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别墅里的惊魂时刻 > 详细内容

别墅里的惊魂时刻

作者:越醉越清醒  阅读:4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别墅里的惊魂时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
    这是一座刚刚兴起的海滨小城。
    在市郊,新建了一座“阳光绿洲”小区,是小城中档次最高的别墅群,背依大山,面朝大海。尽管山上至今还有一些没有迁移的老坟,但这并没有影响别墅主人们的纷纷人住。
    私人侦探黄剑强的客户郭雪枫半年前搬到了这里,七号别墅就是她的家。
    郭雪枫是一家皮草店的老板,不到四十岁,是一个风姿绰约追逐时尚的女人。三年前,郭雪枫怀疑她的丈夫有外遇后,黄剑强帮她拿到了第一手的证据。离婚后,郭雪枫分到了一笔不菲的财产和一间高档的皮草店。
    这一天夜幕降临时,黄剑强冒着大雪驱车来到了郭雪枫的别墅。这次光临,是因为下午四点钟郭雪枫打来求助电话,她说她怀疑别墅里来了不速之客。
    黄剑强弹了弹衣服上的雪花,走进了郭雪枫宽敞的客厅,一股怪怪的味道扑面而来。黄剑强打量了郭雪枫一眼,只见她披散着头发,尽管浓妆艳抹也没有遮住一脸的惊恐。无关痛痒地寒暄了几句,两人便直奔主题。
    郭雪枫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怀疑有人经常光顾我的家,而且——”郭雪枫眼里流露出一丝恐惧,“这个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出入无人之境一样。”
    黄剑强静静地听着,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房间的监控摄像头。
    郭雪枫解释说:“监控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我怀疑是不是遭到了传说中的‘猫人’造访?”
    在这个城市里,“猫人”就是在市井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夜行人”,据说“夜行人”不仅像猫一样会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而且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穿墙入室,毫发无损。
    黄剑强皱了皱眉头,意识中感觉这件事情很棘手。
    郭雪枫打开了一件衣柜,说:“这里面被翻腾过,而且不止一次,我敢肯定!”
    黄剑强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全是雍容华贵的衣服和背包,有貂皮的狐皮的鳄鱼皮的,琳琅满目,一应俱全。
    “少了什么东西没有?”黄剑强终于开口了,因为郭雪枫说了半天也没有说明白她怀疑夜行人造访的证据,他很有礼貌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郭雪枫摇了摇头,说:“钱卡首饰肯定没有丢失,我是开皮草店的,经常换新衣服换新包,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件,我心里也没有数。”
    黄剑强凑到衣柜里面,嗅了嗅鼻子,轻轻摇了摇头,两个巨大的疑问让他捉摸不透并感到十分诡异。一是门窗完好无损,“夜行人”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二是“夜行人”为什么只翻腾衣柜不盗窃现金珠宝?
    在现场拍了大量的照片后,黄剑强带着这些疑问离开了郭雪枫的家。临走之前他让郭雪枫将所有的衣柜上锁,他希望“夜行人”能通过破锁行为留下一丝有价值的线索。
    2
    黄剑强回到家后,立即打开电脑研究在郭雪枫家里拍摄的照片,他将每一张照片无数次放大,一边检索一边试图着进行逻辑推理,但最终一无所获。
    墙上的时钟指向了凌晨一点,黄剑强有些困倦,他正准备躺下休息,突然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郭雪枫近乎发狂的声音让他不寒而栗:“我……我看到了!是一个一米多的影子!是‘夜行人’……”
    黄剑强睡意顿消,他急切地问道:“能不能具体一点?”
    没有回答,电话被挂断了,他立即拨打过去,但对方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黄剑强匆匆下楼,驱车直奔郭雪枫的别墅。
    走到半路时,郭雪枫的电话终于打通了,郭雪枫口齿不清语无伦次,反复说她刚才做了一个真实的噩梦。

