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云南阴阳街 > 详细内容

云南阴阳街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云南北方是茫茫群山,山间盆地镶嵌着许许多多小城,其中有一座小城,叫秋城,提起它,几乎老少皆知。倒不是因为它有多繁华,也不是因为它有多美丽,而是因为它还有一个最“响亮”的名字——阴阳街。解放以后,阴阳街恢复古名——秋城,至于其中的来龙去脉,请听我细细道来。

清朝末年,云南十分动乱,尤其是云贵川交汇的秋城,更是不堪。强盗匪流、军阀枭雄,为了抢地盘,不是杀人就是放火,弄得老百姓凄苦不堪。

宣统年间,两军阀为了抢地盘,在秋城这个小城展开搏杀,历时半年之久,万余老百姓几乎死光,小城几乎被夷为平地,遍地是尸体,那臭气,几里外都能闻到。因城中无人,连野猪、山狼、豹子都在秋城安了家,下了崽。

五年后,动荡形势有所好转,鉴于秋城重要的战略位置,云南省主席就派了一个加强团驻守秋城。据说,团长姓李,是山西人,李团长来到秋城,见遍地是白骨,心生怜悯,就让士兵把所有的白骨收集起来,挖坑埋了。

军队驻扎下来,附近的居民看到商机,渐渐有人在秋城定居下来做生意,过了三四年,秋城又像以前一样,有了活力,有了生机。民国十年,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那天,李团长午睡,迷迷糊糊间,只见一个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的人走了进来。那人开口说道:“我是钟馗,特来求你一事。”

李团长也不害怕,说道:“是钟馗大人,有失远迎,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是。”

钟馗说道:“今晚就是鬼节,秋城万余野鬼孤魂无人供养,在野鬼村、鬼界堡过得很凄苦,你也算是地方一官,应该做些善事。”

李团长说道:“怎么做?”

钟馗说道:“今夜就是鬼节,鬼门大开,那些横死的孤魂野鬼会回到秋城,作为一方之官,你应该烧些冥物给他们,以慰藉那些可怜的孤魂野鬼。切记!切记!”说完,就不见了。

李团长醒来,觉得很奇怪,就把副官找来,把梦中的事情说了一遍。副官想了想,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如买些冥物,烧给他们便是。”

正在这时,副团长跑来报告说:“省主席今晚要来巡视。”

省主席要来巡视,那可不是小事,得好好伺候好这尊佛。因为忙于接待省主席,就把操办冥物的事情给耽搁了。

过了一个月,李团长接到一封秘信,打开一看,是省主席亲笔信,信上这样写到:从今以后,秋城更名为阴阳街!之后就省主席的落款。

李团长也不敢怠慢,把有“秋城”二字的地方全部换成“阴阳街”。当时,老百姓都很奇怪,好端端的秋城为何要改成阴阳街。其实,李团长也觉得很奇怪,就托一个在省城当官的老表打听打听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省主席从秋城回去后,每天晚上总是梦见千千万万的孤魂野鬼向他要东西。刚开始,省主席也没放在心上,可是连续几晚,弄得是心神憔悴,最后病倒了。很多名医都看过,就是找不到医治的良方妙策。一晚,省主席梦见钟馗,钟馗说道:“你的行为冲犯了万鬼,除非答应两件事,才能好转。”

省主席问道:“只要能好转,就算十件也可以。”

钟馗说道:“把秋城改为阴阳街,并同意在每年的鬼节,那些孤魂野鬼可以上街赶集。”省主席答应了下来。

民国十一年,七月十五,鬼节到来。阴阳街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早早就睡了。半夜时分,只见窗外红光满天,如同白天,又听得人声嘈杂,就像赶集似的。人们纷纷起床来,悄悄打开窗子,往外一看,我的个天呀,阴阳街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小商小贩摊子挨着摊子,商品货物应有尽有,十分热闹。

当时,李团长听到嘈杂之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忙集合队伍,冲到街上一看,顿时也傻了眼,不知从那里冒出这么多的人,更不知街上琳琅满目的商品是从何方运来。李团长拦住一人,问道:“你们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那人看着李团长,诡异一笑,说道:“我们是阴间来的孤魂野鬼,生前曾是这里的居民。今晚是鬼节,鬼门大开,再加上,这里是省主席特批的阴阳街,阴间的孤魂野鬼都可以来此赶集。”说完,又是诡异一笑。

李团长当时就火了,大骂一声:“狗娘养的,竟敢糊弄老子。”说着,掏出枪,顶在那人的脑门上,“你要再不讲实话,我就一枪崩了你。”

