子的事情……”

    赵峰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两年前他的家人买的,因为这里比较靠近赵峰上学的地方,房子的售价又特别低,赵峰的家人当即就把它给买了下来。后来,赵峰才知道这座房子的价格为什么那么低了。
    因为,在这座房子里,发生过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房子的前房主,是一位老太太,这位老太太的儿子整日忙于生意,很少有时间来看望她。后来,老太太得了急病,就死在了房子里。可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直到有一天,邻居闻到一股莫名其妙的腐臭气息……
    赵峰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他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就告诉了我。我记得。当时我们并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有多么恐怖,只是为那位老太太哀伤了一会儿,就转移了话题。
    赵峰为什么要在此时提这件让人不安的事情昵?

    “我以为那就是事情的全部了,但几天前我又听说了那件事的后续发展。”赵峰喝了口啤酒,激动地说, “据说,那位老太太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照片全部烧掉了,并且留下了这样一句遗言:‘你还记得我的样子吗?’按照这里的风俗,老太太入殓的时候,要有遗像,可是,让人气愤的是,除了那些她烧掉的照片,她的家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有她的照片。不得已之下,她的儿子只好请了一个画师,给老太太画了一张遗像。老太太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腐烂不堪了,她的儿子只好按照自己的记忆描述她的样子,让画师来画。”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是不明白赵峰害怕的原因。 “怪事正是从老太太入殓之后发生的。在老太太头七的晚上,她的遗像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据那个画师说,就在当夭晚上,有一个全身腐烂的鬼魂,抱着那张遗像找到了他,不停地问他:‘这真的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
    我越听越觉得不安,打了个冷战: “赵峰!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峰战战兢兢地抬头向我看了过来: “刚才,我买酒回来经过窗外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一个人影正抱着一张老太太的遗像,双脚齐跳向你身后靠近——它为什么会盯上你?”
    气味
    “你还记得我的样子吗?”这句话是被长时间冷落的老太太,在临死前对儿子发出的良心拷问。她一定是在极度伤心的情况下离开人世的。她的遭遇虽然让人吁叹,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它为什么会盯上我昵?
    赵峰在看到我身后的人影之后,马上就断定那就是那位老太太的鬼魂,他壮着胆子冲进房间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而在这之前,它从来没有出来过。那么,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这个鬼魂,的确是冲着我来的!
    但是,我根本不认识它,也从来没有和它产生过交集,它为什么要针对我呢?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也许,是你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它的注意。你的身上到底有什么?”赵峰紧紧盯着我,焦急地说。
    我一怔,勉强笑了笑:“我的身上哪有什么能够吸引鬼魂的东西。只有一部手机,还有……”一边说,我一边掏自己的口袋,当我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之后,我和赵峰的脸色一下都变了。
    我这才发现,口袋里多出了一张纸。我是个学美术的学生,所以一摸那张纸,就发现那是一张画纸。慌忙打开,借着昏暗的路灯,我惊恐地发现,那是一位老太太的;Eh画画像。