    原来只是做了一个噩梦?黄剑强有些沮丧,掉转车头想回去,但郭雪枫一再央求他到别墅来一趟。
    黄剑强有些犹豫,他想起了半年前,郭雪枫给他打的那个暧昧电话。
    半年前,黄剑强的妻子遭遇车祸后,郭雪枫主动拉近了和他的距离,不仅抽空帮他照看孩子,而且有一天晚上,郭雪枫突然半夜打来电话,说自己很孤单,希望他能过去陪陪她,但遭到了黄剑强的拒绝。
    其实黄剑强对郭雪枫也有好感,只是他觉得自己始终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真实的一面,后来这件事就搁下了,两人见面也都对此事缄默不语。
    此时怎么办?去还是不去?黄剑强踩了踩刹车陷入了沉思。抬眼望了望远处郭雪枫居住的“阳光绿洲”,黄剑强做出了决定,尽管郭雪枫的要求有些过分,但现在郭雪枫是自己的当事人,自己没有理由拒绝。想到这里,黄剑强加大了油门直奔七号别墅。
    3
    郭雪枫为黄剑强打开了门,她的眼里明显地布满了恐惧。给黄剑强冲了一杯咖啡后,郭雪枫披着一件精致的裘皮大衣,蜷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
    黄剑强没有着急地催问,他品着浓浓的咖啡,给郭雪枫充足的时间梳理。终于,在黄剑强即将把咖啡喝完时,郭雪枫战战兢兢地开口了。
    郭雪枫说她晚上十点多就躺下了,睡过去后她反复在做着一个同样的噩梦。她梦见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夜行人”趴在窗外,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衣柜,然后就见“夜行人”嗖地钻进房间,个子一米多高,张牙舞爪地站立在房间中间,一会儿扑到衣柜上,一会儿扑到床头,她看不清楚这个“夜行人”的清晰模样,但潜意识里老感觉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看着她。她壮起胆子大声尖叫,“夜行人”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这个恐怖的梦又开始了轮回:“夜行人”趴在窗外,盯着衣柜,穿进了房间……
    郭雪枫神经质一样哆嗦着,说:“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我清楚地听到我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我被吓醒了,让我更加害怕的是醒来后,我看到了梦里见到的一切!”
    郭雪枫最后的一句话把黄剑强惊呆了。他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直地看了郭雪枫半天,连连摇头,第一次当面否定了当事人的证据:“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这肯定是你的幻觉!”
    “不是幻觉!我亲眼看见了!”郭雪枫情绪有些失控,“我还亲耳听到了一句话,那个影子跳到床头时,房间里不断响彻着一个沉闷可怕的声音:‘还我……还我……
    天哪,郭雪枫的话怎么这么耳熟,这分明就是恐怖鬼片里的台词!看着郭雪枫惊魂未定的样子,黄剑强感到哭笑不得,但又不能再次反驳她,他知道郭雪枫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刺激,她需要安慰,更需要给她一个事实真相。
    4
    第二天下午夜幕降临前,黄剑强拿着一张连夜赶制的”’阳光绿洲‘事件推理提纲“,来到了郭雪枫居住的小区。郭雪枫还在别墅里休息,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黄剑强必须抓紧时间弄清事情的真相。
    黄剑强决定先从”阳光绿洲“的地形下手。
    ”阳光绿洲“是一个东西狭长的别墅群,七号在最东边的山根下。黄剑强从别墅后面登上了大山,从山半坡往下看,郭雪枫的别墅紧紧贴在山跟上,仿佛一跃就能跳进郭雪枫的露天阳台。这一点好像触动了黄剑强的灵感,他走到别墅跟前,果然看到了阳台后面上几片被移动的瓦片。
    看来,郭雪枫说她看见一个”夜行人“进了她的房间,确实不是做梦!那个”夜行人“肯定是掀开瓦片登堂人室的!作为私人侦探,黄剑强为自己连这么一点小伎俩都没看破而自惭不已。
    黄剑强继续往山上走,山上栽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树,松树底下隔三岔五显露出一个砖砌的老式坟墓,坟墓口早已被打开,远远看去就像一张黑黝黝的大口。
    耳边松涛阵阵,黄剑强走近眼前的一座坟墓,蹲了下来。这座坟墓没有墓碑,丛生的杂草把墓口挡住了一半,黄剑强好奇地向里面瞅了一眼,这一瞅把黄剑强吓了一跳,只见几块腐烂的棺木中,有一双萤火一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黄剑强打了一个冷战,随之悬着的心放松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看清楚了,藏在坟墓里面的不过是一只红狐而已,只是令黄剑强没有料到的是,这只红狐居然个大如斗!

