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枕边人 > 详细内容

枕边人

作者:爱情傻子  阅读:3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枕边人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
    蓝村和香晴谈恋爱三年,结婚六年了。他们没有孩子。
    蓝村和香晴名下有一家蓝香餐饮连锁公司,专门经营农家菜,生意非常不错。蓝村负责管理和经营,香晴则在家中安心做全职太太。两个人没有吵过一次架,是别人眼中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
    蓝村每个月都要出差,去外市的连锁店收账,时间很久。还好,香晴已经习惯了。和蓝村三年的恋爱时间,让她彻底摸清了蓝村这个男人,从小到大,无一不知。
    比如,蓝村喜欢抽劲头很大的廉价烟。
    比如,蓝村不吃一点辣椒。
    ……
    香晴自认为就像蓝村肚里的虫子,可最近,香晴却开始怀疑自己了,因为,蓝村变了。
    最初发现异样时,是在一个清晨。
    那天蓝村要出差的。他出差前有一个习惯,九年了,雷打不动,他习惯到关老爷面前烧炷香,可那天他什么都没做。他匆匆忙忙对香晴知会了一声,就拖着行李消失了。完全将关老爷抛在了脑后。
    那一次,香晴并没有多想,她想,也许蓝村是太着急了。
    但后来的事情,却让她越来越提心吊胆蓝村越来越不像蓝村了。
    以前不吃一点辣的蓝村,竟然疯狂地爱上了辣椒;以前睡觉前从不洗澡的蓝村,竟然开始洗澡;以前不愿意看体育节目的蓝村,竟然会坐在沙发上为足球运动呐喊。
    有时候,香晴甚至会觉得,她身边生活着两个蓝村。
    一个是她熟悉的,一个是她不熟悉的。他们会趁着她不注意时,飞快调换一下身份。
    这种想法时常让香晴胆战心惊,但她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幼稚,蓝村没有双胞胎兄弟,他甚至连一个亲戚都没有。她可能真的是多心了。但很快,她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且比之前更猛烈、更恐怖。