    油画里的老太太笑脸盈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她的笑容中藏着一丝难以掩盖的哀怨。
    这一定是那位老太太的遗像!在赵峰;中进来之前,那个鬼魂把遗像悄悄放进了我的口袋。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到这里,我的心终于狂跳起来。
    赵峰用惊惧的眼神看了一会儿这张遗像,忽然,他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用力吸了吸鼻子,惊叫起来: “这张画的味道,和你身上的味道非常相似!”
    我一下瞪大了眼睛,隐隐约约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来赵峰家之前,我正在家创作一幅油画,而我所用的颜料比较特别。这种特别的颜料,是我在一个同城交易网站上买来的。卖家曾说,这种带有特殊气他定制专用的,但他最近决定放弃绘画事业,所以低价出售。正是他的话吸引了我,收到颜料之后,我马上开始作画。接着,就来到了赵峰家,颜料的气昧,也就留在了我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说,是我身上的气味,吸引了那个鬼魂?”说出身上气味的来源之后,我马上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赵峰激动地点了点头: “只有这一种可能了。这张画用的颜料和你用的颜料一模一样,这绝对不是巧合。那个卖给你颜料的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定制专用的颜料,只有那个卖家才会用,也就是说,他和那个画遗像的画师,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我急忙用手机打开那个同城交易网站,找到了卖家的地址。
    他所住的地方,离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远,我和赵峰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卖家的家进发。
    半个小时后,我和赵峰就站在了一栋破旧的房子前面,这就是那位卖家的家了。奇怪的是,房子没有大门,门洞就这样敞开着。
    房子非常大,没有门铃。我知道,就算我们大叫,房子的主人也应该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倒不如直接走进去。打定主意之后,我和赵峰走了进去。
    一进大厅,我们吃了一惊,只见大厅的墙壁上都蒙着黑布。赵峰吸了吸鼻子,忽然脸色一变: “黑布的后面,好像都是油画!”
    我好奇地掀开了其中一块黑布,就在这时,一阵冷风从门洞吹了进来,墙壁上的黑布突然全部掉落了下来,露出了黑布后面的油画。
    我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和赵峰看到,黑布后面的油画,全部都是那位老太太的画像!
    脚印
    虽然我一眼看出那都是老太太的画像,不过,油画各自的细节方面还是不同的,乍一看,就像是无数个长相相像的人。让我确定它们是老太太的画像的原因,是它们脸上的笑容和我口袋里那幅画上之人的笑容一模一样。
    “你终于还是找来了,没想到这么快。”一个干涩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
    我和赵峰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正从楼梯上下来。
    “你卖给我的那些颜料……”
    我刚想说明自己的来意,男人就冷笑着打断了我:“它找上你了,对吧?你来这里,是想要知道它找上你的原因,那么,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我来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吧……”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画师,这位画师非常有天赋,他能够根据别人的描述,画出这个人心中所想的东西。有一天,一个富商找到了这位画师,让他帮自己的母亲画一幅遗像。
    画师没能够抵挡住高额报报酬的诱惑,应承了下来。富商一边回忆自己母亲的样子,一边向画师描述,说着说着,富商忽然像个孩子一样失声大哭起来。原来,他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忙于生意,对自己的母亲样子的记忆居然有些模糊了。
    “‘我终于明白我妈为什么留下那么一句遗言了,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脸了。’这就是那位富商当时对我说的话。幸好,最后遗像还是完成了,看到遗像之后,富商只是哭,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不久之后,他把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给了养老院,”男人叹息着摇了摇头,“他终于在悔恨中醒悟,而我,却开始陷入一场可怕的噩梦。”

    画师完成遗像的第七天夜里,正在作画的他,忽然听到门前有跳动的声音。不一会儿,这声音就停止了。接着,门被推开,一个浑身腐烂的人,抱着那张他画的遗像跳了进来。
    “这真的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那个人影不停问画师同样一句话。
    画师马上明白了过来,这就是遗像上那个死去的老太太,它发现画师画出的遗像根本不像它,于是来找画师了。画师知道,如果不画出一幅和它相像的遗像,它会永远纠缠着自己。
    于是,在极大的恐惧之中,画师根据老太太儿子曾经的描述,再次为它画遗像。
    “可是,无论我怎么画,遗像上的人,都不像它,我所画的遗像,挂满了客厅的墙壁。每天夜里,它都会抱着遗像来找

