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食婴者 > 详细内容

食婴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风吹ゞ过去  阅读:9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食婴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滴如墨般的汁液滴落。
    正巧落在婆婆的左肩膀上。
    这一次,挺着大肚子的林悦正巧又看见了。
    依然是傍晚六点时分左右,依然是婆婆经过堂屋门槛的时候,依然是那样的一滴如墨般的汁液,落在的地方依然是她的左肩膀。
    大概是第七天了吧,天天都是如此。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林悦很想问一下婆婆,但是没有敢问。
    婆婆是一个嘴皮子功夫一流的老女人,全村的人跟她吵架,没有能吵过她的。
    而自己正怀着身孕,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大了。
    她可不想跟老女人置气,影响胎儿的正常发育。
    两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也不是没有吵过架。
    知道婆婆有理没理都不会让人,林悦也就只好尽量少于她起冲突,能避则避,避不了就少说话。
    这样的“交往”方式,倒是让两个人在一起也相安无事,没有多大的磕绊。
    可是,这一段时间,林悦很想对婆婆说什么。
    婆婆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精神也恍恍惚惚的,一天到晚都像是丢了魂儿一般,根本不像之前的那个絮絮叨叨啰里啰嗦的那个话痨老女人。
    是为什么原因让这个开朗又精神饱满的老女人,忽然变成这样的呢?
    林悦想了很多,但都一一被自己否决了。
    而有一个理由,她怎么也否决不了——
    那一滴如墨般的汁液。
    那是什么汁液呢?
    为什么它总是在同一个时间点,同一个地方,落在婆婆的左肩膀上?
    她想不出。
    如果说婆婆的精神不振跟那一滴汁液有关系,好像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毕竟一点儿根据也没有。
    按理说,首先应该被否决的,应该就是这一个理由,但是,她偏偏就是相信是这一个理由让婆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这种偏执,让一向没有什么主见的她,也感觉自己多少有些不对劲儿了。
    院子里有一颗大楝树,吃过晚饭,婆婆就会到大树下乘凉。
    一向想看看电视早早休息的林悦,这次没有回屋去看电视。她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婆婆的身旁。
    她试探着问道:“妈,你这几天是不是觉得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跟儿媳妇说一下,我明天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婆婆一听,皱紧了眉头,说道:“我好着呢,身上没有什么毛病。”
    “但是,你的气色不对。”
    “有什么不对的?”

    “之前你面色红润,现在有些灰暗,之前你很是活泼好动,现在总是会分神,呆坐在那里,能愣神好久。”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想是让你的身体好,——明天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我带你去医院检查吧。”
    婆婆白了她一眼,“我没有病。——我看啊,你才有病。”
    婆婆的冲脾气一上来,真是不能招惹。
    林悦也就只好住嘴,不多说话了。
    人一旦出什么事,绝对不可能就是那么一天两天的。
    林悦相信,婆婆“病”出有因。
    她想好好地观察她一段时间,看她生“病”是由什么引起的。
    这一晚,林悦没有睡。
    两个女人的睡房相邻,但如不是闹出太大的动静,一般都不会听到什么。
    而没有睡的林悦,在夜晚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隔壁婆婆的房间传出的声音。
    声音细细碎碎,她却听到了。
    没有脱下衣服的她,悄悄地走出了自己的睡房,背在婆婆房间的窗户边,偷偷地看着房间里的动静。
    这一看非同小可,她差点儿吓得叫出声来。
    ——婆婆在吃一种血糊糊的东西,手和嘴上都是血。
    ——定睛细看,婆婆手中拿着的分明是一个很小的胳膊,状如不到半岁的婴儿的。
    吃带有血的东西,已经让人感到很是恶心了。
    吃的东西竟然像是一个婴儿的小胳膊,岂不是让人胃里倒腾,想立即呕吐出来?
    林悦真的很想吐。
    但她吓得已经忘了需要这种反应,来表示自己的恐惧和不适应。
    她已经全身发抖,浑身也使不出什么力气了。
    她真的很想立即走开,但是腿脚不听使唤,她走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婆婆终于将那个婴儿的小胳膊吃完了,只留下两块血糊糊的骨头。