    香晴发现,蓝村越来越像张大海了。
    有一天晚上,蓝村吃饭时大口大口地嚼辣椒酱,吃着吃着突然说了一句话,似乎是随口而出,他说:“太安逸了!”
    这是四川人常说的一句话,意思大概是指太享受了。
    蓝村不是四川人,他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而张大海却是四川人。四川和东北隔着很远。蓝村和张大海也隔着很远。张大海平时吃辣椒时,就喜欢说那句方言。
    那一次,香晴一下就愣住了,她迫不及待地问蓝村:“蓝村,你刚才说什么?!”
    蓝村也愣了一下:“我没说什么啊。”说着,他又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香晴没有再动筷子,她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蓝村,不知道为什么,她越看越觉得蓝村像张大海。她的心忽悠一下就提了起来。那个晚上,她整晚没睡。她在暗夜里,一直幽幽地观察着蓝村。事实上,人与人之间总有些共同之处,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可张大海是个例外,因为他早就不是活人了他死了。
    2
    蓝村和香晴的爱情曾经很坎坷。
    蓝村和香晴是在一家服装织造厂认识的。那时,他们都是一无所有的打工者。老板是个非常吝啬的资本家,他们每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换取微薄的收入。而老板还有一条规则,就是公司员工不许谈恋爱。
    蓝村和香晴那时候没少被老板扣工资。
    每一次,老板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之后,蓝村都会揽着香晴坐在宿舍楼顶看星星。他总会咬牙切齿地说:“看吧,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蓝村的誓言,很快成真了。
    那一年,蓝村和香晴双双辞职,两个人把所有的钱凑到了一起,租下了一个小店。同时,也领取了红灿灿的结婚证。婚后的生活甜蜜而艰辛,香晴有手艺,她不惧酷暑严寒地炒着农家菜,而蓝村则负责外卖,风雨无阻。
    三年之后,蓝村和香晴开了他们第一家蓝香连锁店。
    从那之后,生意一帆风顺,短短四年,他们已是餐饮业巨头。
    香晴不喜欢商界尔虞我诈的生活,那之后,她很快跳脱出来,将公司全权交给了蓝村。而蓝村则成了上了发条的机器人,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香晴觉得越来越孤单。
    张大海就是这时出现的。
    张大海是一个送水工。
    张大海长得很帅,一米八几的个头,肌肉结实,当他扛着那桶纯净水出现在香晴面前时,香晴的心无法抑制地狂跳起来。她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对张大海显得极其热情,像许久未见的老友。
    很快,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一次,张大海没有拒绝,他不过是一个送水工,他时时刻刻都在寻找机会成为人上人,所以,既然香晴主动示好,他毫不犹豫地就妥协了。从那之后,只要蓝村出差,香晴就叫来张大海。没有人怀疑她,别墅区每天来来往往的送水工不计其数。
    可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蓝村出长差,要半个月,那一次,香晴彻底放开了。她每天都和张大海黏在一起,那是个傍晚,她约了张大海一起去看夕阳。张大海给她发的最后一条短信这样写道:在中山路路口等着我,我会去找你。
    张大海没有找到香晴,当香晴兴致勃勃地站在路口时听到了一声急刹车。她转头,向东望,整个脑袋都大了,她看到张大海躺在一辆拖拉机的车前,他的身下殷红了一片,不停地抽搐着。这个地段每到傍晚基本上就看不到警察了,常会有一些不准进城的拖拉机进进出出,撞过不少人。
    香晴整个人都傻了,她本能地向前走了几步,但很快又缩了回来,浑身颤抖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她清楚,她不能过去,不能把这件事情搞得尽人皆知。她最好还是躲开。
    从那之后,香晴总是梦见张大海那张铁青的脸,一遍一遍对她说:“我会去找你……”
    整整一个月,香晴的后背都是凉的。
    3
    蓝村是在一个阴沉沉的雨天回来的。
    香晴正在做饭。
    天很黑,本来是白天,狂风暴雨却将日夜颠倒了,有点说不出的诡异。蓝村一回来就叫嚷着饿,香晴把饭菜摆在蓝村面前,还摆了一罐子辣椒酱,特意放在蓝村碗边。蓝村坐下后,不高兴地看着那罐辣椒酱。
    香晴说:“你不是饿吗?怎么不吃饭?”
    蓝村推开那瓶辣椒酱,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吃辣椒,味儿都受不了。”
    香晴皱起了眉头,不解地说:“你前一阵不是一直喜欢吃的吗?”
    蓝村无奈地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你跟我可是过了九年了。”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蓝村不说明,香晴也明白。她正襟危坐,再一次仔细观察蓝村。她发现蓝村依旧是蓝村,他吃饭慢条斯理,不时地喝一口洋酒,吃完饭后还要抽一根廉价香烟,而那瓶辣椒酱却一口没动,她一下就糊涂了。
    香晴在大脑里一次又一次地回忆蓝村之前的点点滴滴。
    没错,蓝村之前的确变了,可现在,好像又变回来了。
    接着,她就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她忽然觉得蓝村的身体里有两个人,一会儿是那个跟她一起荣辱与共九年的老公,一会儿却是那个强壮迷人的送水情人。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想再想下去了。
    有些问题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答案。
    那晚,下起了大雨,雨点敲击在窗户上,就像有人不怀好意地试探着什么。香晴一直没合眼,蓝村睡得很熟,他累了。
    很久很久之后,香晴也困了,她眼皮打起了架。
    墙上的挂钟响了起来午夜三点了。
    这时,香晴突然又睁开了眼她的手机在书桌上发出沉闷的振动,荧光屏蓝莹莹地像一只大眼睛。她一哆嗦,很快坐了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书桌旁,拿起电话一看,脑袋一下就炸了是张大海发来的短信。
    是张大海最后发给香晴的那条短信在中山路路口等着我,我会去找你。
    那个电话号码,还是张大海的。

    香晴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上。这声响惊动了蓝村。
    蓝村翻身坐了起来,在黑暗中望着香晴:“你不睡觉干什么呢?”
    香晴慌忙删了那条短信,心事重重地又爬回床上。她背对着蓝村,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机,她害怕那“眼睛”再一次亮起来。过了一会儿,蓝村翻了个身,床微微颤了颤,他突然说话了。
    蓝村小声说:“香晴,我刚才做了个怪梦。”
    香晴根本没有心思听蓝村说话,她随口应了一声:“是吗,做什么梦了?”
    蓝村说:“说不出来,刚才我梦见我自己睡着睡着醒了,然后我就下床穿衣服,接着,就走出了大门,我一直向南走,走了很久也不觉得累,最后,我停在了一个路口,我站在马路一边,抬头看,居然看见了你,你站在马路对过,好像在等我,然后,我就掏出手机给你发了一条短信……”
    香晴的身体一下就空了。
    4
    香晴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睛,像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是市里唯一一家心理疾病咨询治疗中心,老板六十多岁,据说在全国心理精神疾病的研究领域都很有威望,此时,香晴正在接受心理治疗,她怀疑自己得了妄想症和臆想症。
    老教授微微眯着眼睛,不时地问香晴几个问题。
    “蓝夫人,您必须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才能给您最准确的治疗方案。”老教授说。
    香晴点了点头:“你问吧。”
    老教授想了想,说:“您和那个张大海相处多久了?”

