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怪谈之兄弟 > 详细内容

怪谈之兄弟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向你借╰肩膀  阅读:922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怪谈之兄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节
    章磊的一只脚刚踏进门,一个小小的身影便向他扑去。
    “哟,小路长胖了,我抱不动了,哈哈。” 章磊拍拍怀中小儿的屁股,轻轻地把他放了下来。
    “哥哥,你终于来看我了。” 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小小的脸蛋上绽放开来。
    “小路,姐姐没骗你吧,我把哥哥带来喽。” 挽着章磊的胳膊的女孩儿娇笑着,继续说道:“我去喊外婆出来。”
    章磊点点头,便牵着小路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小路,你好像又长高了不少,仔细一看,跟我越来越像了,你不会是我妈瞒着我的第二胎吧。”
    小路爬上章磊的大腿,躺进他的怀里,眯眼道:“你放心,你妈妈只生了一胎。我长高……都是哥哥的功劳啊。”
    章磊认识小路,还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李佳瑶。跟李佳瑶相恋三个月的纪念日,李佳瑶就带着他回了家。
    李佳瑶父母双亡,由外婆抚养长大,小路则是外婆捡来的孙子。
    第一次看到小路的时候,章磊就特别地兴奋。莫名地,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这使得他对小路一点隔阂都没有,反倒亲热无比。
    到了现在,认识不过两三个月,小路在章磊心中的地位就已经超过了李佳瑶,好似他的亲弟弟一般。
    只是,这个弟弟的性情和身体让章磊觉得不可思议。
    小路今年九岁,正是最顽劣的年纪。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表现得像一个正常的九岁的男孩子,但是,有时候,他却表现的像个成年人一样,如此刻一般,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让章磊摸不着头脑。
    不过,章磊已经习惯了,追问下去的话,小路就会用撒娇来敷衍他。即使这样,也没有影响到章磊对小路的宠爱。
    而且,他似乎生长的太快了。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的个子和体重就超过了隔壁邻居家十三岁的孩子。
    “章磊,你来了啊。” 一把沙哑的声音在静谧的客厅里响起。
    章磊抬头,就见到李佳瑶的外婆正在她的搀扶下朝这边走来。
    “外婆,身体还好吗?” 章磊摸了摸后脑勺,本能地想站起身,却发现小路已经睡着了。
    “还行,你已经好久不来看我和小路了。” 外婆笑笑,一口残缺不齐的牙齿暴露在外,显得有些诡异。
    章磊有些坐立不安,每次见到李佳瑶的外婆,他都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因为,她太热情了,并且总是热衷于把小路往他的身边推。

    “最近太忙了。这样吧,外婆,我带佳瑶和小路去我家玩玩,我爸妈一直都挺想见见他们的。”
    “好啊。” 外婆笑的更开心,也更诡异了。
    “爸妈,这就是小路和佳瑶。”
    章爸章妈本来喜气洋洋的脸突然就凝固了,弯弯的嘴角僵在原处。
    章磊暗中扯了扯章爸的衣角,章爸立即反应过来,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对李佳瑶说:“小磊经常向我们提起你呢,快请进吧。”
    李佳瑶虽然有些弄不明白章爸章妈奇怪的表现,不过还是笑了笑,进了屋。
    “不欢迎我吗?” 一把响亮的童音打破了此时还算和谐的气氛,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一时间,谁也没有动作。
    “小磊,跟我进屋一趟。” 突然,章妈板着一张脸,将章磊拉走了。
    “妈,你和爸到底是怎么了?” 章磊不解地问。
    “那个小孩儿……他是鬼。” 章妈瘫坐在床上,眼里蓄满了泪水。
    “什……什么,妈,你别胡说,你又不是什么道士,你怎么知道他是鬼?” 章磊佯装镇定,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章妈打断,“你小时候的相册还在吗,去翻一翻吧,有些人,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章妈说了一句让章磊摸不着头脑的话,便背对着他躺下了。
    “你出去招待他们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章磊迟疑的朝门口走去,还没走到门边,就听到身后传出一阵压抑的哭泣声——章磊听出来了,这里面的愧疚、痛苦和绝望。
    章磊回到客厅,客厅里僵滞的气氛使得他心烦意乱。“我学校里突然有点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你们俩就先回家吧,我会去找你们的。”