    婆婆将骨头放进摆在面前的洗脸盆里。
    然后,她脱下裤子,向着洗脸盆撒了一泡尿。
    接下来,她又提起一壶放在身旁的开水,倒向了洗脸盆。
    虽然是开水,应该不是太热了,她将手放了进去,没见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之后,她想也没想,竟然用混合了骨头上的血和自己的尿的洗脸盆里的水,狠狠地洗着自己的脸。
    说来奇怪,洗过脸之后,她那张橘子皮一样的脸忽然像是蜕了一层皮,变得红润嫩滑,完全像是一张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的脸了。
    一张老脸不一会儿竟然一下子变成了年轻女人的脸,实在是太神奇了。
    更让躲在一旁偷看的林悦感到奇怪的是,婆婆也用洗脸盆里的水洗了自己的头发,没用多久,她的头发也不再是灰白的了,而变成了乌黑发亮的。
    如果不是因为穿得衣服是老年人的,林悦肯定会相信婆婆现在是返老还年轻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婆婆拿起了一面大镜子,很仔细地照着自己。
    左看看,右看看,她满意地笑了笑。
    只不过,被水洗过的地方,有一些血液,让变得很年轻的她看起来很是恐怖。
    “再吃一个婴儿,我就真的可以让自己永葆年轻了。”她暗暗地对自己说道。“可惜,上好的婴儿不那么好找,临近几个村子再加上本村的,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的婴儿了。”
    “但是,我只有一个月的期限,如果一个月之内吃不到新鲜又上好的婴儿,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了,该怎么办呢?”她有些发愁了。
    而过了一会儿之后,她的愁容立即消失,变成笑脸了——
    “儿媳妇,你可不要怪我。我真的很想年轻,让自己永葆青春。我知道,你肚子里的胎儿肯定是上好的,为了我的年轻容颜,你就牺牲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给我换来永远的青春吧。”
    林悦听到这里,吓得不由得“啊”了一声。
    正全神贯注看着自己的容貌的婆婆,立即惊觉。
    朝着窗口处看去,她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
    她的面色立即变得冰冷又阴暗了。
    她立即走出房间,把林悦拽了过来。
    林悦很是吃惊,因为她的力气实在很大,根本不像是一个老女人的,或者说,也根本不像是一个女人能够拥有的。
    这个老女人一定是中了什么邪了,也一定是疯了!
    但是,林悦现在身处险境,现实容不得她多想……
    婆婆放下她后,冷冷地说道:“本来想着过几天动手的,但既然今晚已经被你听到了,那我就只好提前动手了。”
    林悦惊叫道:“不要。这可是你的孙子,你怎么能为了让自己永葆青春,而伤害了还未出生的胎儿的性命?”
    “我的儿子是健康的男人,他随时都可以找一个女人再生一个孩子。”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知道了我的秘密,你以为自己还能继续活下去么?”
    “……”
    “我要吃了你肚子里的胎儿,所以,我一定要给你开膛破肚,将胎儿挖出来。”
    “你这个老变态……他是你的孙子,你竟然狠心对你的孙子下手?”
    “死了这一个,我还可以有另外的。我已经说过了,我的儿子是一个健康的男人,他还年轻,是可以给我生下另外的孙子的。”
    “你竟然这么想,你……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鬼。”
    “说对了。我已经跟魔鬼达成了交易,只要我吃够十个婴儿,并且用他们的骨头泡上我的尿洗我的身子,我就可以让自己恢复年轻,永葆青春……”
    “什么?你要吃够十个?难道……难道你已经吃过九个了?”
    “是的,这一年里,我已经吃下了九个,还差一个……你肚子里的胎儿,绝对是上好的,我要吃了他。”
    “可是……他不是婴儿,他是胎儿……”
    “对我来说,都是鲜活又娇嫩的生命,都一样。”
    婆婆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骨刀。
    刀身被磨得很锋利,刀尖也如针尖一般。
    被这样的一把骨刀扎进肉里,流血一定比钢刀入肉还多,还快。
    而这个老女人就是想用这把骨刀对付自己的儿媳妇。
    林悦惊恐万分。
    她挺着大肚子,连站起来都难。
    而婆婆的刀已经逼近。
    突然,她感觉肚子很疼痛。
    一股鲜血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了出来。
    “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林悦绝望又痛苦地喊道。
    而婆婆却惊恐万分。
    她面目狰狞,浑身颤抖,哀怨地说道:“怎么能伤到胎儿?不行,不能让胎儿死了,如果死了,就不是上好的了,吃了也没有什么用……我一定要在胎儿死之前吃了他。”
    说着,她走到了林悦的身边,扑了过去。
    一刀劈下,插在了林悦的大腿上。
    林悦疼痛万分,大叫了一声。
    “不要坏了我的好事……你的叫声太大了,全村的人恐怕都能听见,我一定要割断了你的喉咙,让你叫不出来。”
    婆婆向林悦爬过去,手起刀落,插向了林悦的脖子。
    大着肚子的林悦行动哪有婆婆快,何况她已经万分痛苦,几乎快要昏迷过去了,哪还有什么力气乱动?
    婆婆的这一刀没有落空,正好插在了她的脖子上。

