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瞳术 > 详细内容

都市怪谈之瞳术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大雨↘无声  阅读:44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都市怪谈之瞳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节:
    为了让学生们安心学习,学校把校址选在了城边,虽然受到学校的影响,很多人都来学校旁边寻找机会,把挣钱的想法都打在了学生身上。尽管如此,学校周围还是没有市里边繁荣。
    学校旁边有一片平房区,住着一些农民或者外来打工人员。到了傍晚,林一航走在其中的一条巷子里,他们在大学组建了一个乐队,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平时训练就在那里,他刚把一把琴送到了租的房子里,现在正准备回学校。
    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只能看见一座连着一座的平房,林一航走到其中一座平房前时,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响声,林一航扭头朝旁边的墙上看过去,一个呲牙咧嘴,披头散发的女鬼正瞪着他,两只手伸出来,张开嘴像是要咬他,林一航吓了一大跳,朝后边退了好几步,转身就要跑,他边跑边朝后边看去,那只恐怖的女鬼跟了过来。林一航转了一个弯,女鬼突然从墙里穿了过来,伸手就要掐林一航的脖子,林一航吓得往下一趴,女鬼没捉住他,他窜起来就跑,没想到女鬼却突然消失了。因为没掌握好身形,心中又害怕,林一航的脚被一块石头拌了一下,他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醒来以后,林一航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屋子里设施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他摸了摸自己的头,上边有一个大包,很疼。他想起昨天自己看到一个女鬼,后来栽倒在地上便晕了过去,回想起那个女鬼的样子,林一航心里还是一阵后怕,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会招惹上这种东西。后来发生了什么林一航就不知道了,他是怎么到这间屋子的,把他带到这里的人是谁,他都想快点搞清楚。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林一航醒了,对着他笑了笑,端过来一杯水,让林一航喝了。
    “是不是在想你怎么会在这里?”中年男子笑着说,林一航总感觉他的笑容里带着许多神秘。“哦,对了,我叫余君。”
    “昨天……”林一航刚想开口问,就被余君打断。
    “昨天我到那条巷子里的时候你就已经倒在那里了,看样子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我观察到你身上的阳气少了许多,于是就把你带回来了。昨天你遇到了什么,给我说一下,虽然我不是专业的,但是也够用了。”
    林一航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他指的是自己见鬼的事,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鬼缠上,所以就把昨天自己见到的那只鬼说给了余君听。
    余君听完,眉头紧皱,思索了半天,对林一航说:
    “你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人才能见鬼么?”
    林一航摇摇头。
    “鬼存在于世上,但是活人一般是看不到他们的,因为一旦所有人都能看见,天下就大乱了,但是在很久以前,有人为了见到鬼,修炼出了一种瞳术,只要施展这种瞳术,他本人和他五米范围内的人就能看到鬼,一出这个范围就看不到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种瞳术会的人不少,平时人们见鬼,要么是有人专门为了让他看见,要么是无意中走进了别人的瞳术范围。”
    第二节:
    林一航听完才恍然大悟,难怪虽然会有人说见到鬼,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原来是必须进了这种瞳术的范围才能见到。
    “那我昨天就是进了别人的瞳术范围了?是不是一个巧合,可是为什么那只鬼一见我就想要杀了我呢?”
    “按照你的描述,那只鬼一开始是在墙上的,并且样子狰狞,这种鬼不是厉鬼就是冤死鬼,他们投不了胎,所以只能依附在墙上。那只鬼很明显是针对你的,她朝你扑过去,大概是为了吸干你的阳气。冤死鬼和厉鬼想要投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承受足够多的阳气,普通人看鬼一眼,就会被鬼吸走一部分阳气,就像你现在的阳气就少了一点,不过会慢慢补回来,冤死鬼和厉鬼必须承受一百个人的阳气才能去投胎,那只鬼可能是太着急,吸干一个人的阳气相当于十个被人看到时所吸收的阳气,所以她想把你吸干。”
    林一航听完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但是又疑惑起来,昨天那只鬼明明就快扑倒自己身上了,但是又突然消失了。难道说,那只鬼突然不想吸干他了?
    “但是昨天那只鬼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因为你走出了瞳术的范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只鬼会针对你,但是我总觉得你可能真的只是碰巧走进了别人的瞳术范围。”
    余君说完,走到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了几张照片,扔到我面前,我拿起来看了看,上边是几个人,但是每个人的面色都很苍白,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我疑惑的看向余君。
    “其实那天我并不是碰巧路过那里,我这几天都在附近观察。因为我的能力,所以受警察局的委托,来调查一些事情。附近的医院最近接到很多精神崩溃的病人,非常奇怪,他们像是集体精神崩溃一样,而且他们之前都受过惊吓,所以警察调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在崩溃之前都去过你见鬼的那里。”