    这话是对着李佳瑶和小路说的,他不是不想管他们,而是他的心太乱了,他必须得去学校一趟。
    疾步穿过花园里的羊肠小道,一幢七层高的楼房便出现在章磊的视线里。
    他小跑过去,爬上七楼,狂踢703寝室的门。
    “诶,章磊,这么急干嘛?你的脸色……好差。” 来开门的男生一脸茫然的看着章磊。
    “你这周不是没课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跟家里人吵架了?” 跟章磊关系最好的室友杨力关切地问。
    章磊在床底下忙碌着,无暇回答杨力的问题。一摞摞布满灰尘的书被他搬了出来,最后,他拿出一本布满灰尘的相册。
    他轻轻地拿开结下的蛛网,拍开封面的灰尘。翻开第一页,一个小小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眼前,原来我小时候的长这样。章磊心想。
    翻到第十页的时候,章磊手中的相册毫无预兆的摔落在地。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章磊连连后退。
    “你到底怎么了,不是说不想知道小时候的事情吗?” 杨力走到章磊面前蹲下,奇怪的看着他。
    “杨力,你说……一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鬼,接近你,有什么目的?”
    杨力见章磊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便立即明白过来,他一定是遇上紧急的事情了,或许……和鬼有关?
    “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接近我?他一定是想代替我成为人。”
    “是吗?” 一滴泪从章磊的眼里滑落,忽然,他笑了。
    不顾室友的诧异和关心,章磊像一阵风一样,又跑走了。
    这时候,想去的地方,就只有家了。
    一进家门,他就感觉到了家里的气氛不同寻常。“爸,妈?” 他试探着喊了两句。
    没有人应。
    他小心翼翼的朝父母的卧室走去,却看到了两个形容枯槁的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僵尸”。他们的眼珠子突出的厉害,仿佛随时都要坠落。原本丰润的脸颊却凹陷下去,只剩下皮包骨,满面憔悴。
    “爸,妈,你们怎么了!” 章磊急忙冲过去。
    他伸手,想要摸摸自己的父母,却在将要触到他们干枯的皮肤时,触电般收回了手。
    他害怕,害怕一触碰到他们,他们便会在眨眼间消失。
    章爸章妈喃喃自语着,仿佛看不到章磊这个大活人一般。
    就在章磊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瞟到了母亲手中的一份黑白报纸,他急躁的一把拿过。
    这是一份1996年12月份的报纸,黑色的粗体字让章磊心中一寒:医院惊现连体婴,权衡下弃弟保兄。
    下面还附有一张模糊的图片,两个红彤彤的婴儿的血肉连接着,相拥的姿势是那么地和谐。
    第二节
    一瞬间,章磊什么都明白了。
    “妈……” 章磊轻声呼唤。
    “别伤害我的小磊……别伤害我的小磊……”
    妈妈已经成了这幅样子,口中却还念叨着儿子的名字,担心着儿子的安危,章磊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如洪水决堤般涌出了眼眶。
    是时候去找小路谈谈了。
    再次站在李佳瑶家门前的章磊,和以往任何一次站在这里的感受都不同。以往他都是抱着喜悦的心情站在这里,而这一次,他的心中却是百感交集,有愤怒、有愧疚,更多的却是难过。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开着一条缝。他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干得好,我们离成功又近一步了。”
    这是李佳瑶的外婆的声音。
    “外婆,收手吧。我……” 李佳瑶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外婆打断,“住口!”
    “我第一次见到章磊时,就警告过你,你不能爱上他。你要是敢……敢爱上他,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我……”
    “佳瑶啊”,外婆的声音放轻,“难道外婆还没有一个男人重要吗?” 这声音里透出一股老年人特有的沧桑感,让人忍不住鼻头一酸。
    “外婆……”
    “好姑娘……”
    两人似乎抱团抽泣了起来。
    等了半晌,章磊才动了动僵住的步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章磊啊,你来了。” 外婆一如既往地露出一口残缺不齐的牙齿,笑得诡异。
    “让小路出来吧。” 章磊也不跟她们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说。
    外婆怔愣了几秒钟,随即笑出了声,“小路。”
    这时,一个和章磊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
    “你……”,惊讶过后,章磊发现,真正见到小路的时候,他心中的那一点点愤怒也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愧疚和难过。
    “才一会儿没见,你就跟我一样高了,弟弟。” 章磊笑着说。
    与他面对面的小路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眼里隐隐透出恨意来。
    “看来……你真的很恨我。”
    “我愿意,真的。” 章磊苦笑一声。
    “你愿意什么?” 小路终于开口了。
    “把我的身体交给你。” 他顿了顿,“以后,你会有一个温馨的小家,里面有一个贤惠的老婆,几个漂亮的小孩儿。”