    鲜血从她的脖子里涌出,她想叫,嘴里却只是吐出了大口大口的殷红。
    她绝望地看着婆婆,眼睛渐渐地无神……
    “你已经死了,我要赶紧趁你的死还没有影响胎儿之前,把胎儿挖出来,生吞活咽了。”
    婆婆立即给儿媳妇开膛破肚。
    知道儿媳妇已经死了,她再也没有了顾忌,随意地处理着儿媳妇的尸体。
    挖,掏,扯,撕,拉,割,……
    鲜血流了一地,沾染了她一身。
    她却浑然不觉,只顾着埋头苦干,寻找活着的胎儿。
    可是,把儿媳妇的肠子都扯出来了,子宫也切出来了,她却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
    “怎么可能没有呢?明明已经怀了七个月多了,她的肚子还那么大,怎么可能没有胎儿呢?”
    她继续找。
    儿媳妇的内脏全都被挖了出来,乳房也摘除了,四肢也分割了,连头也砍掉了,她依然没有找到。
    她累得倒在了血泊之中,脑子里满是疑惑。
    已经把儿媳妇分尸了,为什么始终没有找到她肚子里的胎儿?
    而这时,她忽然感到自己的左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这个房间里,除了她之外,还有别的人吗?
    她惊恐了,立即拍打自己的左肩膀。
    刚要拍打,她摸到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竟然是一个婴儿的小小的手。
    她一把抓住那只手,扯到了自己躺着的身上。
    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在她的身上蠕动着。
    有头,头上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嘴巴裂开着,像是在笑。
    她恐惧莫名,胆怯地看着这个小东西,却一把狠狠地把“他”甩了出去。
    然后,她坐了起来。
    小东西像是一点儿感觉也没有,摆好了姿势,一点一点地向她爬了过来。

    她惊叫道:“你别过来,别过来!——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想干什么?”
    小东西没有回答,继续向她所在的方向爬着。
    她很想跑。
    而她身上的鲜血像是变成了粘胶,将她牢牢地粘在了地上。
    可以挣扎,却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忽然,她看到了另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东西。
    别过脸去,不敢看,但又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东西从另一个方向,向她爬了过来。
    她绝望地发现,她的身边竟然围着十个血肉模糊的小东西。
    小东西天真无邪地向她爬过去,似乎都在渴望躲到她的怀里,得到她的拥抱。
    小东西终于爬到了她的身上。
    他们要的不是她的拥抱,而是……她的血肉。
    他们竟然不顾一切地撕咬着她。
    一块一块肉咬下来,却不是吃,而是吐出来,扔在地上。
    十个小东西一起努力,要把这个老女人身上的肉全都咬下来。
    她苦疼难忍,她神经灼痛,她很想惊叫,却发不出声。
    她一直都没有死。
    直到一个小东西摘掉了她的心,才结束了她的生命。
    ——也许,这样的一种报复方式,是平白无故牺牲的婴儿最好的选择。
    ——可是,不管怎么报复,他们已经没法再在这个人世间活下去了。
    ——如果人世间除不掉那么多的恶,报仇能解决得了什么问题?
    翌日,傍晚时分,又有一滴如墨般的汁液落了下来。
    它却只是落在了地上。
    那个白天萎靡不振,晚上精神抖擞的老女人,尸体已经腐烂,招惹了很多的绿头苍蝇。
    这个家,到处都是血腥味,也都爬着贪食的蚂蚁。
    但是,那一滴落在地上的汁液,却谁也不敢碰。
    由于这家婆婆嘴皮子功夫比较厉害,村子里的人都不想与她有什么关系,所以,她的这个家,一直都没有人来过。
    所以,这个家里发生的事,一直都没有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扛着大包的行李,推开了这个家的门。
    他看到了一堆散乱的骨头,也看到了堂屋门口的地上汪着的一滩如墨般的汁液。
    他蹲下身子,细看了那一滩汁液,然后狠狠地吃了一惊。
    因为他从那一滩汁液的映影之中,看到了十个孩子,他们在快乐地玩耍着,每一个小小的手中,都拿着一块白森森的骨头……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发了疯,也许是被不明之物逼迫,他竟然俯下身,趴在地上,喝下了那一滩汁液。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内脏着了火。
    浴火的他大吼大叫着乱跑,却始终没有跑出这个家。
    最后,他倒在了一堆靠着房屋的干柴上。
    然后,这个家燃烧起来,形成了一片让人感觉异常美丽,又让人内心极度惊悚的火海……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