    “大概不到半年。”
    “他什么时候死的?”
    “大概一个半月前。”
    “您确定吗?”
    “我亲眼看到的。”
    “好。”老教授推了推眼镜,“那我问您,您相信这个世界存在鬼魂吗?”
    香晴皱起眉头,她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最后她说:“以前不信,现在……”
    老教授一直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他打断香晴说:“好了,我现在基本解您的状况了,您下周再来复诊吧。”
    香晴无奈地站起来,她觉得钱花得冤枉,走到门口,突然又转回头,她在观察那个教授,她从头到脚把那个男人看了个通透。那是个很普通的老男人,穿着洗得发黄的白大褂,一双满是褶子的牛皮皮鞋,还有一个和他一样老旧的笔记本电脑……
    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骗子,一周之后,香晴还是来复查了。
    这一次,治疗的时间比较长,离开时,天已黑了。香晴不想回家,蓝村又出差了,那个家太冰冷、太可怕了。她转到了一个酒吧,酒吧里人很少,一对一对红男绿女懒洋洋地挤在幽暗的角落里,笑得格外鬼祟。
    香晴点了烈酒,威士忌。她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很快就有点晕了。这时,时间已很晚了,她决定离开。
    走出酒吧时,香晴抬头看了一眼。天黑得很沉,无声无息,大道上一辆车都没有,也无声无息。
    偶尔有凉风吹过来,湿乎乎的,看来要下雨了。
    香晴拉了拉衣服,既然没车,她决定步行回去。走在空旷的人行道上,她的高跟鞋不停敲击着路面,在她身后回响不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她。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打了个哆嗦,拿出了手机,肌肉一下就绷紧了又是张大海。
    又是那条短信!
    手机蓝莹莹的光芒在暗夜中笼罩了香晴的脸,人不人,鬼不鬼的。她飞快地删除那条短信,再抬头准备走时,像是被人突然点了穴一般不动了。她目瞪口呆地站在路口是张大海出事的这个路口,她竟然走到了这里!
    天上突然下起了雨,雨水打在她脸上的一霎,将她所有的酒意都浇了个干干净净。与此同时,她狠狠缩紧了脖子她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趴在马路对面,形状古怪,像一只爬行动物。他四肢着地,阴森森地盯着马路对面的香晴。
    接着,他四肢如飞地爬了过来。
    那是张大海!
    5
    蓝村从二楼俯视下去,就看到了花园里的香晴。香晴正坐在轮椅上,被一个护士缓缓推着。是的,香晴疯了。没人知道她是怎么疯的,蓝村来到医院时,她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那是一个早晨,中山路上堵车了。
    所有司机都从车窗里探出了脑袋,好奇地向前方张望。
    香晴正站在马路中央,认真严肃地指挥交通。
    她披头散发地对那些司机比划着,嚷嚷着:“不准过,有人要过马路!”说完,还回头看一看自己的背后,那里空无一物,她却笑呵呵地说:“你快点过去啊!”
    人们终于忍无可忍,有人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赶到,他们带走了香晴。接着又将她送到了精神病医院。工作人员查到香晴的身份,给蓝村打去了电话。那时,蓝村还在外地,他正躺在温柔乡里梦游周公。
    接到电话后,蓝村显得惊讶不已,他说:“谁?!我老婆?!”
    他的话吵醒了一旁的女人,那个女人也飞快地坐了起来。将耳朵贴在蓝村手机的一侧。
    然后,蓝村挂了电话,两个人互望了许久,一把抱在了一起。
    是的,这是蓝村和这个女人搞的阴谋。
    蓝村第一次出差时,认识了这个叫张林的女人。那时,张林是蓝香饭店外地连锁店的一名服务员,她长得很漂亮,身材凹凸有致,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蓝村也不例外,他不仅多看了两眼,在第三次出差时,还成功地把张林带到了宾馆。
    从此之后,张林成了蓝村的独有物品。
    渐渐地,蓝村对张林越来越依赖,他开始越来越讨厌香晴那个黄脸婆。
    张林很聪明,她几次三番地对蓝村撒娇,想要蓝村和香晴离婚,蓝村彻底被这个女人俘获了,他开始绞尽脑汁思考一切办法离婚。