    “那你呢?” 小路嘲讽的笑了笑,他似乎认定了,章磊说出这一番话,完全是情势所迫。
    “做鬼也好,下地狱也罢。” 章磊做出一个无所谓的动作,“我只求,你能够放过爸妈,他们……是无辜的。”
    “小路,你别听他说的!” 外婆激动的说道。“ 他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博得你的同情心!不仅是他,还有他的父母,他们都该死!要不是他们,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是啊……”
    “我受了那么多的苦……” 小路喃喃道。
    “你跟我来。” 小路突然说。
    “小路,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外婆强势道。
    “外婆,有些血腥的场面我不想让你和姐姐看到,会污了你们的眼睛。” 小路微笑。
    外婆似乎很满意小路的话,挥挥手,便走进了她的卧室。
    章磊跟着小路走进了他先前出来的那间房,他注意道,这间房里,挂满了裱过的画像。
    “这是……”
    “是你,也是我。” 小路微笑着说。
    章磊抚摸着画中的一张张脸,稚嫩的、青涩的、成熟的,这些都是一个男孩儿成长的见证。
    “哥哥,如果……当初死掉的人是你,你会恨我吗?” 小路凝视着墙壁正中的一张画像——正是他们现在的样子。
    “会。所以,来吧,拿走我的身体。” 章磊闭上眼,决绝地说。
    “呵呵……” 小路笑了笑,逐渐逼近章磊。
    等了好久,章磊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楚,他睁开眼,却见小路的脸就在他眼前。
    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胸口处开了一个大洞,里面被掏得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只有血。
    血汨汨地往外流着,不一会儿便汇成了一条小溪。

    “拿命来吧。” 小路渐渐逼近。
    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章磊才知道有死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一步步的往后退着,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终于,他的身体抵拢墙根了。一股深深的绝望从他的心底升上来,蔓延到周身。
    小路抱住章磊的头,狠狠地往墙上砸去。
    “嘭!” 玻璃和陶瓷碎裂的声音在章磊的耳畔无限放大,他紧紧的闭着眼睛,碎片在他的脸上划过,疼痛不堪。
    “哥哥,爸爸,妈妈。再见。”
    章磊再次睁眼时,小路已经消失不见,只留满屋的血流和一张躺在血泊里的黑白报纸,那一行大字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刺穿章磊的心脏——医院惊现连体婴,权衡下弃弟保兄。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间房。
    这声音是属于李佳瑶的外婆的。
    一张新立的墓碑前,一家三口站的笔直。
    章爸章妈抽噎着,说不出话来。
    章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放到台子上。“小路啊,哥哥先前没认出你,是哥哥的不是。哥哥以前出过车祸,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感觉很痛苦,不想记起来以前的事情。没想到,我的不想成真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忘记啦。”
    “呵呵。不过,我现在还是记起来了。妈妈说的对,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想忘就能忘掉的。比如你,我不能、也不想忘记。”
    “你怎么那么傻呢,你把我的身体拿去啊。现在坐在这里的人,可就是你了呢。吸一口吧,不管怎样,我们都是一辈子的兄弟。”
    一束黄色小雏菊被一只白嫩的手放下,放在章磊的旁边。
    章磊抬头看,自己的父母已经不知去向,他的女朋友李佳瑶却站在他的面前。
    “外婆是个神婆。她一直渴望着要一个孙子,可惜她没有儿子。所以,她抱来了一只鬼——小路。为了让他生长,外婆将他的命运和自己的命运连接在一起。不过,他生长的很缓慢,外婆却衰老的快。直到……遇见你。”
    “外婆找到了既能保住青春,又能使他生长并且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活人的方法。外婆扭曲了他死亡的事实,让他和你经常待在一起,这激发了他越来越多的怨念,他便成长得更快。那天,只要他拿走你的身体,他就能活下来了。可惜,他没有。” 李佳瑶苦笑,接着说道:“短短时间里,你感化他了吧。外婆将他的灵魂封印在你进去的那间屋子的画像后面的陶罐里,他不能触碰。没想到,他却利用你,打破了那个陶罐,你得救了,他却魂飞魄散了。”
    “他没了,外婆也就七窍流血而死了。今天,我是来这里看外婆的,没想到,看到你独自一人坐在这里。” 李佳瑶顿了顿,“对不起,我是外婆的帮凶。章磊……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佳瑶啊,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应该继续原本的生活。我们从来就没分开过。不是吗?”
    章磊再次点燃一根烟,这一次,他一口也没有吸,直接将它放在了台子上,“小路啊,哥哥会常常来看你的。”
    说完,章磊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李佳瑶急忙追上去,挽住了章磊的胳膊,和他并肩向前走去。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