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怨发咒 > 详细内容

怨发咒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像星星那样发亮  阅读:7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怨发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啊~”晚春一大早就发着脾气,握着梳子的手不停地颤抖,只见梳子上卡着一大把落发,有些散散坠落在地。
    “最近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头发掉的到处都是,看着就恶心。”一季皱着眉头,用扫把清理垃圾,但最多的‘垃圾’还是头发。
    一季和晚春与另外两个女孩子在外合租,她俩同住一间房。
    最近晚春的头发掉的特别严重,每天一觉醒来,枕头上就是头发,哪怕她坐在床上玩手机,轻轻挠一下头皮,也会有头发落在被子、床单上,头发黏在上面,特别讨厌。
    因为两个人合住,为了避免矛盾发生,一季负责打扫卫生,而晚春则是洗衣服。
    现在打扫卫生就是个噩梦,一看到扫把上那大把落发,扯也扯不干净,心里就不舒服。
    “行了,别说了,以后地不用你扫了!”晚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顶那一块头发稀疏了许多,眼见快秃顶了,气的眼泪汪汪。
    一季搞完卫生后,用梳子轻轻松松就把短发打理好了。
    “其实,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剪成短发。”
    “我才不要变成假小子,这头发我留了好几年才有这么长,我不舍得。”晚春抹了抹眼泪,提着包就出去了。
    有一天,另外两个女生看到晚春这么苦恼,于是给她出了个主意。
    “晚晚,我在一个群里看到一种方法可以让你头发不掉发并且迅速长出来,但我不知道管不管用。”杜冰冰坐在电脑面前,点击进了一个文件,文件名称为长发偏方。

    “是什么?快说,现在死马当活马医,女孩子秃顶很难看的。”晚春跟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抓着冰冰的手臂。
    “准备一把红檀梳,要全红的,梳子上刻上你的名字,午夜十二点以后,对着镜子梳三下,三天后见效。”冰冰将文件上的字念了出来。
    “就这么简单?!你确定没错念漏念?”晚春有些怀疑这方法。
    “我再看看啊。对了,还有最后一句,切勿开灯梳。”冰冰脸上突然诡异地抖了一下。
    “这方子你别信,谁大晚上的梳头,神经病!”九儿坐在床上啃着苹果,有些担心。
    “不管有没有用,试试也没关系。”晚春下定决心。
    隔天,她就在外买了一把梳子,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迫不及待的等着夜幕降临。
    今夜,天上星子没有几颗,只有半个月儿躲在乌云里。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晚春坐在镜子前,里面的人影模模糊糊的,心里有些害怕,紧紧地握着梳子。
    “冰冰,一季,九儿,你们……你们还没睡吧。”房间里突然安静了,晚春的话语中带着恐惧。

    突然一道惨白的光在镜子背后照过来,一个凌乱长发的女鬼出现在晚春的背后。
    “啊~”晚春全身颤栗,捂着脸大叫。
    “喂~干嘛呢,我是冰冰。”一只手拍了拍晚春的肩膀。
    “不会把她吓坏了吧,我们只不过是想跟她说我们还没睡呢。”九儿突然出声。
    “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把她吓破胆吧。”黑暗中另一个人回答,听声音是一季的。
    一说完,房间里又诡异地安静了下来,而晚春迟迟没有抬起头来。
    “喂~”九儿走上前想把晚春叫起来,正巧晚春突然抬头看向九儿,“啊~”刺耳地尖叫声响起,‘砰’有什么东西倒下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一季赶忙摸黑去开灯。
    灯光一亮,九儿倒在地上了,而晚春用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她,冰冰站在晚春身边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几个人把九儿抬上床。
    一季语气不善的质问晚春:“刚才怎么回事?先前九儿叫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回答。”
    “我不就想吓吓她,谁知她就晕了。”晚春耸了耸肩。
    “九儿最胆小了,你作为姐姐,有些过分了。”冰冰也有些责怪。
    “好了,好了,等她醒了我跟她道歉不就好了吗,是你们先跟我搞的恶作剧,不然我会起这个心思?我还没梳头呢,关灯吧。”
    黑暗又笼罩了房间,她缓缓细细的用着一把红梳子梳起及腰长发,看着镜子里的黑影,她的嘴角上扬,洋溢着微笑。而黑影后面似乎还有个黑影……
    三天后,晚春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头发又浓密回来了,发质滑顺飘逸。
    一个星期后,头发越来越多,晚春的脸色却变得蜡黄,整个人都显得颓靡不振。
    这天晚上,晚春在等待午夜的到来,她的精神是越来越不济了,才八点而已,就忍不住想倒床上睡觉了。
    一季拍了拍眯眼的晚春,“跟你说件事,你不要再半夜梳发了。”
    晚春清醒了一会儿,怔了怔,转而问:“为什么?”
    “你不觉得你自从梳发后,精神就不好了吗?”
    “好像是,我感觉我的头越来越重了。一季,那天晚上我是真的看到女鬼了,惨白的脸,双眼流血……”晚春靠在一季的肩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眼睛缓缓地闭上了。
    “那听我的一次,别梳头了,先看看情况好吗?”一季揉了揉晚春的头,轻声地说道:“睡吧,撑不住了就睡吧。”
    第二天早上,似乎没有任何异常,晚春感觉有些意外和惊喜,因为今天没在床上发现一根头发。
    但她不敢用梳子梳,她轻轻地摸上自己的头发,轻轻地,可是,恐慌随之而来。
    她头顶彻底秃了!!!秃了!!!头顶那块光滑的皮肤,让她联想到了电灯泡,她的手上有一大束的长发,她哭的撕心裂肺,哭的痛彻心扉!恨不得一头撞死。
    一季和其他两人赶来,抱住疯狂的她,不让她乱来。
    “都怪你,说什么让我别坚持半夜梳头了,我现在还怎么见人啊!”晚春捶打着三人。
    一季低下头,默默地道歉。
    双眼通红的晚春突然看着冰冰那黑亮的头发,心里恶念生起,手用力一扯,一道惨叫响起。
    “让你碍眼,让你碍眼!欺负我没头发是吗?你们都欺负我!哈哈哈……”她狰狞地笑着,脸上凶相毕露。
    冰冰捂住被扯掉的头皮哭泣着跑了出去,而晚春的手中还握着血淋淋的头皮,还粘连着头发。
    一季和九儿的力气制不住她了,一季只得默念着对不住,脱掉自己的一只鞋往晚春的面门拍去。
    “终于安静了,呼~”一季瘫软地坐在地上。
    九儿也力尽了,“季姐姐,晚春姐会不会被打傻啊。”但心中还是担忧着她人。