    下山的时候天渐渐黑了下来,黄剑强开始理顺这桩诡异的事件,快要走近七号别墅门前时,突然两个字眼一下子蹦在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皮革、红狐、红狐、皮草……
    黄剑强想不明白怎么会把这两个字眼联系到一起,就在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时,他看到一个影子在半空中一闪即逝,正犹豫的功夫,一声惊恐的尖叫刺破别墅传了出来:”啊!——“
    黄剑强的思绪有些混乱,他隐隐约约意识到那个隐藏在他心底的”异端推理“成立了。他开始疯狂地按郭雪枫的门铃,但郭雪枫没有应答,别墅里瞬间归于沉寂。黄剑强急急忙忙爬上山坡,他得跳上别墅的露天阳台,砸碎玻璃冲进去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跳上露天阳台的一瞬间,黄剑强的身子僵住了,他和那只红狐撞了个满怀。
    红狐嘴里小心地叼着一件红色的皮衣领,黄剑强看到红狐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尽的敌意。黄剑强似乎明白了一切,他慢慢地后退着,给红狐让出了一条奔跑的路。
    红狐也仿佛读懂了黄剑强的心意,感激地向他点了点头,一个飞跃消失在青翠的松林中。
    5

    ”郭雪枫!“黄剑强抽下一片瓦,边砸玻璃边呼喊她的名字。
    房间一片零乱,郭雪枫赤身裸体一脸傻笑地在镜子前跳舞,手里紧紧攥着一件没有衣领的裘皮大衣,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还我……还我……“
    郭雪枫的精神彻底崩溃了,被送进了精神诊疗中心。
    随后,黄剑强作为嫌疑人被警察带走,但他的供词让警察大伤脑筋。一周后,黄剑强被无罪释放。
    出来后,黄剑强为了求证自己心底那个”异端推理“,找到了郭雪枫的店员。黄剑强从店员口中得知,郭雪枫经常穿的那件裘皮大衣的衣领正是山上红狐的皮毛,那只红狐是郭雪枫的前夫特意从山上猎杀的。
    一切终于真相大白。
    半年前,郭雪枫搬进”阳光绿洲“七号别墅,距离山上那个红狐居住的坟墓很近,那只孤单的红狐显然嗅到了它同伴的味道,于是它置生死于不顾屡次撞进郭雪枫的别墅,搜寻那张红狐同伴的皮毛。至于郭雪枫所说的那个”还我……还我……“的恐怖声音,其实是红狐嘴里发出愤怒的”呼呜……呼呜“声。
    郭雪枫住院期间,黄剑强多次去探望她。探望期间,黄剑强委婉地把真相告诉了郭雪枫。
    郭雪枫流着眼泪说她早已知道了这个恐怖事件的真相,这让黄剑强吃惊不小。通过与郭雪枫倾心地交流,黄剑强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这个虽爱虚荣却心地善良的女人。
    两个月后,郭雪枫康复出院了,让黄剑强感到出乎意料的是,郭雪枫出院后,关掉了这家皮革店,开始热心于保护动物的公益事业,她与黄剑强的爱情,也水到渠成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