    林一航听了这些话,心里开始变得烦躁。无缘无故就被卷进这种事情里,他心里自然是不舒服。他还只是个大学生,还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各种怪事打扰。他想尽快解决这一切。
    “那你们现在查出什么了?”
    “目前查出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这些人在精神崩溃之前去的地方,是一个叫吴源的人的家里。据说这个吴源每个月都会在家里办陌生人晚会,就是找一群不认识的人,大家一块吃吃喝喝。很多人都喜欢参加这种聚会。”
    “那就是说这个吴源是靠这种晚会的名义来找很多人,然后施展瞳术,让不能投胎的鬼吸收他们的阳气,然后去投胎,是这样的么?”

    “目前来看确实是这样的,无论他是不是想让一只投不了胎的鬼投胎,他这么做都是违法的,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影响,所以我决定今天傍晚的时候再去一次,看看能不能把那只鬼给收了。只要收了鬼,那他做的事情就没有意义了。”
    “你不是说只有会瞳术的人才能看到鬼么?你要怎么收那只鬼?”
    余君看着林一航笑了笑,说:
    “我也会瞳术。”
    到了傍晚,余君又去了那片平房区,林一航说自己也要跟着去,他想看着余君收了那只鬼,好了了自己的心事,余君没有反对,林一航就跟着来了。
    两个人来到昨天林一航见鬼的地方,余君告诉林一航这座平房就是吴源的家。两个人小心翼翼接近那座平房,林一航的神经都绷紧了,他害怕昨天那只鬼突然跑出来,所以紧跟着余君。余君手里拿着一把铜钱剑,出门的时候林一航看见他还在兜里放了一个绿色的小瓶子。
    余君抬手示意林一航停下来,他说:
    “看来今天他没有施展瞳术,不然我们就会看到那只鬼了。所以现在我来施展瞳术,你做好心理准备。”
    林一航点了点头。只见余君咬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把流出来的血涂匀在食指和中指上,然后双手结印,念了一句林一航听不懂的咒语,然后在两只眼睛上一模,一道金光闪过,林一航便发现余君的瞳仁变成了红色。
    紧接着,林一航就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他一抬头,发现昨天自己见到的那个恐怖的女鬼正待在墙上,不过和昨天不一样的是,那女鬼现在已经变得奄奄一息,好像马上就会魂飞魄散一样。
    女鬼见余君和林一航突然看见了自己,立马挣扎着要朝他们两个扑过来,余君手持铜钱剑,朝着女鬼刺过去。虽然这只女鬼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对余君来说还是很难对付,余君肯定这只女鬼一定是个冤死鬼,是怨气在支撑着她来作恶。就在这时,他也发现,这只女鬼身上并没有太多阳气,余君疑惑了,难道吴源一直在帮的那只鬼,不是这只女鬼?难道还有另一只鬼?
    第三节:
    余君和女鬼周旋起来,林一航在一旁不知道做什么。突然,林一航的铜钱剑被女鬼一巴掌拍飞了,正好落在林一航脚下。
    余君想要暂时放弃对付这只鬼,明天警察就会给他吴源的所有信息,他想要再好好研究一下再做决定。
    就在这时,林一航突然捡起地上的铜钱剑,趁着女鬼和余君周旋,突然一把把剑刺进了女鬼身体里,女鬼发出一声惨叫,一缕缕黑气从女鬼身上冒出来,余君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余君赶紧从衣服里拿出那个绿色的小瓶子,打开瓶盖,对着女鬼念了一句咒语,突然,女鬼就被一股吸力吸进了小瓶子里。余君面色很不好看,因为他还没有告诉林一航他们找错鬼了,林一航却把这只鬼给杀了。不过既然都这样了,余君也不好说什么,说不定留着这只女鬼在世上,将来她也会害人。
    林一航见余君把那只女鬼收进了瓶子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想这件事总算完了,心里一阵轻松。但是他突然发现余君的脸色不太好看,于是就问:
    “这只鬼都被我们收了,你好像心事重重的。”
    “不,这件事还没完,我们恐怕找错鬼了。”
    两个人回了余君的房子,余君跟林一航解释,一般一只鬼如果吸收了很多阳气,那么他的鬼力也应该很强,但是这只女鬼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魂飞魄散,根本不像吸收了很多阳气的样子,那就说明吴源帮的其实是另一只鬼。