    “不会有事的,我们上网查查看有没有解决这个的方法。”一季一骨碌的爬起来。
    “好!”
    过了一会儿,一季兴奋地大叫,“找到了找到了,原来解决方法是找一个人命中有九数的人愿意献出自己的头皮给受害者吞食,便可解咒。”
    “命中九数,九数,九儿你……”一季念念叨叨,心中一突,看向九儿。
    “是……是要我……”九儿面露恐惧,她通过电脑屏幕的反射看到背后的晚春。
    此时此刻,她的眼神放着光,她抓住九儿的肩膀摇晃,“九儿,你救救我好不好?你大发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会有好报的,你把你的头皮给我吧,啊~”
    九儿哭着说不要,“你有头皮了,那我怎么办?”
    “只要你把头皮给我了,你想要什么,姐姐给你买。九儿,你看我这么可怜的份上,给我吧。”
    “不要!”九儿大吼,挣脱开来,就往门边跑。
    也不知道晚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把揪住九儿的头发,怒目圆瞪,生气地说:“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既然你不愿给,那我就自己取。”
    她用力的扯着九儿的头发往桌子那走,拿着水果刀就划向了九儿的头皮,九儿惨叫,眼泪直流,“季姐姐救命~”
    一季拿着凳子就往晚春头上砸,可是晚春似乎有所准备,刀子对准了一季的肚子,深深地刺了进去。
    “九儿…快跑,她是魔鬼,她已经被自私冲昏了头脑。”一季抱着晚春的大腿,又咬又打。

    晚春分神,一刀子对着一季的身体乱刺,她身体上血流如注,一个个的血窟窿,看着渗人。
    “停手!放了季姐姐,我……我愿意将头发给你,你放了她。”九儿边哭边求,泪流满面。
    “九儿,真的吗?你愿意给?”晚春的衣服血迹斑斑,脸上也溅着血,微笑的如同孩童,却诡异的很。
    九儿点头,闭上眼睛,晚春就此开刀了……
    当晚春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胡乱地往嘴里塞。
    九儿想把一季扶起来救出去,但自己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晕眩,但还是靠着意力要把一季也弄走,“姐姐,我们走,不待在这。”
    “傻瓜,我活不成了,你走吧,等会儿她说不定又会想出什么折磨的招。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出去后,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忘记的。”一季握紧九儿的手,“快走!”。
    九儿捂着嘴,看了看晚春,慌乱地跑了出去。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时,一季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了。
    “你……”晚春一脸的惊吓,嘴巴里还塞着未吞下的头发。
    “想不到吧,你刺了我这么多刀,我居然没事。我是鬼啊,死过一次怎么会再死一次。哈哈哈……”一季恢复了自己的鬼样,一副骨架,一点血肉都没有,脸上的那两个大窟窿,黑黢黢的,让人恐惧。唯有那一头生机勃勃的乌发,看起来格外诡异。
    头发是人的精气滋养的,而晚春的头发便是被一季给收了去。她按照的那个偏方,便是用一季的鬼发换晚春的生发,精气被吸了,人的精神当然会不好。
    晚春感觉一阵恶心,她痛苦的想把头发吐出来,她用手抠,但越扯越多,她的身体里怎么藏了这么多头发!晚春无助的颤栗着,眼睛鼻子里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生长,巨大的痛苦随之而来,晚春抠抠眼睛,轻而易举地把眼珠挖了出来,“啊!这是什么,我怎么看不见了,求你了,放过我吧,我错了。”她想流眼泪,但是流出来的是一撮长长的头发!
    不仅如此,她的耳朵,鼻孔,她的嘴巴,她的双眼,都是肆意的长发。
    她倒在地上抽搐,虽然长发堵住了她的呼吸,但她还活着,她是个怪物!
    而一季故意说出那个解决方法便是在考验晚春和九儿的人性。
    “你不是说你的头越来越重了么,来看看,你的头里都装着什么?”她五指成爪,抓爆了晚春的头颅,那里面竟然都是满满的头发,一团乱麻……
    九儿和冰冰一如往常,头发飘逸,那段噩梦已被删除……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