    终于,他和张林想出一个办法。
    他们决定给香晴雇一个情人。
    蓝村观察了许久,相中了那个送水工张大海。这之后,张大海不负众望,很快迷住了香晴。
    蓝村高兴坏了,他的计划就要成真了。他偷偷去了律师事务所,可咨询的结果却令他很失望。律师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即便是香晴出轨,离婚之后,蓝香的一半资产依旧归香晴所有。因为这家餐饮公司开创的时候,蓝村和香晴各自出资一半,股份也各自持有一半。
    蓝村一下就绝望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相当于几千万啊。他舍不得这么多钱因为离婚而离他而去。他又迷惘了。这时,张林又出马了,她给蓝村出了一个新主意。她只说了一句话,她告诉蓝村,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没有民事能力,他们的一切都是属于监护人的,他们名存实亡。
    他们,叫精神病患者。
    这句话,就像一道曙光豁然照亮了蓝村面前的大道。
    6
    香晴的精神诊断报告很快下来了。
    由于那个老教授之前的病情记录,精神病医院很快给香晴做出了重度精神病诊断结果。蓝村得知这个消息后,飞快地来到了医院。他又一次展现了完美老公的“本质”,他跪在医生面前,声泪俱下地要求医生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香晴。
    离开医院之前,蓝村一下就交了十年的治疗费。然后,他径直去了郊区,他刚刚把张林接来,在那里安置了新家。
    两人见面后,激动地抱在一起。

    张林急切地问:“怎么样?!”
    蓝村一直呵呵呵地笑:“成了!”
    张林狠狠在蓝村脸上亲了一下:“你可真行!演戏还真有一套。学那个张大海学得还挺像。”
    蓝村听到张大海,突然冷下脸来,说:“对了,那个张大海怎么样了?”
    张林说:“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张大海当然没死,他死了,香晴怎么可能接到阴间短信;他死了,香晴怎么可能再一次看到他装神弄鬼横穿马路。那一次,张大海的确被撞了,不过,他是准备充足地被撞的。
    当张大海接到张林和蓝村的指示后,在衣服里藏了满满一大袋的血浆。
    那个拖拉机司机也是蓝村雇的。当时,张大海被拖拉机撞倒后,很快捏碎了血浆,血就在香晴面前流了满地,任何人流了那么多血都不可能活下来的,任何人见到那样的场景,都会认为那个被撞者必死无疑。
    可张大海只是被撞断了一条腿,香晴逃跑后,他很快被拖拉机司机送到了医院。他身强力壮,恢复得很快,一个月不到,就蹦蹦跳跳、高高兴兴地出院了。对于他这样一个送水工来说,撞断一条腿换来送一辈子水都挣不到的钱,太划算了。
    此时,这个张大海正在老家指挥一帮工人盖新房。
    蓝村的计划成功了,他现在无拘无束,日子赛神仙。他已经学聪明了,哪怕真正和香晴离婚,他也绝不会再娶任何一个女人,他不要再和女人挂上婚姻关系,挂上金钱关系。
    而在外界眼中,蓝村依旧是个好老公,他没事就会去看望香晴。
    香晴不再大吵大闹了,变得非常安静,但眼神依旧呆滞。每一次,蓝村去看望香晴时,香晴都死死地盯着围墙,围墙外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经常发生交通事故,撞死过不少人。
    蓝村总是紧紧拉着香晴的手,动情地说:“老婆,你看一看我吧。”
    香晴仍然目不转睛,许久,才缓缓俯下身去,在蓝村耳根吹气一般说:“你会被撞死……”
    不知道为什么,蓝村听到这句话后,总觉得浑身发凉。虽然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句疯话。
    日子依旧平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蓝村沉浸在美好的“单身”生活中。
    他又结识了许多身材凹凸有致的“张林”小姐。他依然会不定时地去看望香晴。
    7
    这一天,天气晴好,蓝村的心情也晴好。他来到精神病医院时,香晴正发疯地在走廊里跑,医生在后面紧追不舍。好半天,才把她按倒。
    蓝村显得很愤怒,他说:“你们这是干什么?!”
    医生很委屈地说:“蓝先生,我们只是想给她打针而已。”
    蓝村搂住香晴,他低头看,香晴蜷缩在他怀里,两只手紧紧捂住衣服,竟然一点一点安静了下来,他说:“我能带我老婆去花园转一转吗?”
    医生看香晴的情绪逐渐平稳,只好点了点头。
    香晴又坐在了轮椅上,她又开始发呆,蓝村独自推着香晴坐在了花园的凉亭里。他悠然地望着自己老婆。香晴就在他面前,目光依旧注视着围墙。突然,她的眼睛转了一下,落在了蓝村脸上。蓝村哆嗦了一下,心里一阵发毛。
    香晴的眼神太诡异了。
    蓝村陡然愤怒了,蹲在香晴腿前,一把抓住香晴的腿,狠狠地捏着:“你少吓唬我!你这个疯子!”
    香晴不动,双手依旧紧紧捂着胸前的衣服。蓦然,笑了。
    一切发生的太迅速了,蓝村几乎没有感到疼痛,一把牙刷已经深深插进了他的胸膛。他不可思议地望着香晴,香晴仍旧在笑,但那绝对不是一个疯子该有的笑容,她笑得从容不迫,笑得阴森诡异,笑得格外得意。
    蓝村想要站起来,但双脚发软,一下子瘫在了自己老婆腿上。
    香晴伸手轻轻抚摸蓝村的头发,说话了:“我跟你九年了,我太了解你了,你斗不过我的。”

