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邪恶的盆栽 > 详细内容

邪恶的盆栽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我多想抱著妳  阅读:6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邪恶的盆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件奇怪的包裹。包裹上面只写明了收件人我的地址姓名,却没寄包裹的人的落款。
    我想这一定是哪一位朋友想让我意外的惊喜一下,因为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寄件人还
    在包裹的外边写上了祝我生日快乐的字样。
    当我把包裹打开时,惊讶的看到里边竟然是一个小小盆栽,就是我们经常能够见到的那种绿色的、生命力顽强的、只要有水就能够生长的爬藤类植物。这盆植物经过了严密的包装与漫长旅程,居然还有没死掉,只是叶片略显枯萎,因为缺少了水份的滋润而透出黄白色。
    我把这盆毫不起眼的盆栽放在阳台上,替它浇了水,然后回到房间里给朋友们打电话。然而,所有的朋友都告诉了我她们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巧克力、鲜花、贺卡、制工精美的艺术品、威尼熊、芭比娃娃等等等等,都是女孩子心里喜爱的东西,唯独找不到是谁送给我的这盆花。
    打电话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泛起一种寒意,那种感觉,就象是感觉到一双目光正在偷偷的窥视着你一样,我放下电话环顾左右,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可能是神经过敏吧,我这样解释自己心理上的不适。
    但是,这种被人偷偷窥视着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终于坐立不安起来,急忙打电话叫来几个朋友,朋友们来到之后,我们一起在房间里四处搜寻,所有可能藏起人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安慰过我一番之后,朋友走了,我独自一人在沙发上坐下来,想休息一下,忽然之间,那咱被人窥视的感觉再一次袭来。我感觉得清清楚楚,有一双眼睛就在我的身体上棱巡,就象一条蛇,阴冷的、急切的、贪婪的爬遍我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
    我惊叫一声,狂跳起来。
    真的有一道阴险的目光正在悄悄的窥视着我,那种眼光很邪恶、不端、充满了肮脏与不洁的欲念。而且这道偷窥的视线来自于阳台之上,肯定有个人躲在阳台上。
    我再一次的走到阳台上寻找,但是根本找不到有人进来的痕迹,只有那盆不知谁寄来的盆栽,因为得到了充分的阳光和水份,蓬勃兴旺的生长起来,长长的茎叶从阳台一直曼伸进客厅,给人一种阴冷的舒适感觉。
    “这盆盆栽真是怪,”记得有个朋友看了后曾经这样说道:“藤蔓居然向没有阳光的室内延伸,这是违反植物的趋光性原理的。”那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却越来越强,我不敢再在房间内换衣服,不敢一个人进浴室,甚至连闭上眼睛休息都不敢。
    快到晚上的时候,我感觉有些疲累,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在梦中,我似乎看到一双阴冷的眸子,正顺着墙壁象一只尺蠼般令人厌恶的爬行过来,爬到了我的身上,顺着我的衣领爬上了我的身体。我惊叫一声,从梦中被吓醒。
    当我睁开眼睛时,居然真的看到一双目光迅速的闪开了,这双邪恶的眸子,真的是来自于阳台之上!
    我愤怒的冲到了阳台上,依然是不见人影,只有那盆随几翻动的藤蔓。可是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双目光,怎么会却找不到人呢?那个可恶可耻的偷窥者究竟躲藏到了什么地方呢?
    我留了心,再次回到客厅里坐下,微合眼睛装睡,时间不长,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得多,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双目光就象尺蠼一样悄然的向我爬行过来。

    我猛的睁开眼睛,只见一根蔓伸到半空的藤蔓突然垂落下来,那双可怕的偷窥目光,竟然是来自于藤蔓之上!