那人也不害怕,诡异一笑,道:“我已经是鬼了,难道害怕再死一次。”说完,一伸手,揪住自己的头发,像拔萝卜一样,硬生生把脑袋从肩膀上拔下来,扔到副官怀里。那副官抱着脑袋,竟然吓傻了,一动也不动,那颗脑袋竟然还格格直笑。

李团长也吓傻了,大叫一声,正要往回跑,却已被团团围住,那些人,一个个变成缺胳膊、断腿杆的模样。一伙士兵开枪就是一阵乱射,可是打了半天,那些人不但没死,反而更加精神。枪声停了,人声也停了,一个老人走出人群,来到李团长面前,说道:“这是阴阳街,人可以赶集,鬼也可以赶集,你们为何非要撵我们走呢?人和鬼,鬼与人,在阴阳街相聚,不是很快乐吗?只要你们不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李团长许久才回过神来,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只管尽兴,我们回去就是。”说完,领着兵,一溜烟回军营去了。

当晚,有胆大的人偷偷溜到街上,混杂在鬼群里赶集,那些赶集的鬼也不伤害活人。

民国十二年,鬼节,晚上,大街上鬼来鬼往,热闹极了。有许多大胆好奇的人走上阴阳街,与那孤魂野鬼混杂赶集,人鬼同街,好生热闹。又过了三四年,人和鬼竟然更加和谐。有些商家嗅到商机,在鬼节那夜,竟然做起生意,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因为根本分不清买东西的人是人是鬼,也分不清钱是冥币还是阳币。后来,做生意的活人干脆在摊位边摆一只碗,放进半碗水,再放一片柳叶进去。收到钱,放在柳叶水碗里一照,便知是冥币还是阳币。

阴阳街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外地人出于好奇,在鬼节那晚,纷纷来阴阳街赶集。据我的姥姥说,她曾经就去过一次,阴阳街上的人身着各种奇怪的衣服,五花八门,什么样式的都有。那些做生意的人,果真都在摊位一角摆上一碗柳叶水。

我的姥姥还讲了一个关于阴阳的故事,姥姥说,那件事真的。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姥姥家的隔壁有一邻居,是马姓人家,人们都叫他老马。老马家就是阴阳街发生战祸,才逃出来的。战祸那年,老马家的大儿子正好十五岁,死活不肯离开家乡,后来,就死于战祸。

老马听说,在鬼节那晚,许许多多的孤魂野鬼都会来阴阳街赶集。老马十分思恋儿子,并希望见上一面,于是就在鬼节那晚,带了一些冥币去赶集,希望再见到儿子。老马在阴阳街四处乱逛,还向过往的街客打听儿子的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一个老太太告诉他,他的儿子在街口的桃树下和一群鬼正玩得开心。老马见儿心切,匆匆忙忙来到街口,四处一看,果真看见儿子正在玩耍,便一把抱住痛哭起来。儿子一看是老父亲,也嚎啕起来,一群鬼纷纷劝解,过了好久父子俩才平静下来。

父子俩坐在桃树下,说了许许多多让对方难忘的话。鸡鸣时分,父子俩含泪道别。后来的鬼节,老马也去阴阳街,但始终都没有再见到过儿子。据有的鬼说,人鬼亲人见面,那是触犯阴间律条的,老马的儿子回野鬼村以后,被鬼王关了起来,不让他再来阴阳街赶集。

阴阳街的人鬼共赶集的事情,一直持续到解放。据说,解放前的一年,有赶集的鬼对人说,再过一年,天下就会太平,苦难的人都会翻身过上好日子,阴阳街也是最后一次人鬼同赶集了。当时,人们还不相信,直到云南解放以后的第一个鬼节,一只鬼也没有出现过,人们才相信那些鬼说的都是真的。

据姥姥说,在解放的前一月,阴阳街莫名其妙飞来铺天盖地的黑蝴蝶,那些蝴蝶歇满了树枝、房顶、草地、庄稼地,足足停了七天七夜,才结对朝西方飞去。

后来,有一个老道长告诉人们,中国战乱了百年之久,天下大乱,死于非命之人不计其数,这些横死之人的鬼魂阎王爷不收,就只能游离于野鬼村或是阳间某地,它们最终集聚在一起,开辟阴阳街,也算是找了一个栖身之地。解放以后,国泰民安,那些孤魂野鬼化成黑色的蝴蝶回到阴间,接受十殿阎王的审判。

解放后,新中国,新气象,为了破除迷信,政府就恢复了阴阳街的古名——秋城,并一直用到现在。虽然恢复古名已有七十年之久,但一提起阴阳街,几乎老少皆知。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