    有护士从远处走来,急切的脚步声在香晴身后响起,她很快又回复了目光呆滞的模样,继续目不转睛地观察那堵毫无生气的围墙这个世界,人人都会演戏。蓝村会,香晴更会。
    几天后,蓝村的尸体在火葬场化为乌有了。香晴依旧呆在精神病医院,她是疯子,按照法律规定,精神病患者在无法控制自身能力的情况下,或者说在患病期间,杀人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这当然是香晴早就预料之中的一个结果。
    又过了几天,作为香晴之前的治疗师,那个老教授,来到医院来看望他的病人。
    由于杀了人,香晴被结实的皮带固定在了病床上,老教师对旁边的护士说:“你出去吧,我要观察病人。”
    护士听话地消失了。
    屋内只剩下了香晴和老教授两人,香晴又笑了,小声说:“谢谢你了,教授。”
    教授也笑了:“放心吧,从今天起,我就专门负责治疗你,你很快就能病愈。”
    这是一个计中计,蓝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所谓的完美计划,全是他老婆香晴一手策划的。
    香晴才是那个真正自导自演的幕后老板。
    在蓝村第一次出差时,香晴就决定找一个漂亮女人试探一下自己的老公。如果蓝村不为所动,她就继续和他百年好合;如果蓝村动心了,那她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

    张林不过是香晴早就准备好的棋子。
    在张林成功俘获蓝村之后,迅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香晴,香晴愤怒了。她没想到自己的老公竟然这样不堪测试。她决定离婚,但这时,同样困扰蓝村的经济问题也困扰了她,她也舍不得丢掉那几千万的股份。
    这时,香晴想到了一个计划,一个杀人不需要偿命的计划。
    她授意张林,让张林鼓动蓝村为自己找一个情人,而后,又让张林授意蓝村假装杀死这个情人,并装神弄鬼地来吓唬自己。正如香晴所想,蓝村果然上当了。这时她所要做的,只是配合蓝村演戏罢了。她假装恐慌,并将这些恐慌全体呈现在蓝村眼中。
    接着,香晴找到了她计划中不可获缺的一个人那个老教授。
    她趁着上门看病时,一次又一次地观察那个老教授,她发现他其实很穷。这就好办了,在第六次上门时,香晴把厚厚一叠钱拍在了老教授面前,而她想买的,不过是老教授笔下一份非常权威的重度精神病诊断报告。
    钱不是万能的,但无钱万万不能老教授答应了香晴。
    这之后,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香晴控制着张林,张林控制着蓝村,蓝村控制着张大海。
    蓝村死了,而香晴早晚有一天会病愈出院,真真正正拥有整个蓝香公司。
    而张林,此时正躺在张大海的怀抱里,在他们幸福的新家里看星星。
    张大海发誓说:“小林,我要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爱你身边的人吗?你能爱她(他)多久?一年,一百年?
    当有利益诱惑出现时,你又能爱她(他)多久?一个小时?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