    我,说着,男人苦笑了一声,带着我们来到了门前,伸手向台阶下一指,”你看,那就是它在门前跳动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门前有两个脚印形状的浅坑。那个鬼魂只能以跳动来代替行走,而这里的台阶比较高,它一时跳不上去,于是就留下了这么两个浅坑。
    听到这里,我总算明白了过来。两年来,几乎每天夜里,男人都会受到那个鬼魂的惊扰,终于,他想到了一个摆脱它的好办法,那就是放弃画画。
    ”我把颜料卖给你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它很可能会盯上你,让你帮它画遗像。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说着,男人哭了起来,他扬起了自己的手。
    我和赵峰这才发现,男人的那双手,已经没有手指了——为了摆脱它的纠缠,他只能用斩断手指来向它证明,自己无法再作画。
    当我知道自己被鬼魂盯上是男人所害,心里非常恨他,但看到他的惨状,才知道他的可怜之处。除了叹息一声,我没有再说什么,拉起赵峰就转身离开了。
    ”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如果不是他找我画遗像,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要恨,就恨他吧!“男人追上来,把一张那个富商的照片塞到了我的手中。
    当我们离开男人的房子时,房子里传出了男人嚎啕大哭的声音。
    ”今天晚上,它一定会再去找你。你该怎么办?“回去的路上,赵峰担心地问。是啊,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笑容
    就连天赋极高的画师,都不能画出那个鬼魂原本的样子,我更是画不出来了。那么,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了。
    一是忍受鬼魂的纠缠,可是,长久下去,我肯定会因此疯掉:第二条路,就是像那个画师一样,把自己的手指给斩断,但是,这样一来,我就永远无法再作画了。
    这两条路,无论是哪一条,对我来说,都是噩梦。
    和赵峰分开之后,我战战兢兢地回到自己的画室,用十来把凳子摆了一个高台,在上面作画。这样一来,那个鬼魂就无法跳上来,我也稍稍能放心一些。
    夜色越来越浓重了。我坐在高台上,仔细观察富商的照片和那张遗像,想要找到两者的相似之处,说不定真的能画出一张和它长相相似的遗像来。
    可是,画着画着,我猛地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两年来,画师为它画了无数张遗像,都没有一张让它满意,我一定也无法画出让它满意的画来。
    冷汗难以抑制地从我的额头上流淌下来。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外响起了双脚跳动的声音,接着,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后背一阵发麻,我的身体僵硬了起来。那个跳动声慢慢接近,停在了我的身后,一股腐臭的气味从身后传了过来。
    它终于还是来了!
    巨大的恐惧之下,我努力集中精神,去看眼前的遗像和富商的照片。看着看着,我忽然眼睛一亮,伸手拿起了画笔。
    一个小时后,满身大汗的我,用颤抖的手把画好的画递向了身后。我感到一双木头一样干枯的手把画给接了过去,很快,身后再次响起了跳动的声音——那个鬼魂离开了!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冲出了房门,向赵峰家的方向跑去。
    ”它、它就这样离开了?“
    赵峰家里,一脸吃惊的赵峰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我。
    我点了点头。
    ”那个画师用了两年时间,都没有画出它的样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赵峰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我根本没有画出它的样子……“
    当那个鬼魂来到我身后,我无意中看到了照片里那个富商的样子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一共画了两幅画,第一幅画是那个富商的画像,画上,他满脸笑容;而第二幅画,就是那个鬼魂的遗像了,不过,我所画的遗像,是它的背影,根本没有露出它的样子。
    ”两张画并排放在画板上,背景我做了处理,咋看之下,第一幅画上的富商,正盯着遗像上的人脸微笑,“我叹了口气,”那是孩童一般的笑容,只有面对自己的母亲,一个人才能放下所有的防备,笑得像个孩子。那个鬼魂看到画上的富商,在冲遗像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后,它终于无法否认,那张只有背影的遗像的脸,就是它的脸了。“

    赵峰目瞪口呆,迟疑了一会儿,惊讶地问: ”你怎么就能确定,你所画的笑容,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母亲时才会出现?“
    我知道赵峰为什么要这么问,因为他知道,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就没有母亲的我,怎么可能会理解那种笑容?
    ”我很小的时候,就很羡慕那些有妈妈陪伴的人,所以,我经常观察孩子和母亲之间的反应。那种笑容,我渴望展现,所以它深刻地印在我的心里。可惜,我永远也无法展现那种笑容了……“
    赵峰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抹了抹眼角,向门外走去。打开房门的瞬间,我看到他拿出了手机。
    ”妈……没事儿,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门外,响起了赵峰打电话的声音。
    尾声
    那个鬼魂,为什么要把那张遗像放进我的口袋呢?赵峰出门之后,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我疑惑地把那张遗像拿了出来,仔细看了一会儿,翻到了遗像的后面。突然,我一下瞪大了眼睛。
    遗像的后面,有一行小小的宇: ”小宇,我帮你把它赶走了,以后要小心。“
    ”小宇“是我的乳名,只有我的妈妈才会这样称呼我。原来,这张遗像并不是那个鬼魂放进我口袋的,是我的妈妈出现并赶走它,夺走了它手里的遗像。
    为了让我知道那个纠缠我的鬼魂的样子,她把遗像放进了我的口袋。
    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从来不曾离开!
    就在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从身后轻轻抚在了我的头发上。我一怔,终于展颜笑了起来。
    此时的我,一定笑得像个孩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