    林一航听完解释,心头又笼罩了一层阴霾,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现在心又提了起来,任谁也不会好受。
    这天晚上林一航干脆在余君这里睡了一晚,第二天上午警察就给余君送来了吴源的资料。余君看完以后眉头紧皱,林一航拿过资料也看了一遍。
    原来吴源的老婆在两年前被人先奸后杀,吴源恳求警察一定要查出凶手,后来凶手被查了出来,是吴源的同事陈文,就在警方去抓陈文的时候,陈文却突然失踪了,后来又先后找了两年,至今也没找到陈文藏到了哪里。
    “这个吴源是不是想要借鬼的能力来找到陈文报仇,同样的他必须满足鬼提出来的一些条件?”林一航问道。
    “有可能,这样一来事情也就解释通了,那我们昨天收的那只鬼就是吴源的老婆,她被人先奸后杀,怨气很重,所以一直不能投胎。”

    “那她那天为什么要杀我?”
    “可能是你理解错了,她可能是为了传递给你一些信息。”余君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那她是想传达一些什么信息呢?她已经被收了,他们也无从问起了。
    林一航只觉得很内疚,原来那以女鬼并不是要杀他,而他却把她给收了。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是不能挽回了,现在能做的就是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当天下午,余君和林一航又来到了吴源的房子前,这次他们直接敲了吴源家的房门。出来的是一个形容枯槁,一身邋遢的中年男子, 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瞳仁上边有淡淡的红色。余君告诉过林一航,经常使用瞳术的人的眼睛就会变成这样。
    “你会瞳术吧?”余君开门见山的问。
    吴源显然是被余君的这个问题问愣了,他有好几秒都没说话,突然,他的面色变得狰狞,一把抓住余君的衣领,质问他:
    “说,是不是你收走了阿芳,她明明前天还在,昨天就突然没了,快说,是不是你。”
    “你先冷静一下,确实是我收走了她,不过如果你不冷静下来,我不敢保证她还能有投胎的机会。”
    吴源立马停下了手,林一航也看向余君,他只是见余君把阿芳收进了小绿瓶里,还以为是灭了她,没想到阿芳还存在。
    余君把小绿瓶拿出来,对吴源说:
    “阿芳就在这里边,我可以把她还给你,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吴源看着余君手里的瓶子,满眼的心疼,然后点了点头。他把余君和林一航带进了一间屋子。
    第四节:
    余君和林一航刚坐下,余君本来打算问吴源他是不是想要通过鬼来找到杀害他妻子的凶手陈文,却没想到吴源先开口了。
    “你们是来查那些精神崩溃的人的吧,没错,他们确实是因为我才崩溃的,我用瞳术让一只鬼来吸收他们的阳气,他们有些心理脆弱,回去就崩溃了。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都怪那个该死的陈文。”说到这里,吴源的神色变得心狠,看来他对陈文的恨已经入骨了。他接着说:
    “两年前我妻子被陈文先奸后杀,警察找出凶手是他以后,我在夜里偷偷去把他杀了,然后碎尸,把他那肮脏的血肉都喂了野狗。”说到这里他看着余君和林一航,他们俩震惊了,原来陈文就是被吴源杀死的,那吴源为什么要帮一只鬼投胎呢?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陈文因为生前做的恶死后变成了一只厉鬼,他投不了胎,于是就来找我了。当时我知道妻子死的冤,死后不容易投胎,所以我就去学了瞳术,这样我就能见到她了,即使我们阴阳两隔,但是只要能见到她我就心满意足了。陈文知道我学了瞳术,那天我开瞳术见妻子,没想到见到的确实陈文欺负阿芳的画面,当时我冲上去要杀了陈文,可是他的鬼力太强,阿芳打不过他,被他定在了墙上。陈文威胁我,让我帮他吸收阳气投胎,不然他就让阿芳魂飞魄散。我只好答应他,每个月都给他找一些人来收集阳气。如今他吸收的差不多了,只要再有一个人的阳气他就能投胎了。可是就在昨天晚上,阿芳突然消失了,我去找陈文,陈文说阿芳前天想要找人帮她,没想到那个人被吓晕了,他为了惩罚阿芳就强行抢了阿芳的鬼力,昨天有两个人来把她给收了,我想应该就是你们两个。