    我冲过去,站在那根藤蔓前看了好久,它分明就是一根藤蔓,与任何一根藤蔓都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我固执的盯着它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它,终于,我看到一片茎叶悄悄转动过来,就象人的一双眼皮睁开一样,慢慢的睁开生长在藤蔓茎叶上的一双怪眼。
    这双怪眼吓得我惊叫一声,那双怪眼也分明在与我四目相对之时感受到了惊恐,急忙又闭上了,然后转到了一边,正象偷窥者在被人看到时所做的那样,这双眼睛居然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这双眼睛,有两只绿色的眼皮,眼皮上还生长着特别难看的睫毛,当它闭上时与绿色的藤蔓混为一体,根本就无从发现。但当这双眼睛睁开时,却可以看到那道集阴险、奸诈、邪恶与不轨与一体的目光,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这双眼睛中透露出来的眼光是如此的混浊、污秽与肮脏,就象是一桶污水,或是一道积满了肮脏垃圾的阴沟。
    藤蔓上怎么会生长着一双人的眼睛?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吧,呆呆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生长在藤蔓上的那双怪眼躲躲闪闪,不敢与我的眼光接触,突然之间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转身飞快的跑到客厅,操起一把剪刀又冲上阳台。
    那根怪异的藤蔓正乘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扭动着,枝叶发出沙啦啦的声音,它想钻到窗子的外边躲起来。我冲上前去,挥起剪刀,喀嚓一声把那根藤蔓铰断了。
    藤蔓跌落下在地上,先是象一条被剪断的壁虎尾吧一样噼哩啪啦的弹动着,然后象一条蛇一样急急的向外爬去。眼看着一条绿色的藤蔓在地面爬行,我只觉毛骨悚然,手中的剪刀几乎跌落在地。
    忽然之间,那根逃到阳台角落里的藤蔓扭过头来,用那两只险诈的绿色眼睛看了我一眼。对这卑鄙的偷窥目光的愤怒使我忘记了害怕,我上前一步,追上这根逃跑的藤蔓,把手中的剪刀尖用力的向那双偷窥的眼睛刺去。
    哧的一声,眼珠的水晶体爆裂了,我好象听到了遥远的什么地方响起来一声凄厉的惨嗥声。
    我一点也不怀疑,那一天,医院的急诊室一定是收治了一个眼睛被锐器刺伤的男人。
    我把那盆邪恶的盆栽揪出来,用刀剁碎,用火烧成灰烬,然后把灰倒进马桶里冲走,心里边终于感觉到一阵轻松。以为这件诡异的怪事总算过去了,到此为止了。
    然而,虽然那双眼睛被我刺爆了,邪恶植物并没有象我想象的那样得到彻底的根除,可怕的事情仍然在持续发生。

    我刚刚把那根怪异的藤蔓全部消除,连同盆栽里的泥土,一起抛入了垃圾桶,小鸽子突然气呼呼的跑来了。
    小鸽子人如其名,她的身材娇小玲珑,活泼好动,两只大大的眼睛,一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就咕咕咕的象只小鸽子一样生气,我们最喜欢逗她生气,喜欢看她生气时气鼓鼓的可爱模样。
    有一次,小鸽子来我家时,带来了他新认识的一个男朋友,叫周地,是一个看似忠厚木纳,却手脚有些不是太干净的人。我们委惋的向小鸽子暗示了周地的不可靠,但是小鸽子不以为然。因为周地对她百依百顺,象只训服的大笨狗一样跟在她身后,招之即来,呼之满脸苦相的不肯离去,很能满足象小鸽子这种年龄的少女的虚荣心理。
    这一天,小鸽子因为一点点小事,刚刚跟周地吵了架,不想再见到他,所以就跑来了我这里来。我象征性的劝了小鸽子几句,就不想再多说了,一来刚刚发生了长绿眼睛藤蔓的怪事,我没有心情。二来,我非常不喜欢周地这个人,担心小鸽子和他在一起久了,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来到我家中,小鸽子一下子就恢复了快乐的天性,我们两人简单做了晚餐,吃过后坐在沙发上一边聊天一边看电视,我对小鸽子说起了邪恶盆栽的事情,小鸽子听后眼睛睁得好大,她不等我说完就跑到了阳台上,当然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一下小鸽子真的不高兴了,撅起嘴来埋怨我不把盆栽留下来给她看,在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心目里,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认真的,也不想一想那邪恶的盆栽是何等的可怕,居然把它当做了件开心的事情。
    睡觉前,我正铺展床铺,小鸽子独自一人在洗手间洗浴,突然之间,她发出一声令凄厉的惨叫:“救命!救命啊!――救救我!!”我惊骇之下,鞋都没顾上穿跳下地飞奔了过去,冲进洗浴间的时候我在心里想象着那已化成灰烬的藤蔓正从下水管道里爬出来,死死的缠在小鸽子雪白的脖颈上的可怕情形。可是等我冲进浴室里之后,却见小鸽子正一个人对着墙上的镜子做鬼脸,见我满脸惊恐的冲进来,她哈哈哈的笑倒在马桶上,笑得眼泪都淌了出来。
    我被这个淘气的小妮子气得哭笑不得,恨恨的在她的手臂上狠拧了几下,也不敢扭得太狠,小鸽子肌肤白嫩,真要是给她拧出淤伤来会让她恨上你几天的。
    虚惊一场,我们回到卧室准备休息,关灯之后,小鸽子好象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打起了鼾,我心里暗笑小姑娘到底是小姑娘,疯起来跟个女疯子一样,倒下时说睡着就睡着。心里想着,迷迷糊糊的进入了半清醒状态。
    就在我的睡眠状态越来越深沉的时候,猛然之间被什么东西给惊醒,黑暗之中有一个细长的、冰凉的什么东西蠕动着爬行过来,突然之间缠住了我的脖子。我猛的睁开眼睛,那冰凉细长的东西却已经窜上了我的身体,我魂飞魄散,发出了一声尖利高亢的惊叫。
    啪嗒一声,房间里一片通明,小鸽子手中拿着一根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塑料管,赤足站在门口的开关前,笑得直乎喘不过气来。
    “你这该死的!”我怒不可竭的跳下床,向她扑了过去,小鸽子拼命的笑着,胀得脸色痛红,在我冲过去之前飞快的打开房门,逃进了客厅里。
    我砰的一声关门卧房的门,把小鸽子锁在外边:“淘气的东西,下一次再也不会留你住这里了。”客厅里响起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哗啦啦,好象她把茶几碰翻了,我怒不可竭的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到底有完没完?”“谭姐救我!”小鸽子那充满了惊怖的声音从客厅里清晰的响起:“有东西缠住了我――救命!”我的心倏的提了起来,她的惨叫与呼救是如此的真切,决不会是什么开玩笑,客厅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在,那个东西已经缠住了她!