    听完吴源的讲述,余君和林一航都吸了一口气,他们都没想到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竟然是陈文。
    ”现在你能把阿芳还给我了么?“
    余君点了点头,把小瓶子递给了吴源,说:
    ”她昨天被我的铜钱剑重伤,所以不能离开这个小瓶子。“
    吴源拿过瓶子,小心翼翼擦拭着它,突然,一股阴风刮过来,吴源手中的瓶子不知道被什么外力撞了一下,掉到了地上碎了。吴源惨叫一声,蹲到地上去捡那些碎片,手被划的流出了血。
    余君赶紧施展瞳术,看到一只面目狰狞的厉鬼正飘在空中阴狠狠看着他们,他的模样正是资料中陈文的样子。余君拿出铜钱剑,示意林一航退后,这只鬼太过厉害,搞不好他们三个都要死在这里。
    ”哈哈哈哈,吴源,如今我的阳气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你也没利用价值了,受死吧。“

    陈文突然就闪到吴源面前要掐死他,余君手拿铜钱剑挡开他,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贴到了陈文身上,陈文立马如遭雷击一样,痛苦不堪。余君趁机把铜钱剑刺进陈文的身体里,没想到再也拔不出来了。
    ”哼,想杀我,你的道行还不够。“陈文一会就恢复过来,余君的铜钱剑被他收了,现在余君也没办法对付他了。
    ”陈文,你杀我老婆,害得我家破人亡,今天我死也让你魂飞魄散。“只见吴源施展了瞳术,不过他没停止动作,两只手生生把两只眼珠子扣了下来,朝陈文扔了过去。余君想起来,凡是修炼瞳术的人,他们的眼睛便会对鬼产生一定的克制作用,如果用他们的眼睛当武器,就算再厉害的鬼也会魂飞魄散,不过代价确实要把眼睛挖出来。
    吴源的眼睛飞到了陈文身上,陈文大喊一声不,紧接着就是一声爆炸声,林一航余君只觉得眼睛被亮光闪了一下,在睁开眼看时,陈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了。
    尾声:
    林一航被吴源的举动吓了一跳,半天没缓过来,他脑子里重复着吴源把自己眼睛扣出来的画面,这是需要多大的恨意才能做的如此坚决啊。就在这时,林一航听见了余君的喊声。
    ”吴源,不要!“
    林一航这才反应过来,朝吴源那边看去,吴源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把刀,对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插了下去,林一航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然而林一航从吴源布满鲜血的脸上看到了一个解脱的笑容,他笑的是那么开心,或许这对他是最好的结局吧,只有这样,他才能不用承受人间的罪恶。林一航对着吴源的尸体鞠了一躬,带着敬重,沉痛与惋惜。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