    我不顾一切的打开门,借着卧室照射到客厅里的灯光,仔细一看,顿时吓得毛发倒竖,心胆俱裂。
    有一团蛛网一样细密的藤蔓,也正象蜘蛛网一样将小鸽子缠在了中间,事情很清楚,小鸽子在用塑料管缠上我的脖子,惊吓过我之后逃进了客厅里,她一进客厅,就被那一团东西缠住了。
    难道那已经烧成灰烬的藤蔓,真的能够在排水管道里再次复活?
    我不相信这一点,决不会相信。
    但是,小鸽子的惨叫声声在耳,那韧性极强的藤蔓蛇一样的箍住她的身体,先是缠在她的脚脖子上将她拖倒在地,小鸽子在极度的惊恐中倒下,碰翻了茶几。然后,邪恶的藤蔓顺着小鸽子的小腿向上攀缠,在她的腿上缠了几圈之后,攀上了她的腰部。
    小鸽子一边惊慌失措的拼命喊叫救命,一边本能的用手抓住藤蔓,想把这可怕的植物从自己的身体上扯落。可是,藤蔓迅速的绕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和她的身体缠在了一起。
    手脚都被缠住的小鸽子已经丧失了挣扎的能力,黑暗中只能听见她嘶哑的凄呼声,这声音是如此的凄惨,充满了绝望与不甘。
    我眼看着可怜的小鸽子被那邪恶的植物一圈圈的缠绕起来,就象一个庞大的蚕茧,在地面上滚来滚去,却不敢冲过去营救她。
    客厅里是一片黑暗,开关又在进门处的墙壁上,我如果茂茂然冲进去,很可能象刚才的小鸽子所遭遇到的情形一样,被那邪恶的藤蔓偷偷的从黑暗中伸出来,连同我和小鸽子一起缠绕住。
    突然之间,小鸽子的惨叫化做一声悲嘶:“谭姐救我啊,它想上我的身!”一股怒气窜上我的头顶,这可恶的植物,岂止是邪恶,简直到了卑淫下贱的地步!
    忽然一阵冷风袭来,我这时才注意到阳台门上的玻璃被打碎了,这只阴险的植物,果然不是从洗浴室的排水管道里钻出来的。既然它是可以被杀死,被消灭的,我的胆气忽然一壮,恢复了平时的冷静。
    先飞快的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在里边找到一把水果刀,这把刀并不顺手,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小鸽子的惨叫声已经听不到了。然后我顺手扯落床上的棉被,把它往身上一披,突然之间猛力的就势一滚,滚进了客厅里,一直滚到门前墙壁的开关处。
    我仍然裹着棉被站了起来,这时候一只阴凉的藤蔓须子触碰到了我的足裸处,霎时间我心里一阵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种可怕的感觉几欲令人疯狂,我勉强克制住自己才没有脱口狂呼,黑暗中一条阴冷的东西突然窜到你的身上,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太可怕了。
    藤蔓的须子顺着我的大腿飞快的上爬,我的手忙乱的在墙壁上寻找着电灯的开关,开关
    在那里?我怎么找不到它?难道这可怕的植物还有着让开关失踪的魔力不成?我需要光明,只有光明才能帮助我战胜邪恶。
    藤蔓已经爬到了我的腰部,它急促的扭动着,在我的腰上一连缠了两圈,这才不慌不忙的继续向上攀来。这时候我的手终于找到了开关,急忙顺手按下,灯光先是晃了一下,熄灭之后再度亮了起来,照得客厅里一片光明。

    明亮的灯光照耀之下,那邪恶的植物似乎被吓到了,缠绕的速度明显减慢,但是,这种减慢只是片刻功夫的事情,很快,一根细软的藤蔓窜上我的胸口,一边缠绕着一边向我的手臂伸了过来。
    我一把抓住这根藤蔓,挥刀砍下。
    被砍断的藤蔓落在地上,如同岸上的鱼一样不停的弹跃着,而那被砍去一截的藤蔓仍然延伸过来,我再次抓住它,一连几刀砍下,同时揪住我腿上的一根藤蔓把它也砍断。
    我不停的砍着,藤蔓却无休无止的顺着阳台门那扇碎破的玻璃窗的裂缝中伸进来,它到底有多长?我手中的刀已经钝了,砍出了几个缺口,已经无法一刀将它们砍断了。可是它们仍然在继续向室内涌来,涌来,好象永无中止的时刻。
    突然之间,又一根长长的藤蔓从地面窜起,缠绕在我的手臂上。惊恐之中我定睛细看。
    天啊,那些被砍断的藤蔓须节,竟然在地上相互接触纠缠,它们的断口处分泌出粘稠的褐色汁液,然后依靠这种神秘的汁液再度重新粘合,又恢复成一根长长的、具有可怕威胁力量的杀人植物。
    室内的植物具有一种杀不死斩不断的邪恶魔力,外边的藤蔓依然是源源不断的狂涌进来。而可怜的小鸽子,她已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就象一只硕大无朋的蚕茧。
    要想制止邪恶的曼延,只有火,熊熊的烈火会把这些植物烧成灰烬,即使这藤蔓中能够分泌出粘合性粘液也是枉然。
    可是,打火机在那里?那只打火机曾经被我用来烧掉白天时所有的藤蔓,事后我将打火机放在了茶几上备用。可是茶几在小鸽子冲进来的时候撞翻了,此时满地的瓷器碎片和狂烈纠缠之中的藤蔓,却怎么找也找不到那只救命的打火机。
    没有时间想了,又一根藤蔓窜了进来,它比室内的任何一根藤蔓都要粗,颜色也更暗,这些邪恶的植物获得了黑暗力量的滋润,变得空前强大起来。已经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我缠住扯倒,并把我和小鸽子拖到它们想拖到的任何地方去。

    在那根粗大的藤蔓窜过来之前,我猛一咬牙,顺手揪住缠在我身体上的几根藤蔓用刀使劲一割,嘣的一声,薄薄的刀片折断了,幸好那几根坚韧的须蔓也应声割断。
    在它们重新粘合起来前还有几秒钟的时间。
    我拖起那条棉被,把它蒙在头上用来防止藤蔓向我发起的缠绕攻势,踩着地上的瓷器碎片向厨房冲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冲进厨房里的时候,一根阴险的藤蔓悄悄的钻入棉被底下,飞快的追了上来并迅速的缠住了我的小腿。藤蔓拉扯的力量好大呀,我被它重重的拖倒,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滑行。
    我急忙伸出双手抓住厨房的门框,与藤蔓较着力,又有两根藤蔓一左一右的伸了过来,伸向了我的胳膊。危急之时,我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嘶喊一声,猛的冲进了厨房。
    虽然我进了厨房,但是却没有如愿以偿的把缠在我身体上的藤蔓扯断,它们跟我一起涌了进来,顺着墙壁到处乱爬乱窜。
    我扑到煤气灶前,用尽力气才拖着缠在手臂上的须蔓打开煤气开关,打着了煤气灶。
    卟的一声,蓝汪汪的煤气火苗窜了起来,在这时刻看在我的眼里真是说不出来的美丽壮观。
    我用手臂拖着一根藤蔓贴近火苗,那根藤蔓惊慌失措的窜动起来,它们知道,火是它们最可怕的克星,在熊熊的烈焰前,它们一踌莫展静以待毙,即使是这些为邪恶魔法所驱使的植物也不例外。
    火焰宣布了邪恶藤蔓的末日,缠绕在我身体上的可怕藤蔓一截截的被火焰烧成灰烬,我已经夺取了这场可怕战斗的主动权。
    我拿起切菜刀,先将棉被割碎,然后取出一团棉絮点燃,举着这只浓烟滚滚的火炬,我将追进厨房里的藤蔓全部烧成了灰烬。
    然后我重新回到客厅,用菜刀飞快的斫砍着,每剁下一截植物,就把它抛入火中,不长时间,房间里到处乱窜的藤蔓已经所余无几了,我一步步的逼近了那一团将小鸽子包裹在里边的邪恶植物。
    我紧张的切割着,切下来的植物茎叶在水泥地面上不停的燃烧着,终于,我看到小鸽子的一条手臂,再接着,她那灰白的脸从叶枝繁茂的藤蔓中露了出来。
    我继续不停的切割,就象在厨房里切菜一样,所有涌进来的藤蔓都已经清除殆尽了,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打开窗户把浓烟放出去,否则再拖延下去我们都会被熏得昏死过去的。
    我把清水洒在小鸽子的脸上,拍打着她的脸颊,紧张的叫着她的名字,终于,她呻吟一声,慢慢的睁开了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呆呆的望着我,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